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110贴子:900,077

【01.15】【转文 】当三月吃下APTX4869(TR0000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哈喽,大家好。我是,诶呀不重要了,你们想怎么叫怎么叫吧,反正这都不是重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1-15 15:29
    在发文之前,原楼主有几点要说
    1、此文纯属架空,除了名字以外,与原著没有大的关联
    2、可能会与《名侦探柯南》的人物有一定联系,但是会有不同
    3、此文有三四,十莉,沧玄,七八,九琉,平和,工藤新一等人的戏份,不喜者慎入
    4、可以催文,但禁止水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1-15 15:31
      关于转帖,其实原楼主不太喜欢有人转,不过要转的话,原楼主有几个要求。要转的回复吧!
      1•
      告知原楼主要转的吧或者位置
      2•
      禁止对原剧情进行更改,比如把十莉改成九十,这是原则问题。
      3•
      在转帖里原楼主希望亲们标注一下原帖作者,把原帖地址放上去,可以的话可以艾特原楼主,原楼主会去顶的。
      4•
      如果转帖还有人要转,也请把这一大段告知要转的人,必须告知原楼主。
      5•
      版权归原楼主所有(包括转帖),原楼主拥有对本文的解释权。如果转帖中有人对本文提出质疑,可以告诉原楼主让原楼主处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1-15 15:32
        让我思考一下,应该先发文还是先艾特几个小伙伴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15 15:37
          @Zkksixk @夜麋Ice @沐昱甜 @四月若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1-15 15:44
            @瞳念忘我 @薰or萤 @酷漠韩冰 @夜麋Ice @小喵喵青青 @幻美兰 @定韩国 @上官清依9 @雪色樱花603 @小北啦啦啦啦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1-15 15:47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1-15 15:47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月前花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1-15 15:52
                  第一章
                  在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内,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静静的站在一张办公桌前。
                  女孩拥有如雪的皮肤,如瀑般的长发散在身后,用一根红色皮筋束起,显得干脆利落。齐齐的刘海修剪的恰到好处,遮住了女孩光洁的额头,露出了女孩两道弯弯的柳叶眉。此时,这秀丽的眉毛却微微蹙起,让人心生爱怜,忍不住想为她抚平这抹忧伤。晶蓝的瞳孔没有一丝杂质,就如她和少年这次任务的目标——世界上最纯净的泪海宝石一样清澈,美丽而又神秘。小巧的鼻子,红唇被贝齿轻轻咬住,这个动作不但没有破坏她的形象,反而给她平添了一丝俏皮。她在沉思,两只手臂交错于身前,纤长的手指自然交错,大方得体又不失礼貌。嫣红的长款风衣,墨黑的长筒靴,她的容貌如天使一般娇美,周身自然的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接近。她如水中莲花,赏花人只能远远观望,又使人望而怯步,唯恐自己的靠近会破坏她的美丽,会玷污了她的圣洁。她真的很美,不,她的美已经不能用美丽这个单调的词来形容了。若非要描述的话,恐怕只有“惊艳”来表达人们心中的惊叹。她如天上明月,散发着自己独特的光芒,又如女王一般,周围的一切只沦为了她的陪衬。
                  可她身边的少年,丝毫没有被她的光辉所掩盖,他身上的光与少女的交织在一起,互相辉映,相互托衬,把这两人衬得如天仙一般,仿佛不染世俗烟火。一头火红的碎发,恰到好处的体现了少年不羁的性格,丝毫不觉有什么不适。额前两撮白发随风舞动,两道英俊的剑眉把他衬得更加刚毅。眉下一双清澈的蓝瞳,却不似女孩那般温婉动人,眸中的寒气让人无法反抗,只能顺服他的威严。挺拔的鼻梁,红润的嘴唇,白皙的皮肤比女生还要水嫩,却不让他显得女性化,反而平添一股英气。全身的黑衣,只有领口袖口是红色,漠然,狂妄的气质包裹着他,他不能说“帅”,帅这个词太肤浅了,没有办法用一个词来描绘他带给人的感觉。太妖孽了,自然形成了一种威压。他如地狱里的修罗,明明很危险却又让人身不由己地想要接近,即使他们都知道,靠近他的下场只有一个——毁灭。
                  他的手随意的插入裤袋,转过头看向身边正在思考的黑发少女,如冰的眼神顷刻间融化,只剩下如水温柔,身上带给别人的威压也有所缓和,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那一抹笑尽管不太明显,却使阳光都为之失色。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少女,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似乎都要印刻在心里。可当他的目光移往别处,那抹温柔又凝结成了冰霜,压得人不敢大声呼吸,那个微笑美好的像一场梦,看到如今这个少年,真的很难想象他温柔的一面。不过,少年也不在乎。他的温柔,本来就只给身边这个黑发少女。至于其他人的看法,他不在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1-15 16:29
                    一个美得不真实的少女,一个帅的人神共愤的的少年,加上他们身上的服饰,一样的淡漠气质,所有见过他们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赞叹: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莉莉丝曾经笑着打趣“若他们都不能在一起,那我和十月不是更不可能了?”十月听到后,有些嗔怪的搂过莉莉丝,责怪似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他们的缘,九千年前就注定了,所以,我们也一定能在一起,再不许说这样的傻话!”莉莉丝吐了吐舌头,安静地靠在十月怀里。是的,他们都是上天注定的缘。
