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黑子吧 关注:171,982贴子:2,949,610

【原创】黑篮之异能军宠(哲也生贺/无底坑慎入)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食用指南:
1.这里是阿赢,新人初次发帖,初次写黑篮同人,请多多指教。如有不足之处,还请提出。
PS:阿赢取名废。
2.真真的是第一次写黑篮同人,动漫也是最近才刷完。读过吧规,但对人物性格不是很能把握,因此可能会ooc,但是阿赢会争取写好的!
如出现ooc,还请告知。
3.阿赢懒货一枚,而且是高一党,学业繁重,所以此贴若写长篇(预计),可能会写,呃,那么长——————————(是不是很长?)
而且不知道会不会写完。(因为怕写崩)
4.暂时的走向已经定了,但只想了大纲,阿赢无存稿,所以……你们懂的,是吧?
5.此为哲也生日贺文(话说第一次写生日贺文……)
6.暂定两天一更(寒假期间)
上学期间应该为一周一更。
7.渣文轻喷……
8.有待补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18 18:46
    VOL.1
    华灯初上,淡黄色的灯光悄悄照进这个全城唯一昏暗的角落,为其添上一股不切实际的朦胧之美。
      但是,腐朽与黑暗并存,苦难与痛苦永在,在神族里,这座名为东之隘角的贫民窟,是所有神族人,唾弃和厌恶的存在。
      最底层的人民,最肮脏的存在……
      他们有的是最稀薄的血统,是最无耻的人格。
      他们没有人权。
      在这里,欲望可以无限扩大,在这里,权势可以为暴力买单。
      没有人在乎什么时候,这儿有什么人死了;更没有人会想知道,这里,有什么人被毁灭了。
      若是中心的帝王城被奉为天堂,此处怕就是地狱了。
      不,或许连地狱都算不上,而应当称之为——
      炼狱。
      
      
      
      
      
      ——此时,贫民窟中——
      黑子哲也端着一碗被熬制得药味稀薄的药汤,抬头看着面前的一大队侍卫,开口:“抱歉,请让一下好吗?你们挡到我的道了。”
      换作平常,黑子哲也绝不会这么说,他宁可等待众人离开,然后走过去,或是凭借稀薄的存在感趁混乱时机混过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贸然开口。
      但是这次不一样。
      面前的这群人明显是找他的,而他现在也确实有急事。
      低头看了看仍是散发着热气的药汤,叹了口气。
      母亲,这一次……你一定也要……撑下去……
      “对不起,你们有听到我的话吗?能让一让吗?”见无人说话也无人有动作,黑子不由再次表达自己的意愿道,敏锐的黑子当然注意到这一大队侍卫应当是缺了主心骨的样子,但他显然不想去知道这些,此时能过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所以的路都被堵绝了,一众侍卫隐隐呈包围势,黑子不禁皱起秀气的眉毛,那双水润润的蓝眸隐在有些长的刘海中,看不真切,纵使只是孩子的身躯,却还是让人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的冰冷。
      他很不开心,在场众人都看出来了。
      “啊啊,真是抱歉,来晚了,美人再三挽留啊……”一个声音鬼魅地出现,还未反应过来是从哪个方向传出来的,原先有些松散的队伍已经发生了变化。
      若是之前如散乱的蚁群,如今已然有了蚁后。
      队伍呈半月型包围状,隐隐护住了中间那姗姗来迟的黑发男子。
      男子嘴角噙着不羁的笑,微微弯腰,低头看着黑子哲也,柔声道:“王已经等久了呢,黑子少爷,是时候该回去了。”
      黑子有些莫名,什么王,什么少爷,他,不过是贫民窟里,渺小的一员罢了。
      黑子皱眉,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抗拒。
      “噫,小金井,你没告诉黑子少爷我们的来意吗?”
      “哎?头,你不是说不要抢你的风头吗?你还说,这么重大的一件事,只有亲口说出来才能显现出你的逼……”格,剩下一个字被深深咽了回去。猫嘴少年捂住疼得红肿起来的头,不满地蹲在地上,一边画着圈圈一边小声埋怨着。
      黑子皱了皱眉,下意识紧了紧手里的药汤。
      “抱歉,能让一下吗?”
      这一次,他的目标直指黑发男子,成功勾起了男子嘴角的邪笑。
      哎?有趣……还在在乎,那个女人吗?
      明明,只是一个,收养了你的下等神,不是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8 21:35
      抱歉,非WiFi环境下发的文,还以为没发出去,现在更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8 21:36
        VOL.2
          “如果我不让呢?”
          一句话,让整个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黑子哲也抿紧了双唇,眼眶微微发红。
          他知道,如果打起来,他没有胜算,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下等神,如何敌得过最起码是中等神的众人呢?
          高尾噙着一丝微笑,狡黠得犹如掌握一切的狐狸。
          那个女人,那个卑微的女人,其实自始至终,都不该碰黑子少爷的。
          诚然,在皇族丢失黑子少爷的那段时间里,是那个女人照料抚养黑子少爷长大,但是,太低贱了,真的。
          那种血统稀薄的下等神,就该好好待在尘埃里,竟然会有想法去触碰高贵的黑子少爷?
