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796
  • 21回复贴,共1
又攻略一个


回复
1楼2017-02-02 03:59
    还是决定吐槽下这个作者用句号的习惯
    简直就是状态语句的排比,特别是人物讲话时的神态动作啥
    翻译起来不是单纯的翻译而是在造句啊
    我™语文老师走的早啊


    收起回复
    4楼2017-02-02 04:3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2 10:28
        这是...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2-02 12:29
          估计等待着贵族家的只有悲惨的命运了,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到这种程度果然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啊


          回复
          7楼2017-02-02 15:10


            回复
            8楼2017-02-03 18:13
              原来老爹是大商人,怪不得头脑那么厉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2-16 10:54
                一直想吐槽,他妹那名字是德语,换过来应该是Lutgardis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1 09:41
                  「咻」
                  仿佛斩裂朝雾般的白银闪光。
                  「喝、哈、嘿呀」
                  最初只是模仿着书中载有的技法。习完一册书后,二册、三册、十册,随着钻研而不断确立着自身的武艺。在广阔深厚的书中世界不断的挖掘、实践、进行取舍,因此——
                  「哈!」
                  美丽又合理,这就是威廉的剑技,由知识和实践沉积而成。
                  威廉只在无人的时刻修炼剑技,比如深夜和清晨。这是还作为阿尔的时候就已形成的习惯,风雨无阻的持续下来的每日训练。
                  「……」
                  威廉早就注意到存在着观察他练习的目光。
                  「呼」
                  适当的擦了擦汗水,威廉将视线转向『那边』,人影匆忙的从窗边消失了。
                  「……虽然并不觉得这看起来是有趣的事」
                  最近几天都是这样。虽然最初那天不只卡尔和艾因哈尔特甚至连罗兰都来旁观了,但不知是不是厌倦了,艾因哈尔特和罗兰不再特意早起来旁观,而卡尔虽想一起训练,但不论早晚他都会不知不觉地睡着,剩下的只有——
                  (鲁特加尔德……吗)
                  从初次见面开始一次都没好好地对上眼睛,对威廉来说是不知该如何相处的对象。即便如此,这样特意早起偷看威廉,应该还未发现被偷看的本人已经注意到了。
                  (记得是认生来着,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威廉一偏开目光,那视线就再度悄然而至。威廉一边承受着视线,一边装作仍未察觉的样子继续挥动着武器。
                  (反正今天就是、最后了,在意就输了)





