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731贴子:5,031,873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三十集 雷动 灵恸 雁动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http://pan.baidu.com/s/1pLbKbsJ


回复
1楼2017-02-22 19:21
    第三十集 雷动 灵恸雁动荡

    录入:恋白,北龙归心
    校对:叶清眉

    【海境•密牢外】
    [俏如来、狼主,海境伏杀之战。]
    (俏如来背着狷螭狂,与狼主且战且退。)
    千雪孤鸣:皇世经天•星辰极变•破空千狼影。(刀劲四射击杀数个蒙面人。)
    [蒙面杀手如蝼蚁杀之不尽,一波接过一波。,狼主不愿重蹈覆辙,后招便是决杀。]
    俏如来:多谢狼主。
    千雪孤鸣:其实现在放招是错的。
    俏如来:因为无根水吗?
    千雪孤鸣:俏如来,那个花面小子换我背。(背过狷螭狂)敌人让你接手。
    (又遇数个蒙面人拦路,俏如来抬掌运气。)
    俏如来:圣印莲华。(击飞袭来的数个蒙面人。)
    千雪孤鸣:恁婆仔咧,到底还有多少?
    俏如来:能杀则杀,避免他们引同伴来援。
    千雪孤鸣:若是在陆地,他们早就死一堆了。(刀气一扫,斩下两人头颅)
    狷螭狂:快将罪者……放下。
    千雪孤鸣:你是疯了喔。(说话间,又敌持剑偷袭)
    俏如来:小心!(千钧一发,狷螭狂徒手挡下利刃,手掌被利刃划伤。)
    狷螭狂:相信罪者。
    千雪孤鸣:你。
    (狷螭狂推开狼主,借力杀死偷袭者,动作间,身上伤口崩裂出血。)
    俏如来:狷螭狂!
    狷螭狂:一招,终结他们。
    (新的一波蒙面人围剿而来)
    千雪孤鸣:皇世经天•星辰极变……
    俏如来:圣印……
    [倾尽全力,刀掌各施。同时,螭龙赞剑一击。]
    千雪孤鸣:万狼啸天绝。
    俏如来:佛言锁关。
    狷螭狂:夕照古峰。
    (三人合力,杀灭来袭所有敌人。)
    千雪孤鸣:哈,成功了。
    狷螭狂:啊!(招式用力过猛,身上伤口迸裂,鲜血四溅)
    俏如来:狷螭狂!(接住倒下的狷螭狂)
    千雪孤鸣:气空力尽,失血过多,幸好他底很厚,没事。
    俏如来:先送入宫中让太医令诊视。
    千雪孤鸣:啊,但你不是讲过……
    俏如来:俏如来已经取得娘娘同意,走吧。
    千雪孤鸣:就陪你走一趟。(背起狷螭狂离开)
    俏如来:<方才狷螭狂所用,是古岳剑法。>

