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15回复贴,共1

42 新的一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全力避开只有“库库”俩字的笑法,换字


回复
1楼2017-02-20 18:46
    顶一下,感觉都去凑热闹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2-20 20:01
      辛苦囉~


      回复
      4楼2017-02-20 20:0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0 20:15
          马丁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0 20:38
            辛苦了,这是每天都翻译一话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0 20:59
              辛苦了


              回复
              8楼2017-02-20 21:24
                辛苦了~


                回复
                9楼2017-02-20 21:56
                  啪啪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0 22:0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0 22:43
                      威廉的野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2-21 11:58
                        译名改正
                        ————————————————————
                         威廉他们一行回到地上不久后,朝阳映在了眼中,那是说不定无法见到的第二天的朝阳。看到那个时威廉他们决不是清爽的表情,那也是当然,他们还没有活着的实感。知道死比想象的更靠近身旁后,无法停止内心的颤抖。
                         「再也不要、再也不要和黑暗有所关联了。连我也赢不了那个」
                         卡伊鲁用咬了苦虫一样的表情对法维拉说到。法维拉对此点头,她脸上虽没有表情,但却变得少许青白。
                         「用意周到的附上了尸体、吗。还真是令人感谢」
                         和法维拉身高相近的尸体倒在威廉他们脚边,这是让他们用这个代替最后一个暗杀者吧。威廉架起那个尸体,转身面向卡伊鲁他们。
                         「之后的事就交给我。以防万一,法维拉暂时在卡伊鲁那边接受照顾等到事态冷却」
                         威廉恶作剧般地向卡伊鲁使了个颜色,卡伊鲁对此露出苦笑。
                         「我暂时先和你们保持点距离」
                         听到那个法维拉正打算开口,威廉如同要盖过她一样接着说到。
                         「当然我们的牵绊不会改变。只是我有个身为百人队长的主人,再加上也必须开始进行买卖。不仅忙,还带有相应的风险。不论是对我还是对你们俩,都会成为一段稍微艰难的时期吧」
                         威廉略显悲哀地微笑到。平时会说些任性话的法维拉此时什么也没说,不可能说。到刚才为止自己已经给两人带来了太多的麻烦。
                         「又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了。只是频率减少了,等稍微不那么忙的时候就能经常见很多面了」
                         威廉所说的不那么忙的时候到底是否存在呢。
                         「小心点。只要不死就总会有办法。如果走投无路了就来了依靠我,如果是用力量能做到的事,我就会做给你看的」
                         卡伊鲁的话语给了威廉勇气,还有这等令人信赖的话语吗。威廉所知道的最强的男人就是威廉最好的挚友。
                         「如果也有我能做到的事,不论什么都会做」
                         法维拉也是威廉的挚友,因此才需要拉开距离。这次的事件令威廉铭刻于心。威廉为了不失去重要的事物,必须要令他们远离风险。宛如风险的集合体的威廉的身边,是不希望他们置身的场所。
                         「那么再会」
                         威廉将视线离开他们身上。这并不是今生的离别,但也有一段时间不会见面了吧。再将他们卷入自己的私事实在是背离本意。这次的事件是因为法维拉打算肩负起替威廉报仇的任务才发生的,那么大部分都是威廉的原因。
                         今后,有必要考虑战场、买卖以及复仇的事情,与夜之国的相处方法也有考虑的必要。每件事都是需要占用到大量的思考空间程度的重要事项,全部都伴随着危险。背负起那种风险的只要有自己一人就足够了。
                         然后将这些全部漂亮的达成后,有着威廉所目标的场所。
                         「首先要好好处理下这家伙」
                         所目标的道路是不会与他们重合的。因为万一重合了——那就意味着成为了敌人。重合会令人困扰。对那种情况的事,威廉连想象都不想想象。谁会想看到,自己及业将友人烧尽的姿态啊。