                    少年叫三月,少女叫四月,十月是三月四月共同的“哥哥”。说是亲人,其实是比亲人还亲的朋友。莉莉丝是他们中排行最大的“哥哥”玄月的手下,如今十月的女友。
                    他们全属于一个直接听命于国家的神秘组织——黑月铁骑。他们是十二个从古悉兰时代冰封到现在的婴孩,为了对抗A.K,绝对杀手,而存在的集体。为了打败这个无比强大的对手,他们融合了元素石,开发了第七感,成为了仅存的十二个拥有异能的人。他们从小在黑月基地长大,除了执行任务外几乎从没出过黑月基地。而黑月基地里,只有时而黑月铁骑,首领K先生,Q博士,还有玄月进进出出的手下,其他只有一群一群训练用的机器人和保姆机器人。为了隐瞒身份使A.K掉以轻心,年幼的他们常常出没于一些博物馆盗取珍宝。近几月,黑月羽翼逐渐丰满,领导人K先生在征得国家同意之后对外公开了黑月的真实面目——对抗A.K。随着身份的公开,与A.K正式交手的时间也快到了。只是,他们还不知道,世界上还存有第十三课元素石,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默默闪了九千年的光。
                    这个第一次与A.K交手的任务,落在了三四月的头上。
                    “这次任务的危险指数很高,希望你们不要大意。”K先生面无表情的坐在办公桌后,散落一桌的资料告诉二人这次任务的对手——A.K,绝对杀手,那是一个世界闻名的黑帮组织,杀人不眨眼,个个实力高超,像沧月姐那样的V级高手就有三个。而且对组织无比忠心,甚至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组织换取利益。
                    四月不禁皱起了眉头,看来,这次的计划必须比以前更加周密才行!四月抬头看了看边上的三月,他还是一张冷冰冰的脸,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房间里的气氛十分沉闷,
                    K先生的目光让四月觉得浑身不自在。“你们走吧,好好准备。”K先生挥了挥手,四月如释重负,收拾好资料与三月一同离开。
                    “祝你们顺利。”四月走到门前时,
                    K先生莫名奇妙地说到道,“若你们性命不保,黑月将不承认你们的存在。”听到这话,四月猛地一颤,拉门的手瞬间僵住了,整个人愣在那里。她不明白,一向和蔼可亲的
                    K先生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沉重的话。这是,一只温暖的手覆在了四月手上,帮她拉开了门。四月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三月的手,手上是他熟悉的温度。对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搭档,四月比自己还了解。看着两人覆在一起的手,四月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三月拉着门,当四月走出房间后才轻轻把门关上。三月永远这么贴心,四月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1-15 16:35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5 16:36
                        当他们并肩走回黑月宿舍时,已经黄昏了。望着火红的落日,四月心中无限感慨。“人生就像这轮红日,灿烂过后,便是凄凉的黑暗。”四月幽幽开口,自言自语道。三月皱了皱眉,轻轻揽过四月的肩,“别这样想,至少,我们还能把握黑暗前的光明。”四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点头,任三月揽着她向宿舍走去。金色的阳光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为了对付棘手的A•K,四月经过反复地删改,制定好了计划,直到深夜才离开书桌。
                        翻阅A•K的资料,四月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一这个组织太可怕了,战无不胜,而且最差的也是H级杀手,更有半数的S级杀手,最厉害的是三个V级杀手——蓝颜,蓝瞳,蓝芯,再加上A•K从J国进口了一种奇毒,落入A•K手中的人,没有一个可以生还。四月越想越不安,干脆把资料扔在桌上,来到走廊上吹风。
                        四月漫无目的的在走廊上闲逛着,却不自觉地走到了三月房门前。三思过后,四月按响了门铃。三月拉开门“四月,你还没睡?”“嗯。”四月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看三月的样子,他不是也没睡?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夜晚的风拂过,带着丝丝凉意,这个夜晚格外的安详。
                        “明天的任务多加小心,不要逞强。”良久,四月开口打破沉寂。
                        ”你也是!”三月笑了,轻轻抱住四月,用温暖抚平她心中的忧虑。四月的手环上了三月的腰。是啊,就算明天注定危险,今夜也要好好度过。就像他说的,把握黑暗前的光明。“我们一定会没事的。”三月的笑容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嗯,晚安。”两个人同时松掉了抱着对方的手。
                        三月站在门口,看着属于四月地那抹大红色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又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傻瓜,我们一定会凯旋归来,至少,我不会让你有事。望着四月,三月没有把心中想的说出。
                        四月望着天边月色,心中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一定是多虑了吧!四月安慰自己
                        静静的夜里,想起了两声关门的声音,此后又恢复了宁静。
                        ——————————
                        第一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1-15 16:3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15 16:40
