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优品_小说连载吧 关注:581贴子:7,309
  • 5回复贴,共1

【魅丽优品】【连载】《哇,妖精都是花美男呀》 凉桃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内容简介:爸爸突然丢下了一封信离开,一无所有甚至快要流离失所的我,无奈之下只能来到爷爷生前住的房子。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房子里居然有九个性格奇怪的妖怪,而且一个个都是绝色尤物!天啊,我是不是做梦?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我发现妖怪也是很好相处的。只是,我居然喜欢上了其中一个妖怪,而他的记忆虽然被封印了,心中却似乎早就有喜欢的人……


凉桃
个人简介:
“桃式风暴”代言人。
中日混血,曾经旅居日本。
深受日本漫画的影响,
对一切新奇事物充满好奇,
血液内的搞笑因子和浪漫天分得天独厚!
最搞笑最浪漫的漫画桥段
+时下最流行的魔幻元素
+非普通人类的爱情设定
=桃式小说+校园魔爱女王华丽诞生!
现在开始念,桃女王的爱情大魔咒:
“妖精变变变,我是女主角,心爱的人,速速出现吧!”


回复
1楼2017-01-25 13:14
    目录:
    第一章: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做你的主人
    第二章:如果害怕的话,就抱紧我
    第三章:你为什么要生气呢?你是在吃醋吗
    第四章:你对我总是不太一样,你很讨厌我吗
    第五章:你在怕什么?我是不可能伤害你的
    第六章:也许他现在喜欢你,并非他的本意
    第七章:我想知道在你心里,到底喜欢谁更多一点
    第八章:即便到最后谁也不认识谁,也总比现在这种滋味好受一点
    第九章:如果你做不到,我会恨你一辈子
    第十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
    第十一章:只要最后能够在一起,什么都是值得的
    第十二章:无论我失去了多少记忆,我都会喜欢上你
    番外:妖怪街


    回复
    2楼2017-01-25 13:17
      第一章: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做你的主人
      啊!
      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趴在桌子上,看着眼前那张字条,心中涌出无尽的苦涩和酸楚,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溪静:
      爸爸替人作保欠了很多债,要离开家一段时间,这栋房子会在近期抵押拍卖,你先去爷爷留下的房子里住一段时间吧!
      ——爱你的爸爸
      天啊!爷爷?我只是小时候见过他一两次,虽然因为他很温柔,似乎永远都带着阳光般的笑容。但是他去世很久了,而且爸爸说爷爷有些怪癖,总是一个人住在山上的林子里,所以我们和他来往不多。
      现在那里还能够住人吗?
      坏老爸,说什么爱我,明明知道我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亲人了,居然还这样一走了之。就算走,也要带上我啊!
      可现在,我也没有选择了!
      想到这里,我只能无奈地站了起来,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衣物,拿着爸爸留给我的地图,去寻找那个地方……
      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还好有几个人住在这附近,我走向一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婆婆,上前询问情况。
      “请问婆婆,从哪里可以上山啊?”老婆婆一听,很惊讶地说:“你要上山?这个山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不干净的东西?唉……
      “那你们都不上山的吗?”我觉得有些奇怪,都说“靠水吃水,靠山吃山”呢。
      “难得啊!”
      虽然老婆婆说得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但我可是21世纪的现代人,对于她说的话根本不相信,还是坚持要上去走一趟。
      不过还真是让人头疼,山路真够崎岖的,四周都是树木和草丛,每处都好像差不多,我手中拿着爸爸画的地图,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
      谁来救救我啊!
      走着走着,我听到了泉水的叮咚声,于是循声走向树林深处……
      走近之后,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澈的泉水,一眼就可以看到水底的石头,还能看到水里游动的鱼儿。
      阳光洒在上面,泉水闪闪发光。周围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一片几亩大的青草地,有着很多花簇,不远处的林中传来鸟儿的鸣叫。在这里心情可以很放松,很舒畅。
      我现在真是又热又累,于是就一屁股坐在清潭边,发起呆来:爷爷的家到底在哪里呢?一路走来,我都没有看见这山上有房子……
      想到自己的窘境,心情就像是解不开的结。唉,实在找不到的话只能自己想办法。暑期打工加上父亲留下的一些钱,多少可以撑一段日子,日子总是要过的……
      想到这里,我站了起来。
      一阵风吹动裙摆,一瞬间有股暖意,好像……回忆中爷爷的笑容一般温暖,我回头看着一片空荡荡的青草地,十分疑惑。
      “她好像发现了!”
