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城主吧 关注:548贴子:47,271
  • 22回复贴,共1

【脑洞文】时间城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城主镇楼

不多废话,贴故事了。


其实整个时间城,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城主。
夜空流星破,时光荏苒过。那一年,城主化一点灵识,种下一棵树。这棵树,是他对寂寞最初的妥协。
树生有轮,密密匝匝,枝繁叶茂,时光常驻。偶尔起风,是武林之劫,时而落叶,是英雄末路。这,便是时间树。


又一年,城主倚树而眠,不觉入梦,梦中一场喜乐,竟不自觉散出半分元功,凝作一对时之心。梦醒,默默凝视许久。终是有灵性之心,也许,时间城该添一个小生命了。
自此之后,时间树下,一具婴儿之躯,汇聚点点光阴,慢慢成型。唯一陪伴的,是安详而静默的城主。不求速成,但待时机。谁知过了多少日,谁知过了多少年。一名少年最光阴,咿咿呀呀学讲话。心性纯良,智识却是如普通人一般。整日调皮捣蛋,让时间城生机大增。
但城主心知自己非是适合最光阴的玩伴,沉思许久。轻取一片时间树叶,再化一点灵识,动三分元功,凝时俱体。时间树微风吹过,一名身着优雅蓝衣的少年便出现在城主面前。因你不同于最光阴般经历时间洗礼而成,所以吾赐饮岁之名与你。意味着你生前的时间,需要在现世慢慢偿还。从此以后,你是时间城的人了。
“是。”
*千百光年弹指间,韶光暗渡几人笑。
自从时间城多了两个小生命,各种便民设施就全要城主亲力亲为,慢慢建造。诸如时间城高级学府,造好以后,还要花费不少的元功请仙山之名师来执教,诸如武痴,夫子之流。又修建日晷,帮助两人锻炼身体。闲暇期间制造出时间械人,也算是自娱自乐。挖沟蓄水,造时间天池。但限于地势,使天池之水过浅,因此不能养鱼,也不能游泳。

*谁将天时化流星,颗颗尽落掌心来。
时间树依然默默的生长,就好像时间从来没有停下来过。而当初的那两名调皮少年,已长大成人。饮岁,伊现在是时间城的大管家。而最光阴,咳咳,仍然是考试不及格的懵人。
在饮够了苦苦的花茶之后,最光阴终于做下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
“老爸,我要出去玩。”


暂时就写这么多,冻手冻脚的,楼主我要去时间温泉暖暖。诸位道友慢看,轻拍。


回复
1楼2017-02-05 20:10
    哦哟,不错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17 01:04
      因为银家也是粉红大城主的骨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8 02:49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28 21:01
          素魂一体身自轻,晷转千百寄灵心。
          魄冠临身始觉重,但因呛声不回头。

          天地造化万物,以瑰丽奇险为妙。人活一世,以步步蕴机为奇。你永远都猜不到下一个你遇到的是什么人,下一眼看到的是什么景象,甚至下一秒,你身在何处。
          最光阴,你可知你之未来,未必如你心中所想啊。时间树下,饮岁倾听着城主。
          饮岁,要请你顾好日晷了。
          是,吾会。

          温润的眼神,凝碧的双耳。让最光阴感到奇怪的是,这个人的耳朵居然这般奇特。
          朋友,不可这样盯着吾看哦。
          啊…这.
          朋友,你若不弃嫌,与吾共饮如何?
          共饮,什么?
          酒。
          妈呀好辣啊,真难喝,我吐。
          噫呀,朋友你不曾饮过酒吗?
          我,只饮过茶.
          汪汪汪!
          麦叫。难道人间的狗也要着急饮酒吗?
          哈哈哈哈….

          同游山水不辞远,感时有应救世人。
          有友如此慰时心,乐在人间不思城。


          城主,你在忧心。
          哦,被你看出。吾当日入梦,凝出一对时之心,一者成为浪荡子。另一只心当时尽速散去能量,于吾手中流失也。哎,现在,他似乎也自时间洪流之中默默现身了。
          城主….
          饮岁,就算是吾,也不能改变天意。时间,总是自有其道啊.

          那一天,天降暴雨,雨伴异光,光入腹,腹内胎儿一生啼哭,哭得天上的雨,下得更狠了。
          人随雨出,起名霏吧。
          恭喜好友得一贵子。
          恭喜师傅。
          哈哈,感谢诸位…今后的烈剑宗将更加壮大

          暴雨降世谁之幸?福祸起落谁之命?
          天时铺地扰世尘,运命一生惩何人?

