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18贴子:5,059,724
  • 7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八集 龙决 雷鸣 山神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http://pan.baidu.com/s/1pLbKbsJ


忙成狗的校对终于回来补剧了,缺的几集择期补上。
辛苦录入的道友~


回复
1楼2017-02-22 16:26
    第二十八集 龙决 雷鸣 山神威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暗牢外】
    望月咲:望月阴缺,咲花凋离,影还昭生,人不愿。(步步逼近浅井)
    [月圆之下,乍见夺命死神。]
    望月咲:辛苦你了,浅井先生,让本姑娘想想看该如何奖赏你呢?哈。
    [面对死神轻笑,浅井自知已无生路,当下立决。]
    浅井:呃哈!(欲毁掉暗号,却被望月咲抢先斩下手臂)啊!
    望月咲:不行喔,那颗石头可是重要的东西。
    浅井:(剧痛)啊!信之介大人。(扔拼命毁去暗号)
    望月咲:很不乖。(虐杀浅井)百刃旋杀(浅井暴血而亡)。血咲风采。哈哈!


    【东瀛•残忍联盟】
    (竹龙众)
    江宪龙一:上杉大人。
    上杉:龙一,怎会突然回来了?是联盟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吗?
    江宪龙一:属下特别回来向上杉大人报告东剑道少主之事,他叫做风间烈……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你说什么?
    幻姬重子:是,他就是那名帮助西剑流的剑客。我原本想直接除掉他,可是竹龙众的江宪龙一却从中插手……


    (转换场景,竹龙众)
    江宪龙一:属下好不容易才劝阻了血扇流幻姬。要不然,不只还会增添多少麻烦。
    上杉:只是麻烦尚未结束,待立花雷藏知晓此事……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发怒)东剑道!


    (转换场景,竹龙众)
    上杉:恐无宁日。龙一,你还有话想说?
    江宪龙一:上杉大人,属下不明白,为何我们必须与立花雷藏这种人合作?这让属下时常疑惑自己所为是在维护正义,或者戕害公理。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哈哈哈……哈哈哈……
    幻姬重子:流主因何发笑?


    (转换场景,竹龙众)
    上杉:因为比起血扇流,过往的西剑流更加难以应付。你不是也见识过他们的凶残?若不是他们在中原的侵略失利,消灭了他们大部分的实力,只怕我们也没这么容易的胜利。所以要对付西剑流,我们便暂时需要血扇流的力量。
    江宪龙一:属下明白,这是盟主的策划方针。
    上杉:正是。当初我便是信任盟主能做得比我更好,才将最初残忍联合的主导权让给他。而他确实也不负我们的期望,带领我们击溃了西剑流本部。
    江宪龙一:但为了消灭西剑流,盟主不惜与血扇流、与百目忍族这类邪门外族结盟,而且放任他们胡作非为。我担忧这样下去在他人眼中,竹龙众与他们并没有两样。
    上杉:龙一,竹龙众初衷只是受西剑流暴行下的受害者所托,出面替他们争取公道。我们只要谨记此点,行正途便足矣。至于他人怎样看,就交由时间去证明吧。
    江宪龙一:但就属下这段时日的观察,立花雷藏嘴上是说向西剑流复仇,但实际藏着祸心,司机并吞其他流派。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没错,早在当初胧三郎用三个条件邀我进入本州合作时,便替血扇流的称霸之路做了开端。现在有了这个把柄,何愁东剑道不落入我手中?


    (转换场景,竹龙众)
    江宪龙一:可是,我虽然不该这样想,但属下已有一段时日不曾见盟主出面,他好像有意……
    上杉:龙一,竹龙众的理念为何?
    江宪龙一:是匡复正义。
    上杉:竹龙众的纪律原则为何?
    江宪龙一:团结。
    上杉:正是。联盟现在需要的是对付西剑流,而不该是猜忌。
    江宪龙一:是,谨遵上杉大人的教诲。
    上杉:立花雷藏若是做得太过分,我想盟主也会……


    (转换场景,血扇流)
    幻姬重子:出面对付我们。
    立花雷藏:那正好,让我一试胧三郎的实力。


    (转换场景,竹龙众)
    上杉:相信盟主吧。


    (场景转换,残忍联盟)
    胧三郎:此时不该去理会立花雷藏。
    御魂笑光辉:这是为何?
    胧三郎:因为现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对付他。
    御魂笑光辉:真坦白。那可以将所有计划说清楚了吗?包括为何不能先消灭西剑流。
    胧三郎:现在联盟众多流派中,有意图或名望称霸东瀛武林的流派不外乎血扇流、竹龙众以及东剑道。这其中论实力,属血扇流最强,竹龙众次之,东剑道居末。
    御魂笑光辉:你想说三分之势,我倒看不出来东剑道那穷酸的本钱可以算一方之势。
    胧三郎:生存之道千百种,势小未必不能成事。就像现在台面上作风理念水火不容的竹龙众与血扇流。




