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吧 关注:71,474贴子:1,705,003
  • 29回复贴,共1

【转载翻译】鱼鹰系列丛书:886-1118年的拜占庭军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拜占庭吧的帖子,很多贴吧都转疯了,怎么中世纪吧没有人转呀?大家好懒呀





无敌希腊火镇楼


回复
1楼2017-02-04 14:42
    2019-11-14 07:02 广告
    译者的话:


    这一本书是我所有Osprey的pdf本中最感兴趣的一本,而大部分的文字也比较清晰。翻译这本书大约花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尽管理论上是每天两段,但大部分时候翻译量是超过原定额度的。因而也在9月末提前和大家见面。


    本文翻译尽量忠实原著,所有的叹号均为原著所写。由于大量英语的从句用中文直译冗余过多,本人也尽量用更适合中国人阅读的方式进行修改,尽本人所能接近信、达、雅。由于本人才疏学浅,大部分原书中未解释、无法翻译或者难以翻译的专有名词都尽量保留了原词以方便大家查找,我本人也在WIKI上寻找了尽可能多的名词解释。但由于本人学识不足,甄别能力一般,很可能有翻译错误,此外因为审稿不足,还可能有大量的错别字和语义疏漏。因而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由于原文本中第八页,即盾牌-武器部分的叙述有相当一部分是不清晰的,因而部分专有名词无法辨清。尽管本人从后面的一些叙述中尽我所能填上了一些部分,但仍然留有不少的“?”,也希望有能力的朋友多多指点,填充这些空缺。
    最后,感谢大家的阅读。


    收起回复
    2楼2017-02-04 14:42
      引言


      在这个时代,拜占庭人已经在政治和军事策略上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与同时代的大多数民族不同,拜占庭人早已在逝去的帝国历史中明白胜一场战役并不等于胜一场战争,而他们也经常通过计谋和贿赂瓦解敌人,而不是把有限的兵力和军备投入到无利可图的战斗中。尽管早在六世纪,著名历史学者普罗科比已经敏锐地发现给一个敌人的贡金往往会引起其他敌人的侵略欲,但这种策略却依然有效的保护了人力不足又内乱频仍的帝国,直到1453年。此外,拜占庭人通过出色的外交策略使敌国内斗,因而新敌人问题很少发展成贡金、授勋、欺骗和唆使内斗都无法解决的恶疾,而拜占庭的一等皇室情报机关“蛮族部门”也让皇帝永远保持对时局的了解。


      但不论如何,同时代的人们经常不理解作为拜占庭人政治手腕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密谋策划和威逼利诱,而更多是把拜占庭上至皇帝下至外交官的外交手腕和诡计当作卑鄙和两面派(的确如此)的象征,却没有意识到这些手段真正的政治与军事意义。之前的一千年间,历史学者和编年史家对拜占庭的“冷眼相待”损害了拜占庭的名誉,正如至今,拐弯抹角的卑鄙行径有时还依然被称为“拜占庭式的”。


      但相比阴谋诡计的背景,一个重要的事实不可忽略,这一威逼利诱式的策略必然是以强有力的军事力量为支撑的。而10世纪至11世纪初,这支达到拜占庭历史上军队实力与组织的至高点的军队,是同时期有史可查的世界中组织最优、训练最足、装备最好和工资最高的部队。


      组织


      尽管拜占庭固执的继承了许多古罗马的遗俗(他们也自称罗马人),但军制并不在其中。早在六七世纪之交,莫里斯皇帝编写的军事指南《战略》(Strategicon)就很难见到古罗马军事系统的残迹。莫里斯的著作一直是拜占庭军队组织不变的提纲,直到十世纪至十一世纪初。但利奥六世(智者利奥)在十世纪初(903年)编写的另一部军事指南著作《战术》也几乎毫无改动地复刻了《战略》的叙述。


      在利奥的时代,构成步兵和骑兵的基础是农兵团(Bandon),在之前的《战略》中也被称为军区兵(Tagma)或者arithmos(直译为numerus)。Bandon这个词源自日耳曼语的banner,也见证了当时在6世纪拜占庭在特定部队名称上所受的普遍的异族影响。步兵农兵团包括lochaghiai,每支队伍十六人,指挥称lochaghos(领队),由一名十夫长(dekarchos)、一名五夫长(pentarchos)、一名四夫长(tetrarchos)和一名“压阵者”(ouraghos)协助。每四个十六人队组成一个翼型队(allaghion),通常成对行动。重步兵通常由四分之三的枪兵(skutatoi)和四分之一的弓箭手组成,弓箭手可能单独组成一个十六人队或者翼型队。轻步兵和卫队可能没有弓箭手和枪兵的区分,而仅有一种部队,甚至有迹象表明轻步兵的“十六人队”可能实际只有八人。


      在《战略》问世的时代,骑兵农兵团被细分为三个“hekatontarchia”,每只均由一名hekatontarchos指挥,其中高阶的称为illarches,作为战斗的第二指挥。农兵团的步骑兵总指挥被称为komes(count)。然而在利奥六世的时代,这一骑兵组织形式消失,代之以六个allaghia(可能由被称为pentekontarchai的军官指挥)。但他们通常依然和步兵农兵团一样成对行动,而每一对的指挥仍称hekatontarchos(或者kentarchos)。每个allaghia下辖五十人,分为五个十人队(dekarchiai),包含十夫长(dekarchos)、五夫长(pentarchos)、四夫长(tetrarchos)和“压阵者”(ouraghos),以及六名普通士兵。在战场上,骑兵十人队通常排成两个五人队,四名军校装备骑枪,十夫长和五夫长在前头,两名枪骑兵随后,四名弓骑兵再次,四夫长和压阵者殿后。


