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5贴子:7,791
  • 9回复贴,共1
临时补贴,周五有deadline,翻译看情况


回复
1楼2017-02-08 04:40
    第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8 07:1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8 08:53
        楼主大人真是勤勉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8 08:54
          感謝翻譯~辛苦囉~


          回复
          7楼2017-02-08 16:03
            楼主好快啊


            回复
            8楼2017-02-08 21:15
              衝好快!


              回复
              9楼2017-02-09 10:11
                译名改正
                ——————————————
                沦为落汤鸡的两人回到泰勒家后,受到了家人温暖的迎接。用干爽的布料擦拭湿透的身体,在熊熊燃烧的暖炉前温暖起来。再喝了一杯暖和的热汤后,两人便分离了。


                一人为了给朋友制作服装而到了自己房间。
                另一人回到了借来的房间内。
                「你好啊威廉君。能稍微说说话吗?」
                「诶诶,当然」
                威廉所借住的房间。罗兰·冯·泰勒正站在这房间门外。他没有进入房间内的打算,正靠在门上。
                「我是来对你今天帮了鲁特加尔德进行感谢。谢谢你」
                「不,考虑到我正受着照顾这些事都是理所当然的」
                「啊哈哈,是那样吗」
                「是的」
                两人间暂时降下了沉默。在这种场合不能轻易开口,沉默是金,『弱的一方』先开口并不是好事。
                「鲁特加尔德很聪明吧?那要是男人的话应该能起到作用吧」
                罗兰的气氛,突然改变了。
                「那孩子说了些什么我大概能预想到,并且也没有否定那些的打算。你利用着泰勒家,而泰勒家也在利用你。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双赢。美妙的蜜月。这次就先把彼此的性格放到一边。这是交易,然后只要这个交易尚未崩溃,我就会『期待』着你。请你务必、回应我这份『期待』」
                温和并且温柔的罗兰这次也剥下来一层皮。既然被知道了就没有隐藏的必要,暴露出来的罗兰比威廉想象以上还要巨大并且扭曲。
                「谨记于心」
                威廉只能这样回答。在这种意义上,现在都无法获胜。无法获胜的比赛只要不去进行就好,不战斗的话就不会失败。
                威廉在脑海中描绘着假面。用超乎想象的冷静抑制这自己的欲望,无法获胜的战斗还是能够回避的。冷静的、客观的判断了状况。最近一个劲暴走的不再冷淡的思考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只要未来赢了就行。只要最后赢了,就是我的胜利)
                威廉浮现出浑黑的笑容。然后估计门那侧的罗兰也是同样的表情吧。这是吞噬彼此作用的关系。
                最后被吞掉的是哪边呢。


                获得面具的那个夜晚,威廉做了个梦。
                小小的黑发少年正抱着膝盖哭泣。周围对少年投去怨嗟的声音,那是想用手将其绞杀的亡者的群列。憎恨不断膨胀,憎恶灼烧其身。在永劫的恶意中,少年只是害怕地哭泣着。
                他正被仅仅一人、仅仅一人的亡者守护着。
                「没问题,你没有做错。不是你的错」
                说着温柔话语的少女,拥有和少年相同的头发,以及和少年相同的眼睛。
                「真的吗?不是我的错吗?」
                亡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周围传来了大量嘘声。即使怨嗟之声不断膨胀打算将其压垮,黑发少女依从一切中保护着少年。
                戴着面具的威廉只是看着那副景象。乍看下那仿佛是美丽爱情剧的一幕——
                「……够了」
                对威廉·利维乌斯、阿尔来说哪边的景象是救赎,哪边的景象才与自己相配,是亡者、还是少女,是毁灭、还是救赎,是恶意、还是爱。
                「别开玩笑了!」
                威廉伸出手。黑发少女看了一眼那个然后微笑了。周围的亡者注意到那个,杀向了可以说是少年的代替的威廉面前。
                「可恶!?我、我是!」
                被亡者浪潮吞噬了的威廉,在意识将要飞走的时候,在最后的最后黑发少女抱住了威廉。从无法抵抗的恶意的集群,从灼烧身体的憎恶的集群处如同保护少年般保护着威廉。
                「……」
                少女什么也没说。并没有说出为了安慰少年的那些话。其实是希望她说些什么,希望能够交谈,然而从少女口中没有发出任何对向威廉的话语。有的仅仅是微笑。
                「姐姐!」
                那个瞬间,威廉的世界反转了。


                「哈、哈、哈、哈」
                噩梦。连是不是噩梦都不懂的奇妙的梦。
                威廉起床时看到了镜子中映照出的自己那全是是汗的身影,实在是丑陋。
                「咕咚」
                威廉咽了口口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究竟意味着什么,什么也没能弄懂。只有不快感和难以抗拒的幸福感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真是糟糕的脸」
                威廉将手伸向面具。这个表情决不能出现在别人面前。在扮演着威廉·利维乌斯的情况下,现在的状态实在不能说是好。
                「……」
                威廉通过面具看着世界。通过那有限的视界、被黑暗分隔的外界和被一枚薄皮隔绝的视界,威廉的思考回复了正常。
                「……呼」
                威廉取回了冷静,不得不进行每日锻炼,抬起沉重的身子,站了起来。
                「真是,最近的我到底怎么了」
                威廉对自身的不安定感到无语,疲劳地摇了摇头,为了进行每日的训练而走出了自己房间。


                在这前方,威廉必须将永劫地和这噩梦一同前行这事,现在的威廉还不知道。


                收起回复
                10楼2017-02-24 21:3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