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59贴子:7,861
  • 56回复贴,共1

41 和王的交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吃完饭再翻
那红宝石到底是有多重要,感觉出场率爆表


回复
1楼2017-02-19 18:28
    因为象征着威廉的人生


    收起回复
    2楼2017-02-19 18:34
      这作者老爱写病句


      回复
      3楼2017-02-19 20:19
        期待!!!!


        回复
        4楼2017-02-19 20:47
          辛苦了


          回复
          7楼2017-02-19 21:47
            开始对这个世界观好奇了
            夜之王究竟是什么,传言是否是真的?


            收起回复
            8楼2017-02-19 21:49
              夜之王……中二力滿滿啊,什麼時候主角才能跟他槓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9 21:52
                辛苦了! 请问有没有和这本书类似的书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19 22:01
                  越来越玄幻了。。。。


                  回复
                  11楼2017-02-19 22:02
                    要是推測沒錯的話,這次暗殺的委託者應該是差一步就能成為阿爾親人的那一位,距離出場還有好一段時間,而委託者的身分之後也沒正式挑明過因此無解,就當是個flag寫下推測以防忘記


                    回复
                    12楼2017-02-19 22:39
                      那么长的头发真的能搞暗杀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0 04:09
                        啪啪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20 12:40
                          译名改正
                          ————————
                           「那么改变前提,来细查法维拉这件事。首先……这个暗杀不可能成功。这与有无法维拉无关,理由是我在那个地方。凭在那里的暗杀者的水平想避过我杀掉弗拉德伯爵的可能性是零。这点还请您理解」
                           倪克斯皱起了眉头。
                           『汝怨恨那个男人不是吗?如此暗杀者应能顺利干掉目标,汝没有保护他的理由。不是因为那姑娘在场,反而汝未让她杀掉吗?』
                           「关于那点的我能明确的用否来回答。不想让法维拉的手弄脏……我没有那等天真的想法。考虑到法维拉在场的话,反而让她迅速杀掉目标并撤退更贴合道理」
                           『呼姆,道理呢,继续』
                           「关于我怨恨弗拉德伯爵这点无疑是肯定的,没有丝毫打算隐瞒的想法。因为对他的憎恶就是我的出发点。正因如此,我想亲手杀掉那个男人。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杀掉,还要将戏剧性的、完美的、最棒的绝望送给他当礼物,不然无法平息我这憎恶。为此,他要是死在那种地方我会感到困扰。」
                           倪克斯用看着令人感到兴趣深厚的玩具的眼光看着威廉。
                           「在此我有个提案。能消去法维拉的失态、暗杀的失态的账的只有使暗杀成功这件事。能否将那些全部交予我来办呢?」
                           『时限是?』
                           「五年以内」
                           倪克斯的眼睛大大地睁开了。那眼睛有着冰冷的、绝望的颜色。
                           『汝在耍吾吗?在不得不立刻取其性命的情况下要求五年……即便是吾也无法对那说辞一笑了之。当作汝所求是三人马上一起去死这事可否?威廉·利维乌斯!』
                           被称为怒气那却过于冰冷。但是倪克斯正发怒着。照这样三人会死。虽不知会被何种方法杀死,但没有一丝一毫能从眼前的对手的杀意中逃离的感觉。