      基本上,在10世纪初标准的步兵组织单位包含256人(16个十六人队),标准的骑兵组织单位包含300人(六个五十人团)。但资料显示实际上可能在200到400人之间浮动。这些多出编制的人似乎通常不参加战斗,可能是计入了伤病士兵、新兵乃至马匹。但似乎实战部队更可能不满编而非超编。旗手、军乐手和高阶军官也似乎并不包含在这些统计数字中。


      尼基弗鲁斯二世的记载中显示在十世纪后半叶单位骑兵农兵团编制可能只有五十人,但很可能是笔误,因为allaghia正好是五十人。然而这也有可能意味着“骑兵农兵团(cavalry bandon)”的含义在那个年代已经与六十年前利奥的年代不同了。少量的资料也暗示在10世纪晚期,最小的步兵组织单位是十人而非十六人(三弓七枪),尽管Michael Psellus在十一世纪最后的二十五年写的《Chronographia》依然提及16人的lochaghiai。


      更大型的骑兵部队(可能步兵也类似)的组织形式是moirai(指挥官称moirarchai),或者dhoungoi(指挥官称dhoungarii或moirarchai)和turmai或者merai(指挥官分别称turmarchai和merarchai)。moirai或者dhoungoi由数量不等的农兵团,通常二到五个集合而成,而turmai和merai(merai这一组织形式在十世纪已不使用)则由三个moirai集合而成。之前的《战略》记录moirai包括2000-3000人,merai6000-7000人,但在利奥六世的时代这些较大的部队单位的编制随军区的拆分(下文有介绍)而有相当的缩减,最大的军区也只能供养一万五千名骑兵,最小的仅能供养四千。而838年关于turmai不足2000的记录也显得合理了。


      军饷
      拜占庭士兵普遍高薪。资料显示军区士兵每月薪水1-1.5诺米斯马(72分之一磅重的金币),即每年六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磅金。此外军区农兵还有所属土地的土产收入,君士坦丁七世在947年规定每个皇家海员(可能包括步兵)的土地产值至少每年两磅金,军区骑兵和海员四磅金,在十世纪末一度涨到12磅金。有资料表明军区工作人员可以得到连续十二年的年薪,但在九世纪阿拉伯人的记述中军区农兵薪水每三年一付,甚至4-6年一付。君士坦丁七世记录表明军区部队被分为四个大组,每年只付一组的薪水,但他只解释说这是“老例”,并未记录他的时代的薪金发放形式。这似乎意味着军区士兵是每3-6年轮值一年,使一支核心常备军长时间保持战备状态。或者这也可能是指一笔针对周期性训练或者非常备军的补偿金。


      此外,士兵在军事行动中可以得到补以及给偶尔会给的奖金,以及部分战利品,而伤残人员可以得到一笔抚恤金,阵亡士兵的寡妻有时可以得到一次性的补偿金(在九世纪时是五磅金)。


      在利奥六世的时代,军官的薪金如下:dakarchos(十夫长)每年薪水黄金一磅(72诺米斯马),五十人队长两磅,komes(步骑兵联合军团指挥)三磅,五等军区将军(Strategoi)五磅,四等军区将军(如一些海军将军)十磅,三等军区将军二十磅,二等军区将军三十磅,一等军区将军四十磅(2880诺米斯马)。Hekatontaches、moirarchai以及turmarchai的薪金并未提及,可能与管理他们的将军的等级相关。这些仅仅是东部战区的数据,西部战区的军官可能工资更低一些,他们的薪金更多是取自当地税赋而非国家财政。


      回复
      3楼2017-02-04 14:43
        装备




        下文叙述或者彩图中的全套装备是否在历史中大量使用依然存疑,而存留的图像资料也不支持这一点。但下文叙述中的这些武器装备无疑都是高标准高质量的,也值得引述曾任东部军区数个要塞守备军官的加泰克隆·凯考门努斯记录在自己的军事指南《战略》(1070)中敏锐的观察:“最重要的是,保证骑兵有好马匹,养护良好的齐全装备,以及合适的鞍带和马靴。因为如果一个骑兵有良马、精制制服和优良的装备,可以保证让勇敢者更勇敢,让胆怯者也敢于尽职。但如果装备破旧、马匹仅仅聊胜于无,鞍带马靴都不合身,那么再勇敢人的都会只想保命,随时找机会逃离战场。”

        装甲

        我们可以从大量留存至今的,这一时期的军事训练指南、文档和大量的同时代的图像中获得充足的关于这一时代武器装备的细节。很明显的是当时三种主要的装甲制式是链甲、鳞甲和札甲,而札甲占主导地位。

