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苑吧 关注:3,810贴子:167,361

【宇众不同】三生缘(越恭衍生 阿霆×杨超群)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越恭三世系列第三世,现代篇。第二世的佛爷与第一世的重生大师兄灵魂相融,黑化的陵越转生为混黑道的阿霆,少恭转生为男神经杨超群。黑化武力爆表攻×神经病呆萌受,这是大家投票出来的结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13 20:41
    “阿妈,我回来啦。”身穿白色T恤的俊美青年放下书包后跑到一个中年妇女身边,叫道。
    “阿霆呐,你回来啦。”中年妇女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给自己按摩肩膀的青年,继续摆放着手中的橙子。
    “阿妈呀。”阿霆继续给自己的妈妈捶背说:“给您说了多少次啦,没有必要这么辛苦。”
    “不行啊,你要上大学。”阿霆妈妈转过身拍拍他的手说:“妈妈现在辛苦些没什么,你以后还要娶媳妇儿呢。”
    阿霆听到“媳妇儿”这个词,低下头垂下眼睫,不说话,内心暗想:少恭啊少恭,我到这个世界20年了,还没有找到你……
    而阿霆心中的“媳妇儿”:欧阳少恭却在美国接受治疗。
    “给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有病,我不吃药,要吃你吃!”身穿红色西装,眼戴金丝眼镜的俊秀青年不耐烦的看着自己大哥手里的白色药瓶,重重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小群,听话!”戴维看着不听话的杨超群,心里有些着急,妈妈让他照顾好小群,却没有想到小群却得了抑郁症,这让他怎么给妈妈交代。
    “你听话你吃啊。”杨超群抬起头,挑衅的看着他。
    “你!”戴维气急,直接重重放下手中的药瓶说:“不吃你明天就回中国!”
    “你以为我喜欢看你这张冰山脸啊!”杨超群极度不优雅的撇撇嘴说:“要不是妈妈让我来我打死都不来!”
    “好好好。”戴维看到他这幅软硬不吃的样子,放松语气说:“我下午给你定机票,你明天回国吧。”
    “谢谢啊。”杨超群脸上毫无谢意道:“拜拜了您呐,不送啊。”
    戴维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13 20:41
      @小桥流水落花无 @36由 @水墨音离 @许小雪糕 @尘埃落定梦成殇 第三世已开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13 20:43
        @岁月兮流年day @少恭的最爱 第三世已开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13 20:43
          楼楼是不是之前有一篇启恭的文啊?怎么不更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13 2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13 22:03
              噢噢噢,宝宝来了,mua一口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14 08:53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14 09:43
                  情人节要加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4 10:56
                    “阿妈,今天的生意怎么样?”阿霆帮自己妈妈把放在地上的散乱箱子摆放好问道。
                    “哎呀,今天的生意很好啦,大家都很喜欢我的橙子。”阿霆妈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儿子忙这忙那。
                    “喂喂喂,你今天的保护费还没交啊。”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
                    阿霆妈妈看到站在摊位前的几个彪型大汉,瑟缩道:“我已经交了摊位费了,怎么还会有保护费?”
                    “你在这里卖橙经过我的同意了吗?嗯?”为首的大汉,手里上上下下的抛着一个橙子,眼睛一瞪,凶恶的问道。
                    “你们怎么这样啊!”阿霆眼里闪过一抹红光说道:“我们交了费,怎么还要交保护费!你们这些人简直就是渣子!”
                    “MD!你敢骂我!”为首的大汉听到阿霆这样说直接掀翻面前的摊子,怒声道:“打!”
                    他身后的几名大汉直接抱起地上放着橙子的箱子向地上砸去,瞬间,滚落了一地橙子,为首的大汉哈哈大笑,直接一脚向阿霆踢过去说:“小子,你还嫩啊!”
                    “不要打我儿子!”阿霆妈妈扑到阿霆身上,看着大汉,虽然有些瑟瑟发抖但还是说:“你们这些人一点王法也没有!”
