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月吧 关注:24,215贴子:573,155
  • 10回复贴,共1

【L月|原创】在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的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算是楼主第一次正经写文,诚惶诚恐(捂心/,开头有点没深入进去,不过后面总算还可以看,,,世界观大概就是硫克曾说的“使用过死亡笔记的人,千万别认为自己可以上天堂或下地狱。”顺便把被本子杀死的人也都添入了这个世界里,因为想要写梦想刚被摧折的月的挫败颓废感,所以可能有一点ooc,,所以还请见谅,以上,放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9 20:32
    因死亡笔记而死去的亡灵,到达的可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哦。月生命的最后之际硫克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月的名字。

    眼前一片灰暗。这便是我应得的世界?月睁开了已燃烧殆尽的眼睛注视着苍凉的景象。死后的世界,比想象中要温馨呢,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如此枯槁的存在。无聊,还是无聊,没有了死亡笔记一切都变枯燥了啊。
    远处传来嘈杂的喧闹声,月立即警觉起来,看来这荒凉的世界里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
    “传来消息说今天是基拉的祭日。”远处有人在交谈。“真的吗,看来我们要准备一下好好犒劳那家伙了。”
    月认出前方的人曾被自己写在死亡笔记上,前方的人向月走来,月急切地向后退去,撞上了他人,月转过头去,身后的人让他感到震惊,是雷和,,南空直美!月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们二人,二人也用同样惊讶的眼神看着月,突然南空直美伸出手,向后擒住了月的胳膊,向四周喊道:“他就是基拉!”,四周的人都看向了月,南空直美将月向前推去,用憎恨的眼光冲着月:“基拉,这是你应得的,接下来就看L先生如何处置了。”随后挽着雷离开了月的面前。
    周围的人聚集起来,月感受到了四周强烈的憎意向他扑来,那憎恨的目光好似要把他燃烧殆尽。“这里是一个颓废的世界,在这里颓然的我们却仍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等待着基拉,报复基拉。”月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按压住,面前的人的拳头向自己的肚子捶来,月感到腹部一阵绞痛,“在这个世界的我们都是因你而死的,我们要让你体会到比死亡还要重的痛苦。”脸与手指被他人踩在脚下碾压,无数的拳脚捶击在腹部背部和后脑,痛楚随着神经的电流在脑内不断的循环着,月感受到空前绝后的屈辱。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没有时间概念的世界,施以暴行的人们都散了,月趴在地上,轻轻一动都是痛的,甚至连动的力气都没有多少,浑身没有一处是轻松的,像是被无数的蚂蚁撕裂了一般,连呼吸都难以顺畅,月的视野模糊起来,眼神逐渐涣散了。
    恍惚中,月好像感受到记忆中熟悉的甜丝丝的气息和似曾相识的冰凉的触感。

