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63贴子:7,865
  • 20回复贴,共1

10 莱拉男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章看点,威廉对卡尔♂的爱之告白(雾)


回复
1楼2017-02-01 06:13
    最近大概每天能有一章


    回复
    5楼2017-02-01 07:45
      这个男爵简直是怪物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2-01 07:56
        卡尔妹妹看上了阿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2-01 08:18
          天啊, 貴族真可怕


          回复
          8楼2017-02-01 19:35
            就没人觉得妹妹的名字不像女名吗 ->ルトガルド
            刚看到的时候内心吐槽N次


            收起回复
            9楼2017-02-01 20:43
              找来找去发现妹妹这名字貌似和历史人物有点关系。
              聖ルトガルド就等于ルトガルディス,而ルトガルディス就是圣女吕佳田
              ルトガルディス的wiki百科的上有这么一句:なお、聖心のルトガルディス、トンヘレンのルトガルド、エイビアのルトガルドとも呼ばれる。
              不知道ルトガルド和吕佳田有没有区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2-02 00:58





                卧槽!!!姜果然是老的辣!!!!


                回复
                11楼2017-02-03 17:11
                  這樣才正常啊,不然怎麼會混到貴族階級,腦袋不聰明點怎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4 14:36
                    感覺好B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5 11:15
                      译名出错改名
                      —————————
                      10 泰勒男爵


                      泰勒男爵的宅邸内部意外的不怎么华美。但是风趣良好的家具和一个个装饰都给宅邸增添了色彩,使整体的氛围统一具有同一个主题。简单来说品味良好,有这一般暴发户兴趣的一级市民所达不到的品味。
                      「父亲是不怎么在身外物上花钱的主义,虽然经常被说是穷酸,但我还挺喜欢这个家」
                      威廉在内心对卡尔的话表示赞同。这虽不华美,但极具优雅。
                      「我也认为这样不错」
                      「所以说、禁止敬语!会令我坐立不安」
                      (肯定办不到的啊笨蛋)
                      威廉内心对用不满的颜色看着自己的卡尔感到烦躁。
                      (庭院、围墙并不是很高。万一的时候也可能逃脱)
                      虽不是很宽广,但果然是品味不错的庭院。中央喷水,周围用池塘包围。平时的话可能因这舒适的环境而叹息,但现在的威廉并没有那种余裕。
                      (布局本身看不出特殊的构造。即使不看也能一定程度上猜到通路)
                      如果卡尔改变心意的话,如果,卡尔的父亲打算使威廉成为亡者的话,就必须进行逃跑的准备。
                      即便可能性很低,但也不是零。
                      「来这边,应该已经准备好用餐了」
                      卡尔招了招手。门前并排站立了数位佣人。被朴素的女仆服包裹着,站姿举止都能感受到充足的教养。
                      「……了解了」
                      威廉表情不变。来到这早已做好觉悟,与想都没想过的贵族会面,是实在过早的机会,没错,这是机会。
                      (我是……不会输的)
                      觉悟、完成。
                      「请入内吧。卡尔大人,威廉大人」
                      貌似是女仆装的老龄妇人将门打开,在那里端坐之人正是——

