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10回复贴,共1
1L给度娘


回复
1楼2017-02-01 00:38
    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01 08:0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1 15:09
        (⊙o⊙)…第10章的贴好像被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1 16:4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1 23:03


            回复
            8楼2017-02-03 16:46
              位于阿尔卡迪亚王国南部的拉科尼亚是激战区,本来是现在对峙的七王国之一奥斯特贝尔格王国的领土。在那之前曾是阿尔卡迪亚的土地,再再之前是奥斯特贝尔格的,而且——
              这种土地不存在能正常进行耕作的人民,仅仅是作为持续着互相争夺而被摧残的土地。更不存在因为喜欢而定居与此的好事者。早已无关利益,仅仅是为了面子而持续着战争。
              今天的拉科尼亚也一如往常的开展着战斗。

              「……累了」
              在城外稍远处的平地上进行着野战的白发男说道。
              「啊、是是。有干劲是好事呢,嗯」
              「唔啊啊啊啊咻诶诶诶诶!」
              「……干脆拿着锄头耕田吧。在来世」
              嘭地削去首级。看起来疲惫的白发男。
              「只是杂兵间的小规模战斗,为了这种事努力也得不到1铜币」
              轻松地与敌兵进行攻防,宛如切菜般地削去敌兵首级。即使在乱战中变得稍稍显眼也无法提升『上面』的印象。而且本来也不存在印象。最多就是被如杂兵中长出的毛一样的长官擅自驱使。
              「那个长官也为了自己在拼命完全不会注意我这种人」
              不经意漏出的抱怨。对于青年来说,这里无法学到任何东西,也不存在任何生产能力(工业),正是如这里的土壤一样的空间。
              「回去后吃了饭就睡吧」
              青年这样思考着,淡然地进行着战斗。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傍晚,差不多该收兵了。
              今天也结束了一如往常的战斗,结果仍是平局。

               ☆

              拉科尼亚也是有行脚商人来访的。虽然这个土地毫无生产性,士兵会来买商品并付钱,这对于商人也是不错的。于是,商业意外的繁盛。即便大都是摊贩,但也存在少数租借住家的店面。
              「兔肉炖煮,多点兔肉」
              白发青年在那摊贩群的一角,不太热闹的店里就餐。
              「久等」
              被随意放置的是理所当然随性的摆盘,但分量十足,价格便宜,而且味道——
              「一如既往的难吃」
              并未将明确的断言甩向店主,青年毫不介意味道的大口品尝着兔肉。
              无心的进行着就餐时,旁边出现了人的气息,但青年并不在意,持续着勺子的活动。
              「那……请给我和旁边那人同样的」
              毫无主观的点单。店主和青年都不在意继续进行着自己的作业。店主适当的从锅中舀起炖煮,盛入碗中。点餐那人对着太过随意的动作感到哑然。这家店基本没有回头客。
              「久等」
              看到端出的料理感到无语,品尝以后更加无语,然后愕然的看着残量。这是初次来这家店的客人的行动模式。
              「真、真厉害。居然能吃下这个」
              看起来邻人向青年搭起了话。青年摇动着白发抬起脸。
              「啊、那个,我不是可疑人物。是所属于同一队伍的卡尔·泰勒」
              哑然地看着名为卡尔的少年,青年一瞬浮现出(好像是有新人入队了)程度的记忆。从卷曲的金发一眼就能感觉出生养良好。
              「威廉·利维乌斯,请多指教」
              青年威廉这样说着重新开始进餐。曾是阿尔这一解放奴隶的他,现在已经是名为威廉·利维乌斯的从卢西塔尼亚而来的三级市民了。
              「我知道!大家间流传着传言,说是有个白发的非常厉害的家伙。还有……话很少」
              卡尔为了不让店主听到最后的部分而降低音量。感到烦闷的威廉再次抬起头。
              「什么事?」
              「那个……要是可以成为朋友就好」
              那个瞬间,讨厌的即视感向威廉袭来。卡尔的脸和红发青年的重叠了。明明是不同的红色和金色,氛围却重叠了。
              「……虽然很抱歉但我拒绝。打算尽量避免在这里交上朋友」
              因此对威廉来说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对手,一般来说富足的对象是最令人讨厌的。
              「啊,那,那样吗。那就没办法了呢。啊哈哈」
              卡尔露骨的表现出失望之情。而那张脸也看起来像『自己』,被替代的,早已死去的『自己』——
              「比起那些,先吃饭如何?难得的炖煮要冷了」
              对这样说着并半强硬的结束话题的威廉,卡尔回复着「嗯、嗯。没错」并面向炖煮,将其送入口中,趴倒了。
              「喂、喂!?怎么了!?就那么难吃吗!?」
              这实在是令威廉不得不感到惊讶。店主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这家店果然该早早倒闭。
              「客人,餐钱」
              店主向威廉要求两人份的账单,完全不看向倒下的卡尔。真奇怪居然没有马上倒闭,这已是拉科尼亚中希望倒闭的店里的No.1 。
              「会付啦。付就行了吧」
              照料完卡尔的威廉不情愿的支付了账单,将两人份的炖煮吃光。
              「真难吃!」
              不知是对吃完两人份的量感到惊讶呢,还是对吃光了如此难吃的炖煮感到惊讶呢,即使是店主也不得不感到讶异。
              「还会再来!」
              这样说着的不高兴的威廉飒爽的走出了店子。不管怎么说,能吃到这种量足并低价的食物的店子对成长期的威廉是十分贵重的。即使难吃也该是营养丰富。
              「可恶,今天真是霉日」
              威廉背着不好随意扔掉卡尔。如果是在阿尔卡斯那时可能会直接无视,但现在姑且同样是队员,要是造成了什么糟糕的流言会感到困扰。
              「姑且,搬到房间吧」
              威廉,直到租屋为止搬运着货物(卡尔)。



