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台吧 关注:28,042贴子:162,883

【唐国史补◎唐代开元至长庆之间一百年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轶事小说,朝野轶事及典章制度,共三卷、凡三百零八条事※





作者:唐 • 李肇
PS: @龍潛I於淵


回复
1楼2017-02-04 16:53
    【概览】



    《唐国史补》系续刘餗《传记》(实即《隋唐嘉话》)而作,全书共记三百零八条事,卷首有目录,概括每条内容以五字标题,记载了唐代开元至长庆之间一百年事,涉及当时的社会风气、朝野轶事及典章制度等。

    前二卷记事大体按时间顺序排列,卷下则杂记各类典故制度。所记大致有:

    ① 各地产物,如酒、茶、纸的名品和产地。
    ② 流行的游戏,如长行、双陆、弹棋、围棋、博戏等。
    ③ 科举制度方面的典故、轶闻,多集中在卷下,均收入《唐摭言》中。
    ④ 官吏、名人的轶闻,如韩愈登华山、李白脱靴等等,这一类所占比例最大。
    ⑤ 工商业情况,如长安药商宋清、扬州王四舅、俞大娘航船以及安南、广州的外国船等。
    ⑥ 社会风俗,如京城尚牡丹,一盆有值数万者,流俗重碑志,以重价求文,以及达官争娶士族女等。
    ⑦ 唐代官场中的一些制度和习俗,如宰相沙堤、火城、堂案、堂帖等,还有官场中的称谓,使职的设立及名目。

    传世单刻本有明汲古阁刊影宋本,丛书本有《津逮秘书》、《学津讨原》、《得月簃丛书》、《笔记小说大观》等,一卷节本有《唐宋丛书》、《说郛》、《唐人说荟》、《唐代丛书》等。


    回复
    2楼2017-02-04 17:00
      【目录】



      「卷上」

      鲁山乳兄子 崔颢见李邕 张说西岳碑 衮公答参军 刘迅著六说
      玄宗幸长安 西国献狮子 裴旻遇真虎 伪撰庚桑子 李白脱靴事
      张均答弟垍 王维取嘉句 张旭得笔法 李阳冰小篆 绛州碧落碑
      胡雏犯崔令 王积薪闻棋 房氏子问疾 王摩诘辨画 张果老衣物
      白岑发背方 张公戏浑瑊 安禄山心动 杨妃好荔枝 百钱玩锦靿
      玄宗思张公 临淮代汾阳 蜀郡万里桥 李翰论张巡 左震斩巫事
      李唐讽肃宗 柳芳续韦书 李华含元赋 李翰借音乐 二李敍昭穆
      李稹称族望 张说婚山东 王家号鈒镂 杨氏居阌乡 元次山称呼
      出家大丈夫 李勉投犀象 李廙有清德 李华赋节妇 李端诗擅场
      袁傪破贼事 郗昂犯三怒 刘晏见钱流 母喜严武死 郑损为乡葬
      刘沮迁幸议 鱼朝恩讲易 淮水无支奇 佛法过海东 路嗣恭入觐
      都卢缘橦歌 韩滉召径山 黄三姑穷理 李丹与妹书 熊执易义风
      刘颇偿瓮直 德宗恕尼哭 杨炎有崖谷 卢杞论官猪 王武俊决水
      执朱泚使者 裴佶佯为奴 李令能戢兵 于公异露布 李令勋臣首
      埋怀村下营 韩滉自负米 张凤翔被害 韩滉过大梁 卢杞为奸邪
      马燧雪怀光 和解二勋臣 李马不举乐 卢迈撒盐醋 包佶恶陈氏
      颜鲁公死事 高郢陷河中 窦申号鹊喜 三处士高卑 汴州佛流汗
      德宗望云骓 命马继祖名 徐州朝天行 伊李署子壻 李泌任虚诞
      李氏子坠塔 疗风酝蛇酒 鸟鬼报王稹 韦丹驴易鼋 阳城裂白麻
      裴延龄画雕 韩皐劫吕渭 张造批省牒 张宏毅过驿 韦伦朝朔望
      韩陆同使幕 三评事除拜 诸道出界粮

      「卷中」

      浑令喜不疑 韦皐次汾阳 韦太尉设教 高郢焚制草 扬穆分优劣
      穆氏四子目 孟容拒宦者 德宗幸金銮 行状比桓文 阎吉州入道
      韦聿白方语 耻科第为资 误造郑云逵 何儒亮访叔 陆羽得姓名
      顾况多轻薄 崖膺性狂率 刘圆假官称 康昆仑琵琶 悬买米画图
      京兆府筵馔 刘澭理普润 李惠登循吏 阳城勉诸生 置广文馆事
      李实廌萧佑 任迪简呷醋 熊执易谏疏 应制排公在 崔叔清恶诗
      马畅宅大杏 曹洽杀小使 薛尚衍何祥 襄样节度使 史牟杀外甥
      郑珣瑜罢相 王叔文扬言 郑絪草诏书 谋始得邠公 刘辟为乱阶
      韦李皆心疾 唐衢唯善哭 得草圣三昧 李约买萧字 韩愈登华山
      王先生名言 灵澈莲花漏 百官待漏院 封山辄有雨 役者将化虎
      鸩鸟久愈毒 犀牛解鸩毒 张氏三代相 高郢致仕制 苗夫人贵盛
      李錡裂襟书 李銛自拘囚 裴垍报崔枢 宪宗问京尹 独孤郁嘉壻
      韦相叱广宣 韦相拒碑志 杜羔有至行 余长安复雠 孔戣论海味
      侯高试县令 毬场草生对 郑阳武易比 王相注太玄 蒋乂宰臣录
      陈谏阅染簿 求碑志救贫 崔昭行贿事 夜不开女墙 王锷散财货
      韩弘贼张圆 陈仪刺高洪 论害武相事 晋公祭王义 张仲方驳谥
      李氏公惭卿 李愬用李佑 诛贬同晦朔 鉴虚煮胛法 卢昂瑟瑟枕
      京师尚牡丹 郝玼食吐蕃 王忱百日约 公主降回鹘 赵太常精健
      田孝公自杀 韦山甫服饵 僧荐重元阁 贮醋辟蛟龙 王彦伯治疾
      宋清有义声 王四舅一字 窦氏白麦面 灞滻中浸黄 射雉兔之法
      古屋东为户 故囚报李勉 妾报父冤事

      「卷下」

      近代宰相评 拜相礼优异 宰相判事目 台省相呼目 两省上事仪
      中书参酌院 论仆射仪注 论尚书丞郎 申明同省敕 长名定留放
      就私第注官 郎官判南曹 李建论选集 朱泚伪黄案 郎官分判制
      叙诸曹题目 度支判出入 当直夜发敕 省中四军紫 御史台故事
      御史扰同州 崔御史巡囚 御史给公券 御史争驿厅 用使下御史
      台省相爱憎 内外诸使名 叙著名诸公 叙专门之学 张参手写书
      熊氏类九经 高定易外传 董和通乾论 诗赐载叔伦 二文僧首出
      韦应物高洁 李益著诗名 韩沈良史才 张登善小赋 叙近代文妖
      叙进士科举 礼部置贡院 曲号义阳子 宋济答客嘲 宋五又坦率
      叙时文所尚 裴冀论试题 二崔俱捷事 熊执易擅场 第果实进士
      韩愈引后进 宋沆得徵调 李汧公琴名 雷氏琴品第 郑宥调二琴
      韩会歌妙绝 李舟著笛记 李牟夜吹笛 赵璧说五弦 李八郎善歌
      于公嫂知音 于公顺圣乐 曲名想夫怜 讹谬坊中语 叙诸茶品目
      叙酒名著者 叙诸州精纸 货贿通用物 诙谐等所自 叙风俗所侈
      饮酒四字令 叙博长行戏 董叔儒博经 叙古樗蒲法 叙舟檝之利
      狮子国海舶 舟中鼠有灵 天官所书气 虹霓飓风母 人食雷公事
      龙门人善游 杜邠公下峡 鱼登龙门化 蝎为主簿虫 江东吐蚊鸟
      猓然有人心 猩猩好酒屐 甘子不结实 扬州江心镜 苏州伤荷藕
      宣州兔毛褐 越人娶织妇 造物由水土 善和坊御井 叙祠庙之弊
      葅库蔡伯喈 大摩尼议政 元义使新罗 李汭不受赠 虏帐中烹茶
      维州复陷事 赞普妻名号


      收起回复
      3楼2017-02-04 17:13

          《公羊传》曰:“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未有不因见闻而备故实者。昔刘餗集小说,涉南北朝至开元,著为传记。予自开元至长庆撰《国史补》,虑史氏或阙则补之意,续传记而有不为。言报应,叙鬼神,徵梦卜,近帷箔,悉去之;纪事实,探物理,辨疑惑,示劝戒,采风俗,助谈笑,则书之。仍分为三卷。


