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回复魔法是...吧 关注:1,532贴子:740
  • 4回复贴,共1


回复
1楼2017-02-13 12:05
    黑披风!?正体不明!?

    「那位,要和我组队吗?」
    「……哎,我?」

    独自讨伐哥布林的次日,我被一位有点轻浮的男子邀请入伍。

    「其实我接受了讨伐哥布林王的任务,但一起去的家伙忽然不见了……那时正好遇到了拿来大量哥布林耳朵的你。而且我刚来这个镇子不太认得路。」
    「你认为我可以那就行了。」

    反正冒险者教室的家伙都不肯跟我组队……

    「噢,真的吗!?得救了啊。据闻哥布林王对新人来说太苛刻了,所以还真是得救了。」
    「不过我也是昨天才登记的新人……」
    「……欸,才昨天就打倒了那么多哥布林啊?」
    「嗯,昨天登记完就立即去干了。」
    「哎……」

    他的声音流露出明显的沮丧。
    「……那个、不好意思?」

    那样组队的事情就告吹了吧,难得第一次组队做任务,有点想去呢……
    「之后还需要2、3个人呢。」
    「……即使这样,还要继续组队吗?」

    我正想着再接一个哥布林任务的时候,那时候男子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到。

    「那个、没问题的话就来搭把手吧。」

    话说回来,他说过自己刚来镇子,同为新人也应该打好关系。
    「这就没问题了。之后再去找些人吧。」
    「嗯」

    于是我们开始寻找其余的同伴。


    ――――――[国王 视点]――――――――
    「唉……哪里都找不到能够治疗我妻女的人吗……」

    把优秀的治疗师传唤过来之后又过了数日,我依旧埋首于国王的工作。
    到最后,那些人都无法替我女儿她们治疗,现在让我的部下继续寻找别的回复魔法师。
    不过我不认为还有谁能够治好连我女儿也治不了的病。
    用沉重的手握着笔继续今天的工作。

    笃笃——


    忽然我的房间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对这么晚的到访感到疑惑,于是隔着门问到。
    是找到了优秀的治疗师吗?
    满怀不安与期待的我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亲爱的」

    「……哈?」

    刚才……是谁的声音。
    是常年在耳边环绕的声音——


    「……父上」

    慢着、是幻听吗?
    怎么会……这也是听惯耳熟的声音——


    我从座上站起来,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门。
    「啊哈哈哈哈哈!!」
    一直担忧着、这样下去是不是要失去的两人。


    现在,在我的眼前的,是我致爱的妻子和女儿——


    「怎、怎么回事?你们的病不要紧了吗!?」
    两人看上去健康无恙,但我还是忍不住发问。


    「嗯,没事了,亲爱的。」
    「对,如你所见,我们都痊愈了」
    「那就好!!那真是……真是太好了!!!」


    我的视野模糊了。
    这副样子可不能让部下看到,但今天的话……是啊,今天的话是允许的。
    我把两人拥入怀中持续地放声大哭。
    听到我的声音,守卫赶过来查看究竟。
    在那里看到我们的身影,察觉到女儿她们已经康复后,大伙也跟着一起喜极而泣。

    过了一阵,总算平复下来。
    守卫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我的妻子、女儿。


    「那、那个,你们的病是怎么好的?自然康复吗?」
    之前显出来了那样的丑态,现在多少有点难为情。


    「不,不是自然康复的。」
    「那么是怎么治好的?」
    「是『回复魔法』」
    「那个、你的?」

    如果是由我所知道的王国最优秀治疗师,我的女儿治好的话,也可以理解。

    「不,不是我」
    「那么是谁治好的?我传唤来的治疗师都离开了。」

    只有一个人稍微留了下来,但他最后也离开了。

    「上次不是有贼入侵到城堡里吗?」
    「啊啊、确实入侵了啊,好像使出了切断手臂的幻术,不管怎样都没能捉到他。」
    「恐怕就是那个人治好我们的」
    「……不、等一下,那不就是说你们数日前就治好了吗?」

    关于有贼入侵的报告书是数日前呈交上来的。

    「是的,就是那样。不过我们不敢断言没有复发的可能性,所以又留在房间里观察了数天。最后确认自己真的完全康复,于是就来这里了。」
    「嗯,是那样的话也没办法。那么,那个治好你们的家伙呢?」
    「好像治好我们之后就离开了城堡。」
    「而且这个孩子好像还把一只耳环交给了他。」


    就像覆盖女儿的话那样,妻子发言了。
    女儿持有的耳环应该是在结婚的时候交出去的吧。

    「那、那是什么回事!?虽然我也想过那样褒奖治好你们的人……不、已经确认过本人的意愿了吗?」

    因为随意说出结婚的话,两人向我投来了鄙夷的目光,我赶紧进行辩解 。

    「那个呢,这孩子好像不明白这个耳环的意义,只是为了『再次相遇』就把耳环交给了治疗的人。」
    「……」

    看到女儿难为情地低着头,就不继续对她说什么了。恐怕至今为止已经被妻子逗得够了吧。

    「……嘛,那就好,最坏情况只好准备别的东西了。」

    这是王室代代相传的宝物。但是女儿的对象也得慎重地选择。

    「那么说来,治疗的人是谁?」
    必须为2人的事向他表达谢意。

    「……不知道」
    不过女儿说出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恐怕是被要求了封口吧。

    「不需要特意隐藏哦,虽然入侵了城堡,但那是为了你们两位而做的,反过来只想对他加以褒奖。毕竟为了替你们治疗不惜以身犯险。」
    「不,不是那样,他没有留下姓名,马上就离开了。」

    有点惊讶,没法向他道谢了。

    「他长什么样子?我可以让人去搜寻他」
    去行会发布调查委托就行了。即使不能立刻找着,总有一天也会找得到吧 。

    「那个、他披着黑色的带帽披风,所以看不到脸,不过从他的声音可以判断是男性……」
    「什、什、什么……」
    「父、父上?」

    以黑色披风掩盖身份,拯救了公主什么的……
    那、那真是——————


    「太帅了——!!!」
    「吓!」


    妻子和女儿都被我吓着了,不过我不在乎。

    「黑披风喔哦哦哦!!!!堪称完美啊啊啊!!!」
    那家伙简直就是天才!!完美地诠释了男人的浪漫!!!

    「啊啊啊!让我见上一面也好啊啊啊!!遇上了我要当他的弟子!!!」
    「请、请冷静下来,父上」
    「这还能冷静下来吗?!黑披风?!正体不明?!完全冷静不下来啊。我一定要马上派部下收集那位黑披风的情报 」

    我的声音再次让守卫赶了过来。

    「陛下!!有怎么事吗」
    「所有人听命!!立即调查『黑披风男』!!不过别查探他的身份,只需有关地点和相关事迹的情报即可!!」
    「是,遵命!!」

    话音刚落,已经马上着手处理了。
    ……可恶!!如果我能够早点知道这件事……
    因为报告书上没写上,所以没有留意到。是谁写的报告书?马上把他降职!!!

    <030 fin>


    回复
    2楼2017-02-13 12:06
      這位国王是有中二病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2-14 10:0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04 10:12
          挖坟抱歉,但我实在是被那国王逗得忍不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31 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