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鬼cp吧 关注:4,033贴子:15,171

回复:改文,信赫,恶魔的囚笼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三十一章 渐变

李赫缓缓抬起头,目光依旧漠然,“难道不是吗?”
  
金信全身绷直,气的几乎颤抖,大步向前,二话不说,一把将李赫拽进怀里,捧着李赫清瘦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湿滑的舌尖迅速攻城掠地,甚至连呼吸的机会都不给李赫。
  
李赫脸很快被憋的通红,窒息痛苦,令他无法再机械的接受金信的索取,推着金信的胸膛,终于获得了自由。
  
金信的胸膛一直在剧烈起伏着,揽着李赫的腰不松开,低头狠狠的瞪着李赫。
  
李赫呼吸恢复流畅,低头扭过脸,清冷的低声道:“你直接进主题吧,我配合不了你接吻。”
  
金信捏住李赫下颔,逼着李赫望着自己,“谁说你配合不了。”
  
话音刚落,金信闭上眼睛,动情温柔的吻了下去。
  
太过婉转缠绵,金信追着李赫本能躲闪的舌尖,挑逗着,撩拨着,手安稳的搂在李赫腰上,只有嘴,在不停的斗争着。
  
“唔....嗯....”
  
不经意间,几声低哼流出李赫嘴角,李赫再次推着金信想躲开,但金信的一只手死死的掌着李赫后脑勺。很快,李赫双腿开始打颤发软,金信立刻再接再厉,舌尖很有技巧的搜刮着李赫的口腔,几缕银丝从李赫嘴角流下,李赫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失重的向下沉去,金信看准机会,腰身一弯,将即将瘫下去的李赫给抱住了。
  
静止在此刻的动作,说不出暧昧,金信抱着李赫,低头深情的注视着李赫。
  
从未有过的深情.......
  
因为刚才的一阵缠绵,李赫脸上出现点点红潮,脸色早无之前那样清冷。
也许是觉得刚才丢人,李赫蹙着秀气的眉,紧抿着唇,将头歪向一边,像个赌气的孩子一样。
  
金信心中一笑,轻轻松开李赫,趁李赫毫无防备,偷腥似的在李赫嘴角轻啄一下。
  
“我原谅你骗我,所以你也应该原谅我曾经对你做的事。所以,让我追你。”
金信的声音磁哑好听,特别在心境平和时,如同传自深海里的回声,低沉中带有几份蛊惑人心的味道。
  
李赫依旧没什么表情,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金信不会再对自己残忍了。
  
但这只是李赫暂时的认为。
  
虽然很想继续下去,但想到自己的急进可能激起李赫的逆鳞,金信忍住冲动,放开李赫,动作温柔的抚摸着李赫的头发。
  
“相信我,我不会再做出令你恨我的事情。”
  
这样的承诺,李赫承受不起,更不想去知道真假多少。
  
他不想让自己的大脑里被大多仇恨充斥,所以,他已经不恨金信了,只是无心再去反抗。

如果可以这样一直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4楼2017-02-07 23:08
    静的活下去,金信准备施加在他身上的一切,他都愿意接受。
      
    金信没有停留,感觉到他与李赫之间的气氛逐渐缓和,便转身离开了公寓。
      
    现在,他只做片刻停留,之后,他会将停留的时间一点点的加强。

    慢慢的,让这个男人接受自己。
      
    金信觉得自己转性太多,放在以前,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会去问下属怎样才能得到一个人的心。
      
    循循渐进?自己居然变得那么有耐心!
      
    金信离开后,李赫依旧站在原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眼底隐过一丝复杂。
      
    他不想和金信纠缠,亦不想被他爱。
    缠上恶魔之爱,未来永远都是未知。
    可是他躲开,如同命中注定!
      
    可是纠缠太深,即便李赫忘记整个世界,也不会遗忘金信的存在!
      
    尹均尚来敲门时,李赫才从金信身上回神,拍拍自己的脸回神,李赫目露微笑的打开门。
      
    尹均尚和李赫的这一餐吃的很祥和,聊笑着吃着。
      
    尹均尚没有想到李赫的手艺会这么出色,毫不吝啬的夸赞着,差点连着告白的话一起说出来。
      
    曾经的一次告白,尹均尚让李赫等自己从国外回来时给出答复,但现在,尹均尚不敢问,因为他担心得到结果后,自己再无机会。
      
    李赫送尹均尚到楼下时,被尹均尚搂住抱了好一阵子,李赫没有反抗,但还是有点紧张和愧疚。
      
    因为,他给不了尹均尚想要的爱,至少,现在给不出。

    也许等金英光彻底离开自己的世界时,他的世界就可以再走进其他人了。
      
    生活中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发生,对李赫来说,唯一不同的就是每晚,金信会准时准点的摁响他的门铃。
      
    金信不会对李赫做什么,只是吃个晚饭,无论李赫晚餐做的是什么,他都能陪李赫坐在桌前吃上几口,李赫不主动开口,金信便以提问或反问的方式让李赫和自己说上几句,有时吃完了,还会在李赫的床上小歇一会儿,然后才离开。
      
    反复多次,李赫终于开始不再一言不发,但仅仅只是在每次打开门时,主动的来一句,“你怎么又来了!”
      
    李赫刚将晚饭端上桌,门铃便响了,不用透过猫眼去看,李赫也知道是金信。
      
    李赫打开门,刚想烦躁的来一句,便看到门口站着金秀贤,而金秀贤正架着满身酒气,重心不稳的金信。
      
    “李先生,麻烦搭把手,信哥今晚喝高了,在醉酒前,信哥命令我把他送到您这来。”
      
    李赫皱着眉,“我服侍不了他,你把他送回去吧。”说着,李赫作势要关门,金信突然推开金秀贤,半睁着眼,双臂一张,将李赫的身体严严实实的抱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5楼2017-02-07 23:08
      李赫猝不及防,踉跄的后退几步,差点摔倒。
        
      “李先生,信哥就麻烦你了,我就住在附近宾馆,有什么紧急情况打我电话,我会立刻赶过来,那就拜托了。”
        
      “喂!你回来!”
      李赫急得大喊,但金秀贤步伐快,很快便没了影子。
        
      金信半垂着身体,将头搭在李钟硕肩上,侧着脸轻轻的吮吸着,也许是嗅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使金信直接将鼻子贴在了李赫脖子的皮肤上。
        
      金信紧缠不放手,李赫没办法,只能就着这样的姿态将金信架到了床上。
        
      金信酒量很好,醉成这样,喝的量可就不止一个多字了。
        
      酒精烧胃,更何况常年的应酬令金信的胃本来就很差,望着金信有些泛白的脸色,李赫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去找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6楼2017-02-07 23:09
        第三十二章 做他的忠犬

        金信并非意识完全不清,只是全身提不起力气才懒的去动,加上酒精作用,大脑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胃也如同痉挛一般绞痛。
          
        “喂!把药吃了!”李赫用手指抵了抵金信,心中暗暗懊恼,凭什么他来照顾他,此刻自己应该趁机抽他两掌才对。
          
        金信惺忪的睁开眼,刚毅的五官有几分疲惫态,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咧嘴一笑,带有几分酒意,“我就知道,你不会狠心拒绝让我进来。”
         
        “那是你保镖强行把你塞在我这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李赫别开金信火热的视线,一脸气愤的模样,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怒火中走出来。
          
        金信低下视线,望着李赫还放在手心的药丸,轻轻弯起嘴角,“你再怎么厌恨我,也违背不了自己善良的本性。”
          
