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111贴子:900,066

【02.03】时光记得你,我也不曾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请你回头】
【请你看着我】
【让人记得】
【最难忘的十九岁的夏天】
【是那些遗憾】
【已变成胸口上一道道美丽图案】
四月,对不起……
诺言没办法兑现了,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唱歌了……
还有,四月,我爱你,
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爱……
最后, 再见了,四……
三月,那个名字美到让人想哭的少年,
永远留在了人生最美十九岁……
她说,谢谢你让我的心沸腾过,
即使你从未向我走来;
他说,南方也有他的梦,
却义无反顾走向北方。
最后的最后,人走茶凉,
而她,只能听风念旧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3 01:46
    人物介绍[一]
    ①简三月
    阳光,专一的16岁暖男。[抱歉,性格做一点改变]
    干净清澈的黑色眼眸异常吸引人。[眼眸、发色也改变一点]
    酒吧“麑”的顾客。
    六岁被简七月与其父收养,改名为“简三月”。
    就读于“天中”高一A班。
    哥哥“简七月”。
    死党“苏玄月”,“顾十月”,“许栀森”,“左一诺”。
    ②许四月
    固执,倔强的16岁漂亮女生。
    眼眸深黑,黑色长发上直下微卷。[眼眸、发型再做一点改变]
    酒吧“麑”顾客。
    2岁不到,父母因各种问题不和而离婚,1年后,父亲再婚,与现在的妻子生下同父异母的弟弟“许栀森”,母亲一个人把四月拉扯大,在亲人和四月的百般劝说下,终 于在四月10岁时再婚,四月也搬到父亲的家里,一住便是6年。
    就读于“天中”高一A班。
    弟弟“许栀森”。
    男闺蜜“苏玄月”,“左一诺”,女死党“洛九月”,“韩沧月”,发小“顾十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3 01:46
      人物介绍[二]
      ①顾十月
      仗义,生人勿扰的16岁少年。[性格又变了……]
      卷而凌乱的亚麻色泰迪刘海。铁丝圆框眼镜。[奇怪,发型、发色都变了……]
      酒吧“麑”的顾客。
      三岁认识四月,直到十七岁一直认为自己喜欢的是她,后知后觉,那种喜欢早已是错过了爱情,超过亲情的喜欢,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也终于看到在角落默默付出的洛九月。
      就读于“天中”高一A班。
      顾家独生子。
      死党“简三月”,“苏玄月”,“许栀森”,“左一诺”,发小“许四月”。
      ②洛九月
      可爱,搞笑的16岁女生。
      眼眸偏棕,棕褐色短发发尾微内扣。[无fuck说……]
      酒吧“麑”顾客。
      出身平凡却美满,16岁与四月合租而认识,并执着的认为自己喜欢三月,回来才知道自己在意的还有一个叫顾十月的男生。
      就读于“天中”高一A班。
      洛家独生女。
      死党“许四月”,“韩沧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3 01:46
        人物介绍[三]
        ①苏玄月
        高冷,腹黑的17岁少年。
        栗色中分刘海。[不想说话……]
        酒吧“麑”的老板。
        从小和三月在同一家孤儿院,7岁与他失去联系,十年后再次相遇。11岁认识了因家庭破裂而哭泣的四月和陪同的十月,以为是十月把她弄哭的,二话不说就揍十月,三人就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17岁与韩沧月相识相恋。
        就读于“天中”,高一辍学。
        死党“简三月”,“顾十月”,“许栀森”,“左一诺”。
        ②韩沧月
        高冷,温柔的16岁女生。
        黑色眼眸,黑色直发挑染一缕红。[……]
        酒吧“麑”顾客。
        出身美满,却没有头发,[别pia我(捂头)]16年来只可以戴假发,本来性格开朗,有不少朋友,却在与朋友的打闹中,假发被扯掉了,被同学排斥,转学后形成成熟冷艳的性格。
        韩家独生女。
        就读于“天中”高一B班。
        死党“许四月”,“洛九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3 01:50
          人物介绍[四]
          ①左一诺
          阳光,固执的15岁少年。
          黑色眼眸,黑色齐刘海,皮肤白得在阳光下几乎透明。
          酒吧“麑”的驻唱。
          9岁时父母死于天市最大的车祸,一个人无依无靠,独自生活,靠媒体资助和自己努力考上天市最好的中学天中,初二知道了四月,并且悄悄关注,后因才艺与外貌突出,破例被晨中录取,高一时回归天中,与四月等人相识。