                          ○


                         「嚯,药品吗,真是注意到了有趣的地方」
                         各种事情完成后,向罗兰提出在其下进行买卖的话题已经是数日以后。
                         罗兰浏览过威廉制作的计划书。威廉带着自信等待着,没有必要提心吊胆。罗兰不可能不通过这次的提案。正因为有着确信,威廉坦然地等待着那个时刻。
                         「嗯,这样就行」
                         实在过于简单就下达的决定。
                         威廉·利维乌斯的人生大幅地转动了。
                         军队这一场所主要是用来赚取地位和名誉的场所,但是无法到达威廉所目标的高处。金钱、财力是必要的。有钱更好,大量的金钱决定了选项的数量。与只有钱仍无法做到某些事相反,没有钱就什么也做不到。为了成名双方都是必要的。
                         「非常感谢,大人」
                         威廉深深地低下头。
                         「我有两、三个提问可以吗」
                         「请任意」
                         下达决定之后的确认。虽不能胡乱回答,但已经没有紧张的必要。要是有需要蒙混的『部分』,就需要好好解释理由。
                         「首先第一个,你还真能找到这么多供货商呢。各种药品所需的药草、毒草,连稀少不怎么有货的种类都详细的调查好了。为了收集这么多这种业界的这种情报应该狠下了一番工夫吧?」
                         罗兰的话里是在询问怎么办到的,这里没有必要说谎。
                         「和里之商人搞好了关系,请他告知了商业流程和条件。对他来说也没有比不需要背负高额风险就能赚钱的买卖更好的了。因此一部分是由他中介的形式」
                         罗兰看向计划书,那是对罗兰来说也令人注意的一点。
                         「原来如此。那就是这个名为『马丁』的人物吗。但是还真是巨额的预算呢。销售额、毛利都无可挑剔。他是怎样的人物……还是不问了。我还是有所察觉的。去渡太过危险的桥会令我困扰,对你好好的在中间夹上了一层『间隔』能给予评价」
                         马丁这一男人,是在夜之国中贩卖各种各样的药品的商人。威廉开始准备买卖时,最开始第一步就是要入手必要的『情报』,而拥有那个的男人正是作为夜之居民的马丁。
                         以倪克斯的介绍为桥梁,一夜间将他的全部榨取干净。因此才能入手与金钱有直接关联的情报,那正是这个供货商一览。
                         「关于供货商我已经了解了。接下来,是呢,药品相关的商会有好几家,比较大的也存在和国王家也有所关联的大商会,你打算怎么赢过他们?」
                         与其他商会的竞争。罗兰在询问,该如何赢过现已存在的他们呢。
                         「现在并没有和他们进行竞争的打算。最多只是以他们所无法处置,或是不知道的稀少药品及危险物为中心进行买卖。那些药品单价更高,属于想竞争也难以竞争的领域」
                         对威廉的回答感到满足的罗兰颔首。不与无法战胜的对手战斗。商业也和战争有着相同的战法,区别只是用剑来战斗还是用钱来战斗。
                         「原来如此。那么最后……人手怎么办?总不可能由经常需要离开的阿尔卡斯的你一个人就能办到吧?」
                         这是在问进行买卖的前提。不过这计划能确实地赚钱,也提出了拥有说服力的计划书。作为商人的罗兰也不会对此否定。
                         「从弗兰克和伊格纳兹的商会从借用几个人。泰勒家旗下的商会成员的话也不会擅自作出出格的行动,也有着买卖的经验减少了需要教导的事情」
                         「那就可以、了。就好好交给你了哟威廉会长」
                         威廉和罗兰牢牢握住手。那手的冰冷和他眼中的温暖,应该相信哪边,这连想都不用想。
                         「请交给我吧大人,不会令您损失的」
                         这是威廉向高处攀升的巨大的一步,威廉虽仍旧稚拙,但终于获得了武与商这两个轮子。
                         
                          ○


                         「啊、嘎、啊啊、嘎」
                         响彻着滴水声,飘散着污水的气味的地下室。在这无法照入任何光亮的黑暗的房间中有一点灯火,每当那火焰摇动时男人就会发出呻吟声。
                         「什么啊,坏了吗」
                         那里出现了,带着廉价的喜剧面具以及廉价的一眼就能看出是假发的红发男人。红发男人将发出呻吟声的男人靠近火光。就在那时——
                         「啊叽咿咿咿咿咿咿咿,啊叭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曲折成难以想象是人类能达到的程度,扭动着想要逃离火焰。但是坚硬的镣铐拘束住了男人的双手双脚。靠近火焰后再看,男人全身有无数的烧伤。眼睛被烧毁,指甲全被剥离,全身都是裂伤,这些是残酷的拷问的痕迹。
                         「咯咯。就因为你不肯马上开口才会变成这样啊。反正都要说出来,要是在还身为人类的时候说出来就好了啊」
                         变得不再是人的男人的名字是马丁,在夜之王国也建立起了一定地位的男人的下场是这般悲惨。统领着商人的暗之公会的重要人物,然而他对于初次见到夜之王的男人来说也不过是区区猎物。
                         「还是感谢你哟吾友马丁。你的情报拯救了我和我友人的性命。因此我会感谢你。你也要心怀感谢哟,因为你被我选作了踏台啊」
                         红发男人温柔地将曾是马丁的东西的脖子折断了。使人想问至今所遭受的令人无法去死的痛苦到底有什么意义程度的,轻易地令其丧命。
                         「处理就交给你了白龙。清扫费就先欠着」
                         「……别太轻易使用我,我姑且还是很贵的」
                         「咯咯,我知道。那么,代我向夜之王问好。请传达给她说,让我们互相盈利吧」
                         白龙沉默地离开了红发男的身边。扫除应该是在男人离去后再进行吧。不过扫除不可能真的由白龙亲自动手,各司其职,应该会有清扫人来做吧。男人对那不感兴趣,离开了那里。
                         「虽然买卖也是,战场今后要掌控的是百人队,哎呀,真是令人手痒」
                         男人看起来高兴的脱下红色假发和滑稽的面具丢掉,出现的是有着纯白发色和随着年月增长变得更加美丽的美男子的身姿。胸中雀跃浮现出笑容的那个身影看起来和随处可见的少年一般。
                         男人就那样消失在了夜晚的街道上。


                        收起回复
                        14楼2017-02-24 2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