              「嗯、嗯嗯」
              卡尔醒来时,发现自己在简约的室内。仅有一个粗制的床以及看起来日照差的窗户和一张桌子。然后吊在窗户边的——
              「呜、呜啊!?」
              是威廉。听到卡尔惊讶的声音后威廉从窗边收起手指。
              「起来了吗。那就赶快会自己借住的房间去。要是没有借的话就回自己的睡袋去」
              「那、那个,威廉先生到底在做什么?」
              不知是因为之前看到吊在窗边而感到震惊吗,卡尔用哑然的表情看着威廉。威廉难为情的搔了搔脑袋。
              「是在锻炼身体。悬挂是全身运动。想背负重物的话也能随意选择,而且是能在房间内进行的锻炼」
              「悬挂?负重?」
              卡尔的疑问在阿尔卡迪亚并不是稀奇的反应。本来阿尔卡迪亚的训练都是挥剑啊、挥枪啊、全部是实战性的。基本没有悬挂这一训练,最多就是作为儿童游玩时使用的的语言。也不存在给肌肉负重的概念。
              「也有那种训练。要是想知道细节的话就去读读斯帕鲁迪的教科书。在阿尔卡斯的图书管理是话应该有抄本以及译本」
              过去,那是威廉还是阿尔的时代曾读过很多次的书。虽然完全比不上阿尔卡迪亚中普及的训练,但还是载有合理并且能马上对人体生效的锻炼方法。
              「嘿—威廉先生也读书啊,真博识」
              卡尔毫无深意的话吓了威廉一跳。
              「一、一般。只是大概有点知识的程度」
              「而且是从阿尔卡斯来的吗?我也是阿尔卡斯出身哟。啊、还有,哥哥也喜欢书,可能能和威廉先生谈得来!」
              回过神来给自己狂挖坑的威廉。一不小心放松而连不必要的话都说了。「呼—」地深深吐气是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三级市民,而且是外国人只是稍微借住在阿尔卡斯的程度。只是在那时去图书馆读了些书。差不多行了吧?我也要为明天准备,想休息了」
              「威廉先生是外国人啊!真想听听各……不好不好。虽然还想继续说说话,但今天就此告辞了。非常感谢您的照顾!明天再见!」
              精神的冲出房间的卡尔,并未忘记在关门前行上一礼。
              看着关紧的门扉,威廉抱住了脑袋。
              「非常……麻烦啊」
              威廉的叹息在狭窄的室内中回荡。


              收起回复
              9楼2017-02-24 2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