    (转换场景,竹龙众)
    上杉:待剿灭西剑流之后,我便带领你们为东瀛和平对付立花雷藏这个祸害!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风之龙牙,你那自称正义的可笑流派,终究是我独霸天下首要的绊脚石。


    (转换场景,残忍联盟)
    胧三郎:两家有能耐夺武林盟主,但真正掌握胜负的关键却落在东剑道。
    御魂笑光辉:听起来真有意思,但主公这番论调,其中有一些不合理之处。就如那只疯狗的个性,他若是真对竹龙众不爽,早就该咬过去了。
    胧三郎:你对立花雷藏了解还不够彻底。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单打独斗,天下我无惧于谁。但此刻若与竹龙众正面开展,血扇流虽胜,却也元气大伤,到时候只会给其他的废物捡到便宜。


    (转换场景,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所以他现在也在等待时机。而竹龙众本身虽有意对抗,但总体实力略逊血扇流一筹,所以……


    (转换场景,竹龙众)
    上杉:我们必须趁这个时候交结盟友。


    (转换场景,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而这个决定……


    (转换场景,血扇流)
    立花雷藏:未来定局的……


    (转换场景,竹龙众)
    上杉:关键唯有……


    立花雷藏&御魂笑光辉&上杉:东剑道。


    (转换场景,出现东剑道风间久护)
    胧三郎:一旦东剑道决定于谁联手,谁,就会从这场斗争中胜出。


    (转换场景,回到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想不到这最弱小的势力,竟也是左右武林最大权势的关键。但……我不明白,这又跟不能先消灭西剑流有何关系?
    胧三郎:西剑流一灭,他们就失了共同的敌人,那他们之间的冲突便会迅速展开,甚至连我们也无法避免被卷入其中,那是我最不想见到的。
    御魂笑光辉:那你想见到的是……
    胧三郎:吾要他们继续僵持,继续暗斗。而这其中关键,便是留着西剑流作饵.
    御魂笑光辉:原来如此,所以一开始我向你报告剑无极的事情之后,你便想借着剑无极的动向去增加矛盾。
    胧三郎:没错,这都是为了完成现今的局面。
    御魂笑光辉:但是,一旦东剑道决定了相助的对象,主公的局面不就破功了?
    胧三郎:东剑道的决定绝非轻易,甚至还有内部矛盾的展现。
    御魂笑光辉:这又是何来的凭据?
    胧三郎:因为经你口述的剑无极,以及……风间久护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适时地顺水推舟便可。切记,我们永远不要介入冲突其中。因为只有不介入者,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御魂笑光辉:汉语所说的,站高山观虎斗就对了。


