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2,849贴子:34,538

【机翻加脑补】4-22 用眼睛看就能够明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后一篇翻译完了,接下来我就要继续准备开始我的咸鱼~啊!呸,是大学生活了,期待下面的内容的观众不用担心,因为-----------------------------我会和你一起等,(除了帮忙翻译以外,我再也不想看到机翻内容了)。顺便一提,听了大佬的建议我找了一下觉得不太对的地方,发现太多了,所以继续麻烦你校正了


回复
1楼2017-02-22 22:06
    幸运的是,我从旅店后门飞奔出来的时候的情况与我在窗口时看到的情况相比,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旅店背后的大街上,除了希兰、深津明虎和沙提亚斯外,并没其他人影

    原本,那就是一个行人很少的类似近道的巷子
    大概是因为察觉到争斗的气息逃走了吧,刚才的孩子们的身影也不见了

    在那样寂静的街道,我着急打开门的声音在那之中响了起来

    血气上头的深津和被纠缠的希兰都没有注意到,但是最后一个人,沙提亚斯即使隔了一段距离还是注意到了

    身着阿可尔北部的民族服装,身上包裹着单衣的细长青年,停下了调和的举动向我们这边看来

    我跑了过去,看来对方也还记得这边的事情

    看了看我的脸,再看了看洛丝的脸……然后再一次将目光转向了我
    并且,不知为什么睁大眼睛,僵住了

    看着他呆住的身影,我有一些生气

    不知道有什么好吃惊的,明明希兰还在被深津纠缠
    如果是同行的人的话,就有责任去制止吧

    这么考虑下去也没什么办法,我咬住牙齿,加快步伐

    【……为什么,你会知道那样的事!】
    【所以,我这边也有不能说的理由啊】

    果然,争论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是,说听了什么,只需那个就可以了!】

    看起来深津,好像打算从希兰那里询问什么
    结果希兰不接受,因为那个原因才争吵起来的,像这样的事情吗?

    我还以为一定是因为和我相识这样的原因被纠缠的呢,稍微有一点意外

    作为转移者的深津,向希兰……确认什么呢?不过什么都好,首先应该帮助希兰

    我深吸一口,准备发出声音

    但是,在那之前,不能忍耐的深津行动了

    【喂,拜托了】

    逼近的深津打算抓住希兰的手
    大概因为血液上到脑袋里,做出粗鲁的动作

    希兰试图应对着

    以前,她有着与同样具有外挂能力的十文字达也作为对手这样的经验

    虽然没有像战斗的时候那样使用的小精灵的辅助魔法,不过对手也没有真心想攻
    而且现在还不太冷静

    对于可能会出现的什么,希兰心理一定有所准备了,虽然是刹那间的事情,但是那样的处理应该也是有的

    ……本来因该是那样

    只是现在的希兰,并不是全盛时期的她(上一章的预测大佬说对了一半,所以我再次大胆预测这里希兰虚弱肯定是因为没有新鲜的血肉补给,为什么不练剑不打架,因为要消耗血肉,团长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一定是在面临人民和男主的时候,希兰一定会吃男主救人民,希望男主不要让她面临这样痛苦的选择,虽然感觉会被打脸,但是怕打脸就不会去预测了,就是追求这份刺激!)

    以前,从希兰那里听说『身体崩溃』了
    以前能够匹敌葛贝拉的战斗能力,现在下降到和洛丝同等程度了

    尽管如此,也属于这个世界的很强的人之列了
    只是,这并不适用于持有外挂的人

    转动身体的速度不够,深津的手粗暴地抓住希兰的胳膊。

    【我——额?】

    打算继续说些什么的深津,吞下了话语

    【什么啊,这是】

    从我的位置看不到深津的脸,不过,那个声音,充满着惊讶
    视线落到抓住的手臂上


    回复
    2楼2017-02-22 22:07
      【冰冷的……?】
      【……!?】

      我看见希兰的表情变得抽搐起来——拼尽全力,发出了怒吼声

      【深津——!】

      好像因此注意到了这边
      深津大吃一惊地回过头来

      在这期间,我带着洛丝跑到了他们跟前

      没有调整呼吸的时间,停住脚,张开嘴

      【把你那只手放开】

      深津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为什么你会在这……】
      【放开】

      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久违的强烈的情绪,灼烧着我的脑袋

      只是,理性在最大限度的工作着

      如果我在这里拔出剑的话,后面的洛丝也会跟着战斗吧
      但是,要说这样就和外挂持有者战斗的话,老实说很严峻

      当然,真的到紧急的时刻是不会踌躇的,不过现在还没到将手指放到剑柄上的情况

      【放开】

      以前见面的时候,深津就很讨厌我的样子

      只是,在旅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一副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
      一副绝对不想惹到麻烦的感觉