                    “呵!”大汉冷笑:“你在我的地盘摆摊,还不让我收取保护费,要不要让大家评评理啦?都是吃软饭的啊,给我揍死这个臭小子!MD,敢骂我!”
                    两个大汉拉起阿霆妈妈,其余几人直接对阿霆拳打脚踢,阿霆刚想反抗就听到:“臭小子,不想让你妈妈出事,你就别想反抗我!”
                    阿霆看到两个人拉着自己妈妈,领头的那个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放在自己阿妈的脖子处,眼里带着嘲笑看着他。
                    “MD!敢欺负我兄弟!”一个剪发头少年直接抓起领头人的手向后一挒,一脚踢到他的膝盖处。
                    另一个少年直接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说:“文哥,我兄弟被人打了……对……在女人街……好的。”说完便直接向那几个大汉冲去。
                    约有五分钟左右,一辆面包车停在橙摊前,从车上下来几个手持钢管的年轻小伙,看到那几个大汉,直接用钢管向他们的身上打去。过了几分钟,那几个来闹事的大汉便被制服。
                    这时,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约么有三十岁左右的英俊男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走到被人抓住的领头人身边,摘下墨镜说:“年轻人,用别人妈妈威胁啊,你自己没有妈妈啊。”
                    领头人看着他说:“这次是我认栽。”
                    “年轻人啊,以后多积积德吧!”男子拍拍他的脸,笑道。
                    “你是哪条道上的?”大汉问道。
                    “大家给面子,叫我一声文哥。”文哥看了几人一眼说:“好了好了,没事了,都走吧。”
                    大汉看了他一眼,带着自己人垂头丧气的走了,他自己也知道,文哥是这片地的地下老大,他自是得罪不起的。
                    阿霆从擦擦嘴角的血迹,看了两个少年一眼说:“阿祥阿栋,谢谢你们了。”
                    刚才打电话的阿栋说道:“都是文哥的功劳啦。”
                    “对啊,阿霆,都是文哥的功劳啦。”剪发头少年笑眯眯的拍了一下阿霆的胳膊说。
                    阿霆听到两个小伙伴的话走到文哥面前恭恭敬敬的说:“文哥,谢谢你。”
                    文哥笑着拍拍阿霆说:“小伙子,很有孝心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14 2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14 2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14 20:3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4 20:33
                            狗粮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14 20:35
                              情人节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15 06:55
                                来看看更文了没有,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16 11:48
                                  “文哥,我想和你混。”阿霆看着耀文,坚定的说。
                                  “哦?”耀文看着他,笑道:“和我有什么好混的,你一个学生,应该好好学习,而不是弄这些。”
                                  “我想保护我想保护的人。”阿霆说道,若是自己手中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怎么给少恭好的生活,怎么配得上少恭……
                                  “阿霆,这一行不是那么好混的,你还是先以学习为主,不要多想,你妈妈这里,有我们这些人照顾啊。”耀文拍拍他的肩说道。
                                  阿霆见他说的慎重,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便说道:“文哥,你就先让我跟着你吧,我会好好读书的,书读完了,我还是会跟着你的。”
                                  耀文看看他又看看一边微笑的阿霆妈妈,说道:“好吧,可是入了这一行,就不是那么好退出的。”
                                  “我懂得。”阿霆点点头说道。
                                  耀文看到他这样坚定,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另一边的杨超群又是一个场景了:
                                  杨超群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橘子,慢慢剥开,细细清理掉橘子上的白络,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收紧橘瓣,橙黄色的汁水顺着手指一滴一滴流在桌子上。
                                  看着手中被自己捏烂的橘子,才感觉到头不是那么痛了,自己很是好奇在头痛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那画面自己似曾相识,却完全没有记忆……
                                  把捏烂的橘子扔进垃圾桶里,抽出湿巾擦净一根根手指,便起身回了房间。
                                  “妈。”杨超群拿着手机,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叫了一声说:“我今天下午的机票,我要回去,我不想在美国,我没有病,为什么总是让我吃药……”
                                  听着手机那头的声音唠唠叨叨了半天说:“你们再让我吃药,我就不回去了!”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便说道:“你回来吧,妈妈不逼你吃药。”
                                  如愿的挂了电话,杨超群松了一口气,揉揉还是有些抽痛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总是让我吃药,但是这能用药解决吗,自从成年之后,就每个月头痛,一次比一次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不痛。
