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endonline吧 关注:2,427贴子:1,999
  • 22回复贴,共1
web 06-ねぇねぇ、今どんな気持ち?(讷讷,现在是什么感觉呢?)
前天半夜路过这吧发现1-6没翻。
嘛,虽然你们说是废话但是我反而最喜欢这段的剧情2333
因为是半夜一时兴起就交给谷歌爸爸了(别打我
完全没有质量保证
(话说都被人剧透过了再发还有意义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1-29 14:59
    guocongcong21、速射炮装甲舰、单纯的贱货.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讷讷,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樱花伴随着现实中不存在的磷光舞动着。
     一百数十米高的巨树延伸出来的如同遮天蔽日般广阔的枝上,绽放着不会凋谢的樱花
     通称 『幻想樱』。是孤独的耸立在商业都市卢米埃尔(リュミエール)门前的观光景点。
     当然,不会凋零的樱花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这些不过是存在于『World's End Online』中的数据罢了
     但是,仿佛要将樱树包围般集中的数百人影却绝不是假货。
     那是被称为玩家的游戏参加者。从各地使用特殊的机械进入(精通?)这个世界的现实中的人们
     他们用仿佛要吃掉那在树下温柔的笑着的少女一般的目光注视着。
     娇小少女的姿态也因男人们的聚集而更加令人眼前一亮。(鹤立鸡群?)
     年龄大约15岁,虽然那天真的笑容稚气未脱,但其亦具备令人瞠目的美貌
     银色中掺有金色的如丝绸般柔顺的及腰长发随风飘散(乘风游泳)。
     苍玉似的碧眼温柔而明亮,仿佛寄宿着让人自然地绽放笑容的魔力。
     即使在白布上刺着金色刺绣的奢华礼服将幼小肢体的露出抑制到极限,仅从脖子露出的白瓷般的肌肤仍让人感觉到魅力
     衣服上的两个隆起不大不小,是既保留了少女应有姿态亦展现了女性柔软的理想尺寸。

     游戏中操作的角色被称为avatar(化身),其形象玩家可以自由定制。
     少女那完成度远远高于多数的玩家的形象,即使在人们集中的场所依然非常出众。
     兼备好像连一只虫也不会杀死的温柔,与不善拒绝的弱气的少女(押せば頷いてくれそうな気弱さ能懂意思但是不知道中如何比较好,求解)
     尽管如此,从观众那投来的视线中没有一丝的顾虑和怜悯。

     有人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好像要吞噬一样。
     有人那表露着不愉快的眼睛好似懊悔着一般。
     有人收到了打击只能保持目瞪口呆的样子。
     有人漏出了无法隐藏的愉快之情。

     喜怒哀乐,人们的脸上所浮现的表情大相径庭。
     眼前站着的少女,正是这么多人怀抱着这么多种感情的原因。
     不,应该说是少女刻意造成现在这种情况才对吧。

    「那到底是什么啊!快点解释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至今为止都是骗人的吗!?快点说些什么啊!」
     在那聚集的是,因愤怒面部扭曲且充满骂声的人们

    「塞西莉娅桑,这一定是某种玩笑对吧!?」
    「我知道一定有什么隐情的!会成为塞西莉娅的力量的所以请说出来吧!」
     那是,即使感到困惑也提高音量寻求对话的集团。

    「呜哇www可悲的男人也太多了吧www」
    「是~,这边是现场转播!在那里的那些是受害者(笑)的说。请看吧,好似感情演算完全没有一般脸通红着呢!」
     那样的人们愉悦地看着周围,向大树阴影下站着的少女投去期待的眼光。