                      「欢迎来到、泰勒家。对你表示欢迎,威廉君」

                      泰勒卿。威廉首次见到的纯粹的贵族。
                      「承蒙邀请,万分光荣。泰勒卿」
                      威廉深深地低下头。一两种礼仪还是知道的,这是从以往的书籍得到的知识。而将其实践还是首次,毕竟这是初次与贵族见面——
                      「真的是如白色土一样的白发。还以为来的只是掺有白发的男人啊卡尔」
                      威廉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动视线。将波浪的金发束成一束的男人。看起来年龄比卡尔或威廉都要少许年长。
                      「很失礼啊,大哥」
                      卡尔愤慨地回了话。
                      「失敬,客人。我的名字是艾因哈尔特·冯·泰勒。职业是学者,是卡尔的兄长」
                      看着恭敬地向威廉低头的艾因哈尔特,威廉也反射性地低下了头。也许是那个场景戳到了笑点,坐在里面的泰勒卿轻轻地笑了起来。
                      「然后坐在我对面的是,我们最爱的妹妹,鲁特加尔德」
                      坐在艾因哈尔特对面的少女羞涩地点了点头。与威廉对上视线后,鲁特加尔德立马移开了视线。
                      (……不愿意与平民对上视线吗?)
                      表情不变的威廉内心并不平静。不论是内侧端坐的男人,还是卡尔的兄长艾因哈尔特,甚至是鲁特加尔德,都感觉像是在蔑视自己。否,是有会那么想的自己存在。
                      「啊哈哈,鲁特加尔德其实非常怕生,真是的,好好的打招呼!」
                      卡尔嘟起脸颊,而看见那个的鲁特加尔德脸上浮现了非常抱歉的表情。
                      「我、我是鲁特加尔德。初次见面,威廉大人」
                      「我是从卢西塔尼亚来的,威廉·利维乌斯。我才是,初次见面十分光荣,鲁特加尔德大人」
                      威廉认真地说着虚假的经历。不,『自己』毫无疑问就是从卢西塔尼亚而来的威廉,不会有错。
                      「我是最后一个了。我是泰勒男爵,罗兰·冯·泰勒。今后也请多指教,卡尔的恩人及友人的威廉君」
                      威廉对贵族低下头颅这一事实感到困惑。
                      「来,入座吧。虽不隆重,但开始宴会吧」
                      「……失礼了」
                      座席的分配是,最里面是作为一家之长的罗兰,左边是艾因哈尔特、卡尔。右边是鲁特卡尔德和——
                      「……那个,可以吗?」
                      「啊,好。请座」
                      鲁特加尔德用快要消失般的声音答到。威廉入席了。
                      「端来料理,开始晚宴吧」
                      随着罗兰的发话,晚餐开始了。