                                  杨超群因为前世神魂过于强大,这一世的身体只是一个普通的身体,无法承受这强大的神魂,因而刚转生时便被封印了神魂,现在神魂一点点恢复,那头痛便是因为神魂慢慢破开封印而引起的。
                                  发了一会呆,直接给戴维打了个电话,便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衬衣,卡其色的休闲裤,利落的短发,整个人干净而清爽,拿起柜子里的背包,检查了一下里面的护照和各类卡,又看了一下现金,感觉够用,便出了门,直奔戴维的公司。
                                  待他拿了机票,又在机场给自己老妈老爸挑了几个礼物,便到登机的时间了,关了手机,直接毫无留恋的上了飞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17 20: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17 20: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17 20:40
                                        哈哈,第一次赶的这么巧,谢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17 21:06
                                          群群要回国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17 22: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17 23:31
                                              棒棒哒!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18 09:08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22 05: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24 23: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25 00:22
                                                      杨超群下了飞机已经到晚上了,肩上背着包,直接招手叫了一辆的士,坐了上去。
                                                      打开手机,便看到一堆的信息,还有一堆的未接电话,大致分为三类,戴维打的最多,过来是自己的父母,还有剩下的就是他的同学之类的。
                                                      快速浏览完短信,又给戴维和父母回了个电话,就开始浏览起网页,刚点开便看到一个巨大加粗的标题:香港街头,古惑仔火拼,原因竟是……
                                                      杨超群好奇的点进去,便看到一张图片,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帅气的侧脸掩映在众多人后,不知为什么,他看着这张侧脸,有些眼熟,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似得……
                                                      着急的向后拉拉,却没有再看到那张脸,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苦涩,他感觉自己有很重要的人忘记了,却丝毫没有记忆。
                                                      刺眼的灯光照过来,待他看到是一辆歪歪斜斜开着的车,便有些晚了,“碰”的一声,的士便斜斜的向路边拐去,直到撞到了一颗树上才停了下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杨超群,额头流下一缕鲜血,人已经昏迷过去了,而主驾驶座上的司机,则早就昏迷过去了。
                                                      几天后:
                                                      医院的高级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略显消瘦的人,额头上包着几圈纱布,双眼微闭,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仿佛给他的身体上镀了一层金光,安静又美好。
                                                      “小群呐,你快点醒醒吧。”坐在床边的中年美妇拿着手绢擦擦眼角,慈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又看看站在一边安慰自己的丈夫,泪汪汪的说:“老公,小群怎么还不醒来……”
                                                      杨父担忧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掩下眼里的担忧,扯出一抹笑说:“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医生不是也说了,小群这是失血过多,没事的,多等等就醒了,对了,你不是说要给小群炖鸡汤吗?要不然现在回去炖?”
                                                      杨母擦擦眼泪,说:“对对对,我要给小群炖鸡汤,不然一会醒来饿了怎么办,老公,你先看着,我回去给小群炖鸡汤了啊。”
                                                      杨父含笑点点头,看着她着着急急的出了病房。
                                                      病床上的杨超群眼睫颤了颤,却没有醒来,此时的他仿佛陷入了一个甜美的梦境,不愿意醒来。
                                                      “小群啊,戴维很担心你,他也很自责,说要不是他逼你,你也不会回国,也不会出事,你就快点醒醒吧,我和你妈妈很担心你。”看着床上安静的小儿子,杨父心里难过,没想到以前虽然调皮但是健康的儿子,出门一趟就变成了这样,这样安静的儿子让他更为心疼。
                                                      “启……山……陵……越……”轻的仿佛听不到的呢喃声想起,杨超群的眉头难受的皱了起来,眼睫的颤动更为厉害,想醒却不愿醒过来。
                                                      “小群,小群!!”杨父看到床上有了动静的人,激动的叫了几声,看到他没醒过来直接飞奔到走廊里,大声喊到:“医生!!医生!!我儿子有动静了!医生!”