      “嘘,不要说话……”
      我迅速环顾四周,除了树木之外什么都没有。咦,刚才的声音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那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难道说是……
      不对啊!现在是白天,或者是……
      “呵呵。”我傻笑了一下,捂着额头,仰头看向太阳,然后一下子就没了知觉。
      刚开始的时候很难受,但没过多久,就感觉清凉了很多……
      “向月大人,把人类带进来真的好吗?”
      “没关系,之后删除她的记忆也行啊!”
      “可是……”
      有声音的议论,我迷茫地睁开双眼,最先看到的是陈旧古典的横梁,视线轻扫了一下,周围的墙壁上挂着几幅画,简单却不失庄重。陈设只有书柜和红木茶几,眼前的一切都太陌生了,让我一瞬间提神了。
      接着,我就看到了一个金色长发的美貌少年,他穿着幽蓝色清透的衣衫坐在我身边。见我醒了,对我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我没做反应,又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孩,棕色的头发,眼睛大而明亮,长得粉粉嫩嫩的,让人好想捏一下。
      “你们……”
      “我叫向月,你好。”金发男子长得好美,整个人金光闪闪的,他身上的衣服很飘逸,非常美,随意系着的腰带也很独特。
      不过我没有花痴病,没有惊叫,只是淡淡地回道:“我叫曲溪静。”
      “曲溪静?”金发男子的眼眸闪过一丝诧异,却又立刻恢复了正常,他看了看身边的那个小孩,又再次回头看,向我,“你……来这山上做什么?”
      山上?对哦!我好像是上了山,这儿又是哪里?
      “嗯?你们这附近有没有房子之类的?我在找我爷爷住过的地方。”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找到了想干吗?”金发少年又问道。
      “因为我老爸欠了很多帐,一个人离家出走,原来的房子要抵押出去,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我跟面前的人讲了一大堆,希望他能帮帮我。
      我刚说完,金发美男就摸着下巴开始苦思,表情好像挺为难的……
      “向月,为什么有人类味道?你把人带进来了吗?”脚步声传来,很快就有一群奇怪的生物在我面前出现,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青色,红色,蓝色,银色,这些生物的瞳孔和发色好奇怪啊,不是人类的样子啊?而且他们脸上和身上似乎都画有图腾符号,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想起山下那个老婆婆说的话,又好像明白了什么。
      爷爷,我是不是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能不能再让我晕一次?
      “真的是人类啊?”其中银色短发的少年问道,问题真是诡异。
      “那么……你们是什么人?”我愣愣地问道,一动都不敢动。
      “她能吃吗?”我的问题刚问完,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顿时觉得脊梁一阵恶寒。
      我默默回头,看到一个青色头发的妖怪,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盯着我。
      “啊!”我扯着嗓子叫道,“到底怎么回事啊?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啊?”
      “别叫了,他真的会吃了你。”银色头发的妖怪冷声警告道。
      “她是主公的孙女哦……她没地方去,所以要住在这里。”这个时候,向月开口说话了,顿时全屋鸦雀无声了。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里就是我要找地方?这里就是……
      啊——让我死了算了!
      我一下子蹿了起来,边倒退着往门外走边说:“我突然想起也许我能住朋友家里,所以还是不打扰了,告退了,再见了……不,最好不见了。”
      嘭!