          就读于“晨中”,高中“天中”。
          死党“简三月”,“顾十月”,“许栀森”,“苏玄月”。
          ②叶梓晨[叶梓晨为另一坑《听风念旧人》女主]
          傲娇,坚持的16岁叛逆女生。
          深黑色的眼眸如一潭湖水般深不见底,微卷的黑色头发。
          20岁认识大学同学四月,音乐专业,擅长编歌谱曲,因四月关系,成为左一诺的专属工作人员。
          哥哥“叶泽宇”[叶泽宇为另一坑《听风念旧人》男配] 。
          死党“许四月”,“顾栀鹿”[顾栀鹿为另一坑《听风念旧人》女配]。
          老板“左一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3 01:51
            人物介绍[五]
            许栀森
            偏执,黏人的13岁少年。
            黑色眼眸,干净漂亮的黑色眼眸。
            酒吧“麑”顾客。
            7岁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产生极大的厌恶,对她冷眼相待,但在三月和左一诺的开导下,渐渐接纳了四月,渐渐为她打抱不平,渐渐为她挺身而出。
            姐姐“许四月”。
            死党“简三月”,“左一诺”,“顾十月”,“苏玄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3 01:51
              忘了介绍,这里『加菲猫』,不过老号被盗,新号改名『徐果果』,
              不定期更文,喜欢夜晚出没,
              一句话,喜则留,厌则走,很傲娇很任性的果子,
              喜欢bigbang,黄子韬,焉栩嘉,
              没啥说的了,
              希望有意见建议多多提啊
              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3 01:57
                现在果果点名了——
                《你在微笑,我却哭了》的加菲猫,不过现在叫徐果果,眼熟我
                @樱草花Apr
                @丽华怜香
                @夜雨系月
                @清风之恋28
                @明日便忘记你
                @敫凌萱
                @沐昱甜
                @樱血的泪y
                @爱三四不怨不悔
                @夕阳在畔
                @圣冰焰雪舞
                @水冰儿·殇
                @SairtNpture
                @三四至至
                @jrt在路上
                @酷漠韩冰
                @看花zxc
                @竿浠雪
                @娜718855
                @冷夜玲紫
                @星冰雪324
                @CHENWANFE
                @雪霜魅影
                @水田檬
                @紫幽陌寻
                @紫幽陌寻90
                谢谢老文的支持小可爱们别忘了支持新文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3 02:21
                  不想再艾特了,居然只蓝了四个小可爱,(手动再见)不开森,但是,艾特好的小仙女们,你们好啊[比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3 02:36
                    介里陌寻,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13楼2017-02-03 20:13
                      『序章』
                      知了——知了——
                      阳光斜射入许四月小小的房间,四月蜷缩在单人沙发上。
                      窗外传来无休止的蝉鸣。
                      四月眯着眼睛,伸手摸索桌上的手机。
                      2022年,9月23日。
                      她刚好22岁。
                      一如既往地打开,有若干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来自同一个人,自己的闺蜜洛九月。