                                                      他又走回来,看到床上不再说话的杨超群,偷偷擦擦泪水,坐在他的身边,说道:“小群,小群,你听到爸爸说话了吗?”
                                                      “病人刚才有什么反应?”医生推开门走了进来,冷声问道。
                                                      “他刚才说话了。”杨父看到医生冷淡的模样,皱皱眉头,说道。
                                                      医生看了看,便说:“他好了,很快就能出院了,你们别忘记做手续。”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医生走后,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一片白色,轻轻转过头,便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束漂亮的百合花,正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抬起手,看到自己身上的病服,强撑着往起坐,杨父看到,立刻扶起他说:“小群啊,哪里还痛不痛?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爸爸?”杨超群迷茫着一双眼睛,看着他,越过他的身体,便看到窗边站着一个极淡的人影,那是一个有着一头长发的漂亮女子,女子身穿白色连衣裙,手里还抱着一束白色玫瑰花,正看着他微笑。
                                                      “小群啊,你刚才在说什么啊?”杨父好奇的问,听声音像个人名字,难道自己儿子有喜欢的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08 22:36
                                                        “爸,你的身后为什么站着一个女人?”杨超群揉揉眼睛,看到那个女人依然向他微笑,有些奇怪,自己父母的感情自己知道,双方爱惨了彼此,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背叛。
                                                        杨父听到他的话,转过头看到空无一人的窗边,疑惑的摇摇头说:“没人啊,小群,你刚醒来是不是眼花了?”
                                                        杨超群揉眼,看到那个女子背对着他,头发被窗边的微风吹起,就像水中的一朵睡莲,美丽纯洁。
                                                        “我没有骗你,真的。”他的脸垮了下来,眼角带着些委屈。
                                                        杨父看他说的信誓旦旦,就又看了一边,结果还是没有人,心里咯噔一下,想到自己儿子不会撞坏脑子了吧?是不是有妄想症了?
                                                        看到自己父亲怪怪的眼神,杨超群想到有可能自己父亲看不到她,便说:“爸爸,我看错了,对了,妈妈怎么没来?”
                                                        “你妈妈啊,她回家给你炖汤去了。”杨父递给他一杯水让他润润嗓子说。
                                                        父子俩坐了坐便看到杨母手提保温壶推门进来了。
                                                        “小群,你真的醒了,我还以为你爸爸骗我呢。”杨母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醒了过来,立刻走到床边说:“来尝尝妈妈炖的鸡汤。”
                                                        “我怎么会骗你。”杨父故作哀怨的看了杨母一眼说:“呀,儿子醒了就顾着儿子了,我这个老头子就不管咯。”
                                                        “哼,喝你的汤吧!”杨母给他舀了一碗汤,说道。
                                                        杨超群端着碗,一勺一勺的喝着鸡汤,低垂眼睫,不知在想什么。
                                                        “对了,小群,既然你醒了,那下午我就要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说。”杨父看看他说道。
                                                        “没事,你们都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呆。”杨超群看了一眼窗边,问道:“爸,妈我的手机呢?”
                                                        “给。”杨父从床柜的小抽屉里拿出一部手机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是喜欢玩手机,以后眼睛不好了可怎么办呐。”
                                                        杨超群安慰他说:“我就玩一会,没事的。”
                                                        杨父看他坚持的样子,叹口气,拉着杨母回去了。
                                                        打开手机,搜索前几天香港火拼的新闻,找到那张图片,摸摸屏幕上的侧脸,低声说道:“为什么看着你我会伤心呢?”