      因为撞到了门槛,我第二次向后倒去……
      站在不远处的银发少年飞身过来搂住了我,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啊,真的抱歉,抱歉!”我准备道歉完毕就立刻闪人。
      这速度肯定是我人生的极限……
      可是,一道道影子飞速闪过,我的面前一下子聚了很多人,不,很多妖怪,挡住了我的去路……
      “你们要吃我吗?你们这么多人……哦不,这么多妖怪,能分到几口啊!我都不够你们塞牙缝不是吗?所以你们还是大发慈悲放过我吧!”我沮丧地哀求道。
      “都是墨和青叶你们两个,把她吓坏了,好歹也算是我们的小主人。”向月慢慢地从房间里面出来。
      “既然是主公的孙女,那就住在这里吧!我们不会吃你的……”青色头发的妖怪走到了我身边,单手搭在我肩膀上,热忱地说。
      “不用了……”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痛苦。
      “不用客气,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小主人。”我看向说话的妖怪,这才发现众妖怪中还有女的哦,并且是美人级的,身段婀娜多姿。爷爷,你真是艳福不浅……
      我洒泪叹道:“是你们太客气了……”
      “如果真的害怕,就不要勉强……”这个时候,一直静静坐在门槛上的家伙冷冷地说道,声音如死神般毫无生气,眼神也如撒旦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外表宛如一块黑色美玉,让人觉得爱不释手,可是当我对视上他的视线时,感觉他像是一块北极的千年玄冰,全身似乎快被他冻僵了。
      不过真的好唯美……向月让人觉得耀目刺眼,这个却冷得让人窒息。
      “亡夜,你不要这样说……主公很喜欢她,只是因为跟我们在一起都很少见到她,你态度好一点。”向月看着坐在门槛上的妖怪淡淡地说,他仿佛永远都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爷爷!我相信和你在一起的绝对不会是邪恶的人……哦不,邪恶的妖怪。
      我弯腰鞠躬180度,慎重地说:“以后请多多指教。”
      既然之,则安之。
      反正我的确也没有地方住,即便这个地方很诡异,也比露宿街头好。
      “我叫灵娘,请跟我来。”婀娜多姿的美妖领着我到了房间里面,里面除了简单的摆设之外,还有颜色鲜艳的幔帐。然后她转过身,回头看着我,十分有礼地说,“以后,小主人就住在这里吧!有事随时可以叫我。”
      我点了点头。
      坐在房间里,我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一个小家伙站在门口,看着我说:“向月大人让小主人去吃晚饭……”怯生生的模样真的太可爱了。
      我走到门口,蹲下身子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天天。”他含蓄的说着,突然他的棕色头发里冒出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我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愣住了。
      天天立刻用两只小手捂住了头顶:“你快点去前厅吃饭吧!”说完就逃走了,屁股后面还有一条摇晃着的尾巴。
      哇,好可爱!真想抱抱看……


      回复
      3楼2017-01-25 14:48
        走到了前厅,发现一张长形的桌子前已经坐了九个“人”,见我到来立即转头齐刷刷地看向了我,这场面别提有多惊心动魄了。
        我走到桌边,鼓足勇气坐了下来,不过好像是坐在针毡上似的,坐立不安。
        如果有九双眼睛盯着你,你会觉得好受吗?
        “真的是主公的孙女吗?怎么感觉一点灵气都没有。”蓝色头发的妖怪一脸不相信,语气也是不屑的。
        “应该是吧?主公的孙女的确是叫曲溪静。”向月发表言论。
        “长得不错嘛,很水灵……”看起来很轻浮的男妖,挑了一下眉。
        “不要乱来,主公死了也会来找你算账的。”向月警告性的话语让他闭上了嘴。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我叫曲溪静,17岁,爷爷曲意诺,父亲曲枫南。因为父亲出了一点事,所以我现在没地方去。不过等到我高中毕业,我就会离开,所以这段时间请多指教。”
        那些家伙大眼瞪小眼,难道我还有什么没有表达清楚吗?
        我继续说着,总觉得现在的自己就跟在学校演讲台上一样,够紧张的。
        “那个……如果不方便的话,开学后我就会离开,到时候我住校就可以了!”反正去或者留对于我来说根本就差不多。
        “我们没有要你离开的意思。这是主公的房子,现在也可以说是你的。虽然主公临死前说过,如果见到你,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照顾你。”银色发似乎叫墨的秀气男生平心静气地说。接着又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我:“不过我们都是妖怪,每个月都有一次要露出本体。你真的愿意跟我们住在一起吗?或者我们几个把屋子让给你,因为你看起来很怕我们的样子?”