          太,可笑了吧?
          高尾的目光缓缓扫过黑子,挑剔地看着黑子身上的打扮。
          破旧的灰色布衣,穿起来一定是粗糙又难受,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让高贵的黑子少爷蒙受这样的委屈。
          高尾表示对贫民窟很不满意。
          一想到黑子少爷曾在这度过了漫长的十年,他就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黑子少爷,王说,请您尽快回去。”高尾深吸了一口气,摈弃懒散的态度,认真地说。
          “王要见您。您知道,王没有多大耐心。”
          黑子当然知道高尾口中的“王”是谁。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王要见他那么一个无名小卒。
          但是眼下并不是思虑这个的时候,今早他起来,意外地发现母亲又开始发热了。
          那种一生起来就让神要死要活的红病,就像人族的高烧,也是会折腾出命来着的,何况母亲本就体弱呢?
          他们神族,虽被誉为神,可也并不是死不了的,只是寿命普遍长点罢了。
          而黑子手里捧着的着一碗药汤,是他从贫民窟西边那个善良的老医师那里得来的。
          当然,前提是帮他们捡到足够多的柴火。
          这事做了不是一两天,因此黑子每一次都会凭借自己稀薄的存在感,到更西部的魔兽森林里去,捡那些天然的好不柴。
          不过,也不是全无危险,起码这一次,他就被异常敏感的一只蛛猴,抓伤了后背。
          但是的但是,这些都不要紧,老医师帮他瞧过母亲的病,他告诉过他,母亲已经时日无多了,除非有上等神愿意搭救,否则,再出什么小毛病,就熬不过去了!
          他怎么会那么疏忽?!昨天那么冷!他竟然没有注意到母亲没有好好穿鞋!
          所以,才会生红病的吧。
          黑子有些害怕,今天的一切莫名熟悉。
          就像上一次,也有一群不像是神族人的人,莫名其妙找到他,想带他走,而又值母亲病重,他要带药回去照料……
          黑子等不住了,僵持下去不会有令他满意的结果的,黑子只是想待在母亲身边。
          至于那个王,那个众神之主,他不见也罢!
          若是被高尾听见了这一番心语,又不知道还是何等的惊讶与癫狂了。
          要知道,神族等级观念可是很森严的。
          一个高贵的上等神竟然比不上一个低贱的下等神。
          你一定是疯了,黑子少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9 08:52
          昂,因为阿赢有点社交死,所以要靠各位活跃气氛喽,谢谢!鞠躬!希望快些和大家熟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9 19:55
            VOL.3
              黑子已经决定了。
              无论最后结局如何,遍体鳞伤也好,死也无妨,他一定要过去。
              突破,这个重围。
              似乎察觉到了黑子的决心,高尾挥了挥手,立刻,隐藏在暗处的人显现,将黑子包围了起来。
              没有忽略黑子一脸“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神情,高尾不禁对黑子少爷的崇敬又高了一层。
              “黑子少爷,还请跟我回……什、什么?!!”
              宛若一道光,猝不及防地从他身边擦过,高尾还未回过神,原地的黑子就已经不见了。
              高尾黑眸圆睁,不自觉抬起了手。
              脸上微烫的药汤提醒着他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是错觉。
              他僵硬地转过身,看着那道蓝色的身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
              “这么说,他最后还是见了那个女人?”高位上的男人身穿一袭烫金色长袍,靠在那纹着繁密的君王法阵与精致的圣洛花花纹的王座上,一只手斜撑着头,道。
              高尾不自觉流下了冷汗,那半跪的身子俯得更低,几乎将自己埋进了地里!!
              究竟是何人,竟让这样一个可以说是骄傲的上等神弯下脊梁?!
              当然是神族之王
              ——赤司征十郎!
              “我说过的吧,”赤司轻轻扯出一抹笑,“不要让他见到那个女人,我的命令是绝对的。高尾,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高尾的呼吸骤然停住了。
              点了点头,“臣,知道了。”
              高尾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他所要去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皇宫中隐蔽的地下暗宫。
              所有重罪者、奸细、暗卫都被安置在那儿,除了王,没人有能力随意进出。
              他高尾和成即便是暗卫中的一个大队长,犯了错,也还是要受罚的。
              虽然成功地带回了黑子少爷,却是没能阻止黑子少爷见到那个女人,因此就算是没有完全完成王的指令。
              这样,就是犯错!
              “高尾,别忘了把发生的一起拓印下来,我倒是有点好奇了,我这弟弟……”
              高尾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身对着赤司再次一个深深的九十度鞠躬,才慢慢退下去。
              但是是为什么呢?
              高尾想不通。
              王为什么不让黑子少爷见到那个女人呢?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那个女人是下等神,觉得她不配碰黑子少爷吗?
              还是,那个女人,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我亲爱的弟弟,哲也,欢迎回来……”
              高位之上,那个天神般耀眼的男人轻轻呢喃,犹如恋人间亲密的耳语。
              “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20 08:51
              说好的艾特??