        “少废话!把药吃了,我就打电话让你保镖来接你。”李赫瞪着眼,丝毫不客气,金信多晚的温柔夜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纵容了李赫对其毫不客气的说话方式。
          
        这也是金信所希望的,至少,这个男人不会再因为恐惧而对自己的出现战战兢兢,至于厌恨,可以让时间来一步步的消磨。
          
        “好,我吃。”金信吃力的倚在床头,笑着接过李赫递来的药和白水,他不爱吃药,未到身体极限的痛苦,他都很少去服用这种药丸,只是此刻不同,自己正被又一个走进自己内心深处的男人照顾着。
          
        金信吃完药,李赫正打算起身离开,金信突然握住李赫的手腕,“陪我一会儿。”
          
        李赫挣不开手,转身清冷的望着金信,“你不要误会了,照顾你只是因为我没有你那么冷血,并不代表你有多特殊。”
        金信眼底闪过一丝失落,抬手将李赫的手掌轻轻的摁在脸上,歪着头,直到李赫手心的温度逐渐传入皮肤,才轻声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爱上我。”
          
        只是很平静的一句话,却在李赫心口掀起一阵涟漪,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去爱,只是金信,此刻在他心里的确成为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李赫厌他,恨他,他曾经将他伤的片体鳞伤,他不知道自己身份,所以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曾经被他注毒折磨过的人,所以他才坚定的认为,这个男人心中对自己的那份芥蒂会消失。
          
        李赫努力忘记过去,却不想忘记自己身为李赫的真相,即便全世界都不知道他是谁,他自己也不能忘了,如果死了,他一定要让朋友为自己立名为“李赫”的碑。
          
        不想忘记自己,那过去必然也无法消失于脑海,金信的那张脸,就是噩梦浮现的源头。
          
        但李赫无论再怎么在金信面前表现出冷漠,他终究不是铁石心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1楼2017-02-09 22:46
          他可以阻止自己对金信萌发任何与爱相关的感情,却无法阻止,自己对金信逐渐改观。
            
          这个魔鬼的确变了,可他依旧是金信,一个高高在上,俯瞰世界的男人,没有人敢对他动真情。
            
          李赫没有缩回手,微低着头看着床面,也未再开口说话。
            
          这晚,金信没有离开,而李赫也没有去联系金秀贤。
            
          李赫抱着备用被子,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睁着眼睛,翻来覆去没有睡着,最后只好盯着天花板,目光哀伤。
            
          自己,这是怎么了?
            
          大脑里莫名的充斥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李赫毫无睡意,两个小时后,索性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到楼下走走散散心。
            
          “赫儿,你去哪?”
            
          在李赫准备离开时,金信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冷峻的五官惺忪,声音里也充斥着浓重的睡意,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咕噜噜的灌了下去,显然是为喝水才来客厅。
            
          “睡不着,出去散心。”李赫言简意赅,却在准备拉门时,猛然意识到金信刚才叫自己,赫儿。
            
          李赫转身看着金信,发现金信还在仰头喝着水,这才松了口气,看来金信只是睡眠不足,大脑疲惫下无意识的叫了一声。
            
          李赫觉得心莫名的疼痛了一下,自己“死”了那么久,金信还是没有忘记,即便他已经不再为自己的突然“死亡”痛苦,但在他的心里,自己一直有一个不可忽略的位置,也许它会随着时间逐渐变的微笑,但,永远都不会消失。
            
          这种前世的羁绊,也许真的会不死不休!
            
          金信合上冰箱,这才觉得喉咙里的火被浇灭了,抬走走到李赫跟前,声音低哑磁性,“那我陪你一起,睡。”
            
          李赫以为金信说的是会和自己一起去散步,没想到....
            
          金信突然将李赫抱起,李赫一动,金信便抱的更紧,暧昧的在李赫耳边呼了一口热气,低声道:“只是睡在一起而已,没有你的允许,我什么都不会做。”
            
          于是,李赫刚被放在床上,金信铺天盖地的吻便席卷而来.....
            
          早上,李赫醒来时,金信已经离开了,絮乱的床上似乎还充斥着昨夜两人欢爱的气息,李赫紧抿着唇,低眉沉顿了一会儿,突然用被子蒙住脸在床上滚动了一番。
            
          真是丢人,他的身体昨晚居然在不知不觉开始迎合了金信....丢人!丢人!
          真是丢人!
            
          金信,真他妈禽兽,都承诺自己不会做什么,结果刚沾床就....
            
          李赫洗完澡,又如往常一样上下班,而金信,晚上准时准点的出现。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当李赫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开始期待金信每晚出现时,这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2楼2017-02-09 22:47
            意识到金信这种循循诱进的手段居然真的对自己起效了,并非是爱上了金信,只是李赫发现,这种可能已经逐渐诞生。
              
            今晚,金信没有来,李赫安静的吃着晚餐,隐隐有些失落,这是金信决定温柔追求自己时,第一次晚上没有来自己这里。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金信再也没有出现,李赫的生活又恢复的平静,每晚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入睡,只是尹均尚偶尔会约李赫,或者是以想念李赫手艺为由到李赫的住处用餐。
              
            这天,高玉安带上几个朋友约他去金霓狂欢,李赫想到回去也没什么事,便答应了,下班后,高玉安开着车直接在my总部大厦下等李钟硕。
              
            金霓门口停下,李赫先下了车,高玉安将车倒进停车的地方,李赫则先走了进去。
              
            金霓的门很宽,金碧辉煌的外观即便是在天未全黑时,也散发着璀璨华丽的光线,李赫还未踏进去,金霓的经理突然风风火火的从李赫旁边小跑了出去。
              
            李赫有些疑惑的转身,随之看见一辆深黑的加长私车突然高调炫目的停在了金霓门口正前方,李赫认识这辆车,是金信专属,整个x市只有这一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3楼2017-02-09 22:47
              第三十三章 李泉?李赫?

              金秀贤先下车,为金信打开车门,金信脚刚落地,金霓经理突然做出请的恭请动作。
                
              “金总,包间酒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嗯。”金信淡淡的应了一声。
                
              也许是错觉,李赫总觉得金信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那种精神状态好像他体内的阴郁全部都已经消失殆尽,就连以往一直紧压在他眉间的沉痛都化成了欣悦,一瞬间,让李赫错觉金信的整个精神世界又活过来了。
                
              这么多天他未出现,或许已经厌倦自己了,亦或者又找到了新欢,李赫这样想着,虽然不愿意承认心里的落寞感,但是看到金信的一瞬间,李赫还是有种错觉,金信依旧还在乎自己。
                
              金信突然转身,轻笑着将手伸进车里,那种笑充满柔情,显然,车里还有一个人,也许就是促使金信没有再继续出现在自己公寓里的人吧,李赫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心里居然泛起一丝苦涩。
                
              车里人在金信的搀扶下下了车,一条腿走起来似乎有些困难,腰部被金信温柔的搂着,在站直身体后,金信俯下头,温柔的在男人额上落下一吻,随之笑着搂着男人朝金霓内走去。
                
              李赫惊愕的望着这一幕,望着那个被金信搂在怀里的男人,一瞬间,连心跳都停了半拍,如同被人扼住了呼吸,张着嘴,说不出话。
                
              为什么那个男人是.....
                
