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5贴子:7,865
  • 61回复贴,共1

31 骑士与市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么勤快地翻译了,吧友人数还是蜗牛一样的增长速度
这么好看的小说为啥受众不好


回复
1楼2017-02-13 22:31
    前排。这几天没去外交,想等吧主申请成功了再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13 22:36
      我觉得原文的简介吸引力不够,再加上没图,应该重新写个介绍。其实主要是没图,有图分分钟上3000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13 22:39
        個人也覺得是簡介的問題,雖然寫得很不錯,但初看的話看不懂主要的劇情是什麼,還有就是沒有插圖吧,個人挺中意幼/女戰記插畫家所表現出來的狂氣,跟前期的阿爾挺配的,但狂氣也只是一時,果然還是讓擅長描繪戰爭或武勇人物類型的插畫家來畫會比較好


        收起回复
        5楼2017-02-13 23:35
          感觉。。从复仇变成欲望了。。


          收起回复
          6楼2017-02-13 23:40
            这个小说真的很好看,可能是干货太少或者宣传没到位吧,说不定带几张图能多吸引点人来,翻译君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14 01:55
              应该是宣传不到位 比如比如隔壁哥布林杀手,朗神,甚至爱书这些小众向都有圣母婊(负面扩散宣传)然而这本吃……缺没圣母婊很奇怪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2-14 08:13
                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14 09:24
                  頂頂頂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14 10:39
                    其实有很多人看了开头几章吓跑了,前面的确实有些沉重,关键是不搞笑有些人就不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14 11:36
                      需要水怪众水一波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4 13:14
                        這部真的不錯,很好看,人數可能要慢慢積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14 14:47
                          。。。。。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14 16:21
                            顶........看好中
                            翻译辛苦了


                            回复
                            16楼2017-02-14 18:0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14 18:37
                                樓主肛溫啊魯特加爾德是誰啊?我已經忘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14 19:46
                                  其實呢這部啊⋯⋯看了挺耗腦的 而且黑暗向比較少人愛 要的話就是一開始黑暗後來後宮開很大 如平職那種比較多人愛……私希望這部除了姐姐的妹紙能活的好好的 雖然這種只有砂糖渣的作品很難 另外禽妊節快樂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02-14 20:31
                                    只能說錯生時代,現在的讀者主流不喜歡,但總有像我們這些小眾支持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15 22:00
                                      DMZJ看到就过来瞄一眼……感觉不错的样子
                                      唯一的担忧是作者或者翻译菌弃坑


