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凰吧 关注:7,324贴子:60,001

【白头偕老】回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序言
云南,昆明
“据本台记者报道,近日几名游客在苍山上发现了一处古墓,该古墓规模宏大,日前相关部门已经开始着手进行保护发掘工作……”
电视里字正腔圆的女生仍在继续说着,新的篇章早已掀开……
你是我前世来不及拥抱的画卷,时光荏苒,沧海桑田,那我便跨过千山万壑用今生来追寻你的踪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22 21:35
    这是现代梗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23 01:05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3 07:46
        看完前几句挺带感的,楼楼加油,看好你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3 16:33
          郡主的墓被挖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3 18:4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3 22:25
              郡主被掘坟le你死定了,江左盟收缴金令追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2-23 23:51
                加油啊楼楼,写出我们心目中的现代殊凰!!安迪和苏哥哥的后续~~哦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2-23 23:54

                  故人归
                  梅长苏漫步在云大的校园,享受着阳春四月和煦的微风,清风微澜,扑簌簌的柳絮便纷纷而下,纤扬温暖,乘风擦过脸庞,像是家里的小猫趁他午睡时用爪子挠着他的手心,轻轻柔柔,又带着丝丝难耐的痒。桃花已经等不及捧出一树的春天,树木皆是蓬勃的绿,万物繁华,春天的昆明如火如荼。

                  这来云南是为了去大理,未料身边的朋友知道了都强烈建议他先在昆明逛两天,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索性多住了两天。虽已毕业多年,但仍忍不住怀念学生时代,于是便来校园晃荡,这一晃就是一天。走在久违的林荫小道上,仿佛也回到了学生青葱时代。不过从上午逛到现在,确实是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脚,但放眼望去,石凳上坐满了学生,应该是图书馆被占满了。无奈,梅长苏走进教学楼随便找了个教室坐下,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也不担心有人来,只是坐了一会儿倦意袭来,就势俯下身子准备小憩一会,未觉门口多了一个身影。

                  梅长苏整个人漂浮着,没有支点,也使不上劲,目力所及,一片白茫茫。前方出现幻影,渐渐清晰,是一张信纸,还没等他看清楚,转眼无声碎去,化为尘土,湮灭于虚空。下一瞬又跳出字来,苍遒有力,笔锋凛冽,如利剑释放的寒芒,那些字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转瞬分成单个,一个个闪过。

                  吾妹,兄已觉大限将至,望妹切勿忧思神伤,天地苍茫,吾辈皆幻影,人生在世,转不过一声浮华。北境既平,兄无所挂念,惟愿吾妹安康喜乐,此生一诺,来世必践,妹之深情,殊永生不忘。
                  兄林殊绝笔
                  何处的古钟响起,由远及近,撞击着浮沉不定的心绪,一下,两下,身子变得轻盈,逐渐被拉出混沌。

                  梅长苏睁开眼睛,首先闯进视线的是一只已经被开膛破肚的青蛙,血淋淋的气息扑在他脸上,登时吓得浑身一震,立马醍醐灌顶,身子一下子弹直了。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敲了上课铃,偌大的教室满满当当都是学生,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熙熙攘攘。见他醒来,身边的人都望过来,梅长苏十分尴尬。这时讲台上的老师写完板书转过身来,回眸对上梅长苏的眼睛。

                  梅长苏呆楞住,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正从胸腔内喷涌而出,游走于全身。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清亮如皓月当空,明净如一池碧水,对上那样的目光,仿佛置身天山之顶,整个人都得到了洗髓。一条乌发瀑布般披散而下,眉眼如远山之黛,带着点贵族气的灰蓝,粉面红唇,打散了一树芍药花,明艳华美,湖蓝褶皱长裙如深蓝的泉眼,清冽灵秀,裙边跃起的每一个细小的弧度都叫人如沐春风,心驰神往。一腔深情,如春水汤汤,正奔腾着翻卷不休地到来。

                  梅长苏想起一句话“我的一生,不过是一场漫长的似曾相识”

