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吧 关注:242,121贴子:1,860,044

你的名字 小说 纯手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终于放寒假了,一本正传一本外传,先更新正传,一天至少一章绝不含糊,一本书发完后会放出TXT文档。希望君名粉三叶粉看没看过的都来支持下本萌新!


回复
1楼2017-01-15 01:15
    《你的名字》


    [日]新海诚 著
    枯水山 译


    目录


    第一章 梦
    第二章 线索
    第三章 日常
    第四章 探访
    第五章 记忆
    第六章 重现
    第七章 美丽的挣扎
    第八章 你的名字。
    后记
    解说


    收起回复
    2楼2017-01-15 01:17
      第一章 梦


      令人感怀的声音与味道,舒适治愈的光芒与温度。


      我(♀)正和某位重要的人紧紧挨在一起,仿佛永远不会分离。我就像个依偎在母亲胸前吃奶的婴孩,既无不安,也不会感到寂寞。我还不曾失去什么,可以随意撒娇,无比放松。

      突然间睁开双眼。


      天花板。


      房间,清晨。


      形单影只。


      东京。


      ——原来如此。


      刚才的一切只是场梦。我从床上坐起身来。


      短短两秒钟,刚刚还紧紧包覆着我的温暖体感便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没有残留半点余韵。因为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我甚至来不做出任何思考,泪水便从眼角滑落。


      我时常会像这样一觉醒来时莫名地哭泣。





      方才还历历在目的梦境,清醒之后却回忆不起片鳞半爪。


      我(♂)死死地盯着擦拭过泪水的右手,食指上载着小小的水滴。然后瞬间湿润眼角的泪水已经和方才的梦境一样,飞快地干涸了。


      这只右手——


      曾触碰过非常重要的东西。


      ——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放弃思考,离开床铺走出房间,来到洗脸台前。洗脸的时候,水的温度和味道突然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紧盯着眼前的镜面。