        札甲由矩形(窄长或者正方的形态均有出现)的小甲片,通过穿过甲片上冲孔的皮带扎成,甲片向上叠(而非如鳞甲的下披)。札甲通常用铁甲片,但皮质和角质的札甲也在资料中出现过。如此制作工艺作出的颇具拜占庭特色的军用胸甲被称为klibanion(源自拉丁语的clibanarius,重装骑兵),通常无袖或者袖很短,长只到腰际。甚至一些长到膝盖的札甲胸甲在十一世纪的记载中也有提及,但很稀少。
        由于僵硬且活动不便,从图像资料中看(但由于当时的艺术风格,很难区分图中的鳞甲与锁子甲)鳞甲胸甲通常只覆盖躯干并全部无袖。锁子甲胸甲(zabai或者lorikia,源自拉丁文lorica)是最稀少的,通常长至膝并有到肘或腕的袖。也有锁字甲兜帽。Klibannia似乎经常穿着锁子甲胸甲。

        镶皮并衬棉、毛、毡或皮革的甲——最小仅四分之三英寸厚——也有应用,并有许多名称,如epilorikion、kabadion和bambakion。这些甲全部有袖,至少epilorikion和bambakion带有兜帽。前一种穿在klibanion或者lorikion的外面,后一种则穿在里面。epilorikion通常装备骑兵,kabadion装备步兵。防箭的毛毡斗篷和厚毡帽在《战术》中也曾提及。

        由于大部分鳞甲或札甲胸甲无袖且只到腰际,因而拜占庭人采用被称为pteruges的棉质、皮质甚至木质的悬挂条带作为腰部和肩部的护具。(头盔上披下的护颈通常也是皮质或棉质的札甲垂片,只露双目)前臂和小腿上套着独立的夹板护手(cheiropsella或manikelia)和护胫(podopsella或chalkotouba)。这些护具通常是铁质,但皮质、木质或毛毡的也有使用记录。此外拜占庭士兵的标准配备,双层或加填充物的高脚方尖靴也有防护作用。手上通常有皮手套防护,超重骑兵甚至使用锁子甲加强手部防护。

        头盔似乎大部分都使用单一的通用制式——正如同时代绘图中显示的那样。通常是铁质,加上一个独立的护颈。

        盾牌(部分专有名词无法辨认,下文以“?”表示)

        盾的形式种类多种多样,重步兵盾(skuta)通常是3-4英尺长的椭圆形,尽管也有粘接式的圆盾,利奥六世称之为(?)。一些骑兵也使用类似大小的圆盾。但轻步兵仅仅使用直径12英寸的小圆盾,据训练手册记载,一些重骑兵(尤其是弓骑兵,因为要开弓的他们很难再拿更大的盾牌。利奥六世的时代,官方甚至规定他们不应拿盾)也使用类似的盾。在《Sylloge Tacticorum》成书的975年,“三角盾”,一种筝型盾也在步兵和骑兵中广泛使用。步兵盾长54英寸,骑兵盾略小,大约36-40英寸长(有趣的是,40.5英寸长的盾在10世纪初被利奥记录了下来)。拜占庭手稿最早于十世纪中期描写这种筝型盾,最宽处约两英尺。此后西方部队使用的版本更加尖细(可能从原来的拜占庭式演化而来)。从图像资料看,筝型盾在11世纪成为步兵和骑兵使用的主要盾形。


        回复
        4楼2017-02-04 14:45

          和其他近卫军团相同(除去dhoungarius指挥的Arithmos-Vigla),Scholae由domestikos指挥,topoteretes为副指挥。米哈伊尔三世在位时(842-867)Scholae地位之高超越几乎一切部队,直逼最精锐的安纳托利亚军区将军军团,在10世纪甚至能代行皇帝的指挥权。未来的亚历克修斯一世就在1078年指挥这支部队,但此时的Scholae已经变质,安娜·科穆宁在书中把他们归为法兰克佣兵。

          仅次于Scholae的是Excubiti(夜巡营),可能由利奥一世(457-474)建立并最早由Komes指挥,在八世纪改为domestikos指挥。在西部军区,至少在899年Excubiti地位高于西部军区将军军团。这支部队的总兵力并无记录,但可追溯至773年的资料指出至少有18个军团乃至更多,但每个军团的人数也没有说明,而且也不太可能如《战略》、《战术》中300人的记载。除Excubiti外,Excubiti指挥官似乎还指挥负责部队医疗工作的,被称为Skribones的部队。


          第三支近卫军团(警戒队)被称为Arithmos或Vigla(后者更常用)。他们最晚在559年建立,甚至可能更早。Bury提出了他们源自阿卡狄乌斯(395-408)组建的Comites Arcadiaci。与其他军团不同,这支部队由dhoungarius指挥,尽管下辖军团依然由Kometes指挥。在作战中Vigla执行特别任务,担任皇帝的营帐警卫和传令。他们也负责看管战俘。

          最晚出现的Ikanatoi(善战军)由尼基弗鲁斯一世在九世纪建立。有趣的是,科达玛,依然引述自亚尔·加尔米的记录中,这个军团并未被提及。而代之以Fidaratiyin,很明显就是说在《战略》成书时的精锐部队Foederati(契约军团),这支部队可能在899年之后消亡,也可能是改名为Hetaereia(伙伴军团)。


