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4贴子:10,345

084狂王的箱庭【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1-16 17:08
    084 狂王的箱庭

     王都布洛森努。前年大火的痕跡在日渐减淡、现在还沉浸在去年的戦勝的余韻中。
     这是王都的入口門前、停泊着長長的高价車列与騎士。門衛的士兵、看着那被牽馬的车夫、露出緊張的表情。在馬車前头的、是独角兽。那是只有与王室身分有着一定关系之人才允许拥有的、霊験的聖獣。
     车夫对着門衛、大声高呼。

    「这里、是阿勒曼德公爵家的馬車! 有紧急事情进京。赶快开門!」

     阿勒曼德公是在北方的圣加仑国境作为守護的、首屈一指的大貴族。
     拥有巨大的軍権以及广阔的領土、统治的地方也有着独自的裁量権。以其说是王国的領土、倒更加像是独立的公国。在地方割拠的国内勢力中、是属于大物中的大物。而现在却突然出现在了布洛森努。

    (ps:阿勒曼德阿尔マンドallemande,就是前面的阿曼德,本来以为是一个不会出场的小角色,所以随便翻了一下,没想到现在成为主要人物了)

    「是、是的! 马上!」

     就算是车夫、也是代表了公爵家的公爵意志。士兵不敢抗命。就连临场检查也去掉了。虽然是突然的来訪、但毕竟是有着王之血縁的公爵。那么、自然也就没有检查是否有禁制品的必要。
     慌忙的打開門。然后車内的一个男人眺望着。
     他是阿勒曼德公爵。
     作为阿尔圭尔王国首屈一指的権門的同時、也是長年跟无法大意的和邻国対峙的武人。与之来歴相応、那是那个窥视到富貴同时兼备着有过锻炼的肉体、埋在馬車的座位上。扶手上的雄姿托着腮的同时、讽刺的叹了口气。

    「王都的士兵、资质真的是落后了」

     说着、公爵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要是那个可恨的拉瓦莱侯爵健在的话、守护布洛森努的士兵也不会这么软弱。公爵怎么说也只是远方来的陌生人。面对地方貴族这么可以展现这种气概。而现在、更是见到公爵家的一个下人就屈服了。只能够说明、中央集権派的力量下降了。
     同乘的家臣、也追従着开口了。

    「毕竟兰戈纽也就是那种程度的人」

    「也无法抑制梅邦」

     才年纪轻轻三十几岁就叫嚣着的兰戈纽。他没有能够统领中央集権派的器量。而梅邦也尽显无能、本質上处于補佐和上諫的人是不能承受有光輝的気質的。拉瓦莱掌握大権的时候还好、那个老头一死现在就没有任何存在感了。


    收起回复
    2楼2017-01-16 17:08
      「听闻、那个叫做【奴隷殺手】的侯爵、一就任就要守护厄尔庇斯·诺亚鲁」

      「还想着为什么启用这种不能重用之輩、现在一看终于知道了」

       然后、阿勒曼德公笑了。是嘲笑。
       有着沃尔丹以及厄尔庇斯·诺亚鲁三州的太守、新侯爵托里乌兹・修日南・奥布尼尔。去年的戦役虽然有惊人的戦功、但是无奈風評不好。结果还是个流着无谓的血的、下賤的錬金術、貴族社会的讨厌鬼。
       听闻最近还和多尔多兰辺境伯爵联合、成为了中道派的领袖、真是可笑。区区二百年程度歴史的新興家族、只有这么短的歴史面对这种空前的动荡、居然和一堆乡下人一起控制器国政了、真是僭越至極。
       而且、最近各地方逃出的農民――这之中就包含了阿勒曼德的領民――听闻被编入了領地。在返還的时候被告诉已经成为了沃尔丹与厄尔庇斯·诺亚鲁的開拓者(●●●)、毕竟是台帳是没有被记录的三男坊。只能忍气吞声。真是多么的可恶。
       给那种鼠辈地位与権限、就是集権派弱化的证据。明明就是要被宮廷掃除剥去这成不相応的外衣之辈、集権派却还在拼了命的苟且残存。无论如何、现在是靠着圣加仑进行敲打的好机会。公爵脑中是这么盘算的。