     即使是在这被大量猛男包围,连后退也做不到的情况,那被称为塞西莉娅的少女的笑容也绝无半点胆怯的样子。(完全不确定)
     虽然玩家是现实中的人类,但这是在游戏之中。想要伤害到现实中塞西莉娅地肉体的方法是不存在的。
     互相能够传达的仅仅只是言语。即使说这里是最安全的世界也不过分吧。
     一部分男人所呼喊着的骂声可以说是唯一被允许的精神攻击,对现在的塞西莉娅来说却是伴随着被摇篮曲守护般的轻松心情。(这句根本没明白)
     为了塞西莉娅的名誉多说一句,她并没有对这样行为感到快乐的性取向。
     举个例子,成年人会因为被三岁的孩子恶言相向而认真的生气吗?
     对方的精神还很幼稚,虽然会有想脱口而出的时候,但是没有一一对应的余裕……在那之前,这不是大人应有的行为
     孩子和大人的立场完全不同。被甚至没有站在同一舞台上的对手说什么也只会抱有「真是没办法啊喵」这样的想法罢了。
     不停吐着无言碎语的男性和塞西莉娅之间就是有这么大的立场差距,换言之就是精神上产生了优越性。
     因此,不论如何位于在遥远高度上的塞西莉娅的笑容不可能崩坏。
     这是,这正是塞西莉娅所期望的破灭的光景。
     为了过去的羞辱得以报复,耗费数百日的充满苦难的锻炼,以及耗尽智慧的极限才得到的结局。
     俯瞰周围,抱着再也不会回来的决心向着最后一步前进。
    「我有话要说」
     仅仅听到就会让安抚心灵的温暖声音响起。
     发觉到那是从塞西莉娅传来的声音,有的人屏息以待,有的人的气势更加热烈了。
    「首先是写在博客上的内容。我是网络人妖这件事是不容质疑的事实」
     所谓ネカマ,是指现实性别是男性但在网络上的世界伪装成女性的行为。

     在感觉同步完全沉浸式装置被开发出来前的旧时代MMORPG里有不少这样的玩家,但是为了不让虚拟世界的性别影响现实世界,在这游戏里异性角色的制作被禁止了。
     话虽如此,因为漏洞的存在,现实世界的男性在这个世界中使用女性角色的事情也绝不是不可能的。
     塞西莉娅正是使用了这个漏洞在游戏中表现为女性,加深了与数量众多的玩家们的交流。
     因为是如此真实的游戏,作为交流的结果,对可爱的塞西莉娅抱有恋爱感情对人并不少。
     但是,他们是因为认定塞西莉娅现实也是女性才抱有的恋爱感情。如果那是假的话,被告知现实是男人的时候会有『被骗了』这样的感觉也是没办法的。
     精神上大部分的用户是不会允许这样的背叛的。

    「大家,我认为想说喝想听的话话有山一样多。时间也很多,所以希望尽可能的说。能请你们听一下我的话么?」
     Pekori(ぺこり)地将头低下的塞西莉娅的周围,玩家们的喊声扩散开来。
     当然因为被骗而感到愤怒辛苦的玩家们不会这么简单就安静下来。
     别说语音了,就是用手输入的文字聊天也如怒涛般流动,已经不可能理解是谁在说什么了。
     在这只能被称之为混沌的情况,期待进展的玩家们所说的『安静下!』或『稍微闭嘴下!』的话语根本不会被人听到
     塞西莉娅也没有在这之上传达更多话语的意思,只是像人偶一般带着温柔的笑容静静观望。
     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喧闹,理解了这样下去不会有任何进展的玩家们慢慢的安静下来了,懒到总算安静下来了的塞西莉娅好像很遗憾地宣告

    「好了,到大家安静为止总共花了13分54秒。老师非常失望,要是紧急情况的话大概已经死了半数的人吧」

     关注着事情发展的玩家们从新回归喧闹的状态。嘲笑意义的『草』满天飞,聊天的谩骂声比之前进一步提速。
     对于认为塞西莉娅肯定是从谢罪开始的玩家们,塞西莉娅的话语无疑是煽动(嘲讽)。不,事实上,塞西莉娅的想法里甚至连谢罪的谢字都没有。
     那之中言语特别污秽的一部分人终于到了忍耐的极限接近着塞西莉娅。

    「&$*@<~¥%!!!!!」
     重叠的骂声已经失去了言语的意义,只剩下充满愤怒之情的吼叫震动着耳膜。
     但是,对于游戏来说缠绕着异常氛围的角色们,塞西莉娅不仅不在意,还浮现出比之前还要欢快的笑容。
    「啊哈,已经连在说什么都不能明白了的说。请用我能够明白的语音」
     倾斜头的同时将食指压在对手一人的唇上,那姿态即使留下绘画也不会奇怪的程度,好似塞西莉娅的可爱已被彻底的表现出来。
     操作角色的除了玩家以外不可能是其他人。自称职业网络人妖,日益钻研的塞西莉娅,深知如何将可爱最大限度是表现出来
     剥き出しの感情をぶつけていた青年は指先が触れた瞬間から面白いくらいしどろもどろになるも、乱雑に腕を振り払ってから荒い息を吐く事で若干の落ち着きを取り戻し、なお消え去る事のない怒りを吐きつける。
    青年在被手指接触多瞬间有趣的慌张起来,手舞足蹈想要恢复镇静,吐露出仿佛不会消逝的愤怒。(这段不懂)
    「开什么玩笑,侵犯你哦!」(犯す…害我还得去查字典)
     当然,全年龄向的游戏不可能允许这样的暴行,这不可能实现的滑稽危险使观众不禁笑了出来,令青年的心更加烦躁。
     如何能让眼前的塞西莉娅脸上的笑容扭曲为恐怖,哭着诉说谢罪的话语。青年心中憎恶的漩涡祈望着塞西莉娅的忏悔和绝望。
     如果那能成真的话,不管是谎言还是什么都好。

