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59贴子:7,861
  • 17回复贴,共1

16 狂躁的战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LZ有事,下一章估计要后天凌晨


回复
1楼2017-02-04 18:24
    我的19话可以腾出点时间慢慢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04 18:28
      大将间的对决,而这么牛逼的人貌似还不是巨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04 18:42
        「噫!」
        没有任何踌躇,没有任何放水,威廉的剑将黑色死神的首级斩落。
        「嘎啊啊啊啊!」
        解除至今为止施加给自己的全部限制,仅仅集中于向前冲进,将途中一切阻碍斩断。
        「唔、哒嘞啊!」
        不再有至今为止为展现完胜时表现出的余裕,威廉最大限度的奔驰在最短的路线上。因此身上伤口不断增加,溅到身上的血液和自身的血液将他染红。
        谨慎的行动被躁动所覆盖,威廉正用着狰狞且粗劣的动作前进。
        「你这、别开玩「咻」了!……啥?」
        即使那样也能使敌人的首级在空中飞舞是依靠着卢西塔尼亚产的剑的力量。威廉至今为止的行动并未使用到那剑的优势,只用普通的剑就能战胜、斩断。但现在他正将那优势全面活用了起来。
        「这家伙、很强啊!」
        对自己的优势坚信不疑的男人,他那确信被粉碎,显露出了被剥离而出的『自己』。
        「老子很强,我是优秀的,老子很聪明我很强LAOZIWOㄌㄠㄗㄨㄛ(※)——」(※:原文从汉字变为平假名重复,最后那几个是没有音调的注音)
        逐渐消失的境界线。自己和『自己』被分离而开的感觉。
        本来并没有在这个战场上更加勉强自己的打算,那没意义。那正是只要无法取得敌军将军的首级就无法产生任何意义的事实。平时的威廉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敲击石桥,不可能进行敲击过头这一行动的男人——
        「我是、很强的」
        坏掉了。大将斯特拉克勒斯的登场使得那宛如严密的精密机器的男人坏掉了。但是——
        「因为我是姐姐的骑士啊。是吧,姐姐」
        正因为被破坏了,正因为被剥出了,可怖而令人厌恶的东西、出现了。
        「比我还强的东西是不能存在的。那种家伙、看我吞噬掉」
        白色野兽将战场用鲜血涂满。





        「原来如此、呐」
        眼下的情景。有那么一部分明显的突出的地方。即使是远望也能发现的那处有着、白色野兽。
        「海昂会被吃掉也是可以理解了。那个,存在不同」
        作为自己部下的海昂虽是优秀的百人队长,却也是止步于此的男人。而那个白发的青年虽然平时是整洁干净又平稳的男人,但在将『己身』解放的现在却是非常扭曲,毫不安定。乱七八糟的行动,毫无意义的引人注目,就算将这些抛开不看,他的顶点也完全无法于海昂相提并论。
        「带给士兵的影响也、不差、吗」
        暴走了的不只是带头的人,那白发没被孤立也是因为有跟随着他的家伙们。那些全都和白发一样精神失常了。那是全盘接受带头之人的影响,到死为止都被狂气驱动的狂者们的集群。
        「哼、也不知到刚才为止到底将那藏在了何处」
        倾听斯特拉克勒斯的『声音』的话,不分敌友,万人皆会被影响。那正是将军,作为国家之剑的斯特拉克勒斯这男人拥有的力量。会因听到那声音而奋起或是脱离的就只是一介兵卒。然而,会显示出那以外反应的存在虽稀少但也存在。
        「仅仅只是狂者吗,亦或是战士之卵吗,让我来将你看清吧」
        白发的男人,威廉。男人眼中是怎样将他映出的呢。





        「从西方有骑兵强袭!大概——」
        「应该是斯特拉克勒斯吧」
        缓慢将沉重的身躯抬起的大个男人。白色的甲胄包裹其身,那是历战的勇士的身姿。其身宛如画中的军神的写照。这就是这个男人,
        「巴尔迪亚斯将军、出征!」
        不动的巴尔迪亚斯。
        虽是有着不断被抢先的印象的强大的男人,但这男人的战斗本来就是后手必胜。给以为抢到了先手而自得的对手的要害处,施以沉重一击将其击倒的『沉重的战斗』是其特点。这一手法使巴尔迪亚斯获取了阿尔卡迪亚的顶级将军的名号。


        「黑金,还真是一如往常轻浮的男人啊」
        「什么啊只是不动你过于沉闷而已」


        正在进行攻城战的途中,预料之外遭遇的大将们在马上互相盯着说到,本来不可能发生的构图就出现在这里。而对这场景想象有所想象的估计也只有作为大将的双方将军,以及他们的亲信吧。
        「副将中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应该正指挥着拉科尼亚那边」
        「嗯」
        少言寡语地回应道的巴尔迪亚斯,此处也体现出了他的重。
        「……奥斯特贝尔格要舍弃拉科尼亚吗」
        「天知道。老夫只是一介军人,是不牵涉进政治的主义」
        双方将军放下头盔的覆面部分。脸庞虽变得不可见,但双方间的气压增加了。
        「没什么。别看客蒙(キモン※)那样他也是有能的军人唷?还没确定拉科尼亚一定会陷落,嘎哈哈」(※:历史上希腊名将的名字)
        「正因为有能,才会看透没有胜算啊。斯特拉克勒斯!」
        各自的军势散落出火花。双方合计也不满百骑的数量,但那迸发出的热量简直等同于城前的攻防,否,是拥有在那之上的热量。其沉重感完全无法被匹敌。
        「只要削去你这家伙的首级就好了吧巴尔迪亚斯!」
        两者同时突击。马匹承载着大个男人疾驰而行。巴尔迪亚斯是大矛,斯特拉克勒斯是大剑,双方都挥舞着普通的家伙所无法驾驭的大家伙。
        擦身而过的一闪。
        「咕、噢!?」
        令两军下属不由退缩的轰响。
        「咕哈」
        「呶嗯!」
        两把雄兵就那样连续交错着。令人恐怖般的速度和重量,拥有将巧妙的技术一扫而光的程度,和杂兵的基础规格完全不同。
        黑白在场间舞蹈。不谋而合的单挑,这也和往常一样。巴尔迪亚斯和斯特拉克勒斯正对峙着。介入其间实在是太无风度,在这场间没有那般粗鲁之人。万一出现了,那这里马上就会变为两军混杂的死战吧。当然,那种无礼之人会马上被斩杀。
        「那样的话为何行动了!」
        「哎呀,关于那点真是抱歉,发生了各种事情唷」
        强韧地,俊敏地,沉重地。
        「不过已经是结束的事情了。享受现在吧不动!」
        「用花招弄脏战场的你这家伙就去死吧!」
        彼此以更强的力量进行碰撞。


        收起回复
        5楼2017-02-04 19:18
          顶顶顶顶顶


          回复
          6楼2017-02-04 20:1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4 22:12
              彼此以更强的力量进行碰撞~啪啪啪


              回复
              8楼2017-02-11 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