              @弥微凉 @记忆非黑即白
              第一次艾特,好激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1-20 08:53
                不知道大家有木有听过Ray of shine呢?初恋组的歌哦,哲也的声优小野贤章和青峰的声优诹访部顺一合唱的哦~
                (没错,这是伪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1-20 16:37
                  VOL.4
                    黑子忍住身体的颤动,再次闭上眼睛,还是可以看到那张苍白的脸。
                    惨白得像白纸一样,已然失去了原有的温度,还有那双紫青色的嘴唇,无不在告诉黑子:母亲,已经不在了。
                    用力握紧拳头,似乎要抓住什么,黑子感受着底下柔软的被子,伤口已经麻木到冰冷了。
                    “为什么呢……”他喃喃低语,“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到呢?”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彻骨的冷寂,宛若千年冰封的地窖,一呼一吸即被冻结。
                    黑子突然想到之前自己发现母亲生病了后,着急想去找药时,母亲拉住他的衣襟。
                    那个时候,她想说什么?
                    不要,去吗?
                    母亲,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呢?
                    还是已经有预感自己命不久矣了呢?
                    为什么那个时候他不在母亲身边啊混蛋!!
                    黑子想哭,却仍是冷着一张脸的,莫名让人心疼。
                    淡蓝色的眸子蒙上灰暗的雾气,赤司所见就是这样动人心魄的一幕。
                    只是此刻,赤司也不过是抱着欣赏的态度的。
                    “哭出来的话,就不是我赤司征十郎的弟弟了。”
                    充满威严的话语兀地拔地而起,整个房间像是灌进了一阵狂风,周边的蜡烛妖娆地摇了摇身子,又安稳地伫立着。
                    黑子猛地起身,所有的感觉瞬间被夺走,耳朵眼睛都似乎失去了作用。方才的失落痛苦也消失殆尽。
                    什么?!
                    谁?!
                    是,那个人吗?
                    是,——王、吗?
                    黑子瞬间惊出了一丝冷汗。
                    不仅是为赤司的到来,更是为他话的内容。
                    他?是赤司的弟弟??
                    怎么可能?!
                    他不过是一个下等神,怎么可能拥有赤司那样的血统?
                    况且他们长得也一点都不一样啊!
                    “不用猜测了哲也,我已经确认过了,你就是我的弟弟,十几年前遗落在外的神族二少爷。”
                    他竟然没有用王的自称!!
                    赤司似乎轻笑了一下,他站着,明明只是站着,什么也没做,黑子却觉得自己是在仰望一个遥不可及的创世神座。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明显感觉到了黑子的失态,赤司疑惑道,好听的声线陷入黑子的耳边,仿若低吟着婉转旋律的大提琴。
                    黑子下意识摇了摇头,明明那张脸就在眼前,可为什么,他就是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见呢?
                    不过下一秒,面前的人突然真实了起来,黑子终于可以动弹身子,只是这一动,竟是发现整个身体都因为紧张而一直紧绷着导致僵硬了。
                    他只得直愣愣的看着赤司。
                    赤司对着他笑,一脸无辜地笑:“一下子没收住威势,没吓到吧?哲也?”
                    头顶的玻璃天花板间隙中透过几缕光丝,洋洋洒洒地缠绕在那个人的身上,黑子从不知道,阳光可以那么眷顾一个神。
                    “不,不……”黑子机械地摇了摇头,终于慢慢缓过神来。
                    他也终于认识到,赤司征十郎,他们神族的王,究竟是何等的强大了。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1-21 09:5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1-21 09:57
                      VOL.5
                        然而无法逃脱。
                        黑子想要逃离赤司那强大的气场控制,却依旧无法自如。
                        一瞬间,直到他想起了面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对待他,怎么对待他母亲时,他才感到心底翻起的那一块伤疤滋滋地疼。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声音从底下传来,赤司低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孩子,微笑地拉长诱惑:“嗯?哲也想说什么?”
                        他知道黑子指的是什么,他也知道,提起那个女人一次,黑子就会伤心一次,可是赤司仍是固执着地,想听到黑子亲口说出,亲眼看见自己的残酷。
                        因为哲也啊,不能总是这么软弱啊。
                        “为什么,不让我见母亲最后一面呢?为什么,不救救母亲呢?”只需要上等神的一点血液。或许这很难,但对于已经是至尊神的赤司征十郎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说他黑子哲也是他赤司征十郎的弟弟,为什么能忍心看着抚养他多年的母亲死去?甚至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让他见到?
                        说到底,他于他赤司征十郎,究竟算是什么?
                        “呵,哲也还是孩子啊,还没有成年呢。”赤司弯下腰,抚上黑子的后脑,略带侵略性地抬起他的下颚,逼迫着黑子下垂的目光对着他。
                        “哲也是皇族血脉,那个女人实在太肮脏了,不配碰哲也。”笑着,明明是愉悦地笑着,黑子却感到无法言喻的寒冷。
                        “怎么会……母亲,母亲她,她抚养了我这么多年啊!即便只是下等神……母亲她也……”
                        “闭嘴哲也!”