    「你的住址什么的只要拜托熟人的黑客立刻就能知道!IP地址我是也知道的哟!」(抱歉我觉得这人有点可爱)
     这里是游戏,电子世界中除了互相的语言没有回复的方法。
     但是现实世界不同,每日无理由的喧哗和暴行,在那最后发生的是—谋杀。
     被这样多人数谩骂也能保持平静是因为处于绝对的安全区之中。要是住处暴露,危害可能波及到现实的话,余裕的笑容会被轻易的吹飞吧。
     事实上,青年决定性的言语令塞西莉娅失去了表情。
    「怎么这样……竟然知道住址什么的…」
     颤抖的声音通告着形势的逆转,青年心中的愉悦无法完全隐藏
    「现在才后悔也太迟了!噢啦,哭着道歉吧,这样的话原谅你也不是不行哦?」
     对青年来说已经没有在这之上的胜利宣言,他脑中已经鲜明的映出塞西莉娅伏在地上求饶的画面(地上求饶的原文是:這いつくばり 其实不知道是脑补的,求教)
     对于那样的青年的妄想,(塞西莉娅)即使想到沉默的听到最后,但也到了忍耐的极限,嘲笑的气氛和声音漏了出来

    「噗……竟,竟然说出朋友是超级黑客了!等,真的等等,要是笑死什么的实在是不行的吧!那是几十年前的老旧模版还是什么吗!」
     龟裂的大坝到崩溃为止只需一瞬,能等到把话说完已经可以称之为奇迹了。
     塞西莉娅心中的大量的吐槽和爆笑的漩涡肆虐着
    「现实到底有多少!?如果是年轻的情报弱者还好说,都多少岁了还说着超级黑客真的是太糟糕了。真的在现在的我情报社会活着吗?还是说从数十年前就闭门不出?那样的话就真的是太糟糕了。虽然从我嘴里说出来不好,但是请早点回归社会吧!」
     塞西莉娅抱着肚子korokoro笑着,即使这样也没有舍弃可爱的姿态,在那允许的范围内作出反应。
     因为(塞西莉娅)预想外的反应而困惑的青年,脸上的憔悴无法完全隐藏只是叮嘱般的大叫着。
    「呐,你是认真的想要住址被曝光吗!?只要我拜托的话立刻就能做到的哦!」
     现实中的情报曝光不可能会不害怕,不可能会不慌张。就是那样,现实的住址暴露的话不会吓得脸色发青的人是不存在的吧,尤其是被不确定数量的人报以憎恨的感情的情况下。
    「请,请,按您喜欢的来做就好」
     但是,那是在『是真的』的条件下才会成立的

    「我,我是认真的……!」
    「fufu,从最开始就已经过头了,已经够了所以请看看周围吧」
     对于咬住同一话题不放的情况,总算停下笑意的塞西莉娅将伸开双臂转了起来。(新房?)
     当青年以可疑的样子投去视线,那里的使和塞西莉娅一样不堪爆笑,甚至倒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人们的姿态。
     其中包含有和自己一起谴责塞西莉娅的人们,说不出话惊讶不已

    「喂,你,到现在实在是不能在说什么超级黑客了吧!」
    「而且还说是朋友什么的真好笑www起码也说是自己能做到吧www到底是多么的没自信啊www」
    「从全盛期到现在已经neet化数十年的套路对吧,懂的懂的!」
     相信青年话语的人一个也没有……甚至不应该有。也不想想个人情报管理乱七八糟的时代已经经过了多少年了
     个人情报已经隐藏到了即使有国家权力也需要通过数重认证手续才能查询的地步。
     即使真的有万分之一的几率真的认识超级黑客,泄露住址也不用担心的程度的话,青年现在应该已经在现实世界里向塞西莉娅伸出魔爪了吧。
     即使有亿分之一的几率在这个瞬间发誓复仇,也应该采取行动而不是用威胁的话语。根本没有自己留下痕迹的必要。
     以上,青年的威胁是完全的妄言在此证明完毕。
     更不用说他是发言没有一句详细的内容,是在网络明瞭期复制流行的典型的妄言。玩网络游戏的人不用说都已经理解了那是网络用语的事