                  下课铃不合时宜地跳起来,梅长苏看着她收好教材,风一般远去,只留下空气中的丝丝甜香,梅花。

                  学生的私语尽数传入他耳,
                  “穆老师真的好漂亮啊!光凭那如兰淡雅的气质,甩我们校花一条街,果然学历史的就是不一样”
                  “是啊,可惜这次她只是帮我们老师代课而已,真希望她一直教我们,这样我肯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得了吧,你是那种会学习的人吗”
                  梅长苏看向黑板,左上角三个娟秀雅致的粉笔字“穆霓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25 11:58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25 13:30
                      学校老师,这个角度不错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2-26 09:18
                        由于楼主准备双坑齐发,所以这个帖子的更新大概会是两周一更,另外一个坑等更新完了之后再发出来,乐乎上会同时更两个,有混乐乎的小伙伴可以去看,账号名称是一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26 12:52
                          老师有好戏看了!!苏苏来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2-26 17:00
                            楼楼加油等你的文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2-26 17:01
                              楼主大大,求速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28 00:11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04 15:15

                                  牵情线

                                  “凰儿吃饭了”穆深叫道。
                                  “待会再吃”穆霓凰嘟囔着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这也不能怪她贪睡,昨晚忙着论文选题,几乎是一宿没睡,但也没找到特别合适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实在是身心俱疲。

                                  门被推开,一个人蹑手蹑脚来到床边,偷偷伸出手,眼看着就要碰到霓凰的脸了,霓凰反手就是一巴掌。

                                  “哎呦!姐,是我!”穆青哀嚎着。

                                  霓凰听到惨叫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总算是清醒了,那坐在地上的不是穆青还有谁。
                                  “你怎么跑我这来了,我记得你明天好像还要上课是吧”
                                  穆青揉着脸可怜巴巴凑过来坐到床边,用真诚的大眼睛撒着娇以求博得同情“爸妈为了照顾你都搬过来了?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还不如来你这”
                                  霓凰看见穆青嬉皮笑脸,就忍不住开始教训他了。“你倒是有脸让我看见你啊,你上次考砸的事以为我不知道吗”

                                  “姐,我有错,我忏悔,绝对不会有这种事了,我向你保证”穆青看见霓凰神情严肃,知道不能耍宝混过去了,只能乖乖认错,还举起手作向天宣誓状。
                                  “你可记住今天的话,要是再有下次,信不信我拿你练手”霓凰说罢摩拳擦掌,轻笑着盯着穆青,果然穆青一下子变了脸色。
                                  “别啊,姐,我可是你亲弟弟啊,您这跆拳道都黑带了,拿我练手我这小命还有吗”

                                  穆母见两人迟迟不出来吃饭,就喊了一声“青儿,快叫你姐姐出来吃饭,不然一会儿凉了”
                                  “知道了,马上来”霓凰答应了一声就准备起身。穆青也自觉退了出去,只是忍不住吐槽了一番“姐你以后下手轻点,我这脸都要被打坏了”说完捧着脸夺门而出,出去又被穆深训了。
                                  “臭小子,脸皮这么厚哪里打得坏”

                                  吃过饭霓凰又开始了论文大业,就这么一直忙到中午,只是突然接到了历史系黎教授的电话。
                                  “喂,黎老师吗?”
                                  “小穆啊,这次是又件事情要交给你”
                                  “老师您说”
                                  “前两天的新闻看了吧”
                                  “您说的是那座苍山上的古墓?”
                                  “没错,考古队已经准备发掘了,想找一个顾问,可我年纪大了不便下墓,想着你胆大心细,专业又过硬,就向他们推荐了你,让你跟着一起去”
                                  “是吗?那真是谢谢老师了”
                                  “不用谢,你这两天收拾一下就准备去报道吧”
                                  “好的老师”
                                  穆霓凰看向桌上动了一点的论文,走过去删掉了,她隐约觉得,这次的事对她的论文可能有很大的帮助。

                                  与此同时,酒店内的梅长苏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前往大理。上次对那位老师竟然有了一见钟情的感觉,还跑去跟人打听,但也只是知道她只是帮忙代课的,并不是云大的老师,而自己有事要办,无法多作停留,只能怀着遗憾离开昆明。

                                  大理果然万物瑰丽,熠熠生辉。满城日光清香,蝶语清风,壮美秀丽。梅长苏看着如此景色也是按捺不住,拿起相机拍了一张又一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梅长苏透过镜头看到了一个身影,乌发流光,毓秀娟然。梅长苏看见她从眼前燕一般划过,鱼一般溜走,进了不远处的文物局。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

                                  “长苏,我父亲他朋友组织了一个考古队,可临行队里的摄影师把脚给崴了,我听说你也在大理,要不你就去帮帮忙?”
                                  “考古队摄影师?没兴趣,等会儿,你说大理的考古队?他们要去的墓不会是苍山上那座吧”
                                  “你怎么知道,就是那座”
                                  “我明白了”