              他绝对不是那个整容成自己的商里,这是李赫第一冲向大脑的感觉,额角的伤疤,伤残的腿,以及那瘦峋的身形,还有,那个男人在看到自己时,同样愕然的神情。
                
              诡异瘆人的恐怖感逐渐涌上李赫大脑,李赫怔怔的站着,已经忽视了金霓门口两边站着的门卫小声提示,让李赫赶紧往一边站去。
                
              金信怀里的男人,在惊讶的瞥了李赫一眼之后便微低着头,似乎担心李赫突然说什么,半边身体紧贴着金信,没有再去望李赫。
                
              金信搂着男人向前走,在看到李赫的一瞬间,金信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搂着怀里的人,目不斜视的从李赫旁边,擦肩,而过。
                
              李赫依旧僵硬在原地,直到高玉安停完车走了过来,猛的在李赫后脑勺敲了一拳,这才让李赫回神。
                
              “臭小子,想什么呢?!”高玉安一边说一边推着李赫向里面走。
                
              李赫停住脚,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我...突然间感到不舒服,你和黄光熙他们去唱吧,我还是...先回去了。”
                
              李赫说完,转身快步离开,高玉安连劝都没来得及。
                
              李赫无法心静下来,明明,明明当初他跳下山崖,按理来说应该尸骨无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5楼2017-02-10 18:39
                可是为什么此刻自己的身体会承载着另一个灵魂出现在这里。
                  
                重生,已经够荒缪,如同再来灵魂交换,那岂不是太过神鬼之谈。
                  
                等等!灵魂交换?李赫打了个机灵,心中顿然一惊,难道,刚才那个“自己”其实是李泉?
                  
                李赫不敢继续想下去,快速回到公寓,心脏一直在剧烈跳动着,想起刚才那个“自己”望来的惊愕视线,李赫果断确定,那个男人此刻就是李泉!!!
                    
                金信领着李泉走进包厢时,金世俊他们还是吃了一惊,虽然一星期前就从金信嘴里听说找到了李赫,但真正见到他本人时,所有人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在他们认为中,李赫应该已经死了。
                  
                其实在金世俊心里,他宁愿这个“李赫”已经死了,至少,他不会再逼的金信狂躁和失控。

                如今,在金信终于恢复正常的时候,他又回来,金信的世界又重新复活了过来,这个男人从此以后的一举一动又必定将牵动着金宇彬所有的敏感神经。
                  
                相对于所有人的吃惊和暗想,金信的内心已经在这几天内达到了一种巅峰状态,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兴奋到了何种程度,他狂喜,激动的颤抖,喜悦难以复加,恍如一瞬间,自己冰冷的世界重新恢复了活力。
                  
                他的李赫回来了!他再也不会被午夜突来的思恋折磨,他又可以抱着他,吻他,用尽他全部的精力爱他!他不再需要任何人,不会再想着从其他人身上去感受那种美好,一个李赫,就已经侵占了他的全部世界。
                  
                其实金信还是怕的,他怕李赫还会继续想逃,所以,他用尽全部柔情,绞尽脑汁的表现温柔,就是想告诉他,如果,他愿意一直呆在他的身边,无论是否爱上自己,那么高上如他也愿意作他的一条忠犬。
                  
                整个晚上,李泉很少开口说话,安静的坐在金信的怀里,当金宇彬用一种极其柔情的目光注视着他时,李泉则低着头,有些逃避似的躲着金信的视线。
                  
                他占据着李赫的身体,正如李赫占据他的身体一样,大脑都保留着些许身体的记忆,他知道李赫曾在金信身上所遭受的非人痛苦,也知道李赫对金信一直抱着厌恨恐惧的心态,想要让金信不质疑自己,他必须和身体完全融为一体。
                  
                对金信,李泉也有本能的畏惧,出于金宇彬恐怖残忍的行事作风,以及阴戾狠毒的本性,还有李泉性格里本有的怯懦。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被拆穿,因为不会有人相信,身体和灵魂不是同一个人这种荒缪的说法。
                  
                只是刚刚在门口看到的那个男人让李泉有几分忌惮....
                  
                “赫儿....”金宇彬见李泉走神,低头含住李泉的耳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6楼2017-02-10 18:40
                  低声的呼道:“在想什么?”
                    
                  李泉拘谨的摇摇头,低声道:“没有....”
                    
                  金信情难自禁的将李泉的头轻压在自己的胸前,迷人性感的声音缓缓呼出,“只能想我,必须想我...”
                    
                  李泉轻点一下头,没有说话。

                  金信吻着李泉的头发,即便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依旧在每次抱着李泉时,心潮澎湃。
                    
                  他甚至难以想象,在没有李赫的日子里,自己是如何缓解那份思念的....
                    
                  一个身影突然闪过金信的脑海,金信身体明显微震一下,蹙起眉,金信强压下心里的那份异样,继续和李泉轻声交谈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7楼2017-02-10 18:40
                    第三十四章 他变了

                    李泉的乖顺令金信感到前所未有的舒心,他推掉了未来几个月所有准备出差的行程,就是为了专注的陪他最爱的这个男人,他想补偿,竭尽全力的想消除李赫对自己的恨,只想把他留住。
                      
                    “赫儿....”
                      
                    金信从身后抱着李泉,胸膛紧贴在李泉的后背,性感的唇角轻轻摩擦着李泉的耳垂,低迷的声音呼出,“我让法国高厨为你做了一桌西餐,今晚陪我去吃....”
                      
                    鼻息轻轻喷洒在李泉的脖间,李泉却觉得有几分寒冷,轻轻转身,李泉抱住金信的腰,抬起那张令金信魂牵梦萦几月的白净面容,极力笑的自然,轻轻点头,“嗯。”
                      
                    “赫儿....”金信伸手爱抚着李泉的脸庞,声音有几分小心翼翼,“你真的丧失了一部分记忆吗?”
                      
                    李泉身体一顿,紧接着小声道:“对不起,我极力的去想,但只能记起一些片段。”
                      
                    金信迅速搂紧李泉,轻轻抚着李泉的头发,“不用想起,就这样,就这样就够了....”
                      
                    李泉知道金信在害怕什么,在看到金信的一瞬间,身体原本和金信相关的记忆便涌现了,但他必须这样这样说,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让金信觉得自己已经不排斥他了。
                      
                    和金信相处一段时间,李泉发现金信并没有人口中相传的那样冷血暴戾,相对而言,他要温柔的多,甚至在自己面前,没有表现出丁点戾气,李赫的记忆终归只属于李赫,对李泉并未产生太多影响,所以他对金信并没有什么厌恨,有的只有谨慎和出于本能的恐惧。而金信多日的温柔更是让他连恐惧都一点点的在消失。
                      
                    “赫儿,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你知道期盼这一天多久了吗?”金信搂着李泉,闭着眼睛亲吻着李泉的脖子,激动难安的心情让他忽视了那带有些许陌生的身体气息。
                      
                    “嗯....”李泉低哼一声,感受到金信的手已经伸进自己下身的衣服里,一点点的摩擦着自己的下体,李泉仰起脖子,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李泉的身体是敏感的,在崔胜铉的调教下,他禁不起任何撩拨,体内的渴望总能在任何人的抚摸下快速升腾。
                      
                    这是来到金信身边,李泉第一次被金信这样抚摸亲吻,腿刚恢复,金信担心伤到他,总会强制的克制自己的欲望,现在,已经不影响了,他自然不会再忍耐。
                      
                    “宝贝儿....”金信一边急切的脱着李泉的衣服,一边低喃的叫着,湿热的舌尖流连在李泉白皙的胸膛,一只手已经伸到李泉下方开始为接下来预备....
                      
                    “给....给我..嗯..”李泉双臂环着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2楼2017-02-11 11:10
                      闭着眼睛,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金信的湿吻中,双腿也在不知不觉中张侧更开。
                        
                      李泉的声音让金信突然回神,金信抬起头,望着自己身下不断扭动身体,面色潮红,甚至将自己的手拉着摸向下方的男人,心中一顿,眉心蹙起,一种异样的陌生感涌上大脑,他的李赫不是这样的....
                        