    「诶多,虽然没有想过从最开始就会出现这么浓烈的事情,这绝对不是『教训』(原文仕込み)。不,虽然我也觉得这实在是做的太过了点」(那个词不知道这地方应该用那个意思好,求教)
     塞西莉娅向着仍未收起笑容的听众们抱歉的宣告到。
     对于相信着的未来连踪迹都消失不见的青年的反应很淡。指尖颤抖着,睁着的眼睛不知在看向何处,曾经肆虐的愤怒现在也安静了下来
     要说的话就是已经燃尽了,被这么多人嘲笑的经验肯定不会有。想必他未来也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愚蠢,永远痛苦的过着每一天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1-29 15:01
      该来的总会来的,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29 21:10
         虽然是自作自受但也让人不禁怜悯……(注)
        「那么大家,想不想知道和这样的他有着怎么样恋爱的开端?因为今天还有很多时间,所以我想讲那些全部说出!」
         操作手边的面板,选择了按名字排序的文件夹中的一个视频。游戏内的录下的视频被投影到虚空之中
        「因为与他的相遇用录像保存了起来,所以请先看看VTR吧!」
         塞西莉娅不会停止,因为这个世界的全部,都是为了这个瞬间而存在的。


        「你好,我说是lv82的通用支援,不要紧么?」
         视频从塞西莉娅的搭话开始,从背后特征性的城塞来看,得知了那是野队为了招人而聚集的广场
         实现的前方是闭着眼睛靠在树上的有着超级黑客朋友的青年。
        『没关系的…』
         是注意到了塞西莉娅的声音吧,青年将手放在额头眼睛眯着好似光线很刺眼一般发出声音。但这是在阴影之下不可能耀眼,所以这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出倦怠主人公的颓废演技罢了。
        『太好了,我一定会为了不拖后腿努力的』
         然而,那时的塞西莉娅并没有特别担心的样子而是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瞬间,睁开眼睛的青年的瞳孔染上惊愕,先前的颓废的演技以不知道消失于何处,只是嘴巴半开的呆然状态的,这样在影像中看来完全是个笨蛋一样剖。听众kusukusu地偷笑了起来。
        『那么,要去哪里呢?只有两人的话不能去太危险的地方,要在增加点人数么?』
         不知是不是塞西莉娅也感觉到了青年不客气(気安さ)的样子,以不失礼的可爱苦笑回应后继续说下去。
        『futsu……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不用害怕也可以有……』
         (塞西莉娅)因预想之外的回答冻结了。

        『诶多……非常感谢』
         停滞了大约5秒,(塞西莉娅)假装平静得怯生生地回答了。
         普通人会全力向右回转身体大笑的情况下,为了不伤害对方多塞西莉娅的行为值得夸奖。

        『那个,要召集其他的人吗?』
         虽然重振精神,想吧对话修正到普通的话题,但是……
        『我只要有了你就够了……』
        『诶……那么,†たかし†的状态是什么类型的呢?』(这符号…)(名字是takashi,隆?)
        『futsu……†たかし†只是我的假名。可惜,我的真名已经因为生前的罪过而失去了』
        『哇,哈~a…请问前世是什么』
        『探寻那个我既是我的目的。Otto,不要透露给其他人哟。知道我的过去多你也会被盯上……我……并不期望那样』
        『哦……』
         即使想调整对话的方向也无法传达给对方,这已经是未知的遭遇了。就算说眼前的青年是披着人皮的外星生命体也不会觉得不可思议。
         10人中10人都想逃走的第一次接触,然而塞西莉娅却不打算离开。
         影片中的塞西莉娅微笑着,毕竟,这么好玩的neta不会这样滚滚而来嘛。target,lockon(目标,锁定)
        『明,明白了。那就去打开两个人也能去的地方的portalgate(传送门)吧』
        『不要乱来哦……?』