    宁是舍弃一切也终究得不到想要的,干脆当做是一场梦,捏的粉碎吧。
    月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这个人还是过去的样子,眼睛大大地睁着,像一条漫不经心的鱼,最后一次见这双眼睛是在他临终的时候,那时自己俯视着他,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他传去讥讽。如今,他在俯视着自己,阴霾的面目浮现出看不透的表情。“久违了,月君。”明明是日常用语却散发着冰冷,不过,他本身就是个冰冷的人,当然月也一样。“好久不见,龙崎。”月坐正身体。“五年多吧,在没有你的世界生活了五年,好寂寞啊。”月带着笑容用激动的语调对L说。“没有用的,”L伸出手抓住月的衣领,直直地盯着月“做了这么多严重的事,月君是要接受惩罚的。”说完L的拳头重重的落在月的脸上。一拳,两拳,十拳,二十拳,陨石雨陨落一般,疼痛麻木,月没有抵抗,发丝遮掩的眉目间已没有了过去的骄傲自满,一切都是万分颓然。毕竟还是,失去了所有。
    L掐着月的脖子,抵上了月的唇,自从L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一直在等待着月,想着如何才能使这个固执的家伙对自身的所做所为感到愧疚。一直以来的愤怒与欲望交织着,愈是对他窥望,愈是气愤,想要掐灭那自大的为所欲为。月颤抖着,被堵上了唇后呼吸不畅。没有脉动的脖颈提醒着已逝的生命,即使是死去的L,也依旧是一个侦探,依旧是一个想要死死抓住罪犯的侦探。他是月,也同样是基拉。他是龙崎,也同样是L。若月不是基拉龙崎不是L世界应该会很美好,但那样他们也不会相遇,这本身就是宿命。曾经钪锵坚定的“正义必胜”,结果最终谁也没胜。
    愤恨着栽种出的粉红色印记遍布在月的脖与肩,L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月颓然地呼吸,L带着憎意在月身上索取着,这算是惩罚吧,L的舌尖划过胸前的缨红,月忍不住微颤倒吸一口凉气,湿滑的触感向下游走,月不安起来,推开了L,踉踉跄跄地向外跑,L抓住月的胳膊,将他按在地上,月挣扎着,眼睛向L凶狠地瞪着,L掰住月的右肩,咯嘣一声,随后是月痛苦的吼叫,月的手臂如木偶般垂下来。“我对月君的惩罚请好好承受,不然我会让月君的左肩同样脱臼。”月的嘴因疼痛而张开,发出难以压抑的颤抖,L拭去在月眼眶间打转的生理的泪水,伏下身盖住了月的呜咽,L在唇齿间掠夺着,肆意妄为。舌头,牙齿,更深一步的咽喉,发丝,耳垂,透着性感的锁骨,L要让月的每一处都体会到被侵犯的痛苦,这是惩罚,对的,这是惩罚,以这个为理由,搪塞此刻的疯狂。身体因L的触碰而变得黏腻,浊色因L的把弄忍不住的喷露而出,在L的身下释放变得如此轻而易举。月在L的贯入中昏睡过去,裸露的躯体上是众人暴力的淤青与L放纵的嫩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9 20:32
      哇上来就是肉好激动……lz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9 21:5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11 21:17
          打上止痛剂后,L给月复位。L握住月的腕部和肘部,曲肘90度,进行牵引。一段时间后,月的肩膀发出了嘣的一声。前来帮忙的渡给L递上绷带和棉垫,L在月的腋部放上棉垫,用绷带和三角巾固定于胸前。固定好后,L蹲在一旁沉默的凝视着月。


          五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月如今与初次见面时的模样相差无几,岁月只是轻轻浅浅的在月脸上留下痕迹。不过,月的身上却增添了不少狼狈,看来这些年尼亚把他逼得很紧啊。
          L咬了一下大拇指,提起月的外套给月盖上,却又为自己的行为苦恼,呆呆地注视着月说:“渡,你认为我该怎么办?”
          身后收拾物品的渡停止手中的工作谦躬地对L说:“我认为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L抬起头向前方注视着:“向前看吗。”可是这个昏暗世界里,还有前方可言吗?

          躺在粗糙破旧的水泥地上,左手的鲜血流淌着,渗入长着杂草的泥土夹缝里。破碎的墙壁投入令人窒息的光,硫克蹲立在墙壁上。背光也依旧能感受到硫克扭曲的脸上的刺骨笑容,手中的纸张翻转过来,上面赫然的“夜神月”几个字,月的瞳孔紧缩,嘶吼咆哮。
          “不——”月从梦中惊醒,额头上一层细汗。一只苍老的手按住了月“L近段时间要去处理事务,您的手臂刚进行复位,三周后才可进行康复运动,在这之前请先不要动。”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2 02:15
            像angel beats里一样,只要不再怨恨或者达成了什么别的要求就可以从这个世界消失然后往生?别睬我我只是随便说说哈哈……
            楼主加油!期待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02-13 15:04
              大佬还有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6-24 21:50
                真是绝望的世界。只有个别几个好人,那些罪犯难道不攻击L和警察吗?月在这个世界里怎么生存哦?他们可都是杀人犯和变态的罪犯,没有道德可言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6-27 03: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5-18 0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