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9贴子:7,797
  • 14回复贴,共1

38 三人同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还是三人行比较好笑


回复
1楼2017-02-17 20:09
    三人行


    回复
    2楼2017-02-17 20:11
      。。。。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17 20:5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17 21:01
          不错哦,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2-17 21:4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7 22:1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17 22:55
                膜拜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17 23:0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18 13: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8 17:39
                      三人一同来到了卡伊鲁家,上一次像这样三个人一起聚在某一个人的住处已经是很久之前了。法维拉对这件事感到高兴,可一看到摆着严肃表情的威廉和卡伊鲁后,又消沉地低下了头。当然本人是觉得消沉的,不过从旁人看来仍然是毫无表情。
                       「弗拉德伯爵、吗。虽然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但你的选择是愚蠢的,太过愚蠢了」
                      卡伊鲁吐出了这样的话语。不仅有着对法维拉的肤浅感到的愤怒,在那以上还有着对未被她依靠、未被寻求商量的自己感到生气。如果有来找自己商量,肯定就会阻止她了吧,最糟糕的情况下,有自己帮忙也能确实地处理掉目标了吧。
                       「法维拉,暗杀者的下场不是在任务中丧命,就是在任务后丧命,只是那样。那不是想要活着的人会去成为的东西,你理解这点吗?」
                       威廉像是在告诫一样说到,然而他的内心并不平稳。
                       「……但是,那是杀掉弗拉德的机会」
                       看着打算说借口的法维拉,卡伊鲁猛然握紧了拳头,而威廉制止了他。
                       「正好借这个机会说清楚。现在对于我来说弗拉德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也已经不会有我们三个人在这条街上幸福生活的未来。你所做的事全部都是白费功夫」
                       听到这,法维拉的表情首次崩坏到了谁都能分辨出的程度。卡伊鲁放弃了打算做的行动,慢慢地靠上了墙壁。
                       「我把你们当做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的朋友,这是不可动摇的事实,今后也不会被动摇。我对我之道发誓,那点绝对不能让步」
                       威廉轻轻抱住了快要哭出来的法维拉。
                       「但是啊,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彼此靠得太过近是很危险的。靠得太近的话,不论是我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还是你们之间任一人出了什么差错,就会三人一起完蛋。然后那是只要不靠近我就能够回避的风险。我不想把你们二人卷入我的道路上啊,法维拉」
                       「那不行!那种事肯定是不行的!」
                      对于法维拉来说,不论何时威廉都只会是阿尔。威廉对那只能苦笑。法维拉没有理解到正因如此三人才不得不分开。否,搞不好是已经理解了却不愿意接受事实。
                       「总之那件事先推后,现在需要考虑法维拉的事情」
                      冷静的语言。那语言的冰冷感令法维拉一下瞪向了卡伊鲁。不论如何法维拉比起另外两人都更优先自己的事,而且另外两人也是一样。所以在这个部分上,三人是绝对不会一致的。一旦那一致的时候——
                       「如卡伊鲁说的,暗杀公会的追杀是必然的,现在街道也相当骚动了,我们有的时间很少」
                       轻轻放开法维拉,威廉坐到椅子上,开始思考。
                       「有办法吗?我除了远逃到国外想不到其他方法」
                       听到那个,法维拉使劲地摇着头。和两人分开对她是不可能的。她对两人有着与其那样宁愿选择死的程度的好感,最重要的是两人是她精神上的依靠。
                       「最差的办法是等到这事平静下来为止一直在这条街上逃亡。先不论国家,在暗杀公会的特性上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吧。要是我和卡伊鲁能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事情就不同了,但是我前往战场的时间更长,卡伊鲁也有他自己的工作」