         狩猎本身的难度也下降了,塞西莉娅的支援也准确无比所以没有问题的前进着
         如果有问题的话,那就是路上青年的言行了。

        『竟然能跟上我的行动啊……』
         要说的话†たかし†就是勇者,但不是传说中的那种。MMORPG里所说的勇者是指不在乎队友只是一路向着敌人猪突猛进的麻烦的家伙而已。
         也就是典型的自我中心型玩家。
         明明说了由我来保护,却只盯着自己眼前的敌人而不管支援职业的塞西莉娅周围的敌人。
         塞西莉娅对此表示『futsu……明明只是个杂鱼却这么麻烦』如此嘟囔着,不打算处理。
         因为乱来的行动而对MP回复感到不安的塞西莉娅提出休息的申请,却被青年抓住手臂并搭上肩膀(原文:腕を取り肩を抱こ大概就是把手绕在肩膀上并排走那样吧…但是真的能休息吗)
         最糟糕的是,青年根本不听不够强硬的塞西莉娅欲言又止的顾虑。(这两句话弄的我晚饭没吃还是没弄明白)
        『通过这样的肌肤接触我发现了,你啊,就是我的公主啊』
         唠叨着这样意义不明的妄言,想把手从背后伸向腹部挽着。应该说是幸运吧,警戒着的塞西莉娅艰难的逃出了困境。(原文:背後からお腹へ手を回し抱き 我猜的大概是想挽住腰吧)
        『那个,那种有点……』
         委婉地表达着困惑之意。
        『我懂了,你也失去了记忆阿……那么,和我一起生活就好了。像在那个世界救了你一样,在这个世界也一定会把你取回,然后我们就会在一起』
         只是一味地将自己的设定强加给塞西莉娅,并没有理解拒绝的意义。

         视频到那停止,转换到其他的场景。
         根据右下显示的日期,是远在之前视频的日期之后所拍摄的东西
         塞西莉娅和青年†たかし†两人,在平稳月光所照耀着的朱色小桥并肩站着。
         只有脚边清流流动的声音而没有对话。相对于先前槽点满载的视频,观众们开始因没有看点而纳闷之时,†たかし†终于有了行动。

        『月亮真美啊』(笑出声)
         塞西莉娅因为唐突定台词看了过去,确实是月亮很美的夜晚。但是†たかし†的表情却十分紧张,并不能好好的欣赏月亮。
        『……? そうですね、人気だって言われるだけのことはあります』
        『......?是这样吧,听说只有人气是确实的』(抱歉这句中文彻底不会给)
         塞西莉娅虽然对†たかし†的样子抱有若干疑问,但也没特别在意而是带着满面笑容的点了头。
         但是†たかし†的表情却像是不能接受一般表达着不满
        『所以说,月亮真美啊』
        『诶多,是......』
         对于没有隐藏焦急的声音只是一味重复同样话语的†たかし†,塞西莉娅露出困惑的表情
         这是当然的吧,即使能够明白言语也不能够传达其中的意思。

         †たかし†的话语是包含着夏目漱石所做的比喻『我爱你』这样的意思。
         在那个年代,男性不会说『我爱你』这样的话,身为教师的他们将『I Love You』替换为『月亮真美啊』。该说不愧是文豪吗,实在是满意情感的措辞。
         话虽如此,语言是会随着时代的潮流而改变形态的。即使在当时是革新的表现方法,在日本人使用『我爱你』的时代是不会使用的。其情报价值已经下降到成为漏网之鱼也不奇怪的程度。
         虽然有很多人知道名人的逸闻,但也不到所有人都能明白的程度,当然†たかし†并没有想到那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たかし†为了我能想到的最好最帅气的告白方式而在错误的思考方向伤暴走了。总的来说就是经验不足,直白说就是完全没有。
         反复制定出来的作战在最初就受挫使†たかし†露出焦急的神色。

        『以后也想陪在你身边』

         在看着朦胧月亮的塞西莉娅旁边不知所措的†たかし†的嘴中只能说出这些。
         对于用『月亮真美啊』来作为爱的告白的害羞男孩来说,用我爱你这种直接的表达是不可能的。他仿佛是夏目漱石时代的男子。
         相对来讲,塞西莉娅的回答是非常清楚的。
        『当然,因为和†たかし†在一起非常的开心』
         在听到同意告白的话语之后,†たかし†露骨的发热(hot)之后,想要抱住塞西莉娅而伸出了双臂。
         不过,塞西莉娅却好似预料到这一般转过身去,保持着手臂够不到的绝妙距离。
        『而且,†たかし†是容易寂寞的人呢』
         在什么也没有抓到的手臂收回之后,塞西莉娅返回原来的距离并优雅地摸了摸†たかし†的头(摸儿子?还是摸狗)
         这样以来†たかし†认为告白被接受了,而更佳沉醉于塞西莉娅。