      「那么……在王宮的伺候之时、再来商议吧」

       在嘟哝着的同時、馬車摇摇晃晃的驶入了。
       这样阿勒曼德公爵进入了王都的門。
       然后就、再也无法出来了。




       面对衰微的集権派、与新出与之抗衡的中道派。公爵的估量、第一歩就算错了。

      「……怎么了、巴尔巴斯特侯爵?」

       他桌子对面的男人、给了一个白眼然后进行反驳。
       这里是王都为貴族准备的居館。然后是地方分権派的幹部巴尔巴斯特侯爵的邸宅。長年、在地方与中央的利害調整奔走的侯爵、现在有着非常的的发言权。女儿作为騎士出奔、作为近衛便是在中央有命脈的证据。
       因此、阿勒曼德公爵也无法畅通无阻的进行访谈、

      「现在不是说话时候。就算是多麽重要、也比不上您跟陛下的对话、之后再来吧」

       巴尔巴斯特侯脸上温順的苦笑说着。
       阿勒曼德公皱了皱眉头。


      回复
      3楼2017-01-16 17:08
        「这是什么事。去王宮拝謁陛下当然是必须的。因此才找在王宮的历史里、最有发言权的你相談――」

        「这话可就有问题了」

         越说越来劲的他、被平静的拒絶了。

        「阿勒曼德公爵、想来现在在宮中因该是不会不如意的」

        「――巴尔巴斯特侯爵!」

         拳头粗暴的敲了一下桌子、茶器跳了一下。

        「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宮中奸臣当道、要如何与之相対! 现在让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来处理国政了! 所以才来找你商量的!」

        びりびり的从腹内怒号出来。这是与王国屈指可数的貴種不相应的、粗暴的举动。非常的不好、才不是高于侯爵的高位貴族应有的態度。
         但是、这个阿勒曼德公爵却被允许。公爵不仅属于貴族社会頂点的地位、还有着強大的軍権、以及王室的血统。无论哪个、都是不能疏忽大意的令人畏敬的要素。
        但是眼前的男人、却毫不在意し、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是不可理解的事態。
         巴尔巴斯特侯爵、面对公爵的赫怒表现出来的困惑与皱眉。他也是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表现出了憐憫的表情、弯着眉毛。

        「为国家忧虑、那些要除掉宮中賊人、什么时候轮到地方蔓延的雑草来做了?」

        「这评价是怎么回事?」

        「不、从这里听来。这志向是非常好的」

         叹息的同时、巴尔巴斯特把杯子送到口中。
         阿勒曼德对那个动作觉得焦躁、侯爵则依旧不变的继续着。

        「但是、从您的情况上来看、好像是是为了别的目的……」

        ガタリ、桌子再次摇晃。
         阿勒曼德作为武人那关节分明的手指、抓住了桌子的边缘,粗暴的站起。
        采取这个动作的原因。是侯爵的话、令他引起了激烈的反应。

        「什、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王国最大級的貴族、令人畏敬的公爵、现在却在气喘吁吁的反駁着。
         巴尔巴斯特侯爵、像是预料到了一样禁闭双眼。


        回复
        4楼2017-01-16 17:08
          「把中央集権派除掉、或者是把奥布尼尔新侯爵除掉……你是想这么做吧? 把其他的公爵家作为目标。我想不一定没有可能吧、就这样子向至尊之座出手――」

          「没、没有这种事情!」

           面对没有感情的解说、只能怒吼着掩饰。
           自己想说的内容被说出来了、不由得觉得恐惧。
           驱逐拉瓦莱亡後的中央集権派、敲打新兴的奥布尼尔侯爵率领的中道派。就是这样。这是之前就想好的常见的政治斗争的范畴。但是、之后呢。以其他公爵家为目标。这就意味着向至尊之座――玉座出手。也就是说、这是把竞争着排除以王位为目标。
           这既是簒奪的意思。巴尔巴斯特侯爵对阿勒曼德公爵、是抱着这个疑義的。
           普通的话、把这个当做笑话来看就是了。或者说、怒鳴高呼对方中傷。
           但是、公爵却冲动的说出来了、