                                      收起回复
                                      21楼2017-02-15 22:17
                                        译名改正
                                        ————————————
                                        「希尔达·冯·加德纳。上前」
                                        「是!」
                                        终于轮到了年轻一代的顺序,已经差不多快到卡尔的出场了。威廉将视线看向身旁的卡尔,由于刚才光是想自己的事就已经竭尽全力而没空注意卡尔那边。意料之中——
                                        「…………」
                                        在那里有着石化着的卡尔。看到那个威廉反而笑出了声。
                                        「……冷静下来。就算这么说也很难吧」
                                        卡尔颤抖着与威廉对上视线。
                                        「怎、怎、怎么办,我、我是要是在殿下面前露出什么丑态的话家族的大家就—」
                                        会危及泰勒家,这是当然的,现在卡尔他们正处于那种立场上。与背负国家的怪物面对面,不知何种语言将会损坏对方心情的这种紧张感。说别紧张才是强人所难。
                                        如果,对于威廉来说非常重要的事物有被牵连的可能性的话,应该也无法冷静下来吧。对威廉来说家族已经是遥远的过去,因为现在是一个人反而一身轻松。那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从一个巨大的重压中被解放了。
                                        因此,少许,只是少许,威廉觉得帮卡尔分担一下也是可以的。
                                        「是呢……如果失败了」
                                        失败这一词语令卡尔倍加紧张。
                                        获得了特别报酬的希尔达悄悄担心地看了眼卡尔的方向。卡尔要是失败的话当然会危及鲁特加尔德,她是在那种意义上担心的吧。或是源于作为相识之人的担心,又或是——
                                        「如果失败的话……一起大闹一番吧」
                                        「卟哦!?」
                                        卡尔喷出了奇怪的音节。幸好两人是在远离人群的场所,应该没有被任何人听到吧。当然这种程度的反应早就预想到了。
                                        「将王子作为人质与王进行交涉,然后亡命到奥斯特贝尔格或加利亚斯去。虽然会变成漫长的旅途不过到远离此处的亚克兰德去可能也挺有趣。怎么样,兴奋起来了吗?」
                                        威廉说着十分夸张的事情,但就算是卡尔也明白那只是梦想。
                                        「现在可不是能说玩笑的情况」
                                        不断被传唤的年轻一代,已经不论何时叫到卡尔都不奇怪了。
                                        「我也没打算开玩笑。只要你一旦失败我就会那么做,已经考虑到了那种景象。不论是罗兰大人还是艾因哈尔特大人以及鲁特加尔德大人都由我来保护。从最初开始,从那时开始我就是你的剑。我并不是侍奉于阿尔卡迪亚,而是侍奉于卡尔·冯·泰勒」
                                        威廉内心明白这完全只是谎言。然而威廉却对那样不断说着的自己感到了稍许违和感。那简直就像是,觉得自己说着事实一样的感觉——
                                        「对我感到不满吗?」
                                        威廉和卡尔对上视线。人的眼睛会说话,正因如此——
                                        「没有不满,足够了!」
                                        卡尔不再颤抖了。僵硬凝固的身体也放松下来变得柔软。
                                        「卡尔·冯·泰勒、上前」
                                        终于轮到了卡尔的出场。要仍是到刚才为止的卡尔的话在这时就算失神也不奇怪了吧。但是现在——
                                        「是!」
                                        挺起胸膛向前而去。
                                        「安心吧。有我陪着你」
                                        「嗯!」
                                        卡尔前行了。注视着卡尔背影的是自己的剑,是对自己有着绝对信任的忠义之剑。卡尔对那绝对性没有一丝怀疑。因此才能带着自信前进。
                                        「嚄、那就是泰勒家的」
                                        对那堂堂正正的站姿,周围的视线有了少许变化。
                                        「卡尔、你」
                                        从幼时起就熟知卡尔的希尔达也对那变化感到惊讶。
                                        (威廉陪着我,他那么说了。因此,我只需要相信)
                                        没有迷茫,视线望向天。看着艾哈德·冯·阿尔卡迪亚。
                                        (因为对于我来说,威廉是……在殿下之上)
                                        风、吹过。只有一瞬,虽然是些许微风,但也确实存在了。
