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恶魔般的公爵...吧 关注:3,025贴子:2,963
  • 20回复贴,共1

55.彼の厄日 後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到家后我就不停的在做家务,而且网速还慢(因为是蹭邻居家WiFi)、房间还冷(因为某些原因现在住的房子虽位处北方却没有暖气),导致现在翻译的劲头都大幅下降了。
这还不如继续在宿舍住着不回来了呢T_T
  
另综上所述,现在这个条件日更果然还是有点困难,所以还是两天一更好了


回复
1楼2017-01-15 22:29
    55.他的灾难之日 后篇

    太阳开始西沉,马上就到了夜晚降临的时候了。
    一名年轻人在铺修的很是漂亮的石路上走着。
    那是一名身缠以金丝装饰的长袍,形似贵族的二十岁前半的男子。
    没错,他是在数小时前在魔导用品店内结束购物的……不,没能购物的魔导学院学生的青年。
    虽说如此,但这也是因为运气不好,恶名高筑的瑞克托斯公爵家长男杰克=瑞克托斯,与其婚约者阿涅莎=纳泽特,那两人正好在场,变得险些就要被卷入他们谋划的恶事中的原因。

    不过,现在的他好像在那之后没有与那两人相遇,就好像得以久违的享受了王都一般,就好像没有发生像在魔导用品店内的事件一般心情愉悦。
    他在转过了服装店及剧场后好像赶感到满足了,作为本日王都散步的收尾,他向在王都内也以美味著称的、面向贵族的餐厅走去。

    ——步行后数分,在他眼前有一家仿佛在主张根本就是高级店的餐厅。
    虽然也有许久未见王都这个原因,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的,那极为典雅的氛围令胸口不由得高鸣。
    魔导学院的食堂无法与之攀比的这家餐厅,看来是由很是高贵的……且非常擅饮食的贵族在支持它。
    得知这一情报的魔导学院生,在想着真是不像样的同时,也难以抑制口腔内那仿佛要满溢而出的唾液。
    他以迫不及待的态势,快步走入店内。

    洁白的大理石……以及,隐约散发香气的料理的气味欢迎了来到店内的他。
    唾液分泌的加速,令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去。

    「啊啊,真是美妙。王都的店就该是这样的啊。高级的裝横,勾起食欲的料理的香气……虽不要求它做到这种地步,但魔导学院的食堂也再下点功夫就好了。」

    在侍者的带领下学院生就坐了。
    在点了今日套餐后,他在不违反礼仪的程度环顾店内。

    「但是那什么啊……虽说是因为行程冲突才一个人过来的,会不会被人认为是孤单的人啊?果然,尽是家人同行或男女的二人组。靠窗户的作为,斜对面的那桌……还有现在进来的……!?」

    他对自己一个人前来感到有些醒目并为此嘟囔着,但突然的,在看见刚刚来到店里的男女二人组后他停住了。
    ——也难怪他会这样,映在他眼中的是在数小时之前,为他……以及魔导用品店散布恐惧的存在。
    是杰克=瑞克托斯,以及阿涅莎=纳泽特。
    他呆滞的、希望是自己看错了一般,不停的以偷看般的视线看向他们,但他看到的光景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这是怎么回事。今天是我的灾难之日吗?」

    他这样说着并低下了头,好似在悲叹现实的无情般揉着眉间。
    然后,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这是现实,但内心中的某处还是希望果然是看错了,像是要再次确认一般将视线转向他们。

    瞬间,他感觉自己和杰克=瑞克托斯对上了眼。

    仿佛凝缩了恶意的视线,令学院生的脊背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恶寒,他慌张的移开了视线。
    对上眼了……!?不,是错觉吗。没错,一定是错觉。他像这样劝说着自己逃离恐惧。

    「让您久等了。这里是今日套餐的头盘。」

    「……!啊、啊啊。」

    将他要从恐惧中逃脱般,拼命的沉浸于思考之海的意识拉回来的,是恭敬的端来头盘的侍者的话语。
    摆放美观的,有如在主张其新鲜一般有光泽的虾身映入眼帘。

    ……说不定是我有些在意过头了。
    即便被叫做《魔蛇的化身》但他也是人类。食物什么的也是要吃的吧。
    没错,他只是来着吃饭而已的。跟我一样。

    像是要拂去恶寒一般这样思考的学院生,重振精神将头盘送入口中。
    其味道与它的外观相符,很是美味。
    先前感受到的恐惧的情感好似被料理的味道拂去了一般,料理接连的消失在他的口中。

