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60贴子:7,863
  • 21回复贴,共1

44 鲁道夫·雷·哈斯伯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坑,赶完作业补完觉就翻


回复
1楼2017-02-21 14:42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02-21 15: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1 16:18
        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21 18:18
          我了个去,看到这章前几段,这是出现了个智障吗


          收起回复
          5楼2017-02-21 18:49
            胸部祭典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2-21 20:44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1 20:54
                这应该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战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2-21 21:38
                  鲁道夫.......一瞬间以为是取自希特勒


                  回复
                  13楼2017-02-21 21:54
                    每周都要通宵那么一两天,要是哪天猝死了,我一定爬上来打四个大字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14楼2017-02-21 22:08
                      魯管夫(ry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24 13:22
                        译名改正
                        ——————————
                         阿尔卡迪亚西部,和阿尔巴斯隔着国境对面的城塞都市『弗兰德连』,是尼迪卢克斯的主要城市,也是和七王国阿尔卡迪亚的交易据点。现在那里正集结着蓝色的军队。
                         在城市的中央广场上停有一辆十分显眼的巨大马车。由数十匹马牵引着的超规格的大马车中间端坐着的是——
                         「有一大堆胸部呀—♪」
                         青之贵子、据说拥有比尼迪卢克斯王族更大的权力的大公家的嫡子,鲁道夫·雷·哈斯伯格。他是难得一见的花花公子,性格阴晴不定,是尼迪卢克斯的一大问题儿。
                         「少爷,请问这是什么情况?」
                         大胸部、小胸部,鲁道夫被大小不同的各种胸部包围着。颜色也有黑有白,有褐色还有黄色集齐了各种肤色。
                         「嗅嗅—,我要把脸埋入胸部了哟—,揉揉攻击—」
                         「呀—,鲁道夫大人真色—」
                         「没错小鲁道夫很色—哟♪」
                         呆然地看着那幅景象的是尼迪卢克斯之荣的三贵士之一,莱茵贝卡·里·帕里崔德,三贵士中唯一的女性。在以蓝色为基调的尼迪卢克斯军中是为数不多被给予衣着『颜色』自由的人物。
                         「我在问你为何向阿尔卡迪亚出手。现状上我国并没有与阿尔卡迪亚找事的理由,反而可能会毫无意义的暴露出可乘之机给南方的奥斯特贝尔格,加利亚斯以及与我国接壤的七王国艾斯塔德」
                         鲁道夫专心地揉着胸部,他已经完全听不见莱茵贝卡所说的话。对此莱茵贝卡的额头上跳起了青筋——
                         「问题是现在哪个国家看起来会有势头。不是皇帝刚换代的奥斯特贝尔格,也不是超级大国加利亚斯,更不是只有国家安定这一优点的尼迪卢克斯及艾斯塔德。要是现在不将其打压下去,往后说不定会变成更大的障碍。小少爷看出了那样的形势吧?」
                         又出现了一条青筋,回过身来顺势剑光一闪——
                         「喂喂,被叫到了我才来的啊,这种待遇也太狠了」
                         黑色的男人以佩剑出鞘的形式将其挡住。莱茵贝卡的剑技在这个国家也是屈指可数的,而轻易将其接下的男人并不普通。
                         「闭嘴,下贱之人。本来你连和少爷及我对上视线都会被当做不敬,说出僭越的话语更是岂有此理,就算在这里将你那首级斩下都不成问题」
                         「哦—可怕可怕。要能办到的话你就尽管试试。我就是因为讨厌那种混蛋的地位差距才会成为佣兵吧。我们始终只是对等关系,不然我不会接受工作」
                         黑色的男人背后还有着两个布满杀气的身影。不论哪个都有着了不得的身手。一旦战斗,不是能够全身而退的对手。
                         「……尽管那家伙是我的客人啊—,要是太过得意就杀了你哟?」