                                        「……卡尔?」
                                        就算是威廉,否,正因为是威廉才没有看见卡尔·冯·泰勒的成长。踏破数个战场的并不只有威廉。
                                        卡尔单膝跪下,垂下头,其所行不愧为贵族,动作洗练。
                                        「卡尔十人队,传言都已流传到了吾之处。真是漂亮的战果。阿尔卡迪亚史上,再没有留下像你们这等优异战果的十人队了。因此——」
                                        艾哈德将插在自己腰边的佩剑拔出。
                                        场间骚动了起来。卡尔为自己是否犯下了什么错误而冷汗直流浸湿了背部。看到那场景对威廉来说也是令人紧张的瞬间,如果有个万一就不得不行动起来。
                                        「将卡尔·冯·泰勒从十人队长任命为百人队长。并且,授予卡尔·冯·泰勒骑士称号」
                                        场间一片哗然。还有大声表示惊讶的人。而作为当事者的卡尔本人也感到惊讶,为了不发出声音而拼命努力着,背后的汗水一个劲的流淌。这对威廉来说也是未曾想象过的事态。十人队长获得骑士位实在是前所未闻,而且卡尔在贵族中也只是毫无靠山的下级家族出身,不可置信。
                                        「汝愿起誓成为吾等国家之剑吗?」
                                        轻轻地将剑放上卡尔肩膀,不可能的事态正发生着。
                                        「以剑为证,我起誓」
                                        听到那回答的艾哈德微笑着收起剑退后一步。
                                        「卡尔·冯·泰勒,可以退下了」
                                        「是!」
                                        只是短暂的时间,但对卡尔来说却是无限接近永远的时间。虽然做好觉悟前进了,然而从没想到有着预想以上的事态在等待着自己。
                                        「糟、糟糕了威廉。呼、呼吸要—」
                                        「真是努力了。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是骑士任命,难怪会有王族在场」
                                        扶住紧绷的神经断掉后的卡尔,威廉思考着。
                                        王族在场的理由。那很简单。除了骑士位还有爵位的赋予都只能由王族进行。卡尔被授予骑士位,因此才会有王族特地来此。
                                        「最后是……威廉·利维乌斯、上前」
                                        「诶?」
                                        在卡尔被任命为骑士后沸腾起来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发呆的卡尔。威廉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传唤,这比预料之外还要意外。虽不知百人队长如何,但不可能仅为了十人队长的任命而特意在这个场所进行。那到底是有怎样的理由呢。
                                        「威廉·利维乌斯」
                                        「是!」
                                        总之只能前进。放开扶着的卡尔,威廉向前进。「奇怪、是外国人吧?」「连十人队长都不是」「白假面在这到底是?」「难道惹王子不高兴了吗?」偷偷摸摸的说话声传到了威廉的耳中。
                                        到达了楼梯前方。威廉将视线移向天,黄金的怪物就近在眼前。
                                        (看起来真美味)
                                        口中溢满了口水。吸溜。将快要滴出的口水用舌头舐去。威廉简直要发笑。事情到了这地步,不论发生什么都有可能的状况,产生了羡慕对手的欲望、从心底想要夺取的心思。想要那束光,那样的话这个干渴,这个饥饿,定能被满足吧。
                                        「那么,突然的传唤实在抱歉。问个冒昧的问题……你是丑男吗?」
                                        艾哈德突然问到了预想外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是否丑陋,但是我对这能否展现在殿下面前,并没有自信」
                                        威廉在面具之下满足的笑了。是关于面具的问题,对那早已考虑好了数种回答。要是只是为了那种事而特意叫到这的话,反而令人感谢。因为这个场所十分引人注目。
                                        「那么那个面具,是为了什么而戴?」
                                        和预想的一样。
                                        「这是将作为战士的自己和平时的自己区分开的道具。战场中时常有不得不扼杀感情的情况。那时,只是隔着一枚面具就能做到冷静客观的判断」
                                        「你是说那就是卡尔十人队跃进的原动力吗?」
                                        「当然,那是有卡尔大人的力量才有的功绩。我不过是献上微薄之力。在那前提下,要问对于我来说面具是否重要的话,答案是YES,殿下」
                                        低着头的威廉,以及俯视着他的艾哈德。
                                        「呵呵,吾不会做从白假面处夺走面具这等不解风情之事的。只是想问问而已。那么,进入主题吧」
                                        果然不可能只是想简单地聊天。既然特意传唤了,肯定是有着什么。