    【海境•边关】
    北冥缜:启禀娘娘,左将军与幸存的王下御军已经安排妥善,二皇兄的状况也已稳定。
    未珊瑚:辛苦你了。
    北冥缜:是误芭蕉的功劳。
    未珊瑚:你的功劳不也等同误芭蕉有功,何必急于推辞?
    北冥缜:这……是。另有一事,儿臣认为娘娘不能久在边关。一来外敌蠢动,二来异弟潜逃,娘娘远离皇城,无人坐镇,只怕会生变数。三来,二皇兄只是症状得到舒缓,但仍需要太医令细心诊治。
    未珊瑚:到了今日,你仍是想着他人,却很少对自己留心。也难怪你是第一个被针对的。
    北冥缜:娘娘此话何意?
    喂珊瑚:误会与罪名皆已解开,你不想说一些什么吗?
    北冥缜:娘娘相信儿臣没做那些事情了?
    未珊瑚:凶手是异儿,而他想嫁祸于你,不是很明显了吗?
    北冥缜:呃。
    未珊瑚:所以本宫才说,辛苦你了。
    北冥缜:不苦,娘娘没事,也证了儿臣清白,一点都不苦。
    未珊瑚:唉,说起来,本宫下令让误芭蕉监斩你的军马,虽是被误导,却也造成你的损失,本宫允你要求赏赐,聊表亏欠。
    北冥缜:儿臣不敢要求赏赐。
    未珊瑚:你不要求,本宫又岂会少赐。
    北冥缜:这……儿臣真的不要赏赐,但只求一事。
    未珊瑚:哦?难得你主动开口,说吧。
    北冥缜:儿臣虽然被陷害,至少留得一命。但那群被问斩的将士背负阴谋骂名,致使其家眷从此蒙羞,儿臣希望娘娘宣诏,代替皇室向诸位英灵谢罪致歉。
    未珊瑚:胡闹!
    北冥缜:娘娘?
    未珊瑚:他们兵进紫金殿,是不争的事实。你是想让海境人民认为他们的行为是对的?
    北冥缜:儿臣绝无此意!
    未珊瑚:但这个要求就是此意!
    北冥缜:儿臣只是想要还他们清白,为什么娘娘肯赦免儿臣,却不愿给那群枉死的将士一句道歉?
    未珊瑚:那不同,你是皇室血脉,而他们……
    北冥缜:他们是海境的子民啊!
    未珊瑚:缜儿。
    北冥缜:儿臣就这个要求,不需要赏赐,请娘娘允诺。(跪拜请命)
    未珊瑚:你……
    北冥华:为什么要让娘娘为难?
    北冥缜:皇兄。
    未珊瑚:华儿,你应该好好休息,怎会来了?
    北冥华:儿臣忧心娘娘,便赶来了,却不料听到缜弟这无理的要求。
    北冥缜:这不是无理的要求,皇兄你也看到了……
    北冥华:是,我看到异弟阴谋为乱,所以你想昭告天下,说除了皇室出了一名叛逆,还昏庸无能、错斩将士,鲲帝一脉的威望已不足以统御海境,然后鼓励人民串通外敌造反吗?
    北冥缜:明知有冤却不能还其清白,不也等同皇室昏庸无能?
    未珊瑚:(怒)放肆!(二人收声)你先起身,(北冥缜起身)本宫允诺,开放国库,根据亡故将士生前俸禄拨十倍抚恤。若家中有人丁愿再从军,比照办理。
    北冥缜:那……
    未珊瑚:这是本宫所能妥协最大的限度,为了国家安定,皇室在人民眼中决不能是昏庸无能。
    北冥华:儿臣相信,缜弟是识大体之人,不会违逆娘娘的意思。但这件事情还没结束,异弟一日在逃,必引人心惶惶。加上鳍鳞会开始作乱,儿臣也险被杀。
    未珊瑚:他们对你动手?
    北冥华:是,而且对方是为了救梦虬孙,几可判定他们联合。若异弟找上他们,也行我们就危险了。
    北冥缜:皇兄此言差矣,依照异弟曾经的言行,梦虬孙很有可能也是被栽赃,才让鳍鳞会趁虚而入,从而逼反。若他真是无辜,北冥皇室岂非再犯一错?
    北冥华:那就期待你的睿智将这件事情完美解决了,毕竟你可是威震边关、鼎鼎大名的锋王啊。
    北冥缜:皇兄此言……
    北冥华:请娘娘裁夺。
    未珊瑚:缜儿。
    北冥缜:儿臣在。
    未珊瑚:事出突然,本宫愿再宽限时日,务必弥平反贼,无论是鳍鳞会还是异儿。至于梦虬孙,带回他以及沧海珍珑,但若他决心谋反……你明白该怎样处理。此事结束,你再回朝吧。
    北冥缜:儿臣遵命。

