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藏书阁吧 关注:162,918贴子:5,059,641

◇◆170218┊原创◆◇灯塔(BG 主凡兴 校园 人性黑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昨非文社 2017诚意出品
本文谨献给所有处于花样年纪的女孩儿,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爱惜自己,懂得反抗。
然后补全标题:◇◆170218┊原创◆◇灯塔(BG 主凡兴 校园侵害 人性黑暗 非血亲兄妹 虐)
还是艾特一下下阿知,不为什么就觉得你可爱@不知温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18 21:32
    审核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18 21:33
      《灯塔》

      -你是我黑暗生命中的一座灯塔。
      -所以我格外珍惜。


      文/团砸
      BGM/暂无

      团砸有话要说:
      这篇文走的是校园黑暗风格路线,有一部分灵感来源于我学校里的一位有点猥琐的体育老师,当然还有一部分灵感来源于《一姐》这部网络小说。女主的设定不是装纯一类的,只是出于本质上的懦弱。我知道这是一个老梗了,可能都快写烂了。但是我写文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写文而写文,而是通过写文来告诉大家需要提高自身警惕,并且一定要懂得反抗。可能这是女生里面比较敏感的一类话题,我写文并不是为了做反面教材,而是通过反面例子来告诉大家特别是女孩子一定要懂得爱惜自己,对于对自己有伤害的行为一定要敢于说不。希望每一位读者能够通过看文明白这些道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18 21:34
        看这里!
        1.这里团子,团子和团砸你随意叫。团子是蜜桃味儿的,其他味儿的也行。
        2.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现实,我知道这个梗很老,但是我想把它写的不一样。
        3.本文偏黑暗偏虐,玻璃心慎入。
        4.因为上学的原因所以更得比较慢,不过欢迎催更。
        5.欢迎提意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18 21:38
          第1章:我害怕的事情

          今年九月份的天冷的有些出奇,我想大概是因为快要开学的时候下了一场秋雨所致。总之今年的秋天来的有点让我措手不及,以至于现在的我还穿着一层单薄的衬衣站在教室门口瑟瑟发抖。
          这一周都是我值日,所以每天晚自习结束之后我都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我要负责关灯和锁门,还要检查教室里的清洁卫生。
          我对这项工作无感,不喜欢也不讨厌。但毕竟是班主任亲自安排下来的,所以不想做也得做。
          晚自习早就在半个小时之前都结束了,每个人面对每一天繁重的功课和学业,谁不想拖着一身一天下来快散架的身子骨赶紧回到寝室休息。
          整个楼层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平日里生气蓬勃的校园此时就像一座沉睡的城池,带着想要吞噬周围空气的黑暗,伴随着夜晚凉丝丝的秋风侵入我的骨髓,刺激着我全身的神经末梢。
          我哆嗦着手用生锈的钥匙插进门把手上的锁孔,往反方向使劲一掰,听到成功上锁的“咔哒”一声,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回宿舍楼要路过我们物理老师的办公室,不知怎么我的神经竟然随着空荡荡走廊上越来越急促的脚步声一根一根地绷紧起来。
          我们的物理老师姓丁,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教育学生总是极其苛刻,说话的时候唾沫四溅。
          我的物理学科一向就是弱势,再加之物理老师总是借着找我谈话的机会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我更是对他避而远之。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我甚至担心我下一秒就会因为吸氧不足而猝死在冰冷的走廊上。
          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他不要打开办公室的门,不要发现还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急匆匆行走的我。我心里很害怕,甚至在周围冷冰冰的快要凝固的空气中嗅到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然而,有些时候总是事与愿违。
          我刚刚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想要快步走过办公室门前,办公室的窗帘就被“唰”地一声从里面被拉开。丁老师的脸在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看到我之后,眼神里多了几分精光。
          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我控制住自己有些发抖的双腿,强壮镇定地别过头去。心里却如同一面被敲得咚咚作响的擂鼓,心脏强有力地掷地有声,待发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呼吸是越来越急促。