    【东瀛•蒙陀山】
    安倍博雅:陈皮、甘草、蜂蜜、罗汉果、澎大海,再加上我品牌专利的安倍牌金光砰砰丸,这几项东西一起吞下去,管他声音有多粗,喉咙有多沙哑,一样变作娃娃音,甜到你听了会得糖尿病。嗯,东西收集差不多了,再采一些蜂蜜就可以回去帮桃子姐治疗了。这么大的蒙陀山应该有蜂巢吧……(四处张望)诶,我就讲嘛,这么大的山头一定有蜂……(手上一只大蜜蜂)怎么这么大只啊……(此时飞来一群蜜蜂)哇,这下真的完蛋啊!(逃窜)一辈子也没看过这么大只的蜂,一只大到就像小鸡咧,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被石头绊倒)救命喔!
    [就在安倍博雅命悬一线之时——]
    (安倍博雅被人手扯双脚一路奔逃,)
    安倍博雅:到底是谁!呃啊!
    [莫名野人,拖着安倍博雅莫名急奔。就在慌乱莫名之中,转眼已脱张狂蜂群的攻击。]
    安倍博雅:(被扔在地)哎哟!你……你是要害死我喔,我们这文身的,不是武格的。你这样抓着我一直冲、一直冲,是要让我撞死喔。(回头望)跟小鸡一样大只的蜜蜂呢?哇,脱困了,已经脱困了!耶耶耶!这位大哥,我们真是有缘,才会刚好让你救小弟一命,非常感谢!(神秘野人转身离开)我叫做安倍博雅,本来是想要上山采蜂蜜,想不到差一点被蜂采去。不知这位大哥是怎么称呼?
    (安倍博雅低头跟上,神秘野人停住脚步四处嗅嗅后,往一处走去)
    安倍博雅:是害羞讲吗?哎呀别这么见外啦,留一下名字大家认识一下,以后我才好找你做保镖,不是,我是讲,以后我才会好好报答你救命之恩。(神秘野人仍在前方边嗅边走)难道是哑巴吗?(追上)哇,大哥,你少一只手了,动作还这么灵活啊。
    (神秘野人见安倍博雅拦住去路,不停用手捶地,口中发出吼声)
    安倍博雅:(退后)诶,要咬人了。(野人转身走开)喂,也不用着急要走吧,你是要走去哪里?我路线不熟,你放我一个人在这,我不知道要怎么下山呢。(野人指了一个方向)喔,是走那个方向喔,多谢你了。(野人离开)喂,多谢你,多谢你啊!真是怪人啊。算了,先回去找桃子姐,别让她等太久。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与剑无极在大厅议事,门外传来声音)
    部下甲:你做什么?还没允许你进入。
    血扇流使者:我是血扇流的人,你们敢拦我?(长驱直入)风间大人,我主有令,请大人即刻履行承诺,亲自前往血扇流一趟。
    风间久护:请代老夫向贵主通报,老夫随后便至。(使者离开)
    山田健:主公……
    剑无极:我……老爹,祸是我闯的,让我去吧。
    风间久护:孩子惹的祸,做父亲的人若不担下,烈,你叫我情何以堪。
    剑无极:老爹!
    风间久护:放心,我去去就回。


    回复
    2楼2017-02-22 16:27
      【东瀛•血扇流】
      风间久护:老夫见过立花大人。
      立花雷藏:风间久护,你好大的派头,竟敢还要我派人请你,你才来。
      风间久护:抱歉,实是诸事繁忙,才会拖……
      立花雷藏:别浪费时间跟我装糊涂,说,你的解释。
      风间久护:犬子之事实属误会。
      立花雷藏:误会,血扇流要得到的解释不是这两个字。你的儿子帮助西剑流让我们此次歼灭行动功亏一篑,误会两字便能化解吗?风间久护。
      风间久护:详细情况,老夫已经上报军师,立花大人若有疑问,可以去……
      立花雷藏:现在是我在问你话!(雷霆之怒)
      风间久护:唉,是犬子误中奸计,被西剑流蒙骗才会做出这等错事。
      立花雷藏:那为何你情报中独没提到你儿子的存在?这是你们东剑道无能,还是你早就心怀不轨,刻意隐瞒?(风间久护不语)看来你无话可辩了。
      风间久护:请立花大人留情,我等绝无谋反之意。风间久护在此保证,日后绝对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立花雷藏:这种保证一点也没有用。
      风间久护:那我该怎样做才能取得立花大人的信任?
      立花雷藏:献上东剑道一半的领地以及人员,我可以考虑信任你。
      风间久护:这……
      立花雷藏:你儿子的错误,让血扇流多了一个本不该有的污点,我开出这样的条件已算客气。还是你要交出风间烈,由我亲自处置?
      风间久护:这……请给我一点时间。
      立花雷藏:三天,三条路。一是献上领地与人员,二是交出风间烈,三……世上再无东剑道。
      风间久护:我……明白了。(离开)


