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908贴子:2,081
  • 30回复贴,共1

【第三章】往王都去(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钦定的里主角出现,王室四人终于凑齐一麻将台开打咯
我很喜欢林德侯爵那又嫩又狂的小少爷脾性,和爱德华可谓是完全相反

另这话敬语超多,于是中文死寂的我乱写一通……


拉瓦雷伯爵家徽的山谷百合


回复
1楼2017-02-02 13:55
    国王弗雷德里克三世派来的使者叩开拉瓦雷伯爵家的居馆的大门,是那之后两天后的事。
    『明早11时,敬请前来谒见室』
    「终于来到这时刻了」
    管家奥利维尔用威胁似的口气说道。「经过陛下亲自审定,根据其结果,叙爵的许可才会下达」
    「根据结果,有时也会被说不行吗?」
    「一百五十多年当中,判断为时期尚早的事有过一次——听说候补者只有九岁吧——,以品行不端为理由没有得到认可的事有过两次。换言之克莱因王国的漫长历史当中,只有三次」
    茶褐色的眼睛炯炯地瞪了他一眼。「希望您可不要成为第四次呐」
    「哈哈……」
    爱德华无力地笑道。「创造历史什么的,还真简单啊」
    「于贝尔阁下」
    「在」
    「宫廷式的礼仪规矩、向陛下问候的练习,要毫不怠慢地进行啊」
    「唉。尽管教育我是有在进行的」
    「然后?」
    「我深切体会到了个道理,任谁都会有不擅长的东西呐」
    「那就是要想办法解决的!」
    奥利维尔勃然大怒,不由得往地板上跺了一脚。
    「听好了吗,大少爷。如果您到今天晚餐为止都掌握不了宫中礼仪,我就亲自!不眠不休!给您特训」
    气到脚边摇摇晃晃的管家走出去以后,爱德华快活地笑了出来。
    「那家伙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拼命担心我啊」
    「……似乎是这样呢」


    回复
    3楼2017-02-02 13:57
      翌日,伯爵家的马车从居馆出发,开始缓缓地登上往王宫的坡道。
      当王宫的大门映入眼帘,就要用力拉住缰绳,在石板路上,让两匹马安静地一步接着一步前进。这是马夫的拿手绝活。
      在王的住处旁边,让马匹嘶叫或发出蹄音,是被禁止的。尽管这要花上很多功夫和时间,但这就是长年以来执行的王都惯例。
      正因为国家拥有武力制压原住民族的历史,过去的王才会毫无休止地恐惧由下层发起的谋反吧。
      好不容易到达了大门,过了形式上你谁、来干嘛的询问后渡过门丁降下的护城河上的吊桥,终于到了城内。
      大路铺满了柔软的草皮,马车仿佛抓紧机会似的意气扬扬地登了上去。马匹们以高高抬起的优雅步伐,在城正面楼梯侧的马车道转了一圈,分寸不差地把马车停在了玄关的门柱与门柱之间。
      于贝尔率先下来,向爱德华伸出了戴着白手套的手。
      今天的伯爵之子正身穿莺色的正装大衣。从背心的刺绣到手套的蕾丝,花纹都是家徽山谷百合。
      卫兵致以最高等级的敬礼,从那旁边穿过,一进入玄关的房间,侍从就毕恭毕敬地出来迎接了。
      「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的公子,爱德华·拉瓦雷大人是吧」
      奥利维尔代替他回答道。「千真万确,确是如此」
      矛头饰有红缨的仪仗兵两名站在他们的前面,鞋咔哧一响敬礼。
      以此为信号,于贝尔卸下腰上的剑,交给其中一名卫兵。王宫内是禁止携带武器随行的。
      「我就只许到这里为止了」
      管家顺当地退下数步低下了头。
      「无论什么事,都要按照于贝尔阁下的指示做。绝对不要打呵欠,东张西望,在背上挠痒」
      「都说知道了。又不是五岁小孩」
      「五岁儿还比较像样!」
      接受了一脸不安的管家的送行后,在两名仪仗兵的带领下,爱德华开始迈步。骑士于贝尔紧跟在背后,侍从则在最后尾。
      王宫内是远超想像的宽广和豪华。在走廊拐弯就有扇门,打开门,小客厅出现,装饰着光辉绚烂的天花板画和支型吊灯。穿过那里,反对侧的门又通向了另一个客厅。
      简直就像迷宫一样。在王宫工作的佣人们,想必脚力都会变得十分强健吧。
      出去到了围绕着广阔的中庭的回廊上。中庭里,花坛和修整得低矮的树木描画出精致的几何学图案,在那远景当中,能看见金碧辉煌的宫殿大厅入口。
      在回廊前进,对面出现了一位率领着数名随从的年轻贵族。
      仪仗兵突然止步,麻利地退到旁边。
      「这位是林德侯塞尔吉·达尔冯斯」
      侍从在后面悄悄耳语道。爱德华的脸上一瞬掠过紧张的表情,但立刻就隐藏干净了。
      普兰公爵艾尔韦·达尔冯斯的嫡子。尽管还是十九岁,可那继承自父亲的高个子和漂亮的金发、清秀的外貌,已经具备了使人遵从的威严。
      他十八岁的时候继承了父亲领地中的一块,自称林德侯爵。
      换言之他的地位已经比起公爵还要高贵了。对于连正式爵位也仍未获得的爱德华来说,他是连擦肩而过也不被允许的上位贵族。
      何况,他拥有仅次于父亲普兰公的第二王位继承权,若现况维持不变,他是最终会成为下一代克莱因国王的存在。
      爱德华学着侍从和于贝尔的样子,退到回廊的柱子后,低下了头。
      当觉得脚步声似乎接近过来了的时候,在他面前突然停住了。
      「你,是拉瓦雷伯的公子吗」
      好不容易才抬起视线,就与目不转睛地向下望的苍色眼睛对撞了。
      那脸上若隐若现的淡笑并不含亲切之情,不过又不能说是冷淡。
      「我的父亲谈论过你的事。如果有时间,能访问我父亲就很高兴了」
      代替扮作不知所措哑口无言的主人,旁边的近侍骑士回答道。「那还真是望外的幸事。向陛下的谒见完毕之后,必定前往」
      「那么,回见」
      直到年轻侯爵的背影拐过回廊消失了为止,他们一直都低着头。