                                        「经常能听到你的功绩。在拉科尼亚将上级百人队长的海昂,在泰雅也将另一位上级百人队长乌尔奇斯讨伐了。然后是前几天,刚讨伐了北方小国拉托齐亚的首席百人队长『白熊』、修贝斯提·尼克莱内恩。」(注:名字里的各种元音有的可以作连音不特意翻成字,名字太长不好)
                                        这个情报令巴尔迪亚斯等军队相关者睁大了眼。希尔达等年轻一代也由于惊讶而瞪大了眼。
                                        『白熊』,修贝斯提·尼克莱内恩是在拉托齐亚的民众中有着绝大人气并以引为豪的市井出身的老一代。早时留有和百人队长时代的巴尔迪亚斯的交战记录。因为出身市井导致地位无法爬升,即便年老却也在拉托尼亚的最前线持续战斗着。威廉正是讨伐了那种程度的男人。
                                        (情报真快啊。还以为不会被算入这次的核定中)
                                        讨伐了修贝提斯真的是最近的事,就算是巴尔迪亚斯也尚未得知。而能提早掌握那个情报的艾哈德,就不只是普通的王族,还是说有其他理由呢——
                                        「当然至今为止的战果也十分出色了。但是讨伐了『白熊』就不只是出色这种程度的事情了,知道为什么吗?」
                                        和修贝提斯的战斗确实是壮绝的,就算是现在这个状态的威廉也犹豫了许久是否应该战斗。修贝提斯本身由于年老而身手衰退,即便那样威廉也赢得非常勉强。
                                        与当时在场的百人队联合作战包围修贝提斯,在修贝提斯快要强行突破包围阵型时威廉进行了突袭。理应浑身是伤虚弱了的修贝提斯依旧十分强悍。在那之后,怪物和威廉数度剑刃相交,最终才讨伐成功。
                                        那种程度的怪物的话就算获得几句赏言也不为过。虽不未过,但从结果来说讨伐了的即便是首席却仍是百人队长,而且还是早已度过全盛期的人。并没有到达按特例可以获得什么奖赏的程度。终归只是区区一介士兵的死——
                                        「拉托尼亚,向阿尔卡迪亚投降了。这是昨晚刚发生的事」
                                        垂着头的威廉。以及看着他的卡尔。不只是希尔达等年轻人,那正是能令这场间全员都惊讶得合不拢嘴程度的冲击。
                                        「本来那个国家就没有人才,土地贫瘠,处于能否保全国家体制都不清楚的状态。陷落应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吧。但是,最后的一推是英雄『白熊』的败北。是无敌的卡尔十人队和当地的百人队的胜利。对陷落一国的有功者,觉得实在不能什么都不赏赐。因此我来了」
                                        这也是将卡尔任命为骑士的最大的理由。终于理解了。也知道了巴尔迪亚斯不知情而艾哈德却知道的理由。一个国家,这已经不是军队范畴已然飞跃到了政治领域。应该是从那边获得情报的吧。
                                        「但是你毕竟连十人队长都不是,就算没有这件事也能被提拔这点是确实的。吾反而觉得那有些过小评价,但越级晋升实在不简单。而且,卡尔君是贵族出身但你是异国之人,因此突然授予骑士位也很困难」
                                        艾哈德拔出剑。
                                        「于是,将特例授予威廉·利维乌斯二级市民的身份。当然是以今后作为十人队长为吾国效力为前提」
                                        三级市民,即外国人成为二级市民是史无前例的。就算结婚后,出生的孩子能拥有二级市民的身份,但本人作为三级市民的身份是不会改变的。这正是特例中的特例。虽然对于卡尔等贵族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威廉对此除了惊讶没有别的反应。
                                        还以为摘下三级市民的肩章只可能是在成为贵族的时候,那是非常狭窄的道路,威廉曾以为在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
                                        「汝愿起誓成为吾国国民吗?」
                                        被承认为市民并不会带来什么变化,也不会比现在拥有更多的权力,只是成为了与地位名誉距离遥远的『普通的国民』而已。
                                        「我起誓,以性命为证」
                                        但是,威廉的脸上浮现了笑容。终于入手的切实的一步,威廉并不是想作为军人成名,军队只不过是向上攀升的道路,不过是手段。
                                        「威廉·利维乌斯,可以退下了」
                                        目的是在这个国家成名。将嘲笑自己比虫豸还不如的家伙们吞噬殆尽。为此的目的在『现在』决定了。
                                        「是」
                                        王能赋予人地位,那是与神明比肩的力量。如果那是立于万人之上后才能办到的话,那么目标只有一个,


                                        人之顶点,即是『王』。


                                        威廉转身看着背后广阔的光景。贵族、贵族、贵族,被选中之人们的集群。威廉再次认识到自己仍在途中。自己现在只是这场所中最下等的地位,出身更是最下层。因此才有意义。
                                        (咕呵)
                                        正因为底层将一切吞噬才有趣,足以称上真正的喜剧。
                                        (我要将你们全员吞噬,包括身后的家伙们啊)
                                        白色面具之下,滚滚熬煮着欲望的野兽。


                                        收起回复
                                        22楼2017-02-24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