建造城镇的能力吧 关注:2,510贴子:5,126
  • 38回复贴,共1

38 战争其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时候公务员的题目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请根据大猩猩和魔人布欧的相同动作答一四字词语


回复
1楼2017-02-22 22:40
    38 战争 其二
    与攻打兽人城的数千军队相对,30门四斤山炮伴随着嘈杂的噪音吐出了飘渺的白烟。人类如同蝼蚁般被射出的炮弹蹂躏殆尽。而我则在北门上眺望着这一切。
    一年,和桑德拉王国进行交易的这漫长一年我一直在为战争做准备。用和桑德拉王国交易所得到的财产在北、东、西墙上各设30门四斤山炮,合计90门。不用担心钱以后,把炮弹准备到怎么用都用不完的程度。
    而且在训练兽人的同时学习着炮术,而已经会了的武技也把熟练度提高了一个档次。也提高了配合水平,通过各城门设置的有线通信机使得流畅的集团防卫有了实现可能。
    通过这些就可以明白,城市的战斗准备已经到了完全的程度。
    敌人的战力也大体把握住了。以前被俘虏的罗玛特曾自豪地说着骑士团是如何如何厉害,我也由此知道了人类的军队能做些什么。
    这个世界的战斗和中世纪的战斗并没有什么区别。确实,和原来的世界相比这个世界的某些人类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界限,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这些人能战胜各种各样的兵器。
    所以,眼前的结果是理所当然的。敌军像崽蜘蛛那样像四面八方逃亡着。而我也没有停止炮击,朝着逃亡的敌军奉上榴弹浴,必须在这里进行彻底的打击。
    大炮依旧攻击着敌军,这个时候,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三日前出现的同乡的面庞。
    名字叫做佐野,说实话我觉得他就是个形迹可疑的男人,言辞的细微之处能察觉出他在打探这边的情况。虽然可能是我的错觉,但不管怎么说现在都是敌人。而且虽然说是同乡,过去也可能想念过但现在还是城里的兽人们更加重要。毕竟就算是同乡,也终究是外人怎么可能比的过常年生活在一起的兽人呢。但姑且也算是有点缘分所以我也想帮他一把,不过发出炮击的我说出这种话也是挺奇怪的。
    「停止射击!」
    逃跑的人渐渐脱出了射击范围,我也就渐渐停止了炮击,用望远镜看过去也只有尸体。
    分出胜负了。我方的死伤为0.同时也拜敌人从正面打过来,西边的牧场和新住宅、东边的农场等均没有损害。说是完全胜利也不为过。
    我对兽人们发出回收弹药的命令,且除一部分留在城墙上的兽人外,其他人通通在北门内侧集合。
    接下来就是掠夺的时间了。把敌人随身携带的武器防具以及金银通通回收,随便也给负伤的敌人治疗吧。
    「那么出发吧」
    朝集合好的兽人们说明完接下来要做什么后打开了北门。如果被反击我可着不住,所以我就开着96式装甲车去。同时,狼族的人负责架势另外两台卡车。
    我开着装甲车在前方,兽人们则组成一团一边警戒一边缓慢前进。
    出门右手边很快就发现了敌军的尸体,名字好像是巴巴多斯没错。他旁边的马似乎因主人的死去而感到悲伤,把头伸向了巴巴多斯的脸部。
    我也有卡特里娜在,因为这个的缘故吧,胸中多少有些苦闷。
    就这样一直前进的话,能看见某个人正站起来逃跑。留在那里的人大都是遭受过炮击的,不过是数人而已,没有必要去追击。
    凄惨的光景在我眼前展开。我把驾驶席上的窗口打开,从那里看过去。那仿佛要盖住整个视野般的凄惨至极的光景,我确确实实烙印在了眼里。
    「呜····」
    「痛····好痛呀···」
    能听见还活着的人的声音,我没有闭上眼睛盖住耳朵,因为在这里的也是当我和兽人败北时将遭遇的。
    「桑德拉王国的士兵们!不想死就不要抵抗!我会给你们治疗!但反抗者杀无赦!」
    我全力的吼道。
    当然来之前和兽人们提到这一点是遭到了所有兽人的反对。他们认为既然是人类单方面的攻打过来的,就不应该那么天真而是应该赶尽杀绝。
    十分合理的想法。但面对兽人的反对我提出了几个理由。
    其一、士兵大多数都是被强制征兵过来的,绝不是自己想打过来。他们只能听从王或者领主的命令而没有自己的决定权。因此农民兵也是被害者。
    其二、如果抓到骑士说不定能换钱。但也不是所有骑士都可以,比方说佐野虽然是骑士但不是贵族,不过罗玛特那样的贵族说不定可以换钱。
    其三、救助受伤的人说不定能从中出现理解兽人的人类。事实上、罗玛特在被俘虏的时间里也和兽人成为了朋友。一开始可能是假装的,但后来确确实实成为了能一同欢笑的关系。
    其四、把有后遗症的人送回去也能让那边不愉快。单是把那些残废的生活有困难的人送回去,就能给国家增加不少负担。
    和原来的世界不同,这里应该没有所谓的社会福利制度,而能提供给残疾人做的工作也几乎没有,他们就不得不依靠某人才能生活下去。受伤的人和周围的人都会产生不满,而那份感情将流向何处呢,说不定会发生比杀人更为残酷的事情也说不一定。
    考虑到这些兽人们渐渐的能够接受了。
    掠夺和救助工作展开。
    给受伤的人进行简单的应急措施以后放到骆驼荷车上面,搬运到西边的新住宅里。
    剥下的铠甲武器等则堆放在卡车里。
    这里交给兽人们也没有问题,之后就该逃走的敌人了。
    敌营的位置已经掌握了,待夜深人静以后就展开攻击。
    我可没打算简单的原谅他们,我要把攻击这里的后果深深地刻到他们的骨髓里。