          回复
          5楼2017-02-04 14:46


            辖区不同,人数不同的各军区部队数量很明显各不相同。而据Ibn al-Fakih al-Hamadhani于902年和科达玛于903年的记录,各东部军区的部队数量如下:(伊本版/科达玛版)
            Anatolikon(安纳托利亚军区):15000/15000
            Thrakesion:10000/6000
            Chaldia:10000/4000
            Armeniakon(亚美尼亚军区):9000/9000
            Bukellarion:8000/8000
            Opsikion(奥普希金军区):6000/6000
            Paphlagonia(帕弗拉格尼亚军区):5000/5000
            Seleukeia:-/5000
            Macedonia(马其顿军区):5000/-
            Thrace(色雷斯军区):5000/-
            Kappadocia(卡帕多西亚军区):4000/4000
            Charsianon:4000/4000
            Optimaton(奥普提马通军区):4000/4000
            总计:85000/70000

            这些记录共同提供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约900年时的东部军区部队统计,尽管遗漏了约6000人的Kolineia,约4000人的Mesopotamia和Sebasteia、Lykandos和Leontokomis的Kleisourai(每个Kleisourai不过辖几千人),还错误的包括了可能已经因之前频发的暴乱(最后一次暴乱记录出现于┐┐3年)而被削减成为单纯的农业组织的奥普提马通军区。在罗列东部军区时,阿拉伯资料还提到了君士坦丁堡近郊一个叫Talaya、Talaka或Tafla的军区。但此外别无旁证,更可能是Tagmata的误读,而行政地区则是指城墙防卫所,所辖范围西到安纳斯塔休斯(Anastasius)长墙为止。可惜这些记录没有给出这支部队的人数。
            这些资料也没有提及西部军区和三个海军军区,而据利奥六世的薪水发放记录,这些军区包括海军军区Kibyrrhaiots、Aegean Pelaghos和Samos,陆军军区伯罗奔尼撒军区(Peloponnesos)、尼科波利斯军区(Nikopolis)、Hellas、西西里军区(Sicily)、Langobardia、Strymon、Kephalonia、萨罗尼卡军区(Thessalonika)、底拉西乌姆军区(Dyrrachium)、达尔马提亚军区(Dalmatia)和Cherson。然而,西部军区总是被当作比有更重要的战略意义的东部军区低一级的机构,部队编制也似乎相应的少一些。

            两人的数据很可能仅仅计算了作为拜占庭军队支柱的骑兵。据利奥的《战术》记载,每个军区可以提供多达4000人的顶级骑兵,他称之为Kataphracioi,大概骑乘着有全马甲或半马甲的战马,而其他部队大概装备和训练都达不到这一水平。紧急时刻,召集临近军区的顶级部队迎敌效果明显比用二流部队防御要好。利奥也指出,不必召唤超过4000人的援军,东部军区就可以集结三万骑兵迎敌,并保留一支健全的预备队。
            此外还有军区步兵,但他们留下的信息很少。他们有可能无法获得军区骑兵那样的军屯农地,而是靠临时征召集结,尽管也有一些人被长期雇用,在永固工事中服役。《战术》模糊的提及每个军区大约能召集24000步兵,可能也和骑兵那样分成一等和二等,他们可能大部分是轻装部队。


            回复
            6楼2017-02-04 14:47
              曼兹科特战败后的拜占庭

              拜占庭传统部队终结于曼兹科特的惨败,大部分的军区军团在战场上被摧毁,而幸存的部队大多也很快消亡。明显缺编的东部诸军区部队被消灭后,安纳托利亚的大部分土地都被胜利的突厥人占领,而这些突厥人很快也被罗曼努斯四世的继任者米哈伊尔七世(1071-1078)和尼基弗鲁斯三世(1078-1081)饮鸩止渴式的雇佣为佣兵。

              东部军区部队的毁灭实际上让帝国东部彻底丧失了防卫能力,尽管首都很快组建了新的中央军,但帝国东部防卫的极度空虚很快带来了帝国佣兵部队(主要是诺曼人、突厥人、库曼人和佩臣涅格人)史无前例的大幅增加。曼兹科特战败的无疑直接导致了军区部队迅速消亡和对佣兵部队的依赖补偿式的增长,并开始了这一伴随帝国直至毁灭的不良风气。

              然而国库已经耗空,拜占庭不得不采用新的土地拥有形式,即出现于十世纪的普罗尼埃(pronoiai)制支付士兵薪金,无论本土士兵还是佣兵。曼兹科特战败后,这一体制很快增加了必备的军事义务。与军区制的土地拥有者不同,pronoia的土地拥有者stratiotes或pronoiarios需缴的税以及现金和实物租金都少于军区农兵,尽管这片土地不能继承(至少在13世纪之前如此)。许多拜占庭贵族也以服骑兵役为条件(可能带有定量的私人随从)成为普罗尼埃制的受益者。但普罗尼埃制的唯一缺点,就是大大减少了帝国的税款收入,使帝国能够供养的常备士兵日益减少。

