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回复魔法是...吧 关注:1,532贴子:740
  • 1回复贴,共1


回复
1楼2017-02-21 23:55
    1-37 抱歉,那是骗你的

    「喂,发生什么了?刚才跟你一起的行会人员满脸通红地跑了出去……」
    维斯手指着行会门口,向我问到。
    「不……没什么……」
    确实跟亚丝赫小姐发生了各种事情,不过现在不是这样的场合。

    「塞安你们要去参加讨伐队吗?」
    根据亚丝赫小姐所说的,大概能推断出食人魔是很厉害的魔物。
    另外不仅塞安他们,这次还有其他冒险者,规模跟上次哥布林的讨伐队不同。
    恐怕是危险到会死人的程度,尽管如此,还要参加讨伐队吗……?

    「…………我去」
    短暂的沉默后,塞安以充满决意的声音作出回答。
    「我也去」
    接着是盖尔。
    「……哈啊,这下子我也只能奉陪了不是吗」
    最后维斯也表达了自己的意向。

    「哟西,那就是全员了。目前食人魔好像分散在三个地方,为免战力偏颇,我们分成两组,分头参与讨伐吧。」
    「这主意不错」
    「那么我和维斯一组,盖尔和塞安一组,现在开始各自去调整自己的装备吧。」
    那样说着,拉着维斯离开了行会。
    盖尔同意了我的建议,不过我另有目的,就是不受怀疑的单独去跟食人魔会面。

    「维斯,那么就像刚才说的那样,不过我要单独去别的地方。」
    「那个……那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个镇子能够同时应对的食人魔数量不是3头,而是2头。因此被拜托了去阻止其中一头。」
    维斯因为也是少数了解我真正的回复魔法实力的人,考虑着否有必要向他隐瞒『漆黑的救世主』这个分支选项。

    「那就是说是要一个人去吗?」
    「不,还会带上一人。无奈我对魔物的相关信息知之甚少,所以打算让别人在战斗时给予指示。」
    亚乌拉在冒险者教室的学习速度特别快,好像已经非常顺利地记住了各种魔物的特性和弱点,这次将会是第一次投入到实战当中。

    「那个人能作战吗?」
    「唔…不能。战斗时会在远处发出指示,不过这还是太苛刻了吗?」
    如果那样不行的话,那就不得不在毫无情报的状况下跟食人魔对战。

    「嗯。食人魔意外的头脑灵光,说不定会有危险。」
    「……那样的话,果然只能一个人去了吗……」
    确实,带上亚乌菈的话,她若是遭到袭击一下子也撑不住。
    虽然怎么样的伤口我都能立刻治好,但要是一击毙命就回天乏术了。
    我在冒险者教室练习过如何回避攻击,所以应该不要紧……

    「那么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有意外的动向,我一个人也有防御撤退的余裕」
    正当我烦恼怎么做才好的时候,维斯那样提议。
    确实那样就能安稳的获得指示,也没什么风险,而且对于已经知道我的事的维斯,也不需要顾虑暴露身份。
    「……嗯,那么可以拜托你吗?」
    「了解ッス」



    「……因此跑来我这里吗」
    「就、就是那样。其实我对食人魔几乎一无所知……」
    从米斯特先生那里得知亚乌菈已经回家,于是赶回家的我向亚乌菈说明了现在的状况。
    「为什么要承担下那么危险的事情!!??」
    「嘛……我想为镇上的大家做点什么。」
    ……抱歉,那是骗你的。其实是因为亚丝赫小姐说了那样的话所以没能拒绝。

    「那、那也没办法了……,不过万一内斯特就这样挂掉,作为内斯特的奴隶的我们怎么办……?」
    亚乌菈轻易的相信了我的谎言,不过马上低下了头。

    「应该没问题吧。我可以使用回复魔法唷,而且受过训练也能够避开攻击。」
    嘛,不过确实有可能会死,那样的话她们就不得不作为失去主人的奴隶度过一生,这样的事情我也考虑过。
    「那么,现在就把你从奴隶中解放出来吧。从奴隶商那里听说过,只要是一度进行过契约的奴隶,主人自己就能进行解放。」

    「哎……」
    亚乌菈稍微抬起头,果然这个就是缘由了吧。
    「那样即使我翘辫子,也没什么问题了吧?」
    以为这样就能推进话题的我,目睹亚乌菈的样子后,变得不知所措。
    ——-亚乌菈正在哭泣。

    一脸茫然的向着我,泪水不断地夺眶而出。
    「咦、咦呀?我、我这是怎么了……明明没、没什么……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啦。」
    提起衣袖制止泪流的亚乌菈低声说到,不过怎么看也不像没事。
    「那个,发生什么了?是哪里痛吗?」
    对其原因毫无头绪的我,只想出了这种可能。
    到现在亚乌菈也在拼命地用衣袖擦拭着,打算止住眼泪,但依然泪流不止,唯有衣袖上的水印逐渐扩散。
    「……抱歉,果然现在、没有办法……稍微再等一下……应该就好了……真的很抱歉」
    ……留下这样的话亚乌菈就夺门而出,敞开的门扉,是暗示着亚乌菈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说不定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亚乌菈哭。
    【内斯特,我变强了,头脑也变秃……不,变钝变健忘了。】
    虽说作为主人,我总在各种事情受到亚乌菈毫不客气的训斥,确实亚乌菈多少有点强势,但还是爽朗的与周围的人相处,现在也很受镇上人们的欢迎。
    那样的亚乌菈会哭什么的,很大程度上是发生了什么吧,但我还是没能搞清楚什么。
    再说了,从奴隶中解放对亚乌菈来说也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啊……


    ……不过,现在我不能只考虑那种事。
    首先把食人魔的事情解决掉,之后有时间再直接找亚乌菈谈心就行了。
    我从自己的房间取出『漆黒の救世主』所穿的黑披风,走向与维斯约好的会面地点。
    .

    <38 fin>


    回复
    2楼2017-02-21 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