                        赤司的手一紧。
                        “那个女人不是你的母亲,你记住。”
                        严肃地说下一句话,在黑子固执又悲愤的眼神里,他的语气又放松了下来。
                        “再说,哲也是我的弟弟,你的一起就是我的一切,我有权利掌控你的世界。”
                        什么啊……
                        这个人,简直就是疯子吧。
                        黑子的眸子陡然睁大。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什么叫,他的母亲不是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怎么会不是他的母亲呢?
                        即便他真的是赤司的弟弟。
                        他有一个下等神的母亲,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吧?
                        作为神族的王,是被允许有很多妃子的啊。
                        赤司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
                        长久的沉寂。
                        黑子盯着赤司的眸子,敏锐地感觉到了赤司眼底的趣味。
                        他突然觉得,可不可能,这只是赤司征十郎的游戏呢?
                        又或是,他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呢?
                        神族与其他三族关系正处于胶着状,随时可能开战。
                        而好巧不巧,赤司这时候寻回了他。
                        赤司征十郎,可从来不是一个爱心泛滥的人啊。
                        “哲也很聪明。”
                        黑子的身子不自觉颤抖了一下。
                        这个人,读取了他的心思吗?
                        “所以啊,只要好好听我的话就好了。是吗?”
                        黑子垂下眸子,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又什么办法呢?
                        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不是吗?
                        纵使这个人最后只是要利用他。
                        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不是吗?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01-21 15:17
                        今天小年(母上大人说的),所以再更一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1-21 15:18
                          我发现我真的闲得慌,谁和我谈谈人生啊。
                          (●°u°●) 此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1-21 16:40
                            VOL.6
                              “那么现在该给哲也涂药了。”
                              黑子被惊得抬起头,错愕地看着他。
                              “血腥味太重了啊,哲也。我不喜欢。”
                              “哦,还有,每个星期末,到我宫殿来,我有事。”
                              赤司还是挂着那抹笑,似乎从见到黑子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消失过。
                              无论什么心情。
                              “还有哦,哲也的成年日也快到了吧?最近要抓紧时间学习宫廷礼仪哦,到时候可不能让皇族蒙羞啊。”
                              黑子木讷地点点头,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脱衣服吧。”
                              黑子紧了紧眉,露出抗拒。
                              不知道为什么,他确实没有出声抵抗,只是面露难色。
                              “对哥哥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哦。”
                              赤司的恶趣味突然显现,面对那么小一团的黑子,竟然用了哥哥的自称。
                              明明之前还把他当成一个成熟的大人。
                              不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哲也的成年就是十个月以后了。
                              神族人十五岁成年,成年之前都是小孩子,只有在成年的那一刻,才会瞬间变成大人的模样。神力也会倍增,血脉会有一定程度被激发。
                              当然相应的,如果那个神族人最近受了什么伤,伤痛也会加倍。
                              所以神族人在成年前,都会好好保护自己。
                              而哲也……
                              赤司的眸子一暗。
                              那个女人……
                              “不要。”
                              或许是赤司的目光太可怕了,黑子颤抖地反抗。
                              他将身子抱成一团,往后挪去。
                              赤司瞬间觉得自己化身为有恋童癖的猥琐大叔。
                              “哦?”赤司低吟。
                              “我不喜欢别人违抗我哦,哲也。”
                              粗暴地拽过快缩到床角的黑子。一把扯去他身上的破布料。
                              黑子固执闭上眼,不想面对这让他不安的一切。
                              但出乎意料,抚上这些伤口的是细碎的温柔。
                              丝丝的疼痛从伤口处蔓延开,却带来了一股无法言喻的酥麻感。
                              还是有疼痛。
                              黑子抿紧嘴巴,咽下所有难耐的呻吟。
                              所幸,难熬总算过去。
                              “这个药很好,用上个三次就差不多了。嗯,需要我帮你洗澡吗?”
                              帮黑子做好包扎工作,赤司轻声问。
                              黑子赶紧摇头,他真是怕了赤司了。
                              “哦?不要吗?”
                              赤司一脸可惜的样子。
                              黑子一脸决绝。
                              “好吧,明天我再来,哲也好好休息。”
                              放下药膏,赤司直起身子,想了想,又不知道为什么俯下身。
                              “我很满意你哦,我亲爱的弟弟。”
                              男人原地消失,徒留呆楞的黑子。
                              他呆呆地愣了好一会儿,才用被子盖上白皙瘦小的身子,低下头。
                              “可是我不满意你啊,赤司征十郎。”
                              这是他第一次叫赤司的全名,神色晦暗不明。
                              我该怎么办呢?
                              我该不该相信你?赤司征十郎?
                              母亲她到底,怎么了?
                              他,到底是谁?
                              ——
                              “王今天很高兴?”黛千寻从暗处走出,淡淡道。
                              “很明显吗?”赤司微微扯起一丝笑。
                              “笑意都快溢满整个宫殿了。黑子少爷很讨人喜欢。”
                              “黛。把樱井给哲也当侍卫吧。”
                              “王是觉得这样能放轻黑子少爷的戒心?”