      镜中那张脸,正面带些许不满的表情,回望着我。






      我(♀)一边照着镜子一边扎头发,穿上春装。


      我(♂)系好总算戴习惯了的领带,套上西装。


      我(♀)推开公寓的门。


      我(♂)关上公寓的门,眼前出现的是——




      眼前是一片我(♀)终于见惯了的东京风景。以前的我最为熟悉的是一座座山峰的名号,现如今也能叫出好几栋高层建筑的名字了。


      我(♂)通过人潮汹涌的车站检票口,钻进下行的电梯车间。


      搭上通勤电车,倚着车门眺望车外飞速掠过的风景。到处都是大楼的窗户、机动车、人行天桥,以及熙熙攘攘的行人。


      天空呈现出阴霾的灰白色。搭乘着近百名乘客的车厢,运送着近千名乘客的列车,纵横交错的街道。


      突然意识到自己又在像往日般眺望这座城市。






      我(♀)/我(♂)——


      在寻觅一个人。仅仅那一个人。


      收起回复
      3楼2017-01-15 01:1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15 01:2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5 01:37
            卧槽,居然被抢先了,那我就不弄了,lz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5 02:17
              正传不要更了,网上到处都是直接复制粘贴算了。大神,先把外传更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5 03:09
                第二章 线索
                一阵陌生的铃声。
                我(♂)似乎是在小憩,是闹钟吗?可我还挺困的,昨晚画了一晚上的画,躺上床的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
                “……泷……泷。”
                这次又换成某个人在唤着我的名字。是女性的声音……女性?
                “泷,泷。”
                带着哭腔的声音分外真切,如同天边闪烁的繁星一般,寂寥地颤抖着。
                “你不记得了吗?”
                电车突然停了下来,车门随之打开。没错,我正在搭乘电车。意识到这一事实的瞬间,我正站在人满为患的车厢之中。眼前有一双瞪得大大的瞳孔,而瞳孔的主人——一名身着校服的少女正被下车的乘客推挤着离我远去。
                “我的名字是,三叶!”
                少女大声说道。她麻利地解下扎头发的细绳朝我递来,而我想也不想地伸手接过。头绳是鲜艳的橙色,如同从窗缝投射进昏暗车厢的夕阳一般。我在人潮之中勉强站定,紧紧地握住这一缕亮色。
                就在这时,我醒过来了。
                少女的声音依旧残留在我耳中,不断刺激着鼓膜。
                ……名字是,三叶?
                我没听过这名字,也不认识这女孩。她为什么会如此积极?双眼噙满泪水,校服也分外陌生,她的表情认真得可怕,仿佛掌握了关乎宇宙存亡的真相似的。
                不过呢,这只是个梦而已,没有什么深层含义。事实上,我现在甚至回忆不起那女孩长什么样子,残留在耳畔的话语声也已经消失不见。
                尽管如此——
                尽管如此,我内心的鼓动依旧不得平复。胸口有些发沉,全身大汗淋漓。
                我姑且先做了一次深呼吸。
                吁——
                “咦……”
                是感冒了吗?鼻腔和喉咙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空气流通的“隧道”似乎比往常来得狭窄。胸口依旧发沉,该怎么说呢,是一种物理性的沉重感觉。我垂下目光看向自己的身体,结果映入眼帘的是双峰之间的沟壑。
                双峰之间的沟壑。
                “……”
                胸前的两块隆起映照着夕阳,白皙而滑嫩的肌肤分外光洁。双峰之间,镶嵌着一汪湖水般靛蓝的影子。
                总之先揉揉看吧?
                这是我脑中首先闪过的念头,就如同瓜熟蒂落般,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呃……
                嗯……
                呃?
                呃!
                我顿时感动万分。噢噢噢,这是什么情况?我正经八百地继续揉搓。该怎么说呢……女性的身体真是不得了……
                “姐姐,你在做啥……?”
                我猛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一名小女孩正站在打开的日式拉门后方,一脸呆然。我一边揉胸一边道出真心话:
                “呃,我是觉得一切都好真实啊……咦?”
                我再次看向眼前的小女孩。小女孩的年级在十岁上下,扎着双马尾辫,眼角微微上吊,看起来有点嚣张。
                “……姐姐?”
                我指了指自己,向她确认道。那也就是说这丫头是我的妹妹?
                小女孩有些无奈地说道:
                “你睡糊涂了吧!快点起,来,吃,饭!”
                哐嚓!她猛地从外面将拉门重新带上。真是个凶丫头啊——我一边想一边从棉被中站起身来,顿时感到一阵饥饿。我突然注意到视野边缘有一张梳妆台,于是踩着榻榻米走上前去。脱去宽松的睡衣后,未着寸缕的身姿便映照在镜中。
                我目不转睛地盯视着自己的躯体。
                缎子般的漆黑长发因为睡相不佳而随意翘起,小小的圆脸,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自带三分笑意的嘴唇,纤细的脖颈与突出的锁骨,仿佛在彰显自身发育良好的丰满胸部,隐隐约约的肋骨痕迹,以及肋骨下方那柔和的腰部线条。
                虽然我还没见识过“真货”,但眼前这副躯壳毫无疑问是属于女性的。
                ……女性?
                我是,女的?
                我整个人顿时从浑浑噩噩中清醒了过来,脑子却仍然一时明白,一时混乱。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放声叫了出来。


