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喜可贺我进化成...吧 关注:4,468贴子:9,305
  • 29回复贴,共1

【第18章 歡樂的混亂終末】 第142話 是那樣沒錯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發出來,正文等137出來再放


回复
1楼2017-01-31 00: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31 08:10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1-31 10:02


        回复
        5楼2017-01-31 10:49


          回复
          6楼2017-01-31 17:00
            刚刚看生肉还以为放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1 10: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1 10:51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2-01 15:05
                  隔壁的137在10点的时候放了你这花式催更贴要怎么办


                  回复
                  11楼2017-02-03 23:16
                    137已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3 23:42
                      「……話說回來,鈴村君真的不想要成為女孩子嗎? 已經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了喔?」

                      「不、我完全沒有那種願望啦」
                      再怎麼說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我對一臉壞笑說著的一宮雨莉搖了搖頭。
                      -
                      10月初,在事務所附近的city hotel的私人休息室裡。
                      打扮成昴的我和身穿婚紗的她兩人單獨談話。
                      -
                      今天是美咲小姐和一宮雨莉的結婚典禮。
                      一想到自從8月底的那件事以來已經過了一個月以上,就覺得感觸很深。
                      -
                      那一天,在一宮雨莉和美咲小姐平安和好後,我把昴的假髮和美瞳取下,對美咲小姐說明自己就是剛才一宮雨莉所說的鈴村將晴,是稻葉從中學開始的朋友。
                      -
                      但是,美咲小姐沒辦法立刻在心中把高中時代的我和現在頭髮變長的我連接起來,所以稍微花了點時間讓她理解。
                      -
                      不久後美咲小姐看起來似乎是明白了,接著對稻葉投以遺憾的眼神,彷彿在對他說”也就是說儘管因為從中學就開始有交情而有著相當的優勢,卻還是被對方感到厭煩了”。
                      -
                      然後美咲小姐把手放在我的肩膀,用很有力的語氣跟我說
                      「沒關係。雖然稍微嚇了一跳,但是昴醬在我心目中仍是個女孩子,我還是會支持昴醬的喔!」
                      -
                      「昴醬不光是外表,連內心都是相當有魅力的女孩子。交談過後就會明白的。事實上在告訴我之前我完全察覺不到……所以說要對自己有信心!」
                      -
                      接受著這些意義不明的勉勵,在那個時後我還完全搞不懂,但是幾天後我問了一宮雨莉,似乎是美咲小姐完全把我當成了一位想要成為女性的男性。
                      -
                      因為很喜歡昴的外表,即便今後不會出手,還是把我當作女性對彼此來說會比較好。我原本還以為是這樣的意思,但結果比想像中的還要認真阿。
                      -
                      我立刻就想到不解開誤會可不行。
                      但是,為了要折斷美咲小姐的戀愛flag,已經和她說過戀愛對象是男人,而且因為女裝cosplay、女裝和稻葉交往等既成事實太多,事到如今不管說什麼都毫無說服力。
                      -
                      再加上一宮雨莉對我說”既然今後要對外表示心裡是女性的話,對美咲小姐那邊也繼續維持這樣不就好了”。
                      -
                      要是不斷跟對方說”事實上那時候是騙人的”這種話的話,理所當然會失去對方的信用。
                       美咲小姐就算撇開戀愛感情,對朝倉昴這號人物也有高度的評價跟好感。
                      -
                      但是正因為如此,在知道那是一連串的謊言的情況下,有可能會一口氣把評價降到負數,那並不是個好主意,我就這樣被勸說了。
                      -
                      也就是說,喜歡的相反並非討厭而是漠不關心,大概就是這樣吧。
                      最後,現在我在美咲小姐心中是個擁有少女心的女裝男子。
                      -
                      「……說起來,已經不能叫妳一宮了呢」
                      「雨莉就行了喔。從以前到現在是昴的時候在眾人面前都是那樣叫的吧?」
                      -
                      為了逃避無意間想起的鬱悶事實,我把話題完全轉向別處,雨莉便笑著說道。
                      既然收養手續那些大致上都已經搞定,那本名就會變成小林雨莉。
                      -
                      「那妳也直接叫我的名子就行了喔」
                      「恩。那麼將晴君,我姑且還是相當感謝你的喔」
                      「怎麼了突然這樣」
                      被突然直接叫了名子,稍微有些害羞。
                      -
                      「你為了調解我和咲玲的感情努力了一番對吧?」
                      「正想說要努力控制好場面的時候妳就突然開口說要分手,當時還想說該怎麼辦才好」
                      -
                      看來她似乎是事後問了稻葉或中島霞的樣子。
                      雖然雨莉相當溫和的笑著,但是這件事要是在和美咲小姐爭執的中途被知道的話,肯定不會是如此和平的反應。
                      -
                      「稻葉來慌張阻止我的時候,就覺得霞那邊再企圖些什麼,不過之後從霞那邊聽到將晴君的計畫時還真是嚇了一跳呢」
                      「……嗯? 妳剛剛說啥?」
                      -
                      雖然雨莉就像是開心的說著有趣的事情一樣,但我卻因為那番話而凝固了。
                      從剛才的說法看來,簡直就像是那一天中島霞把雨莉招待到自己房間時就把我的計畫全都暴露了一樣。
                      -
                      「真是嚇了一跳呢」
                      「不不不、剛才的回答就算了。雨莉小姐,您到底從霞小姐那邊聽到了什麼」
                      -
                      和開心說著話的雨莉相反,我這邊冒出了冷汗。
                      中島霞到底對雨莉說了什麼。
                      -
                      「聽她說將晴君為了往”咲玲在今後能夠把我擺在優先順位”的方向來和好而策劃著。還有為了交涉建議把分手這件事提出來會很有效果之類的」
                      -
                      沒有說阿! 那種事不但完全沒有提出來,我還因為這個舉動搞得膽戰心驚!? 我把想要如此吶喊的心情用力忍住,決定再稍微試探一下雨莉。
                      -
                      「不、給我等一下……」
                      「我明白的。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為了交涉而提出分手。一直反覆這樣做會沒有說服力,而且要是因為這樣真的分手的話會很淒慘呢」
                      -
                      但是,我出口制止的這番話被想成是別的意思,雨莉還笑笑地說著。
                      我可不記得有做出那麼具體的建議,實際上我也做不到。
                      -
                      「恩。是那樣沒錯啦……」
                      中島霞到底給我做了什麼好事阿,就在我的內心如此恐慌的時候,一位像是hotel工作人員的人,對雨莉說請她做好即將入場的準備。
                      -
                      「時間差不多了呢……將晴君,我扔出花束的時候,可以的話盡量遠離人群,到我正後方的直線上喔」
                      雨莉雀躍地站起來後,悄悄在我耳邊低語然後就走掉了。
                      -
                      「昴~見過雨莉和美咲小姐了喵? 一定很漂亮喵」
                      去到會場,說了因為工作而稍微遲來的中島霞早已坐在位置上,招手要我去她那一桌。
                      -
                      同一桌還有霧華小姐和千秋先生。以及兩位霧華小姐和美咲小姐的共通友人。
                      其中一位女性感覺好像在哪邊見過,但是我想不起來。
                      不過比起這種事,現在我有事情想問問這傢伙。
                      -
                      可以的話我想離開座位到某處兩人交談,但司儀已經開始說話,不是能夠輕易離席的氣氛。
                      -
                      「我說鰍? 雨莉和美咲小姐和好的那一天,妳對雨莉說了什麼?」
                      「讓兩人永遠幸福的建議喵」
                      -
                      我偷偷的和中島霞小聲說道,然而她不但豪不畏縮,還用爽朗的笑容做出我依稀預想到的回答。
                      -
                      「還真是個高風險的建議呢?」
                      「嘛、既然被發現的話也沒辦法喵。不過之前應該說過了喵。鰍呢,對於完全照別人所說的去做這種事一點都不覺得有趣喵」
                      -
                      中島霞以莫名得意的模樣回答。
                      -
                      「妳啊、怎麼就這麼理直氣壯……」
                      「阿昂唷,鰍是在遵循本心喵」
                      「誰是阿昂啊」(野狼表示”すばるん”是蘿球社男主的名子)
                      -
                      我一生起氣來,中島霞便把手擺到我耳邊說悄悄話。
                      「可是,比起實際讓人看到雨莉發怒的場面,控制在美咲小姐不會幻滅的程度下讓她看起來感覺很柔弱的話,美咲小姐肯定也會變得想要重視雨莉喵」
                      -
                      伴隨著在耳邊的吐息,中島霞的輕聲細語讓人感到酥麻。
                      「嘛、是那樣沒錯啦……」
                      -
                      「再說,即便鰍正常的提出建議,肯定也會因為警戒而被拒絕喵。正因為昴被雨莉信賴才會有那種成果喵」
                      說完後中島霞便挪開身體莞爾一笑。
                      -
                      就結果來說因為順利所以還好,但要是沒有變成那樣的話該怎麼辦,就在我這樣想的同時怒氣也漸漸減少,便沒有對中島霞回嘴。
                      -
                      題外話,在典禮最後的拋捧花時,按照雨莉所說遠離周圍的人群並且在很後面的地方佔好位置的我,不久便被強勁飛來的花束直擊弄傷手指,而且還在鎖骨下方造成了輕微的挫傷。
                      -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確認之後發現在相當重的花束裡被塞入了鎮紙。
                      似乎是雨莉為了能扔到遠在後方的我那邊而放的。
                      -
                      雨莉把如此沉重的花束投擲將近10公尺的距離,瞄得如此精準說實話很厲害。
                      -
                      這似乎是她的感謝之意,不過在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飛來一公斤以上的花束還真可怕。
                      -
                      話說回來,真希望她能考慮到這要是打到的地方不對的話就會變成一般的凶器。
                      不過由於在我接到花束之前沒去注意重量,也沒有時間去害怕就是了。