      收起回复
      7楼2017-02-02 14:04

        塞尔吉敲响了父亲执务室的门。
        「进来」
        普兰公从桌上的文件上头也不抬地说道。「有什么事吗」
        林德侯把背舒适地倚靠在门旁边镶了金箔的豪华墙壁上。
        「我遇见了拉瓦雷伯的公子」
        父亲拿着羽毛笔的手突然停住,塞尔吉不紧不慢地观察他抬起脸的样子,细细欣赏。
        「怎么样」
        「能怎么样?是普通的男人呀。那样子是初次踏入王宫,话也说不好」
        「然后?」
        「我说好了谒见之仪后,让他来这个房间。因为父亲大人您似乎有非同寻常的兴趣」
        「你还是照旧,就会做多余的事」
        虽然口气粗鲁,公爵的薄唇愉快地勾了起来。
        「您亲眼确认就好了吧。他是值得那样恐惧的人还是不是」
        「你,怎么看」
        「没有兴趣」
        他脸色一沉背过脸去。拥有能够恣意操纵国家的权力的父亲,为何要拘泥于拉瓦雷伯爵父子之流,塞尔吉是无法理解的。
        要是有空去思考这种事情,还不如去思考创造更多的财富、更强力的军队更好。
        然后,去思考为了把这个凡庸的克莱因王国,变为享有不输任何国家的繁荣的强国,应当要有何作为。
        『这个国家的一切,最终皆是你的囊中之物』
        父亲代替催眠曲在枕边如此低语的话,正创造出如今塞尔吉·达尔冯斯其人。
        「比起这种事,刚才卡尔斯丹大使派来的使者来过了。说想在今天和父亲大人见面」
        父子的眼睛之间,仅一瞬间苍色之光交合。
        「急迫吗」
        「似乎是这样」
        「知道了。通知他要掩人耳目,中午过后到私宅来吧」