                      (尝不出味道,我现在是在吃什么?)
                      排列着的餐点每一个都非常美味,是威廉从未吃到过的食物。但是注意着不习惯的礼仪,小心进行这会话,再加上必须谈论不曾实际见过的故乡卢西塔尼亚,平时吃不到的美味和极度的紧张感导致舌头完全麻痹了。
                      「——不过威廉君看起来好好学习过啊」
                      「不,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罗兰将手肘撑在桌上微笑道。
                      「不,很了不起啊。能如此流畅的说着异国的语言,使用异国的礼仪,从会话间浮现的知性,以及据卡尔的话说好像还十分厉害」
                      威廉对那个微笑感到恐怖,是明显和卡尔不同,评估着威廉的视线。从刚才起就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这个男人,在试探我?)
                      也有被详细询问卢西塔尼亚一事,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可能为了试探威廉这个男人而进行的会话。
                      「在尚且青涩时就已决定要来阿尔卡迪亚,因为拼死地进行了学习」
                      「真是美谈。在遥远的异国卢西塔尼亚进修语言是非同一般的经历吧」
                      威廉的后背被汗水浸湿。其他三人一边听着两人的会话一般继续着进餐,都未能发现威廉的紧张。
                      「但是、为何是阿尔卡迪亚呢?同为七王国的奥斯特贝尔格也行,还有和卢西塔尼亚最近的七王国中的大国艾斯塔德,稍远的尼迪卢克斯,作为顶点的超大国加利亚斯,还有越洋可达的新兴的阿克兰德。我觉得好像并没有选择阿尔卡迪亚的理由啊?」
                      这个提问是威廉也抱有的疑问。为何是阿尔卡迪亚。必然的观点,绝对会被问到的问题,因此无法回答的话就不是威廉了。
                      「……虽然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好原因」
                      看见威廉那奇妙的表情,「哼」罗兰发出了听起来兴趣深厚的一声。
                      「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在超大国加利亚斯闯出名声吧。会向那个国家挑衅的国家很少,也没有什么出名的机会。而在新兴国阿克兰德即使闯出名声也会被故乡怀疑是否添油加醋。更何况是长期的外敌艾斯塔德……剩下的选项只有,阿尔卡迪亚和奥斯特贝尔格以及尼迪卢克斯。这三个之间……有这决定性的不同」
                      款款而谈的威廉。这全都是从威廉『本人』那听来的不可置疑的事实。漏洞无从而生,是毫不虚假的真实。
                      「那就是,外国人的待遇。在这个国家能作为三级市民,被视为国家的一员。与之相对,奥斯特贝尔格、尼迪卢克斯都仅仅是外国人的待遇。我为了闯出名声而离开了国家,那么必然的,会选择来到阿尔卡迪亚」
                      连一个谎言都没有加入。要说存在谎言的话,那就是在这个场所进行诉说之人。不过就连那点,也被身份证明从虚假变为了真实——
                      「真是了不起的野心家」
                      做出反应的是艾因哈尔特。
                      「真是惭愧」
                      威廉向艾因哈尔特低下头。
                      「嗯,切实的机会在阿克兰德,综合来说可能的确是阿尔卡迪亚。……哎呀,听了各种各样的事。难得的料理要变冷了。快,继续进餐吧」
                      对提问攻击暂时告一段落,打算继续进餐的罗兰。威廉以点头回应,此处的所有人都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食物上。
                      「啊,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
                      「……?」
                      内心送了口气的威廉。以及宛如盯着这个时机开口的罗兰。
                      「对于野心家的你来说,卡尔是个阻碍吧?」
                      周围的空气瞬间固定了,卡尔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
                      威廉不知如何回答。这是当然的,在这并不能回答就是那样。那必然会导致卡尔不高兴。其结果,不论作为贵族的儿子的卡尔的权力如何,处理区区一个外国人是绰绰有余的。
                      「啊啊,请别在意。只是我自己并不看好卡尔上战场这一事。长兄的艾因哈尔特也如之前所说是位学者,不打算继承家业。因此必须由卡尔作为家主,即继承泰勒家。希望能学习家中所进行的商业,要放弃的话还是尽早好些」
                      卡尔刚打算瞪向父亲,就被罗兰用远比他锐利的目光盯着,制止他进行发言。果然并不普通。
                      「我知道卡尔并没有武学才能。梦想就到此为止吧。犬子看起来很信赖你,你的话语说不定能使他认清现实。能请你让他放弃吗?」
                      卡尔用求救般的目光望向威廉。而威廉,大大的咽了口口水。