      虽然说并没有说善意礼貌的话,但也没有表现出恶意

      深津显露出恶意,是在第二次……和洛丝一起在街上,遭遇到他的时候

      ——这家伙也是个正经的家伙,那样说着像装饰一样带着女人,就是证据

      对于那样子的转移者,深津从心里感到厌恶的样子

      虽然,我并不是那样,而且对于被误解感到不愉快,但是蔑视那样家伙的心情我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至少那家伙有对于那种存在感到不愉快那种程度的自尊
      虽然是一个粗鲁的人,但是并不是没有自尊的无法者

      【切】

      在我目不转睛的怒视下,深津松开了希兰的手

      希兰一下子从深津那里拉开距离

      那个脚步有些踉跄

      【啊,孝弘殿……】

      只有一只的碧色眼睛,向着边看来
      有些柔弱的目光(天啊,我怀疑我翻错了)

      【没关系的,希兰】

      我无视深津,走向希兰

      【对,真的很对不起,给孝弘殿您添麻烦了】

      在希兰的脸上有很大的动摇

      双手紧紧抓住胳膊,是无意识的行为吗?

      希兰是不死族怪物的事,是我们持有的最大的秘密之一
      就像刚才显露出的一样,是很容易暴露的事情

      希兰并不是对刚才深津本身的行为感到胆怯
      而是害怕给我们给我们带来巨大的麻烦

      希兰就是那样的少女这件事,我是知道的

      【不是希兰你的原因】

      这个场面,很不幸的是,对面是外挂能力的持有者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灾难……或者说,是人祸


      回复
      3楼2017-02-22 22:07

        不过,同时也对他是转移者这件事感到幸运

        身为转移者的深津明虎,对于这个世界的事不是很了解

        身边没有精灵的存在的话,就不会有人在意精灵和人类的魔法是否相同
        还有关于我拥有统帅怪物的能力这样的东西这件事,也同样无从得知

        惊讶于触摸到的身体的冰凉,虽然有觉得有些可疑也说不定,但是关于希兰是不死族怪物这种想法也不至于有吧

        ……不过,能够这样思考问题,是因为我是第三者立场的缘故
        惊慌失措的希兰,好像并没有考虑到的样子

        可惜,这个场所有深津他们在这倾听,没有办法做那样的说明

        ……不管怎样,现在先离开这个场合再说

        在那之后,只需要让希兰平静下来就好了

        【回去吧,希兰】
        【是,是的】

        意识到我声音中的强烈语气,希兰点了点头

        只是,用脚迈出的步伐,她看起来很疲弱的样子
        完全被自责的感情笼罩着

        【诶,等等】

        这时候,深津发出了急躁的声音

        要说起来,那是对我说的话

        但是,希兰并没有注意到
        一副黛米·里奇那样血色很坏的她的脸,变得僵硬起来(具体为什么是她,我也不太了解,毕竟我不怎么看电影)

        【……】

        团长被抓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在我的脑海里复苏了

        ——……太好了吗?
        ——我的原形如果被知道了的话,会给您添麻烦的。

        那天晚上的,希兰的软弱,是即使突然消失也不觉得奇怪的东西
        现在的她身上,有着和那时一样的危险

        【啊】

        我半是冲动地抱住了摇晃着的希兰的肩膀(天啦!大清要亡啦!)

        一半是无意识的,想要抓住快要消失得她
        剩下的一半,是为了保护她

        把很小地提高声音的希兰藏在身体的阴影里(刚想起来,大清早就亡了,希兰真可爱)
        幸运的是,和精灵使的训练一样,手掌感知到的希兰没有体温的身体,并没有拒绝我

        倒不如说将身体靠近胸口附近,我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不在忧愁

        【有什么事情吗?】(人生三大错觉,我比男主也就差一个女朋友)

        我把脸转向深津

        【对你用不着回答】(这种剧情真是百看不厌啊!)