          琅华宴上,一名舞司,一名刀神,一名破少年。
          交会,是运命的戏弄,是时间的肆意。谁之心受伤?谁又得生之幸?爱是什么?恨又作何?
          地狱重重十八层,此阵全是为君开。
          爱恨情痴唯己身,誓要灭绝眼前人。

          抖落的树叶,时间树颤抖不止,死劫临身,无可阻挡。一切,终究是要发生,一切却也不是那般顺利。城主伫立树下,感同身受,却仍是无法出手明阻。

          你之选择,竟是这般!?
          没错。
          最-光-阴!


          (睡了个午觉起来就不知道该咋写了...下次再见)


          回复
          5楼2017-04-30 14:16
            哎呀?!暴雨心奴是时间城主的另一个时之心所化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02 22:09
              顶顶顶!!!太喜欢了,楼主文笔好棒,啊啊啊,我已经沉迷于城主不能自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19 15:1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5 23:42
                  饮岁,有人要回来了.快去准备吧.
                  是,城主。
                  人不染红尘,红尘自染人。
                  身在江湖的人,染上的究竟是红尘?还是时间的旋流?又或是,光阴的反面?
                  城主..
                  我要将吾之心,给九...千胜,额噗。我要救他
                  最光阴..这是你之决定。
                  没错,你要甚么,我都答应,但你一定要救他。
                  既然如此。饮岁,来吧。
                  当饮岁捻动无名法语,城主却是仰头观树,看飒飒不止的风,究竟要吹到几时。
                  就在时之心冲入九千胜濒死之躯,异样的光芒将最光阴两人笼罩。随后两道光芒窜入时间树叶之间,徘徊辗转,最终,两道光芒飞向天际,没入云海。


                  时间树下,又只剩两人了。
                  城主,其实你可以,你有很多的手腕可以改变这一切。
                  饮岁,若吾说,这世上,亦有时间所不能解的结,你信吗?
                  城主是说,时间也不是万能吗?
                  哎,时间,何时万能过?


                  身魄尽入一冠,性命寄于一树。
                  漫长的记忆,幽幽的年轮。人似醒了,又困去。宛如梦中再回首,却失来时路。默默人无语,高峰看孤星。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少路,突一日,一人,一狗,相遇竹林酒店旁。
                  啊....酒·狗
                  汪汪,才不是酒狗
                  汪汪,别过来别过来,别抱我
                  跟我行
                  汪汪汪,我这小爪子怎么就跟着他走了呢...
                  夜路虽暗狗随行,天顶之人焉有看?


                  当性命逆流回转,最光阴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有一名朋友,我好像,有一名朋友,但是我很久没见过他了。
                  汪汪,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讲故事的人,头有点晕
                  听故事的狗,也有点晕
                  啊..我要走了..
                  汪汪?
                  瞬间,一道异光,将最光阴通身罩下,随即飞向天边。
                  汪汪汪,飞这么远。也不打个招呼,这下要累死本神犬


                  摇曳的时间树,吱呀转动的日晷,饮茶的人,手里紧攥着的,竟仍是那,一粒苦元。


                  汪汪汪,跑这么远,还是给我找到了。
                  嗯?是,你。
                  汪汪,你上回说你有啥朋友来着?
                  朋友...啊.最光阴突然感到记忆的大门瞬间倒塌,他奋力向门内冲去,却发现这里充满了无声的碎片。那个人...


                  而在此时另一处地。一名老人,一名孩童。正为了今日的晚餐而在努力砍柴。
                  绮罗生啊,再砍一阵,我们就能将柴送去东村的客栈换钱囖。
                  义父,我叫白小九,不是绮罗生啦。
                  我白小九,砍柴最拿手,什么木头什么柴,只要给我一把柴刀,我很快就能帮义父劈好。但是我就是不要叫什么绮罗生,这耳朵我也要偷偷盖住。不然别的小朋友都不跟我耍。
                  但是义父我发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这只不简单,听说以前有一个人也拥有这款耳朵,他可是很厉害的刀客呢。
                  刀,刀客。我记得我听到过一句话
                  “只要你再握起刀,我们便能再相遇。”听这句,好像不是什么坏人说的,但是我又有点害怕。所以我只有帮义父砍柴的时候才挥刀。
                  好啦,天快落雨了,我们去准备晚餐了。
                  嗯。


                  又在此时另一处地。天雷滚滚,暴雨过境。
                  雨,总是落的凄凉,井,总是深的无底。
                  幽黯井中,一双邪眼,紧紧盯视手中绮罗双耳,发出了阴沉惨绝的笑声。这笑声,又有几人可以听到呢?