                            楼楼再更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5 16:41
                              哈哈哈加油!原文有很多花韵打的时候没注意到的错别字,辛苦你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5 16:58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5 17:34
                                  新兰~\(≧▽≦)/~
                                  (我该叫你啥)加油转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5 17:39
                                    啊咧,看的我一脸污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5 18:36
                                      第二章
                                      四月也没想到,事情的进展会如此顺利。当他们来到任务地点时,发现里面居然只有几个保安和壮汉。三四月很快就制服他们了,很成功的夺取了泪海。
                                      原先以为,A.K的人也会隐藏在这些人之间,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四月在执行任务时一直小心A.K偷袭,可当三月把泪海交给她时,A.K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四月和三月安全的离开大厅,从窗户跳出,飞一般地向车跃去。
                                      车飞速行驶在路上,坐在副驾驶上的四月愁眉不展,事情是乎太简单了些,简单到让人难以置信。莫非
                                      A•K会来只是误传?四月端详着手中的泪海,这颗大陆上最纯净的宝石,在她的手中闪着迷人的光,不在阳光下也能发亮。因其形状像泪滴,又为晶蓝色得名。这果真是顶尖的宝石,即使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那温润的触感。四月叹了口气,把泪海镶入手表里为它特制的凹槽。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容易结束。
                                      终于到达了他们在郊区租好的公寓。这栋公寓远离市区,十分安静,而且废弃多年,就算说出什么机密也没人知道。这是四月在这个城市执行任务时偶然发现的。此后每一次来这个城市作任务,她都会带上三月住在这里。
                                      进到公寓,太久没人打扫了,灰尘满天飞。三月不管这么多,径直坐在了沙发上,四月也坐了上去。破旧的沙发发出“吱呀”的惨叫。任务到这里,就算结束了,为什么自己还是这么不安?
                                      “没事的。”三月看出了四月的顾虑,“我们已经平安了,不是吗?”望着那双和自己一样的眸子,四月心安不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1-15 18:50
                                        这时,第一个滑过三月脑中的,不是死亡的恐惧,而是四月的安危。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四月应该吵醒了吧,那么,你千万不要过来。为了预防万一,四月让K先生传出的任务执行人里只报了一个人,就是说在关键时候,有一个人可以逃脱。四月,你一定要安全,我希望逃脱的那个人是你,然后,你把我的那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三月知道,两个S级杀手,就算两个人合作得再天衣无缝,也打不过一个V级杀手。他更知道,落入A.K的手中的人必死无疑,何况,他们还是A.K的对手黑月铁骑。
                                        可就在这时,三月的房门被拉开了。“三月,这里怎么了?”糟了,这个红衣少女不是四月又是谁呢?三月一下站起来,飞奔到四月身边。“四月,你快走,A.K的高手来了。”四月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眼前这个是V级的杀手。两个S级杀手就算搭上命也打不过一个V级杀手,这点四月很清楚,可她不能不管三月的安危啊。
                                        蓝芯显然没料到这里还有人,不过他马上镇定下来。看三月的样子,眼前这人一定是R级以下的,应该也是S级。那就没事了,多一个就多杀一个呗。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三月就挡在了四月面前,拉起她的手奔向四月的房间。刚进入房间,就听见了一个魔鬼般的声音“你们还走得了吗?”
                                        “四月,你快走,”三月对四月喊道。“不行!”四月斩钉截铁。蓝芯一掌攻来,三月用手接下,随后内息释放,第七感全开,三对翅膀 在这小破公寓中展开,全力防御蓝芯的进攻,为四月断后。三月甚至还拿出了泪海的仿制品,让他在领口处放着神秘的光。他看见蓝芯的眼光一下亮了,三月对他的反应很是满意,毕竟他多吸引一份蓝芯的主意力,四月就少一分危险。三对翅膀在这小破公寓里展开,四月明白,三月下定决心了,可是,她还是不能放下三月,如果注定要灭亡,那她宁愿与三月一起留下奋斗。
                                        就算是地狱,也要一起面对。四月坚定了决心,也释放了第七感,“三月,我来帮你!”四月抖开藤鞭,与三月并肩作战。
                                        “四月,快走啊。”三月大喊,可是四月无动于衷。不行,这样下去我的牺牲还有什么用?三月急了,趁蓝芯对付四月的时候,他一下蹿过去,一下挡住了蓝芯的进攻,顺手拉住四月,跃到床边。
                                        “四月,对不起,你必须走!”三月把四月堵住,背对着四月,让四月没有路可以前进。