        回复
        4楼2017-02-04 17:22
          ●卷上
            元鲁山自乳兄子,数日,两乳湩流,兄子能食,其乳方止。
            崔颢有美名,李邕欲一见,开馆待这。及颢至,献文,首章曰:“十五嫁王昌。”邕叱起曰:“小子无礼!”乃不接之。
            玄宗令张燕公撰《华岳碑》,首四句或云一行禅师所作,或云碑之文凿破,乱取之曰:“巉巉太华,柱天直上。青崖白谷,仰见仙掌。”
            陆兖公为同州刺史,有家僮遇参军不下马,参军怒,欲贾其事,鞭背见血,入白兖公曰:“卑吏犯某,请去官。”公従容谓曰:“奴见官人不下马,打也得,不打也得;官人打了,去也得,不去也得。”参军不测而退。
            刘迅著《六说》,以探圣人之旨。惟《说易》不成,行于代者五篇而已。识者伏其精峻。
            玄宗开元二十四年,时在东都。因宫中有怪,明日召宰相,欲西幸。裴稷山、张曲江谏曰:“百姓场圃未毕,请待冬中。”是时李林甫初拜相,窃知上意,及班旅退,佯为蹇步。上问:“何故脚疾?”对曰:“臣非脚疾,愿独奏事。”乃言:“二京,陛下东西宫也。将欲驾幸,焉用择时假有妨于刈获,则独可蠲免沿路租税。臣请宣示有司,即日西幸。”上大悦,自此驾至长安,不复东矣。旬月,耀卿、九龄俱罢,而牛仙客进焉。
            开元末,西国献狮子,至长安西道中,系于驿树,树近井,狮子哮吼,若不自安。俄顷风雷大至,果有龙出井而去。
            裴旻为龙华军使,守北平。北平多虎,旻善射,尝一日毙虎三十有一。因憩山下,四顾自若。有一老父至曰:“此皆彪也,似虎而非。将军若遇真虎,无能为也。”旻曰:真虎安在乎?”老父曰:“自此而北三十里,往往有之。”旻跃马而往,次丛薄中,果有真虎腾出,状小而势猛,据地一吼,山石震裂。旻马辟易,弓矢皆坠,殆不得免。自此惭愧,不复射虎。
            天宝中,天下屡言圣祖见,因以四子列学官,故有伪为《庚桑子》者,其辞鄙俚,非圣贤书。
            李白在翰林,多沈饮。玄宗令撰乐辞,醉不可待,以水沃之,白稍能动,索笔一挥十数章,文不加点。后对御,引足令高力士脱靴,上命小阉排出之。


          回复
          5楼2017-02-04 17:25
              张垍、张均兄弟俱在翰林。垍以尚主,独赐珍玩,以夸于均。均笑曰:“此乃妇翁与女婿,固非天子赐学士也。”
              王维好释氏,故字摩诘。立性高致,得宋之问辋川别业,山水胜绝,今清源寺是也。维有诗名,然好取人文章嘉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英华集》中诗也。”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鹦。”李嘉祐诗也。
              张旭草书得笔法,后传崔邈、颜真卿。旭言:“始吾见公主担夫争路,而得笔法之意。后见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旭饮酒辄草书,挥笔而大叫,以头揾水墨中而书之,天下呼为“张颠”。醒后自视,以为神异,不可复得。后辈言笔札者,欧、虞、褚、薛,或有异论,至张长史,无间言矣。
              李阳冰善小篆,自言:“斯翁之后,直至小?生。曹嘉、蔡邕,不足言也。”开元中,张怀瓘撰《书断》,阳冰、张旭并不及载。
              绛州有碑,篆字与古文不同,颇为怪异。李阳冰见而寝处其下,数日不能去。验其文是唐初,不载书者姓名,碑上有“碧落”二字,人谓之“碧落碑”。
              梨园弟子有胡雏者,善吹笛,尤承恩宠。尝犯洛阳令崔隐甫,已而走入禁中。玄宗非时托以他事,召隐甫对,胡雏在侧。指曰:“就卿乞此,得否?”隐甫对曰:“陛下此言是轻臣,而重乐人也。臣请休官。”再拜将出。上遽曰:“朕与卿戏耳!”遂令曳出,才至门外,产立杖杀之。俄顷有敕释放,已死矣。乃赐隐甫绢百匹。
              王积薪棋术功成,自谓天下无敌。将游京师,宿于逆旅。既灭烛,闻主人媪隔壁呼其妇曰:“良宵难遣,可棋一局乎?”妇曰:“诺。”媪曰:“第几道下子矣。”妇曰:“第几道下子矣。”各言数十。媪曰:“尔败矣。”妇曰:“伏局。”积薪暗记,明日复其势,意思皆所不及也。
              韦陟有疾,房太尉使子弟问之。延人卧内,行步悉藉茵毯。房氏子弟袜而后登,侍婢皆笑。举朝以韦氏贵盛,房氏清俭,俱为美谈。
              王维画品妙绝,于山水平远尤工。今昭国坊庾敬休屋壁有之。人有画《奏乐图》,维熟视而笑。或问其故,维曰:“此是《霓裳羽衣曲》第三叠第一拍。”好事者集乐工验之,一无差谬。
              天宝末,有人于汾晋间古墓穴中,得所赐张果老敕书、手诏、衣服。进之,乃知其异。


            回复
            6楼2017-02-04 17:26
                白岑尝遇异人传发背方,其验十全。岑卖弄以求利。后为淮南小将,节度使高适胁取其方,然终不甚效。岑至九江,为虎所食,驿吏收其囊中,乃得真本。太原王升之写以传布。
                浑珲太师,年十一岁,随父释之防秋,朔方节度使张齐邱戏问曰:“将乳母来否?”其年立跳荡功,后二年拔石堡城,妆龙驹岛,皆有奇效。
                安禄山恩宠浸深,上前应对,杂以谐谑,而贵妃常在坐。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由是禄山心动。及闻马嵬之死,数日叹惋。虽林甫养育之,而国忠激怒之,然其他肠,有所自也。
                杨贵妃生于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然方暑而熟,经宿则败,后人皆不知之。
                玄宗幸蜀,至马嵬驿,命高力士缢贵妃于佛堂前梨树下。马嵬店媪收得锦幼一只,相传过客每一借玩,必须百钱,前后获利极多,媪因至富。
                玄宗至蜀,每思张曲江则泣下。遣使韶州祭之,兼赉货币,以恤其家。其诰辞刻于白石山屋壁间。
                郭汾阳自河阳人,李太尉代领其兵,旧营垒也,旧士卒也,旧旗帜也。光弼一号令之,精彩皆变。
                蜀郡有万里桥,玄宗至而喜曰:“吾常自知,行地万里则归!”
                张巡之守睢阳,粮尽食人,以至受害。人亦有非之者。上元二年,卫县尉李翰撰《巡传》,上之。因请收葬睢阳将士骸骨,又采従来论巡守死立节不当异议者五人之辞,著于篇。
                肃宗以王屿为相,尚鬼神之事,分遣女巫遍祷山川。有巫者少年盛服,乘传而行,中使随之。所至之地,诛求金帛,积载于后,与恶少年十数辈,横行州县间。至黄州,左震为刺史,震至驿,而门扃不启,震乃坏锁而入,曳巫者斩之阶下,恶少年皆死。籍其缗钱巨万,金宝堆积。悉列上而言曰:“臣已斩巫,请以所积资货,以贷贫民输税。其中使送上,臣当万死!”朝迁厚加慰奖,拜震商州刺史。


              回复
              7楼2017-02-04 17:28
                  肃宗五月五日抱小公主,对山人李唐于便殿,顾唐曰:“念之勿怪。”唐曰:“太上皇亦应思见陛下。”肃宗涕泣。是时张氏己盛,不由己矣。
                  柳芳与韦述友善,俱为史官。述卒后,所著书有未毕者,多芳与续之成轴也。
                  李华《含元殿赋》初成,萧颖士见之曰:“景福之上,灵光之下。”华著论言龟卜可废,可谓深识之士矣。以失节贼庭,故其文殷勤于四皓、元鲁山,极笔于权著作,心所愧也。
                  李翰文虽宏畅,而思甚苦涩,晚居阳翟,常従邑令皇甫鲁求音乐,思涸则奏乐,神全则缀文。
                  李赞皇峤,初与李奉宸回秀,同在庙堂,奉诏为兄弟。又西祖令璋,与信安王祎同产。故越郡、陇西二族,昭穆不定。一会中,或孙为祖,或祖为孙。
                  李稹,酒泉公义琰侄孙,门户第一,而有清名。常以爵位不如族望,官至司封郎中、怀州刺史,与人书札,惟称“陇西李稹”而不衔。
                  张燕公好求山东婚姻,当时皆恶之。及后与张氏为亲者,乃为甲门。
                  四姓惟郑氏不离荥阳,有冈头卢、泽底李、土门崔,家为鼎甲。太原王氏,四姓得之为美,故呼为“鈒镂王家”,喻银质而金饰也。
                  杨氏自杨震号为“关西孔子”,葬于潼亭,至今七百年,子孙犹在阌乡故宅。天下一家而已。
                  元结,天宝之乱,自汝濆大率邻里,南投襄汉,保全者千余家。乃举义师,宛叶之间,有婴城捍寇之功。结,天宝中始在商余之山,称“元子”。逃难入猗玕山,或称“浪士”,渔者呼为“聱叟”,酒徒呼为“漫叟”。及为官,呼为“漫郎”。


