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恋爱吧 关注:242,889贴子:479,851

〖恋〗洞房之夜洞房的不是我丈夫是六个大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洞房花烛夜,本应该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刻。尤其对女人来说,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晚上!
然而,在我的洞房之夜,跟我入洞房的不是我丈夫,而是六个大汉!


恋爱咨询?15天成功挽回经历!

资深情感专家手把手,告诉你恋爱咨询方法!3天学会如何挽回,26天收获美满爱情,众多闺蜜见证!心理学权威专家一对一指导,为您的爱情保驾护航.

广告
我叫贝诗诗,今年22岁,刚刚大学毕业。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毕业典礼当天,暗恋多年的男神叶琛当众向我表白,没多久就向我求婚。直到跟着他回老家拜堂成亲,我还觉得跟做梦似的。
那天晚饭之后,我就先回到了我和叶琛的新房。马上就要和男神洞房花烛了,我既紧张又激动,尤其是想到叶琛那紧致有型的身材,我更是一阵春心荡漾。


我以为,那一晚,叶琛会以最大的热情将我点燃,让我和他融为一体,谁知,他竟然要让我和六个壮汉同房!
这么荒唐的事情,我当然不同意。但是叶琛说,这是他们村子里的习俗,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也没跟我讲清楚,只是说,若是我不按照习俗做,他就会死。他不怕死,可是,他不想死,因为,他还想要跟我白头偕老。
我不相信会有人因为所谓的习俗无缘无故死去,可是我太爱叶琛了,爱得都有点脑残了,我不敢拿他的命去赌,再加上叶琛说他会守在外面,那六个壮汉不会把我怎么样,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妥协。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25 18:50
    依照习俗,我换上了一件透明的丝质睡衣,那件睡衣比不穿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这似露非露的,还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幸好,床上有一床被子,我可以用被子遮盖下自己的身体。
    那六个壮汉一进门就跪在了我床前,不知道是因为那晚太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的身体,一直在发抖,就连嘴唇都一个劲儿地打颤。
    他们的脸色,看上去真挺难看的,都有些灰白了,眸中,也是不加掩饰的惊恐,我觉得他们真挺搞笑的,我一个女人和他们六个血气方刚、如狼似虎的男人同处一室,我都没害怕,他们怕个什么劲啊,难不成他们害怕我会兽性大发,把他们给强了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25 18:54
      跪下之后,他们就开始不停地对着我默念着什么,他们的声音,真难听啊,颤抖得跟被车轮碾过似的,我以为,被这魔音折磨,注定会是个不眠夜,没想到很快我竟然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凉风吹来,蓦地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就想要扯过被子盖在身上,可我却发现,我身上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不见了!
      一阵凉风吹过,我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只冰凉的大手,从我的脚踝,一寸一寸滑到了我的大腿内侧,忽然,我下身一凉,丝质睡衣的下摆,就猛地被掀了起来。
      我想大喊救命,但我才刚刚张开嘴,两片冰凉的唇就紧紧地贴到了我的唇上,下一秒,那东西湿漉的舌就探进了我的口中,和我抵死纠缠。
      活人的身体,绝对不可能这么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25 18:54
        有吧友再看吗?戳个笑脸告诉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25 18:57
          我觉得我应该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吓得背脊僵硬,我想要将那东西推开,但我现在根本动都动不了,我只能悲哀地任那东西对着我上下其手。
          冰冷的指尖,如同弹钢琴一般在我身上游移,从我的胸前缓缓下移,在滑落到我的大腿内侧的那一刻,又开始往上,一直到了我的那个地方,才停了下来。
          见他不再在我身上乱摸,我不禁暗暗舒了一口气。我还没开心几秒钟呢,布料撕裂的声音就骤然在我耳边响起,随着我胸前的某个地方被捏得狠狠一疼,他的气息忽地变得粗重起来。
          他的气息,比他的身体还要凉,当那冰冷的气息将我的整个身体紧紧包裹,他手上猛一用力,我的双腿就被分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25 18:57
            身体,被狠狠地贯穿,撕裂一般的疼痛顿时顺着最隐秘的那个地方向我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我一直希望,这只是我的一场春梦,可是早晨醒来后,丝质睡衣上的斑斑血迹,还有我身上遍布的青青紫紫的痕迹,都在不停地提醒着我,昨天晚上,我经历了一场怎样激烈的欢爱。
            下身,依旧是歇斯底里的疼,但更疼的,是我的心。
            新婚之夜,我想要把我干干净净的身子交给深爱的男人,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以为昨晚的一切,就已经足够悲催,万万没想到,这一切,才刚刚是我噩梦的开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25 19:01
              早晨醒来后见那六个壮汉还在我的房间里面跪着,我顾不上去理会丝质睡衣上的血渍,慌忙找了件衣服套在身上。稍微冷静了一下之后,看着那如同石化一般地跪在我床前的六个男人,我不禁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
              昨天晚上他们一直守在我的房间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的反应?!