                “姐姐,你太——慢咧!”
                我(♀)刚拉开门走进起居室,四叶那充满攻击性的声音便飘了过来。
                “明天我来做饭就好了呗。”
                我并没有道歉,而是如是说道。四叶这妮子连乳牙都没换全,有时候却比我这个做姐姐的还能干得多,不过可不能道歉示弱!我一边如此打算一边打开电饭煲,往自己的碗里盛起饭来。啊,好像盛太多了?算了,吃多吃少都一样。
                “我开动了——”
                我往滑溜溜的煎蛋上倒满酱汁,然后和米饭一起送入口中。啊啊啊,真好吃,感觉真幸福……嗯?身边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
                “今天,倒算是正常。”
                “呃?”
                我这才发现,外婆正一边咀嚼一边看着我。
                “昨天可糟糕着呢!”
                四叶笑嘻嘻地看着我说:
                “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惨叫?外婆对我投以狐疑的眼光,四叶则是冷笑一声,(明显)把我当成了傻瓜。
                “呃,啥情况?咋回事嘛!”
                她们这是什么意思嘛,你一言我一语的——
                噼里啪啦。
                设置在门框横木上的扩音器突然传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各位乡亲,早上好。”
                播音员是我的好姐妹——早耶香的姐姐(她在镇政府的地域生活信息科工作)。我所居住的糸守镇是个人口不过一千五百人的小镇,人们彼此之间基本都认识,要不便是熟人的熟人。
                “以下是糸守镇的晨间通知。”
                严格来说,扩音器里发出的声音是“以下是——糸守镇的——晨间——通知”。一句话被割成多个分句,读得真是慢慢悠悠。由于家家户户的屋外都安设了扩音器,这段广播便如同合唱般在群山之间回荡。
                这是每天早晚都会准时在整个小镇里响起的防灾无线广播。小镇的所有民宅都装设了接收器,而播报员每天都会通过广播告知大家运动会的日程安排、执勤人员的联络方式、昨天谁家喜得贵子、今天谁家在举办葬礼——总之都是一些发生在小镇内的日常琐事。
                “关于下月二十日进行的糸守镇镇长选举,镇选举管理委员会将————”
                “卟”的一声。
                门框横木上的扩音器突然沉默了。因为够不到扩音器的话筒,外婆直接拔掉了插头。外婆已经年过八十,总是穿着一身雅致的老式和服,她正用这种无言的行动表达内心的愤怒。真酷——我一边想一边取过遥控器,如同联动反应一般打开电视。早耶香姐姐的声音消失之后,NHK的播音员大姐姐开始和颜悦色地说起话来:
                “千年一遇的彗星大约一个月后便会造访地球。据报道称,届时连续几天内都能通过肉眼观察到彗星的踪迹。在这场世纪天体秀到来之前,包括JAXA在内的世界各大科研机构也纷纷开始观测前的最后准备。”
                电视画面上显示出模糊的彗星影像,旁边配有“一个月后将能以肉眼观察迪亚马特彗星”的文字描述。我们三人不再交谈,听者NHK的播报继续享用临时中断的早餐。但室外的广播声依旧像上课时的悄悄话一般断断续续地响个不停。
                “……我说你们也该和好了吧”
                不懂得察言观色的四叶突兀地开口说道。
                “这是大人之间的问题!”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没错,这是大人之间的问题。什么镇长选举嘛!
                咕咕咕——此时,外头不知从何处传来傻里傻气的鹰唳声。
                “我出门了。”和外婆打过招呼后,我和四叶走出玄关。


