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司白吧 关注:9,969贴子:120,715

回复:【S】续写(剧情走向) 当时只道是寻常 S&苏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23 23:52
    楼楼加油看好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2-25 22:01
      加油,等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2-25 22:3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2-25 22:46
          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2-25 23:31
            第二章
            苏眠最近正为和韩沉的婚礼忙得不可开交。
            倒也不是韩沉想让她累着。当时韩沉本想包揽婚礼的一切事宜,但被她吐槽为“大男子主义”,甚至差点扣上“直男癌”的帽子。无奈之下,他只有让苏眠策划他们的婚礼了。
            “嗯,受邀宾客的名单我等会发给你,对了还有记住婚纱裙摆的长度一定要控制好,你知道我最怕这种衣服了,花童的话……”苏眠正打电话跟周小篆吩咐着。
            “喝杯牛奶吧。”韩沉将一杯牛奶递到她跟前,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电话那端的周小篆听到韩沉的声音也很识趣地挂断了电话。
            苏眠听到那头传来的盲音,瞪了韩沉一眼后还是将牛奶端起来喝了一口。
            “苏眠,你急于准备婚礼这我能理解,但凌晨两点还不睡觉你总得给我个解释吧。”韩沉有些微恼,虽然看到她对婚礼这么重视他很高兴,但到这个点还不睡觉,而且连续几天都这样,她身体还要不要了?
            “嘿嘿嘿,”苏眠听到这话立马心虚地赔笑,“反正我也睡不着,周小篆也是,还不如……”
            “睡觉去。”韩沉没听她说下去。
            “切,小气的韩处长。”苏眠极小声地嘀咕着。
            “你说什么?”韩沉转过头来,只不过这次表情里带了一丝玩味:“韩处长?”
            “我……我什么也没说。”苏眠着急辩解。
            “嗯,看来我是'处长'这件事让你很不满意。”韩沉压根不信她的话,只是径直把她抱起走向卧室。
            “喂,韩沉,把我放下来,你这个种马……"苏眠抗议道。
            徐司白刚赶到苏眠家听到的就是他们这样的对话。
            苏眠家的卧室拉着窗帘,但徐司白大概能听到屋内的声音。
            在听到苏眠让韩沉把她放下来时,徐司白下意识地想要冲进屋去,但随后又自嘲地一笑。人家夫妻间的事,人家把它当成一种情趣,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呢。
            “别躲了,都出来吧。”徐司白冲着不远处地一排灌木丛喊了声,声音喑哑无比。
            从一开始徐司白就知道他们跟着他,只是懒得戳破。
            R,A和L自知暴露,只好从灌木丛中走出来:“S,你的洞察力还是那么好。”
            徐司白没有回应他的话。
            屋内
            “韩沉,我刚刚怎么好像听到了老徐和A的声音?”苏眠的衣衫已经褪去一半,眼神有些迷离。
            “怎么可能,”韩沉微愣了一下,因为他刚才也听到了徐司白的声音,他还以为是错觉:“字母团已经全军覆没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他们不可能还活着,除非是你太想徐司白,以至于产生了幻觉。”韩沉显然不想跟她再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
            “我哪有太想他,只是刚才那声音真的太像老徐的声音了,虽然有些喑哑,但肯定是他没错。”
            “苏眠,”韩沉板着脸:“我可不想在跟你做这种事的时候听你提另外一个男人。”
            苏眠噤了声,没有再反驳。
            女人的娇喘声和男人的低吟声很快充斥了整个房间。
            徐司白站在门外,将他们的声音尽收耳底。然后,他默默地蹲了下来,将头埋入膝盖,用手环着,形成保护自己的一种姿势。
            其他三人都担忧地看着他,S赶到这,几乎浑身的伤口又再次崩裂了,本来就极度虚弱,这下要再一次刺激……
            “走吧,S,你也看到了,不要再为这种女人费心费力了。”
            徐司白没有说话,只是蹲在那,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只是在听到苏眠***声时,他会把自己蜷缩地更紧。
            “嗯…啊…韩沉你轻点,嗯…”苏眠嗔怪道,话还没说完便又化成了一阵酥人的娇吟。
            徐司白只觉得苏眠的每次**都好像是在发动一次绞肉机,已经不是心如刀割可以形容的,而是在把他的心绞成一团烂肉糜,然后再踩上几脚,直到再也看不出来那是人的一颗心为止。
            屋内,女人高*潮时的**声不绝于耳。
            徐司白仍然蹲在那没有动。他不动,其余三人也不敢贸然行动。
            直到很久过后,他们依稀听到徐司白在低声啜泣,声音很小很小,如同幼兽哀鸣。
            最后,徐司白因为伤口化脓感染发起了高烧,昏迷过去。
            R和A对视了下,决定把徐司白拖回基地。
            这个夜晚,伴随着一些人的幸福,也伴随着一些人的绝望。

            PS:400肯定要挨虐的,不然苏眠不可能接受他,不过虐到后面能讨到媳妇,我相信400也是乐意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7-02-26 16:49
              好虐司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2-26 21:34