                           「立马杀掉实在是近乎不可能。即使有那个白龙,从现在理应加固了的警卫中将弗拉德干掉也是力量不足。以防您忘记请容我提上一句,在那里还有着身为第二王子的艾哈德殿下。估计现在弗拉德伯爵正处于堵上王族的威信被守护着的状况。立马杀掉……那就必须由您出场了吧」
                           倪克斯眼中的愤怒并未消失。她正是向威廉要求着将那不可能变为可能。五年以内的话不论哪个暗杀者都可能办到吧,那作为提案是在过于孱弱。
                           「说到底为何会安排在那种场合进行暗杀。伯爵不为人知的死在自己宅邸也不是什么怪事,这也挺好。不如说那样对暗杀者来说更简单。那么为何,有必须要在那个场合的必要吗?」
                           倪克斯眼中的愤怒变淡,稍微,能看到些许感兴趣之色。
                           「那是特意展览。想要展现出死于王族之前这一对贵族来说最难看的死法。委托人是贵族,而且是非常憎恨弗拉德伯爵的一位,不对吗?」
                           贵族处于守护王族的立场。而那贵族在王族的眼前被暗杀者杀害,能充分给予被卷入的王室不快感。令其不快后即使死后也会损害自己的名誉,还有家族被击溃的可能性。可以将这考虑为贵族的复仇。
                           「正因如此,我基于委托人的想法,考虑了更好的计划能令弗拉德伯爵体味到世间的地狱。为此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来准备。当然只是杀掉的话任何时候都能做到,但是要令复仇心满足的话……时间是必要的」
                           倪克斯看着威廉的眼神完全改变了。
                           「我会为伯爵准备暗杀者不可能办到的,浓厚又刺激的、究极的人间地狱,让他后悔要是在那个场合死了就好的程度……怎么样呢?现在杀掉是不可能的,但是另改时间,在适当的场所杀害也不符合委托人的意愿。那样的话,虽然会稍微花时间,赌在我身上如何呢?」
                           黑夜中沉默降临了。令人紧张的瞬间,如不合意就会死。那紧张感袭向了威廉。
                           『……由你来暗杀、考虑下也可。然,不足』
                           成功度过了难桥的威廉。关于代理暗杀还存在诸多漏洞。本来从动机这点开始就不过只是想象。要是猜错的话会被立马杀掉吧。希望事实如猜测一样,要不是这样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而事态基本都按照期待进行着,运气不错。
                           「即便可以作为暗杀的替代,但并不是失败了的暗杀者的替代,这点吗」
                           『理解力不错。将工作交于你也可,但,尽管只有一次,那女人已经踏入了暗杀者的道路。虽不要求已死之人的价格,活下来的家伙的价格是必要的。与一条命对等的金钱,你能支付吗?』
                           威廉运气真的不错。威廉取出挂在脖子上藏在胸口的东西,赤红闪耀着的美丽的——
                           「这是红宝石。色泽和大小切割都是最上级,加工是由隶属于泰勒家的设计师进行……靠这个能达成交易吗?」
                           从鲁特加尔德处得到的红宝石,失去这个虽很痛,但丢车保帅。
                           『品质不错。确实作为小姑娘一人的价值来说充足过头。以此成交也不错』
                           倪克斯的表情不知为何显得无聊。虽然满足道理,但可能并没有触及最令她满足的一点。此处的一切全凭倪克斯的心情决定。这红宝石只要杀了威廉就能得到。暗杀也并没有要被威廉代理的义务。说到底还是提出离谱的条件却不肯痛快付钱的委托人不对。只要出动了白龙他们,就算威廉在场暗杀也应该成功了吧。失败的风险当然也早已向对方传达过了。
                           没有必须在这里杀掉三人的理由。能获得的好处在算上得失后也不过是相抵的程度,即便那样杀掉三人能获得的好处也不过是红宝石。还不足。只靠道理是不够的。还差一步,只要不踏出那一步就无法令夜之王满足。
                           「从这开始是私事」
                           在以为交涉已经结束之时,威廉开口到。
                           「那红宝石,对我来说转让也是令人可惜的。更何况那不是能够以一句弄丢了就能轻易糊弄过去的东西,姑且算是对那家族宣誓忠诚后才因而获得的物品。当然朋友的生命无法挽回。因此有一个提案」
                           倪克斯那染满无聊之色的瞳孔中,