          「瞎、瞎扯……不、不可能! 怎么可能有这种企图、我、是、我是!」

           这是明显的動揺、悲鳴着发出尖锐的声音。
           面对对方露骨的反応、巴尔巴斯特侯爵直接说了出来。

          「本来、我只是觉得奇怪。在八年前……。路易殿下与菲利普殿下。王位継承権最上位与第二位相继死去、陛下必须寻找新的继承人。通例、就是找公爵家的人、继承人名声最好的。……例如、以武闻名的府上」

           从八年前起、太子路易的毒殺与嫌疑人菲利普第二王子服毒自殺。国王查尔斯VIII世的儿子死絶了、是近年少有的大事件。与之相比、王都大火与沃尔丹戦役都只能算是小事。毕竟是国家重要的王位继承者。
           就如同巴尔巴斯特所说、通例就是找有王家血统的公爵家、或者是为了新的後継者寻找養子。但是、事件至八年前至今、都没有出现明確的王位継承者。国王也老了、别说是面对政務平时就显得異常。明显是奇怪的事態。
           血筋好実績也好、并且最有发言权的、王位継承比赛的大红人便是阿勒曼德公。老王退位让出自身的玉座、王没有儿子也没有養子因此外戚便会掌权、这是路人皆知的道理。但是、居然说不说那样。这是为何?

          「根据拉、拉瓦莱的剧本……那、那个老头的指挥、控制地方的我――」

          「喂喂。现在已经死去的他还有什么办法。……恐怕对陷害殿下们的有嫌疑的人、都不会被选为下任的王吧」

          「下贱的胡乱猜测给我停止!」

           面对再次的诉说、巴尔巴斯特只能轻轻的摇头。
           然后、进行小口叹气。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对方。那是对着王国公爵不应该有的、同情与完全看透的視線。


          回复
          5楼2017-01-16 17:09
            「本来就有点不安的……结果、和高等法院的信件一样」

            「什么……?」

             話題的突然転換、令阿勒曼德公爵不停地眨眼。
             高等法院。连貴族都能够制裁的、王国的司法機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话题里。

            「要是您在前往宮中前来訪问的话、那么。首先、便让近衛隐藏在这屋子里」

             以那句话为信号、応接室的门被粗暴的打開了。
             静謐的貴族会場、被鲁莽的乱入、那都是掌握着武装的屈強男人。站在前面的、是身体细长的官僚面孔、充满着鋭利而不可大意的氛围的騎士。

            「失礼了。我是近衛第二騎士団団長代理、阿尔弗雷德・西蒙・皮露德尔玛斯」

             近衛騎士団。然后还是以最精鋭而闻名的第二騎士団。
             阿勒曼德反射性的瞪着巴尔巴斯特侯爵。第二騎士団之所以闻名、原因之一就是巴尔巴斯特的悍马女儿担任着団長的职务。结果、这是个带着温厚的良識派假面的男人的陰謀吗。公爵胡乱猜测。
             作为団長代理的男人、点燃了无法想像的导火线。

            「关于高等法院八年前的王太子暗殺事件、想要听听您的意见。诚惶诚恐阿勒曼德公爵閣下、请与我们同行――」

            「……無礼者!」

             立刻怒吼了出来、拒绝了名为阿尔弗雷德的騎士。

            「知道我是谁吗!? 王家的亲戚北辺边境代代武門的統領、阿勒曼德公爵!」

             多年来守护着国境之地、在国家危急之時率领数万军队的男人一喝。虽然有所動揺、但是仅仅近衛一騎士是无法面对这种威圧的。可惜、事情并不是如此。

            「嗯嗯。知道了。但是即使勉强也得进行、请与我们同行吧」

             阿尔弗雷德有礼貌的回答、游刃有余的露出苦笑。
             本来、第二騎士団就是近衛里異端中的異端。多嘴的人、都说他们不是王的臣下而是巴尔巴斯特的女王的臣下、被这样挖苦、对现在在異国天空下的団長宣誓效忠的男人。是性情激烈的伊丽莎・萝兹蒙特・巴尔巴斯特锻炼出来的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他的怒吼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坚决拒绝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拜托了、大家」