                收起回复
                11楼2017-01-15 03:31
                  时值盛夏,山间的鸟儿合唱得正欢。
                  我们沿着倾斜的沥青路向下走去。路过几级石阶后,两人来到山壁的阴影之外,感受那毫无遮拦的阳光。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糸守湖,此刻的湖面风平浪静,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绵延不断的深绿色群山,蓝天白云,扎着双马尾、背着红色的书包、在我身边兀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而我,是一名拥有一双美腿的女高中生。我试着在脑海中奏响雄壮的管弦乐BGM——哦哦,这不就像日本电影的开篇一般吗?毕竟我们本来就住在乡下,而且是那种非常和风、带有浓厚昭和味道的乡下。
                  “三叶——!”
                  在小学门口和四叶分别后,有人从身边叫住了我。是早耶香,她正笑嘻嘻地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而在前边蹬车的是一脸不爽的敕使。
                  “你赶紧给我下来。”敕使嘟囔道。“有啥关系嘛,小气鬼。”“你太重了。”“真没礼貌!”这两人一大早就开始上演起夫妻相声的戏码了。
                  “你俩感情真是好哩。”
                  “好个鬼!”
                  两人异口同声地反驳道。这种激烈的否定态度反倒显得相当不自然,让我忍俊不禁,闹钟的BGM也自动切换成了轻快的吉他独奏。我们三人是认识了足足十年的老朋友,留着齐刘海、扎着麻花辫的小个子女孩是早耶香,而身材高瘦、剃着光头的土气男孩是敕使。这两人一碰面就会拌嘴,但其实处得挺好,我常常暗地里寻思他们蛮般配的。
                  “三叶,你今天的头发扎得蛮好的嘛。”
                  早耶香从自行车的后座跳下,碰了碰我的发绳后笑眯眯地说道。我今天的发型和平时一样,左右两把各扎了一根麻花辫,然后再卷起来用发绳拴在脑后。这是很早之前母亲教我的扎法。
                  “呃,头发?我咋了嘛?”
                  我突然想起早餐时那段莫名其妙的交谈。今天扎得很好,也就是说,昨天扎得很糟糕?我正要回忆起昨天的情况时——
                  “对了,你有没有拜托外婆替你驱邪?”
                  敕使一脸担心地插嘴问道。
                  “驱邪?”
                  “那绝对是狐妖在作怪,错不了!”
                  “啥——?”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由得皱起眉头。早耶香一脸无奈地代我说道:
                  “啥事到你嘴里都变成灵异现象!三叶肯定只是压力太大了而已,对吧!”
                  压力?
                  “呃,等,等一下,你们在说啥嘛?”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关心我?昨天……虽然有些想不起来,但应该只是平凡的一天而已呀。
                  ——哎呀?
                  真的是,平凡的一天吗?昨天我……
                  “而最为重要的是——”
                  扩音器突然飘出的粗犷嗓音,让我暂时忘却了心头的疑问。
                  前方的塑料大棚边上有一块过分宽敞的空地,那里正是镇上自主经营的停车场。停车场中心围着十来个人,而那个威风凛凛地站在人群中的高个儿男子正是我的父亲。他西装革履的,肩上斜挂着一条布条,布条上炫耀似的写着“现任·宫水俊树”几个大字。
                  “最为重要的是,继续进行镇子的复兴工作,为此必须进一步改善本镇的财政状况!只有这样,才能将我们的家园建设得更加安全,让人安心!身为现任镇长,我希望能将一直以来从事的建设工作继续下去,同时锻炼自我!从而以全新的热情引领这片土地,让老人,孩子以及所有人都能在此舒心生活,大展宏图!我坚信这是自己的使命……”
                  这冠冕堂皇的高姿态演说做派,简直和电视上那些政治家没什么两样,可在这农田环绕的环境中就显得相当不协调了,这一点让我感觉十分不快。“反正这次肯定也是宫水先生当选了呗。”“毕竟是花了大价钱造势嘛。”——听众们的议论声传了过来,让我的情绪愈发低落。
                  “哟,宫水。”
                  “……早。”
                  更糟糕的是,现在跟我打招呼的是我最不擅长应付的同班同学三人组。这几个在学校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潮人,总是喜欢找我们这些土包子的麻烦。
                  “镇长和建筑公司老板。”其中一人一边说一边故意将视线投向正在进行演说的父亲。我抬眼望去,发现敕使的父亲笑容满面地站在一旁。他穿着自己建筑公司的外套,胳膊上还套着写有“宫水俊树应援团”的臂章。对方来回看了看我和敕使,继续说道:
                  “然后他们的崽儿也成天腻在一块。这是家长的要求吗?”
                  神经病。我没搭理对方,迈开步子打算离开。敕使也面无表情地跟了上来,只有早耶香有些慌张,一脸为难的表情。
                  “三叶!”
                  突然有人大声喊起我的名字。我顿时屏住呼吸,简直难以相信,正在演说的父亲居然放下了麦克风,直接朝着我大声喊叫。听众们也齐刷刷地将视线投向这边。
                  “三叶,走路的时候要抬头挺胸!”
                  我顿时面红耳赤,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泪水也差点没忍住。我尽力按捺住想逃离现场的冲动,迈着大步离开。
                  “他对家人也蛮严格的。”“镇长就是镇长嘛。”听众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呜哇,好严厉。”“瞧着有点可怜哩。”那几名同学皮笑肉不笑的话语声也传进我的耳中。
                  糟糕透顶。
                  刚才在我脑中奏响的BGM不知何时已经荡然无存。失去了BGM,待在这座小镇对我来说简直度日如年。
                  笃嚓笃嚓笃嚓,粉笔在黑板上划过,写下一段似乎是和歌的文字。
                  休问我,彼为谁;九月露沾衣,是我,待君会。
                  “‘彼为谁’便是‘黄昏之时’一词的由来。‘黄昏之时’,这词你们是知道的吧?”
                  小雪老师清亮的声音在教室中回荡。她在黑板上写下了大大的“彼为谁”三字。
                  “黄昏就是傍晚,既不是黑夜也不是白昼的时间段。人们的轮廓变得模糊,让人分不清对方是谁。据说此时容易看见某些超现实的事物——例如魔物或者亡者,所以就有了‘逢魔之时’的说法。不过在更久远一些的时候,人们通常称其为‘彼谁为之时’或者‘彼乃谁之时’。”