              难不成,是他们做的?
              也不对啊,活人就算是再会伪装,也伪装不出来那样冰冷的温度啊!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种想法,最靠近我的那个男人就猛然栽倒在了我的脚下,我被这情况吓了一大跳,还没好好缓和一下呢,剩下的那几个男人也接连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鲜红的血液,顺着他们的眼睛里面快速渗出,很快,就将我面前的地板染成了血红一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25 19:01
                “啊!!!死人了!!!”看到这一幕,我止不住地尖叫出声,我顾不上换衣服,就推开门疯狂地冲了出去。
                叶琛告诉我,他会一直在门口守着,可是,我并没有在门口看到他,不仅如此,我几乎已经把这座宅子给翻遍了,都没有看到一个活人。
                叶琛,还有我的父母亲人,该不会和那六个壮汉一样,都不明不白地死在某个见不得光的鬼地方了吧?
                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找到他们!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25 19:03
                  这么想着,我转身就向大门冲去。刚跑了没几步,我忽然听到一旁的一间上了锁的小木屋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
                  好不容易听到一个活人的声音,我激动地就向那小木屋门口冲去,我刚想拍门,问究竟是谁在里面,我竟然又听到了叶琛的声音。
                  “宝贝,你真美,真想死在你身上!”叶琛这话刚刚说完,小木屋中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喘息声,听着这声音,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小木屋中正上演着怎样激烈的画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25 19:03
                    眼泪,止不住地就从我的眼角滑落了下来,我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的男人,会和别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昨天晚上,他还跟我说过,他想要跟我白头偕老。
                    这,就是他说的白头偕老么?
                    我知道,看到小木屋中的一切,只会让我更难受,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我轻轻往前推了一下门,就能够从中间的门缝中清晰地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小木屋中的那一对男女,挥汗如雨,他们如同两条无骨的蛇一般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当看清楚那女人的脸,我顿时如遭雷击,脑袋轰隆隆一声炸开。
                    和叶琛正疯狂地做着活塞运动的女人,竟然是我最好的闺蜜乔若馨。
                    我最爱的男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他们,一起……背叛了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25 19:06
                      阿琛,快一点,再快一点……”乔若馨疯狂地扭动着身躯,她的眸中,氤氲着一层迷蒙的光,显然,她已经彻底沉沦在这一场欢爱之中。
                      “宝贝,你放心,我一定会带给你最极致的体验!”说着,叶琛猛然用力,让乔若馨止不住舒服地叫出声来。
                      “阿琛,人家把女人家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对人家负责哦。”乔若馨勾住叶琛的脖子,娇滴滴地说道。
                      “宝贝,你放心,等爸妈从河边回来,我就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反正贝诗诗那蠢货已经被被我献给河神大人了,你又是这件事的大功臣,爸妈肯定会同意我们的事。”
                      “阿琛,你说,我们这么对诗诗,会不会有点残忍啊?”乔若馨话虽是这么说,却没有半点儿愧疚的意思,反而还带着说不出的阴毒与幸灾乐祸。
                      这样的乔若馨让我觉得陌生。


                      “宝贝,这也怪不得我们,怪就怪贝诗诗那个蠢货是倒霉的纯阳命!用她的命,换咱们全村人的命,抬举她了!”叶琛说着,在乔若馨胸前狠狠揉了一把,就再次埋入了她的身体里面。
                      咱们全村?纯阳命?