    「呼姆,好吃……果然,好像是因为饥饿令我沉浸于某些不必要的思考当中了。」

    他虽因满足而如此低语,但就在这时,在吃完接下来端来的沙拉后,他听到了与恐惧言之相符的话语,并在其作用下改变了他的想法。

    「仆想你可以期待一下哦。毕竟这是瑞克托斯公爵家御用商人的店呢……Kixixi。」

    那是杰克=瑞克托斯对他对面的女性……对阿涅莎=纳泽特所说的话。
    而其偶然的被学院生听到了。
    叉子运往嘴边的动作停住了。

    「刚才……说了瑞克托斯公爵家御用商人了……?」

    端来汤的侍者好像听见了他不由自主漏出的那番话,开口说道。

    「是的。虽然最近古利德公爵本人光临的次数减少了,但我们仍享受着瑞克托斯公爵家的众人的关照。他们好像都是不得了的美食家,还曾数次为我们提出建议哦。」

    「……是,这样啊。」

    经侍者肯定后,学院生以空洞的音色、好不容易才说出来般的回应道。
    虽然从外侧看不出来,但在内心里……他的思考因为刚才的对话而发生了混乱。
    到了连自己在想什么也不清楚的程度。
    满怀恶意的瑞克托斯公爵家的意见,那到头来,真·的·是意见吗?
    不,不管怎样他们也不会如此频繁的谋划恶行。
    但是,说不定。
    怎么会,不可能会是这样。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不行,不要去想。
    他像这样反复思考着。

    在这期间,套餐接连送了上来。
    学院生无意识的把料理送入口中。
    回过神来,在不知不觉间,他的右手拿起了装有饭后咖啡的杯子。
    芳香的,有如墨水般乌黑的咖啡。

    「……墨水。」

    就在这时,他产生了一个想法。
    当然,那并不是什么绝妙的点子。
    那是,说是最糟糕也不为过的预感。

    数小时前在魔导用品店里,杰克=瑞克托斯说了什么?

    杰克首先拿在手里的,是注射器。
    之后拿在手里的,是墨水管芯式的钢笔。
    无论哪个,他都有说了暗示要用于替换内容物的发言。
    要替换的内容物是?

    「……没错,是毒或者药。」

    心脏的跳动快到了胸口感到难受的程度。

    学院生产生了一种想法。
    他之所以会先做出要将注射器以及墨水管的内容物替换的发言,岂不是说明他已·经·有·了那种毒或药了吗?
    那个药物,为了下一次的使用,当然要进行实验吧。
    恐怕,为了调查它会有怎样的作用,以及,投药后对方是否会察觉到异常,以·混·在·食·物·中·的·手·段。
    ……比如混进刚才所吃的牛排的酱汁中之类的。

    喘不上气来。呼吸,有些紊乱。

    「这位客人,您的脸色好像不太好,请问您怎么了吗?」

    侍者一脸担心的上来询问。
    但是,那番话似乎并没有传达给他。
    他在想的只有一件事。


    为什么是我。


    他也知道自己的脸血色越来越淡。
    杰克=瑞克托斯,阿涅莎=纳泽特在看着这边。
    没错,阿涅莎=纳泽特……她与身为学院生的他一样,也在魔导学院就读。
    没有与她有过太深的关系,顶多也只是看见她几次。
    ——学院生穿着以金丝装饰的长袍……与他在学院里穿着的,是同一件。
    阿涅莎=纳泽特说不定注意到了。
    注意到他,魔导学院生,在学习医学方面的知识。
    他得出了一个答案。
    他被下药的原因,不就是因为自己是魔导学院的学生嘛。
    这不是为了实验在魔导学院里学习医学的人是否能注意到混在食物中的药物,他才会被下药的嘛。

    四肢在发抖。使不上劲。
    学院生只能发出有如从喉咙挤出来的声音。
    到底让我喝了什么。
    ……没错,我本想说话的。

    「这、里……面……!」

    口齿不清。
    呼吸困难,肌肉麻痹……他的脑海中浮现了《神经毒》这一单词。
    随后,杰克=瑞克托斯走了过来。

    「怎————吗?那————男性看起来好像——————。」

    「————那是,他在喝了一口咖啡后——————了,脸色突然变得青————」

    「欸,——————,——喂?你没——吗?——某处有什么异常——?」


    在毒的作用下意识渐渐远去,无法听取明确的话语。
    但是即便如此,侍者与杰克也明显的好像在观察过程一般进行着交流。
    他……身为学院生的他,凭此产生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的确信。
    自己毫无疑问的被他们喝下了药物……毒物。