    在轰鸣和悲鸣响彻的战场里,有一个人隐藏气息潜伏着,他就是赤龙骑士团的佐野勉。
    佐野躲在死掉的马的影子下瑟瑟发抖。在近处依旧能听到猛烈的爆炸声,每当这种时候佐野就身体一震然后有马上蜷缩起来。
    佐野思考着那到底是什么。
    强烈的爆炸声、某个人的死亡。
    思考着是不是某种魔法,害怕得冷静不下来,只祈求着赶紧结束这一切。
    然后声音停了下来,周围得到了短暂的平静,佐野悄悄的抬起头。复数的尸体和伤员在周围,站着的还有几个人,但也相当痛苦的样子。
    佐野思考着莫非桑德拉王国的军队全灭了,但周围的尸体实在是太少,最后得出了逃跑的结论。
    佐野改为仰躺的姿势,已经没有活动的力气了。光是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佐野的心里充满了这样的想法。
    在血泊中看着天空,思考着。
    (我活下来了)
    活下来,从那个地狱般的世界中幸存。周围尽是悲鸣哀嚎,应该是那些伤势严重到无法活动的人的声音。
    但佐野手脚都能活动,四肢健全的在那里。
    佐野的心里开始涌上一种自己果然是特别的感情。
    紧接着周围的声音发生了变化,那是绝望一般的声音。难道说、佐野仰起上半身远远地看见兽人城的城门渐渐打开。
    然后那里出现的是——
    「车···?」
    什么?怎么回事?佐野感到惊慌失措。
    三台车子往这边缓慢开过来。其后跟着手持武器的兽人。
    (会被杀掉····!)
    佐野思考着,无意识的拔出剑。那把剑当然是铃能势的东西。
    但一瞬间感觉到违和感,佐野看着剑,然后惊愕了。拔出的剑断成了半截,剑的前端不见了。
    思考着为什么,但当他看见腰间的剑鞘后就立刻理解了,铁的碎片刺穿了剑鞘。
    「这什么鬼!」
    榴弹炸裂以后,死亡的碎片朝佐野袭击而去,这个【还不错的剑】在碎片下保护住了佐野。
    「屎、这个垃圾」
    佐野把剑砸在地上,从腰带上取下剑鞘后,就一个劲的往北走。途中还从尸体上抢下一把剑。
    「哈、哈、哈」
    不管肺怎么痛苦也没有停止脚步。然后身体迎来极限,佐野当场扑倒在地。
    「什么呀、那是!那是什么呀!」
    佐野看着的是汽车,而且是军用车。他一边整理呼吸一边考虑着。正因为是现在才明白,敌人的攻击根本不是魔法或者其他什么鬼,而是原来世界的武器——大炮。
    (畜生!藤原那坨屎居然骗我!)
    佐野非常愤怒。
    自己被骗的事、信秀还有其他武器的事,佐野无比愤怒。
    原本信秀就没有骗他,只是什么都没说而已。
    「绝不原谅····」
    佐野的心中溢出愤恨,但现在没有发泄这愤恨的办法。总之活下去是最优先的,但那也相当的困难。
    佐野很明白自己不能再回骑士团了。
    作为劝降使者回去的那天,自己向指挥官报告对方只有手枪而已,不足为惧。也可以说敌人很贫弱,除了手枪就没什么特别的武器了。
    (我怎么知道会有大炮!那根本是犯规)
    佐野的心中再度涌出对信秀的恨意。
    (说来说去那家伙的卡片到达是什么。【铳】【大炮】【车】,到底给了那家伙什么)
    自己从神那里得到的是【剑的才能】【小】【★】
    就只有这样。
    这不公平、佐野再度在胸中发出对信秀、对神的抱怨之声。
    不一会佐野决定总之先向北返回。食物的话只要称军队不在的时候从村子里抢就是了。至于马,只要沿着河走一两匹失散的马还是能遇上的。
    佐野缓慢的在荒野中前行。
    明明没有受伤,但身体却很沉重。一屁股坐到地上,在腰间的口袋中寻找食物。里面有半天分量的粮食,佐野吃了一点取出来的肉干,在取得食物之前不得不节约了。
    饥饿增幅了他的恨。
    (藤原、唯独那家伙绝不原谅····一定要杀了他···)
    不,不只是针对信秀。
    把自己送到这个世界还只给自己下等卡片的神、白痴地正面攻击的无能指挥官、制定这次战争的王乃至城里的人们。
    自己的不幸是别人的错。
    这就是名为佐野的男人。
    这时佐野的脑海里浮现出铃能势的面孔。
    (对了,会铃能势那里去吧)
    自己借给了铃能势大恩,铃能势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是托自己的福,佐野认真的思考着。
    (事态冷静下来之前先躲那儿吧)
    jili,响起了踩踏地面的声音。
    心脏猛地一跳,佐野握起剑一跃而起。然后看往声音的方向。
    在那里的是无数的发光的眼睛,那是叫做林克斯的大型猞猁。
    「看来是不用担心食物问题」
    佐野会心一笑拔出剑。
    他的双眸虽然昏暗但依旧准确地把握住了林克斯的行动。他的双儿准确地感觉着林克斯的气息。
    架着剑向一旁倒过去。
    复数的敌人。
    佐野的本能、【剑之才】意识到侧面的回击是最重要的。
    稀里稀里的四匹林克斯靠近过来,但佐野还有余裕。至今为止已经打倒了数十野兽,甚至连熊也打倒了。
    算不上敌人、佐野暗想。
    「让我赐给你们名字吧。
    你、你、你还有你全部叫藤原。
    杀」
    期间、四匹林克斯一同向佐野袭击而去。
    「杂鱼」
    伴随着气势、从左往右的一文字斩。
    切裂一匹的前脚和喉咙、打碎第二匹的头盖、然后是第三匹的眼——
    「——诶?」
    从佐野的空中露出痴呆的声音。
    剑切断第二匹的头盖后,被卡在里面停住了。
    双手所持的剑的前端挂着两匹林克斯,仿佛要被那重量甩出去一般佐野先前摔倒。
    这时候第三匹林克斯因为前两匹而导致姿势的崩溃。
    而第四匹林克斯猛然向佐野扑过去,咬住了他的左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克斯死死咬住,佐野的架势也因此崩溃。在剧痛的冲击下不由得放开了手中的剑。
    「混蛋!放开、放开!」
    佐野即使倒下也拼命地想把林克斯扯下来,但林克斯死死的贴着佐野,哪怕被殴打也不松开。
    血从佐野的手腕不断流下来。渐渐佐野没有了力气。
    然后佐野看见,第三匹就在近处。
    「真的假的····!」
    第三匹林克斯瞄准了佐野的脑袋,佐野用空着的右手保护脑袋,前腕部被对手咬住。
    被两匹林克斯咬住的这样,时间慢慢流逝。
    肉食动物一刻也不曾松开咬住的猎物。只要不制止的话血就会一直流下去直到死亡,自然的残酷就是如此。
    因此被两匹林克斯咬住手的佐野也不会简单的死去,只能慢慢体会着死亡。
    「骗人····的吧/不要····不想死···这样子···」
    佐野身为剑的门外汉依旧打倒了猪、熊等。切断他们身上分外厚重的肉骨。通常,姑且不论猪哪怕是剑的熟练者要打倒熊也是很困难的。那么为什么佐野做到了?一切都是因为【剑之才】和【还不错的剑】二者一起。
    佐野的剑术已经习惯了【还不错的剑】
    依赖剑的品质和锋利、这就是佐野的剑术。因此,当剑变钝成了【普通的剑】的时候,佐野的剑术也就成了三流剑术。
    「谁···救···神···」
    眺望着夜晚的星之海佐野嘀咕着。
    向神祈求再一次的机会。
    「藤、原····铃、能势」
    只要能救自己谁都可以。
    不再考虑复仇,这样考虑着佐野喊出信秀的名字。
    这一次该你救我了。这样呼唤着铃能势。
    「····救···我···」
    但、无法传达给任何人。