          “宋知潼,你过来下。”明明是丁老师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语气,可此时此刻在我听来就像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一样令人感到畏惧。
          “还是不了老师,很……很晚了我要回宿舍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不知是出自于寒冷还是恐惧。
          “你这几天的物理作业是怎么回事,你先进来。”丁老师就像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一样自顾自的一把抓起我纤细的手腕,就要把我往办公室里拖。
          丁老师的手劲儿很大,相比较下我的胳膊瘦弱得就像根竹竿儿,总让人有种一折就断的错觉。
          女生的力气向来都占下风,更何况我面对的还是一个力气不知道比我大多少倍的中年男人。我最终还是犟不过他,手腕被掰得生疼不说,就在丁老师一记凌厉的眼刀扫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进到他的办公室里可能就不止谈作业这么简单了。
          办公室里只点了一盏台灯,台灯照明范围之外都是一片令人有些心慌的漆黑。
          丁老师在我进来之后就反手一把带上了门,“咔哒”一声从里面反锁了。我心里的那一根一直紧绷着的弦,好像就在听到门被反锁的那一刻彻底崩断,活生生地劈在我的心腔内侧。整颗心由于害怕和恐慌已经开始不住地发抖,连同着我冷冰冰的四肢,可惜在丁老师看来就像是一个可笑的,可以任由他肆意蹂躏的小丑。
          我的手心里已经开始冒出一层冷汗,任由丁老师紧紧地捏住我的手腕,搬了根塑料凳让我坐到他旁边去。
          我很听话地服从了。我从小到大在各科任课老师心中一直是一副乖学生模样,尽管成绩有的时候不尽人意,但是综合上课的表现和对待学习的态度,已经足以让我成为办公室里闲暇时间的饭后谈资。
          冰凉的凳子表面此刻就好像长了荆棘一般,又如枷锁,让我不敢轻易动弹。安静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丁老师翻找作业发出的纸张摩擦声,划破涌动在我周围的黑暗,却让我后脖子直发麻。
          “宋知潼啊,老师跟你说了很多遍了,不懂的问题一定要及时问,你怎么老是不喜欢提问呢。”丁老师转过头来用他黑洞洞的目光凝视着我。
          我一时语塞,我也有提问啊,只不过很少在办公室里来罢了。丁老师总是喜欢刻薄地否定我。
          “我有问同学的,我……”
          “问同学不管用,你得问老师!老师总是会耐心地给你解答的对不对?有的问题同学都不一定搞懂了你还去问什么问!”丁老师不等我说完就一把抓起我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地握在他那双长满茧子的粗糙的手里。
          我有些恶心,条件反射性地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丁老师抓的很紧,这一个举动应该被他看在了眼里,所以他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握得更紧。
          他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我关节上的皮肤,眼睛仍然紧紧地盯住我的脸。
          我特别反感丁老师的这一系列的举动,可是碍于老师的身份,我不敢提出来,我只怕我一说,他一来火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我该怎么办。
          只听见他叹了口气,仍旧没有松开我的手,转头从办公桌上拿了一本作业摊开放在我面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18 21:38
            那是我的字迹,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当晚我写下这一排又一排艰难的解题过程时是有多么疲倦和困苦。
            然而这些写着密密麻麻解题过程的后面,都不约而同地被划上了一把把刺眼的红叉。
            丁老师的表情严肃得令我有些害怕,可是我读不懂他眼神中那一点点如同火焰般逐渐燃烧起来的光芒是怎么回事。只能尽量地低下头不让自己触碰到他的视线。
            “你看看你看看,这些题怎么回事?”丁老师粗糙的手指狠狠地戳着我的作业本,在仅有的一小片空白纸张上留下好几个指甲印。
            一阵翻腾的声音,“啪”的一声毫无预兆的,丁老师把另一本作业扔在了我面前。我被吓得畏缩了一下,丁老师干脆直接扣住我的手掌,汗津津的有些黏人的掌心就这样与他的掌心毫无遮拦的接触。
            我只感觉皮肤上一阵恶寒得发麻。
            他为什么要这样,我是真的觉得这样特别地恶心特别地反胃。我开始越来越害怕这种感觉,越来越害怕丁老师……
            “这是张艺兴同学的作业,你好好看看。”
            没来得及去顾及这句话里丁老师的愤怒成分占比有多少,我只知道我的耳朵敏感地捕捉到了三个字,一个名字,张艺兴。
            和他的名字一样,张艺兴的字迹也透露着一股秀气的文艺范儿,工整地就像印刷的排版一样令人赏心悦目。
            所有的难题后面都是一个大大的红勾,毫不留情地撕毁了我煞费苦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强,让我认清了我和他之间的差距。
            丁老师突然伸手替我撩开挡在我眼前的一丝碎发,我下意识地偏过头想要躲开,没料到丁老师一瞬间就变了脸,大手狠狠一抓,一把揪住我的头发。
            我的头皮被扯得生疼,眼角上吊。然而我还是死死地咬住嘴唇,没让自己因为疼痛和害怕一瞬间就涌上来的泪水溢出眼眶。
            “现在的学生真不知好歹,老师正跟她提建议呢就不得了了想造反了是吧。”丁老师的双眼因为愤怒暴突着,布满红血丝的眼球看上去极其恐怖。