                      我知道我是纯阳命,小时候奶奶曾经领着我去我们县上最有名的一位阴阳先生那里算过一卦,一看到我,那先生就是大吃一惊,知道我的生辰八字之后,那先生更是震惊得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那先生说,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纯阳命,若是生在古代,定然是一代女王,成就千秋霸业,但悲催的是我生在了现代,至于有多么悲催,因为那时候我还小,也没有听懂。
                      纯阳命这事儿我知道,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叶琛和乔若馨竟然是同乡。还有,那所谓的河神大人究竟是个什么鬼?!昨天晚上,把我给那啥了的那只恶鬼,该不会就是那所谓的河神大人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25 19:09
                        听了叶琛和乔若馨这些话,饶是我再迟钝,我也知道,我是被他俩给算计了。昨天的婚礼,甚至是叶琛对我的好,都是一场阴谋,这个局,早在乔若馨与我相遇的那一刻就已经布下,而我,虽然身在局中,却是一无所知,只能任人摆布。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自怨自艾,因为很快我就听到乔若馨说了句什么,“也对,我们对诗诗还是挺不错的,她爸妈很快就会下去陪她,一家团聚了。阿琛,你真坏,就知道缠着人家,也不给人家欣赏他爸妈浸猪笼。”
                        浸猪笼?!
                        他们设计了我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让我爸妈浸猪笼?!
                        我猛地转身,发疯似地就向门外冲去,我一定不能让我爸妈浸了猪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25 19:09
                          转身的刹那,我清晰地看到乔若馨冲着我抬了抬脸,她的唇角,如同罂粟盛开一般,绽放出了一抹诡异的笑,虽然她一直在笑着,但是她眸中的光却是阴寒到了极致,被她那么一看,我顿时觉得一团寒气冲进了我的胸口。
                          我现在只想赶快找到我爸妈,没工夫去思考太多,只是加快了速度继续往前跑去。刚刚跑出大门外,我就撞了一个人,抬脸一看,是我的大学同学葛振海。
                          看到葛振海我不禁一愣,昨天我那边来参加我和叶琛婚礼的人,除了我爸妈,在婚宴结束后不是都一起回去了么,葛振海怎么还在这里?
                          不过,不管葛振海为什么没回去,我都挺开。
                          “鬼神出世,天降红雨,珠胎暗结,召唤天女……” 苍老沙哑,没有半点起伏的声音机械地从葛振海口中发出,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葛振海看上去,和平时很不一样,他双目呆滞,面若死灰,就像是,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25 19:34
                            心中一咯噔,刚想问葛振海他这是怎么了,他身子一歪,就轰然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葛振海,你怎么了?!”我拍了葛振海的脸,他依旧是一动不动,他的脸真凉啊,就像是,就像是死人一样。我颤抖着伸出手,去探葛振海的鼻息,感受到那沁着寒意的冰冷,我猛一哆嗦,葛振海已经死了!
                            冰冷的雨点,滴落在我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竟然飘起了雨,我伸出手,擦去脸上的雨滴,发现,这雨滴,竟然是红色的,鲜血一样的红!
                            “鬼神出世,天降红雨,珠胎暗结,召唤天女……”
                            这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我脑海中回荡,忽然,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屁股,一转身,一张血肉模糊的鬼脸就紧紧地贴到了我的脸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25 19:34
                              “啊!!!”我直接被这一幕给吓傻了,反应过来之后,我就想要拍开那张鬼脸,但一股子无形的力道紧紧地箍着我的身体,让我根本就动不了。
                              “夫人,昨天晚上被人破坏了我们的好事,让你独守空房,你放心,今天,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他一边捏着我的屁股,一边对着我桀桀笑道。
                              感受到那只恶鬼冰凉的大手离我的某个地方越来越近,我顿时陷入了说不出的绝望。
                              我以为,我又会像是昨晚一样,被这只恶鬼狠狠地占据了身体,谁知,他竟是忽然止不住地尖叫出声。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长空,那张血肉模糊的鬼脸,也快速从我眼前消失。想到我不用被那只恶鬼给强了,我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25 19:36
                                昨晚的一切,是一场最残忍的噩梦,那样的恐惧与疼痛,我再不想经历一次!