                         鲁道夫不知何时在胸部组成的王座中做下,睥睨着场间。莱茵贝卡的脸一下青了。
                         「非、非常抱歉少爷,做出了出格的行为」
                         鲁道夫的眼睛已经不是先前戏耍着胸部时温和的眼神,变成了排除一切温度冰冷的苍色瞳孔。鲁道夫的性格阴晴不定,会对使自己心情受损的东西毫不讲理地落下铁锤,他就是有着那种程度的权限。不光有哈斯伯格家的余荫,鲁道夫自身还被王室寄以绝大的信赖。
                         「但是和我对等啊,真是提出了不得了的条件,『黑狼』沃夫。你要是不赚取一定的战果实在划不来。既然想要和我对等的话」
                         「谨记于心,『青贵子』鲁道夫·雷·哈斯伯格阁下。我们也是职业的,会好好留下结果的。还有能将那边的胸部分我一点吗?可以的话希望要大的」
                         鲁道夫对此苦笑,莱茵贝卡正不断地颤抖着。
                         「不—行。这些全都是我的啊。嘛但是……有一点,有一个希望你能确实地杀掉的男人。要是杀了他的话就把你喜欢的胸部给你」
                         沃夫展现了意外的表情。对鲁道夫来说将自己的东西转让他人是不可能的,早已确认他是那样的性质。对沃夫来说刚才的也不过是营业会话,不是认真说出的。
                         那个鲁道夫说了将自己的东西分出来也可以,那么这个战场大概就是为此而准备的舞台——
                         「那个男人,『白假面』威廉·利维乌斯。将他讨伐了的话就给你一个胸部吧。啊~,我的心胸是多么宽广!?感觉我的宽容已然超越了神明♪」
                         『白假面』,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这个名字,沃夫微笑了。那是最近成名的迷之男人。有着白发及面具这一奇怪的装扮的男人,以战场中未有一败为容。当然是由于有着能察觉败战而在失败之前撤退的嗅觉,沃夫也对『白假面』怀有兴趣。
                         「那么如您所说……讨伐后我将领取那个胸部」
                         沃夫所指的女性,那是,
                         「什!?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偏偏将我称为胸部」
                         莱茵贝卡·里·帕里崔德,是尼迪卢克斯值得称耀的三贵士之一。三贵士是等同于其他国家中的将军或是大将军的职位。沃夫正是打算将那样的人物作为奖励入手。
                         「嘿诶,莱茵贝卡的指名费用很贵哦,可以期待你吧,沃夫亲」
                         「当然,我也是从未在战场失败的呢」
                         「……奇怪,听传言说你在奥斯特贝尔格——」
                         「那不算数,而且那个战场整体是胜利了。那么我还要去准备……等着我哦我的小胸部」
                         说完,沃夫就离开了大马车。被留下的只有快要真正发飙的莱茵贝卡和包围着胸部中的鲁道夫。
                         「真的打算将我送出吗,少爷」
                         「嗯,讨伐成功的话呢」
                         莱茵贝卡消沉了下去,鲁道夫仍旧淡然地揉着胸部。
                         「那就是有着那种价值哟。现在,给阿尔卡迪亚带去势头的毫无疑问就是他,从他出现后阿尔卡迪亚的空气就变了。估计卡尔·冯·泰勒只是傀儡。因为在他成为部下前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呢,和基尔伯特及希尔达那些人有等级不同。但是,现在最具势头的百人队是卡尔百人队」
                         停下揉搓胸部的手,鲁道夫咬住了自己的指甲。莱茵贝卡作为亲信因此知道,此时的鲁道夫比谁都聪明看透着先机。
                         「现在还能将其讨伐。但是当他成为百人队长后,成为军团长后,成为将军的话……那时作为邻国的尼迪卢克斯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鲁道夫无意识间握住身旁褐色的胸部妹的脖子,胸部呻吟着腿脚痉挛露出丑态。
                         「因此要现在将其杀掉,不论使用怎样的手段……呢」
                         折断他人脖颈的鲁道夫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他看着瘫软落下,已经死绝的女性也没有任何想法。对他来说女性只是装饰品的一部分,有价值的只有自己一人。因此对自己的地位有所威胁的可能性有尽早摘除毁灭的必要。
                         「那—么,因为我还在进行胸部庆典,之后就拜托你了,顺便还有胸部的补充也拜托了哦♪」
                         看着鲁道夫将脸埋入胸部中的身姿,莱茵贝卡感到了恐惧。
                         「遵命」
                         只能这样回答。在这个国家中不存在能违抗鲁道夫的家伙。


                        收起回复
                        18楼2017-02-24 2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