            见我没反应,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几乎就要把我的头发从头皮上揪下来。我强忍住头皮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和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用尽平生吃奶的力气把手从丁老师的桎梏中抽离出来。
            强大的惯性迫使我脚跟不稳,撞翻了身下的塑料凳,脚被狠狠地绊了一下,重心不稳地连连后退好几步一头撞上了对面的办公桌。
            “砰”地一声伴随着办公桌在地上发出一声尖锐的摩擦声,办公桌被我撞得整整移动好几厘米。
            刚从丁老师手中脱离出来的头发还牵扯着头皮隐隐发麻,头更是疼的让我流出了眼泪。眼前接连不断地晃过好几个小黑点。
            身体里的所有力气都如同被抽光了一样,我整个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虚脱过,就像一具掉线的木偶,任人摆布。
            “里面到底有没有人啊!”门口传来一阵急促而猛烈的拍门声,我这才发现被反锁的门把手被扭得咔咔作响,有人在外面!
            如同在无尽的黑暗中终于盼来一丝久违的光亮,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跑过去开门,以至于自己都顾不上前一秒还疼痛欲裂的头。
            散乱的头发被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黏在脸颊两侧,我一路磕磕碰碰地跑到门口,连握住门把手的手都在不住地发抖,让我有了种自己好像是用尽了平生所有力气才打开门的错觉。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外面凉丝丝的空气迎面而来,我的手扶在门框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丁老师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感到脊背一阵发麻,连头也不敢回。任何人都听的出来,丁老师明显是强压着性子在说话的,他一向对于别人的打搅特别不耐烦。
            “梁老师让我到他办公室里找份多余的试题卷。”我这才注意到敲门的是个男生,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沙哑而低沉的声线,随着男生脖子上一上一下的喉结起伏。
            “那你赶紧找了早点回宿舍,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瞎转悠。幸好这周不是我值周例行检查。”丁老师狠狠地瞪了一眼男生,双手叉腰地给男生让出一条通道。
            这个时候我才有机会更加仔细地观察到男生,他的个子很高,穿着一身干净的球衣。我拼命站直了身子,太阳穴才触及他的肩膀。
            男生直接忽视了我,从我身前走过带进来一阵夜晚的凉风和……他身上淡淡的清香,类似于空气中淡淡的青草香混杂了洗衣粉的香味。
            我望了眼丁老师,怯生生地后退两步。我现在只想远离他,远离这个办公室,越远越好。
            男生从处于黑暗中的一张办公桌上拿了一张试卷,前脚刚走出办公室门后脚就被丁老师喝住了。
            “诶等等,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丁老师的语气凶巴巴的,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让我不由得担心地看了一眼男生。
            男生满不在乎地转了转脖子,语气平淡的让人听不出其中包含的感情。
            “高三七班,李嘉恒。”
            李嘉恒,我不知怎的竟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是个普遍率比较高的名字,可是却很容易记住。
            “李嘉恒是吧。我听你们梁老师说起过你,上课不学好整天就知道打篮球。”丁老师毫不客气地对李嘉恒一阵冷嘲热讽。作为旁观者的我有些于心不忍,丁老师才刚刚知道他的名字啊,从别的老师口中听来的话就一定那么可信吗。
            可是再反观李嘉恒,他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有意无意地勾了勾嘴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18 21:39
              至于丁老师后面怎么做的,我已经不知道了,因为就在刚刚丁老师冲李嘉恒说话的空当儿,我早已经离开办公室门前的走廊好几十步远了。
              李嘉恒步子迈得很大,我想应该是依靠他那双长的有些令我羡慕甚至嫉妒的腿。
              我想对他说句感谢的话,毕竟刚刚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阴差阳错地替我解了围,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我还要被丁老师留在办公室里呆上多久。想起刚刚在办公室里被丁老师抓的通红的那只手,我就感觉脖子上一阵恶寒地冒鸡皮疙瘩。
              真让我反胃,差一点就把晚上在学校食堂里吃的廉价晚餐给吐出来。
              “靠,闲事管的真他妈多。”
              我被李嘉恒突如其来的低吼吓了一大跳,也许是出于宣泄,他狠狠地往走廊旁边的墙壁踹了一脚,墙上贴的雪白瓷砖上霎时出现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