                  小雪老师又写下了“彼谁为”“彼乃谁”几个大字。这算个啥?玩文字游戏吗?
                  “老师,提问——不是应该读作‘彼谁乃之时’吗?”
                  有人发言举手问道。的确如此,虽说我也知道“黄昏之时”的说法,但形容傍晚的话,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词却是“彼谁乃之时”。听到有学生这么问,小雪老师温柔地笑了笑。说来这种乡下地方居然会有她这样的美女古文老师,也是相当奇怪。
                  “你说的应该是这一带的方言吧?我听说糸守地区的老人家说的方言里,的确留有不少《万叶集》中的用语。”
                  “毕竟是穷乡僻壤哩。”有男学生这么接话道,不少人随之笑出声来。没错,有时候外婆说的话也会让我听得一头雾水,毕竟她称呼自己还用的还是“老身”呢。我一边想一边翻动笔记本,突然发现本该是白纸的页面上写着几个大大的字:
                  你是谁?
                  咦?
                  什么情况?眼前那陌生的字迹仿佛将身边的一切声音都吸了进去,四下顿时变得寂寥。这显然不是我的字迹,而且我应该也没有把笔记本借给其他人。咦?啥叫“你是谁”?咋回事?
                  “……同学。下一位,宫水同学!”
                  “啊,好的!”
                  我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
                  “请从九十八页开始读。”小雪老师说道,又看着我的脸,有些狐疑地补了一句,“宫水同学,今天你倒是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呢。”
                  教室内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
                  啊——?啥意思呀?到底是啥情况?
                  “……你不记得了?”
                  “……嗯。”
                  “真的假的?”
                  “我不是‘嗯’了吗?”
                  说完我猛吸了一口香蕉果汁。咳咳,真好喝。早耶香用着怪胎的眼神紧紧盯着我,说道:
                  “……可你昨天连你自己的课桌和储物柜在哪儿都不记得咧。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也不扎,校服的丝带也没戴,而且一直满脸不爽的样子。”
                  我想象了一下早耶香描述的状态……呃?
                  “咦咦咦咦?不是吧,真的假的?”
                  “感觉昨天的三叶完全丧失记忆的样子。”
                  我慌慌张张地开始回忆……果然有哪里不对劲,我完全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事。不对,还是能零零碎碎地回忆起些许。
                  那是一座……陌生的城市?
                  镜中映照出的……是个男人?
                  我尽力在记忆中搜寻。
                  哔——咻——
                  天边的老鹰发出搞笑般的鸣叫声。现在是午休时间,我们正在校园一角,各自捧着纸包装果汁闲聊。
                  “嗯……总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做奇怪的梦……梦中看到的完全是别人的生活……梦?嗯……记不清楚了……”
                  “……我晓得了!”
                  敕使突然大声叫道,把我吓了一跳。他将看到一半的神秘学杂志《姆》递到我鼻子眼前,唾沫横飞地说道:
                  “那是你前世的记忆!不对,得用科学一点的说法, 不然你们又该嫌东嫌西了。这样说好了,根据艾弗雷特的多世界诠释理论,你应该是在无意识间连接上了多重宇宙——”
                  “你给我闭嘴。”早耶香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敕使的话。“啊——难道说,是你在我的笔记本上瞎写来着?”我大声问道。
                  “啥玩意儿?写些啥?”
                  啊,不对,看来不是。以敕使的性子也不会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而且他也没有动机。
                  “啊,嗯,没啥啦。”我改口道。
                  “啊?你到底在说些啥嘛?难道在怀疑我?”
                  “都说了,没啥嘛。”
                  “呜哇,三叶你好过分!早耶香你听到没,她在冤枉我!赶紧叫法官来,啊不对,应该是叫律师来吧?喂,这种时候应该叫哪个来才对?”
                  “不过三叶啊,昨天你真的有点不对劲。”早耶香完全无视敕使的抱怨,“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嗯——好奇怪……该不会真的是因为压力太大了……”
                  我再次在脑中整理到目前为止听到的各种说辞。至于敕使,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埋头看起那本神秘学杂志。遇事不过度纠结,这是他的优点。
                  “没错,肯定是因为压力!三叶你最近不是压力蛮大的吗?”
                  对呀,镇长选举自不必说,还有今晚即将到来的那场仪式!在这座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镇上,为什么偏偏我的父亲是镇长,外婆是神社的神主呢?我将脸埋入双膝之间,长叹一口气。
                  “真是的——我好想赶紧毕业去东京哦。这地方真的是又小又挤!”
                  “我懂,我非常、非常地懂!”早耶香连连点头,“我们家两代人已经连出三任镇内的广播播音员了,从小附近的阿姨们就叫我‘播音员小女娃’!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为啥我现在也隶属于播音部了!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了!”
                  “早耶香,毕了业我们就一起去东京!继续在这种小地方待下去,就算长大成人,从校园时代开始形成的等级制度也不会有所改变!我们要逃离这种传承,争取自由!我说敕使啊,你也会一起来的,对吗?”
                  “嗯?”敕使一脸迷惑地从神秘学杂志上抬起头来。
                  “……你有没有听我们说话嘛?”
                  “啊……我倒是打算……继续在这里普普通通地过日子。”
                  唉——我和早耶香都长叹一口气,正因如此这家伙才会不受女孩欢迎,不过我也没交过男朋友就是了。