                                  梅长苏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之后便走进了文物局。
                                  “您好,我是梅长苏,是来面试摄影师的”梅长苏恭恭敬敬递上名片。
                                  “梅长苏,国家地理杂志专用摄影师,大名鼎鼎啊”
                                  “黎教授过奖了”
                                  黎崇解决了摄影师的问题,心情甚好,笑眯了眼“蔺老头子推荐的人果然不错,你要是方便,明天就跟我们一起去苍山吧”

                                  “老师这份资料……”穆霓凰拿着一本资料径直走进来,看见还有一个人,愣了一下,“有客人啊,那我待会再来”说着就准备走。

                                  黎崇朝霓凰招了招手,“没事,小穆你过来,这是我们队的摄影师,认识一下,他明天跟着我们一起去”
                                  摄影师?霓凰心里疑惑,忍不住望向那人,清润的一双眼里跳跃着萤火。出于礼貌,霓凰伸出了手“穆霓凰,请多指教”
                                  梅长苏含笑握住她的手,眉眼弯弯
                                  “梅长苏,穆小姐,又见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04 15:19
                                    果然一个下午写两篇真的要死要活,脑子疼,新坑第一章在乐乎发了,暂时不准备发到贴吧,由于两个坑,这一篇就不会是周更了,大概一个多星期更一章的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04 15:21
                                      楼主大人,求乐乎地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05 10:47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05 11:55
                                          乐乎上面能修改,所以加了个伏笔,这里就没办法了,但是不影响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05 12:14
                                            更更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05 13:17
                                              这周不更,发个短刀吧,算刀吧?反正听了首新歌又赶上心情不好,随便瞎写的,凑合看吧
                                              春日忆君

                                              云南穆王府内今日格外热闹,穆府小郡主今日满了七岁,众人皆是喜气洋洋,从早忙到晚,总算是准备好了寿宴。

                                              小寿星穆纾郡主被打扮得格外光彩照人,头上戴了桃色珠花更显得玉雪可爱,可就是这顽皮的性子还是收不住,不愿意安安分分坐在椅子上,一家人和和乐乐,玩玩闹闹到半夜,小寿星被爹娘拎去睡觉,霓凰也走出门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

                                              小郡主要赖着娘亲,怎么也赶不走,穆青没办法只能让她在这睡。
                                              小女孩叽叽喳喳,老是不能住嘴,问题一个又一个。
                                              “为什么姑姑老是一个人啊”
                                              “为什么我们家里只有梅花”
                                              “为什么今天留了一个空位”
                                              前几个问题穆青都没搭理,穆纾也不停一直问这,可是这时确听见了爹爹略显沙哑沉闷的声音
                                              “因为那是给你姑父留的位置”

                                              “姑父?为什么姑父不回来”
                                              “是啊,他这个混蛋为什么不回来”
                                              穆纾感觉到有水落在自己脸上
                                              “下雨了吗”

                                              青儿长大了,娶了尚书令的女儿,两个人老是打打闹闹,可如今纾儿也这么大了。都说人死如灯灭,可我怎么老觉得你没有走呢,你一直在我身边对吗?我小时候最喜欢看星星,你如果变成星星了,能不能对我眨眨眼?这夜空繁星点点,霓凰找不到你。穆王府的梅花又开了,你老是说我们这的花开得最好,可你也不来看看。林殊哥哥,你在那里好吗,有没有欺负别人,父王要是看到你了估计会把你痛骂一顿吧,还有林伯父林伯母,记得代我问候,霓凰现在不会哭了,你放心
                                              只是,还是会想起你。

                                              当你爱上一个人,他就会变成你眼里的清泉,只要思念一起,泉水就从眼眶里滚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07 21:22
                                                催更,大大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09 17:34
                                                  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3-10 23:12

                                                    苍山行
                                                    梅长苏看着正埋头于资料中的霓凰,想说点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没办法啊,谁叫他在人家课上睡觉,还偏偏被人记住了,想到当时霓凰听到那句又见面了立马恍然大悟状,随后半戏谑半认真来了一句"哦~就是那个在我的课上从头睡到尾的学生啊"
                                                    虽然之后解释了自己不是学生,睡觉也非故意,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的样子……也对,是个老师都不会开心吧,看来只能慢慢来了。

                                                    苍山十九峰,十八溪汇入洱海,飞湍瀑流精妙绝伦,苍山八景更是闻名遐迩,梅长苏作为摄影师,经常在外游历,一年十个月都不在家,为此母亲也不知道说了他多少次,可这眼界的开阔,各类人文美景的经历确实是难得的财富。不过这也是他第一次来云南,因此还是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躁动因子。