        “让给我?那你们呢?”
        “我们去妖怪街……”
        妖怪街,光是这个名字就已经超出了我能理解的范围。
        “保持原状挺好的!至于你们的事情,我想见多就不怪了,需要时间磨合嘛!”我干笑了一下,表示肯定地点了点头。总不能我来了,就把他们赶出去吧?而且在山林里让我独自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屋子,也太孤寂了。
        虽然没有人相伴,有几只妖怪可以说话,也不错吧。
        “不愧是主公的孙女,心胸还真是宽阔呢!”一个红色头发的妖怪打趣地说,然后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叫寒语……”
        “我叫神风。事先声明,你可别指望我把你看作小主人。”蓝色头发的少年目中无人地说。
        “花错。”轻浮男的名字还真是……
        向月,天天,墨,青叶,灵娘……
        一个个介绍完,我也大概明白了,在场的妖怪中只有一个始终沉默着,似乎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他叫亡夜,是风靡一时的大妖怪,你不要招惹他的好。”向月笑容灿烂地警告着我。
        他不说我也知道,我怎么可能去招惹他呢?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向月你应该也很厉害吧?”我看着他问道。
        “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的啊!因为你总是带着自信的笑容,而且说话的语调也颇为淡定……”
        “你猜的不错……”向月淡定地笑了。
        “小主人,你有没有被我吓到?”天天看起来十分别扭地说。
        “不会,你好可爱,我晚上都想抱着你睡觉哦。”我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一脸陶醉地说。
        天天用清透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泪水慢慢就溢出来了……
        “呜呜。”他彪泪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不解的我,我看了看向月和其他“人”,我说错了什么吗?
        “对妖怪说这种话,很失礼哦!”向月笑眯眯地说,似乎在向我解释天天为什么会哭泣的原因,然后又安慰我道,“坐下吃饭吧!他已经习惯了……”
        看着满桌的菜,心中顿生一个念头,这些应该不会是什么昆虫或者动物的尸体吧,还是人肉?妖怪应该吃的是那些吧?
        “怎么了?不合口味吗?”灵娘看着我不动筷子,疑惑地问道。
        “我喜欢吃素……”我想在我搞清楚这些菜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之前,我还是只吃绿色植物比较好。
        “怎么可以吃素呢?没有营养的。”向月关心地说道,接着,我的碗里就多了很多不明肉类,我能不能问问是什么肉?但是这样会不会很失礼,搞不好会引起公愤……
        被一双双眼睛盯着,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了下去……


        回复
        4楼2017-01-26 13:48
          总算是安定下来了,不知道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呢?
          话说住的这里也有几天了,什么都不用做,而且有人端茶递水,原来爷爷一直过的日子这么逍遥自在。
          房屋比想象的还要大,房间呈井字形,中间是一个天井。我现在正坐在院子里唯一的一棵树下发呆。
          说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妖怪聚集在这里呢?爷爷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虽然很好奇,但是我没胆子问啊!
          “小主人,你天天呆在房间里不闷吗?”