            「是、阿尔老爷。失礼了、公爵大人」


            回复
            6楼2017-01-16 17:0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6 17:09
                 接受了作为副団長的団長代理的指式、騎士们抓住了公爵的手。阿勒曼德公虽然是武人、但本質是被周囲守护的指揮官。与这个国家最強的戦闘集为对手、是打不过的。然后肩膀被两人用手夹住、身動动不了被拘束了

                「放、放开我! 你、你们……这些騎士干什么! 许允许你们触碰我的身体了!?」

                「那个啊、高等法院哦」

                 听到王国的执政機関名、公爵更加顽固了。高等法院是王都设立的、与中央之人的联系非常的强大。特别是与阿勒曼德公爵対立的、中央集権派。

                「是谁干得!? 巴、巴尔巴斯特! 你这家伙、投靠宮廷的寄生虫了把! 所以才来谋害我!?」

                 被怀疑的巴尔巴斯特侯、露出憐憫之色摇着头。

                「才没有投靠。这次的首谋着是――」



                「是我计划的哦。阿勒曼德公爵」



                 接着侯爵的话、新的人物出现在了房间。
                 由近衛作为専属護衛带入室、样子穷酸的矮小男人。但是身上的装饰、确实不相応的华丽着装。明明是弱不禁风的外表、声音却强而有力。
                 公爵瞠目结舌。

                 不会吧。这种、事情――。

                 看到这个男人不由得、怀疑起了对方。
                 那奇妙自信骄横的表情、就像是嘲笑一样。

                「罗、罗泽布鲁、公爵……?」

                 在拉瓦莱这个幕后人死去后便无法行动的、傀儡王国宰相。空有公爵位階、属于那个阴谋家的棋子而受到褒奖而无可救药的愚物。
                 这样子的人物、现在反过来鄙视着自己。
                 宰相罗泽布鲁高声的说着。

                「似乎不理解这郑重招待的原因呢、那么就直说吧。……貴公、在八年前的王太子暗殺事件中有着重大嫌疑」


                回复
                8楼2017-01-16 17:09
                  「有、有证据吗!? 到底为什么、我阿勒曼德公爵根本没罪!」

                   就像是要摆脱困惑一样、喋喋不休的挣扎着。
                   反过来的是、把他当做傻瓜一样的拍拍肩膀。

                  「库呼呼呼……真是难看。毕竟人类、为了逃避危難是什么丑陋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你以为作为王家的公爵、就能有例外吗?」

                  「宰相閣下。这话说的有点过了」

                   巴尔巴斯特侯想要制止、却被宰相像是泼了凉水一样不快的吹着鼻子。

                  「哼、巴尔巴斯特侯爵真是好人啊。但是、没有关系。说话继续脱線也没有关系。毕竟、公爵起诉状、已经是不可动摇的证据了」

                   说完、啪啪的拍拍手。
                   以此为信号、在宰相部下的指引下、一个打扮得衣衫褴褛的女性出现了。
                   看到她的脸的瞬间、阿勒曼德公爵瞪大了已经。

                  「你、你、你是……瞎、瞎扯!?」

                   公爵的反応、令罗泽布鲁満悦的笑了。就像是吸引了看客的目光魔术师一样的満足感、清晰的表露住。
                   宰相愉悦的笑着继续说。

                  「这是八年前经过貴公穿针引线、到了菲利普王子身边的女人。她现在提供証言了哦? 说通过貴公入手毒药、收到了让王子给王太子殿下的饮品里下毒的指示」

                  「不、不可能! 这、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阿勒曼德咽不下口水。
                   绝对不可以说。要是说了就是是傍証。

                   ――这个女确实被封口了。

                   这个宰相带来的証人、被阿勒曼德送去的暗殺太子的下手人、事情完成之后确实已经死了。在家中的间谍、也给过杀死的報告。
                   那么为什么还活着。
                   看着大貴族被弹劾愉悦的陶醉着、罗泽布鲁得意的继续说着。

                  「哎呀哎呀、为了不让这家伙知道自己活着的消息、很辛苦吧? 因为、布洛森努前年发生的大火。都差点在失去家的貧民成为骨头了。不过、没有被焼死呢。……那么、这个是利用了你又像垃圾一样丢掉的、那个人吧? 有什么要说的」