                                        “不,三月,我不走。”四月摇着头,三月不给她反驳的余地,把她往窗外一推。强大的力道使窗户断裂,四月从楼上坠下。四月只觉得耳边风呼呼直响,强烈的下坠感使四月头晕目眩,而心中的疼痛比何时都来的强烈。四月下坠着,三月的结局谁都能预见,四月也就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自由落地。我们另一个世界见吧!四月想。可是,三月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呢?正在下坠时,一个力量拖住了她。她睁开眼睛,是三月的银鸟。三月。她的泪流了下来。你我为什么连这个机会也不给我?三月,三月。四月呼唤,夜空中却无人回应。银鸟不用指示,自动往黑月基地方向飞去。四月的目光呆滞,任凭银鸟带她飞行。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失去他了,真的失去了。泪涌得更凶了。她俯在银鸟身上,泣不成声。银鸟,是他的专属第七感唤出来的,这么多年,她怎么会不知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1-15 18:58
                                          第二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1-15 18:59
                                            第三章
                                            感觉到那个银色的光电已经有足够的时间飞向安全地带,三月笑了,那个笑容中却没有了往日的温柔。他的嘴角溢着血,证明了他受了极重的内伤。他的脸是那样苍白,冷汗直冒,渐渐体力不支,内息已经无法支持第七感的庞大支出,只能赤手空拳地对付蓝芯的猛烈进攻。三月知道,死期离他不远了,可他眼中并没有临死前的慌乱,他那蓝色的眼眸如水一般平静。四月安全了,这就足够了,有什么比看着心爱的人逃脱陷阱更开心的事吗?终于,蓝芯全力一击,三月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可他的嘴角,还是挂着那抹微笑。
                                            至少从四月刚才的表现,他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是在乎自己的。
                                            四月,好好活下去,不要太伤心,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三月已经没有了睁开眼睛的力气。恍惚间,他感觉自己口中被蓝芯塞入了一颗胶囊,被他用水强灌了下去。对这结局,三月早有预料:A.K向来杀人不眨眼,何况还是作为对手的黑月铁骑?据资料,三月服下的应该是他们从J国进口的毒药了吧!三月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的脑中霎那间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黄昏,夕阳余晖洒满天际,一个女孩站在海边,被镀上金色的黑发在风中飞扬,她那双和自己一样的晶蓝色眸子温柔的注视着自己,嘴角上扬,她静静的向自己微笑。多美啊,三月在这笑容中沉醉。
                                            在昏迷中,三月感觉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那毒药仿佛一颗炸弹,在三月身体里燃烧,他如置身在火炉里,每一寸皮肤都传来的灼热感使他疼痛不已,加上内伤外伤,他的生命随着血液缓缓流走。四月,看来,我们的缘分就到这里了呢!他望着那美丽的黑发越走越远,他却再也无法跟上她远离的脚步,腿就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他跪在沙滩上。这是临死前的幻境吗?三月伸出了手,却再也触不到四月的背影。四月,你一定要幸福。他努力使自己微笑,泪却流了下来。眼前,只剩下了被泪晕开的金色光点,和女孩渐行渐远的身影,他心如刀绞,一阵一阵的抽疼。我就要失去你了吗?弥留之际,似乎有针管扎进了自己的经脉,抽走了一些能量源,是蓝芯吧?他想做什么?会不会危害到四月?不容他多想,幻境土崩瓦塌,黑暗彻底吞噬了他。夕阳下山了,她也不见了。
                                            蓝芯低头探了探三月的鼻息,满意地笑了。他拿出对讲机“瞳,成功杀死黑月铁骑一人,能量是金,泪海也在,回去研究解药。”蓝芯取下三月领口处的泪海仿制品,跃上窗户,看了看四周无人,他从窗户一跃而下,抱住路灯,顺着路灯滑下,上了一辆车,消失在夜色中。
                                            街边那盏昏暗的灯闪了两下,灭了。三月的红发渐渐被黑暗吞噬。
                                            四月无力的瘫在鸟背上,任银鸟将她带回那个充满他们之间回忆的地方。寂静的黑夜显得那么恐怖,因没有了他的存在,她感到无比寒冷,即使这是三伏酷暑。装有真正泪海的手表沾上他的血迹,在黑色的表壳上格外显眼,她注视着她的血,泪不知觉地滑落,他不在了,他不在了,她还是难以相信这可怕的事实。她曾几次想从鸟背上跃下,又几次想让银鸟掉转头回到那座小公寓,可是,这是他的第七感,她没办法操控她无法想象生活没有了他会变成什么样。她习惯了叫他“笨蛋”,习惯了他冷漠的外表下火热的内心,还习惯了每次训练结束后他递来的温热开水,更习惯了每天睡前门外传来的晚安。她习惯了属于他的一切,这是她生活里为数不多的温暖。可现在,连这一切都被生硬硬的收回。她的泪,沾湿了她的衣襟,可她丝毫没有反应,她望着漆黑的夜空,眼神中尽是悲楚。
                                            以前,每次她伤心难过时,他会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给她安慰和温暖。可是这一次,他不可能再在她身旁。三月,你知道吗,我宁愿没事的是你。四月的泪涌得更凶了。
                                            黑月基地在夜中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这是深夜中唯一亮着灯的场所,只不过没有第七感的人看不见,黑月基地的外围被十二黑月用能量设了结界。在基地的黑月们向来有熬夜的习惯。
                                            ”吱呀一”大厅的门被推开,在厅里的黑月们的目光被声响所吸引。他们没料到四月会半夜回来。莉莉丝也在基地里,因为她明天有任务,今天玄月特许她来到黑月基地,四月并没有在意这些,她的心悲伤到了极点。莉莉丝像个大姐姐,走过来拍拍四月的肩。
                                            ”怎么提前回来了?”莉莉丝向四周忘了忘,没有见到那个目不转睛注视着四月的红发男孩,忍不住问出声”三月呢?”