      【血扇流大门外】
      立花樱:风间大人。
      风间久护:原来是樱小姐,抱歉,老夫这次来得突然,忘了向你问好。
      立花樱:方才不小心听见了大人与兄长的谈话,想不到兄长竟然提出这么为难你的条件。真是对不住,立花樱代兄长向你致歉。
      风间久护:樱小姐你快快请起。此次东剑道确实有失,只是事关犬子,我不免徇私了。
      立花樱:血缘之情,我能明白。
      风间久护:樱小姐处事温谦,实乃血扇流之福也。
      立花樱:兄长个性比较冲动,立花樱再次代为致歉。
      风间久护:不不,唉,如果烈能像樱小姐这么懂事就好了。啊,老夫尚有要事,先告辞了。樱小姐,请。
      立花樱:请。
      【海境•浮情道】
      (梦虬孙跌坐在地,昔苍白持刀剑逼近,将求死剑与杀生刀一并插入梦虬孙身前空地上)
      昔苍白:二选一,若非王途,便入亡途。
      梦虬孙:为什么你要……
      昔苍白:在战场上,你试图出声阻止我杀北冥华,我不能信任你。现在,我就要你抉择。
      梦虬孙:昔苍白……你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昔苍白:这句话,该问你。
      梦虬孙:啊?
      昔苍白:当初不满朝廷、排斥鲛人的乞罗八景,如今却成了名为龙子的走狗。这中间,到底发生何事?
      梦虬孙:够了,我对你好声好气,不代表你可以踏我的底线。
      昔苍白:那就用抉择与行动证明。宗酋给你机会,盗侠给你机会,每一个鳍鳞会的人甚至全海境的子民,都愿意给你机会。
      梦虬孙:你一定要这么咄咄逼人?
      昔苍白:所以我也给你一个机会。(梦虬孙迟疑)选错了。(拔出求死剑斩向梦虬孙)
      梦虬孙:啥,你来真的?!(闪躲)
      (昔苍白下手不留情,求死剑即将砍中梦虬孙,却被一柄弯刀格挡住)
      紊劫刀:你做什么?
      昔苍白:他迟疑了。
      紊劫刀:他是你的朋友。
      昔苍白:曾经是。
      紊劫刀:再给他一点时间。
      昔苍白:够多了。
      紊劫刀:你太极端了。
      昔苍白:比不上北冥皇室。
      紊劫刀:有胆量,就不要用求死剑,干脆拿起这口杀生刀,来拼一个生死。
      昔苍白:你不该出现。
      紊劫刀: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会出现?
      (昔苍白不语,收起求死剑与杀生刀)
      紊劫刀:哼,你这些举动根本没经过宗酋同意,对吧?
      昔苍白:是宗酋要我救他。
      紊劫刀:你这样叫做救他?是想杀他吧。
      昔苍白:我更想救其他的人。
      紊劫刀:放屁,就算你想报仇,也不该将气出在死卷毛仔的身上。
      昔苍白:既知不共戴天,何苦劳心劝说。不愿杀生,便该求死。(离开)
      紊劫刀:苍白老弟!你给我站住,苍白老弟!
      梦虬孙:别叫了,人都走远了。(紊劫刀上前一拳)啊!
      紊劫刀:还叫!我看以后啊,改叫你死白目孙仔算了。苍白老弟被你弄到气噗噗,真的是……
      梦虬孙:看到鬼!刚才他还想杀我呢。
      紊劫刀:那你死了没?
      梦虬孙:这么想我死,那就别来救我啊。(紊劫刀沉默)刀叔……
      紊劫刀:唉。(抱起梦虬孙)
      梦虬孙:这样不好,难看。(紊劫刀不语)刀叔,抱歉。
      紊劫刀:讲过多少次了,是刀兄。
      梦虬孙:还有心情计较这个?
      紊劫刀:只要你别再偷跑,我就尽量不跟你计较这个。(一段路后)你是不是想问苍白老弟的事情?虽然这样对你讲很抱歉,但我希望你别怪他。
      梦虬孙:什么原因?
      紊劫刀:如果你的父母在你的面前被活活凌迟致死……
      梦虬孙:啊?
      紊劫刀:相信每一个人,都会体谅你的转变。