                              “黛果然了解本王。”
                              “毕竟哲也啊,还是很单纯的啊……”
                              黛千寻看着赤司,什么话也没有说。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1-22 10: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7-01-22 10:36
                                阿赢:呜呜(╥﹏╥),哲也小天使,没人看我的小说!更没有人评论!再也不相信真爱了!(ಥ_ಥ)
                                黑子:阿赢不哭,说实话我很困扰,从来没有看过女生哭……
                                赤司:竟敢让哲也感到困扰,阿赢你真是不要活了!(手上凝聚起神力。)
                                阿赢:Σ(°Д°;不不!王你听我解释!
                                黑子:赤司君请不要欺负阿赢桑,我会更困扰的!
                                赤司:哲也闭上眼睛就不困扰了。(摸摸头,微笑)
                                黑子顺从地闭上了眼。
                                阿赢:啊啊啊!哲也小天使你这样我很困扰啊!! ٩(✘д✘๑;)۶
                                你们只看不评论,阿赢才是真真真真,宇宙最困扰的事了!哼 (。-`ω´-)  
                                ID:3785863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7-01-22 11:36
                                  标签楼来一个。
                                  PS:米娜桑觉得什么时候更新好一点?⁄(⁄⁄•⁄ω⁄•⁄⁄)⁄
                                  呃,换句话说,你们什么时候在?
                                  ID:592364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7-01-22 21:2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7-01-23 20:06
                                      VOL.7
                                        “最近怎么没什么殿下的消息?”
                                        “殿下估计又去卡娜加尔大森林了吧。”
                                        “又去那??这回又是干嘛?”
                                        “嘛,谁知道呢?估计又去挑战等级巅峰了吧。明明已经那么厉害了……”
                                        “哎哎!听说殿下很帅气的!我好像看看啊!”
                                        “是啊是啊!殿下绝对会成为我族最英明的王的……”
                                        声音渐行渐远,躲在暗处的今吉翔一走出来,看着离去的宫女背影,突然笑了一下。
                                        啧啧,真成了全民男友了。
                                        可惜啊,你们可不知道你们殿下的暴力。
                                        向着凯歌殿走去,今吉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
                                        “喂,今吉。”
                                        突然,一个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今吉缓缓转身,再转身……
                                        “你在哪呢?天太黑,我看不到殿下你啊……”
                                        黑夜里能够完全消失的男人还能有谁?
                                        当然是堂堂王子殿下——青峰大辉了!
                                        宫女们也许不知道也没见过青峰殿下,但是,他今吉能不知道吗?
                                        毕竟,他可是殿下最好的基友啊。
                                        “别闹了,今吉。”
                                        来者的声音带着无奈,今吉一听就发现了不对。
                                        “哦?怎么了?冲击失败了?”
                                        “就差一点了。”
                                        “啧,那不还是失败了吗?算了吧青峰,你已经很厉害了。”
                                        私底下,今吉一向是直呼青峰的名字的。
                                        “不行,还不行,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厉害的角色呢。”
                                        “啧啧,我族的强者可都被你打败过了啊,多亏了你,他们的信心都被消磨光了。”
                                        原本以为自己已是同龄中的佼佼者,但一遇上青峰,已有的那么一点光芒就瞬间消失殆尽。
                                        “切,他们也太弱了,我不过是认真了那么一点。就跟天塌了似的。没几个有胆子跟我拼到最后。”青峰躲在暗处,没有让他看见,但光凭青峰的语气,今吉就可以想象出他脸上嘲讽的表情。
                                        仿佛再说“来反抗一下也好啊!别让我太失望!”
                                        青峰自幼嗜武成瘾,又偏偏那么有天赋,再加上皇族优越的条件,好吧,尽管他很少使用,但是,就因为这些,他已经俨然成为了一个怪物了。
                                        “谁会愿意和怪物打架啊。不要命了吧。再说,还是对王子殿下呢。”
                                        “切,什么狗屁王子,我明明已经隐藏好身份了!”
                                        “噫,真的吗?”眼睛下的眯眯眼弯的弧度更大了。
                                        那目光在身上逗留了那么就,饶是青峰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
                                        “今吉!今天和我练练?”
                                        今吉瞬间恢复正常,“嘛嘛,别生气呀。”他笑着,“不过确实,殿下的外表就是与众不同,走在黑暗中从来不需隐身术。”
                                        对不起,原谅他可耻地又用了这个梗,因为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打击到青峰的了。
                                        毕竟,这个人真的是个怪物啊!
                                        “怪不得宫女们老是埋怨自己见不到王子殿下。都怪这整个宫殿太黑。”
                                        “今吉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就陪我操.练.吧。”
                                        胸前的衣服被大力拽住,今吉眯着眼睛,大笑。
                                        “好了,快点去王那里吧,他有事相告,我的,王子殿下。”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7-01-23 20: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1-24 13:49
                                          VOL.8
                                            黑子泡在温暖的泉水中,仰靠在池壁上,双目无神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雾蒙蒙的水汽。
                                            背后的伤口早已没有当初的疼痛,如今泡在泉水中,更是被酥麻包围。赤司做了很好的防水工作,因此他才敢毫无保留地浸在水中。
                                            黑子好久才注意到自己的处境,像是离了窍的身子突然注入了灵魂,他一个抖擞,像是初入此地般,惊讶地“咦”了一声。
                                            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巧的手臂轻轻划过流水。温润的温柔包裹着他的小手,黑子盯着自己明显比同龄人小一圈的手,不确定地想:成年了以后,他应该也能长得像之前见到的那个黑发男子一样高吧?