                                            —————————
                                            第三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1-15 19:11
                                              你这个我有原贴


                                              回复
                                              28楼2017-01-15 19:18
                                                第四章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四月的身躯猛地一颤,才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往下掉。众人这才发现四月红红的眼眶,预感到出事了。果然,四月抽泣了一会儿,哽咽着说“三月…三月他…”四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还是没有办法把那几个可怕的字眼说出口。可是从四月悲痛的眼神和发颤的声音中,众人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随后,众人马上否定了这个猜想。这个想法太可怕了!一时间,大厅里死一般的沉寂。三月对每个人都很好,虽然有时他言语锋利,但当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他定会主动帮忙。而且,三月四月之间的感情是众人心照不宣的,三月如果出事了,那最伤心欲绝的,定是四月。看现在四月的表现,这……这是真的吗?众人又想起了之前的猜想,纷纷提出质疑。最后,众人求证的眼神纷纷投向会读心术的八月。八月会意,发动内息用第七感读取三月内心,除了一句“四月,好好活下去”再无反应,内心世界一片空白。除了精神病患者,出现这种现象的只有一种可能: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当八月运第七感时,众月感觉到了室内内息的波动,他们全部紧张的盯着八月。现在八月把运第七感的手放下了,明显已经得出了结果。众人观察着八月的神情,见她沉重的摇摇头,眼里是数不尽的悲哀,顿时明白他们的猜想是真的了,三月真的离开了。大厅里,吃零食的不吃了,打游戏的不打了,电视里,韩剧女主角声嘶底里地喊着:
                                                “你不要离开我”大厅里的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爆发出一阵一阵的笑声。整个气氛变得无比沉重。小一月开始大哭,二月默默地流着泪,七月拍着八月的肩头,灯光在他们脸上映出凄凉的泪痕。十月的脸朝着漆黑的夜空,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看见他的手不停地在脸上摩擦着。玄月拥着沧月,以冰山著称的沧月也留下了泪花。莉莉丝像三月一样抱着四月,埋在莉莉丝臂弯里的双肩不停地抖动。莉莉丝流着泪,看着悲痛欲绝的四月,她突然想起以前在训练营里,每次四月受伤或受罚,第一个跑到他们宿舍关心的总是一个红发的男孩。
                                                从四月口中,莉莉丝得知这个红发男孩叫三月,是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那时的三月八岁,四月七岁,她一眼就认定,这个男孩会是她未来的妹夫。长大后,他们理所当然的喜欢上了对方,只是一直没表白,不过关系胜似情侣。莉莉丝得知这个消息后,从心底感到高兴,她这个从小就坚强的好姐妹终于有人照顾了。可是现在……与十月交往了这么久,这种痛失挚爱的滋味她也差点就要体验到,所以她非常能理解四月的心情。他的脸上也留下了泪花。生命为什么是这么脆弱。他和三月见过几次面,三月对四月的情不是一般的深。为什么天公如此绝情!她看着怀中痛苦的四月,只能抱紧她,给她多一点温暖。今夜,黑月基地注定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莉莉丝随着玄月去执行任务了,偌大的房间里只留下了四月一个人。四月的眼睛红肿着,神情万分憔悴,显然是哭了一整个晚上。
                                                她推开门,走上熟悉的走廊,对面就是三月的房间。房门紧闭着,显然没有人回来过,原来,她还在欺骗自己,说不定三月没有事,自己从A.K手上逃了回来呢,虽然,这基本上没有可能。他真的真的出事了,四月的头一阵眩晕,眼眶却再也流不出泪珠。她无力地倚在了门框上。
                                                K先生把四月叫道办公室,摸了摸四月的头,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眼眶也发红,显然也哭过了。还是那个小房间,四月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接受任务的午后,只是身边再也没有那抹熟悉的红色。
                                                “三月......”四月的眼泪又险些夺眶而出。
                                                “K先生,任务完成了。”四月的声音有些沙哑,里面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她抬起手臂,手表上的血迹格外刺眼。她强迫自己不看那抹红色。她从凹槽里取出泪海,递给
                                                K先生。
                                                “四月......”K先生看着故作坚强的她,心里一阵心疼。作为黑月铁骑,他们牺牲的太多了。
                                                “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对付
                                                A.K。”A.K!提到A.K,四月原本无神的眼睛里迸出了火花,像要喷出火来似的,迟早有一天,我要为三月报仇,让A.K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良久,K先生开口“四月,虽然很不愿意,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按规定,黑月将不承认三月
                                                ......曾经存在,而这次任务的战利品——泪海归你保管,此外,还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对么残忍的规定!四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天接受任务之后,K先生会有那种奇怪的表情。一个愿望,呵,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三月能够回来,他们能满足吗?三月就是我的世界啊!