                回复
                8楼2017-02-04 17:29
                    崔赵公尝问径山曰:“弟子出家得否?”答曰:“出家是大丈夫事,非将相所为也。”
                    李汧公勉为岭南节度使,罢镇,行到石门,停舟,悉搜家人犀象,投于江中而去。
                    李廙为尚书左丞,有清德。其妹,刘晏妻也。晏方秉权,尝造廙宅,延至晏室,见其门帘甚弊。乃令潜度广狭,以粗竹织成,不加缘饰,将以赠廙。三携至门,不敢发言而去。
                    江左之乱,江阴尉邹待征妻薄氏为盗所掠,密以其夫官告托于村媪,而后死之。李华为《哀节妇赋》,行于当代。
                    郭暧,升平公主驸马也。盛集文士,即席赋诗,公主帷而观之。李端中宴诗成,有荀令、何郎之句,众称妙绝,或谓宿构。端曰:“愿赋一韵。”钱起曰:“请以起姓为韵。”复有金埒、铜山之句。暧大出名马、金帛遗之。是会也,端擅场;《送王相公之镇幽朔》,韩翊擅场;送《刘相之巡江淮》,钱起擅场。
                    袁傪之破袁晁,擒其伪公卿数十人,州县大具桎梏,谓必生致阙下,傪曰:“此恶百姓,何足烦人!”乃各遣笞臀而释之。
                    郄昂与韦陟友善,因话国朝宰相。陟曰:“谁最无德?”昂误对曰:“韦安石也。”已而惊走,出逢吉温于街中。温问:“何此苍遑?”答曰:“适与韦尚书话国朝宰相最无德者,本欲言吉顼,误云韦安石。”既而又失言。复鞭马而走,抵房相之第。琯执手慰问之,复以房融为对。昂有时称,忽一日触犯三人,举朝嗟叹,惟韦陟遂与之绝。
                    刘忠州晏,通百货之利,自言如见地上钱流。每入朝乘马,则为鞭算。居取便安,不慕华屋;食取饱适,不务兼品;马取稳健,不择毛色。
                    严武,少以强俊知名。蜀中坐衙,杜甫袒跣登其机案,武爱其才,终不害。然与章彝素善,再入蜀,谈笑杀之。乃卒,母喜曰:“而今而后,吾知免官婢矣!”
                    大历初,关东人疫死者如麻。荥阳人郑损,率有力者,每乡大为一墓,以葬弃尸,谓之“乡葬”,翕然有仁义之声。损则卢藏用外甥,不仕,乡里号曰“云居先生”。


                  回复
                  9楼2017-02-04 17:29
                      代宗朝,百寮立班。良久,阁门不开。鱼朝恩忽拥白刃十余人而出,宣示曰:“西番频犯郊圻,欲幸河中如何?”宰相已下,不知所对,而仓遑颇甚。给事中刘出班抗声曰:“敕使反耶屯兵无数,何不捍寇,而欲胁天子去宗庙!”仗内震声,朝恩大恐骇而退。因罢迁幸之议。
                      鱼朝恩于国子监高座讲《易》,尽言《鼎卦》,以挫元、王。是日,百官皆在,缙不堪其辱,载独怡然。朝恩退曰:“怒者常情,笑者不可测也。”
                      楚州有渔人,忽于淮中钓得古铁锁,挽之不绝,以告官。刺史李阳大集人力引之。锁穷,有青猕猴跃出水,复没而逝。后有验《山海经》云:“水兽好为害,禹锁于军山之下,其名曰‘无支奇’。”
                      佛法自西土,故海东未之有也。天宝末,扬州僧鉴真始往倭国,大演释教,经黑海蛇山,其徒号“过海和尚。”
                      柳相初名载,后改名浑,佐江西幕中。嗜酒,好入廛市,不事拘捡。时路嗣恭初平五岭,元载奏言:“嗣恭多取南人金宝,是欲为乱,陛下不信,试召之,必不入朝。”三伏中,遣诏使至,嗣恭不虑,请待秋凉,以修觐礼。浑入,雨泣曰:“公有大功,方暑而追,是为执政所中。今少迁延,必族灭矣!”嗣恭惧曰:“为之奈何?”浑曰:“健步追还表缄,公今日过江,宿石头驿乃可。”嗣恭従之。代宗谓载曰:“嗣恭不俟驾行矣!”载无以对。
                      元载,擅权累年⊥有为《都卢缘橦歌》,讽其至危之势,载览而泣下。
                      韩晋公闻径山,以为妖妄,肩舆召至庭中,望其状貌,不觉生敬,乃为设食,出妻子以拜之。妻乃曰:“愿乞一号。”径山曰:“功德山。”后闻自杭至润,妇人乞号,皆得“功德山”也。
                      杭州有黄三姑者,穷理尽性。时径山有盛名,常倦应接,诉于三姑。姑曰:“皆自作也。试取鱼子来咬著,宁有许闹事!”径山心伏。或云夏三姑。
                      李丹为虔州刺史,与妹书曰:“释迦生中国,设教如周孔;周孔生四方,设教如释迦。天堂无则已,有则君子生;地狱无则已,有则小人入。”闻者以为知言。
                      熊执易应举,道中秋雨泥潦,逆旅有人同宿,而屡叹息者。问之,乃尧山令樊泽,将赴制举,驴劣不能进。执易乃辍所乘马,并囊中缣帛,悉与泽,以遂其往诘朝,执易乃东归。


                    回复
                    10楼2017-02-04 17:30
                        渑池道中,有车载瓦瓮,塞于隘路。属天寒,冰雪峻滑,进退不得。日向暮,官私客旅群队,铃铎数千,罗拥在后,无可奈何。有客刘颇者,扬鞭而至,问曰:“车中瓮直几钱?”答曰:“七八千。”颇遂开囊取缣,立偿之,命僮仆登车,断其结络,悉推瓮于崖下。须臾,车轻得进,群噪而前。
                        元载之败,其女资敬寺尼真一,纳于掖庭。德宗即位,召至别殿,告其父死。真一自投于地,左右皆叱之。上曰:“焉有闻亲之丧,责其哭踊?”遂令扶出,闻者殒涕。
                        德宗在东宫,雅知杨崖州。尝令打李楷洛碑,钉壁以玩。及即位,征拜,炎有崖谷,言论持正,对见必为之加敬。岁余,颇倦。卢杞揣知,而阴中之。
                        卢杞除虢州刺史,奏言:“臣闻虢州有官猪数千,颇为患。”上曰:“为卿移于沙苑,何如?”对曰:“同州岂非陛下百姓,为患一也。臣谓无用之物,与人食之为便。”德宗叹曰:“卿理虢州,而忧同州百姓,宰相材也。”由是属意于杞,悉听其奏。
                        五节度讨魏州,王武俊来救,引水以围,官军樵采路绝。马司徒求于武俊曰:“若开路,当退军。”武俊曰:“我不会诸将讨贼,不利而退,何词以见天子?”遂令决水。官军退三十里,复下军营。
                        李相夷简,未登第时,为郑县丞。泾州之乱,有使走驴东去,甚急。夷简入白刺史曰:“闻京城有故,此使必非朝命,请执而问之。”果朱泚使朱滔也。
                        朱泚之乱,裴佶与衣冠数人佯为奴,求出城。佶貌寝,自称“甘草”。门兵曰:“此数子非人奴,如甘草者不疑。”
                        李令军逼神鹿仓,贼张光晟内应,晟乃得入,先斩光晟。又与骆元光争功,置毒以待。元光方食而觉,走归营,不复更出。然晟功戢兵最大也。
                        德宗览李令收城露布,至“臣已肃清宫禁,只谒寝园,钟虡不移,庙貌如故”,感涕失声,左右六军皆呜咽。露布,于公异之词也。议者以国朝捷书、露布无如此者。公异后为陆贽所忌,诬以家行不至,赐《孝经》一卷,坎壈而终,朝野惜之。
                        德宗初复宫阙,所赐勋臣第宅妓乐,李令为首,浑侍中次之。