                           「我是泰勒家的后继人卡尔·冯·泰勒之剑。在公私上都有着交流,并赢得了一定程度的信赖。于是,之前曾被邀请进行商业,说是要是想到了赚钱的方法,第二天就能在泰勒家旗下的商会兴办。在此我想到了对我和倪克斯双方都有好处的方法」
                           出现了巨大的兴趣,
                           「暗杀公会当然有在使用毒吧。而毒和药,也就是药品,是昂贵的。使用特别渠道从远方入手也是困难的吧,不论是在金钱方面还是人力费用方面。但是只要利用泰勒家旗下的物流渠道的话,运输花费的价格会降低。毕竟只是利用现存的物流渠道……再加上还能避免使用秘密运输的形式。泰勒家是贵族,本来一般不会被下达许可的东西,由贵族进行买卖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只要说是卖给医生或研究者,这理由就难以被否定。当然实际上并不会卖给他们」
                           威廉提出的令人没有想到的提案,是关于买卖的。这并不是现在能在这个场所提出的话题。当然这里也不是能数次到来的场所(无法为了专门提出生意而来)。虽不是,但这个提案实在是脱离常轨,不是应在赌上性命的这个场所提出的话题。
                           「只要是由暗杀公会、夜之王国这一大客户提出委托的话,这买卖就能立刻成立吧。作为覆盖世界各地的宝石王的泰勒家的物流,不存在不利用那个的选项。怎么样呢,靠这个买卖双方共同获得利益,当那净利润超过红宝石的价值时,能否将其返还呢?不会令您损失。对双方来说只会有得」
                           对这点,倪克斯也,
                           『库、库库、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有笑了。
                           『在吾面前还能提出如此厚脸皮的提议的家伙汝是第一个。真是有趣。果然如吾预料的一样……『汝等』貌似是吾以上的人类呢』(作为非人更像人类)
                           倪克斯不知何时站在威廉近前,抚摸着威廉的脸颊。对那过于冰冷的手指,威廉全身放出了悲鸣。那是,死的冰冷。
                           『连吾也利用,攀升而上吗。真是罪业深重啊。善也,虽仍有数个条件,大致就由汝之提案成交。夜之王倪克斯起誓。但是必在五年内令弗拉德伯爵沉入绝望之底并杀掉,以及在不使吾受损的前提下满足那点,务必遵守这两点,可否』
                           倪克斯宛如在耳边低语般说到。那呼出的气息也令人感受到死的预感。是认为万一违背了约定,不论何时都能杀掉在场的三人呢,还是说有其他的想法呢,
                           「谨记于心。择日将准备好估价单及各类文件」
                           『直接由汝交与吾。只给予汝今后来此国的通行及进入此处的入室许可。其他人……因不会成为夜之居民而无法赋予许可』
                           倪克斯完全不和后方的两人对上视线,只看着威廉。
                           『勿使吾失望。黑夜不论何时都会看着你。再会吧,渴望业的白之子哟』
                           以这句话为界,背后的门扉打开,夜之帐降下。倪克斯的身姿消失,威廉他们面前只剩下紧闭的门扉和站在门旁的白龙的身姿。
                           「……活着回来了吗。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赶紧从此处离去」
                           发生了什么,说到底那到底是发生在现实的事情吗,令人无法判断的状况。
                           「那是……什么?」
                           卡伊鲁嘟囔着漏出话语。听到那个,白龙用鼻子嗤笑。
                           「谁也不明白。有说法是那从阿尔卡迪亚建国时就活着了。说到底连那是否是活着的都不知道。是人还是魔……矮小的我完全无法比拟」
                           白龙就那样沉默着开始走动。三人急忙追上那背影。
                           「死人存在于此世的话……就会是那种存在吧。死人不会再死,死人的时间是永恒。要是畏惧死亡的话,果然就不该违抗夜之王。因为对方正是『死』本身——」
                           不知是从何处听来的话语。威廉他们并不知道,说出这话语的是,数代之前的昼之王,突然横死的阿尔卡迪亚的王。


                          收起回复
                          16楼2017-02-24 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