              曼兹科特战败之后的军队核心最初是皇家近卫军的残部,四大军团Scholae、Excubiti、Ikanatoi和Hetaereia在11世纪最后十年都偶有记载。但他们却在亚历克修斯一世病逝(1118)之前消失得无影无踪。尼基弗鲁斯三世似乎是最早打算重组中央军的人,他组建了Phrygian Chomatenoi军团,并在米哈伊尔七世在位时组建了不朽军Immortals。不朽军可能由东部军区部队的残部组成,据Bryennius的记录共有10000部队。他提到“不朽军”的称号最早只是给部队军官的,但很快就成了军团名。亚历克修斯一世也组建了另一个军团,阿贡托普莱军团,即“军官子弟团”,由军官孤儿组成,大约2000人,这三个军团均为骑兵军团。
              此外还有“宫廷军团”Vestiaritae,兼有步兵和骑兵。就是这些部队,加上北欧人组成的瓦拉几亚卫队(可能属于宫廷军团)和两个新的突厥部队,精锐的瓦达瑞泰军团(来自瓦达尔河谷和奥切利达的皈依基督教的突厥人,可能是乌泽人)和Turkopouloi,即“突厥子弟团”(可能由突厥佣兵的,有拜占庭母系或皈依基督教的后代组成)组成了亚历克修斯在位时的中央军。


              这些部队中的一些参加了1081年,亚历克修斯一世即位伊始时的都拉佐(底拉西乌姆)之战对抗罗伯特·吉斯卡尔德的诺曼部队。但很明显他的部队是佣兵和盟军的大杂烩,拜占庭本土部队极为稀少。尽管开战时瓦拉几亚卫队让吉斯卡尔德的意大利盟军吃了不小的苦头,但这支多国部队很快就陷入了各自为战的艰难局面。瓦拉几亚卫队在不断的进攻中疲惫不堪,而主力部队却未跟上,很快被罗伯特补充上的步兵消灭,瓦达瑞泰军团临阵脱逃,而塞尔维亚盟军还没有参战就逃了。这场惨败中,亚历克修斯一世也是勉强逃脱。

              亚历克修斯一世在这场惨败后收拾的零星部队只能靠从家人和朋友那里强征款项和没收教会财产才能勉强发饷。这也许是拜占庭人能拿到的最后一笔钱了。尽管亚历克修斯在后来的日子里赢得了几场大胜(像1091年在Levunium战胜佩臣涅格人,或是在1116年在Philomelion战胜塞尔柱克人),但他在位时带来的军事复兴却十分短暂。尽管这支部队依然在他的继任者约翰二世和曼努埃尔一世在位时勉强支撑,并在曼努埃尔一世的法兰克式改革下消亡,但拜占庭再也未曾恢复到曼兹科特之前的辉煌,这场战败也毁掉了拜占庭“世界大国”的形象,并戏剧性的标志着拜占庭军事辉煌的结束。


              回复
              8楼2017-02-04 14:48


                A1:军区步兵Skutatos,11-12世纪

                尽管古老的军区步兵直到11世纪末还只进行有限的任务,但11世纪80年代大部分的重步兵开始使用筝型盾(尽管资料中提及的中的无护甲步兵,如B3,直到十三世纪通常还是使用直径24-30英寸的圆盾)。这可能是很大程度上是诺曼人的影响,尽管战术的改变也无疑是重要的影响因素。而曾经的训练完备,纪律严明的步兵也已经成为历史了。

                A2:军区步兵Skutatos,约950年

                这是军区步兵在10世纪图像资料中出现最多的形式。特色是札甲重甲,通常只到臀部且无袖。这种甲经常像夹克一样穿,在身前或身后扣紧,尽管一些可能是类似雨衣的穿法,在身侧扣紧。头盔采用spangenhelm模式,用从盔沿到顶的金属条加固。


                头上的铁环会和A3、A4那样绑上装饰,尽管这些装饰在同时代图像资料中出现很少。
                存留的资料中,拜占庭制服通常是红色或蓝色,尽管绿色、淡紫和少量紫色也曾出现。部队,通过他们的盾牌图案相区别,此外,至少骑兵部队也用枪旗、主盾颜色、头饰和军旗相区别。

                尽管此人无须,但整齐的络腮胡须和八字胡在十世纪晚期资料中更常见。

                A3:投矛兵Peltastos,约975年

                投矛兵最早出现于写于十世纪后半叶的《Sylloge Tacticorum》,在《亚历克修斯战记》中关于1081年和1084年的叙述中也曾提到。他们比军区步兵装备少,和古希腊的投矛手一样是介于轻步兵和重步兵的单位。然而他们的演变可能实际上是帝国财政状况恶化的结果,军区步兵的昂贵重甲很难再广泛装备。当然Sylloge指出在可能时也应该穿重步兵使用的链甲和札甲。这些人被称为投矛兵可能更和他们的装备有关而非战场上的的作用。他们使用厚重的填充甲bambakion,加上一个前端开口的头盔,不带兜帽或护颈片。Sylloge指出他们携带圆形的thureos而非椭圆形的skuta,武器包括枪、标枪以及类似军刀的单刃paramerion代替剑。图像资料中,剑鞘的尾端切成方形。

                A4:军区步兵Skutatos,据十世纪的训练记录

                这一时期的训练记录中技术的武器装备可能是理想化的,而非士兵可以在战时装备上的。很可能这些是基于君士坦丁堡卫队装备的记载。

                军区步兵甲包括链甲胸腹甲或者角质或铁质的札甲,尽管利奥六世的《战略》指出这些重甲只有前两排人穿(军区步兵通常排8或16排),没有重甲的人穿量产的bambakion(一种带兜帽和18英寸的袖的填充胸腹甲,名称源自阿拉伯语的“棉”:pambuck)代替。利奥还提到一些军区步兵还会穿epilorikia,一种同类的胸腹甲,穿在金属甲外边。图中的皮质胸带和护肩片并未在训练手册中提及,但在许多的图片资料中出现,主要是步兵使用,但骑兵使用也较常见。