          我回头一看,是青叶。说句实话,除了天天以外,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的存在,不过正常对话还是可以做到的。
          “啊?可是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好。”其实,我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出去过,我很害怕,外面会有很惊天动地地事情等着我。
          “我们去猎食吧!”青叶兴奋地拉着我的胳膊说。
          “哈?”猎食?应该不会是人类吧?于是,我第一次从那一扇门走了出去。
          出去后看到的就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见到的清泉,我再次回眸,发现身后空荡荡的,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刚从里面走了出来没有错啊!为什么所有的会突然不见了?难道我精神分裂了吗?或者说……
          “小主人,你别怕!这只是结界,为了不让普通人看到……”青叶见我如此,立刻向我解释。
          “向月看家我知道,那其他……同伴,白天都会去哪里?”我都不知道该以什么称呼他们,直接说妖怪好像太没有礼貌了。
          “猎食啊!否则你吃的是什么?”青叶一脸明知故问的样子,在我心口狠狠地敲响了警钟,所以说,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我跟着青叶走在山林里面,似乎一直在往上走,突然,草丛里面有什么动了动,青叶对我说:“小主人,你待在这里等我……”就立刻追了上去。
          看样子,应该不是人……
          我舒了一口气,虽然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还是忍不住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我四处看了看,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
          “嘶,嘶——”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细微的声音,我低头一看,一条似乎有我手腕那么粗的蛇在我脚底下爬行。
          “啊!”我的尖叫声应该传遍了整个山头。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窜出来,一只手,伸出去稳稳的抓住了蛇头,再用力一甩,那条蛇就盘在了他的手臂上,他的手指轻轻一划一按,蛇胆冒了出来,然后他毫无顾忌地直接吞了下去。
          整个过程我都看在眼里,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他好高大,我要仰头才能看清楚他怎样子,英挺的鼻梁,粗犷的眉毛,五官非常英俊,此时他正用野兽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我,想躲都躲不开。
          他穿着黑色的斜肩长袍,裸露在外面的肩膀上有一个黑色图腾,胸前挂着一条黑色饰物。
          亡夜……怎么看都觉得有魄力,在他面前,我觉得自己好渺小。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的声音还真是够低沉的,不过很性感。
          “是青叶带我来的,他去追猎物了!谢谢你救了我。”我鞠躬致谢。
          他不说话,只是环顾四面,可是什么人都没有,许久……
          “跟我来。”他简单地说了三个字,就转身走了。
          虽然我真的不怎么想跟他走,但是他救了我,我也不能给他添麻烦啊!只好乖乖地跟着他走了。
          走到了一片开阔的地方,发现周围种植了好多蔬菜……还有西瓜?
          这是他们种的吗?我看着圆鼓鼓的大西瓜,眼里散发出无比的食欲,好想吃哦……
          “想吃?”亡夜冰冷的眸子朝我望了过来。
          我老实地点了点头,在他面前我不敢撒谎。
          只见他走到西瓜地里弯腰摘了一个,走到我跟前递给了我,然后面无表情的说:“吃吧。”
          我很无语地看着手里的大西瓜,难道就这么拿着啃吗?
          “那个……”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称他亡夜吗?但是他看起来比我大很多,好像很不礼貌,叫叔叔?总觉得我不管叫什么都会被他劈。“亡夜大人……喜欢种这些吗?”
          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我吓得不敢动了,刚才称呼错了吗?
          “你叫别人都是直呼名字的吧?为什么对我要用尊称?”他踱步逼近,那种气势几乎令我快要无法呼吸了。
          “可是你看起来比我大很多,而且灵娘也是这么称呼你的啊。我想我这么叫应该没有错……”我努力保持平静,然而表情看起来应该很扭曲吧。
          “叫名字。”亡夜看着我冷冰冰地说,总觉得是在下命令。
          “好。”我苦笑着应道。
          亡夜低头看着这一片菜田,缓缓说道:“主公生前经常在这里种菜……”
          爷爷?我看着亡夜,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
          “那个……亡夜,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爷爷他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妖怪?”我带着掩饰内心畏惧的笑容问道。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看来他是不打算回答我……
          “主公是阴阳师,我们之中有因为吃人或者杀人,也有因为给人类带来了灾难……被主公降服,作为式神留在身边。”亡夜说完看了看我的脸色,接着向我伸出了手,他的手指上有着尖锐的指甲,“你害怕吗?”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觉得他们和普通人类没有太大区别。所以,我淡淡地摇了摇头,又开口问道:“亡夜你呢?虽然我总感觉你和向月都是很厉害的妖怪,不是我对我爷爷没有自信啦,但是我总觉得要让你们臣服需要很强吧?”
          亡夜沉默了。
          是不是因为我话太多了?
          我正在想他会不会直接忽视我的问题时,他却又开口了:“向月本是官宦家养的黄金鲤,后来却被人封印在了池塘之中,被主公,他就一直跟着主公。而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记忆,不知道为什么存在,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却记不起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总觉得自己在等待着什么,却忘记了自己在等待什么……但是主公曾说过,只要静静地在这里等待,总有一天我的记忆会恢复。”
          我有些惊奇,我爷爷都已经死了,他们却还守在这里,并且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妖怪是不是头脑简单?
