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76
  • 1回复贴,共1

8 拉科尼亚的陷落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尽量保持和 @yao07181010 名词一致
怕撞跳过了第7话


回复
1楼2017-01-31 03:26
    「威廉先生!早上好!」
    「……一大早真精神呢。早上好」
    一脸不耐烦的威廉,以及炯炯有神的看着他的卡尔。
    看到这情景的威廉的长官向这边走来。
    「哦,你们俩认识吗。那就由你来照顾」
    「什?!怎么这样!」
    对这突然的决定不小心说漏了嘴。
    「哼?打算顶嘴吗外国人」
    威廉被瞪过来的视线压倒了。对手是长官并且还是二级市民。在各种意义上都无法进行反驳。
    「不,了解了。位置在这边,卡尔」
    「啊,好的!」
    长官紧紧盯着威廉和卡尔离去的背影。





    到达位置后的威廉和卡尔,在城墙上的弓兵身后待机。远处军队如往常一样开始从据点出发。真是一如以往顺畅的行军。
    「你也真是灾难啊,要和我这不受欢迎的家伙一起。」
    不知是因为无聊吗,威廉突然向卡尔搭话。对无言的压力感到困扰的卡尔脸上浮现光芒,对内容斟酌回答到,
    「威廉先生被讨厌了吗?」
    感到吃惊的卡尔好像并不理解之前的情形的意义。
    「是被讨厌了。因为最初并不懂掌握分寸啊」
    对分寸这一概念,卡尔再次歪头。
    「不,只是……士兵就是这种程度,只是对人的嫉妒心过小评价了」
    从呆滞的卡尔身上移开视线,眺望城外远方。今天不是野外战斗而是城内守卫战。眺望着进攻拉科尼亚城的军队。
    「嗯,感觉比平时要……多?」
    城内开始响起地鸣。周围开始喧闹起来。
    「不只是多,而是多很多」
    一如往常,响起崩落的声音。拉科尼亚的城池中怠惰的气氛被一下轰飞了。
    卡尔被吓软了腰。昨天的初阵也只是小打小闹般的战斗,比起今天要面对的军队规模要小上太多。
    「运气不错,卡尔君」
    将视线移向威廉的卡尔脸上——
    「可以充分体味战争哦」
    浮现了凄绝的笑容。


    拉科尼亚的平稳在今天崩塌。





    死战开始了。野战中死尸累累。拉科尼亚城前方的友军也已所剩无几。众多梯子搭上了城墙,其中有部分场所也已被敌军突破。早已和各队各处的所属无关,局面明确的败战。赢不了的战斗。
    「不算太糟」
    威廉笑着将侵入的敌军斩杀。与卡伊鲁相比宛如婴儿和成人,连比较本身都显得可笑。
    「这真不错。好,太棒了!」
    悠然地向铠甲缝隙中刺入剑刃、上挑。割裂对手的咽喉,响起咻-咻-的裂风声。被切断喉咙的敌人连叫喊都发布出来。
    「我真是太走运了!」
    使劲将从梯子探出头的踢人踢飞,并卷落数人。笑着目送掉落的身影。
    「好了,在撤退信号前适当地收割吧」
    威廉趁着混乱斩裂敌人,回避敌方的攻击,时而将友方用作盾来进行防守。其毫无破绽的身姿与其他兵卒不在一个次元。
    (和你们这群虫豸不同啊!我的练习对手可是那个大的可怕如杂耍猩猩一样的家伙。使用头脑效率地锻炼了身体。和你们这群虫脑的垃圾渣滓生存的世界不同啊!)
    毕竟实在不能吐露内心的想法。一旦说了就停不下来了。
    (哼、喔、卡尔君还活着嘛。虽然看起来快死了就是)
    拼命挥舞着剑的卡尔,其行动完全就是外行人。虽然敌兵本领也不怎样,但离死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救、救命!」
    向周围寻求帮助,理所当然地没有任何回应。大家都为了自己拼尽全力没有余裕。没有任何人回应,敌人的枪划开了卡尔的脸颊。摔倒、失禁的卡尔在将死之前——
    「谁、谁来」
    那个瞬间,威廉和卡尔的视线交错了。只是一瞬、刹那间的邂逅。
    (谁会帮你啊。反正,你也是幸福的吧?有家族、能吃白食、有暖和的床、因此、因此——)
    威廉移开了视线,那宛如下达了死刑宣告。
    「啊」
    漏出了一声呢喃。那是绝望的话语,一切的终结。
    「死吧吧吧吧吧吧吧!」
    敌兵、奥斯特贝尔格的士兵也堵上了性命。他也有需要守护、需要去爱的家人,为了守护家人而在此处——
    「诶诶诶诶诶诶!?」
    枪、在空中飞舞。不只是枪,与将其挥动的手腕一起飞舞、飘落。血烟妨碍了视线。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虽然无法理解、但是
    「死吧」
    理解了自身的死。
    斩飞的首级。为了不淋到溅出的鲜血,卡尔身前的人物将敌兵的遗体踢飞。
    (我在……干什么?)
    威廉无法相信自己做了什么。颤抖的手不是因为杀人,而是为了救人而颤抖。拯救了外侧的人类。拯救了看起来富裕、幸福的、与这个场所格格不入的青年。不可置信。
    (一瞬间、仅一瞬间、那个男人与那红发的小少爷重叠了)
    自己干掉的红发青年。被夺取存在的男人。那个表情,怨恨的表情,笑着呼唤着诺尔曼的表情——
    「啊、啊啊、威廉!」
    感激涕零的卡尔,忘了加上「先生」,抱住威廉大哭着。不断细语着「谢谢、谢谢」。威廉冷眼注视这那个场景。
    「没什么……站得起来吗?」
    威廉避免对上视线地伸出手。现在的表情不能被人看到,不论是谁,就算是卡伊鲁和法维拉也不行。
    「谢谢,威廉。……啊,先生」
    最后想起忘了加上敬语,而强行补充的卡尔。
    「威廉就行。差不多该准备撤退了」
    「诶、但是可以离开岗位吗?」
    威廉轻松地切砍着靠近的敌兵,并转向卡尔。表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幻影。
    「不可以。但是进行惩罚的人也已经死了」
    想起了前不久为了顺便挡住敌兵的矛,而拿来当盾的长官的男人。虽然的确是顺便,但也是必要的事情。
    (本来,这个死战所必要的就是大量高官的死亡。存活下来的……会自动的提升职位,要是不死反而会困扰)
    被死战迷惑而死的是蠢蛋的极致。
    (嘛,这家伙也有这家伙的利用价值。不这样想会干不下去)
    威廉将视线移向卡尔的蠢脸。(卡尔)现在才发现失禁的事实而满脸通红。明明这里姑且还是战场的中心,还真是悠闲。
    「走了。不想死的话就跟上」
    「呜、嗯!」
    威廉带着身后的卡尔下了城墙。要撤退的话到北门为止都得表现得自然。太露骨的话会被发现意图,卷入不必要的麻烦。
    (必须巧妙地撤退……怎么受得了在这种无聊的地方死掉)
    威廉看着背后发出了叹息。
    (哈啊、真是,我到底在干什么)
    威廉背后有着目光发亮的卡尔的身影。


    这一天,拉科尼亚城轻易的陷落了。


    //本节完。


    收起回复
    3楼2017-01-31 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