                  收起回复
                  9楼2017-01-16 17:09
                     就像是逗弄猴子或者狗般催促的口气。(ps:犬や猿に芸を見せろ,好像翻错了,求科普)
                     然后、破破烂烂的女人洒出了呪詛的话语。

                    「说……、说谎……!」

                    「嘻!?」

                    「公爵在说谎……! 成、明明说成功了、就能作为国王下任的情人……如果混得好甚至能够成为妻子、明明这么说的……!」

                     说着、女人的手伸向了阿勒曼德。
                     歪曲倾斜如同爪子一般的指甲。充满污垢的黒色肌肤。覆盖着下垂的脸的不敬的头发。以及从里面窥视到的、充血的眼睛。
                     生理的嫌悪感与罪的意識交织着、鞭笞着公爵的神経。
                     令他不由得发出悲鳴。

                    「嘻咦咦咦咦咦咦!? 不、不要靠近! 不要来啊! 住手!!」

                     想要後退身体却动不了、被近衛騎士拘束的身体无法远离敵人。无法行动的他、默默看着女人的手不断的接近。

                    「说谎……! 去死、说谎……!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sha了你sha了你sha了你sha了你SHALENSHALENISHALENSHALENISHALE――!」

                    怨念满满的不浄子手将要触碰到阿勒曼德公爵的脸、在那之前、

                    「就这样到此为止了!」

                     从旁边伸手的阿尔弗雷德、连忙制止。

                    「……诚惶诚恐宰相閣下。阿勒曼德公爵的証人対決、因该要到审判的时候吧?」

                    「呼嗯?」

                    「看看公爵与証人、都已经失去理智了。要是在这样興奮下去的话、在乱心之余恐怕会做出什么有损健康的事情来」

                     如果在审判之前、血气上升而死、或者是心坏而神志不清那就麻烦了。
                     阿尔弗雷德、看向了巴尔巴斯特侯爵的方向。配合着目光看向了館的主人、作为女儿部下的騎士、他一脸严肃的同意了。不想孩子一样温厚的巴尔巴斯特、对眼前的愁嘆場、实在是看不下去。如果自己没有见到阿勒曼德公爵的话、反而更好。
                     罗泽布鲁只能勉勉强强的同意。
                     浮现着觉得无聊的脸、阿尔弗雷德开始制止狂暴的女人。


                    回复
                    10楼2017-01-16 17:09
                      「撒。……好了。喂、你」

                      「SHALESHALSHALESHALESHALEQUSIQUSIQUSIQUSI――!」

                      「――闭嘴」

                       仅仅一言。
                       就令狂発的作为証人的女人停下来了。

                      「a、啊、啊啊……? 宰、宰相、大人……?」

                      「说闭嘴了听到没有、白痴。看到你的样子这个男人这样子、就已经是証拠了。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但、但是……! 这、这家伙……这个男人――」

                       对于喋喋不休的女人、宰相投去了冰冷的視線。

                      「都说了给我闭嘴」

                      「是……是、的……」

                       说完、就像是断了线一样。
                       罗泽布鲁也没有去関心、变成了微笑对着巴尔巴斯特。

                      「哎呀哎呀、在家中引起骚乱了侯爵? 让你协力帮助逮捕大罪人、真是失礼了」

                      「……这话、严重了」

                       侯爵硬着表情低下头、然后忧郁的说着。

                      「虽然有着大逆的嫌疑、但是阿勒曼德公爵長年作为我国的防守也有苦劳。要是被认定为有罪、那么――」

                      「侯爵真是慈悲为怀」

                       完全不打算听最后的话、再次露出笑了脸。

                      「但是、这个愿望、只能去请求陛下哦? 因为、这可是毒杀下任王的大逆之罪。关于嫌疑人的处理是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也是呢……」


                      回复
                      11楼2017-01-16 17:09
                        「而且这么多年了、那个人对于继承人的仇的调查、也不是短暂的岁月了吧?」