      【海境•秘密基地】
      (狷螭狂被缚大石上,俏如来藏身隐蔽处)
      狷螭狂:啊,是你。
      俏如来:<狷螭狂果然是被他们所擒。>
      烈苍飞:很讶异吗?
      狷螭狂:所以……暗中计划一切的是霄王。呃啊!(被烈苍飞殴打)
      烈苍飞:殿下仁心,别含血喷人啊。
      狷螭狂:上令未达,擅作主张,便是僭越霄王,其罪当诛。
      烈苍飞:这只是一个看结果的世界,只要成功了,什么罪都可以不算数。
      狷螭狂:若是伴风宵,罪者相信,但若换成你……
      烈苍飞:什么时候轮到你评断了!
      狷螭狂: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烈苍飞:想预言我的结局?
      狷螭狂:只是……善劝。
      烈苍飞:哈哈哈……狗烹之前,也要兔死啊。(杀意)
      俏如来:<不妙!>
      (烈苍飞骤起杀意,周围蒙面人却上前围阻)
      烈苍飞:你们……
      蒙面人:你做什么。
      烈苍飞:发挥筹码最后的价值。
      蒙面人:嗯?
      烈苍飞:梦虬孙被诬陷叛逃,现在只要将这个杂种的尸体丢到鳍鳞会,就能将冲突拉到极端。
      蒙面人:是你自作主张?
      烈苍飞:是殿下的意思。
      蒙面人:哦?那你离开吧,双方合作关系到此为止。
      烈苍飞:你说什么?
      蒙面人:如此短视近利,我们看不出身为未来王储的格局。及时收手,对我们才有保障。
      烈苍飞:你们需要我们。
      蒙面人:也许不是很需要。
      烈苍飞:你们留有备手?(蒙面人避而不答)对方是谁?
      蒙面人:不管是谁,我们只要将筹码留给有远见的人,就够了。
      俏如来:<看来狷螭狂还有价值之前,暂时没生命危险。>
      狷螭狂:因利而聚,利尽则分,何况结果未达,就任意将你们切割。这种合作关系,只会害了霄王殿下。
      蒙面人:你想挑拨离间?
      狷螭狂:娘娘睿智,迟早被看破。罪者只是希望霄王殿下迷途知返,而非被你们利用而不自知。烈苍飞,详细考虑清楚,告发他们,也是你建功的机会。
      烈苍飞:这嘛……(走进狷螭狂)
      狷螭狂:烈苍飞……(烈苍飞用力折磨狷螭狂伤处)呃啊!
      烈苍飞:都没气力讲话了,何必再卖弄唇舌?将来我还需要他们的帮忙。
      蒙面人:哈,这次换我们对你说,聪明。
      俏如来:<评估战力,也未必不能就出狷螭狂,但却无法保证让霄王作证确凿。若我假死之举无法达到最大的效益,反而会让霄王顺势安上欺瞒、诬陷等罪。>
      烈苍飞:那我就先离开了。
      蒙面人:替我们向霄王问好。
      俏如来:<只剩一天的时间,霄王,别让我失望啊。>(离开)


      【苗疆】
      铁骕求衣:确实如你所说,突然造成消失的原因不可能是魔世通道。魔世通道若有异状,佛国早传来消息。各地地气也在俏如来安排之下正在回稳之中,也可以排除地气影响。月凝湾封闭的天际裂缝正可因应这点。但是你提到造成消失现象的漩涡洞……
      风逍遥:老大仔啊,你有眉目了吗?
      铁骕求衣:你听过夜煌之国吗?
      风逍遥:夜煌之国?
      铁骕求衣:那是一个上古传说的国度,据闻它有水晶打造的城池,宝石铺成的道路,碧如翡翠的草原,包围在黄金海当中,夜不落日,昼夜辉煌。
      风逍遥:黄金海,水晶城,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老大仔啊,太夸张了吧。
      铁骕求衣:传说形容难免夸张,但可以看出夜煌之国确实极度繁荣,昌盛一时。
      风逍遥:但这跟异象有什么关系?
      铁骕求衣:这个繁荣昌盛的国度也消失在一夕之间。
      风逍遥:啊?
      铁骕求衣:而传闻便是如此,夜煌上空突然出现一个神秘的黑洞,一弹指的时间黑洞关闭。之后该处便再无任何住民与活物的迹象,只留下一座空城。
      风逍遥:不会吧?以为只是失踪了几个人和几只牛羊,怎会突然要演变成苗疆灭亡的危机啊。老大仔啊,你是不是在唬我?
      铁骕求衣:当然,传说只是传说,一夕消失的说法可能只是夸饰。神秘黑洞也未必为真,但至少是一个追查的方向。
      风逍遥:老大仔,你没有要跟我一起调查喔?
      铁骕求衣:经历地门与元邪皇之乱,中苗基业百废待兴。中原那边有史艳文四处奔波协助重建,苗疆这侧,王上需要军师的辅佐。
      风逍遥:总说一句,就是要靠我自己就对了。唉,神秘的黑洞,消失的古国,这是要从何查起?
      铁骕求衣:魔门世家藏书不少,燕驼龙也是奇能异术方面的专才,也许能有斩获。但若有关夜煌之国,或者,还能去找寻一人……


      【苗疆•还珠楼】
      神蛊温皇:(看沙盘)唉,人总是以为能清闲了之后,就又不得闲了。
      凤蝶:(端茶入内)主人的日子过得还不够清闲吗?
      神蛊温皇:身边的人不得安宁,要吾怎样清闲。
      凤蝶:我人好好在这,怎样不安宁了?
      神蛊温皇:人虽在此,一颗心却漂洋过海,怎算得上安宁?(喝茶)茶都变味了。
      凤蝶:我重新泡过就是。
      神蛊温皇:茶走味重泡容易,心不在茶上才是麻烦。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让你与剑无极同去东瀛。
      凤蝶:我以为主人这阵子只顾着喝茶玩沙,原来还有心思顾虑这些事情。
      神蛊温皇:那现在你知道我有多不得清闲了吧?
      凤蝶:主人还是继续玩你的沙吧,虽然我不知道一盘有沙到底什么可关心的。
      神蛊温皇:你若关心,它就值得关心。你若不关心,我也省得费心。
      凤蝶:又在故弄玄虚。
      神蛊温皇:欸,吾可是以诚待人,泡茶去吧。