        回复
        8楼2017-02-02 14:04
          谒见室是与国王一家居住的部分相接的。正因为如此,它警备森严,入室前,需要通过卫兵严格的检阅。
          当那完成之后,庄重的门往两侧推开。
          『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的公子,爱德华·拉瓦雷大人』
          门前等候的文官以朗朗入耳的抑扬顿挫宣告了他的名字。
          踏着红绒毯进入到里头,收到了在与玉座有相当一段距离的地方止步的指示。
          爱德华和于贝尔跪下后,仪仗兵们长矛喀喳一响退到了旁边。
          就以这个姿势,到底等了多久了呢。
          「国王那家伙,不会是现在才起床,在优哉游哉地泡着澡吧」
          「请安静」
          于贝尔告诫道。冰之男人不愧也是露出了掩盖不住紧张的样子。
          这时,玉座附近有了动静。谒见室顿时涌出紧张气氛。
          尽管感觉到了国王就座的动静,但直到他说话为止丝毫都不许抬起脸来。
          不过对爱德华来说,这个屈辱的姿势反倒正合适。
          被王宫的人们盯着自己的水色眼睛看的情况,他想尽可能地避开。自伊莲公主幼年时起就认识她的人,在这里一抓一大把。
          从作为养育之亲的阿尔玛婆婆那里,也得到了「唯有眼睛是不能被人从正面近距离盯着看」的忠告。自那以来,他尽量都留神不去笔直看别人的眼睛。如果可能,就尽量选择阴暗的地方,或是背光的地方。
          更何况,现在开始要会见的,是伊莲公主的亲生哥哥,弗雷德里克王。由于血缘关系,王会敏感地感觉到什么吗。会从爱德华的容貌,略微看出几分妹妹的面影吗。
          「谒见之仪现在开始执行」
          似乎是侍从长的男人的威严声音响起。
          爱德华只管伏下脸,全身感受到了王的视线。
          「陛下。这是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的公子,爱德华·拉瓦雷大人」
          带路的侍从上前踏出一步,担任传达的角色。
          「今日,临近叙爵式,为接受陛下之审定前来」
          国王一言不发,有点头的动静。
          「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由于重病,希望将爵位让与其公子。为此伯爵亲手写的请愿书,也已经传到王宫的书记官手上」
          再一次,有点头的动静。
          当侍从的声音中断了的时候,于贝尔从后面小声低语道。「少爷。请向陛下问候」
          爱德华深深地吸了口气。
          「今——今日,祝国王陛下圣体安康。承、承、承蒙拜谒之荣,心感恐悦之至……啊好痛。咬舌头了」
          谒见室四处都透出压抑不住的苦笑声。
          侍从则若无其事似的,把爱德华的问候顺溜地换成流畅的语言说出来。
          「什么啊。要是会替我讲的话,不是不练习也行嘛」
          他一脸不满嘟嘟囔囔地发的牢骚,当然没有被翻译了。
          当觉得似乎衣物随着人的动作擦响时,侍从长的声音响起。
          「从现在开始,请回答两、三个问题」
          出生年月日。出生的地点。母亲的名字。询问的都是文件上会写到的那种事,到头来那回答还要侍从逐一传达。
          「辛苦了。谒见之仪结束了」
          「你、你说啥?」
          爱德华不禁违反宫廷礼仪抬起脸来,看见的正好是弗雷德里克三世从玉座下来的情景。
          翻过身去的刹那,视线投来一瞥。
          那和他一模一样的水色眼睛当中,令人完全感觉不到能称作感情的东西。那双眼睛,简直就如同蔑视毫无价值的东西时般冻结。
          「爱德华大人。请抬头」
          一同再次伏拜的期间,玉座又变得如原来一样空空如也了。
          「谒见,都啥玩意!」
          在仪仗兵带领下出去到客厅的时候,抑制不住的爱德华冲出回廊,仍戴着手套往手边的柱子猛砸了一拳。
          于贝尔皱起金色的眉头,站在他的后面。露出了即使想安慰也找不到言语的表情。
          「什么话都没对上。连脸都没正经瞧过一下。这就叫什么亲自审定,真叫人笑话。究竟,就凭那个会懂我些什么!」
          「在得到允许之前,无论何人都不能直接向国王搭话是定规。能够直接和陛下交谈的人,在宫廷内也只有一小部分」
          「窝在王宫里,只见有限的人——凭那就说是统治一国的国王?」
          「少爷」
          实在是要忌惮人耳,于贝尔轻轻地把手放在主人的背上。「请冷静下来」
          「那是在憎恨我的眼神」
          爱德华用沮丧的声音接着说道。「就那么可恨吗?和妹公主死产的同时出生的作为庶子的我」
          于贝尔看了那快要哭出来的侧脸,领悟到了爱德华在和弗雷德里克王谒见中无意识间在渴求着什么——渴求母亲的面影。渴求只因血缘相通而产生的不可思议的感性共鸣。
          「确实那也是一小部分原因吧。不过,我听说陛下无论对谁,都是那样交往」
          「无论……对谁?」
          「是的。陛下在这世上,除了伊莲公主以外,充分信任的人一个都没有,我是从伯爵大人那里如此听说的」
          这世上除了死去的妹妹以外没有一个人能充分信任。
          甚至连作为自己夫人的王妃也拒之千里。
          话说回来,波尔坦斯的酒场里醉客们经常兴高采烈地说些俗话。
          「听说国王大人现在还没把夫人召入过寝室嘞」
          「所以,继承人才生不出来」
          那可能不单纯是玩笑话。庶民们即使什么也不知道,也能聪明地看穿为政者们的本质。
          他张口结舌地始终站在回廊上,刚才担任传达角色的侍从从谒见室出来,接近爱德华的身边,敬了一礼。
          「叙爵式的正式时间定下来后,会随后给您联络」
          「审定合格了吗」
          「详细情况不便明说,但据我所知会下达这样的结论」
          当场的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下来。爱德华继承伯爵之位的事,顺利地敲定下来了。
          「感谢相助」
          于贝尔低下头来。
          「话说,我们有往普兰公房间的邀请。能麻烦您带路吗」