                  「那么我出发了!」
                  卡尔精神的向家人告别。罗兰笑着挥手回应,艾因哈尔特也露面了,而鲁特加尔德则忸怩不安地伏着脸庞。
                  「威廉君也多加小心」
                  「感谢您的关心」
                  威廉深深地低下头。艾因哈尔特对威廉并没有什么兴趣,也不打算对上视线。而威廉也对他的态度感到轻松。
                  (问题是……)
                  威廉偷偷将视线移过去,一下就与之前若隐若现的视线对上了。
                  「噫!?」
                  那是刹那间的发生的事,视线高速的别了开来。
                  (……鲁特加尔德、啊)
                  鲁特加尔德已经如惯例般地经常注视着威廉。而且还不是堂堂正正,始终只保持在偷看的程度。并且每次对上眼睛就会移开目光,在一段时间后又再一次——这样不断地重复着。
                  (到底是在考虑什么……完全想不到)
                  压制住复杂的耐心,威廉保持着扑克脸。
                  「啊啊,说起来鲁特加尔德有想交给你的东西」
                  对罗兰的话语吓了一跳的鲁特加尔德忸怩地躲到兄长的背后,将中央镶嵌着闪着蓝色光芒的宝石的项链交了过来。卡尔的脸庞啪地一下亮了起来。
                  「哇,是蓝宝石。而且对着光的话……果然!」
                  是令威廉也瞪目般的美丽,对着光源后显得更加美丽。分成六道的光芒如星屑般闪耀,对接触过商业的威廉来说也是完全没见过的珍奇的宝石。而且镶嵌着宝石的边框做工也非常纤细漂亮,完全想象不到其价值。
                  「星光蓝宝石。可以吗父亲?这不是出售品吗?」
                  「石头是由我买下鲁特加尔德进行装饰的。毕竟是作为护身符,不稍微下点功夫感觉效果会不足」
                  稍微下点功夫,这句话令威廉的脸庞扭曲了那么一瞬。那个宝石是拥有估计可以买下阿尔卡斯的一栋住房的价值的物品。虽然不足买下贵族街内的房屋,但也已是不得了的程度。
                  (话说这些家伙其实可以搭建更大的住房吧?)
                  即使是贵族,那也不是稍稍努力就能买到的物品。不过毕竟是给儿子的首次战役准备的,也不是不可能会准备到这种程度。
                  (……首次战役,也能算是吧。平时在拉科尼亚的小规模战斗和这次的战场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的确是对进行小规模战斗的常竹兵所不需要的奢侈品)
                  不断思考着这种事时,
                  「那、那个」
                  鲁特加尔德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威廉身旁,这时威廉吓了一跳,而威廉的反应也吓到了鲁特加尔德。
                  「有、有什么事吗鲁特加尔德大人」
                  因为这瞬间的事而转向威廉的罗兰轻轻笑道。
                  「不是说有想交给你们的东西吗※?那是你那一份。当然,加工设计是由鲁特加尔德亲制的」(※:原文没有主语,中文实在没法写成不带主语的句子,所以翻译和上一个不同)
                  鲁特加尔德一边凝视着地面一边将其递出。
                  「将这、给我、吗?」
                  她递出的那个令威廉惊愕不已,连声音都颤抖了。
                  「不满吗?」
                  「不、不!?反而是实在无法收下如此贵重的东西!」
                  在威廉的眼前是,真红的宝石,其被闪亮的白银边框包围起来。只有银工艺的话并不是普通市民无法获得的物品,但再加上真红的宝石的话——
                  「嚄,红宝石吗。父亲也非常大方嘛」
                  艾因哈尔特会惊讶也不是没有道理。在这个时代,红宝石是仅次于钻石的高价的宝石,其价值是蓝宝石所无法比拟的。在七王国的统治区域内无法采集的稀少性也是其价格高昂的主要因素之一。
                  「哼—、因为鲁特加尔德十分固执啊。说着与威廉君相配的只有这个根本不听劝。还说就算把自己所有的宝石都卖掉也没关系——」
                  唰的一下变得满脸通红的鲁特加尔德瞪向了父亲。罗兰则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就收下吧。虽然卡尔的是之前就准备好了的,但你的是急忙制作的。鲁特加尔德在遇见你的第二天就准备好了设计,估计那天应该通宵了。这样要是还不能被收下的话实在是令人伤心」
                  威廉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在伸出发抖的手去取的时碰到了鲁特加尔德的手,鲁特加尔德虽然吓了一跳,但连做出反应的余裕都没有。这个大小的红宝石而且颜色形状都很上乘,估计光用石头都足以在这附近建幢房子了。
                  (这可不是能给最近才见到的家伙的物品啊!?)
                  威廉看向了罗兰,而罗兰保持这悠然的微笑。
                  (……这是对我的投资吗?还真是被过大评价了)
                  威廉紧紧握住手中的那个。能令人发烧般的热度,有种将热情本身握在手中的感觉在奔走。石头只是区区的无机物,并没有自我意识。即便如此,其被赋予的稀少性和膨胀的价值在产生红宝石这一标签下,向人展现出了激烈迸发的某物。
                  「非常感谢,鲁特加尔德大人、罗兰大人。我必定、会回应你们的期待」
                  回应期待。罗兰所期望的是保护好卡尔。即便不给予如此贵重的东西,到了这一步也早已打算保护他,但随着被赠与了此物,约定被再一次确认了。至少,对于罗兰来说卡尔的存在比任何宝石都要有价值。一旦出了差错,不论如何都没法再度归来。
                  「……那个,祝、祝你武运昌隆」
                  「好、好的」
                  (可是……鲁特加尔德真是搞不懂。这个人到底是在考虑些什么?)
                  威廉一边进行回应,一边压抑住自己复杂的内心。罗兰的意图本身非常明确,就是要保护好卡尔,非要说的话还有对泰勒家起到作用。但是鲁特加尔德的目的实在是无法理解。
                  「嗯—,将自制的石头送给男人嘛」
                  鲁特加尔德不快地瞪向了说出意味深厚的台词的艾因哈尔特。艾因哈尔特说着「真可怕真可怕」地独自回到了宅邸。而被留下的鲁特加尔德则涨红着脸闭上了嘴。
                  「那我们走吧、威廉」
                  「啊啊,好的、卡尔」
                  互相将被给予的宝石挂上脖子并望向了南方。虽从这边看不到,但现在应是激战地的拉科尼亚就在这片天空的前方。
                  (终于,机会来到了我身边。贵族(卡尔)所到之处自然的会有我在那,卡尔向前迈进的话我也会前进。现在我就这样成为影子吧,然后总有一天——)
                  威廉和卡尔开始前进了。谁也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
                  「卡尔就拜托了」
                  罗兰用温和却又像敲入钉子般的声音向威廉搭话。「当然会」威廉笑着回到。
                  (你也将会被我吞噬。没错吧姐姐)
                  胸前摇动着的真红的宝石反射着燃烧般的光辉。那非常贴切的将威廉那灼热燃烧般的内心表现了出来。
                  「……请多保重」
                  看着依然走到声音无法传到的地方的二人,鲁特加尔德呢喃到。而罗兰在她旁边用复杂的表情看着这一幕。
                  (那么,他的存在到底能为我家带来什么呢?)
                  是会变成药还是毒呢,即使是罗兰也无法预料。


                  「话说回来,卡尔」
                  穿过贵族街的大门后,正走在市民街上,
                  「嗯,什么?」
                  说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泰勒家到底是做什么的?虽然听到了率领着商会」
                  泰勒家的生意。房子本身并没有那么大,但自然的表现出了其柔韧度。能将那么大的红宝石项链赠与毫不相干之人的富有感,不令人在意是不可能的。
                  「嗯—,有着装饰品和服装相关的商会。还经营着金银珠宝的买卖及加工。设计也非常有人气—。别看鲁特加尔德那样,她也是个非常有人气的设计师哟。虽然贵族的女儿进行工作并不被人看好」
                  令人惊异的事实。威廉终于理解了。威廉所知道的几家宝石及服装关联的商会估计就是在泰勒家旗下的吧。难怪这么有钱。宝石商本来就很赚钱,更何况统领他们的——
                  「原、原来如此……那真是厉害」
                  卡尔对威廉的反应露出复杂的表情。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在家族史上父亲也才是第三代,武勋上也没有任何关联。在贵族中只是二流中的二流」
                  (……虽然作为贵族只是二流,但大概在贵族中也算是相当有钱的吧。泰勒家,令人恐惧)
                  威廉再一次认清了泰勒家的厉害之处。
                  (不过,知道并不是单纯的男爵这一点,能稍微安心点、吧)
                  目标所指的顶点还很遥远。目前首先是要在拉科尼亚,在大战上提高功勋。


                  收起回复
                  11楼2017-02-24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