                                                    苍山覆雪,尽掩青翠,流云拥聚,峰峦连绵。朝辉交映间,万物葳蕤,清亮如光。春晖日暖,复苏的山水潺潺,一片纱幔般的浮云斜盖住天光,飘逸幽旷。上有透着明净的蓝,中有青青蒙蒙蓬勃的绿,而脆生生的洱海遥卧青山之下,海天一色,美景如斯。

                                                    后座两人,一个醉心于美景,一个沉迷于书籍,一外一内,端坐之姿自成风景。梅长苏的眼神弯弯绕绕还是绕回霓凰身上,霓凰冷不丁出声"你看够了吗"抬起头直视梅长苏,眼神淡淡,不露情绪。梅长苏僵硬地别开脸,轻声道了句抱歉,调转目光却是浮起眼神放空,心里早已波澜激荡,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人到底什么意思"霓凰看了梅长苏一会便继续扎进书堆。

                                                    这辆车里由于放了摄影设备和各类资料,所以后座只有他两人,队里的前辈风教授一心开车,也没什么话,前座是毕业没多久的新人樊翀,虽然没经验,但体能专业都是出挑的,长得白白净净,女朋友没在身边,也没什么话。

                                                    梅长苏觉得这未免有些过于安静了,便开始询问起苍山古墓的情况。
                                                    霓凰是大理人,自小这苍山也不知来了多少次,说起地形问题也是得心应手,何况对待跟工作有关的问题一向是非常认真,更何况梅长苏是个新手,要是不把情况介绍清楚,出了乱子可负不起责。合上腿上的书,开始娓娓道来
                                                    "这苍山终年覆雪不化,虽然说是有名的风景名胜,但是毕竟不是一座山,而是十九座连在一起,所以很多地方还是鲜味人至。这次的古墓在一个坡道之下,似是封土散了,上面是密密的松叶林,被发现也是因为游人不小心把背包掉下了山坡,下去找的时候找到了石碑,这才发现了墓"
                                                    "穆小姐很了解苍山的样子,云南人?"
                                                    "大理人"
                                                    "果然说大理山美水美人更美"
                                                    "你说什么?"车子快到了山脚下,霓凰看向窗外,没听清
                                                    "哦,没什么"
                                                    那些未说出口的话,终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悉数说出,带着深深的眷恋。

                                                    车子在沧浪峰前停下,装备和大型工具都已经运上了山,现在就剩一些轻便的装备,众人都加紧时间收拾东西。
                                                    霓凰见梅长苏拿好了设备站在车前等候,今日特意换上了队服。其实考古也没什么特定的服装,只是黎教授说要统一着装,这样比较有组织性,说是队服,其实也就是涤棉纱卡的夹克套装而已,深绿色硬挺的版型,简洁也轻便,还给每个人配了一顶头盔,虽然霓凰觉得完全没必要。

                                                    瞎想间樊翀也收拾好了,正好跟梅长苏站在一处,果然还是要对比才能显出不同。坐着还没觉得怎么样,可这么一比区别可就大了。樊翀也算是队草,白白净净,高高瘦瘦,丢哪也是鹤立鸡群的,可跟梅长苏站一起就是稍稍逊了那么一点。不是长相,而是气质。樊翀书香世家,又是历史系高材生,自然是沉稳内敛的书生气质,清冷孤傲,而梅长苏眼界开阔,是海纳百川的陶陶之气,如深海的沉香,润物无声的清雅,不强硬却无法推拒的公子贵气。
                                                    霓凰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暗暗骂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
                                                    梅长苏不知道霓凰心里的弯弯绕绕,望着蜿蜒的苍山,想着自己来这里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能否解开困扰他许久的谜团……

                                                    古墓所在处已经放下了安全绳,众人顺着绳子爬下坡看清楚了全貌。表面的封土已经被清理了,露出一个口子,黎教授在一旁说明情况
                                                    "这座墓应该是什么王公贵族之墓,光封土就得清理好几天,可是发掘工作刻不容缓,要赶紧下去看看是否遭到破坏,暂时我们就只能顺着这个口子下去探清情况"
                                                    霓凰这才知道了头盔的作用

                                                    这是,要下墓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3-19 22:43
                                                      事情太多,赶出来了,有错误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3-19 22:44
                                                        楼楼啊!他们会不会有前世的记忆,还是这是个新故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3-20 18:46
                                                          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7-03-20 19:53
                                                            脑洞很棒的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3-20 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