    回复
    2楼2017-02-22 22:40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2-22 22: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2 22:43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2 22:46
            嗯,人渣死了,看來不會有甚麼復仇的機會(一般小說這種人如果活了下去最麻煩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2-22 22:47
              捶胸顿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2-22 23:0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2 23:23
                  唉。。这种人死是必然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2-22 23:51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2 23:56
                      林克斯大約長這樣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2-23 00:0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3 00:09
                          感谢翻译~好彩白痴死了呢,要是还活着的话绝对会搞出什么坏事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2-23 00:26
                            作死者的下場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23 00:27
                              他會死才不是因為拿爛劍……是因為給怪取主角的名字讓怪有主角光環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23 06:23
                                居然有90門大砲
                                城鎮景氣也太好了吧.....


                                收起回复
                                19楼2017-02-23 09:09
                                  翻译辛苦了


                                  回复
                                  20楼2017-02-23 10:17
                                    no作no死。。。。這就是壞蛋的下場。。。。大快人心


                                    回复
                                    21楼2017-02-23 11:5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02-23 12:24
                                        人贱自有天收……这话果真没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2-24 21:05
                                          我就想问骑士团团长呢那个团长公主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27 18:56
                                            戰爭也要圣母真是服了~~士兵对兽人赶尽杀绝也无辜吗?


                                            回复
                                            26楼2017-05-25 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