                      也许是默契,在四月开机的那一瞬间,她又来电话了,四月摁下接听键,手机拿远离了耳朵一点。
                      “四月——你死哪去了,我打你手机都快打爆啦!”九月标志性卡哇伊声音传出来,看来远离耳朵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九月,说重点……”四月再次闭上疲惫的眼睛,慵懒地回答着。
                      “咳咳咳,四月同学,首先,生日快乐,礼物已经寄去了,估计过几天就到,重点来了——毕业四年了,咱班都没有一场正规的聚会耶,”九月一本正经道,“所以,咱班长大人决定下星期大家聚一聚,一定要来哎,地址会发给你的 大家蛮期待你来呢,别扫兴,拜拜啦!”因为知道四月会拒绝,九月没等她说话,就挂掉了电话。
                      四月无奈地丢开手机,又窝了一会便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揉湿润的眼角,拖着拖鞋来到卧室,在书架上翻翻找找。
                      隔壁的室友叶梓晨听到翻找的声音,放下手中的乐谱和铅笔,也离开自己的房间,弯腰把手里的包装盒放在她手里,然后起身斜靠在门口,“小四——生日快乐!快看看大小合适不?”四月拆开包装细致的盒子,一块银边的DW手表静静躺在里面,她抽出手表,将表带环绕在自己纤细白皙的手腕上,不大不小,仿佛量身定做的一般。
                      “哇,我的眼光果然不错,不过诶,我说四四,你弄这么大动静干嘛,楼下又要投诉咱们了,而且,好好的灵感都没有了,你可知道,你断送了一支伟大歌曲的诞生!”
                      四月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滴,抬头对叶梓晨笑笑,说:“叶子你写好了呀?”
                      叶梓晨扬了扬手中经过很多次修改的乐谱,得意的说:“圆满完成!回头就跟诺交差,你在找东西吗,我帮你吧!”四月感激的蹭了蹭叶梓晨的手臂,“我就知道,小叶子你最好了!”
                      叶梓晨“嫌弃”的拉开她,“恶心啦,在这样不帮你了哦,到底找什么呢?”
                      “是高中同学的相册啦,白色的壳子。”
                      “白色……”叶梓晨二话不说放下乐谱卷起袖子就开始翻。
                      找了老半天,四月终于从一堆废书中抽出一本落满灰尘的相册。为了更轻易地认出同学,她准备再次回头看看这些天真无邪的容颜。
                      她轻轻拍拍相册上的灰,索性和叶梓晨一样盘腿坐在地板上,阳光透过树叶,形成一个个大小均匀的光圈,落在地板上。
                      看着自己的学生时代,她不禁微微笑起来,继续和身边的叶梓晨翻阅。
                      翻着翻着,一张夹在中间的单人照滑了下来。
                      四月拿起,照片上是一个男生清稚的侧脸,熟悉的天中校服,熟悉的天市海岸,还带着熟悉的笑颜。
                      照片背面,写着两个漂亮的字,一看便知道出自他的手,是他的名字——三月。
                      三,月。
                      那么久了,都三年了,本以为不会那么痛了,可看到这两个字,四月的心还是不由得一抽,鼻子酸酸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渐渐的,这张照片看起来越来越模糊,四月慌忙睁大眼睛看,那一瞬间,吧哒,清澈的泪滴在照片上。她再也忍不住了,豆大的眼泪接二连三打在照片上,她赶忙擦去照片上的水滴,可一擦,照片上就泛起了一层绒毛。
                      还以为只要不看到便会忘记,可事实上,她忘不掉,忘不掉他的白色吉他,忘不掉他的清澈歌喉,忘不掉他干净纯粹的笑。
                      四月忘却了脸颊挂着的泪珠,出神地望着照片,轻轻说,“三月,遇见你,真好。”
                      叶梓晨看见坚强固执的女孩毫无征兆的哭了,手忙脚乱起来,给她拿来纸巾,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四,你……哭了……”
                      四月放下相册,擦了擦眼泪,拉着叶梓晨来到床边,轻轻坐下,久久不肯放开她的手。
                      过了好一会,声音轻飘飘地从嘴里溜出来:“叶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窗外的蝉鸣更加放肆,四月抬头,用另外一只手遮住眼睛,眯眼看向阳光。
                      又是夏天了呢。
                      知了——知了——
                      三月,我想我会再遇见你,像恋人重逢般美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4 10:36
                        果子继续,加油