        是危险的回答
        深津的脸上有野性怒吼的表情浮现

        但是,对于迄今为止穿过各种死亡线的我,并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恫吓感到害怕

        【这么说不能就此作罢了,她很害怕,没有看到吗?】

        实际上,希兰并不是在害怕深津,而是害怕自己的原型暴露,但是并没有详细说到那里的义务

        【还有想要再次相谈的事】
        【那是必须的吗?】

        深津并没有退让

        超过预想的执着,我皱起了眉头
        但是,听了接下来的话语,有意外地被打动了

        【这边也是有原因的】


        回复
        4楼2017-02-22 22:08
          因为有人从旁打搅而冷静下来了吗?稍微有点降低调子的深津,发出了真诚的声音

          我在这里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深津的脸

          【我是不能够退让的】

          表情强烈的脸上,有一股拼命若隐若现

          一定有什么情况,这是光看那个表情就能明白的

          【我们想要问的是,那个女人应该从国王军那里听说过的怪物讨伐计划】
          【怪物的……讨伐计划吗?】

          我回头看了看希兰

          已经很勉强地在忍耐
          为了摆脱这场的困境,必须采用恰当的行为才行

          首先应该确认的对象,并不是希兰

          【为什么你会认为那个希兰会知道】
          【理所当然的吧】

          对于我询问的话,深津露出牙齿,呻吟地说

          【那个女人,是同盟骑士团高名的骑士之一吧,刚才我看见了,这个女人进入了这个城市的军事设施,我知道在这附近有大规模的怪物讨伐,这个女人,也打算出手帮忙吧,那么也应该听过讨伐的计划吧,我想询问那家伙】

          原来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讲的通

          虽然内心是这样想的,但是我并没有将它表现在脸上,我继续询问道

          【那么,你为什么想要知道这样的事呢?】
          【那是……】

          深津咬住牙齿,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不能说,有不能说的理由】
          【即使那样,稍微谈一谈也不是不可以的吧】
          【有必要!】

          惊讶的调子渗透了我的疑问中,深津咬住一样回答道

          相当乱来的话语,不过似乎并没有打算退让

          确认这点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

          情况大体上掌握了

          不过,所谓的怪物狩猎计划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懂
          只是,以前好像听说过,临近的村庄有怪物的目击情报

          如果是在那一带开始行动的话,就可以理解了

          以希兰的性格,如果有那样的计划的话,去见阿道夫,多少也会听说一些与此相关的信息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战斗能力不足的话,也可能借助她的力量

          当然
          正是因为希兰被同盟骑士团的人所依赖着,阿道夫才会对她说

          不知道是否可以信赖的人类,是不可能够流利的交谈的

          更不用说,想要知道的理由也不说,就不可能交谈了吧

          从最初开始,就是乱来的请求

          麻烦的是,深津明虎对于这一点也十分清楚
          不可能不明白那个的吧,那家伙并没有那么愚蠢和傲慢

          在明知道是乱来的情况下,深津还是抓住希兰,打算探出情报
          那就是,不彻底问清楚就不会放弃

          为什么想要知道……,不过,那并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

          我深吸一空气后,张开了口

          【抱歉啊,不过,我想希兰并不知道你想知道的情况】
          【什么……!】
          【听好了,我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帮忙讨伐的,希兰也只是单纯地向熟人打个招呼而已】

          事实上就是这样
          因为有大规模的怪物讨伐这件事,希兰以同盟骑士的身份帮忙参与讨伐,这是深津所考虑的事情,不过,并没有那样的事

          【我们明天就要从这个城市离开了】


          回复
          5楼2017-02-22 22:09
            【……是谎言的吧,绝对不可能被你几句话糊弄过去的】
            【不相信的话,跟过来怎么样?我们只是在旅行途中顺便经过这座城市而已。在我们目的地的开拓村进行观光也是可以的哦】

            刚才深津提出的推论是错误的
            最起码,在其提出根据的地方就已经偏离主题了

            实际上,只是作为结论的『希兰听说过关于讨伐计划的什么』碰巧猜对了,不过深津并没有确认那个的方法。

            即使,用乱来的方法也打算询问希兰到底,不过如果一直期待的她并不知道什么的话,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确认深津的气势明显软化了,我抬起脚后跟准备回去

            【想说就只有那个吗?】
            【等……】
            【还有什么事吗?】

            冷冷地回顾想要说些什么的深津

            【如果没有的话,就让我们回去吧】
            【……】

            从失去言语的深津那里移开了目光,我抱着希兰的肩膀准备离开

            没有声音传出
            我放心下来

            在城市里大闹一场这样的事,就只有脑袋缺一个螺丝的人才想要那么做,真要战斗的话,就只能尽全力逃跑,因此与对方的谈话很让紧张

            不过总算是杀出来了
            已经没有问题了(别立旗啊!)

