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喜可贺我进化成...吧 关注:4,464贴子:9,303
  • 4回复贴,共1

【可喜可贺,我进化成了没用的家伙】第4话 趁谁都没有注意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听说一切都顺利了?好,踏入下一个虐心地狱吧
不说了,备好胃药
修正:保姆→女仆
翻的时候没注意到就翻错了


回复
1楼2017-02-19 18:53
    第四话 趁着谁都没注意到


    知道继母怀孕了是在我被领养了的那一年冬天。


    晚餐,在被问到圣诞节礼物要什么好的时候,说有其他的好消息,所以记得很清楚。


    夏天结束的时候继母身体一直不怎么好,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孕吐这个单词。


    让你担心了十分抱歉,但到进入稳定期之前不能说,继母一脸抱歉的样子,说


    性别也知道了,我可以多个弟弟了。


    终于能和我说这件事了,父亲一脸掩饰不住喜悦的样子说。


    「……什么时候出生呢?」


    「明年的春天出生吧」


    「是这样啊,真期待啊!」


    我配合着当场的气氛表现出兴奋的样子,同时感到一丝不安


    因为父母之间一直没有孩子才把我领养过来,但如果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孩子的话,不就不需要我了吗,这样的想法浮现出来。


    「一真君马上就是哥哥了。要好好相处哦」


    继母带着充满慈爱的脸说


    就算弟弟出生了,我的归宿也不会变。那个时候的我是这么想的。


    然后到弟弟出生为止,一直过着和睦的日子。


    和继母一起出去买婴儿用品,时而相互说着弟弟出生以后想做的事


    在学校听着有兄弟的同学的谈话,在外面几次看到像是兄弟的同年纪的孩子,不禁期待起弟弟出生后的生活。


    「要是出生了就一起玩吧」


    「啊拉,刚刚动了」


    「诶?这我可不明白,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呼呼呼,不会动的这么频繁的。」


    我每天都抚摸着继母渐渐长大的腹部,和还看不到的弟弟搭话,时而问继母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弟弟


    因为每天都有问,所以答案十分清楚,但就是十分期待。


    继母也总是平静地微笑着和我交谈。


    不久,离分娩日越来越近,继母住院了。


    不久,我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日子也变多了,但扫除和做饭洗衣等全部都是由女仆小姐来做的,所以没有特别的不便


    只是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会想起母亲跟男人出门,自己一个人等待的时候,感觉有点寂寞


    不久,从父亲那听说,继母平安分娩了弟弟,两个人去看望了


    透过玻璃第一次看到的弟弟,皱巴巴的简直不像人而是其他生物一般,但听父亲说我刚出生时也是这样的感觉,是这样吗,我想。


    去见继母,继母虽然一副相当疲惫的样子,但依旧摆出晴朗的笑容迎接我们


    那就是我们家族最后一次和睦度过的团聚。


    生育六天后,继母和弟弟一同出院,而弟弟被取名为裕也。


    因为继母想自己养育孩子的强烈意向,不再雇佣保姆,父母的房间里放置了婴儿床。


    然后第二天,继母对着父亲怒吼着不知内容的异议,从那天起,父亲几乎不怎么回家了。


    基本上父亲只要自己不方便就会找随意的借口,敷衍着继母的话并逃跑,当火气冷下来的时候又会若无其事的回来。继母这么说。


    一定是像这样回不了家的时候,在其他地方找爱人,而其中之一就是我的母亲吧。


    出院后,继母就全部以弟弟为中心而行动了


    经常是和弟弟片刻不离身的状态,白天也好晚上也罢,只要弟弟哭起来就会爬起来,所以黑眼圈日益加深


    讨厌别人触碰的话,和老家的父母联系下如何,女仆小姐这么提议了,但继母似乎和老家的关系险恶,顽固地坚持不联络。


    继母从那个时候开始神经质了起来,只要我和女仆小姐稍稍帮下忙,都会立即「这不可以」地训斥,全部自己重做。


    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被继母打了。


    理由是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不换一副就想要碰弟弟。


    当时我就读的学校是从小学到高中教育全包的私立学校,那个时候我穿的是学校的制服。


    当然,手洗过了,衣服也不怎么脏,但是却被说「不要穿着在外面度过了一整天沾满了灰尘和花粉的衣服靠近弟弟」


    继母刚出院时,即使做同样的事情也没有被说,所以从这天开始,第一次把这加入了注意事项中。


    而且,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常常有没什么理由却依旧被打了的事,所以我对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想法


    只是,明明在弟弟出生前非常溺爱着我,但在这样意想不到的一瞬间内,我在继母心中的优先顺序迅速下降的事,我既害怕又没有办法


    继续像这样,在继母心中我的优先顺序不断下降,取代为疼爱弟弟的话,我又会被扔掉吗。


    这样的不安在我的心中扩散。


    因为,对继母来说,我反正是其他女人生下的毫无关系的人,但弟弟是自己经过腹痛产下的自己的孩子。


    优先名次比我高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明明如果被没扔掉,我也没有继母以外能依靠的对象,但在她心中我今后永远只能排在他之后,一想到这个我就发自心底地气愤


    弟弟出生临近三个月的时候,我下了一个决心。


    『趁谁都没有注意到,把弟弟杀掉』


    回复
    2楼2017-02-19 18:54
      谢谢大佬翻译这还真是黑的可怕啊一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19 19:46
        为了爱


        回复
        4楼2017-02-19 20:01
          鳴哇~~~~~~~~
          翻譯辛苦了( 為了愛和亞潔與正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19 21:5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