                其他护具包括护胫、护臂和皮手套。利奥指出只有前部和后部的部队配护胫,而更早的《战略》则称只有前两排配护胫。然而十世纪晚期的训练记录中指出护胫和链甲帽已经是军区步兵的标准配备。

                军区步兵的主战武器是用轻质木材制作的12-14英尺的长枪,插上的枪头至少18英寸长。在战时刺向骑兵,掷向步兵。一些人携带用无裂隙的木材,如山茱萸或橡木制作的,被称为menaulia的标枪代替长枪,其他武器包括剑、parametion和tzikourion。
                图中的盾牌很明显是大型的3-4英尺长的椭圆盾skuta,略有弯曲但无突起,盾面上着亮漆。


                回复
                9楼2017-02-04 14:48


                  C1:重装骑兵Kataphractos,据10世纪的训练手册

                  尽管出自不同的军事训练手册的描述必然在细节上有所不同,但他们列举的装备有足够的相同点以综合成这个复合的图像。躯干护甲包括链甲胸腹甲或者铁质、角质或皮质的札甲。《战术》和《Sylloge》都提到了这套札甲可能是穿在链甲胸腹甲外面,而且图像资料中可以明显看出这种穿法很常见。在肩部,有较小的类似盔饰的饰物。其他护具包括护胫和护臂(此图是木质板条甲),皮手套,如果有可能的话还会有盔檐相连的链甲兜帽。利奥提到无法购买链甲兜帽的人会用填毛或亚麻的护颈,但这段叙述照搬了《战略》。填充甲可能也穿在胸腹甲下面或套在外面。

                  十世纪的重骑兵的主战武器是骑枪或弓。骑枪是细长的,12英尺的kontos(意为船篙!),在这一时期通常称为kontarion,枪头10英寸长,配彩色燕尾旗(利奥称战时燕尾旗会被撤下)。利奥的时代,每个枪骑兵可能配两把骑枪,备用的通常放在辎重中。弓骑兵则在右臀上挂有箭袋和防水箭匣,还有一个挂在左侧的,装备用弓弦的袋子。箭袋中放有30-40支27英寸长的箭。箭术太差者用两支标枪代替弓,而在10世纪后半叶,两支标枪和短枪也可以用来代替骑枪。其他武器包括剑和匕首。军官至少还使用殳,放在皮质的鞍袋内。
                  本图中的筝型盾属于拜占庭本土的形制,直径12英寸的小圆盾在利奥的《战术中》有明确的说明,但直径24-30英寸的大圆盾和后来的筝型盾的图像资料要多很多。弓箭手本不应该持盾,但这个规定经常被忽视,大部分持弓重装骑兵可能使用那种直径12英寸的小圆盾,拴在左前臂上。

                  C2:骑兵掌旗手,11-12世纪

                  这是十一世纪中期后的资料中最常见的骑兵装备,包括筝型盾,配皮质或鳞甲护面和到臀部的,配肩部羽状带的胸腹甲,有时还配腰带。资料里大多描述胸腹甲是鳞甲,尽管艺术品上的图像更习惯于画成链甲,也可能是札甲。需要指出的是此时的筝型盾更偏向诺曼风格。

                  马具通常也使用相对统一的形制,尽管一些记录中提及了系在马颈部、胸部和臀部的羽饰,这些饰品仅仅有很少量的图像资料存世。马具通常染成红色或黑色,或者不染,保持皮革原有的黄色。鞍垫通常是略显红色。此外,骑手的马靴上没有马刺,拜占庭人开始使用马刺可能是很久后的事情了。

                  图中的军旗来自Scylitzes的记录,可能是军团旗Bandon,在利奥六世的时代骑兵步兵兼用。军团旗根据部队的规模不同可能有所不同,dhoungoi和turmai的比较相似,但没有军团旗长。Scylitzes中的旗有3-8个旗尾,旗尾的数量可能和部队规模有关。十字形似乎是最常见的旗标,经常用金银丝刺绣而成。

                  C3:重装骑兵Kataphractos,约1050年

                  大部分的骑兵似乎都有披风。利奥的《战术》记录了分发给部队的,沙地棕色的防水披风。但同时代的珐琅瓶上和手稿中出现的披风很可能并非统一配备,而这种颜色鲜艳,有大量刺绣镶边和嵌片的披风更可能是源自个人行为。披风前面,如图中的常见形制的嵌片被称为tablion。披风在作战时通常并不使用,而是卷起后放在马鞍后面。