            如果抬起视线的话,就可以看见从窗口露出脸的凯伊和加藤的身影
            轻轻地向她们挥挥手,我向希兰打了声招呼

            【飞来横祸啊,希兰,没有问题吧?】

            刚才,好像受到很大打击的样子
            一定很失落吧

            必须要移动到安心的地方,使她冷静下来,不过在那之前,应该尽可能的跟在她身边

            这样想着的我,静距离地偷看着希兰的脸色——在那里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啊,呜?】

            睡眼惺忪的目光,我想着
            这样几乎,不经意的东西

            【呃?】

            平时稳重严谨的少女的表情,像是受热融化开来一般,变得淫荡起来
            但是,那个的脸蛋并不会显露出红色,作为结果,一股独特的妖艳气息被产生了

            有种被那个眼神束缚住灵魂的心情,我的身体不禁僵硬起来

            感觉脑髓变得麻木起了
            只是,开动不太灵活的思绪,注意到这样的场景好像在那里见过

            但是,在想起是在那里之前,洪亮的声音敲击着耳朵

            【等一下!】

            哪里偏离了调律的那样的声音

            朦胧的希兰的脸变回了平常的东西,我的意识有种被敲醒的感觉

            身体放射性地看向后方

            声音的主人,是还没放弃的深津……但是并不是

            【等一下】

            到刚刚为止一直在场,什么反应都没采取的沙提亚斯,用带有奇怪的炽热的眼神,注视着这边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可能的,但是,果然只能这样认为……】
            【……沙提亚斯】

            看着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的沙提亚斯,深津有些困惑地发出了声音
            这似乎是,身为同行者的他也没有预料到的行为

            沙提亚斯摆出一张有点可怕的认真的表情,走向这边
            似乎注意到什么的,没有迟疑的步伐,总觉得有种异样的东西,我在气势上被压倒了


            回复
            6楼2017-02-22 22:09
              【你,你到底………?】
              【如果,假如是那样的话……】

              似乎看不到这边动摇的样子,沙提亚斯伸出手来
              没有办法读懂那个行为的意图,气势被压倒的我反应落后了

              【……你,怎么了?】

              伸出的手到达了

              在那之前,有什么东西介入了我和沙提亚斯之间

              【……!?】
              【请就到此停下来吧】

              那是,黑色的斧头

              半月状的,厚实坚固的粗犷的刃
              被称作巴鲁迪修的长柄斧的巨大的刀刃,用威胁的光辉威胁着沙提亚斯

              【在那以上,对主人做些什么的话,我也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处理了】

              对于缩回手的沙提亚斯,手持斧头手柄的洛丝,用坚定的语气说道
              如果稍微采取一些可疑的行动的话,用双手紧紧抓住的斧头,就会毫不犹豫地砍在沙提亚斯的身上,是认真的声音

              【是……那样,搞砸了啊】

              呻吟地那样说着的沙提亚斯,往后退了一两步

              【明虎也暂时不要动,现在是我的不好】

              向身后稍微有点充满杀气的深津打了一声招呼,沙提亚斯看向了我

              看起来好像找回自我的样子
              虽然这么说,表情还是很认真的样子

              【在希望之前不会再靠近了,请让我提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啊,不用报上名字也可以,明虎的事也好,明白了被警戒着】
              【……有什么问题吗?】

              我询问道,当然,并没有解除警戒

              这时,沙提亚斯将手伸进腰带宽松地系着的衣服的胸口

              对于低着腰警戒的洛丝,将另一只手伸了出来表示并没有敌意,沙提亚斯一边注意着不刺激这边,一边慢慢地将伸进胸口的手抽了出来

              将握住的手打开
              在那只手掌上的,是一块内侧寄宿着微弱的白色光芒的宝玉

              【……啊】

              刚一看到那个石头,我的右眼深处就不断地感到疼痛

              刹那间,想着是不是什么攻击
              可是,洛丝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我自己本身也,眼睛深处的疼痛很快就消失,并没有发生在那以上的事情

              沙提亚斯并没有继续进行攻击性的行为,只是张开了口

              【这是我们一族的秘宝,从某个地方得到的东西,也是最高级别的魔法道具】

              用平静地语调叙述着

              那个认真的视线,看着我的眼睛
              凝视着我的右眼

              光看他看的那只眼睛的目光,就能够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沙提亚斯宣告着

              【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名为『雾的假宿』的怪物?】
              【……】

              我这个时候什么反应也没有,思想接近停滞

              作为逸闻的『雾的假宿』,是被众人所知晓的事

              但是,沙提亚斯将『雾的假宿』称之为『怪物』
              她是怪物这件事,应该是除了很有限的人以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更不用说,询问身为『雾的假宿』的契约者的我。

              不可能不因为那个而动摇
              预先决定的,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改变的心,脸色发生了变化


              回复
              7楼2017-02-22 22:10
                只是,不知道洛丝和希兰的反应是什么
                对于拼命抑制冲上来的动摇的我,并没有对那边给予注意的富余