         但是,希望能从常识来思考。
         这对话中可以考虑为爱的告白的要素除了夏目漱石的短语以外真的还有么。
         对于塞西莉娅而言,只不过是和有着有趣言行的熟人一起狩猎,路过了能看见美丽月亮的地点的事情罢了。
         既然不能理解『月亮真美啊』的真意的话,那对于『希望能陪在你身边』这句话也只能想到『我,因为没有朋友,所以今后也请和我组队』的意思而已。
         说实话,其实并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真意,而是作出了认真制作的塞西莉娅的设定应该误会这样的判断罢了。
         在那之后,塞西莉娅决定对†たかし†的发言作出同样的处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29 23:30
          在有的人惊呆了,而有的人爆笑的时间里,动画播放了10分钟。
           为了不让声音消失不见,观众们意外的配合瞬间切换到文字聊天。
           即使看起来羞耻无比的言行已经数不胜数,悲剧也并没有就此停止。
           希望你还记得,†たかし†在现场最初对塞西莉娅进行的追问,他所使用的语言,并不是像动画所映出的那般夸大之物。
           因为愤怒已经忘记了自我?绝对不是,他那很痛的性格在长期与塞西莉娅的交流中一点点改善了,那是即使称为矫正也不为过的程度
           为了不伤†たかし†的心而细心地谨慎对待,同时为了不被注意到而温柔小心地教导,即使是塞西莉娅也费了很大的力气
           如果是以前一样的†たかし†看到这部动画的时候必定会感到羞耻,在孤独中封闭的他亦无法承受受观众们的嘲笑
           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塞西莉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爱着自己的人们一个不剩的全部推入绝望的深渊之中。
           仅仅是为了这样的原因,塞西莉娅就将†たかし†重塑成了一个可以称为正经人的等级
           对于现在的†たかし†来说,和塞西莉娅的相遇已经完全进化为不想回忆的黑历史了,那过去是即使下跪也想忘记的程度低事
           全部都完全的暴露了,除了因恐惧而脸色发青别无可能,那是最坏的最坏的最坏(真是3个)。明明无法想象在这之上被打入地狱地步的情况了,但是......

          「啊啊,确实做了那样的事啊!今は自分でもきめぇって思ってるよ!!最初就全部录像这种恶趣味的事,这样你就满足了吗,啊!?但是啊,你的脑子是不是也有哪里不对啊!?(
           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失去一般将错就错的感觉再次红着脸进行追问
           他的行为从旁看来是奇异的这点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的,但是仅为有趣就进行录像,而且为了嘲笑而使用的塞西莉娅的本性也是腐烂了的。
          「是的,这不是很奇怪吗,不然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才对的啊」
           对于那样的他的主张,塞西莉娅简单的就承认了。本来这一连串的目的就是复仇,但他并不是在其他游戏骂塞西莉娅网络人妖的人。对不知道是谁的人复仇的手段已经没有了,所以就将相似的人拉出来贬低
           这仅仅只是一个自我满足的行为,塞西莉娅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打算停下
           为了这一天经历千辛万苦的塞西莉娅的执念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根深蒂固。

          「fufu,可不要想着只是这样就结束了哦。还有一样,隐藏的手段留着。但是在那之前,有一件想听的事情」
           完全不怯于污秽的骂声的塞西莉娅如此询问到
          「对于视频里见到的那些日子感到后悔吗?」
           这突然的意义不明的质问让他不知如何回答。不管怎么想都含有恶意是明确的事实,但是『不回答』这个选项也只会被反过来利用吧。
           在数秒的间隔后,他最终也只能说出最容易让观众接受的回答。
          「后悔是肯定的啊,如果有时光机的话就把过去的自己和你一起痛殴一顿啊!」
           不过那也确实是实话。

          「这么说,你反省了?」
           虽然想对于那意图不明的质问投去谩骂的言语,但是塞西莉娅那与至今为止无法相提并论的认真视线却让其骂声咽了回去。
           不知为何,理解到了前面的质问只不过是铺垫这件事。这个答案才是塞西莉娅真正的目的
           但是,反省是什么。因为很痛的言行而被孤立的自己没有同伴。被说恶心,被嘲笑,亦或是被拉开距离,仅此而已。
           眼前的塞西莉娅是唯一的例外,所以塞西莉娅对他来说才是特别的存在。
           如果,塞西莉娅还是过去的塞西莉娅的话确实会为了那些很痛的言行而谢罪吧,不如说已经谢罪了,下跪着拜托将过去的那些事情当作从未发生。
           塞西莉娅也『没办法了,但是请好好的负起责任哦』这样说着接受了。鉴于现在这种情况,谢罪的应该是在这里将过去曝光出来的塞西莉娅那方不是吗。
          「没有哦」
           对于背叛自己,违背约定而制作了小丑的塞西莉娅,情爱早就消散了。
          「……这正是我想听到的回答。这样一来我的顾虑也是不必要的了。托您的福终于能将这话说出口了。」
           即使是要将污秽语言全部吐出一般的语气,塞西莉娅实在是非常可爱,带着灿烂的笑容深吸了一口气。