                      即便是失忆了,他在床上也不该是这样充满淫色的表情.....
                        
                      他曾经疯狂占有他,不顾他的求饶和痛苦,就是因为沉迷于他的脆弱和楚楚凄人的美好,令他不顾一切的想摧残蹂躏,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极致的满足,即便如今的他已经不会在这种事上粗暴,但他依旧迷恋着李赫身上那种清美纯净的气质,让他每每想起,都会感到无比的舒适。
                        
                      感觉到金信突然停下,李泉缓缓睁开眼,发现金信正以一种非常疑惑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快..快点...我忍不住了....”丝毫没有注意到金信脸色的微变,李泉控制不了身体里燃起的欲火,手不自觉的摸向金信的下身。
                        
                      金信一惊,身体突然翻过李泉身体,坐在了床头。
                        
                      也许是他激动过头了,大脑里才会有这种恐怖的违和感。
                        
                      金信坐在床边,用力甩了下头,暗骂了自己一声神经过敏!
                        
                      “赫儿,你先休息,晚点我派人接你去餐厅。”金信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懊恼心里突然涌现的燥乱。
                        
                      李泉垂下眼眸,眼底尽是失望之色,低低的嗯了一声。
                        
                      金信穿好衣服,转身在李泉嘴角落下一吻,“硕赫儿,我爱你...”
                        
                      即便他变成什么样子,哪怕完完全全蜕变了本性,金信依旧会爱着他。

                      这种爱,已经扎在心底,无论如何物是人非,都不会改变。
                        
                      但他此刻需要清醒,需要冷静,来排除这几日隐藏在心底的莫名困惑,为何咫尺之远的爱会有种恍如隔世的陌生。
                        
                      这几日的兴奋让金信忽视了那份不和谐感,他并不知道,令他的兴奋的并不是这个“李赫”,而是“李赫”死而复生这一件事。
                        
                      可无论怎样陌生,金信依旧无法阻止对眼前这个李赫的爱恋,因为,他是李赫。

                      仅此就够了。
                        
                      金信走到客厅才发现手机落在了卧室,于是转身回卧室去取,只是刚走到卧室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声音,这种声音充满淫色。
                        
                      顺着门缝往里面一扫,金信只觉得心瞬间被摁进了冰水中,身体的温度也在一点点下降。
                        
                      床上,李泉闭着眼睛仰着脸,张着双腿,一只手屈出三个手指,不断在身下某处进出着,身体肆意的晃动着。
                        
                      “崔爷....崔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3楼2017-02-11 11:10
                        李泉意乱情迷,含糊不清的叫着。
                        金信并未听清李泉的声音,直接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住了,身体僵硬在原地,半响才回神,随之顿顿的后退几步,快速转身离开了,走出别墅时,因为大脑一片空白而未注意到脚下的一个下梯,一脚踩空,身体猛的下沉了一下,差点摔倒。
                          
                        金信无法言喻此刻的心情,开着车,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怎么会这样?
                          
                        他清楚的记得,曾经自己仅仅是威胁李赫给他口交,李赫便毫不犹豫的从二楼跳了下去,摔断了一条胳臂,他曾经也因为愤怒扒光李赫的衣服,用他妹妹的生命威胁他在自己面前做性爱表演,那时的李赫顺从了自己,但在过程中却用指甲将自己的大腿根部抓的鲜血淋漓。
                          
                        昔日的他,在毒瘾下,下跪求饶,违心说爱,却从未在“性”上自甘堕落,此刻却.....
                          
                        他的“李赫”真的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4楼2017-02-11 11:11
                          第三十五章 做一只禽兽

                          金信没有让任何保镖跟随,一个人开着车,不知不觉中,车在李赫的公寓楼下停了下来。等他意识到自己所停的地方时,眉心皱起,似乎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解。
                            
                          在“李赫”回到自己身边的这段日子,他的确将这个“李泉”忘了,他的赫儿回来了,他自然不需要再从这个男人身上去寻找那种感觉,但他的确对这个男人动过心,只是比起他比起自己的赫儿,这个“李泉”也的确一文不值。
                            
                          他不会再放下身份来追求这个男人,因为有了“李赫”,他谁都不稀罕。
                            
                          金信启动车,准备离开,一辆银白色的私车突然出现在视线前方,李赫从车里下来,笑容动人,朝着车里摆手说了些什么,车窗缓缓滑下,金信这才看清车里的男人,是尹均尚。
                            
                          尹均尚显然只是开车送李赫回来,和李赫笑说了几句后,便开车离开了。

                          李赫一直目送着尹均尚的车尾消失,才转身走进公寓。
                            
                          金信坐在车里,注视这一幕,心里的燥乱更深了几分,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鹰般锐利的双眼迸射出些许不甘。
                            
                          李赫刚回到公寓不久,门铃便被摁响了,以为是尹均尚折回,便也未去看清来人,直接打开门。
                            
                          金信笔直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望着李赫吃惊的神色,只是微微扬眉,低沉道:“不欢迎我进去吗?”
                          “的确不欢迎。”吃惊平复,李赫眼神淡淡,他的确不欢迎金信,曾经他夜夜来自己这里,而他也期盼着,但是这段日子李赫已经看清,金信已经不稀罕自己了。
                            
                          他以为,即便有一个“自己”,凭他和自己那么久风雨,他还是在他心里有些位置,原来,这么久的温情只是虚像。
                            
                          李赫知道金信以为那个回到他身边的“李赫”是自己,而金信真正爱的也是自己,但他还是感到难过,毕竟他以李泉的身份和他有过那么多晚的纠缠,从相斥到暧昧,他也在自己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美好,但是最后,还是说抛弃就抛弃。
                            
                          即便有些难受,但还是释怀多些,因为,金信再也不会纠缠自己,这段前世今生的孽缘终于结束了。
                            
                          这正是他想要的。
                            
                          金信似乎没想到李赫会这么说,不悦的皱着眉,一言不发,但却径直的走了进去。
                            
                          李赫转身,望着金信,“你的李赫不是回来了吗?我应该已经成为一个无所谓的存在了。”
                            
                          金信完全把李赫这里当成了自己家,很自然的脱下外套倚在了沙发上,抬头弯起嘴角,“怎么?你吃醋了?”
                            
                          李赫讽笑一声,清冷道:“你太高估你自己。”
                            
                          “那么多晚没来,我以为你会很期待我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5楼2017-02-11 11:20
                            现。”金信似笑非笑,望着李赫的面孔,刚才的燥乱一点点的消失。
                              
                            “直接说你来这的目的吧,少拐弯抹角!”似乎被说中了什么心事,李赫面色难看道。
                              
                            金信一愣,目的?他只是出于本能才来这里,目的,怎么可能会有?他只是想到尹均尚送他回来而感到不爽而已。
                              
                            金信站起身,走到李赫跟前,俯身在李赫的侧脸吮吸了起来,就是这种气息,他熟悉的,想要的,迫不及待的想占有的气息。
                              
                            轻轻的嗅息声传进李赫耳中,李赫本能后退,却被金信一把搂住腰,低哑的声音传进李赫耳中,“我想你了....”
                              
                            金信的这声“想你”竟然让李赫失神了几秒,但想到这个男人可能刚和李泉风风雨雨过,李赫便感到一阵恶心。
                              
                            李赫直视金信,轻轻一笑,“你来找我,那个人知道吗?”李赫嘴里的那个人很明显指的就是李泉。
                            金信动作果然在瞬间停下,甚至将李赫向后推了一步,挣脱出金信的怀抱,李赫突然冷笑出声,故意道:“金信,如果你抛弃那个‘李赫’,我或许可以试着满足你。”
                              
                            金信面目突然一狞,脱口而出:“你也配!?!”
                              