                         八年前事件发生之際查尔斯VIII世的悲憤慷慨、是非常有名的。那时候的事情、就连近臣都被闹得非常不开心。面对这个暗殺事件的嫌疑人。这个公爵、是不能期待被赋予慈悲的。
                         不理心痛的巴尔巴斯特、罗泽布鲁高喊着命令近衛。

                        「干什么? 这可是有着大逆之疑的罪人、还不快点送过去」

                        「是、是的!」

                         与騎士们不同、作为阿勒曼德公的証人的女人也被带过去了。只剩下呆然的坐着的巴尔巴斯特侯爵、罗泽布鲁走到走廊。
                         宰相慢慢的的把手伸向怀里。沙沙的那是紙的摩擦音。懐中藏着的、是信件。
                        送主、是现今已经去世的中央集権派首魁、乔治・亨利・拉瓦莱。
                         总之与交给托里乌兹・奥布尼尔厄尔庇斯·诺亚鲁的手法是一样的。对那地方的镇压化身、临终时对分権派处理的考虑不是没有的。八年前找到的、事件的经过与证据、理所当然的被保留了下来。
                         但是、关于宰相如何使用、就连操控他的陰謀家也在预料错了。

                        「呼呼……呜呼呼……。原来。就是这么簡単的、事情啊」

                         忍着笑的同时、把懐里的文書撕毁了。
                         阿勒曼德公不知道的证据还有恫喝之策、動揺分権派进行内訌的方法、那个吸引托里乌兹、或者卷入的考虑……记载这各种各样的策謀、以及一堆无聊的话。
                         王国宰相罗泽布鲁公爵。失去了操控人的他、和周囲的評価想法、为自己的想法蠢蠢欲动。

                        ※ ※ ※

                        「……出大事了、閣下!」

                         鲁贝尔从王都好回到執務室之際、他的主人托里乌兹・修日南・奥布尼尔侯爵、正在少有的认真整理文件。
                        露出不怎么在意的脸的他、面对突然跑来的部下、声音毫无緊張感。

                        「怎么了、鲁贝尔。你也有慌张的时候啊。废材的国王大人终于死了吗? 还是说、宰相的后继者也找到了?」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場合啊!」

                        「冷静下来。难道说圣加仑又要打过来了?」

                         然后、面对不管什么时候都慢吞吞的主人、鲁贝尔没有隐藏不高兴。

                        「要是搞不好、真的会那样子」


                        回复
                        12楼2017-01-16 17:09
                          「……哈?」

                          「王都发生大事了。阿勒曼德公爵、作为王太子暗殺事件的犯人被捕、要被杀了」

                           这话就连托里乌兹也非常吃惊。一瞬目睁大眼睛振作起来听取报告。
                           鲁贝尔把王都得到的情報全部说了出来。
                           新領地厄尔庇斯·诺亚鲁北方、作为対圣加仑的桥头堡阿勒曼德公爵、以八年前太子路易暗殺事件作为嫌疑人被逮捕了。証人是当時、第二王子的愛妾、她把受到公爵公指式暗杀菲利普的有毒凶器拿了出来。女人之後、为了口封而差点被杀。証言则是通过宰相、把那个拉瓦莱隠匿的多数証拠交给了高等法院……。
                           鲁贝尔把长长的话说完、托里乌兹点头。

                          「――報告辛苦了。优妮、给他泡被茶」

                          「是的、马上」

                          「不对、这是喝茶的場合吗!?」

                           刚才的驚愕到哪里去了、托里乌兹吊儿郎当地命令奴隶、令鲁贝尔吃瘪。

                          「王国最大級的貴族要被削掉了啊!? 国内的情勢如火如荼! 分権派的人们杀气腾腾、集権派则是打算以这个为契机卷土重来! 諸外国则是像趁乱捞一把、特别是去年的戦争中对我们恨入骨髄的圣加仑――」

                          「圣加仑进攻阿勒曼德后、作为邻居的我的厄尔庇斯·诺亚鲁也无法躲开是吧?」

                          「如果明白的话、就请慌张一点啊!」

                          「即使慌慌张张也没有办法吧」

                           说着、再次躺到椅子下。

                          「那么? 那个圣加仑现在出动了吗?」

                          「不、那个、还没有……」

                           鲁贝尔说不出话。
                           就像是主人说的一样、邻国处于没有行动的状態。因为正在内戦。要把矛头转向有可能政变的阿尔圭尔的、需要军队的再編以及外征的準備、那个軍事国家因该会花很多時間吧。