                                            此时的黑子,仿若已经忘记了伤痛,忘记了他曾经有一个下等神母亲,在神族之王赤司征十郎的冷眼旁观下,悄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又或者说是,他已经接受了现在的一切。
                                            母亲回不来了,但是他不可能不接受赤司一辈子,毕竟,母亲的死也不是赤司的错,他也有错,是他疏忽了......
                                            不过若他现在对赤司还有什么隔阂的话,就是幼时被抛弃的痛了吧。
                                            为什么,丢下我呢?
                                            如果当时,不是母亲的话,我现在会怎么样呢?
                                            还有,母亲,真的不是母亲吗?
                                            还是赤司另有所指呢?
                                            黑子不知道,饶是他再聪明,在毫无了解的状况下,也不可能得出什么结论了。
                                            先放着吧。
                                            他一定要弄清楚,赤司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还是不能完全信任赤司征十郎啊。
                                            黑子抚上自己的胸口。
                                            毕竟这么多年贫民窟,可不是白呆的。
                                            重新跌回到原来的位置,溅起一道水花。
                                            黑子听着耳边潺潺的水声,总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啊啊,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赤司的弟弟呢?
                                            一个那么耀眼,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他,而他呢?不说话,恐怕没人会注意到他。
                                            一丝淡淡的清香慢慢涌入鼻尖,黑子敏锐地感觉到有些冷掉的水渐渐重新热了起来。
                                            这水可不是温泉啊。
                                            有什么法术吗?
                                            还是----有什么人吗?
                                            “谁?”黑子突然出声,宛若平地惊雷,炸出了一只小蘑菇。
                                            没错你没有看错,就是一只小蘑菇。
                                            有着一头漂亮的樱花色短发,还在不断道歉的小蘑菇。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是黑子。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黑子小心地将身子往水下藏了一点,隔着雾气对对面樱色头发的男子。
                                            “回殿下,在下是樱井良,是王派过来保护殿下的。”
                                            被问到身份的小蘑菇终于不再道歉,反而一脸正色。
                                            黑子看着他,没有说话。
                                            樱井继续单膝跪在池的对面,低着头也不说话。
                                            ……
                                            什么啊,赤司他,到底为什么要给他派一个侍卫呢?
                                            还看起来,那么蠢……
                                            对面的樱井无意识地抖擞了一下,毫无察觉自己被自家未来主人给嫌弃了。
                                            “啊,好吧,抱歉,你能出去一下吗?我要起来了。”
                                            樱井闻言继续愣着,直到三秒后……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话还没说完,人就不见了。
                                            黑子看着樱井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说话。
                                            樱井,也很厉害呢。
                                            你究竟想干什么呢?赤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01-24 13:49
                                            ——标签楼——
                                            说实话我的文风是不是太严肃了?果然应该欢快一些吧?
                                            不过等遇上奇迹后就会慢慢欢快起来的!
                                            预计还有十章,应该……
                                            还有更新还是不定时吧!(๑•́ ₃ •̀๑)
                                            说实话我很勤奋,不是吗?
                                            还有存稿也快完了,以后更新可能……嗯……你们知道的吧!
                                            总感觉进度有些慢了……
                                            不过阿赢还是蛮喜欢这种温火煮文的速度的(?)
                                            PS:哲也生日当天会送上小番外,已码完,五千字大礼包!
                                            滴滴,老司机要开车了,谁要上车?
                                            ID:4439114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7-01-24 14:0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01-25 15:32
                                                VOL.9
                                                  “失败了?”
                                                  “没有,赢了,但仍未达到陛下的目的。”
                                                  “领罚去吧。”
                                                  “是!”
                                                  人退去,赤司坐在高位上,淡笑着。
                                                  他终究还是小看了妖族啊,没想到失去了曾称霸妖族一时,目前实力最弱的妖族也那么难攻下?
                                                  还是,因为那个人?
                                                  那个,让他的第一步棋,生生挪了位子的人?
                                                  真是有趣啊。
                                                  抬起手,轻轻摩挲着唇角。
                                                  是个人才啊,那个人,如果能纳为己用的话……
                                                  “陛下,成功了。”黛千寻突然出现,轻声传达到,赤司的眸子一下子睁大,一时之间,眼底光芒万丈。
                                                  黛千寻只觉得赤司的威压又重了几分,不由得把身子俯得更下了。
                                                  “很好,人在哪儿?”
                                                  “地下暗宫。”
                                                  “情况怎么样?”