                                我刚想赶快向河边跑去,一股子猛烈的力道就狠狠地冲向了我的身体,我没有防备,登时就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我以为是那只恶鬼又回来了,不禁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出乎意料的是,我并没有看到那只恶鬼。
                                虽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我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就算是我再脑残,我也不会相信,会凭空出现一股子自然风,将我吹倒在了地上。
                                这样的安静,让我心中莫名恐慌,我不想继续躺在地上,我迫切地想要找点什么东西依靠,在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刹那,我才发现,我现在竟然是躺在了一尊黑乎乎的石棺里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25 19:36
                                  与第一次相比,疼痛,有增无减,我疼得止不住地痛呼出声,那东西却不给我呼出来的机会,他发狂似地吻着我,糅合了这记孟浪的吻,我的痛呼声变得说不出的暧昧,如同意乱情迷的呻吟。
                                  听到我发出的这种羞人的声音,我真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那东西对于我这声音却甚是满意,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让我几乎招架不住。
                                  沁凉的气息,将我的整个身体紧紧包裹,他折腾了我一次之后,还不愿意就此罢手,甚至,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很快,就再次攻进了我的体内。
                                  天……放开我!我只能在心里大声呼喊,因为口舌都被这个霸道的男人给占据。
                                  我也不知道他究竟要了多少次,在他又一次攻占我身体的时候,我就沉沉地昏死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想到昏死前的那一切,我还是止不住地胆颤心惊。我以为,那东西还在这里,没想到,他早就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
                                  而且,我发现,我也已经不在那尊棺材里面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25 19:41
                                    身子,散了架一般的疼,因为一直没有吃东西,身体更是使不出半点儿的力气。我真想,就躺在绵软的草丛中,一睡不醒,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我爸妈生死未卜,我被算计得不明不白,我不能,就这样算了!
                                    卯足全身的力气,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就向河边的方向跑去。
                                    乔若馨说,村子里的人,要把我爸妈浸猪笼,但愿,这一切,都还来得及阻止!
                                    我所在的地方,离叶琛村子里唯一的那条河并不远,很快,我就赶到了河边。
                                    河边,挤满了人,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聚集在了河边。远远的,我就看到了我爸妈,我爸妈一身的伤痕,显然,他们经受了不少的折磨。
                                    想到那些村民用不入流的手段残忍地折磨我爸妈,我就恨得牙痒痒的,他们算计我也就算了,我认栽,可是,他们不能伤害我的父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25 19:41
                                      叶琛的父亲,就站在我爸妈的前面,他的唇角,勾着一抹残忍的笑,忽然,他手一扬,好几个壮汉,就把我爸妈扔到了猪笼里面。
                                      “你们快点放了嫣儿!”我爸见我妈也被扔进了猪笼,又是焦急又是愤怒地对着叶琛的父亲大声吼道,“我这条命是你们给的,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但是嫣儿是无辜的,你们不能这么对她!”
                                      “他爸,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死,我们就一起死,你要是死了,我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听了我爸的话,我妈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爸,我们说过的,不管是生是死,永不分离!”
                                      “嫣儿,你……”
                                      “贝志安,不要怪我心狠,这,就是你的命!”叶琛的父亲冷冷地对着我爸爸说道,微微顿了下,他接着说道,“贝志安,其实,我们对你还算是挺不错的,最起码,我给了你们一个一家团聚的机会。”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25 19:44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诗诗,诗诗已经……”听了叶琛父亲这话,我妈顿时红了眼,“你们凭什么伤害我的诗诗?!你们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畜生!你们这群畜生!”
                                        “把他们给我扔到河里!”我妈的话,彻底激怒了叶琛的父亲,他眼神一凛,就对着旁边的几个壮汉吩咐道。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妈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你们把诗诗还给我!你们把诗诗还给我!”
                                        那几个壮汉得了叶琛父亲的指示,二话不说,就把我爸妈抬了起来,显然,他们是想要把我爸妈扔进河里!
                                        “住手!”见状,我连忙对着那些村民大声吼道,“你们快点放开我爸妈!”
                                        “诗诗?”我妈看到我还没死,眸中瞬间盛满了说不出的欣喜与激动,就连她那张惨淡的布满伤痕的脸,看上去都有些闪闪发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25 19:44
                                          但是我妈还没开心几秒钟,就意识到了些什么,她几乎是扯着嗓子对着我大声喊道,“诗诗,你快走!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
                                          “诗诗,快走,快走!听爸爸妈妈的话,快走!”我爸也是眸中含泪,双唇颤抖着对我喊道。
                                          我拼命摇头,我爸妈生死一线,我最亲的人正经受着非人的折磨,我怎么能离开这里!
                                          见我还活着,那些村民不禁大吃一惊,尤其是叶琛父亲的那张老脸,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邪恶地眯起眼镜,冷冷地盯着我,“贝诗诗,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不过,你早晚是河神大人的人,现在你过来了,你们一家三口刚好可以一起去服侍河神大人!”
                                          “诗诗,听妈妈的话,离开这里,快点离开这里!”我妈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声吼道,“诗诗,你若是还当我是你妈妈,你就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25 19:44
                                            对我说完这话,我妈又转过脸对着叶琛父亲叫道,“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他们扔进河里!”叶琛的父亲见那几个大汉还抬着我爸妈,不禁有些没好气地吼道。
                                            他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残忍与阴毒,仿佛,被装在猪笼里面的,不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两只可以随意踩死的蝼蚁。
                                            叶琛父亲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亲切而又良善的,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阴险毒辣的一面。
                                            确切的说,所有的仁慈和蔼都是假,心狠手辣才是真!