      回复
      3楼2017-02-22 16:30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想不到立花雷藏竟要我交出一半的领地以及人员,那东剑道不就沦为血扇流的藩属?但要我交出烈……如果是为了东剑道,我……>
        剑无极:(门外)老爹。
        风间久护:烈,何事?
        剑无极:有一点事找你,不知道你方便吗?
        风间久护:进来吧。(剑无极拿着酒瓶进入)你拿这么多酒做什么?
        剑无极:没啦,我是想说我们父子有很长的时间没一起喝酒了。我看今夜的月色也不差,不如我们好好来喝一杯如何?
        风间久护:一点规矩都没有,没看到我正在思考正事吗?
        剑无极:好了老爹,是你教过的啊,男人有烦恼的时候就用酒清醒一下。我们一边喝酒一边慢慢听你讲正事,走啦走啦。(推着风间久护往外走)
        风间久护:好啦别推啦,就陪你喝一杯。
        剑无极:老爹最棒了。


        (两人在花园石桌前对坐饮酒)
        剑无极:虽然味道比不上风月无边,但还是家乡的酒最有滋味。(拿出两串丸子)老爹你看。
        风间久护:嗯,这是……
        剑无极:还记得你最爱吃这个啊,在我还小的时候,你还常常带我一起去吃。
        风间久护:哈,是啊,很久没吃了。(接过一串)
        剑无极:老爹,其实……你有什么烦恼可以对我说。我是你的儿子,更是东剑道的一员。虽然才刚回来没多久,但我希望能为你分担一些事情,替你、替东剑道尽一点心力,以弥补过去的……
        风间久护:烈,虽然你已经是少主了,可是为父心中悬挂之事,并非现在的你可以处理的。你的好意,为父心领了。
        剑无极:好啊,老爹既然坚持不说,那我只好……灌到你说出来。
        风间久护:你想灌醉你的父亲?哈哈哈……你还早二十年呢。来。(饮酒)


        (时间流逝,地上堆着不少酒瓶,剑无极已有醉意。)
        风间久护:就说你还早二十年,自己先倒了。
        剑无极:倒什么,我才没倒呢,你说是吗,蝶蝶。
        风间久护:蝶蝶?
        剑无极:蝶蝶与我心心相印、情比金坚,就差那个难相处的丈人爸点头,我就……我就可以娶她入门来见老爹了。(醉倒)
        (风间久护起身走至剑无极身旁,正准备扶起剑无极)
        剑无极:(醉话)老爹,对不住,这么久没见面,还是给你添麻烦了。不过……可以再见到你,我真是……真是……很开心,很开心……老爹,对不住。对不住……
        风间久护:要说对不住的人,是我。




