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吧 关注:91,921贴子:607,703
  • 38回复贴,共1

《后汉鸿胪陈君碑》考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百度。


回复
1楼2017-02-18 20:25
    《后汉鸿胪陈君碑》
    作者是邯郸淳,汉末颍川阳翟人。
    碑主是陈纪,汉末颍川许人,陈寔之子,陈群之父。
    按说同时期人所做碑文应该准确,但是这碑文叙述陈纪生平部分与范书本传不尽相同。
    如果邯郸淳没写错,那么就是碑文抄录的问题了。


    碑文收录于《古文苑》卷19
    《艺文类聚》卷49有两段节录。
    本文以钦定四库全书中《古文苑》全文为准。




    回复
    2楼2017-02-18 20:32


      君讳纪,字元方,太丘君之元子也。始祖有虞,受禅陶唐,亦以命禹,其後妫满。当周武王时,祚土于陈,君其世也。君生应乾坤之纯质,受嵩岳之精粹,内苞九德,外兼百行,川深沦于不测,胆智应于无方,弘裕足以容众,矜严足以正世。然后研几道奥,涉览文学。凡前言往行,竹帛所载,靡不坐该其善也。焉其诱人也,是以令闻广誉,寒于天渊;仪形嘉诲,范乎人伦。存乎本传,故略举其著于人事者焉。


      显考以茂行崇冠先俦,季弟亦以英才知名当也。孝灵之初,并遭党锢,俱处于家,号曰三君。
      故得奉常供养,以循子道,亲执馈食,朝夕竭欢。及太丘君疾病终亡,丧过乎哀,崩伤呕血,如此者数焉。服礼既除,戚容弥甚,闻名心矍,言及陨涕,虽大舜之终慕,曾参之自尽,无以喻也。豫州刺史嘉懿至德,命敕百城,图画形象,于今遗称,越在民口。
      ——考辩——
      【及太丘君疾病终亡】:按范书《陈寔传》,卒于中平四年(187年),按蔡邕《陈寔碑》有两文,均为中平三年(186年)八月卒,一文为“丙子日”,另为“丙午日”,按干支推算,“丙午”为正。
      按范书《陈纪传》,陈纪“崩伤呕血”、“豫州刺史画像”事与本传相符。


      回复
      4楼2017-02-18 20:44


        既处隐约,潜躬味道,足不逾阈。乃覃思著书三十余万言,言不务华,事不虚设,其所交释合赞,规圣哲而後建旨明归焉,今所谓《陈子》者也。
        初平之元,禁罔蠲除,四府并辟,弓旌交至。虽崇其礼命,莫敢屈用。
        大将军何进表选明儒,君为举首。公车特徵,起家拜五官中郎将,到迁侍中,旬有八日,出相平原。
        会孝灵晏驾,贼臣秉政,肆其凶虐,剥乱宇内,州郡幅裂,戎舆并戒。君冒犯锋矢,勤恤民隐,驯之以礼教,示之以知耻,视事未期,士女向方。
        会刺史败于黄巾,幽冀二州,争利其土。君料敌知难,不忍其民为己致死,乃辞而去之。于是故老随慕,攀辕持毂,轮不得转。遂晨夜间行,寓于邳郯之野。
        ——考辩——
        1【今所谓《陈子》也。】:范书本传附于传末。
        2【初平之元,禁罔蠲除】:四库作者注“本纪初平元年赦天下,党人还诸徙者”。
        明显原文及注文均误,应做“中平之元”。按范书《灵帝纪》,中平元年(184年),党锢解除。
        3【大将军何进……出相平原】:
        何进举陈纪事,见袁纪卷25,时为中平五年(188年)九月事。
        原文:己未【庚辰朔,無日】,(刘辩)詔曰:“頃選舉失所,多非其人,儒法雜揉,學道寢微。處士荀爽、陳紀、鄭玄、韓融、張楷,耽道樂古,志行高潔,清貧隱約,為眾所歸。其以爽等各補博士。”皆不至。
        显然,碑文的“君为举首”是吹捧之词,明明荀爽在陈纪之上,陈纪也不可能超越荀爽的地位。


        按范书本传,陈纪拜五官中郎将、侍中、平原相为董卓秉政时事。约初平元年(190年)二月,时欲迁都。
        碑文将此事混为何进时事,顺序有误。


        4【会孝灵晏驾,贼臣秉政……士女向方】:
        按范书《灵帝纪》,汉灵帝驾崩于中平六年(189年)四月丙辰(11日),
        后文“贼臣”就是董卓。
        碑文前段"陈寔逝世→何进时任平原相→灵帝驾崩→董卓秉政"与本传不符,所以怀疑碑文顺序有误,可调整为:


        孝灵之初,并遭党锢,俱处于家,号曰三君。
        故得奉常供养,以循子道,亲执馈食,朝夕竭欢。
        【中(初)平之元,禁罔蠲除,四府并辟,弓旌交至。虽崇其礼命,莫敢屈用。】
        及太丘君疾病终亡,丧过乎哀,崩伤呕血,如此者数焉。服礼既除,戚容弥甚,闻名心矍,言及陨涕,虽大舜之终慕,曾参之自尽,无以喻也。豫州刺史嘉懿至德,命敕百城,图画形象,于今遗称,越在民口。
        【大将军何进表选明儒,君为举首。】
        会孝灵晏驾,贼臣秉政,肆其凶虐,剥乱宇内,州郡幅裂,戎舆并戒。
        【公车特徵,起家拜五官中郎将,到迁侍中,旬有八日,出相平原。】

        君冒犯锋矢,勤恤民隐,驯之以礼教,示之以知耻,视事未期,士女向方。


        5【会刺史败于黄巾……寓于邳郯之野。】:
        此“刺史”为青州刺史焦;
        “幽冀二州,争利其土。”是说冀州袁绍与幽州公孙瓒争夺青州之地。
        袁绍以臧洪为青州刺史,公孙瓒以田楷为青州,按陈志及范书《臧洪传》,自初平二年(191年)连战两年。
        按陈志《先主传》,田楷以刘备为平原令,后拜相,可知陈纪弃官逃亡,刘备继之。
        “寓于邳郯之野”,是说陈纪投奔徐州刺史陶谦,居住在下邳与(东海)郯县之间。


        收起回复
        6楼2017-02-18 21:09


          袁术恣睢,僭号江淮,图覆社稷,结婚吕布,斯事成重,必不测救。君谂布不从,遂与成婚,送女在途。君为国深忧,乃奋策出奇,以夺其心,卒使绝好,追女而还。离逖奸谋,使不得成,国用安,君之力也。
          唯帝念功,命作尚书令。
          会车驾幸许,拜大鸿胪。实掌九仪,四门穆穆,遂登补衮阙,以熙帝载。
          不幸寝疾,年七十有一,建安四年六月卒。
          惜乎怀道处否,登庸日寡,实使大业不究,元勋靡建,兹海内所为嗟悼,凡百所以失望也。天子愍焉,使者吊祭,郡卿以下,临丧会葬。有子曰群,追惟蓼莪罔极之恩,乃与邦彦、硕老,咨所以计功称伐,铭赞之义,遂树斯石,用监于後,其辞曰:
          於穆上德,时惟我君。固天纵之,允锺厥纯。命世作则,实绍斯文。遭险龙潜,抗志浮云。所贵在己,乐存事亲。虽处畎亩,天子屡闻。乃阶郎将,陪帝作邻。平原寇深,遂辞其民。思齐古公,土是因。不忘谂国,惠我无垠。复命喉舌,秉国之均。爰登卿士,媚兹一人。如何穹苍,不授遐年。鲜厥在位,每怀不申。股肱或亏,朝谁与询?茕茕小子,号泣于。勒铭表德,久而弥新。
          ——考辩——
          1【袁术恣睢,僭号江淮……君之力也】:
          袁绍欲与吕布结亲事见陈志、范书《吕布传》,时间为建安二年(197年),破坏结亲的主谋均为“沛相陈珪”,而在碑文中却成了陈纪的功劳。
          a.邯郸淳乱写,为陈纪邀功。
          b.陈寿、范晔均误。


          2.【唯帝念功,命作尚书令。】
          陈纪拜尚书令事,按范书本传为初平年间,董卓时事,原文为:璽書追(平原相陳紀)拜太僕,又徵為尚書令。
          碑文中,成了献帝刘协为嘉奖陈纪,拜其尚书令。
          建安初,汉廷尚书令为荀彧,那轮得到陈纪!所以这句话也应该是邯郸淳吹捧之词,所以前文虚构的可能性也很高。


          3.【会车驾幸许,拜大鸿胪。实掌九仪,四门穆穆,遂登补衮阙,以熙帝载。】
          “会车驾幸许”是建安元年(196年)九月事,与前文袁术事(二年,197年)时间顺序逆反,再证前文虚构。
          陈纪拜大鸿胪,本传作:建安初,袁紹為太尉,讓於(陳)紀;紀不受,拜大鴻臚。