                      回复
                      11楼2017-02-04 17:31
                          司徒马燧讨李怀光,自太原引兵至宝鼎下营,因问其地名,答曰:“埋怀村。”乃大喜曰:“擒贼必矣。”至是果然。
                          韩晋公滉,闻奉天之难,以夹练囊缄盛荼末,遣健步以进御。至发军食,常自负米一石登舟,大将已下皆运,一日之中,积载数万斛,后大修石头五城,召补迎驾子弟,亦招物议也。
                          张凤翔闻难,尽出所有衣服,并其家人钿钗枕镜,列于小厅,将献行在。俄顷后院火起,妻女出而投镒,镒遂与判官由水窦得出,匿村舍中。数日稍定,会镒家僮先知之,走告军中。军中计议迎镒,遂遇害也。
                          韩晋公自江东入觐,气概杰出。是时刘玄佐在大梁,倔强难制。滉欲必致朝觐,结为兄弟,入拜其亲。驻车三日,大出金帛赏劳,一军为之倾动,玄佐敬伏。乃使人密听滉。滉夜问孔目吏曰:“今日所费多少?”诘责颇细,玄佐笑而鄙之。
                          德宗既贬卢杞,然常思之。后欲稍迁,朝臣恐惧,皆有谏疏。上问李汧公曰:“卢杞何处奸耶?”勉曰:“天下以为奸邪,而陛下不知,所以为奸邪也!”
                          初,马司徒面雪李怀光。德宗正色曰:“惟卿不合雪人。”惶恐而退。李令闻之,请全军自备资粮,以讨凶逆。由此李、马不叶。
                          李今尝为制将,将军至西川,与张延赏有隙。及延赏大拜,二勋臣在朝,德宗令韩晋公和解之。每宴乐,则宰臣尽在,太常教坊音声皆至,恩赐酒馔,相望于路。
                          李、马二家,日出无音乐之声,则执金吾闻奏,俄顷必有中使来问:“大臣今日何不举乐?”
                          卢相迈,不食盐醋,同列问之:“足下不食盐醋,何堪?”迈笑而答曰:“足下终日食盐醋,复又何堪矣!”
                          包佶自为陈少游所困,遂命其子曰:“意欲数代不与陈氏为婚媾。”


                        回复
                        12楼2017-02-04 17:31
                            颜鲁公之在蔡州,再従侄岘家僮银鹿始终随之。淮西贼将僭窃,问仪注于鲁公。公答曰:“老夫所记,惟诸侯朝觐之礼耳!”临以白刃视之。晏然。尝草遗表,及自为墓志、祭文,以置坐隅。竟遇害于龙兴寺。
                            李怀光之反,高贞公陷于河中,与吕鸣岳、张延英谋诛之。事泄,二将遇害。怀光执之于庭,辞气不挠。又说怀光子璀,驻军四十七日。时李少保鄘,亦在险中。
                            窦参之败,给事中窦申止于配流。德宗曰:“吾闻申欲至,人家谓之鹊喜。”遂赐死。
                            阳城居夏县,拜谏议大夫;郑钢居阌乡,拜拾遗;李周南居曲江,拜校书郎。时人以为,转远转高,转近转卑。
                            汴州相国寺,言佛有流汗。节帅刘玄佐遽命驾,自持金帛以施之,日中,其妻子亦至。明日,复起输斋梵。由是将吏商贾,奔走道路,惟恐输货不及。乃令官为簿书,籍其所入。十日乃闭寺门,曰:“佛汗止矣!”所入盖巨万计,悉以赡军。
                            德宗幸梁洋,惟御骓马,号“望云骓”者。驾还京,饲以一品料,暇日牵而视之,至必长鸣四顾,若感恩之状。后老死飞龙厩中,贵戚多图写之。
                            马司徒孙始生,德宗命之曰:“继祖。”退而笑曰:“此有二义。”意谓“以索系祖”也。
                            张建封,自徐州入觐,为《朝天行》,末句云:“赖有双旌在手中,镆邪昨夜新磨了。”德宗不说。
                            伊慎每求甲族以嫁子,李长荣则求时名以嫁子。皆自署为判官,奏曰:“臣不敢学交质罔上。”德宗従之。
                            李相泌,以虚诞自任。尝对客曰:“令家人速洒扫,今夜洪崖先生来宿。”有人遗美酒一榼,会有客至,乃曰:“麻姑送酒来,与君同倾。”倾之未毕,阍者云:“某侍郎取榼子。”泌命倒还之,略无怍色。


                          回复
                          13楼2017-02-04 17:32
                              李氏子为千牛,与其侪类登慈恩寺塔,穷危极险,跃出槛外,失身而坠,赖腰带挂钉,风摇久而未落。同登者惊倒槛内,不能起。院僧迳望急呼,一寺皆出以救。连衣为绳,久乃取之下,经宿乃苏。
                              李丹之弟患风疾,或说乌蛇酒可疗,乃求黑蛇,生置瓮中,酝以曲蘖,戛戛蛇声,数日不绝。及熟,香气酷烈,引满而饮之,斯须悉化为水,惟毛发存焉。
                              裴中令为江陵节度使,使军将谭弘受、王稹往岭南充使。向至桂林馆,为群乌所噪。王稹以石击之,乌中脑而坠死于竹林中。其同行谭弘受忽病,头痛不可前。令王稹先行去,戒迤逦相待,或先报我家,令人相接。寻裴中令梦谭弘受言:“在道为王稹所杀,掠其钱物,委尸在竹林中。两日内王稹合到,乞令公治之。”王稹至,遂付推司,捶楚优法。旬日,弘受到,知击乌之事,乃是乌鬼报仇也。
                              韦丹,少在东洛,尝至中桥,见数百人喧集水滨,乃渔者网得大鼋,系之桥柱,引颈四顾,似有求救之状。丹问曰:“几千钱可赎?”答曰:“五千文。”丹曰:“吾只有驴直三千,可乎?”曰:“可。”于是与之。放鼋水中,徒步而归。后报恩,别有传。
                              阳城为谏议大夫,德宗欲用裴延龄为相,诚曰:“白麻若出,吾必裂之而死。”德宗闻之以为难,竟寝之。
                              裴延龄,恃恩轻躁,班列惧之,惟顾少连不避延龄。尝画一雕,群鸟噪之,以献上。上知众怒如是,故益信之,而竟不大用。
                              韩皋,自中书舍人除御史中丞。西省故事:阁老改官,则词头送以次人。是时吕渭草敕,皋忧恐问曰:“改何官?”渭不敢告。皋劫之曰:“与公一时左降。”渭急,乃告之。皋又欲诉于宰相。渭执之,夺其靴笏,恟々至午后三刻乃止。
                              贞元中,度支欲砍取两京道中槐树造车,更栽小树。先符牒渭南县尉张造,造批其牒曰:“近奉文牒,令伐官槐,若欲造车,岂无良木恭惟此树,其来久远。东西列植,南北成行。辉映秦中,光临关外。不惟用资行者,抑亦曾荫学徒。拔本塞源,虽有一时之利;深根固蒂,须存百代之规。况神尧入关,先驻此树;玄宗幸岳,见立丰碑。山川宛然,原野未改。且召伯所憩,尚自保全;先皇旧游,宁宜翦伐思人爱树,《诗》有薄言;运斧操斤,情所未忍。付司具状。”牒上,度支使仍具奏闻,遂罢。造寻入台。
                              李汶为商州刺史,渭南尉张弘毅过商州,汶意谓必来干我,以请馈食。须臾,吏报弘毅发去矣。汶曰:“未尝有也。”及拜御史中丞,首请为监察御史。于是弘毅有时望。
                              韦伦为太子少保致仕,每朝朔望,群従甥侄,候于下马桥,不减百人。


                            回复
                            14楼2017-02-04 17:33
                                陆长源,以旧德为宣武军行军司马,韩愈为巡官,同在使幕。或讥其年辈相辽,愈闻而答曰:“大虫老鼠,俱为十二相属,何怪之有?”旬日传布于长安。
                                韩令为宣武军节度使,张正元为邕管经略使,王宗为寿州刺史,皆自试大理评事除拜。本寺移牒醵光寺钱,相次而至,寺监为荣。
                                贞元十五年,讨吴少诚,始令度支供诸道出界粮。元和十年,又加其数矣。