                            李赫轻笑一声,“既然我不配,你为什么还来这里,难道那个男人满足不了你!?!还是你觉得,偷情会更刺激些?!”李赫说着,心中却泛起一丝疼痛。
                              
                            李赫的话令金信脸色一变,大步向前,一把擒住李赫的手腕,低头恶狠狠的瞪着李赫,“给你几分颜色你他妈好像都忘记自己什么身份了,敢这么跟我说话!”
                              
                            李赫仰着脸和金信对视着,没有说话,他宁愿这个时候金信甩门离开,他真的,真的不想和他纠缠了。
                              
                            “我警告你李泉。”金信目露狠色,“别以为我会再像之前那样纵容你,比起他,你他妈在我心里什么东西都不算!”
                              
                            金信的确气极了,就凭他之前那样委身讨好这个男人,难道他就不能对自己有丝毫恭顺吗?就算他对待一只狗,它也知道摇尾乞怜。
                              
                            “那我很荣幸!”李赫同样脱口而出。
                              
                            金信猛然瞪大眼睛,极度的气愤令他失控,伸手抓住李赫胸前的衣服将其仍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你猜对了,我他妈就是觉得偷情刺激!”金信三下两下脱光衣服,像只恶狼一般扑上了李赫的身体。
                              
                            因为愤怒,却也因为想念这具身体.....
                              
                            从沙发到地毯,从地毯到卧室,再从卧室到浴室.....金信不知餍足的荼毒着李赫的身体,不顾他的痛苦,用尽全力的冲撞着,亲吻着....
                              
                            再次感受,金信才发现自己对这个“李泉”有着深不见底的渴求,在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6楼2017-02-11 11:20
                              迷其中时,他却清醒的叫着他,赫儿,因为这样他会觉得,自己身下的男人是他真正爱着的李赫。
                                
                              李赫被金信抱着坐起,头无力的垂搭在金信肌肉蓬发的肩上,继续接受了
                              来自下身的金信的冲撞,等待终于安稳下来时,金信突然咬住李赫的耳朵,用疼痛让意识涣散的李赫清醒了过来。
                                
                              “如果你敢把这件事告诉赫儿,我会弄的你生不如死....”
                                
                              耳边传来金信低沉恐怖的威胁声音,李钟硕却暗暗苦笑起来。
                              这个恶魔居然怕这个,真是可笑,可悲,他为什么害怕被那个李泉知道,因为他想在李泉面前表现出百分百的真爱,甚至是想让自己也觉得,除了“李赫”,他谁都不会在乎。
                                
                              听见李赫讽笑的声音,金信突然扯住李赫的头,将李赫的脸抬起对着自己,怒声道:“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如果你想为他做圣人,大可以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今晚的事我也耻于告诉任何人!”
                                
                              李赫毫不客气的说完,金信突然将其摁在冰凉的白色地砖上,毫不温柔的将李赫的腿反压在胸前,再次粗暴的刺了进去,剑眉怒凛起,厉声低吼道:“在他面前我是圣人,在你面前,我他妈就做一只禽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7楼2017-02-11 11:21
                                第三十六章 只想来找他


                                “你又来干什么?”李赫瞪着开门进来不知廉耻的某男,没好气的开口道,那晚之后,金信又恢复了以前的节奏,甚至在李赫不注意的情况下,拿走了李赫公寓的备用钥匙,每晚准时准点的来李赫公寓,连门都不敲了。

                                只是李赫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期待,一想到这个男人白天和李泉交缠,晚上又来碰自己,李赫便感到无比嫌恶。

                                金信没有说话,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习惯性的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有点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这些天,他在自己别墅里的那个男人身上,发现了太多本不属于“李赫”的本性,虽然他依旧不可自拔的爱着“李赫”,但每次抱住他,那种强烈的不协调便冲击着大脑,这种怪异的感觉一直强压在大脑内,令金信感到无比压抑,郁结在心里的烦躁令他逐渐消失了起初的喜悦,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源头。

                                于是只能来这里,像是躲避,又像是让大脑得以纾解。

                                总之来到这个男人这里,他什么都不用去想....

                                “傻站那干什么,还不去做晚饭!”金信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双手随意的搭在身体两侧的椅背上,毫不客气的唆使着李赫。

                                “金信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做你情人的!”李赫脸色严肃的望着金信,说话声一字一顿。

                                如果金信还是专注的对他一个人,李赫或许可以说服自己默许了。
                                金信对自己索求,但他无法接受,金信把自己当成见不得光的存在,每晚躲避开李泉的怀疑来自己这里做“偷情”的行为。
                                李赫并非是想让自己和金信的这段地下情光明正大的展现在人前,只是他不愿意和李泉比起来时,自己成为一个肮脏的存在。

                                而在金信心里,那个李泉是金信的世界,而自己,只是他的发泄对象!

                                在李泉出现时,李赫第一次有了将自己真实身份告诉金信的冲动,这是在以前从未有过的。

                                但李赫知道,即便说出来,金信这种极度唯物主义的男人也是不可能相信,这个世界上,怕是除了金英光,谁都不会相信自己这种说辞。

                                更者,李赫隐隐觉得,如果自己对金信说出真实身份,会遭来杀身之祸。

                                而杀源头就有可能来那个李泉,李赫强烈的感觉到,李泉用自己的身份留在金信身边别有目的....

                                可....这和他没关系.....

                                “去做饭!”金信面色沉沉的望着李赫,再次冷冷的掷出一声。

                                “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所以今晚我不会做晚饭,更别说是为你。”李赫冷漠的说完,转身向书房走去,带回了很多工作,今晚必须熬夜做完才行。

                                “吃过了?在哪吃的?吃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0楼2017-02-11 15:17
                                  和谁吃的?”连珠炮似的发问,金信剑眉扬起,声音透着明显的怒气。“我是你什么人,凭什么要向你汇报!”

                                  脱口而出的话,或许连李赫自己也没意识,其实说出这话,只是因为赌气而已,因为金信滥情他人,却理直气壮的要求自己忠贞于他一人。

                                  李赫甚至不知道自己对金信的这种情愫到底在什么时候衍生出来的,李赫有些害怕,害怕他真的爱上了金信。

                                  已被束身牢笼,李赫不想再为自己带一把枷锁,所以,他排斥自己对金信逐渐产生的这种暧昧不清的感觉,所以在变成爱之前,要将这种感觉强行碾碎。

                                  “是和尹均尚吧!”金信阴阳怪气冷哼一声,突然愤吼道:“你他妈不做饭,我立刻做了你!”

                                  李赫已经习惯金信的阴晴不定,可是突来的威胁还是激起了李赫身上的逆鳞,从他看开一切之后,金信这种威胁就已经对他不起效了,更何况,他的确不想顺着金信的心思去做,凭什么!凭什么他要像他的奴和妓一样,对他低眉顺眼,摇尾乞怜。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李赫.....

                                  李赫站着不动,目光漠然的盯着金信,一字一顿,“我,不!”


                                  四目对视,短暂的摩擦火光,金信突然猛的一脚踹翻了沙发前的桌子,伸手拿起沙发背上的外套,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大步向门口迈去,走到李赫面前,毫不温柔的一掌将李赫推向一边,头也不回的离开的公寓。

                                  李赫被金信大力一掌推的撞在墙上,左肩剧痛,望着金信离开的背影,眼底却流过一丝哀伤....