                                                  “不愿臣服。他很倔。”
                                                  “嘁,总会让他屈服的。”他走下神座,在一簇浮空跳跃的神火前站住。
                                                  伸手,神火顺从地接受他的抚摸,跳动得更欢快了。
                                                  “如果还是不臣服,那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火焰的映照下,他的表情变得幽深而深邃。
                                                  “没有利用价值的话……”
                                                  “那就毁掉好了。”
                                                  声音响在半空,经久不散,黛千寻低着头,在赤司走后,终究没忍住,叹了口气。
                                                  这样的王,终究还是太冷血了啊。
                                                  ——
                                                  “人没来吗?”注意到禁闭的从未打开的宫门,赤司目视前方,问。
                                                  “回陛下,未曾有人来过。”一旁的侍卫恭敬地俯身,一字一句地回道。
                                                  “啧,哲也真是不听话啊。都说了……”男人发出一丝喟叹,不见了身影。
                                                  原地的侍卫重新直起身子目视前方,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风轻轻抚过,却吹不动侍卫一点衣角。
                                                  仿若一座雕像,如若不是刚才的回话,谁能想到这是活物?
                                                  而仔细看那侍卫胸前的勋章。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嘶……竟是,上等神……
                                                  ——
                                                  “哲也在看书吗?”男人的声音鬼魅般地出现,愣是吓了黑子一跳。
                                                  黑子啪地一下合上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前面,背光的男子。
                                                  “……”没有说话,或者说不知道该说什么。
                                                  黑子的眼中仿佛燃着一把火,带着不拘的坚强。
                                                  赤司笑了。
                                                  很温柔。
                                                  “哲也没来我的寝宫,是想我来请吗?”
                                                  明明是笑着的,却让黑子感到无法言喻的冰冷。
                                                  这个人,从来没有人敢拒绝他的吧?
                                                  黑子张了张嘴,只吐出了几个字。
                                                  “没说,什么时候。”
                                                  没说什么时候,因此不知道什么时候去。
                                                  不是不可以等待,只是这个等待还要看是什么人。
                                                  而赤司征十郎,很明显的,是没有得到黑子等的资格的。
                                                  赤司听出了言外之意但却毫不介意,他也很清楚黑子对自己的戒备,但这些都不重要。
                                                  他看着乖巧的黑子默默地想。
                                                  只要棋子乖乖的,不就好了吗?
                                                  棋子终究是棋子,翻不出什么大风浪。
                                                  即便,这个棋子,是他赤司征十郎的,弟弟……
                                                  直至今日,赤司终于定位了黑子在他心中的地位。
                                                  也许他对黑子也是有那么一点的关心的,但说到底,更多的则是兴趣。
                                                  价值还有待实现,不过在此之前,赤司很愿意陪黑子玩玩。
                                                  说不定……
                                                  他想。
                                                  还能让他对他死心塌地呢。
                                                  即便是已经做好了打算的赤司,也不会预测到,将来的一切会是多么的失控。
                                                  他更不会想到,眼前的这个拥有天空的颜色的少年,将来会怎样撩拨他的心弦。
                                                  毕竟一切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而现在,他也只能说那么一句话。
                                                  “哲也,来我的寝宫,现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01-25 15:3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7-01-26 11:50
                                                    VOL.10
                                                      黑子跟着赤司的步伐,远远地落在后面。
                                                      不知有意无意,赤司的步子也放慢了,黑子自知无法拖延,赶紧跟了上去。
                                                      “以后,就这个时间来找我吧。”
                                                      黑子面无表情地走着,突然听到赤司说。
                                                      他看看前方的神族之王,问:“为什么,要去?”
                                                      虽然句子并不完整,但赤司还是听懂了。
                                                      “哲也的血脉天赋在,可是还没有被完全激发运用啊。”
                                                      “所以,在成年礼之前,我会帮哲也最大程度地激发血脉的。”
                                                      那天看了高尾留下的关于哲也逃脱的拓印,赤司不禁为黑子的天赋感到动容。
                                                      稀薄存在感的反应用,凭借着光的折射与注意力的转移,成功地过掉了高尾,还有那与生俱来的堪比中等神的速度。
                                                      果然是皇族的血脉,还未正式学习神术就已经能运用天赋了。
                                                      虽然,有一些青涩……
                                                      但是说实话,对于黑子的那点表现,赤司也不是特别满意,惊讶是有,但更多还有不满吧。
                                                      毕竟赤司那个时候,就已经可以从五个上等神的围攻下逃脱了。
                                                      哲也可是他的弟弟。
                                                      不过考虑到哲也的特殊情况,他没有在这方面表露出很多。
                                                      只是没有才能的人果然还是让他无法忍受啊。所以赤司才起了帮助黑子激发部分血脉的想法。
                                                      其实这完全是可以交给别人处理的,但赤司表示他很有这个兴趣来接受这个。至于理由,恐怕只有赤司自己知道了。
                                                      黑子正在想关于成年礼的事,就听见前面的赤司又说:“啊,对了,明天宫廷礼仪师就到了,哲也要跟她好好学。不要让别人看到神族的二王子是个不懂规矩的人啊!”