          回复
          9楼2017-02-02 14:05

            爱德华和他的近侍骑士在中午前就一直都在等候室等着,虽然召使再三过来通知,普兰公却完全没有要从执务桌上站起身的意思。
            「父亲大人,拉瓦雷伯爵的公子似乎来了」
            「我知道。就让他等好了」
            塞尔吉发出呵呵的笑声。「您不久就要和卡尔斯丹大使见面了,因此要回屋邸了吧。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见他。只看一下脸,快快结束不就好了吗」
            「脸的话,刚才从窥视窗上看了」
            「那么,已经没事了吧。我去通知叫他回去」
            「塞尔吉」
            公爵在写好的文件上压上了吸墨纸。
            「我国当中,想想公爵有几人?」
            「有五人」
            「那么,侯爵呢」
            「……我记得,有二十人以上吧」
            「是二十七人。然后,伯爵是二百五十二人。合计上子爵·男爵,有一千二百人以上」
            「换言之」普兰公提起羽毛笔的鼻尖,自大地笑道。
            「伯爵称号之流,只有二百五十二分之一的价值罢了。与此相比,国王有一人。王位继承权者也是一人。这件事,不让那家伙明白得刻骨铭心可不行」
            (真是荒唐的矜持)
            塞尔吉如此想道。小时候曾一直尊敬的父亲,在这种时刻会显得十分狭隘。稍以前为止,他对产生这种心情的自己仍抱有罪恶感,但如今就只剩滑稽可笑了。
            嫡子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我明白了。请随您喜欢去做」

            召使来到等候室,告诉爱德华他们「普兰公由于紧急事务去了私宅,今日不能回到王宫了」时,已是那天很晚的时候了。
            午餐也没吃,只靠茶等了五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召使进了等候室,发出了丢脸的尖叫。
            因为悬挂在房间的普兰公的肖像画上,留下了乱蓬蓬的乌黑胡须的涂鸦。


            收起回复
            10楼2017-02-02 14:06
              今天贴的时候发现译漏了一句,补了之后贴了好几次才贴对了


              查了一下,做了下爱德华目前的配色卡(头发·眼睛·大衣),涅色比我想像中要浅耶
              浅颜色的眼睛在光的影响下非常容易变色,所以这颜色一瞥大概不太容易看出来吧……当然如果全是黑色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回复
              11楼2017-02-02 14:30
                感谢翻译 \(*T▽T*)/


                回复
                来自iPad12楼2017-02-02 20:09
                  2333333333爱德你居然在公爵的画像上加胡子了翻译君你知道日本人扫墓时必定想要做一次的事是什么吗(虽然我只是在看轻小说时看到的不过超喜欢那个桥段)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2-02 21:20
                    这个觐见...简直就是一拳挥空的感觉 王好像自我禁锢的样子 最后 爱德华的胡子画的好呀ps:原来涅色是这个颜色啊 确实是淤泥的颜色呢 还有一点油腻的感觉 至于水色嘛 差不多就是透明感的蓝色呀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2-03 21:07
                      我觉得从前文的说明来看这个涅色不是指单纯的颜色而是泛指所有深色的毛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4 16:08
                        感谢


                        回复
                        17楼2017-04-04 06:52
                          骨科的味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16 21:54
                            禁欲的国王


                            回复
                            19楼2017-07-24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