                              回复
                              15楼2017-02-04 17:35
                                ●卷中
                                  德宗自复京阙,持生事,一郡一镇,有兵必姑息之,惟浑令公奏事不过,辄私喜曰:“上必不疑我也。”
                                  郭汾阳再妆长安,任中书令,二十四考,勋业福履,人臣第一。韦太尉皋镇西川,亦二十年,降吐蕃九节度,擒论莽热以献,大招附西南夷,任太尉,封南康王,亦其次也。
                                  韦太尉在西川,凡事设教。军士将吏婚嫁,则以熟彩衣给其夫氏,以银泥衣给其女氏,又各给钱一万,死葬称是,训练称是。内附者富瞻之,远来者将迎之。极其聚敛,坐有余力,以故军府浸盛,而黎氓重困。及晚年为月进,终致刘辟之乱,天下讥之。
                                  高贞公郢,为中书舍人九年,家无制草。或问曰:“前辈皆有《制集》,公独焚之,何也?”答曰:“王言不可存于私室。”
                                  贞元中,杨氏、穆氏兄弟,人物气概,不相上下。或言,杨氏兄弟宾客皆同,穆氏兄弟宾客各殊,以此为优劣。
                                  穆氏兄弟四人,赞、质、员、赏。时人谓赞,俗而有格为酪;质,美而多入为酥;员,为醍醐,言粹而少用;赏为乳腐,言最凡固也。
                                  许孟容为给事中,宦者有以台座诱之者,拒而绝之,虽不大拜,亦不为患。
                                  德宗幸金銮院,问学士郑余庆曰:“近日有衣作否?”余庆对曰:“无之。”乃赐百缣,令作寒服。
                                  刘太真为陈少游行状,比之齐桓、晋文,物议嚣腾。后坐贡院任情,责及前事,乃贬信州刺史。
                                  阎寀为吉州刺史,表请入道,赐名“遗荣”,隶桃源观,朝端盛赋诗以赠之。戎昱诗云:“庐陵太守近隳官,月帔初朝五帝坛。”


                                回复
                                16楼2017-02-04 17:40
                                    国子司业韦聿,皋之兄也,中朝以为戏弄。尝有人言“九宫休咎”。聿曰:“我家白方,常在西南二十年矣。”
                                    权相为舍人,以闻望自处,尝语同僚曰:“未尝以科第为资。”郑云逵戏曰:“更有一人。”遽问:“谁?”答曰:“韦聿者也。”满座绝倒。
                                    郑云逵与王彦伯邻居,尝有客来求医,误造云逵门。云逵知之,延入与诊候曰:“热风颇甚。”客又请药方。云逵曰:“某是给事中,若觅国医王彦伯,东邻是也。”客惊走而出。自是京城有乖宜者,皆曰“热风”。或云即刘俛也。
                                    进士何儒亮,自外州至,访其従叔,误造郎中赵需宅。白云:“同房。”会冬至,需家致宴挥霍。需曰既是同房,便令引入就宴。姊妹妻女并在座焉。儒亮食毕徐出,需细审之,乃何氏子也。需大笑,儒亮岁余不敢出,京师自是呼为“何需郎中”。
                                    竟陵僧有于水滨得婴儿者,育为弟子,稍长,自筮,得《蹇》之《渐》,繇曰:“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乃令姓陆名羽,字鸿渐。羽有文学,多意思,耻一物不尽其妙,茶术尤著。巩县陶者多为瓮偶人,号陆鸿渐,买数十茶器得一鸿渐,市人沽茗不利,辄灌注之。羽于江湖称“竟陵子”,于南越称“桑苎翁”。与颜鲁公厚善,及玄真子张志和为友。羽少事竟陵禅师智积,异日在他处闻禅师去世,哭之甚哀,乃作诗寄情,其略云:“不羡白玉盏,不羡黄金罍。亦不羡朝入省,亦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贞元末卒。
                                    吴人顾况,词句清绝,杂之以诙谐,尤多轻薄。为著作郎,傲毁朝列,贬死江南。
                                    崔膺性狂率,张建封美其才,引以为客。随建封行营,夜中大呼惊军,军士皆怒,欲食其肉,建封藏之。明日置宴,其监军使曰:“某与尚书约,彼此不得相违。”建封曰:“诺。”监军曰:“某有请,请崔膺。”建封曰:“如约。”逡巡,建封复曰:“某有请。”监军曰:“惟。”却请崔膺。合座皆笑,然后得免。
                                    江淮客刘圆,尝谒江州刺史崔沆,称“前拾遗”。沆引坐,徐劝曰:“谏官不可自称,司直、评事可矣。”须臾,他客至,圆抑扬曰:“大理评事刘圆。”沆甚奇之。
                                    韦应物为苏州刺史,有属官因建中乱,得国工康昆仑琵琶,至是送官,表奏入内。
                                    江淮贾人,积米以待踊贵,图画为人,持钱一千,买米一斗,以悬于市。扬子留后徐粲杖杀之。


                                  回复
                                  17楼2017-02-04 17:43
                                      德宗非时召吴凑为京兆尹,便令赴上。凑疾驱诸客,至府已列筵毕。?蛭试唬孩何速?”吏对曰:“两市日有礼席,举铛釜而取之,故三五百人之馔,成立办也。”
                                      刘澭拔涿州,兵数千归朝,法令齐整,鸡犬无遗。授行秦州刺史,理普润,军中不置更漏,不设音乐,士卒疾者,策杖问之,死者哭之。时人疑其奸雄,后拜节度而卒。
                                      李惠登,自军校授随州刺史,自言:“吾二名,惟识惠字,不识登字。”为理清俭,不求人知。兵革之后,阖境大化。近代循吏,无如惠登者。
                                      国子监诸馆生,洿杂无良。阳城为司业,以道德训喻,有遗亲三年者,勉之归觐,由是生徒稍变。
                                      自天宝五年置广文馆,至今堂宇未起,材木堆积,主者或盗用之。
                                      李实为司农卿,督责官税。萧祐居丧,输不及期,实怒召至,租车亦至,故得不罪。会有赐与,当为谢状,尝秉笔者有故,实急乃曰:“召衣齐衰者。”祐至,立为草状。实大喜,延英面荐。德宗闻居丧礼,屈指以待。及释服,明日以处士拜拾贵。祐虽工文章,善书画,好鼓琴,其拔擢乃偶然耳。
                                      任迪简为天德军判官,军宴后至,当饮觥酒,军吏误以醋酌。迪简以军使李景略严暴,发之则死者多矣,乃强饮之,吐血而归。军中闻者皆感泣,后景略因为之省刑。及景略卒,军中请以为主。自卫佐拜御史中丞,为军使,后至易定节度使。时人呼为“呷醋节帅”。
                                      熊执易为补阙,上疏极谏,窃示僚友归登。登惨然曰:“愿寄一名。雷霆之怒,恐足下不足以独当也。”
                                      德宗晚年绝嗜欲,尤工诗句,臣下莫可及。每御制奉和,退而笑曰:“排公在。”俗有投石之两头置标,号曰:“排公”,以中不中为胜负也。
                                      杜太保在淮南,进崔叔清诗百篇。德宗谓使者曰:“此恶诗,马用进!”时呼为“准敕恶诗”。


                                    回复
                                    18楼2017-02-04 17:43
                                        司马徒之子畅,以第中大杏馈窦文场。文场以进。德宗未尝见,颇怪之,令使就第封杏树。畅惧,进宅,废为奉诚园,屋木尽拆入内也。
                                        姚南仲,滑州苦于监军使薛盈珍,遣部将曹洽奏论盈珍。盈珍亦遣小使偕行。洽自度不得尽言于上,至滋水驿,夜半先杀小使,乃自杀,缄遗表于囊中。
                                        于司空頔,方炽于襄阳,朝廷以大阉薛尚衍监其军。尚衍至,崸用数不厚待,尚衍晏如也。后旬日,请出游,及暮而归,帟幕茵榻什器一以新矣。又列犊车五十乘,实以绫彩,尚衍颔之而已,亦不形言。頔叹曰:“是何祥也?”
                                        襄州人善为漆器,天下取法,谓之“襄祥”。及于司空頔为帅,多酷暴。郑元镇河中,亦虐,远近呼为“襄样节度”。
                                        史侔,榷盐于解县,初变榷法,以中朝廷。有外甥十余岁,従牟检畦,拾盐一颗以归。牟知,立杖杀之。其姊哭而出救,已不及矣。
                                        郑相珣瑜,方上堂食,王叔文至,韦执谊遽起,延入阁内。珣瑜叹曰:“可以归矣!”遂命驾,不终食而出,自是罢相。
                                        王叔文以度支使设食于翰林中,大会诸阉,袖金以赠。明日又至,扬言圣人适于苑中射兔,上马如飞,敢有异议者,腰斩。其日乃丁母忧。
                                        顺宗风噤不言,太子未立,牛美人有异志。上召学士郑絪于小殿,令草立储诏。絪搦管不请,而书“立嫡以长”四字,跪而上呈。帝深然之,乃定。
                                        宪宗固英主也,然始即位,得杜邠公,大启胸臆,以致其道,作事谋始,邠公之力也。
                                        元和初,阴阳家言:“五福,太一在蜀。”故刘辟造五福楼,符载为之记。初,刘辟有心疾,人自外至,辄如吞噬之状。同府崔佐时,体甚肥硕,辟据地而吞,背裂血流。独卢文若至不吞,故后自惑为乱。