                  回复
                  12楼2017-01-15 03:38
                    前两章更新完毕


                    回复
                    14楼2017-01-15 03:45
                      才发现剩下一段没发出来,刚刚试了试还是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5 10: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5 10:29











                          收起回复
                          21楼2017-01-15 16:15
                            滋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5 17:38
                              这个吧真的已经没多少人了吗,这叫我明天没有更第三章的勇气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15 17:39
                                不会没人的,我会一直关注下去。楼主,你可以在更之前at关注你的帖子的人来壮胆——比如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15 22:43
                                  第三章来了!!妈了个山蛋蛋,这章的长度前所未有,最长的一章!为了防止又被百度吞了,我还是以图的形式发吧!


                                  回复
                                  27楼2017-01-16 14:43











                                    回复
                                    28楼2017-01-16 14:54











                                      回复
                                      29楼2017-01-16 14:55











                                        收起回复
                                        30楼2017-01-16 14:55











                                          回复
                                          31楼2017-01-16 14:55










                                            收起回复
                                            32楼2017-01-16 14:56
                                              没人就自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1-16 16:33
                                                嗯…我买的是日版的(。◝ᴗ◜。)多少有点压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1-16 17:02
                                                  继续滋辞,人工置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1-17 00:14
                                                    第四章来咯


                                                    回复
                                                    36楼2017-01-17 09:35











                                                      回复
                                                      37楼2017-01-17 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