                          「国内也是。中央集権派与地方分権派的斗争、就随他们喜欢了。我没有帮助他们的道理。岂止如此、无论哪个都是敌视我的」


                          回复
                          13楼2017-01-16 17:10
                            「确实是这样……」

                            「茶要送进来了」

                            「啊、拜托了」

                             优妮把慰劳的紅茶端了过来、反射性的入了口。托里乌兹说完、看着杯子里冒出的热水、不知道在考虑着什么。

                            「……好像有什么、不自然」

                            「那么、有什么见解吗?」

                            「那个宰相的事情。……不对、不那也是无关的事情――」

                             说着、看向了手端着杯子的女仆的方向。

                            「――优妮也这么觉得?」

                            「……死去的女人的証言。就像是之前听过的一样」

                             也是这样啊、鲁贝尔想着。
                             前年那场吧主人与他卷入的审判骚动。便是十一年前想来是死去的人物、突然出现了。他们就像是、与亡霊为对手一样……。
                             对于这个感慨、托里乌兹首肯。

                            「啊啊。我也是这么觉得。……这可是第二次了?」

                            「接下来、是阿勒曼德公被捕吗」

                             这样的叙述、使他无法無視优妮。

                            「……不好意思、请你到王都跑一趟。不是派閥的情報網。而是用你的眼睛确认」

                            「明白了。那么、马上行动」

                             说时迟那时快、女仆之姿的異装奴隷、突然消失了。不过常人力量的鲁贝尔、是追不上她的。
                             送出忠実的『作品』的托里乌兹、喝着她留下来的紅茶。

                            「那么、事情就和预定的一样进行」

                              ※ ※ ※


                            收起回复
                            14楼2017-01-16 17:10
                               逮捕仅仅一週間後、进行了一场不像是审判的审判、阿勒曼德公便被処刑了。最上位的貴族审判太过敷衍了。虽然有着这种声音、但是被无视了。

                               事情非常的快速、罗泽布鲁宰相提出的証拠都是正确的、国王查尔斯VIII世也强烈的支持。面对过了八年才抓到的儿子的仇敌、没有任何原谅的打算。
                               不仅如此、在王的殺意不只在公爵一人身上。乞求饶命住在王都的阿勒曼德公爵家一族家臣、一个不漏的被全部捕获。
                               人们震撼着。令人觉得没有精神有无能的国王因为杀戮而起的激情、在出乎意料的同時又令人感觉到了恐怖。得到了迅速果断処置的评价。
                               周囲的評価为止一変的老王、最终因为一连串事情的原因变得很憔悴。

                              「您的心情、我能够理解。陛下」

                              「呜嗯……」

                               坐在居室的椅子就像是枯萎的花一样、宰相言语毫无覇気。在诛杀阿勒曼德公爵时、罗泽布鲁縦横無尽的展示了作用。把拉瓦莱预先准备好的各种証拠献出、寻找还活着被封口的証人、逮捕之时的現場指揮。令人耳目一新、在查尔斯VIII世的熱烈憎悪下、最活跃的莫过于这个集権派的傀儡。
                               宰相用着憐憫追従的曖昧笑容说着。

                              「但是、这种御憂慮的種子除掉后。这时候、就应该坚定不移的选出继承人了」

                               就和罗泽布鲁说的一样、现在是选择新的後継者的大好时机。八年前事件的犯人被殺了。杀死儿子的人已经死了、完全没有必要胆怯了。查理也老了。差不多该確定了、不安定的东西也要安定了。
                               但是、

                              「现在、在考虑一下」

                               国王提出的、是反対的意见。宰相困惑的皱起眉头。

                              「诚惶诚恐陛下……因该选着王統接替您的后事了。是确定後継者的时候了、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又要有新的意外了」

                               在继承的位置上、其他的公爵家也会也各种各样的目标而行动。为了预防这个结果、王必须选择後継者、这样才不会有相争的可能。
                               罗泽布鲁的话、查理也能理解。但是、他同時又想。

                              (……余正是立路易为太子、才令他惹来了杀生之祸)

                               当然、過去与現在情况不同。事件的当時、在阿勒曼德等諸侯面前王只是一庸俗之人、现在表现出了对大逆者苛烈的一面。那么模仿公爵恐怕、会有同样的可能性。
                               然后、真的是讨厌了。


                              回复
                              15楼2017-01-16 17:10
                                没有了儿子的空玉座、就要这样让给和余没有血縁的人吗?)