                                  金信上了车,猛捶了下方向盘。

                                  他真是疯了,才会夜夜来这个男人这里,明明他最爱的男人在家里等自己....

                                  金信没有回别墅,而是开车来到了金霓,一个人在包厢里喝的昏天黑地,没有他的命令,经理也不敢进去,最好只好联系金信的保镖金秀贤,而当金秀贤将金宇彬扶进车里时,金信却无意识的命令了一句,“去c公寓...”

                                  c公寓,李赫此刻所住的地方....

                                  李赫忍受得了人格的煎熬,但金信,却忍受不了那种违和感的烦躁....每天每夜,每时每刻....


                                  皇刹和my的合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按照惯例,在x市港湾口的一艘游轮上举办了庆功盛宴,凭合作范围的扩大,更是揽进了更多的合作,加上凭借金信和尹均尚的影响力,这种庆功宴简直又成为了x市富流人物的集合地。

                                  当金信搂着李泉出现众人视线里时,立刻传来一片议论声,好奇,疑惑,惊讶,却也有习以为常。

                                  金信想趁此机会将自己的爱人公众于世,他的爱向来狂妄,他就是要让全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1楼2017-02-11 15:18
                                    界都知道,他金信爱的,是他!

                                    李泉没见过这种场面,有些拘谨,小心翼翼的搂着金信胳臂,眼底却藏着深浓的喜悦,他知道,金信此刻,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任。

                                    作为my和皇刹合作的总负责人,尹均尚让李赫也参加了这场宴会,李赫站在人群中,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竟觉得有些刺眼,于是默默的退出人群,向甲板走去,他需要吹吹海风,需要平复自己心里的烦躁。

                                    金信搂着李泉,从容笃定的走在人群中,当然,他也看到了人群中的李赫,更是看清李赫望向自己这边时的悲伤神色,只是,他觉得无比痛快。

                                    这个男人还是在乎自己,他再怎么不屑于自己,此刻不还是嫉妒自己拥在怀里的是其他人吗?也好,杀杀他的锐气,让他知道,他金信不可能死缠烂打的追着他,继续纵容他,反而,他要是想留住自己,必须像自己怀里的这个男人这样温顺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2楼2017-02-11 15:18
                                      第三十七章 李泉VS李赫

                                      这种痛快舒畅的心理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因为当金信带着李泉来到甲板上时,恰好看到不远处,李赫和尹均尚面对面的交谈着,两人谈笑风生,一个笑的儒雅谦修,一个笑的明朗纯净,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有种这两人简直是天生一对的感觉。

                                      金信盯着眼前这一幕,片刻间,手里的酒杯被捏出了缝,酒液顺着酒杯流满了金信的手。正好这时,远处的李赫,赔笑着对尹均尚说自己去趟卫生间,金信听到后,灵机一动,附身吻了吻李泉的头发,宠溺的低声道:“赫儿,我去趟洗手间把手上的酒洗干净,等我,我马上回来....”

                                      李泉点点头,望着金信消失的身影,眼底却闪过一丝算计....

                                      金信一离开李泉,双眼立刻迸射出危险的颜色,望着走进游轮内的李赫,鹰隼般的双眼眯成一条线,重重的哼了一声,跟在李赫身后不远处,无声无息的尾随着....

                                      李赫从卫生间里出来,刚走出几步,金信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二话不说,捂住李赫的嘴将其拖到了一间房里,期间倒是有几个侍者看见,但是这艘游轮上的所有下手都是金信的人,自然没人敢说什么,立刻鞠躬站到一边,为金信的行凶让出一条道。 

                                      似乎是一个休息间,里面有几个二世祖在里面说笑着,见金信突然踹门进来,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滚!”金信森冷的命令一声,几个人立刻逃命似得跑开,望着金信钳制在手里的那个男人,这几个人还以为金信准备在这里杀人了,吓的在逃跑时甚至摔了几跤。

                                      “金信!你他妈别太过分了!”

                                      李赫被金信抵在墙上,松开捂住李赫的手,李赫怒瞪着金信,杀气全身,这个禽兽太猖狂了。

                                      “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金信恶狠狠的说着,手迅速伸到李赫下身开始解李赫的腰带,手如灵蛇般伸了进去,而另一只手则在解着自己的腰带。

                                      “你要干什么!?救命!”

                                      当意识金信兽性大发时,李赫大惊失色,挥舞着双手撕打着金信,并大声的喊了起来。
                                      金信的确担心李赫的叫声会把外面不知情的保安引进来,于是用嘴迅速封住李赫的唇,将李赫所有的叫喊声全部呜咽在嘴中。

                                      而双手更加迅速的脱着李赫下身的衣服,直到两人下身全部赤裸相对。

                                      “嗯..不要....”

                                      强烈的耻辱感没入身心,李赫惶恐的挣扎着,可是还没能阻止金信以这种屈辱的姿势长驱直入.....

                                      承受不了金信发疯似的撞击,李赫身体的重量全部倚仗在了墙壁和金信挤压的支撑中。

                                      金信舔舐着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3楼2017-02-11 15:25
                                        赫的耳垂,那是他最迷恋的地方,因为那是李赫最敏感的部位。

                                        每次触碰那里,无论李赫痛苦抗拒到何种程度,都会忍不住发出吟声。

                                        “就要了一次就站不起来了?!”金信扣上腰带,俯视着坐在地上,垂着头,低低喘息的李赫,懒散阴笑着说道。

                                        “你滚!”李赫没有抬头,咬牙切齿道。

                                        并非他站不起来,只是,他不想去看金信的脸,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爆出粗口,惹来这个恶魔再次疯狂的占有。

                                        这个魔鬼,对自己的索求,从来不分时间地点,甚至是姿势....

                                        金信蹲下身体,手指猛的挑起李赫的下颔,脸色突然肃严起来,字字如刀,“我警告你李泉,如果你以后再和尹均尚勾肩搭背,我他妈见你一次上你一次!一次比一次多要你一次,我看你下面能撑多久!”

                                        李赫想扭过脸,金信却死死捏着李赫下颔不让其转头,而李赫这种挑衅似的扭头动作却再次激怒了金信。

                                        “这一次,是你自找的!”金信怒声说道,直接将李赫摁在了地上。

                                        “你他妈干什么?放手!放手!”

                                        门被打开,金信扭了扭脖子,拽正自己的领带,恢复西装革履的王者风范,脸上带着几分满意的舒笑,酒足饭饱的模样,精神抖擞的向大厅走去。

                                        许久之后,李赫才从里面出来,脸色有些疲惫,咬着唇,李赫一手扶着墙,走了好几步之后才勉强松开墙,站直身体。

                                        自己这到底算什么?李赫低头望着地面,因为他对金信产生那种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否是爱情的感觉,所以促使他没有再选择去逃避金信吗?

                                        或许,是因为他骨子里开始犯贱!李赫暗骂自己,抬头向甲板走去...