                  回复
                  11楼2017-02-04 14:49


                    D:超重装骑兵Klibanophoros(马甲骑兵),约970年

                    自罗马时代晚期消失的超重装骑兵在尼基弗鲁斯二世在位时重新成为真正的马甲骑兵。《尼基弗鲁斯·福卡斯军事专著》中称这些超重装骑兵是配袖长至肘的札甲,外面披厚镶皮甲epilorikion。戴铁质头盔、两三层厚的链甲兜帽,只露双目。前臂和小腿穿板条甲护腕和护胫,用链甲防护接缝。此外,他们还使用链甲加强的皮手套,脚上穿金属鞋套。他们壮实的战马也身披重甲,穿着牛皮札甲,前方采用板条甲以便运动,只露双目、鼻孔和小腿。资料中提及的其他种类的马甲包括2-3层的胶合毡甲,角质或铁质的札甲以及链甲。同时也使用铁质马面甲。

                    他们在战场上使用楔形阵,第一排20人,第二排24人,每排依次递增直到最后一排(第12排)的六十四人,这样部队总数就是504人。384人的部队更加常见(共10排),前四排大部分人使用常见的骑枪、剑以及重梭标(mazoubarboula),一部分装甲较少者使用弓。配比通常是300名枪骑兵配80弓骑兵,500名枪骑兵配150弓骑兵。
                    昂贵的组建费用使他们几乎只可能出现在近卫军中,而曼兹科特也很可能是他们的绝唱。


                    回复
                    12楼2017-02-04 14:49


                      E1:卫队军官,约880年

                      与此图几乎相同的图像早在四世纪的拜占庭资料中就曾出现。穿着连衣裙制服的人可能是随从军团(Hetaereia)或者皇家近卫军(Tagmata)其他军团的士兵,红色的斗篷和外裙上的圆刺绣片显示他是一名军官。

                      E2:穿游行盛装装甲的皇帝,约1017年

                      这样的装甲,包括皇冠在内,尽管经常在同时代描绘皇帝作战时的图片中出现,但这种形制无疑是艺术价值高于实用防护能力。而实际上应该是皇帝在礼仪场合使用的。在战时的装备可能更类似于C1。然而,金护腕更加实用的形制,有时使用鳞甲,但更多使用全铁铸甲,在11世纪开始出现,经常雕刻成羽状带(pteruges)。

                      E3:皇帝亲卫(Basilikoi Anthropoi),约880年

                      皇帝亲卫是官僚的全武装或部分武装随从,包括spatharokandidatoi、spatharioi(带剑侍从,通常称为皇家带剑侍从以便于将军的侍从区别)、stratores、kandidatoi和mandatores,在这一时期全部由称为protospatharios的军官指挥、从君士坦丁·波菲洛真尼特斯的记录得知,他们是皇室游行时的武装部队。从他们的名字中可以看出spatharokandidatoi、spatharioi是,至少曾经是带剑的。但本图中所绘的可能是穿白制服、戴显眼的金项圈或项链(从罗马时代晚期出现,至少持续到11世纪的大部分拜占庭卫兵的特点)的kandidatus。
                      可能带剑的kandidatoi就是spatharokandidatoi。在礼仪场合时他们可能骑马,穿镀金盔甲配白斗篷和军旗。kandidatoi可能是皇帝亲卫中最早的部队,而他们最早的成员来自Scholae的精锐。kandidatoi和spatharioi在皇宫中有自己的生活区。


                      回复
                      13楼2017-02-04 14:50


                        F1:罗斯佣兵,约950年

                        许多迁徙到罗斯地区不久的斯堪地纳维亚人就在服饰上受了斯拉夫人或者亚洲邻居的影响。如图中人,漂白的亚麻外衣就是斯拉夫人的风格,而宽松的条纹裤可能源自亚洲。一些罗斯人的从手到肩的纹身也是亚洲风格。此外他们还穿靴子,肩上系披风。他们大部分穿链甲,使用枪、斧、剑和匕首等武器,这个人斯拉夫式的头盔和盾牌出现在黑白草图中。这种矩形盾在罗斯使用了数世纪。

                        F2:瓦拉几亚卫队,约1000年

                        瓦拉几亚人最明显的装备是他们的大斧,相比拜占庭卫队常用的罗姆法亚剑(rhomphaia)他们还是更偏好斧。Psellus的记载却说瓦拉几亚人无一例外的装备盾和罗姆法亚剑,一种单刃重铁剑,他们把它挂在右肩(可能意味着不使用时就背在肩上)。

                        尽管双手斧是他们的主战武器,但枪和剑在资料中也曾提到,一些传奇故事中提到他们在进入卫队时使用自己带来的剑,而且他们的斧几乎必然是自带的,后人很难知道他们的装备(除制服外)有哪些是拜占庭官方提供的。他们通常穿斯堪地纳维亚与拜占庭混合风格的服饰,而一个卫士在拜占庭的时间越久,他服饰的拜占庭风格就越明显。

                        从安娜·科穆宁的叙述中可以得知瓦拉几亚卫队身披重甲,他们也利用自由进出皇家武器库的职务之便为自己装备护胫和护臂。他们的盾可能在整个11世纪中一直是圆盾,但在1122年出现了瓦拉几亚人使用筝型盾的记录。

                        F3:裙装瓦拉几亚卫队,约1030年

                        《Laxdaela传奇》记载几名曾是瓦拉几亚卫队的人在1030-1040年回到冰岛时身着绯红色的服装。他们的领袖Bolli Bollasson的装备在一些叙述中提及有丝绸衣物(皇帝赐予的)、绯红色的斗篷、镀金头盔、和绯红色的,用金制成勇士盾饰的盾牌,这一切可能全部由拜占庭提供。此外,他的剑柄、握把上有金饰,而使用金饰剑是有manglabites这一官级的人的特权。哈拉德·哈德拉达作为卫队军官时也是这个官级,因此Bolli的职务可能也是这个等级。