    【海境•某处】
    北冥异:<可恶,我还有筹码,狷螭狂……只要杀了他,引起边关大战,我就有机会趁虚而入。>啊?!(发现囚禁狷螭狂的石洞外,遍地尸体。)这……这究竟是……狷螭狂,狷螭狂呢?
    蒙面人甲:不用找了。(从乱石后现身)人已经被救走了。
    北冥异:是谁?啊,是俏如来,是他对吧?
    蒙面人:这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这次不是烈苍飞,而是殿下亲自来了。(乱石后又出现几名持刀蒙面人)
    北冥异:你们想做什么?
    (北冥异话音刚落,众蒙面人围攻而上,北冥异带伤抵挡)
    蒙面人:既然没利用价值,留你何用?
    北冥异:我是皇子,你们敢杀我!
    蒙面人:在吾主面前,区区皇子不过掌下傀儡。(攻击)
    北冥异:你们……(一时不慎,受伤)啊!
    [耗力过剧,北冥异虎落平阳,危在旦夕,此时——]
    神秘人:殿下快走。(施毒)
    北冥异:是你们。

    (两名来人杀死围攻蒙面杀手后,带着北冥异到了安全地方)
    神秘人:到这里就安全了,殿下没事吧。(北冥异沉默不语)殿下,你已经过了死关,后续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北冥异:是要做什么?现在的我,能做什么?
    神秘人:六年深植人脉,两年与我们接头,这整整八年的谋划,绝对不会在此停步。
    北冥异:你凭什么对我说教?
    神秘人:殿下不是想报仇吗?向北冥封宇,向现在掌权的鲲帝血脉,这八年苦心经营,不就是为了十七年前的恨?还是殿下早就放弃仇恨,甚至不恨了?
    北冥异:不恨?哈哈哈……每一次北冥封宇露出那虚伪的关爱时,总是提醒着我,什么叫作认贼作父。仁心,哈,让我活下去,然后教育我,让我唾弃自己的父亲,这算什么仁心!(恨极,一掌拍碎身前巨石)我体内流的,是北冥无痕的血,是那个被北冥封宇狠心斩杀的亲兄弟所留下的血脉。他凭什么坐那个王位?就因为他有欲星移辅佐?凭什么,凭什么……啊!(吐血)
    神秘人:殿下,振作。
    北冥异:我……我要北冥封宇的血脉在史册上满身污名。我……我要他们尝到父亲当年的待遇,同下地狱!但……但为什么这么艰难?自三王之乱后,我的父亲,就等得太久……太久了。
    神秘人:唉,自那之后,我们与海境断了联系,好不容易才与殿下接头。殿下被北冥封宇骗了这么多年,难道甘心前功尽弃?
    北冥异:边关大战失利,方才护送我又死伤大半,你们剩下不到三成了吧?若再调人,势必引起恪命司的怀疑。就算成功调派支援,他们又要怎样进入现在的海境?
    神秘人:这,或者设法联络婷妃……
    北冥异:找她做什么?
    神秘人:她是殿下的母妃……
    北冥异:她不是!从这一刻开始,她不会承认了。我只是北冥封宇让她收养的皇子,没了价值,我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神秘人:殿下。
    北冥异:(哽咽)一切都完了。就算苟活,也无法再踏入皇城一步。我北冥异,竟然输得只剩下这条命。别跟来!我想……一个人安静。

    【中原•某树林】
    樵夫甲:唉,现在中原各地重建都需要木材,附近的树都砍完了,只剩那里了。
    樵夫乙:但是那里是保林地。而且最近有传言,说有人在那边看到鬼魂。
    樵夫丙:人都来了,才在讲这种话。别想那么多,走啦。
    (三人往树林深处走去,四周浓雾渐起)
    樵夫甲:这个地方……感觉很恐怖。
    樵夫乙:我……我也有这种感觉。
    樵夫丙:砍树就对了,快来帮忙。
    (另外两人过来帮忙,但斧头反被树干震开)
    樵夫丙:哎哟喂!
    樵夫乙:啊,我的手,这棵树怎么那么硬啊?
    樵夫甲:啊,你看!
    (被砍的树发出红光,突然凭空现出人声)
    神秘人:(传音)你们为何要伤害他?
    (樵夫甲惊吓后退,却撞到一个神秘之人。)
    神秘人:说,为何要伤害他。
    樵夫甲:什么伤害,我们砍树是要兴建家园。
    神秘人:这附近的树木全部被你们砍光,现在还想要砍这些树,你们真是自私。
    樵夫丙:你到底是在说什么?这只不过是树而已,和家园比起来,当然是家园来的重要。哼,别理他啦。
    神秘人:毫无悔意,哑冥,动手。
    (数团黑雾窜出,将樵夫卷起又扔下)
    樵夫乙:啊,这是什么?
    樵夫甲:饶命啊!
    神秘人:这是教训,不准再来。否则(化出武器),就换我砍你们了。
    樵夫乙:鬼啊……(两人逃走)