                                        “你好。”

                                        在李赫站在甲板的扶手边发呆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李赫回神,转身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正笑着望着自己的李泉,当然,那是本该属于李赫的外貌。

                                        真的一模一样,每一个神态,甚至每一个声音。

                                        李赫甚至有种错觉,自己是在照一面镜子。

                                        “我之前还在想,你会什么时候来找我。”

                                        不知是敌是友,李赫只好同样报以微笑,不急不缓的说道。

                                        但心里却隐约产生一种敌意,不知是因为这个李泉占据了自己身体,还是因为他刚才被金信紧搂在怀。

                                        “不介意聊一聊吧。”李泉说着,走到甲板边,站在李赫身侧,面无表情的望着茫茫海景。

                                        这不是李赫想象中的李泉,因为拥有不少李泉记忆,所以在李赫心里,李泉应该是个胆小自卑的男人,此刻的沉稳叵测,倒不像他。

                                        “当然不介意,毕竟只有我们两个人聊天时,才能用彼此的真实身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4楼2017-02-11 15:26
                                          份。”李赫淡笑着,他还是不想和李泉树敌的,毕竟在这个世上,他是唯一能证明自己存在过的男人。

                                          “我知道金总这几晚都去找你了,而且刚才....”说这话时,李泉的表情依旧很平静,但李赫却吃了一惊。

                                          “那你完全可以去警告金信,我想他会听你的话,甚至跟我断绝一切关系。”李赫转身望着海,脸上的笑逐渐消失,此刻,他还真有种小三被原配抓奸了的感觉。

                                          李泉暗暗瞥了李赫一眼,发现李赫并没有什么慌张神色,继续不冷不热道:“我想我们都应该清楚,我和你的身份是不可能再改变过来的,谁都不会相信灵魂交换这种荒诞的事情,而你也没有证据去证明你就是李赫!即便你再怎么告诉金总以前你和他发生过的事,我都可以说,那是我告诉你的!”

                                          瞬间,李赫对这个李泉失去了所有好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5楼2017-02-11 15:26
                                            第三十八章 同时落水

                                            “你好像很害怕我会跟金信说什么。”李赫盯着李泉,继续清冷道:“我想你呆在金信身边应该没那么简单吧!”

                                            李泉脸色微变,但迅速恢复原样,“他爱我的程度很深,而且满足我所有的要求,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纵容的爱我,既被宠爱保护,又有荣华富贵,所以我决定永远呆在他身边。”

                                            “这理由还真是充分。”李赫轻笑一声,“话说你爱的不是那个叫崔胜铉的男人吗?”

                                            李泉突然转头,吃惊的望着李赫,脸上的那份淡定从容终于消失,沉声道:“看来我有你的记忆,你也有我的。”

                                            这的确是李泉没想到的,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真知道不少自己的过去,那他和崔胜铉的计划,这个男人可能也会猜到。

                                            李泉的灵魂从占据李赫身体的那一刻便一直昏迷着,并落在崔胜铉手里,崔胜铉知道这个人是金信爱的死去活来的宝,这才当做杀手锏留在身边治疗着,等待他醒来,为自己所用。

                                            只是崔胜铉没想到,这个男人醒来看到自己的那一刻,居然脱口而出的叫了一声,“崔爷。”

                                            在接下来的几天,崔胜铉通过对“李赫”的询问和观察,终于接受这个难以置信的真相,那就是自己一直治疗的这个男人其实是深爱自己的李泉。

                                            灵魂交换,居然有这种事!

                                            惊愕之余却是兴奋,原本还在想如何利用这个男人才能达到重创金信的目的,没想到,不费吹灰之力。

                                            崔胜铉用李泉和金信交换了那条李重明留下的黄金通道,并说服了李泉潜伏在金信身边。

                                            简直一箭双雕,即便是让李泉杀了金信,恐怕都会轻而易举的得手。

                                            “看来,你在金信身边真的是别有目的!”李赫脸色虽然平静,但心里却逐渐不安起来,不知是为了谁。

                                            “你打算告诉金总?你以为他会信吗?”李泉脱口而出,说出后才发现,这样只会暴露自己的紧张。

                                            “看来你真的是崔胜铉那个变态派在金信身边的间谍。”窥探到李泉的心思,李赫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他就是要让他紧张,最好让他在金信面前暴露马脚。

                                            “我知道你被金信虐爱过,而你也一直恨他入骨,不断的想逃走,但每次都会失败。”李泉忍住心里的不安感,镇定的揭着李赫的伤疤。

                                            李赫脸色果然变得难看起来,若不是李泉这些话,李赫甚至都忘了,他对金信还有一份恨,李赫皱着眉,不悦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可以从金总那里拿到一笔钱,你可以用这笔钱离开x市,到时候我会引开金总的注意,这样,你就可以顺利离开x市,这也是你一直想要的不是吗?”

                                            李泉平静的说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6楼2017-02-11 15:33
                                              自己的计划,只有支开这个李赫,他才会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去窃取金宇彬的机密情报。

                                              李赫突然笑出声,“李泉,我是不会走的,我就在x市,哪里都不会离开!”

                                              在看到金信搂着李泉出现时,在再次被金信抵在墙上羞辱时,离开的想法的确闪过李赫大脑,但是现在,听到李泉这么说,李赫突然不想走了,是啊,他凭什么走,他已经不再害怕金信淫威了,而且x市有他的事业和在乎的朋友,他凭什么要为给金信和李泉创造一份和谐的爱情世界而滚走,更何况,金信的那份专宠本就不属于李泉,凭什么他仗着金信的宠爱赶自己走。

                                              他就不走!即便打死他,他也不会踏出x市一步!

                                              看到李赫眼底的坚定,李泉脸上出现不耐,“你好像还以为自己是李赫,我告诉你,现在,李赫,是我!即便我让金总杀了你,他也会毫不犹豫。”

                                              李赫不怒,反手摊了摊,耸肩无所谓道:“随时恭候!”

                                              李赫怎么会不知道,如果李泉真的这么确定金宇彬会听他杀自己,又怎么会在此刻来威胁自己离开。

                                              好久没那么洒脱的说话,李赫心里一阵欣悦,果然和李泉对话,自己还是占上风的,被压迫的,只有在金信面前时,那个恶魔,总是三句不下就开始动手....

                                              李泉握紧手掌,想发怒却只能强忍着。

                                              李赫正得意,却无意中看到不远处的金信正忘望向自己这边,瞪着犀利锋锐的双眼,一刀刀的剜着自己。

                                              显然,他以为李赫在他爱人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金信没有立刻走过来,似乎很担心自己和李赫之间的“奸情”会被李泉知道。

                                              李赫微仰着头,对着不远处的金信,露去挑衅似的目光,好像再说,你敢再欺负我,我立刻把你的老底掀给你的爱人看。

                                              金信简直气的不行,紧绷着身体,恨不得用目光将李赫挫骨扬灰,若不是介意这么多人在场,金信一定会毫不犹豫将李赫摁在甲板上,大战三百回合。

                                              李赫心里洋洋自得,看到憋怒的金信,有种报复的快感,从未有过的痛快!

                                              李泉看到李赫望一个方向瞪眼,疑惑的转身去望,而金信在注意到李泉望向自己这边时,立刻转过身,若无其事的和别人交谈着。

                                              心中暗暗恼火,如果那个男人真的对他的爱人说了什么,他今晚绝对弄的李赫一辈子下不来床!

                                              金信担心被李泉看穿的逃避动作,终于让李赫忍不住大笑起来,李赫笑的直不起腰,这真的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不可一世的魔鬼这么狼狈的样子。

                                              简直大快人心!

                                              李泉望着不远处背对着自己的金信,又看了眼旁边笑的趴在扶手上李赫,心里的忍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7楼2017-02-11 15:33
                                                终于到了极点。

                                                “李赫,我记得你好像不会游泳!”李泉突来一句,将还在大笑中的李赫拉回了神。

                                                “是,怎么了。”李赫没想太多,脱口道,“想在我面前炫耀你的游泳特技。”

                                                李泉学过游泳,而李赫天生旱鸭子,身体交换,李赫并没有李泉的这项技巧。

                                                李泉突然一脚踩在了护栏中间的一截支撑物上,转头望着李赫,轻轻一笑,“在金总眼里,我不会游泳,而你会,不过就凭我是李赫,你现在是李泉这一点,金总就一定会就我!”