        【海境•小路上】
        午砗磲:参见霄王殿下。
        北冥异:是右文丞,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午砗磲:这没什么。嗯,殿下莫非是要入清卯宫请安?
        北冥异:怎样,不方便吗?
        午砗磲:实不相瞒,娘娘方才出宫了。
        北冥异:这么早的时间?
        午砗磲:殿下忘了先前娘娘欲銮驾前往拜访雨相,并向卧寅请教一事?伴风宵已经依照殿下安排将礼品办妥,这也要多谢殿下居中协调。(北冥异不语)殿下?
        北冥异:哈,这一点小事,右文丞又何必挂怀?现在二皇兄不在宫内,我也该替娘娘分担一些事情才是啊。
        午砗磲:殿下最近好像也时常失神,莫非有什么事情烦心?
        北冥异:这……可能是二皇兄、三皇兄的事情,让我频生感慨。突然怀念很久以前与父王和乐相处的日子,唉。
        午砗磲:殿下真是性情中人,若殿下心神有恙,不如请太医令开立定神方剂。
        北冥异:太医令……
        午砗磲:殿下又怎样了?
        北冥异:啊,没有。只是突然想起父王的状况,太医令还是将心思放在此上吧。
        午砗磲:是啦。啊,话不多说了,微臣也该继续处理诸多搁置的文案了。
        北冥异:嗯,你去吧。(午砗磲离开)昨日才说,今日便往凉巳阁,动作未免太快了,哼!
        烈苍飞:(现身)参见……
        北冥异:好了,结果。
        烈苍飞:这……唉,他们没答应。但殿下放心,属下已经跟他们讲好了,他们会继续将这个筹码发挥最大的价值……(北冥异沉默)殿下……是不是生气了?
        北冥异:我只是疑惑,到底狷螭狂是我们的筹码,还是我们沦落为对方的筹码?
        烈苍飞:这……要不然……直接派人暗杀京王。这样也很省事,哈哈。殿下如果认为这个主意不好,属下还可以再想。
        北冥异:也不是不能。
        烈苍飞:啊?
        北冥异:我背后的势力,只有你见过,连伴风宵也不知。我要你去通知他们,一个时辰之后,皇城外十里待命,你也跟上。
        烈苍飞:是,属下马上去办。(离开)
        北冥异:还不够,看来,这次必须亲自处理了。
        伴风宵:(匆匆赶到)启禀殿下,方才娘娘……
        北冥异:我已经知晓了。
        伴风宵:那现在……
        北冥异:我要你也去拜访雨相,身为门生拜会恩师也是正常,然后设法拖延娘娘回宫的脚步。
        伴风宵:这……让娘娘驻足凉巳阁太久,只怕……
        北冥异:照办便是。另外,我要出宫一趟,你牢记在心,却不用向任何人透露。
        伴风宵:哈?那殿下可有找人陪同?
        北冥异:这你不用担心,快去进行你的任务。
        伴风宵:是。<殿下言行有异,难道……>(离开)
        北冥异:谋士无主,便无大用。为什么要逼我呢?
        (北冥异离开之后,砚寒清才从一旁山石后走出)


        【东瀛•西剑流总部】
        衣川紫\出云能火:天宫大人。
        天宫伊织:两位来了。
        出云能火:天宫大人入突然传唤,不知有何要事?
        天宫伊织:有人在过去的联络点留下暗号,透露信之介被残忍联盟所捉的消息。
        出云能火:啊,有军师的下落了?
        衣川紫:是真的吗?
        天宫伊织:是,这种旧式的联络方法已经多年不曾使用,而所留讯息清楚指出信之介所在位置。
        出云能火:既然如此,我们还等什么?
        衣川紫:属下马上调集人手前往救援,说不定京一也被困在同一个地方。(说完就要离去)
        天宫伊织:且慢。留下暗号的人,是用旧式的联络方法,有可能代表此人是失联的西剑流旧部,所以不知新的联络方式。但也有可能是敌人依循旧手法刻意仿造的暗号,要引我们步入圈套。
        衣川紫:那该如何是好?
        出云能火:总不能放弃这条线索吧。
        天宫伊织:当然不能放弃,好不容易有了信之介的消息。无论消息真假,都必须前往一探虚实,确认情报真伪再作盘算。
        衣川紫:属下请命,自愿前往查探。
        出云能火:属下也自愿前往。
        天宫伊织:我明白二位救人心切,但如我所说,敌人设下圈套的可能性极大,任何人孤身犯险,想全身而退皆非易事。所以这一次,吾决定亲自前往查探。
        衣川紫:天宫大人,这样太冒险了。还是让属下代劳。
        出云能火:是啊,流主千金之躯不可有失,务必三思。
        天宫伊织:吾意已决,两位不用再劝。衣川。
        衣川紫:是。
        天宫伊织:你继续照料伤势未愈的伤员,我回来之前,一切事务由你代理。出云与鬼夜丸两人负责巡视我在基地四周布下的结界阵式,如有状况,即刻发动阵式御敌。
        出云能火:是。
        天宫伊织:还有,先前要众人将各部众与一般村民分开安置之事,都处理妥善了吗?
        出云能火:回天宫大人,此事已由月牙岚与鬼夜丸处理完毕。一般百姓安顿之所皆与驻兵隔离。若真有战斗发生即可迅速疏散退走,不致殃及无辜。
        天宫伊织:嗯,除了守护外围的阵法与结界,我在大殿四周也已设下强力保护,必要时众人可以退守大殿,作为最后一道防线。
        衣川紫\出云能火:是,属下明白。
        天宫伊织:两位可以退下了。
        衣川紫\出云能火:(犹豫过后)是,属下告退。(离开)
        天宫伊织:若天宫伊织是扶持西剑流的手,(场景转换,天宫伊织手拿面具,变作樱吹雪声音)那,樱吹雪,便是守护西剑流的刀。