    回复
    2楼2017-02-22 19:24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主公……
      胧三郎:你之眼中,还有主公吗?(收手)
      御魂笑光辉:(喘息)主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胧三郎:你暗中召集联盟人马,又是何意?
      御魂笑光辉:我是依照主公吩咐,为主公削弱联盟各家实力啊。
      胧三郎:若是如此,为何矛头再三对准西剑流?
      御魂笑光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歼灭西剑流同时造成各家消耗,不正是一石两鸟吗?
      胧三郎:我已说过,西剑流必须保全。
      御魂笑光辉:是呀,西剑流需要保全,盟主的威严需要保全,人人都需要保全,唯独你可爱的军师我不需要被保全。我倒真好奇,主公这样处处维护西剑流,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
      胧三郎:你在质疑我。
      御魂笑光辉:你听到我的问题了。

      【东瀛•暗牢外】
      [心知中计,樱吹雪急欲抽身,偏遇强将拦路。]
      江宪龙一:这一次,江宪龙一会全力完成任务。(脚步挪移,率先抢攻)
      (江宪占地利机关之便)
      江宪龙一:风卷石走。
      (二人缠斗数回合)
      樱吹雪:<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观察地面上的磁铁机关。)
      江宪龙一:你这样闪避,是想闪到什么时候。(发力袭地一击。)
      樱吹雪:谁说我只会闪避?
      江宪龙一:你这是……
      樱吹雪:(飞上半空)千斤坠!(以千钧之势破开地面机关,将雉刀重握在手)
      江宪龙一:怎么可能!
      樱吹雪:樱斩!
      [一招挫敌,樱吹雪不愿恋战,夺路而走。]
      江宪龙一:休走,(跪地,吐血)可恶!(气愤一掌劈开地面)

      【东瀛•西剑流驻地】
      (西剑流、残忍联盟大规模拼杀,互有死伤。)
      风间久护:<奇怪,敌人防御不如预期顽强,而且不见出云能火这些主力出现。>啊,不对。
      出云能火:三才汇聚,秘法开阵。(结界术法起)
      (浓雾逐渐笼罩残忍联盟兵众)
      残忍部众:嗯?发生何事?
      残忍部众:为何突然起风?
      (浓雾之中,夹杂着看不见的风刃,收割着残忍兵众)
      残忍部众:众人快……
      出云能火:走哪里去?
      (风刃将笼罩在浓雾之中的残忍兵众杀除)

      残忍部众乙:奇怪,空无一人。
      残忍部众丙:可能都怕到躲起来了吧。
      残忍部众乙:哈哈哈……继续前进。(地面闪烁红色光芒)欸,怎么会这样?
      (地下火光连续窜地而出,残忍兵众中招死亡)

      风间久护:(察觉不妥,停下步伐)嗯?
      鬼夜丸:风……风间久护!你真的没死。
      风间久护:鬼夜丸。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风间久护急欲破阵,然而——]
      (风间久护突袭的步伐踩中陷阱,火光乍现,风间久护连续变换位置,躲开鬼夜丸操控的陷阱。)
      鬼夜丸:不管你是人是鬼,雷火阵有我鬼夜丸守护,别想越雷池一步。