                      回复
                      13楼2017-02-04 09:13
                        鰍真是太可靠了~將晴趕快嫁了吧


                        回复
                        14楼2017-02-04 09:46
                          昴小姐快点嫁给霞吧,反正也接到花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2-04 13:12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7-02-04 13:35
                              還真的是混亂而歡樂的始末呢
                              想不到昴小姐的身分就這麼簡單的公布出來了,看上一話我還以為又是場混亂的掩護大戲,可惜啊
                              不過這下子女主的閨蜜軍團好像產生了某些變動,雨莉進化成為第一閨蜜,霞的地位則變成了丈夫預備,至於稻葉感覺快從男朋友變成男閨蜜了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2-04 14:19
                                Hohoho
                                翻譯辛苦了( 為了愛和亞潔與正義 _(:з」∠)_ _(:з」∠)_ 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5 16:13
                                  「妳啊、怎麼就這麼理直氣壯……」
                                  「阿昂唷,鰍是在遵循本心喵」
                                  「誰是阿昂啊」(野狼表示”すばるん”是蘿球社男主的名子)
                                  沒neta吧,只是換個稱呼方式而已,很多昴都被叫過すばるん……
                                  順便第二句應該是在說昴小姐的語氣跑掉了(おまっ)


                                  收起回复
                                  19楼2017-02-05 17:24
                                    驚了,赫然發現16話就出現過すばるん,只是被我無視了


                                    回复
                                    20楼2017-02-12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