                【……什么啊,那是】

                好不容易,不动摇的回复了
                说不定能够稍微平定一下心中的不安

                和刚才希兰的情况不同

                这个沙提亚斯知道名为『雾的假宿』的怪物的存在,直觉告诉我他能通过某种手段知道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处于非常容易受到逼迫的立场

                【是那样吗?说了奇怪的事啊】

                所以,当沙提亚斯这样说的时候,稍微有点安心了

                【决定欺骗了吗?】

                不留间隙地说出接下来的话语,紧张再次高涨起来
                我不知不觉干渴的喉咙,发出了声音

                【我欺骗什么的……】
                【可以,我等你】

                沙提亚斯将没有拿着玉的那只手举了起来,制止了我接下来的话语

                【现在,是我这边做得不够好,让你说出不方便透露的事情,所以这边首先应该要打开胸襟,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

                沙提亚斯的话充满了谜团

                但是,深津好像明白了在说什么的样子

                【喂,喂,难不成,沙提亚斯,你……】

                对于吃惊的瞪大眼睛的他,沙提亚斯对其笑了笑,将朝向这边的左手收回,把它放在自己的脸上

                【希望能把这个当做我的诚意】

                对于那个声音,稍微能够从中听出一点紧张,我想这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是想要做什么呢?
                沙提亚斯一边将展开的手遮住自己的左半边脸,一边以不刺激洛丝的程度将脸靠近过来

                然后,挪开遮住脸的手到仅仅只让我们看到的程度

                【啊……!?】

                无话可说了

                手掌下面的沙提亚斯的眼睛,已经不再是那个稳重青年的东西了

                青年的左眼四周,被土黄色的鳞片所覆盖
                不仅仅是那样,在突然变圆的眼眶里,镶嵌着和蜥蜴一样的眼睛

                蜥蜴的眼睛,用人类不可能的瞳孔印照着我们的身影

                【你,难道是……】

                在那之前,并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进行表达
                看着在难以置信的外貌面前失去了话语的我们,沙提亚斯笑了起来

                【现在能够听一下了吧?】










                回复
                8楼2017-02-22 22:11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2 22:33
                    哦哦~辛苦了呢...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2 23:25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2 23:38
                        感謝大大!辛苦了
                        期待之後的故事


                        回复
                        12楼2017-02-23 00:2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2-23 00:41
                            大大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3 01:06
                              辛苦啦,话说这俩货好烦啊,根本没把别人当人看吧


                              回复
                              15楼2017-02-23 01: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23 06:13
                                  辛苦啦!这章希兰真的是很可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2-23 08:14
                                    话说lz用的什么翻译软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23 09:09
                                      我自己都发现了一个错误,打字时没注意把精灵体温打成精灵魔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23 09:50
                                        楼主,其实金山翻译挺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2-23 16:3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23 18:14
                                            辛苦了!!
                                            首先先把你的臉交出來吧
                                            我已經準備好狼牙棒了
                                            你放心,上面的釘子絕對都是生鏽的
                                            保證觸感良好
                                            預測是完全錯誤的
                                            至於其中原因
                                            其實回頭去看看莎露比婭在跟男主角解釋魔物的那篇文中
                                            就能夠推測個大概了
                                            需要的不是血肉
                                            血肉只是個途徑
                                            這樣說應該就會懂了

                                            =======================================
                                            "这家伙也是个正经的家伙,那样说着像装饰一样带着女人,就是证据"
                                            =>這傢伙也不是個正經的傢伙,輕浮的帶著一個像是裝飾品的女人,就是證據


                                            "黛米·里奇"
                                            =>半巫妖 這個在整合那邊有喔,可見沒去找過對吧


                                            =======================================

                                            其實還有一些小錯誤,不過影響不大這樣,我就不說了


                                            是說接下來就是我的回合了
                                            大家慢慢等吧


                                            收起回复
                                            24楼2017-02-23 21:11
                                              我来给你拍肚皮庆贺啪啪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24 20:33
                                                后排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25 09:46
                                                  蜥蜴人?话说,看来要断药了,又有病人了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25 15:4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15 07:25
                                                      【还有想要再次相谈的事】
                                                      【那是必须的吗?】


                                                      這兩句翻得有點文不對題
                                                      原文
                                                      A「話をしたいなら、出直せ」
                                                      B「そうはいかねーよ」


                                                      可推測A為主角,B為深津,正確應為
                                                      主角「有事的話,改天再來吧」
                                                      深津「那怎麼可以」


                                                      回复
                                                      31楼2017-04-30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