          「活该aaaaaa!讷讷,被网络人妖骗了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认为塞西莉娅现实里也是一样而沉浸着的吧,但实际上不仅是男的还是这样的性格,讷讷,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啊!?我好想知道啊,告诉我,告诉我嘛?」
           总有一天要将这句话用来抨击哪些直结厨的塞西莉娅的巨大野心,在这个瞬间终于达成了。
           虽然感觉为了这种事花了很长的时间,但是连一点的后悔也没有。
           而且这个复仇剧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顾虑的必要也消失了,趁着着清爽的感觉将下一个机关发动。

          「那么,这样的†たかし†现实到底是怎么样的有兴趣么?」
           他向塞西莉娅所吐露的谎言,这次由塞西莉娅向他来投出。
          「你,说什么……」
           不可能会有的,虽然由†たかし†来说有点奇怪,但是正如塞西莉娅所说,个人情报是有着数重坚固的守护在的。
           这不是个人能够解决的问题,即使用违法手段入手情报并公开也无法避免刑事处罚。
           在网上即使是轻微的犯罪也会被过剩的诽谤中伤。在这里漏出一个两个无关紧要的情报,而让眼前的塞西莉娅称为诽谤中伤的目标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敢做的话就做啊!」
           之前才被用同样的手段嘲笑过,这次对塞西莉娅采取强硬的态度也是当然的。那肆虐的笑容仿佛在说着好好品味那悲惨的心情吧。

          「其实我,知道†たかし†的外部SNS『呟いたー』的账户!」(唠叨下)
           被塞西莉娅所矫正的†たかし†得到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社交能力,为了在游戏外交流而使用了外部网站。
           ……换一种说法就是,塞西莉娅在知道不会被拒绝的前提上提出了邀请。
           最初只是些怨言,但在塞西莉娅积极的帮助下开始习惯,开始得意忘形,到开始写关于现实的情报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在那之后交流的幅度也越来越广,也因为结识了几个游戏伙伴而更加喜爱。
           确实,随着情报化社会的进步,偷取个人情报是极其严重的。
           但是,随着接触情报的增加,更多的人抱着轻松的心情将应该严守的个人情报自愿公开到网上也是事实。
           这是一个即使不用不正当的手段,对于警戒心薄弱的对手也可以简单的入手大量的个人情报的世界。
           问题是如何将与游戏无关的账号关联起来……但是作为邀请者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因为†たかし†的【呟いたー】是在矫正后才开始的所以并没有那种会使其遭到大量攻击的抱怨之类的内容,但正因如此可以造成重大的伤害。
           在这个网站上联系着的一百余人的朋友并不知道†たかし†那很痛的过去
           今天的事故也因为是有名的service应该也将很快,或着已经,向很多人发送了吧。
           就算他自己不去触碰,从朋友的朋友那里,或者从情报汇总网站那里流出情报的可能性非常高。
           对于†たかし†来说触碰过去的事是很痛苦的。被公然触碰自不必说,那些假装没注意到在背后的嘲笑如果开始也会变得停不下来的吧。(这段不会直接上原文了)
           即使从注销账号怀疑也不会消失,即使注册新的账号如果被认出是本人也只会到达同样的结局吧。
           知道了与人交流的快乐的他,不管如何选择都只有痛苦这一条道路。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没想到会合法的泄露出与外部的联系,(青年)发出愤怒的悲鸣。
          「肯定是因为有趣才这么做的不是吗」
           对于想要抓住塞西莉娅却被骚扰机制阻止的†たかし†,塞西莉娅用与话语相反的冰冷语气宣告到。
          「开什么玩(笑)……!」(因为没说完这句谷歌翻译是别傲娇…)
           随着感情再也无法抑制住,(青年)握拳向塞西莉娅挥了过去。从身为前卫的他的攻击力来看的话,娇小的支援职业的塞西莉娅大概会受很重的伤吧。
           当然,那只是在这里是允许PvP的区域的情况下。
          「实在是有点烦了啊,请多少去监狱里反省一下吧」
           塞西莉娅纤细的手指划过虚空,仅仅如此†たかし†的身姿就从现场消失了。
           对骚扰机制的实行,那是对于作出警告也不改变行为的用户进行强制隔离的系统。
           现在应该被关在王都的地下监狱,在被GM说教之后根据反省的程度来决定惩罚措施吧。
           至少,在这祭典结束之前是回不来的吧。

