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特小说吧 关注:2,386贴子:2,862
  • 2回复贴,共1

【哥特/纯爱/欧风短篇】美丽之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青年静静地凝睇着桌上八音盒中的两个娃娃,目光已近乎呆滞,这样的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乐曲不断重复着播放,两个娃娃也重复着几个简易的舞蹈动作。
窗外树木枯枝上的积雪跌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使得青年从回忆中惊醒。再次看向八音盒,他眼中的神色却开始变得复杂,不似刚才纯粹。
随着脑海里无数过往的涌现,青年虽然仍旧面无表情,但眼中却满是痛苦与挣扎。
他伸手将八音盒狠狠地摔落在地上,耳畔却完全听不到物品破碎的声响。
地上支离破碎的两个娃娃渐渐模糊了起来,墙上钟表的指针也开始慢慢倒退,时间倒转回1817年的冬天。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两个人在此相遇……
二人相遇在一个相似的下雪天。
那天大雪堆积满地,几乎寸步难行。寒气逼人的冬天,贫民街的人们都各自蜷缩在家中,围着火炉中小小的火焰取暖。但即便是如此的生活条件,仍有一些人连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穿着满是补丁的破烂衣服,倚在街头的墙边,似乎是在等待着上帝来救赎。
在这种环境中,墨洛温家堂皇华丽的马车显得格格不入。
施提莉向窗外看去,映入眼帘的只有无垠的雪海与窗子上凝结的雾气。
即使已经有厚重的积雪做铺垫,可贫民街的土地还是非常颠簸。这场雪已经下了半天,却还是未有要停的迹象,随着雪越下越大,车夫也渐渐开始着急了起来,只怕是冰天雪地地被困在路上。
听着车外传来细微的喘息声,施提莉蹙了蹙眉,视线却未离开窗外的某处。
“请停一下。”施提莉突然出声吩咐道。
并未理会车夫的阻劝,施提莉还是下了马车。
车外的寒冷让施提莉不禁打颤,顿时也有想像弟弟一样打喷嚏的无理欲望,却在出声之前硬生生忍住了。
在亲眼见到遇难的埃里克之前,施提莉并未察觉到有人被困在雪地中,无意中在此停顿,仿佛是命运的牵线,这就是埃里克与施提莉的初次见面。
求生的欲望让埃里克的知觉变得更加敏锐,当听见一阵脚步声盈盈而来时,本已经筋疲力尽的他,紧咬着牙关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起来。
用尽身上的力气,埃里克勉强支撑起上半身,从积雪中挣脱而出。
上帝终究是没有放弃凄苦的少年,在埃里克昏迷之前,抬头的一瞥,模糊的视线中唯一看见的只有少女嫩艳的面庞,在那一瞬间,他恍惚以为见到了天使。
那一年,埃里克八岁。靠着母亲遗留下来少的可怜的财产与从父亲那里意会的赌博方法,以赌博的方式在赌场中赚取生活费,在贫民街中独自苟活。
那一年,施提莉刚满十五岁,即便仍还未成年,外表与思想却已经在墨洛温家的家教下变得如同二十多岁的女人一般成熟。
而就在这一天,原本毫无交集的二人命运的音色开始交汇,彼此重合。
大概是受到命运的影响,施提莉的内心中产生了毫无道理的怜悯,将被输家殴打得遍体鳞伤的少年带回了墨洛温家。
虽然仅仅是作为侍从,但埃里克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暖意。受惯了自己父亲与贫民街中粗鄙的醉汉、赌徒们的喜怒无常,以及赌场上的惊心动魄,即使是在墨洛温这样的贵族中,埃里克依旧可以如鱼得水。
只是,大概是因为年纪太小,所以并未得到赏识,之后便被施提莉留在了身边。