                  人之性命,有多长?狗之性命,又有多久?
                  汪.我老了,我快要死了
                  死,是什么感觉?
                  汪汪.别问我..我死了你就没人陪了。你那个朋友到现在也没看到
                  啊..我会记住你,酒狗
                  汪.什么酒狗,算了...
                  怀中的热量逐渐消失,雪白的毛皮散去光芒,最光阴突然想起一种苦苦的味道,而他,绝对厌恶这种味道。
                  你不会孤独,我也不会丢下你,你会永远陪着我。
                  手起手落,一柄骨刀,一张狗面,出现在最光阴的身上。骨刀,是绝对够利的骨刀,狗面,是埋藏一切情绪的狗面。
                  我们,永远是最好的狗友。最光阴握紧身上时计,转身而去。


                  瑀瑀人独行,苍林又山涧。
                  滴答怀中时计,尽捡散落光阴。
                  时间树,应是能茁壮成长了吧。


                  回复
                  9楼2017-08-27 16:1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8 2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9 13:27
                        楼主回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3 22:26
                          最光阴啊最光阴,到最后,你还是要回归时间城,你可知吗?城主递过一些铆钉。
                          看起来他会带另一个人,另一段情回来哦。饮岁认真的把铆钉打入时间械人体内。
                          时间城不是能随意让感情恣生之所啊。
                          那伊还是留在苦境比较好。
                          时间械人摇摇晃晃,从城主的手头走了出去。
                          哈,成功了,第三千九百九十八次,又修好了。饮岁收起工具箱,下次又会是什么种的问题?城主。
                          这嘛…
                          咦,不愿讲哦,不过应该是难不倒我这时间城高材生呐。
                          饮岁,时间械人工作的久了,应该休假了。
                          它休假,谁来推日晷?
                          麦着急,时机一到,你自然会知晓。城主遁光远去。
                          嗯,时机一到,时机…喂,城主麦走,我何时可以休假啊~~~~~

                          迷雾四溢,阵阵吱呀声中,一名偿还时间之人,缓缓推动沉重的日晷。观他心神似存若虚,放佛饱受折磨。
                          城主,这样对伊好么?
                          这是素还真应该偿还的,他亦坦然接受了。
                          这个素还真啊,倒是厉害。竟然敢跟城主签约。
                          咦,光使此话何意。
                          木,木虾米。
                          现在的苦境风起云涌,危机四伏,某人的历练之路,也该收尾了。
                          怕是还不想回来啊。
                          由的他吗?

                          最光阴,你就是这样的决定?让这位气质彬彬的公子替你顾守时间树?饮岁看着面前两人,情绪略有波动。
                          木错,从此以后,绮罗生就将担下这份重担。他绝对比我负责。我终于也不用承受那迷失自我的性命了。
                          好,既然你如此说法。那么时间城就此不在与你有关系。你走吧!
                          哼,不用你赶。绮罗生,再见了。
                          老狗…
                          麦管伊,让伊去吧。城主现身树旁。该是回来的时候,还是要回来,谁能逃过时间的劫数呢?光使莫生气了,且带这位朋友游览一番时间城吧。

                          本神犬向来英明神武,身体健康,奈何现在浑身无力,火烧火燎的,难道是嚊了一下某人家门口的便便,中毒了?
                          喂,小蜜桃,你不要乱想,你的病,马上就好。来,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冰块,吃了它,保准你爽。
                          汪…什么东西,嗯,感觉不错,身体好像不热了哦。
                          汪汪汪…
                          嗯,太好了。终于好了。来,我们来耍飞盘。
                          呜….

                          天空响雷阵阵,乌云凝聚暴雨。时间树颤抖摇曳,城主倚桌愁思。
                          我的礼物,最光阴,我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饮岁光使,最近城主似乎气色不如以往。
                          咦,绮罗生,你倒是观察入微。不过这件事,大概也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难道?
                          就是那个光之少年啊。
                          最光阴他遇上何事吗?
                          恐怕不止何事这般简单,连城主都皱眉咯,不知会是何种结局。你看,一片时间残叶落在饮岁手中。这片树叶给你,也是该让你知晓这些了。

                          记忆是什么?这脑海中急速奔涌的,是从哪一个空间?哪一段时间?那酒那人,那狗那船,那只绮罗耳,真实的让人无法拒绝!当双刀在手中飞舞,将意识斩的清澈,绮罗生再也无法退缩。那面具下的面容再一次变得明晰,亲切。绮罗生,九千胜,最光阴,以及-----那一张无法磨灭的恶魔面孔,携着那深沉阴鹜的笑声,巨大的虐恋之镰便要从过去斩至今日。而刀下的牺牲者,又会是谁?

                          同一时刻的时间天峭之内,一片刀光霍霍,暗云汹涌,只余一人穿梭影,似是挣扎,宛如奋战,却又无法突破,无处可躲!