           塞西莉娅吐出小小的叹息后抬起视线
          「结果不管到哪里都只是自我满足吗……」
           用谁也听不到的微小的,不含演技的本音说着。
           如果他能多少保持冷静的话,一定能注意到至今为止没有消失过的塞西莉娅的笑容在宣告『当然是因为有趣了』的时候消失了的事吧。
           如果他还多少保持冷静到话,一定能注意到从相遇之前就使用占用容量的录像机能的矛盾吧。

           谁在什么地方发出很痛的言论塞西莉娅根本不可能知道,如果长期录像的话容量不够也太过于麻烦了。
           即使塞西莉娅是抱着见到很痛的人的好奇心而录像的话,那『塞西莉娅向青年搭话』的部分是不会包含在视频里的。
           那么会包含在内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从最开始就知道他的为人而接近的。
           提问是不是为了在这里嘲笑而录像的话,塞西莉娅一定会回来『当然』的吧。

           塞西莉娅从最开始就知道关于他的传言
           有人说,有个很痛的骑士在招募队伍
           有人说,他每次都因为奇怪的言行而被逃掉了。
           还有人说,他接近可爱的女性角色并强硬的追求。
           如果最后的传闻是谎言的话塞西莉娅根本不会行动的吧,如果那不是真的的话早就把录像删除了吧。
           只是不擅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话,只是想和其他人一起游戏的话,大概会介绍给那样角色扮演的工会吧。
           所以塞西莉娅才会问他是否后悔这件事。
           是为了确认之前下跪请求将过去的事当做没发生的谢罪之时,塞西莉娅提出的『请好好武器责任哦』的条件有没有被忘记罢了。

           就结论而言,塞西莉娅原本就没期待对方向自己谢罪,不如说原本就没有向自己谢罪的必要。
           他应该谢罪的人是,因为自己过去的言行而困惑的女性玩家们。
           被强硬纠缠的人中也有因此而重做角色的(这人是有多烦人…)
           过去的他并不觉得这样是在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不会理解的吧。
           对他而言,被他纠缠的那些女性们都是前世分开的公主们。他顽固的相信着,自己只有好意而没有恶意,根本不可能感到困扰。
           虽然多少矫正之后,也道歉并得到理解了,但是这次是看到过去的自己甚至羞耻的不忍直视。
           虽然很可悲,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在收到将过去全部忘记的请求之时,加上了要对添麻烦的人负起责任这样的条件。
           那个条件是否遵守了……看到这个情况立刻就能明白
           对至今为止添麻烦的全部玩家直接谢罪是不可能做到的,不如说对于谢罪这件事感到麻烦的人也是存在的吧。
           已经在反省了,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做第二次了。明明只要这样就已经足够了,他却将其全部当作没发生的事。最初就违反约定的人是他才对吧。

          「嘛,虽然用暧昧不清的方式传达的是我这边就是了」
           给予全部的直结厨制裁。只要是目的仍然是复仇,就没有必要伸手援助,但是对于反省的人没有刻意追究的必要。
           从最开始就决定了要指责的只有现在仍然是直结厨的人们而已。
           至今为止的传教已经矫正了大量的直结厨了,如果数量减少太多的话这次祭典的内容就不足了。
           那么,接下来是谁呢。现在多少有些过于沉重了,抱有希望的意义稍微轻松一点么?不不,还是落入更绝望的深渊才比较有意思。
           给予全部的直结厨制裁,愿它们即使只有一点也可以为他人着想。
           就在塞西莉娅选择下一个目标的瞬间,『那个』发生了。
           ……是已经发生了。
          -web06 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1-29 23:36
            只能说,谷歌爸爸太厉害了,翻译都是八九不离十的准确。还有,谢谢楼主的润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30 21:06


              回复
              10楼2017-02-05 20:44
                woc,我现在才发现这么长一大串我竟然没排版,度娘你吃我分行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3-02 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