                       「……其实二十四小时保护也是可以的」
                      无视掉突然插话的卡伊鲁。
                       「更安全并且是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逃亡到国外。只要穿越国境,不管是国家的力量还是公会的力量都难以到达。而且公会也不闲,人才也有限。国家更不会只是为了追杀区区一个人而派遣数人前往的吧。就算派了一人或两人追击,那种程度法维拉一个人也能做点什么。要是卡伊鲁再跟在一起就万全了」
                       对威廉来说更推荐这个方法。虽然考虑到今后的事情会感到寂寞,但对各自来说这样做的未来是最好的。威廉的道路实在是和他人距离甚远。只要将两人卷入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威廉也能安心的进行各种冒险了。
                       「不可能」
                       断然否决的法维拉。对这点卡伊鲁也点头赞同。尽管是之前由自己说出的方法,但对卡伊鲁来说逃亡国外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办到留下威廉独自一人逃走的。在知道他打算的情况下就更不可能——
                       「那就是下一个方法了,会稍微有点冒险。当然会变成需要赌上一两条命的事情。话说在前头,这可是相当糟糕的赌博哦。我还是推荐逃亡国外,这样的话反而能有个完美并舒适的计划以及威廉印的安全保障,可以两个打包提供给你们」
                       就算威廉这样说了,他也不认为卡伊鲁会认可这个。这不过是警告。只是在暗示着从这以后会变成艰难的局面,根据情况还有着三人一起丧命的可能性。
                       卡伊鲁和法维拉毫不动摇。看到这个,威廉叹了口气。
                       「……潜入暗杀公会进行交涉。虽然交涉材料很少,但只要有我和卡伊鲁的力量的话还总是有可能将事情提上交涉台面的。只要到了这一步,我会尽全力做些什么」
                      以威廉来说意外没有自信的说法。实际情况比看起来更要险峻。对手是国家和这个国家的黑暗面。明明不论哪一个都是极其麻烦的,现在还必须同时从这两个底下逃脱,并且今后也必须在这个国家生活下去。
                       「原来如此。重点就是靠力量吧」
                       卡伊鲁拿起自己的谋生工具(武器),只是这样空气就沉闷起来。
                       「就是那样。期待着你哦冠军」
                       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全部传达的关系,以及先前实战所见到的卡伊鲁的力量。也难怪信赖加深了。只要有卡伊鲁在就能做些什么,他从以前开始就有着令人这么相信的力量。这次只能赌在那一点上。因为三人的老大一直都是卡伊鲁——
                       心息相通(以心传心)这正是这三人的——
                       「……冠军是指什么?」
                       两人一个踉跄。仔细想想法维拉还不知道卡伊鲁已经立于斗技场的顶点,不过感觉她即使知道了也只会哼地一声带过。
                       「咳,嘛那啥,虽然有点轻率,但是稍微……变得有点高兴起来」
                       威廉这句话是三人共同的想法。从那天开始三人一起行动的时间变少。从摊贩偷取苹果走在路上已经是遥远的过去。合力去做一件事这种事情到底是多久以前了呢。虽然并不是返回童心,但还是有着少许兴奋的心情。
                       赌上三人性命的一生一次的大胜负。赌上的是性命,而且还是这种程度,是三人份的性命。几乎没有三人均等的赌上性命的状况。正因为均等并且平等,作为朋友才能不带一切邪念做出期待。
                       「那么,我们走吧」
                       因为那种机会,非常稀少——



                       「这个景象是……什么?」
                       毫无人烟的阿尔卡斯的盲区,平时由于无人通过而闲置着。现在那里却展现出一幅漂浮着尸臭散落着内脏的地狱风景。充满了交杂着屎尿和混有鲜血的呕吐物的浓厚的气味。这简直不是人类能造成的景象。
                       「……『风猫』法维拉确实很优秀,但是也并没有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力量」
                      派去处置法维拉的暗杀者是十二分必要的人才。兼具量与质,没有理由会失败。就算有的话只能是同伴的增援。而且——
                       「其中一个是……怪物」
                       男人急忙返回去报告给自己的主人。
                       有着急的必要。要是这里充满着的气息向组织露出獠牙的话,是没办法简单了事的。


                      收起回复
                      14楼2017-02-18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