                                                李泉的笑突然令李赫头皮发麻,刚想开口问,李泉突然用那截支撑物,将身体突出游轮护栏,然后翻身向后仰去。

                                                李赫慌了,他讨厌这个李泉,但他的本能永远不会见死不救,于是快步向前,一把拉住了李泉的手,就在瞬间,李泉突然反手抓住李赫的手腕,脚用力蹬了铁栏,奋力一拽,拉着李赫一起掉了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8楼2017-02-11 15:33
                                                  来一段高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9楼2017-02-11 15:39
                                                    第三十九章 李赫的失望

                                                    两声扑通落水声和两声本能的喊叫,所有人的视线被引向这一边,金信转身,然后便听到有人尖叫,“有人落水了!”

                                                    刚才还在甲板边的两人突然不见了,金信只觉得呼吸一顿,立刻意识到掉下水的是谁。

                                                    没有任何犹豫,金信快速向边口跑去,一边跑一边脱掉了外套。

                                                    海里拼命挣扎的两个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生死关头,金信没有任何犹豫,纵身跳进海里,目标所救的,是李泉。

                                                    他知道李泉和李赫的一切资料,所以他知道,他的赫儿不会游泳,而李泉从小就学过,能在海里撑到救生员到来。

                                                    或许金信也没想到,在这一刻,自己居然思考的那么清楚...

                                                    不断有海水进入口鼻,李赫只觉得周围一切都开始模糊起来,求生的本能令他不断的在水里扑腾着,他看到金信纵身跃下,于是挣扎出水面的手本能的伸向那个身影。

                                                    可是下一秒,在视线的正前方,那个魁梧高大的身影游向了李泉,一瞬间,大脑里最后支撑的一根弦俨然崩断,望着金信将李泉搂在怀里不断安慰,甚至未向自己所落的方向投来一眼。

                                                    只在片刻间,绝望如潮水般涌向李赫大脑,他不爱金信,可是此刻,望着金信搂住李赫那种紧张庆幸的神态,李赫却感到万念俱灰,被冰冷海水入侵的不仅有身体,还有那不知在何时重拾温度的心跳,一切,都在一点点的冰冷下去....

                                                    李赫突然不再挣扎,望着眼前在水中搂在一起的两人,李赫凄然一笑,任由身体向下沉去...

                                                    从李泉带着自己的身份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李赫就知道自己已经是多余的了。

                                                    原以为死比上天还难,原来,只要金信不再在乎自己,自己就可以随时死的尸骨无存...

                                                    只觉得身体在不断下沉,下沉....坠入无边黑暗....

                                                    金信将李泉搂在怀里,低头不断的吻着李泉的头发,不断的安慰道:“别怕,没事,没事..”

                                                    李泉将头靠在金信的肩上,像是被惊吓过头了一样.

                                                    “信哥。”

                                                    甲板上的赵东宇扔下救生绳,而金秀贤似乎也准备跳下来,结果被金信止住。

                                                    金信一手紧紧抱着李泉,另一只手指向李赫所落水的方向,大声道:“不用管我,你去救李泉,他....”

                                                    说着,金信侧过头望向李赫的方向,可是,空无一人。

                                                    金信一惊,吓出一身冷汗,他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甩了下头,挤了挤眼睛,再次定睛望去,只看到被海风吹起的一片涟漪。

                                                    “李泉!”金信大喊一声,从未有过的慌张和恐惧冲向大脑,几乎要夺去他的理智。

                                                    “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0楼2017-02-11 15:39
                                                      他妈装了!我知道你会游泳!”金信威吼着,但声音却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声音飘荡在茫茫海面,但,什么,都没有!

                                                      “李泉!!!”

                                                      一声震破长空的吼叫,金信望着平静的海面,心里最重要的那一块好像被人生生剜去,尖锐的疼痛迅速在身体里蔓延开来,似乎生命里最宝贵的一样东西在一点点的消失,而他,怎么也抓不住...

                                                      刚才还在那个男人身上感受着欲罢不能的美好,但这一刻,他,沉入了海中。没了...

                                                      完完全全失去了思考,下一秒,金信突然松开怀里的李泉,毫不犹豫的沉进海面之下。

                                                      他不能让他死!绝对不能!绝对不能!他要把他找回来!

                                                      金信游在水下,因为无法全睁双眼,所以视线有些模糊,不断向下游去,终于看到了一个不断下沉的身体,是他,金信心中一喜,迅速游去,但还未游近,一个来自李赫上方的敏捷身影突然拉住李赫向上游去。

                                                      金信浮出水面,用手抹去脸上的水,甲板上的金秀贤一干人见金信没事,这才松口气。

                                                      金信知道李赫被其他人救了,但他还是本能的转头去看,当他看见尹均尚搂着李赫向游轮边的救生绳游去时,心却被狠狠刺痛了一下。

                                                      为什么是尹均尚救了他,他宁愿是别人!

                                                      上了岸,金信接过金秀贤递来的大衣披在身上,然后看到站在不远处裹着大衣的李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在海中松开了自己最爱的这个男人。

                                                      金信上前,将李泉搂在怀里,将脸轻轻的放在李泉湿漉漉的头发上,低声道:“宝贝儿,你没事就好!”

                                                      金信刻意的躲开了解释,因为,他解释不了。

                                                      “快!快拿大衣把他身体裹住,不然肯定受凉!”

                                                      不远处传来声音,金信顺声望去,李赫正躺在甲板上,一个救生员将一件大衣盖在李钟硕身上,而尹均尚正在为他紧急救援,不断的摁着李信的胸口,或低头为李赫做人工呼吸,可李赫依旧紧闭着双眼,无声无息。

                                                      金信站在不远处,望着此刻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李赫。

                                                      耳边似乎听不到任何声音,身体的血液似乎都在瞬间停止了流动,就这样,目光紧锁在李赫的脸上。

                                                      睁开眼睛!李泉,给我睁开眼!

                                                      金信甚至不敢动,连呼吸都逐渐闭起,他不能接受,这个男人就这样死去....

                                                      “咳!”

                                                      李赫猛咳一声,吐出了不少海水,似乎窒息太久,李赫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尹均尚这才松了口气,抱住李赫的上身,低声道:“太好了,太好!”

                                                      远处的金信,在看到李赫醒来的一瞬间,心中的一块巨石落地,闭着眼睛急促的呼吸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1楼2017-02-11 15:40
                                                        刚才一瞬间,他也窒息了太久。

                                                        “尚...尚哥...”李赫无力的叫一声。

                                                        尹均尚心疼的吻了下李赫额头,“尚哥这就带你去进去...”

                                                        尹均尚抱起李赫,转身向游轮走去,并转头和旁边的侍者交代着什么。

                                                        李赫觉得冷,身体向尹均尚怀里紧贴了点,视线无意中落在了不远处同样在望着自己的金信身上。

                                                        短暂的四目对视,李赫面无表情的转脸望向别处,静静的将头靠在尹均尚的胸膛上。

                                                        李赫冷漠的回应令金信呼吸再次窒痛起来,他望着在尹均尚怀里,温顺清脆弱的李赫,弥漫在心口的疼痛几乎夺去他的呼吸....

                                                        他...应该被自己抱着才对....

                                                        重重一咬牙,金信转过身,搂着李泉,大步向游轮内走去,在心里不禁痛骂了一番,只是不知骂的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2楼2017-02-11 15:40
                                                          全文最虐还没到,正在路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3楼2017-02-11 15:40
                                                            居然没人。。。算了我要做一个安静的小天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4楼2017-02-11 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