                                                K先生担忧的望了望四月,发现她没有太过激的举动,心中有些欣慰,顿了顿,对四月说“四月.....去收拾一下他的东西吧,不久,国家会给你新的搭档。四月收回了泪海,把它放回凹槽内,走出了办公室。
                                                K先生见四月走了,站起身,来到床边。两行泪从他眼中缓缓淌下。他抬手拭泪,每一个黑月是他亲自唤醒的,他和Q博士两个人共同见证了黑月们的成长,他没有家庭,黑月们就像他的孩子们一般。对于他们的自由,他很内疚,有时,他在想,如果当时Q博士没有发现这十二个古悉兰冰棺的存在,也没有发现那十二颗元素石,现在他们是不是也不用受这么多苦,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打败A.K,是不是对他们太不公平,唤醒他们,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他暂时没办法给予他们自由,只好从其他层面上的东西。这次,三月居然......他一想到那个红发的帅气少年,心就一阵一阵的疼,可是,黑月听命于国家,对上级的命令他无法反抗。他用颤抖的手划掉了名单上三月的名字,泪如泉涌。待情绪平静一些,他拿出手机:”平次,我是K。三月......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你和柯南,和叶多劝劝四月吧,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他挂断了电话,泣不成声。
                                                四月来到她喜欢的人的房间,拉开紧闭的房门。他果然还是没有锁门。想到那个少年,四月的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房间里充满了他的气息,阳台上还挂着他的换洗衣物,早就干了,黑色的紧身衣在风中摇摆着。书桌上,玻璃杯里还有小半杯水,桌上的书还开着,她不忍去翻动书页,从开着的书页上看,这是一本《巴黎圣母院》,页边角上还有他的批注,字如记忆中一样潇洒。它们,似乎还在等待主人回来。它们的主人,似乎只是外出透透气,一会儿就会回来。日记本和他管用的蓝色水笔被随意摆放在书桌上。四月回到自己房间,拖来及几个大箱子,把三月的东西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收在箱子里,一点一点分类整理好。她总觉得三月还会回来,还会需要这些东西。
                                                在拉开最后一个抽屉时,四月愣住了,里面是一条薰衣草项链和一只可爱的小布熊。四月想起,她曾在执行任务路过礼品店时,看见礼品店里的小熊发过呆,然后无不伤感的说“A.K夺去了我们的童年。”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四月早就忘记了,三月却铭记在心,四月只觉得心里一阵感动。在熊的边上,有一张字条,上面是三月潇洒的字:祝亲爱的搭档生日快乐!后面是一颗心。四月这才想起自己的生日快到了。这是他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份礼物了。她把项链挂在了自己脖子上,温润的感觉一下子漾开,上面仿佛还留有三月的温度。她抚摸着这个薰衣草项链的挂坠,薰衣草的形状,淡紫的颜色,这个材质,不像宝石,也不是冰凉的钻石,更不是玉,具体是什么,四月也说不上来,只感觉美丽异常,暖暖的一如他的温度。她叹了一口气,又开始收拾他的东西。一边收一边回忆,不觉间,泪沾襟。
                                                把三月的几大箱东西放入自己的房间后,四月也不管这是中午。她抱着小布熊,躺在床上睡着了。在梦里,她又回到了昨日,那个红发少年对她笑着,那样的温暖。他,仿佛真的不曾远离。
                                                —————————
                                                第四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1-15 19:21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5 21:47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5 22:06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1-16 10:36
                                                        第四章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四月的身躯猛地一颤,才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往下掉。众人这才发现四月红红的眼眶,预感到出事了。果然,四月抽泣了一会儿,哽咽着说“三月…三月他…”四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还是没有办法把那几个可怕的字眼说出口。可是从四月悲痛的眼神和发颤的声音中,众人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随后,众人马上否定了这个猜想。这个想法太可怕了!一时间,大厅里死一般的沉寂。三月对每个人都很好,虽然有时他言语锋利,但当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他定会主动帮忙。而且,三月四月之间的感情是众人心照不宣的,三月如果出事了,那最伤心欲绝的,定是四月。看现在四月的表现,这……这是真的吗?众人又想起了之前的猜想,纷纷提出质疑。最后,众人求证的眼神纷纷投向会读心术的八月。八月会意,发动内息用第七感读取三月内心,除了一句“四月,好好活下去”再无反应,内心世界一片空白。除了精神病患者,出现这种现象的只有一种可能: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当八月运第七感时,众月感觉到了室内内息的波动,他们全部紧张的盯着八月。现在八月把运第七感的手放下了,明显已经得出了结果。众人观察着八月的神情,见她沉重的摇摇头,眼里是数不尽的悲哀,顿时明白他们的猜想是真的了,三月真的离开了。大厅里,吃零食的不吃了,打游戏的不打了,电视里,韩剧女主角声嘶底里地喊着:
                                                        “你不要离开我”大厅里的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爆发出一阵一阵的笑声。整个气氛变得无比沉重。小一月开始大哭,二月默默地流着泪,七月拍着八月的肩头,灯光在他们脸上映出凄凉的泪痕。十月的脸朝着漆黑的夜空,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看见他的手不停地在脸上摩擦着。玄月拥着沧月,以冰山著称的沧月也留下了泪花。莉莉丝像三月一样抱着四月,埋在莉莉丝臂弯里的双肩不停地抖动。莉莉丝流着泪,看着悲痛欲绝的四月,她突然想起以前在训练营里,每次四月受伤或受罚,第一个跑到他们宿舍关心的总是一个红发的男孩。