          4.【不幸寝疾,年七十有一,建安四年六月卒。】
          与本传合。


          5.不论范书本传或碑文均未提及陈志《陈群传》中的一段话。
          (陳群)舉茂才,除柘令,不行,隨(陳)紀避難徐州,屬呂布。
          (吕布)破,太祖(曹操)辟(陳)群為司空西曹掾屬。


          按照吕布、曹操等事件顺序推测,陈纪与陈群父子,在建安二年(197年)后,是脱离了许都朝廷(曹操),投奔徐州吕布了的。
          明明许都即将成为“贤大夫四方来集”的安定之地,却写成“避难徐州”。
          以至于,建安三年(198年)十二月,曹操攻破下邳,陈纪、陈群父子见到曹操就行礼,原来是心里有愧啊!
          裴注引《袁氏世紀》曰:(呂)布之破也,陳群父子時亦在布之軍,見太祖皆拜。(袁)渙獨高揖不為禮,太祖甚嚴憚之。


          收起回复
          7楼2017-02-18 21:36
            原注文作者史学功底太差,
            不知道是袁绍、公孙瓒争青州,只知写成“二州刺史”。
            袁术僭号在建安二年,给写成了兴平二年。
            知道陈纪和陈珪的bug,保守猜测为“二人共谋”,其实以陈纪从许都奔徐州来看,未必会反吕布。


            回复
            8楼2017-02-18 21:45
              @初晨一缕光
              我当然知道尚书台不会同时有两个尚书令存在,是你自己不清楚情况吧?


              a.陈志《武帝纪》:冬十月,公征(楊)奉,奉南奔袁術,遂攻其梁屯,拔之。於是以袁紹為太尉,紹恥班在公下,不肯受。公乃固辭,以大將軍讓紹。天子拜公司空,行車騎將軍。
              范书《献帝纪》:冬十一月丙戌(25日),曹操自為司空,行車騎將軍事,百官總己以聽。
              ——范书陈纪传说【陈纪给袁绍送太尉印绶事】,发生时间点在【冬天】,再缩短点,【10月至11月25日之间】。



              (建安元年)
              b.六月二十二日,汉廷入雒阳。
              此时【尚书令是太尉杨彪担任的。】


              范书《杨彪传》::及車駕還雒陽,(楊彪)復【守尚書令】。建安元年,從東都許。時天子新遷,大會公卿,兗州刺史曹操上殿,見彪色不悅,恐於此圖之,未得讌設,託疾如廁,因出還營。彪以疾罷。
              袁纪:(九月)甲戌(12日),鎮東將軍曹操為大將軍,更封武平侯。(曹)操固讓,不許。太尉楊彪、司空張喜以疾遜位。


              也就是说,9月12日,杨彪罢太尉,显然守尚书令也是同时免掉的。
              “以疾罢”,总不能说得了这个病仅仅是不能当太尉。


              c.陈志《荀彧传》:天子拜太祖大將軍,進(荀)彧為漢侍中,守尚書令。
              9月12日,曹操为大将军,荀彧为诗中、守尚书令。
              11月25日,曹操为司空、行车骑将军。
              陈纪见袁绍的时间范围只能在9月12日至11月25日之间,以a看,可以缩短为10月1日至11月25日之间。
              你就说说你是怎么分析出,在这个时间段里,陈纪是尚书令吧。
              你硬是说陈纪是尚书令,你就说说荀彧做什么好吧?
              你反复说陈纪是朝廷任命,和曹操无关,我不知道这有什么逻辑关系。荀彧难道不是朝廷任命的吗?


              收起回复
              42楼2017-02-21 19:53

                四库本后汉书。


                这是成刚的三国年表。


                袁绍在邺,陈纪肯定要带着太尉印绶送去邺城啊。
                第二年,孔融送大将军印绶去邺城。
                范书《袁绍传》:(建安)二年,使將作大匠孔融持節拜(袁)紹大將軍,錫弓矢、節鉞、虎賁百人,兼督冀、青、幽、并四州,然後受之。


                回复
                43楼2017-02-22 12:22
                  笑死我了,这理解能力真绝,,那来理解一下下面这句话。


                  举茂才,琬固让刘邕、阴化、庞延、廖淳。


                  恩,蒋琬真大面子,居然让四个人拿着敕命去请他当茂才,然后蒋琬还把敕命在五个人手中转了一圈。是这样理解不


                  收起回复
                  44楼2017-02-22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