                      这是非常困难的局面。站在卡尔一边就是反抗罗兰,站在罗兰一边就是抛弃卡尔。而力量关系明显是罗兰占优,那现在应该遵从罗兰之意才明智。
                      (但是会留下疙瘩。至今从卡尔处得到的信赖会一下子崩溃,并变为怨恨,而我所犯下的失败将作为巨大的伤痕将我——)
                      威廉曾犯下失误,那就是对卡尔的见死不救。虽然现在说这不在意,但一旦背叛必然会改变心意。越是信赖,愤怒就越会激烈吧。
                      (而且有站在罗兰一边的必要吗?要是认真的要让卡尔远离战场的话,应该完全不需要我的意见。有可能只是做做样子。但是这也只是推论。不论选择哪边都会碍了另一边的气!)
                      威廉一瞬间望向了卡尔。卡尔正低着头,紧咬口唇,握紧双拳不断的颤抖,并露出悔恨的表情。他理解着自身并没有才能。从踏上战场以后就理解了——
                      威廉小小地吸了口气,这就行了,这样确认到。
                      「卡尔大人——」
                      卡尔吓了一跳。罗兰泰然地凝视着威廉。
                      威廉——
                      「卡尔大人,不,卡尔对我是…必要的!」
                      内心下了决定,站在了卡尔一边。
                      「在我还未知道卡尔是贵族子弟时,曾打算过背叛卡尔。在战场,自身没有余裕,周围的战友们也陷入危机时。对只帮助卡尔这事感到迷茫,曾一度移开了视线。即便结果是帮了他,但我打算抛弃卡尔一事是事实,对此感到迷茫也是毫无虚假的事实」
                      对于这突然的自白,不用说是艾因哈尔特和鲁特加尔德,连罗兰都瞪大了双眼。
                      「卡尔对这样的我,仍然称为了朋友。对这个差点抛弃自己的,这个愚蠢的我,这个除了外国人的三级市民外什么也不是的我,表示了原谅,甚至称为了朋友。卡尔对我来说是,无可替代的朋友。是在这个国家初次获得的牵绊」
                      听着威廉激烈的自白,感到最震惊的不是他人正是卡尔本人。威廉继续着诉说,不留下任何思考的余地。
                      「确实,卡尔可能没有武学的才能。但是,我觉得卡尔拥有在那以上的力量。那是牵动人心的力量,将人拉向内侧的力量,能获得信赖的力量。那力量虽然抵不上一兵一卒,但是如果用在统领上呢?立于人上呢?那估计拥有,比任何力量都要强大的力量。因此,卡尔对我是必要的,绝对!」
                      威廉这样断言到。老实说并没有这条选项是否正确的自信。虽然适用于卡尔,但是并不清楚否同样适用于罗兰,而且是否该吐露心声到这个程度呢,想不出正确答案。只是,并不是能适当的敷衍的状况。也不是能允许这种选择的对手。罗兰·冯·泰勒,没有那么肤浅。
                      「但是,作为一介小兵死去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
                      罗兰的话语如冰剑般刺向威廉。
                      「我来,守护。向祖国,以及这个友情起誓,不论发生什么,我都将守护到底」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即使死也要站在卡尔这边。要是惹怒男爵的话,从这个宅邸逃离就好。离门口近的自己一定能够逃离。来路已经记在了脑中。以防万一需要出国时的道路也早已模拟完成。最糟也不过是屎尿淋漓。
                      「父亲!」
                      卡尔的声音回响在室内。罗兰将冰冷的视线从威廉身上移开,望向卡尔。
                      「(吓!?)」
                      卡尔几乎没有违抗过父母。更完全没有沐浴在父亲如此冰冷的视线内的经验。即便如此,
                      「我、我确实现在很弱。事实上,也从战场里得知了。我很弱,这是无从改变的事实。但是,感觉只要我和威廉一起,就能够变强。想要变强,想要和他并肩作战。成为能够挺胸断言‘是亲友’的男人。因此,我现在不能逃!堵上与说我是必要的威廉的友情!」
                      卡尔首次违抗了父亲。与孩子向父亲撒娇的程度完全不同。认真的反抗。作为兄长的艾因哈尔特感到不知所措,那是无法从平时的卡尔想象出来的呵斥。
                      「……哼。我输了。虽然并不是那么认真。」
                      不知何时,眼神柔和下来,冰冷的视线早已消失不见,平时的罗兰就在那里。
                      「好吧,自由地生存吧。威廉君也对不起了,把你卷入了这种家族游戏。但是,听了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愿意成为卡尔的朋友」
                      卡尔满脸通红,偷偷地看向威廉。威廉也由于害羞而别开了视线。而这一举动使卡尔变为了更加高兴的表情。
                      「只是也要稍微考虑下家业的事,因为商会姑且雇佣了大量的劳动者,为了不使他们露宿街头,卡尔,要将这点记在心中。还有绝对不能死。能下约定吗?」
                      「好的父亲」
                      不知是对卡尔的回答满足了吗,罗兰将视线转向了场中全员。
                      「哎呀,真是抱歉了。来,继续进餐吧。要是冷了的话可要被阿婆责骂了」
                      罗兰拍拍手,略微缓慢的,重新开始了进餐。
                      到最后为止奇妙的空气都未消失,威廉果然还是无法尝出食物的味道。