                                                        从四月口中,莉莉丝得知这个红发男孩叫三月,是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那时的三月八岁,四月七岁,她一眼就认定,这个男孩会是她未来的妹夫。长大后,他们理所当然的喜欢上了对方,只是一直没表白,不过关系胜似情侣。莉莉丝得知这个消息后,从心底感到高兴,她这个从小就坚强的好姐妹终于有人照顾了。可是现在……与十月交往了这么久,这种痛失挚爱的滋味她也差点就要体验到,所以她非常能理解四月的心情。他的脸上也留下了泪花。生命为什么是这么脆弱。他和三月见过几次面,三月对四月的情不是一般的深。为什么天公如此绝情!她看着怀中痛苦的四月,只能抱紧她,给她多一点温暖。今夜,黑月基地注定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莉莉丝随着玄月去执行任务了,偌大的房间里只留下了四月一个人。四月的眼睛红肿着,神情万分憔悴,显然是哭了一整个晚上。
                                                        她推开门,走上熟悉的走廊,对面就是三月的房间。房门紧闭着,显然没有人回来过,原来,她还在欺骗自己,说不定三月没有事,自己从A.K手上逃了回来呢,虽然,这基本上没有可能。他真的真的出事了,四月的头一阵眩晕,眼眶却再也流不出泪珠。她无力地倚在了门框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1-16 12:24
                                                          K先生把四月叫到办公室,摸了摸四月的头,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眼眶也发红,显然也哭过了。还是那个小房间,四月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接受任务的午后,只是身边再也没有那抹熟悉的红色。
                                                          “三月......”四月的眼泪又险些夺眶而出。
                                                          “K先生,任务完成了。”四月的声音有些沙哑,里面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她抬起手臂,手表上的血迹格外刺眼。她强迫自己不看那抹红色。她从凹槽里取出泪海,递给
                                                          K先生。
                                                          “四月......”K先生看着故作坚强的她,心里一阵心疼。作为黑月铁骑,他们牺牲的太多了。
                                                          “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对A.K。”A.K!提到A.K,四月原本无神的眼睛里迸出了火花,像要喷出火来似的,迟早有一天,我要为三月报仇,让A.K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良久,K先生开口“四月,虽然很不愿意,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按规定,黑月将不承认三月
                                                          ......曾经存在,而这次任务的战利品——泪海归你保管,此外,还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这么残忍的规定!四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天接受任务之后,K先生会有那种奇怪的表情。一个愿望,呵,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三月能够回来,他们能满足吗?三月就是我的世界啊!
                                                          K先生担忧的望了望四月,发现她没有太过激的举动,心中有些欣慰,顿了顿,对四月说“四月.....去收拾一下他的东西吧,不久,国家会给你新的搭档。四月收回了泪海,把它放回凹槽内,走出了办公室。
                                                          K先生见四月走了,站起身,来到床边。两行泪从他眼中缓缓淌下。他抬手拭泪,每一个黑月是他亲自唤醒的,他和Q博士两个人共同见证了黑月们的成长,他没有家庭,黑月们就像他的孩子们一般。对于他们的自由,他很内疚,有时,他在想,如果当时Q博士没有发现这十二个古悉兰冰棺的存在,也没有发现那十二颗元素石,现在他们是不是也不用受这么多苦,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打败A.K,是不是对他们太不公平,唤醒他们,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他暂时没办法给予他们自由,只好从其他层面上的东西补偿。这次,三月居然......他一想到那个红发的帅气少年,心就一阵一阵的疼,可是,黑月听命于国家,对上级的命令他无法反抗。他用颤抖的手划掉了名单上三月的名字,泪如泉涌。待情绪平静一些,他拿出手机:”平次,我是K。三月......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你和柯南,和叶多劝劝四月吧,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他挂断了电话,泣不成声。
                                                          四月来到她喜欢的人的房间,拉开紧闭的房门。他果然还是没有锁门。想到那个少年,四月的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房间里充满了他的气息,阳台上还挂着他的换洗衣物,早就干了,黑色的紧身衣在风中摇摆着。书桌上,玻璃杯里还有小半杯水,桌上的书还开着,她不忍去翻动书页,从开着的书页上看,这是一本《巴黎圣母院》,页边角上还有他的批注,字如记忆中一样潇洒。它们,似乎还在等待主人回来。它们的主人,似乎只是外出透透气,一会儿就会回来。日记本和他管用的蓝色水笔被随意摆放在书桌上。四月回到自己房间,拖来及几个大箱子,把三月的东西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收在箱子里,一点一点分类整理好。她总觉得三月还会回来,还会需要这些东西。