                                            得了叶琛父亲的吩咐,那几个大汉手上用力,就狠狠地将我爸妈扔进了河中。他们坠落在河中的刹那,溅起猛烈的水花,眨眼之间,他俩的身体,就被河水吞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25 19:44
                                              “不!!!”
                                              我发疯似地向前面冲去,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我想要抓住我爸妈的手,可我趴倒在河边,抓住的,只有湿漉漉的沙子!
                                              “爸!妈!”看着已经恢复波澜不惊的河面,我心痛到了极致,我爸妈都不识水性,他们现在又被锁在了猪笼里面,他们坠入河中,只有死路一条!
                                              叶琛的父亲,还有这些麻木冷漠的村民,他们残忍地杀死了我爸妈!
                                              “你把我爸妈还给我!我要杀了你,给我爸妈报仇!”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要跟叶琛的父亲拼个你死我活,可我连他的衣角都还没有碰到,好几个壮汉就狠狠地将我按在了地上。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红着眼睛对着叶琛父亲吼道。
                                              叶琛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把我的威胁放在眼里,他一步步向我走来,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半蹲下身子,伸出那只布满皱纹的手,就捏住了我的下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25 19:50
                                                “这张脸,真美啊!”他那略有些粗糙的指肚,一寸寸从我的脸上划过,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条毒蛇,在我脸上爬来爬去,瘆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么美的一张脸,这么完美的一具身体,该有多销魂!贝诗诗,若你不是该死的纯阳命,我一定舍不得把你献给河神大人!我会好好疼你爱你,让你,欲仙欲死!”叶琛的父亲色眯眯地看着我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差一点而被恶心得吐了出来,这只老色鬼,这样的话也有脸说出口!虽然村子里的人打算把我献给所谓的河神大人,但我怎么着也是和他儿子拜过堂的,他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下流的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25 19:50
                                                  见他的手还暧昧的在我脸上游移,我顿时恶从心生,张开嘴,一口就狠狠地咬在了他的手上。
                                                  这一口,我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将他的手咬得鲜血淋漓,他止不住地痛呼出声。
                                                  “贝诗诗,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咬我!”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我脸上,浓重的血腥气瞬间在我的口中蔓延开来,我不屑地将口中的鲜血尽数唾在了他脸上,气得他直接跳了起来。
                                                  “把贝诗诗这个贱人给我扔到河里,敬河神大人!”叶琛的父亲气急败坏地对着按着我的那几个壮汉吩咐道。
                                                  那几个壮汉同时用力,就猛地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电光石火之间,我的身体就已经呈抛物线状被他们给扔进了河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25 19:50
                                                    我是典型的旱鸭子,我知道溺水之后我必死无疑,但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我不停地挣扎,谁知,我的脑袋刚刚才露出水面,叶琛的三叔拿着一把锄头,就狠狠地砸到了我的脑袋上面。
                                                    这一锄头,顿时砸得我晕头转向,我不再挣扎,任自己往下坠去。
                                                    我以为,我很快就会被河水淹死,但奇怪的是,我都沉入河中很久了,都没有被呛到,甚至,没有任何呼吸困难的感觉。而且,我发现,我竟然还能在河水中自由地摇摆身子。
                                                    我这是无师自通变成游泳高手了吗?
                                                    这情况,似乎是有点儿诡异,但这一刻,我顾不上去想那么多,我只想赶快找到我爸妈,带他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25 19:50
                                                      我在河水中游荡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寻到我爸妈的踪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心一点点下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就算是我找到了我爸妈,估计他们也早就已经死透了。
                                                      “爸!妈!你们在哪里?!爸,妈,你们不能离开我!”
                                                      “爸,妈,我不能失去你们,我不能没有爸爸妈妈啊!”
                                                      没有人回应我。
                                                      就在我彻底绝望之时,我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诗诗”。
                                                      是我妈的声音!
                                                      想到我爸妈还活着,我顿时欣喜若狂。我快速转身,果真,我爸妈正笑得一脸慈爱地看着我。
                                                      “爸,妈!”我快速向着他们游去,我想要紧紧地拥抱他们,只是,在我快要抱住我妈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爸妈竟然没有脚!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25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