                          城主啊,绮罗生能成功吗?饮岁啜了一口花茶。
                          无论成与不成,还是要劳烦光使打扫战场啊。
                          噫,城主避而不答,还要派我做苦力。我只好期待绮罗生一次通关,以免我多做苦工。
                          誒,光使,多劳动可以减肥哦。不过,我也相信光使的判断。
                          虾米啊,难道城主你真正无把握…
                          时间川流如烘炉鼓风,谁人能真在其中握住想要的事物呢?身陷其中而上下皆无始末,又何尝不是身处无间呢?
                          ……又开始讲大道理了,但是我相信只要城主你愿意,自然就能----
                          光使只顾讲话,茶却要凉了,快饮吧。
                          有吗?明明还是那个温度。咕嘟,(咦..明明端在手中还有温度怎么入喉反而凉凉?)

                          地狱阵,地狱阵,一层一层摄人魂。邪云密布,惊雷漫天,污秽的尘土之中,一张可爱的狗面挟一把勇猛的骨刀,对上一把邪眼异魂之镰。纷飞的妖魔鬼物,充满了整个空间,狗头的刀客奋力搏杀着眼前一切,只要面前的恶魔尚未倒下,他便不会停止手中的刀。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嘠,伴随一阵桀骜不训的狞笑,恶魔发声。
                          我可爱的礼物啊,未想到,过去得不到,冥冥之中,我们如今又再碰面了!
                          就算我在轮回百多次,你这个恶魔的气味我也不会忘记。
                          最光阴,你永远不明白,你所拥有的对我来说是什么种的东西!死来!
                          哼,我所拥有的,怕是你永远不能明白的!相杀吧!

                          正是:
                          鬼影纷飞扰心掩神,地狱十八生机寸断。
                          异魂之镰怒斩光阴,汲命吸魂不由分说!

                          而在另一处:
                          时间树,影婆娑,天峭人,汗滴土。
                          绮罗生绮罗生,饶是远隔千里,他的心中也感受到死亡的呼唤。他深知,若是不能斩断这时间的枷锁,恶魔的邪念,一切将不能再挽回!所以他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刀,努力让自己的内心平静无波。
                          静,看似群魔纷扰的天峭幻境之中,绮罗生只感到一股安宁的气息。心中那似曾熟悉的感觉,带给他无比的平静与信任。那正是他最初握刀的时候,所拥有的温暖。
                          “只要你再握起刀,我们便能再相遇。”
                          最光阴,这次我不会让你一人等我了。
                          瞬间,一刀光影在脑海中闪过。刀,动了!无与伦比的能量出现,一刀化出,似是时间也被剥离斩停,纵然前方千里之外,却仿佛只在分秒之间。

                          最光阴,你的脸还是这般,可憎!
                          狗头的面具沾满尘土,英勇的刀客吐血呕红。邪眼巨镰不停的挥舞,在最光阴的身上斩出一道道裂痕。
                          我不能死,你这个,恶魔.
                          死,你当然要死,但不会这样就死,我要把你的魂魄斩出,飨喂十八阵中的恶鬼,将你的身躯放在我的圣殿,每天被我欣赏你那不甘的眼神!啊!巨镰劈出,夹带浓烈猩红之气,直击最光阴的胸口!

                          最光阴!
                          铿锵一声,一把刀横架在死亡之镰的面前,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九千胜大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来了。你是来看我的吗?你是来看我如何杀掉我的礼物的吗?九千胜大人,你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啊!死来!
                          暴雨新奴,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夺走

                          绮罗生……迷蒙的双眼,滴血的视线,最光阴只看到,满身纯白的绮罗生站在自己的面前,再也没有退开。
                          身边的杀戮似乎变的遥远,温暖的光芒包围着自己,他感到自己轻飘飘的,好似以前,从山崖落下的感觉。
                          再睁开眼。
                          诶,终于醒了,最光阴。
                          咳,你.
                          你什么,受伤的人,不要妄动,乖乖躺好,难道我的怀抱不如以前温暖了?
                          绮罗生.呢?
                          伊嘛。
                          饮岁,你快说。
                          呐,就在你旁边的池子里呀。
                          最光影扭头看去,绮罗生半身处在光蕴中,微微浮动着。
                          最光阴,麦探头探脑,等你伤好了,要好好给我推磨。现在,继续睡吧。城主轻点最光阴之额头,随即将之浸入池中。

                          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未来又会有怎样的生活呢?
                          城主何必自问,你大可亲身去看看啊。
                          光使又在调侃我了。
                          君子适时而动,难得有机会,我当然不能放过。看此两人再这静静躺着,真正是想拍一张照片留作纪念啊。
                          哦?
                          嗯,来去找央森拍照咯~


                          回复
                          13楼2018-03-02 14:45
                            哇哈,也算是完工了吧。竟然写了4节,明明肚子里只有3瓶墨水。望诸君海河井涵。若有错别字,大概我不会去改的,再看一遍就好像把剧情又走了一遍,就需要再哭一次,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以后再写,应该选些简单的,比如《随遇的时间城日记》,《饮岁的劳务总结》,《半夜三更推日晷》啥的....


                            回复
                            14楼2018-03-02 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