      【西剑流驻地•石林迷障】
      (浓雾弥漫,四周山石土地之上,隐约贴着各种符咒。幻姬重子带领残忍部众)
      残忍部众:杀啦!
      (冲出去的众人踩中符咒,四周山石开始变换位置。混乱中,惊慌失措的残忍部众被变动的山石重砸而死)
      幻姬重子:(打开伞抵挡将袭来的山石拨开)众人留神。
      (衣川紫操控结界阵法。)
      [石林迷障配合弥天毒粉,冲入石阵之中的残忍兵众,死伤惨重。]
      (重子欲袭向紫,紫引爆山石,重子冲出爆炸区域)
      幻姬重子:幻毒烟。(放出毒烟击中衣川紫,衣川紫闭目倒地)死来!
      (紫撒出暗藏在手毒雾击退重子,重子打开伞面将毒雾抵挡再外,站定之后将沾染到毒雾的伞弃置一旁)
      衣川紫:论用毒,小姑娘,你还要跟姐姐学习。

      【西剑流驻地•平民区】
      (紧急时刻,月牙岚召集百姓)
      月牙岚:众人切莫惊慌,注意脚步,一个跟一个,由密道逃生去吧。这是最后一批要疏散的居民了。嗯,速去支援前线。(欲离开)
      爱灵灵:(带着月牙诚)岚。
      月牙岚:灵灵,你怎会与小诚还在此?
      爱灵灵:我想留下与你一同抵抗外敌。
      月牙岚:这样太危险了。
      爱灵灵:但是我的灵力已经恢复不少,我可以……
      月牙岚:(厉声)不行!战场交锋非是儿戏,就算你的灵力已经恢复,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危。何况你若随我一同前去,那谁来保护小诚?
      爱灵灵:小诚可以随众人由密道离开,我可以保护我自己……
      月牙岚:别开玩笑了!你与小诚一同由密道逃生,不许乱来!
      月牙诚:(吓哭)阿爹,阿娘,你们不要吵架。
      月牙岚:小诚乖,阿爹跟阿娘没吵架,你跟阿娘由密道先走,乖乖等阿爹去找你们,好吗?灵灵,将孩子顾好,等我,拜托!
      爱灵灵:我……唉。(带着小诚离去。)

      【西剑流驻地•石林迷障】
      (衣川紫与幻姬重子于飞动的石障中斗法。再次交手后,衣川紫手臂被重子用刀划伤。)
      幻姬重子:论阵法,比毒功,你在我之上。但较量体术,你远非我之对手。
      (连出数招近身搏斗,衣川紫再添数处新伤)
      [毒功虽强,尚不及对手武技狠辣。衣川紫心知不敌,准备运用阵法抽身。]
      衣川紫:腾邪华魇。走。
      幻姬重子:休走。(欲追,被石阵挡住去路)

      【西剑流驻地•雷火阵】
      [雷火阵守护严密,风间久护运聚功力强行闯关。]
      鬼夜丸:哪有这么简单。(催动结界阵法。)
      (风间久护避开火焰,借着树枝悬空,有了蓄力的机会)
      风间久护:(日炎刀戳入地底)日炎。鬼夜丸,风间久护,由地狱回来找你报仇了。
      鬼夜丸:怎能让你得逞,(再度施展法术,引起雷火阵共鸣)雷火爆!
      (大范围火力集中袭向风间久护,地形崩裂)
      鬼夜丸:(力竭倒地)成功了吗?
      风间久护:还没。(推开埋在身上的石块,持刀袭向鬼夜丸)
      鬼夜丸:(被横刀扫伤)可恶,走。
      风间久护:休走……(重伤吐血)