        (西剑流驻扎处外,出云能火向鬼夜丸传达天宫伊织的命令)
        鬼夜丸:啥?天宫大人要亲身去查探军师的下落,这样太危险了吧。
        出云能火:我与衣川也感觉不妥,但天宫大人执意前往,我们也无可奈何。
        鬼夜丸:那该如何是好啊?师尊讲过,天宫大人虽然很有结界术的资质,但体质虚弱不利习武。除了术法,并没研究过什么高深的武功。若真遇上残忍联盟的埋伏,岂不是羊入虎口。我看我还是出去找她,随身保护她的安全。
        出云能火:不用了,就算需要保镖也不是找你,天宫大人早就在好了樱吹雪大人同行了。
        鬼夜丸:樱吹雪啊……若是有她陪同,天宫大人的安全确实不用烦恼。不过,樱吹雪这个人神神秘秘,武功如此高强,却从来不曾听闻她的事迹,不知究竟是何来历。
        出云能火:幸亏有她与剑无极的救援,我们才能保全组织。所以这次天宫大人托付的任务,正需要我们好好表现。阴阳术虽已式微,有结界守护,我们是多几分的安心没错,但总是小心为要。毕竟连番大战我们也没剩下多少消耗的本钱了。
        鬼夜丸:好吧,那我再去巡逻一趟。
        出云能火:我也去巡视结界了。


        【东瀛•西剑流驻扎处】
        (爱灵灵席地而坐,专心感应体内灵气。手上招式不停,灵力控制两块大石盘旋空中。月牙岚与衣川紫来到)
        月牙岚:(惊讶)灵灵。
        爱灵灵:(分心,灵力不支)啊!
        月牙岚:灵灵,你没事吧?有受伤吗?
        爱灵灵:我……我没事,只是突然被你的声音吓到,一时中断了灵力。
        月牙岚:啊,抱歉,是我莽撞了。
        衣川紫:灵妹,你的灵力恢复了?
        爱灵灵:嗯,上次大战以来,灵力渐有复生的迹象。感觉上如今已恢复过去七八成的灵能。若是再遇上敌人来犯,我想我也能略尽绵力。
        月牙岚:所以你才用石头在练习……唉,战斗的事情有我与诸位大人在,你又何必勉强自己。
        爱灵灵:我只是不希望每次遇上麻烦皆帮不上忙,反而需要人保护。既然战斗无可避免,至少我也可以保护我自己跟小诚,不再成为众人的负累。
        月牙岚:你……唉。
        衣川紫:岚,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灵妹若有能力保护自己与小诚,那也是好事,不是吗?
        月牙岚:恢复灵力当然不是坏事,我只是……不想再让你们母子卷入战火之中。
        爱灵灵:岚……
        衣川紫:岚,安心吧,待信之介大人回来,相信战事很快就可以了结。我们要相信……很快……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接住飞来的卷轴)哦?


        【东瀛•竹龙众】
        江宪龙一:(接住扔来的信件)嗯,明白了。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接住信)嗯?


        【东瀛•血扇流】
        立花雷藏:(接住信)御魂笑光辉!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哦,动作很快嘛,白夜丸。
        立花雷藏:(传音)你是什么意思?
        御魂笑光辉:我所交托的,句句写在信中。莫非,白夜丸识不得字吗?
        立花雷藏:御魂笑光辉!歼灭西剑流,吾一人就够了。
        御魂笑光辉:哦,上一次好像谁也说过相似的话,但是……那个结果该如何解释?
        立花雷藏:再也没人可以质疑白夜丸的能力。
        御魂笑光辉:你说……
        立花雷藏:呃哈!(雷光闪击,御魂笑光辉躲避)今夜……白夜丸,(顿时风雷大作,雷光闪烁中,白夜丸现身)会让你再无质疑!
        御魂笑光辉:现出真身,看来我探到底线了,不过……我早就想一试你的实力。
        立花雷藏:用你的命来试……值得。


        [极端极端极端,东瀛狂人力战东瀛奇人。立花雷藏为尊严,欲取御魂笑光辉之命。生死之战,谁能存活?
        天宫伊织再现分身樱吹雪,欲救赤羽信之介。樱吹雪独闯残忍联盟,这趟搭救之路,是生门,或是死关?
        神秘黑洞引奇象,夜煌之国现迷踪。这一连串的空间异变,到底有何关联?这背后又会为中原、苗疆、东瀛、海境带来何种的影响呢?
        预知极端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九集——溃败之战!]


        回复
        4楼2017-02-22 16:33
          ===========END=========


          @浪花海月


          回复
          5楼2017-02-22 16:33
            辛苦了


            回复
            6楼2017-02-22 16:35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2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