由于一直留在施提莉身边,为她处理一些琐事,埃里克一直没有崭露头角的机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埃里克也越来越沉默寡言。不过他却反常得没有咎罪于施提莉,反而成为了施提莉的心腹,并且热衷于此。
“施提莉小姐……”十二岁的埃里克已经与施提莉的身高齐平,头颅低向地面,眼睛却不小心看到了施提莉穿着精美鞋子的脚,他的眼中流露出些许慌乱,连忙将视线转向了别处。
“埃里克。”施提莉用扇子掩住嘴角嘲讽的笑意,“这场舞会已经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埃里克闭住眼睛,耳畔传来建筑内音乐交响的声音,里面的男男女女已开始共舞,并未有人在意施提莉的提前离开。
这场以施提莉的诞生日为由的舞会,实际上也只是墨洛温家主结交贵族与王室的交际场。
即便是其名在外远扬、拥有着即使是在整个欧洲也少见的惊人财富的墨洛温家,也需要结交跟多的权贵来巩固根基。
施提莉脸上并未带着如往常一样的淑女般的笑容,一反常态地以冷脸对人:“等共舞的时间结束了,我再回去。”
“是,施提莉小姐。”
施提莉并非排斥这种假情假意的场面,身为墨洛温家的小姐,除了舞蹈之外,其他的事情她都可以做得面面俱到。
“埃里克,如果我也和其他人一样起舞,那我便彻底失去了自我。”
这是身为墨洛温家的女儿如木偶一般的生命里最后一点坚持。
“这场舞会的立意,是家主…我父亲为了寻找结盟的王室或贵族,为我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人选。”
埃里克目不斜视地看着地上灰色的石砖,但双手却紧紧握住衣服,使得身上昂贵的衣物变得褶皱起来。
“时间过得真快,我已经十九岁了。”施提莉的神色有些黯然,像是在自言自语着。
“看样子我该回去了。”已经差不多到了一曲完结的时候,看着埃里克一动不动的身形,施提莉勾起温柔可人的笑容,转身走进了大厅。
埃里克的低垂的脸上流露出痛苦与卑微混杂的表情,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直至将衣物的布料扯破才发觉。
在施提莉二十岁那年,远近闻名的贵族施瓦根家的长子向施提莉正式求婚,因为施瓦根家不输于墨洛温家的威望与势力,也为了两家利益上的合作,墨洛温家很快便做出了回应,施提莉也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大概是为了寻求心中的最后一份平静,很少到教堂里来的施提莉第一次特意来到了教堂中。
演讲台上的神父神态安详,平稳地读诵着,宣扬着神明的博爱、众生的平等。
施提莉面色未改,眼睛里却闪现过挣扎与纠结。
“……”
也许是在得知将要与他人为了利益而结婚后的心情使然,施提莉的心中竟对自由产生了一丝向往。
一贯对父亲的决定言听计从的少女第一次产生了反叛的心理,并且在这种心理与对神父所说的自由平等的向往的驱使下,做出了从墨洛温家逃离的决定。
“施提莉小姐……”埃里克的身形在众多魁梧的骑士中显得异常单薄,他的脚步缓慢而沉重,在雪地上踏出了一连串完整的脚印。
与多年前一样的场景,不同的是埃里克早已成长为可以上阵杀敌的骑士,不同的是在雪地中狼狈不堪的那个人已对换为施提莉。
破晓的曙光穿透云霄,淡金色的光辉打在施提莉的身上,尽管她的头发因为出汗而湿漉漉的,衣服也在摔倒时撕裂,敞露出了颈部与胸前的大片肌肤,但却依旧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感。
埃里克对视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已失去了前几日的鲜活之色,甚至连以往的某些色彩也消失不见。
埃里克就这么静静地凝视着她的脸庞,温热的血液从鼻腔中淌出,滴溅在了纯白的地上。
暗红的颜色在昏暗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模糊,不同位置的几具尸体的血液交汇在一起,绘成了一副狰狞的画卷。