                                      回复
                                      19楼2017-02-04 17:44
                                          起居舍人韦绶以心疾废,校书郎李播亦以心疾废。播常疑遇毒,锁井而饮。散骑常侍李益,少有疑病,亦心疾也。夫心者,灵府也,为物所中,终身不痊。多思虑,多疑惑,乃疾之本也。
                                          唐衢,周滞也。有文学,老而无成,惟善哭。每一发声,音调哀切,闻者泣下。常游太原,遇享军,酒酣乃哭,满坐不乐,主人为之罢宴。
                                          长沙僧怀素,好草书,自言得“草圣三昧”。弃笔堆积,埋于山下,号曰“笔冢”。
                                          梁武帝造寺,令萧子云飞白大书“萧”字。至今一萧字存焉。李约竭产自江南买归东洛,匾于小亭以玩之,号为“萧斋”。
                                          韩愈好奇,与客登华山绝峰,度不可迈。乃作遗书,发狂恸哭。华阴令百计取之,乃下。
                                          罗浮王先生,人或问:“为政难易?”先生曰:“简则易。”又问:“儒释同道否?”先生曰:“直则同。”
                                          越僧灵澈,得莲花漏于庐山,传江西观察使韦丹。初,惠远以山中不知更漏,乃取铜叶制器,状如莲花,置盆水之上,底孔漏水。半之则沈。每昼夜十二沈,为行道之节。虽冬夏短长,云阴月黑,亦无差也。
                                          旧百官早期,必立马于望仙建福门外,宰相于光宅车坊,以避风雨。元和初,始置待漏院。
                                          京辅故老言:每营山陵封辄雨;至少霖淫,亦十余日矣。
                                          元和初,洪崖冶有役者,将化为虎,群众呼,以水沃之,乃不得化。或问苕谿子:“是何谓也?”答曰:“阳极而阴,晦极而明,为雷为电,为雪为霜,形之老之死之,八窍者卵,九窍者胎,推迁之变化也。燕雀为蛤,野鸡为蜃,虾蟆为鹑,吞蛹为蛾,蚯蚓为百合,腐草为萤火,乌足之根为蛴螬,久竹生青蜓,田鼠为鴽,老为猿,陶蒸之变化也。仁而为暴,圣而为狂,雌鸡为雄,男子为女人,为蛇为虎,耗乱之变化也。是必生化而后气化,气化而后形化,俗言四指者,天虎也;五指者,人虎也。惟道德者穷焉。”


                                        回复
                                        20楼2017-02-04 17:44
                                            松脂入地千岁为茯苓,茯苓千岁为琥魄,琥魄千岁为{殹石}玉,愈久则愈精也。鷅鸟千岁为鸩,愈老则愈毒也。
                                            南中山川,有鸩之地,必有犀牛;有沙虱水弩之处,必有鸀鳿,及生可疗之草。
                                            张氏嘉贞生延赏,延赏生弘靖。国朝已来,祖孙三代为相,惟此一家。弘靖既拜,荐韩皋自代。韩氏休生滉,滉生皋,二代为相,一为左仆射,终不登廊庙。
                                            高贞公致仕,制云:“以年致政,抑有前闻。近代寡廉,罕由斯道。”是时杜司徒年七十,无意请老。裴晋公为舍人,以此讥之。
                                            苗夫人,其父太师也,其舅张河东也,其夫延赏也,其子弘靖也,其子婿韦太尉也。近代衣冠妇人之贵,无如此者。
                                            李锜之擒也,侍婢一人随之。锜夜则裂衿自书管榷之功,言为张子良所卖。教侍婢曰:“结之衣带。吾若従容奏对,当为宰相,扬、益节度;不得,従容受极刑矣。吾死,汝必入内,上必问汝,汝当以此进之。”及锜伏法,京城三日大雾不开,或闻鬼哭。宪宗又得帛书,颇疑其冤,内出黄衣二袭,赐锜及子。敕京兆府收葬之。
                                            李銛锜之従父兄弟也。为宋州刺史,闻锜反状恸哭,悉驱妻子奴婢无长幼,量其颈为枷,自拘于观察使。朝廷闻而愍之,薄贬而已。
                                            裴相垍尝应宏词,崔枢考不中第。及为相,擢枢为礼部侍郎,笑而谓曰:“此报德也。”枢惶恐欲坠阶,又笑曰:“此言戏耳!”
                                            宪宗久亲政事,忽问:“京兆尹几员?”李吉甫对曰:“京兆尹三员,一中大尹,二员少尹。”时人谓之善对。
                                            独狐郁,权相子婿,历掌内职纶诏,有美名。宪宗尝叹曰:“我女婿不如德舆女婿。”


                                          回复
                                          21楼2017-02-04 17:45
                                              韦相贯之,为尚书右丞,入内,僧广宣赞门曰:“窃闻阁下不久拜相。”贯之叱曰:“安得不轨之言!”命纸草奏,僧恐惧走出。
                                              长安中,争为碑志,若市贾然。大官薨卒,造其门如市,至有喧竞构致,不由丧家。是时裴均之子,将图不朽,积缣帛万匹,请于韦相。贯之举手曰:“宁饿死,不苟为此也。”
                                              杜羔有至行,其父为河北一尉而卒。母氏非嫡,经乱不知所之。羔尝抱终身之戚。会堂兄兼为泽潞判官,尝鞫狱于私第,有老妇辩对,见羔出入,窃谓人曰:“此少年状类吾儿。”诘之,乃羔母也。自此迎侍而归。又往来河北求父厝所,邑中故老已尽,不知所询,馆于佛庙,日夜悲泣。忽睹屋柱烟煤之下,见字数行,拂而视之,乃其父遗迹,言:“后我子孙,若求吾墓,当于某村某家询之。”羔号泣而往,果有老父年八十岁余,指其邱垅,因得归葬。羔至工部尚书致仕。
                                              衢州余氏子,名长安,父叔二人,为同郡方全所杀。长安八岁自誓,十七乃复雠,大理断死。刺史元锡奏言:“臣伏见余氏一家,遭横祸死者,实二平人;蒙显戮者,乃一孝子。”又引《公羊传》“父不受诛,子得雠”之义,请下百僚集议其可否,词甚哀切。时裴中书垍当国,李刑部鄘司刑,事竟不行。有老儒薛伯高遗锡书曰:“大司寇是俗吏,执政柄乃小?生,余氏子宜其死矣!”
                                              孔戣为华州刺史,奏江淮海味,无堪道路扰人,并其类数十条上。后欲用戣,上不记名,问裴晋公,不能答。久之方省,乃拜戣岭南节度使。有殊政,南中士人死于流窜者,子女皆为嫁之。
                                              李逊为衢州刺史,以侯高试守县令。高策杖入府,以议百姓,亦近代所难也。
                                              宪宗问赵相宗儒曰:“人言卿在荆州,球场草生,何也?”对曰:“死罪!有之,虽然草生,不妨球子往来。”上为之启齿。
                                              郑阳武,常言欲为《易》比,以三百八十四爻,各比以人事。又云:“玄义之有庄周,犹禅律之有维摩诘,欲图画之,俱恨未能。”
                                              王相注《太玄经》,常取以卜,自言:“所中多于《易》筮。”
                                              蒋乂撰《宰臣录》,每拜一相,旬月必献一卷,故得物议所嗤。


                                            回复
                                            22楼2017-02-04 17:46
                                                陈谏者,市人,强记。忽遇染人岁籍,所染绫帛寻丈尺寸,为簿合围。谏泛览悉记之。州县籍帐,凡所一阅,终身不忘。
                                                王仲舒为郎中,与马逢有善。每责逢曰:“贫不可堪,何不求碑志见救?”逢笑曰:“适有人走马呼医,立可待否?”
                                                裴佶常话:少时姑夫为朝官,有雅望。佶至宅看其姑,会其朝退,深叹曰:“崔昭何人众口称美,此必行贿者也。如此安得不乱?”言未竟,阍者报寿州崔使君候谒。姑夫怒呵阍者,将鞭之。良久,束带强出。须臾,命茶甚急,又命酒馔,又令秣马、饭仆。姑曰:“前何倨而后何恭也?”及入门,有得色,揖佶曰:“且憩学院中。”佶未下阶,出怀中一纸,乃昭赠官絁千匹。
                                                吕元膺为鄂岳都团练使,夜登城,女墙已锁。守陴者曰:“军法:夜不可开。”乃告言中丞自登。守者又曰:“夜中不辨是非,虽中丞亦不可!”元膺乃归,明日擢守陴者为大职。
                                                王锷累任大镇,财货山积,有旧客诫锷以积而能散之义。后数日,客复见锷。锷曰:“前所见教,诚如公言,已大散矣。”客曰:“请问其目?”锷曰:“诸男各与万贯,女婿各与千贯矣!”
                                                张圆者,韩弘旧吏。初,弘秉节,事无大小委之。后乃奏贬,圆多怨言,乃量移,诱至汴州,极欢而遣,次八角店,白日杀之,尽收所赂而还。
                                                于頔任高洪,苛刻剥下,一道苦之。小将陈仪,白日袖刃,刺洪于府,群胥奔溃。洪走案库而伏,中刃七八不死。
                                                武相元衡遇害,朝官震恐,多有上疏,请不穷究。惟尚书左丞许孟容奏言:“当罪京兆尹,诛金吾铺官,大索求贼。”行行然有前辈风采。时京兆尹裴武问吏,吏曰:“杀人者未尝得脱。”数日,果擒贼张晏辈。
                                                裴晋公为盗所伤刺,隶人王义捍刃死之。公乃自为文以祭,厚给其妻子。是岁进士撰《王义传》者,十有二三。
                                                近俗以权臣所居坊呼之,李安邑最著,如爵邑焉。及卒,太常议谥,度支郎中张仲方驳曰:“吉甫议信不著,又兴兵戎,以害生物,不可美谥。”其子上诉,乃贬仲方。