      【西剑流驻地•旋风阵】
      (出云催动阵法,无形风刃持续绞杀残忍联盟兵众,突然雷光四射)
      立花雷藏:千鸟鸣,狂雷动,白夜晓时,战天血不终。(夹带雷霆万钧之势)
      出云能火:这种能力,不妙——
      立花雷藏:这风,令人厌恶。结束了。(聚汇雷球破解结界阵地)
      出云能火:<怎么可能,他怎有这么强大的操雷之术。>
      (出云负伤欲走,雷藏挡住出云去路)
      立花雷藏:去哪里?
      (雷藏集雷霆之力于掌上,欲给出云致命一击,却被暗器拦住攻势)
      月牙岚:出云大人,你没事吧?
      出云能火:还撑得住。
      (雷球袭向月牙岚和出云能火,被躲开,月牙岚拿出手里剑飞击雷藏,奈何被操雷术抵挡,雷藏对手里剑加持雷能还击月牙岚)
      立花雷藏:还你。
      (月牙岚被击伤)
      出云能火:式神召唤•鬼角。(抵挡雷属性的手里剑。)小心,此人非比寻常。

      立花雷藏:小心……(雷光一闪,来到出云面前)有用吗?(一掌将出云拍飞。)
      月牙岚:出云大人。(出拳攻向雷藏)
      立花雷藏:你们——(雷能麻痹月牙岚动作,趁隙将起拍飞。)太弱了。
      出云能火:我的身体,
      (出云与月牙岚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立花雷藏:还多亏我对你们有期待,(聚力,欲再次攻击)毒气?
      (月牙岚与出云被救走)
      立花雷藏:哼。

      【残忍联盟】
      望月咲:<有雷藏出手,还有东剑道带兵协助,想必西剑流此次必灭无疑。>(抚摸兵器)<可惜,等了这么多年,最终不能亲手虐杀西剑流余孽。>(手掌擦过刀锋自残)
      望月咲:北条信之介,我来不及长大的小表弟,是姐姐当时没将你保护好,害你与姨母被西剑流那群恶鬼杀害,连尸体我都无法为你们收埋,但现在,他们终于要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了。(落泪,紧紧攥住兵器)


      回复
      3楼2017-02-22 19:27

        【西剑流驻地】
        (紫、出云、鬼夜丸、月牙岚逃入结界中)
        立花雷藏:结界。(运气操雷术袭击结界)
        (紫运功为出云、月牙岚疗伤)
        出云能火:逃到这,那个白毛的不会再追进来了吧?
        鬼夜丸:天宫大人布下的结界坚不可摧,不可能被人攻破啦。
        (残忍联盟兵卒押阴阳师来到结界前。)
        立花雷藏:解开。
        黑衣阴阳师:阴阳逆转,五行解封,启。(术法被结界反弹,受伤呕血。)立……立花大人,这是高段的结界术,小人的道行恐怕无法……
        立花雷藏:废物。(将阴阳师杀死)我就不信。(雷力聚集欲击毁结界)
        出云能火:那只疯狗,好像要直接打破结界,这该如何是好?
        鬼夜丸:放心啦,有幻魔诀加上师尊的结界术,这道结界不可能被人打破,他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雷光肆虐,立花雷藏强攻之下,结界竟现意思裂缝。]
        出云能火:结界出现裂缝,怎会……
        鬼夜丸:不可能啊,师尊讲过,融合幻魔诀的结界术,是绝对的防御,不可能被攻破啊。
        月牙岚: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众人快从密道逃生吧。
        出云能火:逃,能逃去哪里,这基地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据点,若连最后的基地也失陷,西剑流岂不是复兴无望了?
        月牙岚:但是……
        鬼夜丸:结界阵的崩裂了,怎……怎会这样啊。
        衣川紫:事到如今,基地已守不住了,众人保住性命为要,还有逃窜的村民以及部属要保护,我们快逃生吧。
        出云能火:鬼夜丸,别再看了,赶紧逃生啊。
        鬼夜丸:但是……师尊不可能骗我,师尊明明说……明明说……
        出云能火:别再想了,快走啊。
        (西剑流众人撤退到密道之中,雷藏撼动地脉)
        出云能火:好恐怖的立花雷藏,竟然连这里都感受到他的威力。
        衣川紫:莫作逗留,速速逃生吧。
        月牙岚:鬼夜丸人呢?
        (鬼夜丸离开地道回到西剑流驻地。)
        出云能火:喂,鬼夜丸,你在做什么,快逃啊!
        鬼夜丸:我……我要留下断后。
        出云能火:你是在讲什么疯话?
        鬼夜丸:结界已破,立花雷藏若由地道追上众人同样要死,所以一定要有一个人,从内部毁掉地道。
        出云能火:啊,那……那也不一定要你留下,由我来……
        鬼夜丸:住嘴!四人之中,我的功力最弱,论建功,我对组织的建树最少,论职位,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八门。
        月牙岚:那也轮不到你,还有我,你马上过来。
        鬼夜丸:你也住嘴,有家室的人,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反正,折损我一人对西剑流的影响最小,由我断后才是正确的抉择。
        出云能火:胡言乱语,我命令你不准,我现在要过去了。
        鬼夜丸:来不及了,记得,帮我顾好西剑流的众人。(术法拍向地道入口处,烟尘四起,巨石落下,堵住地道)
        出云能火:鬼夜丸……鬼夜丸!(欲回去救人却别月牙岚和衣川紫死死抱住)鬼夜丸。
        鬼夜丸:就当做是过去做坏事做了太多,最后一点点的赎罪吧。
        (结界破,雷藏将鬼夜丸击飞)
        立花雷藏:西剑流的鼠辈在哪里?(鬼夜丸不答)其他的人呢?
        鬼夜丸:没其他的人,西剑流就只剩下我。
        立花雷藏:在这种时候,有骨气未必有帮助。(雷藏运起雷能)
        鬼夜丸:我……我是……西剑流桐山守的嫡传弟子!(术法当下雷能抵消)只有我还有一口气在——
        立花雷藏:又是结界,徒劳无功。
        鬼夜丸:——就不会让你通过!