              我艰难地咽了咽唾沫,回头发现李嘉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我前面去了。想要说出口的简简单单一句谢谢就像鱼刺一样卡在了喉咙口,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也许是良知心理作崇,我总觉得不跟人家道谢总是过不去。李嘉恒步子迈得大,速度也很快,我在他后面连追带赶地一路小跑,夜晚刮来的风在耳朵边呼呼作响,伴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似乎整个教学楼的走廊里只剩下我的脚步声和一起一伏的呼吸声。
              赶上他的速度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喘着粗气呼哧呼哧地紧紧跟住他的脚步,高大而瘦削的背影在我前面几步远的地方顿住了。
              我一直低着头没有注意到,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脚底就像抹了润滑油一样没刹住车,直直地撞上了他的后背。
              “啊……对、对不起。”
              我摸了摸被撞得生疼的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得更低。幸好是黑夜,他看不清我脸上的表情,否则他一定会嘲笑我连道个歉都会脸红吧。
              脸颊灼烧得有些滚烫,我没有抬头。李嘉恒似乎是转过身来了,他的呼吸是伴随着夜来的清香和放松,呼出的热气就在我头顶上的空气中消散。
              “你跟着我做什么。”
              依旧是平淡的声线,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起伏。
              “我……刚刚,谢谢。”
              我很少和陌生人说话,更何况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和我素不相识的男生。说话自然是变得语无伦次,我向来是这样,和陌生人说话舌头就总会打结。
              “谢我做什么。”
              李嘉恒轻笑一声,似乎觉得这是一件不足为道的小事。我脸上的温度并没有因此退减,反而灼烧得更加厉害。就像有一团烈火燃烧在我的脸颊上,燥热难耐却又让人焦灼。
              我还想再说什么,可李嘉恒却抬脚离开了。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他高瘦的背影也在我因为夜色朦胧而模糊不清的视线里越走越远,直至最后化为一个小黑点,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尽头。
              我这才抬起头,夜晚的凉风拍打在我的脸颊两侧,刚刚还在脸颊上灼烧的一片滚烫才逐渐缓解。
              我紧抿着嘴唇一路小跑,直到登上了女生宿舍楼里的几级阶梯,我才微微地松了口气。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在我被老师为难的时候有人适时地替我解围。虽然我知道他是无意的,只是那么一个恰好,我却心怀巨浪汹涌澎湃般的感谢之情,排山倒海的感觉竟令我有点难以从刚刚的情景中走出来。
              我一边登上楼梯一边在心里默默地祷告,只希望丁老师这几天不要再叫我去办公室了。
              如同噩梦一般的令我畏惧和恐慌的情景就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反复播放。丁老师他,真的越来越让我害怕了。
              然而光是害怕能做什么,我就如同那汪洋大海中一条微不足道的小舟,随时都可能被巨浪覆灭。虽然心存那么一点点微小的期望,可是现实却总是毫不留情地把我打入万丈深渊。
              在无尽的黑暗里寻不到光亮,和瞎子有什么区别。
              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远离那些在我看来几乎让人心力憔悴的危险,丁老师……想想我后背就发凉。
              我有过很多次想要转学的念头,可是我怕父母问起原因的时候我答不上来。原因无非就是我害怕的事情,可我懦弱啊,我不敢说。
              难道我只有一个人孤独地面对这一路走不到尽头的黑暗,以至于,万念俱灰。
              我,害怕啊。
              =======
              首发结束,5468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18 21:40
                阿诗@躌璾 七忆@就做一颗星same 三青@Star萌萌_ 长安@顾长安MINO 清安@苏酒卿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18 21:42
                  又开坑?!!么么哒太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8 21:4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18 21:47
                      又开坑??


                      收起回复
                      11楼2017-02-18 21:47
                        硬插广告
                        《双生》(BG 主韬凡 民国抗战)动力已经减退,不过欢迎催更http://tieba.baidu.com/p/4938140340?share=9105&fr=share&see_lz=0
                        《我的另类搭档》(BG 主鹿 悬疑 略烧脑)正在龟速更新中http://tieba.baidu.com/p/4964650717?share=9105&fr=share&see_lz=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18 21:51