    「Ka……Ma、Bi……!?」

    他在说什么,恐怕连学院生他自己也不清楚吧。
    在那不成形的话语的最后,可悲的实验体失去了意识。



    ——从那之后过了多久时间呢。
    气绝了的他睁开了眼。
    尚未完全清醒的他在睁开眼睑后最先看到的,是好像刚睡醒一般模糊的、未曾见过的室内,那里的天花板。

    「哦呀,你醒过来了吗?」

    一名年纪约四十岁左右、身着医疗长袍的男性向他搭话道。

    「我……?对了,记得是在就餐中……」

    他朦胧的意识开始倒叙。
    无针注射器。
    墨水管芯式的钢笔。
    阿涅莎=纳泽特。
    美味的饭菜。
    咖啡。
    ……杰克=瑞克托斯。

    「对了……!我……!!」

    「是的,你似乎失去了意识,所以就由这边来照看了。」

    穿着医疗长袍的男人若无其事的、冷静的对他说道。
    从其服装来看,他明白了这位男人是留守这家店的医生。
    并由此察觉到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朴素的构造、纯白的床铺,这里是餐厅内的医务室。

    「我……我,没事吗?喘不上气,手在发抖……就好像,没错,就好像……!」

    他想起来了。数小时前只有自己产生的异常的,那份恐惧。

    「啊~你最好不要想太深哦。经检查,你身体上没有异常……恐怕是过度的压力,是精神上的原因。虽然不清楚你在就餐过程中钻了怎样的牛角尖,但还是放松点会比较好吧。」

    「……压力?」

    「正是如此。你看起来像是魔导学院生,难道就没有听过吗?身体因为精神的损耗而产生异常的事。」

    他对留守医师说的那番话有线索。
    确实是有这种事,也有听过的记忆。
    这么说来,说不定就是这么一回事,他如此想到。
    ……若不是他事先想的那样的话,就说明杰克=瑞克托斯与此无关。

    「不,不过……对了,那份痛苦,并不是精神怎么怎么样的问题!我,那个,我……!」

    「即使你这么说……实际上,它就是没有任何异常啊?血液检查也没有问题呐。」

    「但是……!!」

    「嘛,你要是这么不安的话,明天就去医院看一下好了。已经到了店铺关门的时间了,我们也已经联系了你的家人,差不多是时候来接你了。」

    学院生拼命的像反驳医生般说道。
    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无奈意味的叹息以及印象冷淡的话语而已。

    ——那之后,在一脸担心的家人的迎接下,学院生踏上了归途。
    在那时候,医生再一次向家人进行了说明。这是精神上的原因,好像对某事难以释怀,希望能加以注意这样的。
    听了这番话的家人好像相信了医生所说的话,不停的点着头。
    但是,气绝了的本人……他自己却无法相信这一点。

    虽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但那名医师也一样,是瑞克托斯公爵家御用商人的餐厅,那里的留守医师。
    并没有未与杰克=瑞克托斯同谋的保证。
    ……而且,那份痛苦,他不认为是由压力产生的、精神性的东西。

    「我到底,被做了些什么……」

    学院生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自己的手嘟囔着。
    到了现在,能感受到那份痛苦的症状已经消失了,丝毫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
    但是,那反而令人毛骨悚然,他在一段时间里发抖着睡着了。

    -Fin-


    回复
    2楼2017-01-15 22:29
      谢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5 22:34
        这脑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1-15 22:56
          实验体233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15 23:06
            被害妄想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5 23:26
              這妄想都害死自己了 王子有接班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6 00:30


                回复
                8楼2017-01-16 03:53
                  这厉害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16 13:38
                    可怜的实验体X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6 14:08
                      和王子有得一拼的被害妄想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16 17:39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6 23:53
                          嗯…………印象中以前有看過人被自己嚇死,所以也不能說太扯,但果然還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1-17 10:21
                            騷年呦,被害妄想到這種程度,可以當成才藝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17 12:0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7 13:30
                                趕快去找王子幫忙!
                                期待被害妄想症x腦部王子蹦出新驚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17 18:29
                                  這神腦補精神科醫師也表示無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8 00:3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8 01:16
                                      还好醒来后不是这个画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1-19 00:54
                                        感謝翻譯


                                        回复
                                        20楼2017-01-19 18:59
                                          非常感谢翻译大大!最近上班比较忙,好久没有来,发现大大翻译了这么多!辛苦啦!不过希望你没有挂科
                                          这人的妄想症都快把自己吓死了。。。已经脱离滑稽成面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1-20 08:43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