          我看着亡夜,总觉得他此刻的眼神很空洞,是因为没有记忆的缘故吗?还是因为爷爷去世感到寂寞的缘故?我可不会安慰人,妖怪就更别说了。
          “嗯……虽然你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你要有和我爷爷在一起的记忆吧?和你同伴在一起的记忆,将来,还会有和我在一起的记忆。”我拍了拍胸脯,这算是安慰吧?亡夜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于是我决定趁热打铁,“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做你的主人……”
          他的眸子隐约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是杀气吗?
          “要你这样的大妖怪称我做主人,好像有点不切实际,况且我也没有所谓的灵力,只打个比方,比方。”我无奈的耸了耸肩,立刻改变态度解释。
          亡夜冷笑了一下。
          我浑身的汗毛根根竖了起来。
          他冷冷地说:“和妖怪在一起,注定需要和家人断绝来往,跟你爷爷一样。”
          “亡夜……”
          他很喜欢爷爷吧?应该也很尊敬爷爷。尽管他的语气冰冷,态度也很冷漠,不过……我能感觉得到。
          亡夜只是看着我,并没有应声。
          “用你的手指甲帮我破西瓜吧?不过要用……刚才没有抓蛇的那只手哦!”我扯开了话题。我才意识到,从开始我就捧着个大西瓜,现在真是又累又渴。
          亡夜只是用食指在西瓜上写了一个十字,西瓜就裂开成四份……好方便啊!
          “小主人……”
          青叶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吓得我差点将手中的西瓜扔掉。
          他看着我可怜巴巴地说:“我找了你半天,你居然躲在这里吃西瓜?”
          “我……刚才遇到危险,亡夜他救了我。”
          “遇到危险?谁袭击你了?”青叶的表情立即严肃了,似乎要帮我报仇。
          “你的同类……”亡夜冷冷地说道。
          同类?
          “青叶?你是蛇?”我好奇地问道。
          “嘶嘶。”青叶吐出蛇信子在我脸上轻扫,痒痒的,他白净的脸颊也显出少许蛇鳞。
          “啊。”
          我惊慌失措地一把拽住了就近的亡夜。
          “呜呜,你嫌弃我……”青叶沮丧着脸,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
          “没有啦,不过你用舌头舔我,是在占我便宜哦!”我摇了摇手指,代表不行。
          反正我已经知道他们不会伤害我,所以尽管有时候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多少还可以承受的。
          我们没有再多说什么。
          回到房里,亡夜就进了自己的屋子,而青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看到墨正在院子里面劈木头,这山里肯定是没有煤气可烧的……应该是烧木头吧。
          “你要搬到哪里去?我帮你。”我走上前说道。
          “不用……”说完两个字,墨自己就抱着柴走掉了。
          “啊,都是因为你,所以他才要做这些事情的。”身后传来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我转头,看到穿着一身蓝色衣服的神风。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疑惑地盯着他。
          他解释道:“自从主公死后,他就没有做过这种活,人类很麻烦不是吗?吃东西要熟的,洗澡要用热水。而且很脆弱,容易生病,容易死去。”
          虽然这话明显是冲着我来的,但是总觉得有点淡淡的忧伤感,也许他和亡夜一样,很喜欢爷爷,爷爷的离开让他……
          “神风,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爷爷?”
          “你……说什么?”神风一把抓住我的领口,恶狠狠地说道,“别自作聪明了,充满腐臭味的人类。”
          “为什么不承认呢?你在掩饰什么?”我睁大了双眼说道。
          “我恨他,也很讨厌你!也许这里每个人都讨厌你……只是他们不敢说而已,因为你是主公的孙女。对你好,也是因为你是主公的孙女。”神风笑得很狂妄,一脸不顾后果的样子。
          “神风,你不要乱说,被向月听到了,有你好受的……”这个时候又有两个妖怪出现了,似乎是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而说话的是寒语。
          “是啊!况且我们很喜欢溪静……”花错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浮。
          虽然神风的话有点冲,但是的确……尽管我能够习惯他们,也许他们只是因为爷爷的关系才勉强让我和他们住在一起的,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由变得有些低落。


          回复
          5楼2017-01-27 16:42
            有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5-22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