                                              回复
                                              23楼2017-02-04 17:46
                                                  李载者,燕代豪杰,常臂鹰携妓以猎,旁若无人。方伯为之前席,终不肯任。载生栖筠,为御史大夫,磊落可观,然其器不及父。栖筠生吉甫,任相国八年,柔而多智。公惭卿,卿惭长,近之矣。吉甫生德裕,为相十年,正拜太尉,清真无党。
                                                  李司空愬之讨吴元济也,破新栅,擒贼将李祐,将斩而后免之,解衣辍食,与祐卧起帐中半岁,推之肝胆,然后授以精甲,使为先锋。虽祐妻子在贼中,愬不疑也。夜冒风雪,行一百六十里,首缚元济而成大功,乃祐之力也。
                                                  德宗建中元年,贬御史中丞元令柔;二年,贬御史中丞袁高;三年,贬御史中丞严郢;四年,贬御史中丞杨顼。皆四月晦,谈者为异。及元和擒刘辟、李锜、吴元济,行大刑者,皆十一月朔。岂偶然耳!
                                                  鉴虚为僧,颇有风格,而出入内道场,卖弄权势,杖杀于京兆府。城中言鉴虚煮羊胛,传以为法。
                                                  卢昂,主福建盐铁,赃罪大发,有瑟瑟枕,大如半斗,以金床承之。御史中丞孟简案鞫旬月,乃得而进。宪宗召市人估其价直,或云:“至宝无价。”或云:“美石,非真瑟瑟也。”
                                                  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吾铺官围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直数万者。元和末,韩令始至长安,居第有之,遽命劚去,曰:“吾岂效儿女子耶!”
                                                  郝玭镇良原,捕吐蕃而食之,西戎大惧。宪宗召欲授钺,睹其老耄乃止。
                                                  王忱为盩厔镇将,清苦肃下,有军士犯禁,杖而枷之,约曰:“百日而脱。末及百日而脱者有三:我死则脱,尔死则脱,天子之命则脱。非此,臂可折,约不可改也。”由是秋毫不犯。
                                                  太和公主出降回鹘,上御通化门送之,百僚立班于章敬寺门外。公主驻车幕次,百僚再拜,中使将命出幕,答拜而退。
                                                  长庆初,赵相宗儒为太常卿,赞郊庙之礼。时罢相二十余年,年七十六,众论伏其精健。右常侍李益笑曰:“是仆东府试官所送进士也。”


                                                回复
                                                24楼2017-02-04 17:47
                                                    田令既为成德所害,天子召其子布于泾州,与之举哀,而授魏博节度。布乃尽出妓乐,舍鹰犬哭曰:“吾不回矣!”次魏郊三十里,跣足被发而入。后知力不可报,密为遗表,伏剑而终。
                                                    韦山甫,以石流黄济人嗜欲,故其术大行,多有暴风死者。其徒盛言:“山甫与陶贞白,同坛受箓。”以为神仙之俦。长庆二年,卒于余干。江西观察使王仲舒遍告人曰:“山甫老病而死,死而速朽,无小异于人者。”
                                                    苏州重玄寺阁,一角忽垫,计其扶荐之功,当用钱数千贯。有游僧曰:“不足劳人,请一夫斫木为楔,可以正也。”寺主従之。僧每食毕,辄持楔数十,执柯登阁,敲椓其间,未逾月,阁柱悉正。
                                                    旧说:圣善寺阁,常贮醋数十瓮,恐为蛟龙所伏以致雷霆也。
                                                    王彦伯自言医道将行,时列三四灶,煮药于庭。老少塞门而请,彦伯指曰:“热者饮此,寒者饮此,风者饮此,气者饮此。”皆饮之而去。翌日,各负钱帛来酬,无不效者。
                                                    宋清,卖药于长安西市。朝官出入移贬,清辄卖药迎送之。贫士请药,常多折券,人有急难,倾财救之。岁计所入,利亦百倍。长安言:“人有义声,卖药宋清。”
                                                    扬州有王生者,人呼为“王四舅”,匿迹货殖,厚自奉养,人不可见。扬州富商大贾,质库酒家,得王四舅一字,悉奔走之。
                                                    窦氏子,言家方盛时,有奴厚敛群従数宅之资,供白麦面。医云:“白麦性平。”由是恣食不疑,凡数岁,未尝生疾。其后有奴告其谬妄,所输面乃常麦,非白麦也。群従诸宅,一时暴热皆发。
                                                    故老言:五十年前,多患热黄,坊曲必有大署其门,以烙黄为业者。灞浐水中,常有昼至暮去者,谓之“浸黄”。近代悉无,而患腰脚者众耳,疑其茶为之也。
                                                    凡射知雉兔头脚之法,云:先以加其头,次减其脚,以见脚除头,以本头除脚。飞者在上,走者在下。


                                                  回复
                                                  25楼2017-02-04 17:47
                                                      古之屋室,中为牖,东为户。故今语曰:“二十三日正南,二十五日当户。”
                                                      或说天下未有兵甲时,常多刺客。李汧公勉为开封尉,鞫狱,狱囚有意气者,感勉求生。勉纵而逸之。后数岁,勉罢秩,客游河北,偶见故囚。故囚喜迎归,厚待之,告其妻。曰:“此活我者,何以报德?”妻曰:偿缣千匹可乎?”曰:“未也。”妻曰:“二千匹可乎?”亦曰:“未也。”妻曰:“若此,不如杀之。”故囚心动。其僮哀勉,密告之。勉衩衣乘马而逸。比夜半,行百余里,至津店。店老父曰:“此多猛兽,何敢夜行?”勉因话言。言未毕,梁上有人瞥下曰:“我几误杀长者!”乃去。未明,携故囚夫妻二首,以示勉。
                                                      贞元中,长安客有买妾者,居之数年,忽尔不知所之。一夜,提人首而至,告其夫曰:“我有父冤,故至于此,今报矣。”请归,泣涕而诀,出门如风。俄顷却至,断所生二子喉而去。



                                                    回复
                                                    26楼2017-02-04 17:53
                                                      ●卷下
                                                        宰相自张曲江之后,称房太尉、李梁公为重德。德宗朝,则崔太傅尚用,杨崖州尚文,张凤翔尚学,韩晋公尚断,乃一时之风采。其后贞元末年,得高贞公郢门下,亦足坐镇风俗。宪宗朝,则有杜邠公之器量,郑少保之清俭,郑武阳之精粹,李安邑之智计,裴中书之秉持,李仆射之强贞,韦河南之坚正,裴晋公之宏达,亦各行其志也。
                                                        凡拜相礼,绝班行,府县载沙填路,自私第至子城东街,名曰:“沙堤”。有服假,或百僚问疾,有司就私第设幕次排班。每元日、冬至立仗,大官皆备珂伞、列烛,有至五六百炬者,谓之“火城”。宰相火城将至,则众少皆扑灭以避之。
                                                        宰相判四方之事有堂案,处分百司有堂帖,不次押名曰“花押”。黄敕既行,下有小异同曰“帖黄”,一作“押黄”。
                                                        宰相相呼为“元老”,或曰“堂老”。两省相呼为“阁老”。尚书丞、郎、郎中相呼为“曹长”。外郎、御史、遗补相呼为“院长”。上可兼下,下不可兼上,惟侍御史相呼为“端公”。
                                                        两省谑起居郎为“螭头”,以其立近石螭也。中书、门下官并于西省?上事,以便礼仪。五品已上,宰相送之,仍并廊参。
                                                        长庆初,上以刑法为重,每有司断大狱,又令中书舍人一员,参酌而出之。百司呼为“参酌院”。
                                                        南省故事:左右仆射上,宰相皆送,监察御史捧案,员外郎捧笔,殿中侍御史押门,自丞郎御史中丞皆受拜。而朝论以为臣下比肩事主,仪注太重,元和已后,悉去旧仪,惟乘马入省门如故。上讫,宰相百僚会食都堂。
                                                        国初至天宝,常重尚书,故房梁公言李纬好髭须,崔日知有望省楼,张曲江论牛仙客,皆其事也。兵兴之后,官爵浸轻,八座用之酬勋不暇,故今议者以丞、郎为贵。
                                                        元和末,有敕申明:父子、兄弟无同省之嫌。自是杨于陵任尚书,其子嗣复立郎署,兄弟分曹者亦数家。
                                                        自开元二十二年,吏部置南院,始悬长名,以定留放。时李林甫知选,宁王私谒十人,林甫曰:“就中乞一人卖之。”于是放选榜云:“据其书判,自合得留。缘嘱宁王,且放冬集。”