                                                        “你好。”温柔悦耳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杨超群抬头,便看到那个漂亮女人站在他的床边,放下了她手中的玫瑰花,略有些羞涩。
                                                        “你好。”杨超群奇怪的看了看她,也问了一声好。
                                                        “你能看到我吗?”女人歪歪头,好奇地看着他。
                                                        他点点头,有些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虽然有些唐突,但是你是第一个能看到我的人,不知道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女人低下头,声音细若蚊蝇。
                                                        “你为什么不自己回家?”看到女人含着泪的眼,杨超群道歉道:“对不起,我没有恶意,就是好奇。”
                                                        “我在这个病房呆了五年,一直没有人能看到我。”女人擦擦眼中的泪,说:“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人,而我却一直都走不出这个病房,所以我想让你送我回家。”
                                                        “你是不是鬼魂?”杨超群仔细看了看她,发现了她的不一样,地上没有她的影子,而她的身体也有些透明。
                                                        “是啊。”女人忧愁的说:“我已经死了五年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投胎转世,我想我可能是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所以不能投胎转世吧。”
                                                        杨超群沉默了一会问道:“你的家乡在哪里?”
                                                        女人惊喜的看着他,看着他黑的发亮的眼珠说:“我的家乡在香港的油麻地,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嗯。”他点点头,说道:“我这里有块玉佩,你能藏在玉佩里吗?”
                                                        女人直接化作一道白光进入了玉佩里,玉佩也由原先的翠绿色变为了乳白色。
                                                        他收好玉佩后,给戴维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自己买好去香港的机票后,就自己出了医院。
                                                        回到家里又休息了几天,杨父杨母终于舍得放行了,才让自家司机送自己去了机场。
                                                        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棕色休闲裤,外穿一件米色风衣,脸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拿着机票和其他东西,向安检处走了去。
                                                        飞机起飞后,坐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有些累便坐在座位上睡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他醒了过来便看到自己的身上盖着一条白色的毯子,转头便看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高鼻深目的英俊男人,男人半长头发,微微有些凌乱,显得整个人潇洒不羁,看到杨超群在看自己,露出一个微笑说:“你好,我看到你在睡觉,就让空姐给你盖了一条毯子,怕你着凉。”
                                                        “谢谢。”杨超群拿下毯子,冷冷淡淡地道了一声谢。
                                                        “我叫尹千觞,不知你叫什么?”低垂着头的杨超群没有看到男人眼里的怀念。
                                                        “我叫杨超群。”互通了姓名后,就不再说什么话。
                                                        杨超群感觉到身边男人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忍着飞机落地后,便迫不及待的拦了一辆的士,离开了机场。
                                                        尹千觞追出门,便看到绝尘而去的的士,摇摇头,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说:“华裳,我到香港了,你在哪里?哦,我很快就到。”
                                                        杨超群擦擦自己额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说:“师傅,去XX酒店。”
                                                        “哎?小伙子要去那里啊,可要注意哦,那里经常有黑帮火拼哦。”司机师傅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
                                                        “嗯,谢谢师傅,我不会乱跑的。”杨超群露出一个微笑,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08 22:37
                                                          “要是我家孩子能有你这么听话就好了。”司机师傅想到自家女儿,遗憾的摇摇头。
                                                          聊了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杨超群下了车后,便开了一间房。
                                                          躺到大床上,揉揉有些痛的额头,睡了过去。
                                                          等到一觉醒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了,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准备出门吃饭。
                                                          出了酒店,吸了一口空气,抬手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希望今天晚上不要有司机师傅说的黑帮火拼吧!
                                                          阿霆站在街角处,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
                                                          “少恭……”扔掉手中的烟,眨眨眼,看到那个身影依旧站在那里,感觉到灵魂深处传来的熟悉感和喜悦,他便知道,他要找的人,找到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两人天涯相隔!
                                                          此时的杨超群仿佛感应到什么似得,转过头,便看到一张年轻俊美的青年,站在街角处,隔着人来人往的人流,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那个人,仿佛就是他梦中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08 2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