                苏眠还会爱上徐司白吗,她不都有韩沉了,咋变心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2-26 21:4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2-26 22:5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3-02 16:03
                      更更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3-04 21:18
                        发自我的iPad第三章
                        自那天晚上已经过去3天了。
                        徐司白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只喝些房里的自来水,吃些干瘪的黑面包,那本来是用于避难时维系生命用的东西。
                        “哎,”A把一盘饭菜放在徐司白房前,顺手把已经馊掉的饭菜端走:“S这几天粒米未进,他伤口又……”
                        “A,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个好契机吗?”L打断了A:“自古以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之前S为了苏眠可以抛弃我们,抛弃我们的信仰,现在让他看清现实,他痛则痛,痛过之后便又可以和我们并肩作战了,总比一味沉溺在幻想中好。”
                        “fuck,fuck!”话音未落,徐司白暴躁的声音便从房中传出。
                        A有些担忧地看着房门却又无能为力。
                        S有精神疾病他们是知道的。
                        但S在面对别人时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他精神有问题。反而,大多数和S相处过的人都说他温良和善。M也曾经调笑S是个“优雅而魅力十足的精神病。”
                        像现在这般暴躁而狼狈,大概是S一生中从未有过的。
                        A和L站在徐司白房门口站了许久,都叹了口气,准备离去。
                        然而,就在他们转头的那一刻,门开了。
                        徐司白颤颤巍巍地从房里走出,双眼猩红,身上的伤口原本进行过简单包扎,现在却又被他自己划烂了,原本在他昏迷期间长好了些的肉,现在却又沿着伤口裂开,甚至有些部分延边向外翻出,露出里间雪白的肉和隐隐约约的白骨。
                        “斯~”A不禁倒吸一口凉气:“S,你这是?”
                        “自己划的。”徐司白解释道:“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我才能使自己冷静下来,克制住自杀的欲望。”
                        这几日,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疯狂而痴迷地看着苏眠以前拍的照片,脑中却又浮现出那晚苏眠在韩沉身下的***声和那隐约可见的活色生香的画面……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这三日,他每晚看着苏眠的照片入睡,脑中那酥入骨子里的娇吟却不绝于耳,他想,他大概是产生幻觉了。
                        有几次、他甚至想要冲过去将照片撕裂,可但他触摸到照片的那一刻,满腔的愤怒又好像变成了委屈。最终,他只是轻轻摩挲了下它,然后开始嚎啕大哭,哭着哭着,他便抱着照片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是关于他和苏眠失忆的那四年,没有韩沉的四年。他梦见他鼓起勇气跟苏眠表白。苏眠似乎有些意外,撇了撇嘴:“我还要再考虑考虑。”但脸上那某绯红却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
                        之后,他们便像普通情侣一样,开始交往,约会,谈婚论嫁……
                        他梦见他和苏眠的婚礼,梦见他们的婚房……
                        梦见苏眠轻轻解开他衬衫的扣子,那双灵巧的小手灵活地滑进他的衬衫中,在乳晕部分不停地打着转。然后,她开始往下,掠过那已经有些形状的腹肌和人鱼线,单手解开他的裤子和皮带,直往小腹部位……
                        徐司白的身形怔了怔,他从未想过她会如此热情。
                        徐司白擒住她在他身上乱动的手,在她耳边低语:“苏眠,我想自己来。”
                        她欣然应允。
                        进入的那一刻,苏眠倒没有露出他想象中的闷痛或者生涩的神情来。
                        反倒是徐司白,被她的紧致包裹着,略微有些喘不上气,夹得生疼。
                        苏眠看着他通红的脸庞,只笑了笑:“你是处吧,韩沉?”
                        轰……
                        徐司白愣住了。
                        韩沉?什么韩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7-03-06 18: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3-06 21: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3-06 2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