                                                      回复
                                                      27楼2017-02-04 17:56
                                                          裴仆射遵庆,罢相知选,朝廷优其年德,令就宅注官。自宣平坊榜引仕子以及东市西街。时人以为盛事。
                                                          长庆初,李尚书绛议置郎官十人,分判南曹。吏人不便,旬日出为东都留守。自是选曹成状,常亦速毕也。
                                                          李建为吏部郎中,常言于同列曰:“方今俊秀,皆举进士。使仆得志,当令登第之岁,集于吏部,使尉紫县。既罢又集,乃尉两畿,而升于朝。大凡中人,三十成名,四十乃至清列,迟速为宜。既登第,遂食禄;既食禄,必登朝。谁不欲也无淹翔以守常限,无纷竞以求再捷,下曹得其修举,上位得其历试。就而言之,其利甚博。”议者多之。
                                                          吏部甲库,有朱泚伪黄案数百道,省中常取戏玩,已而藏之。柳辟知甲库,白执政,于都堂集八座丞郎而焚之。
                                                          郎官故事:吏部郎中二厅,先小铨,次格式;员外郎二厅,先南曹,次废置。刑部分四馥,户部分两赋,其制尚矣。
                                                          旧说吏部为省眼,礼部为南省,舍人、考功、度支为振行比部得廊下食,以饭従者,号“比盘”。二十四曹呼左右司为“都公”。省下语曰:“后行祠、屯,不博中行都、门;中行刑、户,不博前行驾、库。
                                                          故事:度支案,郎中判入,员外判出,侍郎总统押案而已。贞元已后,方有使额也。
                                                          郎官当直,发敕为重。水部员外郎刘约直宿,会河北系囚,配流岭南,夜发敕。直宿令史不更事,惟下岭南,不下河北。旬月后,本州闻奏,约乃出官。
                                                          贞元末,有郎官四人,自行军司马赐紫而登郎署,省中谑为“四军紫”。
                                                          御史故事:大朝会则监察押班,常参则殿中知班,入阁则侍御史监奏。盖含元殿最远,用八品;宣政其次,用七品,紫宸最近,用六品;殿中得立五花砖,绿衣,用紫案褥之类,号为“七贵”。监察院长与同院礼,隔语曰:“事长如事端。”凡上堂,绝言笑,有不可忍,杂端大笑,则合座皆笑,谓之“烘堂”。烘堂不罚。大夫、中丞入三院,罚直尽放,其轻重尺寸由于吏人,而大者存之黄卷。三院上堂有除改者,不得终食,惟刑部郎官得终之。


                                                        回复
                                                        28楼2017-02-04 18:04
                                                            王某云:往年任官同州,见御史出按回,止州驿,经宿不发,忽索杂案,又取印历,锁驿甚急,一州大扰。有老吏窃哂,乃因庖人以通宪胥,许百缣为赠。明日未明,已启驿门,尽还案牍。御史乘马而去。
                                                            崔蘧为监察,巡囚至神策军,为吏所陷,张盖而入,讽军中索酒食,意欲结欢。窦文场怒奏,立敕就台,鞭于直厅而流血。自是巡囚不至禁军也。
                                                            宝应二年,大夫严武奏,在外新除御史,食宿私舍非宜。自此乃给公券。
                                                            元和中,元稹为监察御史,与中使争驿厅,为其所辱。始敕节度、观察使、台官与中使,先到驿者得处上厅,因为定制。
                                                            每大朝会,监察御史押班不足,则使下御史,因朝奏者摄之。
                                                            谏院以章疏之故,忧患略同。台中则务苛礼,省中多事,旨趣不一。故言:“遗补相惜,御史相憎,郎官相轻。”
                                                            开元已前,有事于外,则命使臣,否则止。自置八节度、十采访,始有坐而为使,其后名号益广。大抵生于置兵,盛于兴利,普于衔命,于是为使则重,为官则轻。故天宝末,佩印有至四十者。大历中,请俸有至千贯者。今,在朝有太清宫使、太微宫使、度支使、盐铁使、转运使、知匦使、宫苑使、闲厩使、左右巡使、分察使、监察使、馆驿使、监仓使、左右街使;外任则有节度使、观察使、诸军使、押蕃使、防御使、经略使、镇遏使、招讨使、榷盐使、水陆运使、营田使、给纳使、监牧使、长春宫使、团练司使、黜陟使、抚巡使、宣慰使、推复使、选补使、会盟使、册立使、吊祭使、供军使、粮料使、知籴使、此是大略。经置而废者不录。宦官内外,悉属之使。旧为权臣所管,州县所理,今属中人者有之。
                                                            开元日,通不以姓而可称者,燕公、曲江、太尉、鲁公;不以名而可称者,宋开府、陆兖公、王右丞、房太尉、郭令公、崔太傅、杨司徒、刘忠州、杨崖州、段太尉、颜鲁公;位卑而著名者,李北海、王江宁、李馆陶、郑广文、元鲁山、萧功曹、张长史、独孤常州、杜工部、崔比部、梁补阙、韦苏州、戴容州;二人连言者,岐薛、姚宋、燕许、元王、常杨、萧李;又有罗钳吉网,员推韦状。又有四夔、四凶。
                                                            大历已后,专学者有蔡广成《周易》,强象《论语》,啖助、赵匡、陆质《春秋》,施士丐《毛诗》,刁彝、仲子陵、韦彤、裴茝讲《礼》,章廷珪、薛伯高、徐润并通经。其余地理则贾仆射,兵赋则杜太保,故事则苏冕、蒋乂,历算则董和,天文则徐泽,氏族则林宝。
                                                            张参为国子司业,年老,常手写九经,以谓“读书不如写书。”


                                                          回复
                                                          29楼2017-02-04 18:05
                                                              熊执易类《九经》之义,为《化统》五百卷,四十年乃就,未及上献,卒于西川。武相元衡欲写进,其妻薛氏虑坠失,至今藏于家。
                                                              高定,贞公郢之子也。为《易》,合八出以画八卦,上圆下方,合则为重,转则为演,七转而六十四卦,六甲八节备焉。著《外传》二十三篇。定,小字董二,时人多以小字称。年七岁,读书至《牧誓》,问父曰:“奈何以臣伐君?”答曰:“应天顺人。”又问曰:“用命赏于祖,不用命戮于社,岂是顺人?”父不能对。年二十三,为京兆府参军,卒。
                                                              董和,究天地阴阳历律之学,著《通乾论》十五卷成。至荆南,节度裴胄之问,董生言曰:“日常右转,星常左转,大凡不满三万年,日行周二十八舍三百六十五度。然必有差,约八十年差一度。自汉文三年甲子冬至日,在斗二十二度,至唐兴元元年甲子冬至日,在斗九度,九百六十一年,差十三度矣。”
                                                              贞元五年,初置中和节。御制诗,朝臣奉和,诏写本赐戴叔伦于容州,天下荣之。
                                                              楚僧灵,律行高洁,而能为文。吴僧皎然,亦名昼,盛工篇什,著《诗评》三卷,及卒,德宗降使取其遗文。近代文僧,二人首出。
                                                              韦应物,立性高洁,鲜食寡欲,所坐焚香扫地而坐。其为诗驰骤,建安以还,各得其风韵。
                                                              李益,诗名早著,有《征人歌且行》一篇,好事者画为图障。又有云:“同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天下亦唱为乐曲。
                                                              沈既济撰《枕中记》,庄生寓言之类。韩愈撰《毛颖传》,其文尤高,不下史迁。二篇真良史才也。
                                                              张登,长于小贼,气宏而密,间不容发,有织成隐起,往往蹙金之状。
                                                              近代有造谤而著书,《鸡眼》、《苗登》二文。有传蚁穴而称,李公佐南柯太守;有乐妓而工篇什者,成都薛涛;有家僮而善章句者,郭氏奴。皆文之妖也。


                                                            回复
                                                            30楼2017-02-04 18:0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