                                                          在拉开最后一个抽屉时,四月愣住了,里面是一条薰衣草项链和一只可爱的小布熊。四月想起,她曾在执行任务路过礼品店时,看见礼品店里的小熊发过呆,然后无不伤感的说“A.K夺去了我们的童年。”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四月早就忘记了,三月却铭记在心,四月只觉得心里一阵感动。在熊的边上,有一张字条,上面是三月潇洒的字:祝亲爱的搭档生日快乐!后面是一颗心。四月这才想起自己的生日快到了。这是他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份礼物了。她把项链挂在了自己脖子上,温润的感觉一下子漾开,上面仿佛还留有三月的温度。她抚摸着这个薰衣草项链的挂坠,薰衣草的形状,淡紫的颜色,这个材质,不像宝石,也不是冰凉的钻石,更不是玉,具体是什么,四月也说不上来,只感觉美丽异常,暖暖的一如他的温度。她叹了一口气,又开始收拾他的东西。一边收一边回忆,不觉间,泪沾襟。
                                                          把三月的几大箱东西放入自己的房间后,四月也不管这是中午。她抱着小布熊,躺在床上睡着了。在梦里,她又回到了昨日,那个红发少年对她笑着,那样的温暖。他,仿佛真的不曾远离。
                                                          ————————
                                                          第四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1-16 12:26
                                                            第五章
                                                            挂了电话的服部平次直接愣住了,三月牺牲了?怎么回事?他来不及多想,马上叫醒远山和叶,两个人急匆匆的上了飞机从大洋彼岸的
                                                            J国飞往三四所在的国度。
                                                            飞机上,两人一路无言。服部平次是J国警部的总部长,远山和叶是服部平次的青梅竹马。
                                                            J国警部与黑月铁骑是合作关系,平次和叶与三四他们自然认识而且几人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在听闻三月牺牲以后,和叶整个人都是愣愣的,只有眼泪哗哗的流。平次开着飞机,时不时腾出一只手拭去泪珠。一路无言。
                                                            到达Q市时,已是四小时以后了,四月也从睡梦中醒来。
                                                            “四月!”一辆飞机在黑月基地专门的停机坪降落。们一打开,一个黑发女孩从飞机上一跃而下,抱住在停机坪上等候已久的少女。两个美丽的女孩眼睛都发肿,显然都哭过。随后,一个少年从飞机上跳下。这个少年皮肤黝黑,却又不嫌丑陋,透着一股健康的英气。少年的眼眶也是红肿的。
                                                            “四月,三月真的......”和叶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四月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四月,你还好吧?”平次担心的望着两个相拥的少女。
                                                            “平次,我没事。”四月拍了拍和叶的背,又做了一个深呼吸平静情绪,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四月,我们和K先生说过了,今天,我们陪你。”和叶对四月说,挤出了一个微笑,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肩,几人上了四月的车。服部平次很主动的充当两人的司机,四月和和叶一起坐在后座。
                                                            “四月,你车上有音乐吧?”“是啊,听听也能放松心情,别太沉重。”平次打破了沉默,和叶跟着应喝,四月会意,伸手打开了音乐的按钮,一首一首歌从音响里飘出。四月依在和叶怀里,闭上了眼睛。突然,一首音乐的前奏响起,四月浑身一颤,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潮又开始涌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一朵雨做的云
                                                            ......”清澈的女声响彻在车内,四月的泪却流了下来。
                                                            “四月,怎么了?”和叶察觉到了四月的异样。
                                                            “这是我和他最喜欢的歌啊。”四月脑中,回忆一幕幕回放。可如今他却生死未卜。和叶叹了口气。
                                                            “四月,我觉得你应该再回去那个小公寓看看,说不定他只是受了伤,就算他真的......也该有人送送。”平次低沉的声音响起,歌曲被切断了。是啊,我应该回去看看!四月猛然醒悟。
                                                            A.K没有毁尸灭迹的习惯,就算看见他的尸体,她也要勇敢去面对,她要告诉他,她想他,而且她爱他。四月打定主意吗,第二天就去。
                                                            四月孤身一人,又站在这栋
                                                            S市的郊区小公寓前。她是来寻找三月的。事情过去一天了,她知道
                                                            A.K没有把人带回总部处理的习惯,总是就地就把人杀了。她下定决心,无论今天她将看到什么样的他,她绝对不能当着他的面流泪。他说过,他喜欢看到她的微笑,他希望自己活得快乐。
                                                            她又来到那个房间,窗户因为他的撞击而断裂,挂在窗沿上摇摇欲坠。她又想起了那天他决绝的眼神,她最后看见他的样子。那个房间里东西凌乱不堪,地上的血迹应该是打斗时留下的,三月受伤了!她的心狠狠地揪紧了,三月,你怎么就这么傻?不要哭,不许哭,三月看着呢!四月强迫自己收回了滚落的泪珠,紧紧地咬着嘴唇。三月,你在哪里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1-16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