                        回复
                        14楼2017-02-04 14:50




                          G1:特拉佩兹托轻骑兵trapezitos,据十世纪训练手册


                          本土轻骑兵,被称为trapezitos,利奥六世和《Sylloge Tacticorum》的作者都曾提及。他们不穿护甲(一部分人可能戴角质鳞甲兜帽),装备剑、骑枪和2-3支通常不超过9英尺长的标枪。他们中的一部分有可能使用弓骑兵的装备。他们使用的盾可能是大型的步兵盾如skuta或thureos,圆形的thureos大量装备轻骑兵直到13世纪。《Sylloge》还提到了直径27英寸的轻骑兵盾,而12英寸小盾也有使用记录。


                          G2:佩臣涅格佣兵,11世纪


                          佩臣涅格人(Patzinaks或Pechenegs)是突厥裔民族,拜占庭雇佣他们的记录始于九世纪末,在11世纪中晚期成为最庞大的佣兵部队之一。当时许多军团被雇佣为地方军警,还能找到他们在帝国的欧洲部分跟踪难以管束的第一次十字军的记录。


                          和所有亚洲人一样,他们主战武器是复合弓,但也携带标枪、短枪、军刀和手斧,还有近战时套马勾人的挠钩。还配备用柳条、实木或毛毡制成的小圆盾用于防御。一些地位较高的佣兵,比如部族首领和他的卫队还可以穿札甲。


                          H1:塞尔柱克佣兵,11世纪晚期


                          事实上塞尔柱克人直到在曼兹科特生擒罗曼努斯四世之后才开始被拜占庭人雇佣。在1071-1081年,急需部队的继任皇帝和将军们饮鸩止渴,雇佣了大量的塞尔柱克人进入安纳托利亚,他们中的大部分很快叛变。他们是一等的士兵,悍勇无情——亚美尼亚人称之为“嗜血猛兽”。此时的拜占庭人主要把他们雇佣为轻骑兵。


                          图中的首领穿着有代表性的宽松外套,胸前从左斜至右有一片称作“muqallab”的前襟,用带子系在左腋下。银饰板制成的腰带上挂着弓匣、箭袋和剑鞘。在马上他们也携带标枪、套索和一两张备用的弓和箭袋。殳也是常见武器。装甲主要是札甲胸腹甲,穿在外套里面。大部分塞尔柱克人并不配甲,仅仅拿小盾作为防护。小盾和他们的衣着一样颜色鲜艳。


                          H2、3:意大利-诺曼佣兵,11世纪晚期


                          自1038年起,在如Herve Frankopoulos、Robert Crispin和Roussel de Bailleul等领袖的带领下,诺曼部队被帝国大量雇佣,但很快诺曼人就显露出想在安纳托利亚再造一个诺曼底的野心。


                          可能现在再描述他们的装备有些多余,但《亚历克修斯战记》中有一个很不错的描述值得引用:“凯尔特式装甲包括铁环编制成的上身护甲;铁的质量很好,让使用者免于箭矢伤害。这套护甲还配有不是圆型而是长的,上宽下窄,内部略有弯曲,外面的青铜雕饰光洁明亮。这种盾牌可以抵挡一切箭矢,无论是斯基台人的还是波斯人的箭矢。即使巨人的射出的箭矢也可以反弹回去。”安娜•科目宁还提到诺曼盔甲“让他们几乎免于任何伤害”。H3的装甲源自一个诺曼占意大利出土的棋子,比较特殊,可能受了相当的拜占庭影响。


                          回复
                          15楼2017-02-04 14:50
                            译者后记:
                            这将近两个月的翻译历程还是收益颇多的,细读了这部书的同时又查阅了许多的资料。当然,也希望更多的吧友能共同翻译,提供更多更好的翻译本书籍。

                            本翻译本允许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本文件会在近期完成进一步修改之后发到网盘上,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最后,感谢您的阅读。


                            增注:


                            回复
                            16楼2017-02-04 14:51
                              http://tieba.baidu.com/p/3282819844


                              回复
                              17楼2017-02-04 14:51
                                鱼鹰《拜占庭军队1118-1461》


                                http://tieba.baidu.com/p/4131682648


                                回复
                                18楼2017-02-04 14:53
                                  请问楼主学历职业,科普狂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4 15:25
                                    楼主求搬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4 16:18
                                      辛苦楼主了,多谢


                                      回复
                                      21楼2017-02-04 21: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4 23:48
                                          拜吧和东罗马帝国吧,干货都很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2-05 03:13
                                            马匹计入军人数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7 01:55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2-13 20:32
                                                人家不是自称罗马人,人家本来就是罗马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02-14 02:57
                                                  第一个千禧年,拜拜就败给塞尔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18 19:36
                                                    这东西的“复原图”说实在的,真的极不负责任


                                                    回复
                                                    28楼2017-04-12 21:55
                                                      科普者都有一颗热情的心


                                                      回复
                                                      29楼2017-04-12 22: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4-13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