血腥的气息逐渐弥漫开来,埃里克将佩剑收回剑鞘。
“做得好,埃里克。”施提莉将正在阅读的书籍放到一边,笑吟吟地赞赏了埃里克。
相信不会等到明天早上,史瓦根家的第二继承人与他的妻儿一起被杀害的消息便会在整个王国传开。
“你可真是立了大功一件。”虽已为人妇五年有余,施提莉的笑容却依旧如少女般甜美。
埃里克低垂着头颅,使得施提莉无法看见他的眼睛。
施提莉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起身走向了大厅的方向。
今夜为了庆祝墨洛温家次子,也即是施提莉的弟弟而举办舞会,大厅已聚集了无数贵族名流。
银白色的月光泼洒在埃里克身上,他抬眼望去,庭院里灯火辉煌,屋内传出阵阵糜烂的乐声,依稀可以想象里面的纸醉金迷。
施提莉与她的丈夫正在共舞,与其他贵族们一样。她那样深情地望着自己的丈夫,舞蹈的动作一丝不苟,灯光照射在她华美的礼服上,这样的场景让她看起来像是个起舞的仙女,而不是人类。
埃里克身体颤抖着往前踏了几步,最终却闭上眼睛,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
“埃里克,你不高兴吗?我已经帮你解决了后顾之忧。”施提莉的神色就像是圣女般端庄,瞳孔中倒映出了面前火焰的鲜红。
“埃里克,你不高兴吗?等你长大以后,就会喜欢了……”男子的胡渣摩擦着埃里克背后的肌肤,双手在埃里克身上猥亵着,下身的污秽之物不停地折磨着埃里克幼嫩的身躯。
“非常感谢…施提莉大人…”埃里克的神态如傀儡般麻木,耳畔传来妻子和女儿凄厉悲惨的呼喊声,却无动于衷。
仿佛是在对埃里克做出报复,所以将为埃里克的生命带来希望的二人锁在木屋中烧死。
机械一般的视线里,施提莉的身影渐渐模糊,这样的双眼所能看见的只有如自己一般露出獠牙的怪物,然后彼此依偎。
“埃里克,你父亲欠我们那么多钱,原本有你母亲来偿还,可是她却这么早就病死了,欠我们的钱可是连一半也没还清……”
在大多数人都过着朝不保夕生活的贫民窟,没有人会去理会一个父亲欠下大笔债务的孤儿过着怎样的生活。除了忍受,埃里克没有其他的选择,忍受着讨债人的猥亵,忍受着赌徒的暴打,忍受着饥寒交迫。
直到某一天,埃里克以为上帝会带走他的生命,让他从痛苦中解脱的时候,施提莉却出现在他的面前。
“听说施提莉夫人亲手烧死了埃里克大人的妻子与孩子。”
“埃里克大人不是说过了吗,那只是流言罢了。”
两位在某次大战中存活的雇佣兵,在那之后辗转进入了墨洛温家。
“埃里克大人在短短的几年里就成为了墨洛温家的重心啊,真是不简单。听说他从前都是在施提莉夫人的手下做事,施提莉夫人去世,他一定很伤心吧。”
“别这么悲天悯人,施提莉夫人那么年轻就去世,说不定就是他下手害死的。”
“说的也是,我们曾经跟着团长一起去的那些国家,见过的那些贵族们虽然表面和善,但实际上都在勾心斗角。”
施提莉夫人的葬礼上,神父宣读着悼词,祝愿灵魂可以拜托曾经的痛苦,安详地进入天堂。
安详地躺在棺木中的女人,一如15岁时一般美丽。棺木周围摆满了前来追悼的人所安放的花朵,绽放的美丽,一如在流逝的过往中,一直追寻着的美丽之物。

世间上的万物采集存在的美丽
这正是生命降临的意义

你眼中消失的向往之色
曙色焚烧着空中离散的圣鸽
名为灵魂的枷锁暗中腐朽着
隐藏在黑暗中孤寂的苦涩

世间上的万物为了毁灭而降临
这正是众生存在的意义

你眼中消逝的希望之色
火焰燃烧殆尽了内心的炙热
像怪物露出獠牙互相依偎着
在黑暗中摒弃存在的罪恶

追寻着神的踪影逝去的时间中
为了寻找美丽之物而摇曳着困惑
在记忆的荒原上吟唱的少女
那天夕晖照耀下你的身影才是最美丽的


回复
1楼2017-01-12 10:02
    楼主大大写得好棒,能帮忙解释下结局嘛。看了两遍有点不太明白。


    收起回复
    5楼2019-01-08 05:4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