                        回复
                        16楼2017-02-04 17:33


                          回复
                          17楼2017-02-04 17:33

                            更文@我哦


                            回复
                            18楼2017-02-04 18:07
                              『第一章(一)』
                              2016年的冬天,来得那么让人猝不及防,亦如那个少年。
                              似乎,比以往更冷一些。
                              至少,许四月是这样认为的。
                              叮一一
                              随着清脆的门铃声,“麑”厚重的大门被四月推开。
                              “麑”是一家复古却蕴含欧式风格的咖啡馆,老板苏玄月是个与四月年纪相仿的男生。此时的他穿着米色衬衫,坐在高高的旋转椅上拨弄着那头张扬的栗色头发,怀里抱着那慵懒的黑猫黑瞳。玄月怎么也理不好头发,索性甩甩头,然后抬眼便看见了四月,热情地打招呼:“哟,四儿呀,好久不见,来一杯?老规矩。你口味没变吧?”
                              四月点点头,在角落靠窗户的位子坐下,莫约过了几分钟,玄月亲自端着一杯飘着一片薄荷叶的柠檬水来到桌边,轻敲两下杯子后把杯子递给四月,便自顾自地坐到桌子对面,笑而不语,当然,还有那只黑猫。
                              真是奇怪,喝过天市每一家的柠檬水,却只钟爱这里的独特味道。
                              从窗内望出去,成群的花树开出冬天白色的花朵,在黄昏微弱的光线里显得异常洁白丰硕,就像现在的年少时光一样。
                              玄月逗着怀里的猫,苦笑道:“我喜欢的歌手曾唱,每个人都是单行道的跳蚤,每个人都皈依自己的宗教。一路有人白头到老,有人失去青春年少。有人在回忆里微笑,也有人为明天烦恼。”
                              四月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玄月,抿了一口柠檬水,问道:“玄,你放下了吗?”
                              玄月明显愣怔了。他把黑猫放在桌上,单手撑着下巴,惆怅地回答道:“嗯……没呢……”说完,又换上嬉皮笑脸的嘴脸:“好你个小四,居然说起我来了哦,倒是你,认识六年了,都没看见你带男生过来玩。”
                              “呀呀,看,飞机耶!”四月迅速扯开话题。
                              玄月才不管她说什么,就想八卦,“那,七七,也没有让你一见倾心的男生嘞?”
                              “嗯……有哇,你……还有十月!”如果玄月不管不顾,那她也只好耍赖不认帐。
                              “贪心的女生可不好,二选一。”玄月满脸期待的问。
                              “二选一的话……你……”四月存心想捉弄一下他。
                              “耶!我就知道是我!为什么不是他?”
                              “谁问我我就说是谁呗。”四月一脸无辜。
                              玄月扶额,指着门,“你走……”
                              不得不说,玄月真的好得无话可说,待人温柔礼貌,为人处事又谦逊低调,放现在,如果他还在上学,他就将成为天中一大票女生的倾心对象,每天都被大批花痴扑倒在地的节奏了。
                              想到这,四月不禁笑出声来,玄月一巴掌拍在她头上,“四儿,你居然看着我笑,我长得有那么人神共愤吗!”
                              “去你的,你的摸头杀对我可不起作用,不过,你蛮帅的,嘿嘿!”句尾的两个“嘿嘿”被某人自动理解为嘲笑,又准备来第二记摸头杀,门铃又响了,玄月皱眉郁闷地埋怨着工作的烦琐,那客人说话了。
                              “玄月,柠檬水,记得加片薄荷。”
                              “呀!有人和我同种口味耶!”四月惊讶地眨眨眼睛,又抬头看去,留给她的,只有一个清冽的背影极其干净的声音。
                              身为声控的她当即想到,如果唱歌的话,应该会很好听吧。
                              对面的玄月打了个响指,朝四月笑笑,便去忙了。毕竟现在是 “麑”的高峰时期,学生一群接着一群,即使是老板的玄月也抽不出身来陪她,不过这样也好,耳朵终于清净了。
                              吸完所以柠檬水,她还特地把吸管打了个结,将钱压在空杯子下面,没有和忙得焦头烂额的玄月打招呼便离开了 “麑”。
                              刚推开门,寒风嚣张地灌进她的衣领,她尽量把脖子缩进衣服里,无果,便独自踏上回公寓的路。
                              走着走着,有什么东西落在鼻尖,她伸手去摸,什么也摸不到,只感到一丝冰凉,抬头向上看,雪纷纷扬扬地落下,在地上铺砌成薄薄的一层,少许却只半空便化了。
                              哦,下雪了呀……
                              『三月,那应该是遇见你后天市最大也是最后一场雪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5 01:39
                                果子来自深夜的点名
                                @莫莉冰心
                                @flylove樱草花
                                @哦买嘎过
                                不蓝就尴尬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05 02:02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5 11:29


                                    回复
                                    23楼2017-02-05 12:26
                                      果子更文