                       ☆


                      回复
                      14楼2017-02-24 21:18
                        「那么就使用这间屋子吧」


                        晚饭结束,被卡尔带领着站在了二层角落的房间前。
                        「谢谢你,卡尔」
                        威廉伸出手,卡尔高兴地将手握了上去。
                        「别在意,威廉」
                        二人的友情已得到确认。如果只是旁人的话是无法违背家长的意见的吧,为了区区次男的卡尔而发表意见是不可置信的。正因为毫无可能,这份友情对双方来说才变为了确信的事实。
                        「那么明天见」
                        「啊啊,明天见」
                        将好好握住的双手缓缓分开,双方都用依依不舍的视线望向了各自的手交握的位置。注意到那个视线,卡尔莞尔一笑,威廉则是苦笑。
                        「晚安,威廉」
                        「晚安,卡尔」
                        分别的二人。卡尔数次转过身来挥着手。
                        对此轻轻挥手表示回应的威廉进入了分配给自己的房间。
                        将背靠上房门,威廉——
                        「呼……」
                        深深地,深深地吐了口气。
                        「熬过去了,吗」
                        汗水在背后凝结的感觉切实的透了过来
                        「隔壁的房间无人使用,而且是角落的房间也不需要注意另一边。这就好了,应该这样就好了啊,我」
                        疲劳涌了上来,威廉变成了绝对不会被人看到虚弱的、疲惫不堪的表情。摇摇晃晃地走向床边,从背后倒了下去。
                        「比战场,还要更加疲劳。可恶」
                        脏话也,比往常缺少魄力。
                        「贵族这种……不论哪个都是那种混蛋吗」
                        威廉回想起罗兰那试探似的视线以及问答。现在重新回顾,所有的会话都是如测试威廉的试金石一样的东西。年月不同就是这样。与至今为止见到的所有人相比完全是层次不同。
                        「那才是男爵,五位,吗」(注:爵位中第五等)
                        对那之上感到异常遥远。
                        「……嗯?」
                        虽然离楼梯略远,但能听见人的脚步声。向这边接近,站在了门前。
                        「……」
                        威廉起身,注视着房门。
                        「没必要开门,威廉君」
                        声音的主人是罗兰。提高紧张感。
                        「你非常聪明。在那个场所该选择我或是卡尔,哪一边……不,在那之前的阶段就已经持续选择着最合适的语言、动作。聪明、非常聪明。但是,有点聪明、过头了」
                        威廉无法发出任何言语。在门的那一边,到底存在着‘什么’。和至今为止体验过的,‘什么’完全不同。
                        「你到底带着何种想法来到这个国家,我是不知道的。姑且,听进刚才所说的理由的一半,但我可没有好到会相信那种理由。毕竟不是吗?像你这样聪明强壮、优秀的话,根本就没有更换国家,或是作为外国人的必要。像在他国成名这种伴随着危机不合理的道路,根本不可能去选择」
                        肌肤上宛如滚过冷冰。像是和临战状态的卡伊鲁对峙般的感觉。
                        「因此,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威廉持续凝视着房门,甚至忘记了呼吸。
                        「但是,我承认你的优秀。只要你和卡尔,还是『友人』关系,我就仍能和你和平相处」
                        威廉咬紧牙齿。全部,都被看穿了。之前的闹剧,到底有什么意义——
                        「和卡尔好好相处吧。因为那孩子非常温柔,非常纯粹。请注意千万不要背叛。啊啊,只要你不想和我成为敌人的话」
                        对方实在是高明。现在的威廉是无法抵抗的。结果守住的只有『威廉』这一谎言。其他的被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出来。
                        「要你聆听大叔的讲话真是抱歉。很累了吧?好好休息吧」
                        门前的气息消失了。
                        威廉再次将背部倒向床垫。
                        「啊—,糟糕。这完全赢不了啊」
                        在那精疲力竭的脸上,再次浮现了笑容。
                        「到底是何等程度啊。泰勒男爵」
                        威廉敲击着石桥行动了。但是罗兰明确的看见了那敲击的身姿。对罗兰来说,威廉那姿态一定是极其滑稽的吧。
                        (对卡尔实行的那三流演技也毫无意义吧。不,对卡尔还是有意义的)
                        站在卡尔那边的那个问答,虽然其结果是赢得了卡尔的信赖,但在罗兰眼中又是怎样的光景,对那答案感到恐怖。只是,
                        (简单来说,只要保护着卡尔,对泰勒家有益就能被放过吗?真想引出‘对我的演技没有兴趣,只需要保护卡尔’这一句话)
                        战争对贵族来说也是锦上添花。自己的子嗣在战场活跃的话,也能够改变周围的看法吧。虽然不知道罗兰是如何考虑的,但引出了双赢这一关系是毫无疑问的。
                        (反正对我来说也不是坏条件。见死不救这件事也不再追究了,对于外国人的我来说,有贵族这一保护伞是令人高兴的。就让我尽可能的利用吧)
                        站在卡尔一边的最大的理由,就是卡尔拥有对自己向上攀升而言所必要的要素。从拉科尼亚学到的处世术,为了不足威廉觉得不可能获得的事物,卡尔是必要的这点绝不是谎言。反过来说,正因为不是谎言才会被罗兰认可吧。因为是双赢,对双方有利,相信着那个利益。
                        (今天输了,完全的输了。但是,总有一天会赢给你看)
                        威廉将手伸向天花板。
                        首先要将手触及这个家的天花板,其后再考虑伸向天空。


                        收起回复
                        15楼2017-02-24 21:18
                          常道的怪物 想起空伯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4-04 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