        【中原•某树林】
        樵夫:白大侠,就是这里,不知道是什么鬼怪,还用异术将我们抓到半空中又将我们抛下,我跟阿华的命,差一点点就没了,真的有够可怕。最可怜的是空仔,他到现在还没出来,不知道人怎样了。
        白大侠:不准你们砍柴,难道是此地的地主?
        樵夫:不可能啦,这里是保林地,根本没有地主。
        白大侠二弟:莫非是山贼,占山为王,借机想要收取费用?
        樵夫:很有可能喔,他们看起来应该就是土匪,恶霸。
        白大侠二弟:这样好,大哥我们今天就为民除害。
        白大侠:你们在此地等待,让我们兄弟进入观视。
        樵夫:多谢大侠。
        (白大侠和小弟探入神秘地域)
        白大侠:这个地方的确阴森,二弟要提高警觉。
        白大侠二弟:好。
        神秘人声:不是要你们别来了吗。
        白大侠:你是谁,为何要侵扰此地百姓?
        神秘人声:是你们一直在伤害此地,这里的生物都不欢迎你们,快离开,否则我们会动手。
        白大侠二弟:可恶,装神弄鬼。(被一具尸体绊倒)这是……大哥这名樵夫已经死了,这些恶徒,杀了人还敢口出狂言。
        白大侠:竟敢滥杀无辜,伏首吧。
        神秘人:滥杀无辜,你们才是滥杀无辜!
        白大侠二弟:大哥,我来帮你。(刀砍在神秘人身上上折断)你这个恶徒练什么怪招数。
        (白大侠二弟再次猛攻,却被神秘招数吊起)
        白大侠:小弟。(白大侠欲救却不能接下神秘人一击)
        (白大侠二弟被一团黑雾滞留半空中,勉强躲过飞镖)
        [似有灵性,飞镖竟又旋回——]
        白大侠:小弟危险!
        神秘人:先顾好你自己把。(一击重拳将人击飞。)
        史艳文:危险(飞起接下白大侠)纯阳掌。
        白大侠二弟:史大侠……
        白大侠:史大侠。
        史艳文:史某在此,请你们不可再造杀孽。