                                      回复
                                      24楼2017-02-05 17:15
                                        〖昨晚睡过头了,清晨补上〗
                                        『第一章(二)』
                                        次日早晨,许四月和室友兼闺蜜洛九月按时起床,吃早餐,步行来到天中,留给天中两排深浅不一的脚印,一切做得有条不紊的。
                                        一夜之间,昨日的小雪已经积累到脚踝了,不少初中部的学生互相扔着雪球。
                                        毕竟这是天市的第一场雪。
                                        九月兴奋地捏了个大雪球,在手中把玩,四月怕冷,又缩了缩脖子,低头快步走向高中部。
                                        一天的课程中,身为资深话唠的四月安静得不可思议,由于人际关系良好,一下课周围的同学都来问她怎么了,无一例外地,她都摇摇头,告诉大家她没事。只有九月狐疑地盯着她,知道她看到憋了事,不过只要是四月不说的,没人能问出来。
                                        下午的课刚上完,四月拎起书包,扯上前桌九月便飞奔到学校附近的“麑”。只因一条短信,一条来自发小顾十月的短信。
                                        “笨蛋四月,放学老地方见。”
                                        两人气喘吁吁地来到 “麑”,就看见身穿黑色衬衫,袖口挽到手肘,白色萝卜裤,顶着泰迪刘海的十月。他同样也看见她们,像傻子般挥起爪子。
                                        走近了,他熟稔地单手将四月塞进怀里,像阔别多年的老友。四月顿时潸然泪下,边哭边拍打着他的后背,骂道:“十月小二货,去了一年多了,终于舍得回来了啊?也不说一声,我找你都找疯了,精神严重受损,这个月,伙食你包了啊!”“笨蛋四月,你以为我想去啊!我在那边什么也听不懂,啥也不认识,要不是考试挂全科,我还回不来呢。”十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讲述自己在国外的心酸史。“挂……挂全科!还蛮像你风格的,”四月破涕为笑,在他衣服上擦擦湿润的眼角,继续说道:“来,介绍下,这是我闺蜜室友九月;九月,这是我发小十月。”
                                        两人彼此认识了,十月便自来熟地去拉九月的手臂,她一把甩开,红着脸憋半天憋出一句:“猪手拿开!”瞬间戳中四月笑点,嘲笑着,“十月,这可是第一次有女生拒绝你哦!”十月自讨没趣地挠挠头,咧开嘴笑道:“是啊,猪手小姐,笨蛋四月,要叙旧地话就快点进去啦,他们在上面等着呢,站在这里怪冷的。”
                                        他们依次推门进了 “麑”。
                                        里面暖气开得很足,四月取下脖子上的围巾。苏玄月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旋转椅上,她正纳闷,十月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拍拍她的肩,“别看了,玄月已经在楼上了。”
                                        哦,是了,每次来她都坐在靠窗的位子,都快忘了 “麑”的别有洞天,虽外型是家咖啡馆,却包括楼上的KTV和楼下的地下酒吧。
                                        说起四月和十月,两家还是有一定渊源的。
                                        许家和顾家从爷爷辈就认识了,打小便住一个军区大院里,父亲辈也是工作往来的交好,又成了邻居,只是回来四月家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后来搬家了,不过两人依然没有断开联系。所以现在,她和他就是看着彼此长大的。他尿过几次床,挨过几次打,喜欢过多少女生,她都了如指掌;同样,四月“秘密”级的事情他也知道个大概。反正,她和他也像其他人一样,有过吵架,有过冷战,但在一起更多的是欢乐。
                                        就在一年前,十月不辞而别,丢下四月一个人去了美国读书,四月把他在天市经常混的地方翻了个遍都找不到,才相信玄月的“十月出国”的说法。
                                        再后来,渐渐的,四月适应了没有十月的日子,没有准时叫她起床的闹钟,没有多出来的那一份早餐,没有放学后的顺风车。
                                        又过了些时日,四月又从自己老爸口中套出些他出国的事情:十月在天中成绩倒数,顾爸认为直接原因是他的那群“狐朋狗友”,碍于面子上挂不住,觉得丢脸,便借出差原因把他“绑”到美国。虽然其间十月也有过挣扎、反抗,可固执的娃身后总有个更固执的老爹,顾爸啥也没管一气呵成地带他出国了。
                                        四月默默心疼十月三秒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6 08:11
                                          果子来自清晨的点名
                                          @莫莉冰心
                                          @flylove樱草花
                                          @哦买嘎过
                                          @娜718855
                                          不蓝就又尴尬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6 08:1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6 21:15
                                              尴了个尬,没人理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06 22:27
                                                听说滑稽狗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8 16:01
                                                  拯救滑稽2333







                                                  滑稽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08 16:08
                                                    滑稽万岁

                                                    失去滑稽的贴吧仿佛失去了色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08 16:15
                                                      说好的滑稽狗带呢
                                                      哼,皮皮虾,我们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08 16:28


                                                        回复
                                                        34楼2017-02-09 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