                                                      赤司的话说得有些重了,黑子却不觉得惊讶。
                                                      神族一向很注重礼仪,虽说被誉为最傲慢的种族,但该做的礼仪,从来不会落下,就是态度比较让人讨厌罢了。
                                                      而成年礼……
                                                      神族的成年礼一向时候很注重形式的。
                                                      无论贵族平民,成年礼那天,一定会大摆宴席,庆贺成年。
                                                      然后开始觉醒,其中会有上等神祝愿,再不济也有中等神,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到觉醒者,可以提高觉醒的血脉纯度,增大觉醒几率,减小创伤。
                                                      是的,即使是成年觉醒,依旧有成功与失败的判定。
                                                      而失败的后果,因人而异,各不相同。
                                                      不过这失败的几率,也堪比中百万大奖,十万人里都不一定有一个。
                                                      黑子并不担心觉醒失败,他唯一想到的是,他的成年礼,母亲竟是错过了。
                                                      明明,母亲那么想要参加,每次提及他的成年礼,她会淡笑,摸着他的头,温暖地笑着。
                                                      “小哲的成年礼母亲一定要办得精精彩彩。”
                                                      即使知道母亲口中的精彩不过是请几个熟识的人吃一顿,但黑子还是很开心。
                                                      他满心期待地等待那一天,等到的,却是母亲的死讯。
                                                      赤司感到黑子的陡然沉了精神,整个人散发着悲伤的气息。
                                                      聪明如赤司,当然猜到了黑子所想。
                                                      但他没有打断黑子的沉思,只是默默带着黑子来到寝宫的偏殿。
                                                      还要慢慢来,棋子现在还放不下羁绊没关系,相反,这很好,因为这就意味着,一旦他踏进了他的心,就会被珍视。
                                                      啧,怎么突然,好想攻略哲也呢?
                                                      淡笑着摇摇头,赤司还没来得及和黑子说上话,就听到黛用传音入密说:“王,那个人说要见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01-26 11:51
                                                      ——标签楼——
                                                      这章说明性多了点,其实我有想过要构思一个大世界的,不过脑洞有限啊实在!!
                                                      PS:明天可能不更了,即便是过年
                                                      原因很简单,没存稿了。(,,•́ . •̀,,)
                                                      来源:Twitter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1-26 11: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1-27 09:40
                                                          VOL.11
                                                            “咳咳!!”
                                                            老人佝偻着腰,一副羸弱的样子,雪白的银发,半眯的双眼,掩藏住眼中的锋芒,他在门口等着,看起来踌躇不安。
                                                            “陛下召见。”听到这,老人浑浊的眸子里陡然闪过一丝精光,跺了跺手中的拐杖,不紧不慢地朝那绿色的大门走去。
                                                            “愿您一切安好,我亲爱的王。”老人抬起手,置于胸前,敬了一个骑士礼。
                                                            “很好,我的骑士。这一次回来,是有什么好消息吗?”
                                                            坐在王位上的男人有着一头长长的飘逸的绿色秀发,似乎是为了防止它们落到地面,因此小施法术,让它们浮在了半空,看起来有几分阴森诡异。
                                                            “先前合作的那个女人,不见了,无法得知她的去处。还有那个男孩,其实,是那个人的弟弟。”
                                                            终是不敢叫出那个人的大名,毕竟是一个王,即便不是本族的。
                                                            “啧,真让人惊讶,神族二王子会流落贫民窟?赤司那家伙,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啊!”
                                                            相对于他那几百岁的高龄,赤司十九岁的年龄,摆在那里,确实不够看。
                                                            但是,要知道,赤司已经是神族史上最年轻的王了。
                                                            不是因为什么意外才不得已登基,而是依靠实力。
                                                            “不过即使实力再强又如何?很多东西靠的还是经验啊。”
                                                            “是,王说的对。”
                                                            “好了,我知道了。”男人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可以退下了,但还没等老人走出去多久,他却又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
                                                            老人转身,那张长满皱纹的脸上满是疑惑,“还有什么吩咐吗?我的王?”
                                                            老人看到男人勾起嘴角,纤长白皙的手指抚摸着下巴,一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样。
                                                            “那个男孩,之前你和他交谈过吧。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虽然疑惑于男人的询问,老人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是个很单纯的人,有些倔强,蛮孝顺的……”
                                                            “啧啧……”还未等老人说完,男人便发出一阵唏嘘。
                                                            “是个好孩子呢。那正好……”
                                                            他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漂浮在空中的长发不平稳的浮动了起来。
                                                            “给你个任务……”
                                                            “抓到他。”
                                                            ——
                                                            “抱歉?我有时先离开一下,哲也先进房间吧。”
                                                            面对赤司离去的背影,黑子瘫着一张脸,随后转身推开门。
                                                            “樱井君还是不要进来了,请在外面等着吧。”
                                                            对着外面暗处的樱井良说道,黑子踏入房间关上门。
                                                            轻轻地喘着气,黑子在下一秒动了起来。
                                                            有,声音……
                                                            就在附近……
                                                            从刚刚开始就有了,可是其他人好像听不到。
                                                            那个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呼唤?呼唤的对象,好像是他?
                                                            而且,声源,似乎就在赤司的房间里。
                                                            黑子有些懵。
                                                            要知道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即使是无差别杀人犯罪现场,他也安然走过,不带走一片云彩过。
                                                            但是……
                                                            这个叫声到底是……
                                                            刚好赤司有事不在,逞此机会赶紧找找吧!!
                                                            这样想着,黑子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直到听到——
                                                            “阿哲,我的儿啊……”
                                                            哎!那、那是……
                                                            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7-01-27 21: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7-01-28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