        【海境】
        (四皇子蹒跚而行,被石头绊了一下)
        北冥异:绊脚石……到处都是绊脚石!为什么不能这么简单就毁灭你们。(北冥华一闪而逝)杀你们……(北冥缜一闪而逝)杀你们…(未珊瑚一闪而逝)杀你们……(梦虬孙一闪而逝)杀你们……(砚寒清一闪而逝)杀你们……(修儒一闪而逝)杀你们……(北冥封宇一闪而逝)杀你们……(俏如来一闪而逝)杀你们……好想……杀掉你们!
        (一道人影出现在北冥异的后面)
        北冥异:谁?
        [雷霆掌出,翻海惊波之后竟是消弭无形。]
        北冥异:是你。
        (一颗断云石浮现在空中)
        上官鸿信:我讲过,我们会在你失败后再会。而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

        【西剑流•地道】
        衣川紫:快,加快脚步,快与众人会合。
        出云能火:鬼夜丸,你别死啊,你死了谁与我斗嘴?
        [停不下的步伐,停不下的绝望,复仇的战火,何时能止,何时能了?就在三人意冷心灰之时,再闻索命声响!]
        (雷劫降临,雷藏拖着重伤的鬼夜丸拦截西剑流众人)
        立花雷藏:派这种没用的废物也想挡住我?
        出云能火:鬼夜丸!(出手进攻雷藏)
        立花雷藏:你们还有余力担心别人。(将鬼夜丸抛向一边,化解西剑流的攻势,将三人一一击飞)
        出云能火:幻阴决•幽冥妖火。
        (出云能火、衣川紫、月牙岚纷纷起功远程攻击雷藏)
        立花雷藏:临死一搏,这样才有意思。
        (月牙岚近身攻击雷)
        立花雷藏:没错,拿出你们的不甘。(击倒月牙岚)
        衣川紫:哈。(衣川紫掌中带毒)
        立花雷藏:拿起你们的愤怒。(击退衣川紫)
        出云能火:喝。(术法再次对上雷决)
        立花雷藏:忆起你们的杀意,全力杀来!
        (三人齐攻,并联叠加功体拍掌雷藏胸口)
        立花雷藏:然后——体验彻底的失败。(一掌将三人全部击倒)
        月牙岚:我们……
        出云能火:不会在此……
        衣川紫:倒下。
        立花雷藏:很久没这么尽兴,你们,值得见识此招。八雷禁绝•鸣雷吼。
        (雷能铺天盖地,掀起飞沙走石,众人均重伤)
        立花雷藏:游戏,结束了。(掌聚雷能,欲杀月牙岚,被术法结界所阻。)你?
        (爱灵灵到来,灵界术法连退立花雷藏数步)
        爱灵灵:不准你伤害我的……家人。
        (术法暴起,地道之内巨石纷纷聚拢,袭击立花雷藏,将其封住)
        月牙岚:灵……灵灵。
        爱灵灵:岚,大家……
        立花雷藏:啊!(震飞山石)我头一次尝到这种屈辱。
        月牙岚:灵灵你快逃!
        立花雷藏:逃?
        (爱灵灵欲退,立花雷藏闪身一下越过月牙岚)
        月牙岚:灵灵!
        立花雷藏:闪?(一掌将月牙岚逼退)
        月牙岚:啊……(重伤再次倒地)
        立花雷藏:妳,会先死。(锁住爱灵灵咽喉,将人提至半空)
        爱灵灵:啊……(挣扎)
        月牙岚:灵……灵……
        立花雷藏:绝望吗?
        月牙岚:灵……
        立花雷藏:记住这无能为力的绝望。
        (立花雷藏雷能聚会与掌上,爱灵灵眼中红光泛起,雷藏击穿爱灵灵胸口,血溅当场)




        回复
        4楼2017-02-22 19: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2-22 19:30
            ==========================END==================


            前面有个标点符号错了,TXT里已更正


            抄送
            @浪花海月
            @GromHellscream


            回复
            6楼2017-02-22 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