                          愣了半天差点忘了件事。
                          记性不好。
                          这里安利一下我们昨非大家庭的地址,我们随时欢迎你的加入[笔芯]http://tieba.baidu.com/f?kw=%E6%98%A8%E9%9D%9E%E6%96%87%E7%A4%B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8 22:05
                            你的脑洞是水么?
                            加油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18 22:42
                              所以这篇文讲了什么,本女神依旧没看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18 22:43
                                看完首发感觉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18 23:00
                                  早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19 08:01
                                    表白制图 封面心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19 12:27
                                      团子你可以排版一下的,缩成一团我都不想看,换行加空格就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19 12:28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2-19 13:23
                                          比我还坑神佩服哈哈哈


                                          收起回复
                                          21楼2017-02-19 14:09
                                            题材虽是已经较为常见的 但是这类的题材本就应该被拿出来反复写 反复警告花季少女 忍气吞声换来的是变本加厉 唯有拼尽全力赌一赌了 文章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19 14:42
                                              来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7-02-19 15:06
                                                表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19 15: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19 15:44
                                                    我又来晚了


                                                    收起回复
                                                    26楼2017-02-19 18:13
                                                      么么来晚了
                                                      退了今天手贱戳开贴吧
                                                      看到团子呼唤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19 21:35
                                                        开新贴啦!
                                                        祝红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19 21:35
                                                          啊啊啊要去学校了最后顶一下
                                                          我真的还没有从寒假中缓过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20 07:09
                                                            看见这个文就又想起了以前的一个小学男老师,感觉特猥琐,我经常看见他对他们班女生动手,借着讲题,做卷子,就把手放在女学生身上。我也问过他们班的女生,说那个老师经常这样。听着感觉为她们班的女学生感到悲哀,遇到这样的老师。自己应该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这种老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24 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