                                 只要一想就觉得腸子被煮了一样。
                                 不想做那张椅子了、也不想被政務折磨神経了、孩子也失去了、最后却要为了不知是谁的家伙让出自己的一切? 从心底感觉到被玩弄了。那么、查理这个男人的人生、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儿子的仇是报了、但也就这样而已。九泉之下用这点东西去给路易与菲利普道歉、总觉得不够。
                                 至少要有一点。功績。権威。畏敬。查尔斯VIII世作为阿尔圭尔王国的王、有让満天下人夸耀的存在。
                                 但是、儿子流了无意义的血。因为無価値的玉座後継者而被陰謀杀死、自己也只能像儿子毫無意味的结束了。
                                 绝对不能这样子――。

                                「……对于后继者的事情余会考虑的、决定下来后就会说出来的。现在讨论另一个懸案」

                                 内心隐藏着想说的话、罗泽布鲁只能假惺惺的同意了。

                                「是的。关于近衛进一步扩大的想法、怎么样?」

                                「嗯。作为守护余的禁军、六個騎士団完全不够。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是花架子」

                                 查理说的是近衛第一騎士団。那个高位貴族的子弟云集的地方。也就是与阿勒曼德等地方分権派亲密的位置。对这一点觉得不快、而且和第二以下其他騎士団比起来没用得多。但是终究、是只能任其发展的存在。

                                「动手、准备设立第七騎士団。这是由前代拉瓦莱侯爵設立準備的、因该能够迅速推进」

                                「同时、王都兵団的常設化也要增强。现在不仅有圣加仑这种夷敵之輩、还有阿勒曼德这种内患。发生了这种事情、想要处理、我的手足只有騎士団是不够的」

                                「明白了、谨遵圣意」(ps:原文:御叡慮、畏まってございます看不懂瞎翻译求补充)

                                 罗泽布鲁深深低頭转身。查理看着他、打算看着他离开房间。
                                 宰相坦率的离开。
                                 只剩下王一人、稍微的考虑着。

                                「禁卫真的是有守护余的意向、吗」

                                 自分的意向、又是什么呢。
                                 多年来、巣食内心导致無力的病虫终于被驱除。那么应该判断自己想要什么了、王稍有趣味的玩味着。



                                 那个有着、被王城外壁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緑色之瞳的視線之主――优妮、微微皱眉。

                                「……真的是、相当大的变化啊」

                                 嘟哝着、彼女从高处跳往空中、令身体自由落下。情報已经得到了。要快点回去主人身边、这件事情必须报告。
                                 融入王国的黑暗的她、身影就这样在王都的闇夜下消失了。
                                 ――这距离奥姆利亚的使節団到达沃尔丹、仅仅是三天的事情。

                                ※勇杜たちには前半部のあらまししか語っていません。


                                回复
                                16楼2017-01-16 17:10
                                  084【完】


                                  回复
                                  17楼2017-01-16 17:11
                                    什么情况 楼主直接爆发准备爆菊么


                                    回复
                                    18楼2017-01-16 17:18
                                      樓主好厲害日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6 17: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6 17:25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6 17:4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6 17:50
                                              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16 17:55
                                                国王药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16 18:06
                                                  谢谢楼主,祝楼主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6 18:13
                                                    感谢楼主


                                                    回复
                                                    26楼2017-01-16 19:06
                                                      翻译菌辛苦了,最近真给力,是年终奖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6 20:56
                                                        感謝翻譯


                                                        回复
                                                        28楼2017-01-16 21:21
                                                          最近更太嗨了 ,爆菊了後該怎麼過日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6 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