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特小说吧 关注:2,386贴子:2,862
  • 8回复贴,共1

【哥特/恶魔/中世纪欧风 短篇】Thanatos的鸟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已经两足深陷于血泊之中,要是不再涉血前进,那么回头的路也是同样使人厌倦的」
台上的演员卖力地演出着,台下的观众看得目不转睛,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演出。华美的服装、精致的道具...还有仿佛是真正剧中人物的演员们,连角色的一颦一怒都把握地恰到好处。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台上的坐席有一处空缺。希维纳剧团每一次的演出都是爆满,唯独这一次,坐席上竟然有一处空缺。
苏洛克揉了揉太阳穴,祈祷着团长诺薇娜不要看到这一幕,否则他一定会很倒霉...非常倒霉。
他当然知道那个座位空缺的原因,并不是希维纳剧团的名气不够响亮,或是在这个村乡僻壤宣传得不到位。
因为那个座位的主人现在正坐在他身后,惬意地喝着团里鲜榨的果汁。
“苏珊。”苏洛克有些无奈,“我不是说,要你不要来看演出吗?”
被称作苏珊的少女笑了笑:“诶呀,苏洛克,不要那么冷淡嘛。你参与准备了这么久的舞台剧,我怎么能不来赏脸呢。”
“再说了,我也不是一个人来的,是我父亲和母亲带着我一起来的,希维纳剧团的名气真的是太大了,有很多人都没有买到票呢。”
“因为这种偏僻的小村庄,是第一次有这么热闹、好玩的事,所以大家都很有热情,在期待着演出呢。这么精彩的演出,要不是你找我出来,我只怕会黏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眼睛眨也不眨得看到谢幕咧。”
“苏洛克,你怎么不说话了?”少女有些奇怪地看着突然沉默的苏洛克,他开演前,不是一直很能说会道地想村们介绍这次出演的《麦克白》的吗?
“没什么。”苏洛克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模糊,“你先回去吧,去找你父母,好好观赏这次的演出吧。”
“欸?”苏珊猛吸了几口果汁,“那好吧,我先走了,下次再请我喝果汁哦。”
“……”
眼看着苏珊走回座位,苏洛克缓缓开口:“下次还会请你喝果汁的...”
“苏洛克。”饰演麦克白夫人的南茜终于下场了,她看着苏洛克脸上飘忽难测的表情,又顺着苏洛克的目光看向观众席,笑了笑:“那小姑娘是叫苏珊吧,怪不得呢。”
说着,自己摘下了繁琐厚重的假发。苏洛克接过假发放置在桌上,问:“身为女主角的你都下场了,是戏快要结束了吗?”
南茜玩味道:“是啊,很快就要结束了。说起来,你都没有读过剧本,却还是跟这些人吹得天花乱坠地。”
她解开衣带,褪下华美的演出服,赤裸着全身雪白色的肌肤,在衣架旁边挑选着谢幕时所穿的衣服。
“苏洛克,你说这件怎么样?”南茜挑选了一件酒红色的长裙,她记得第一次演出时,就是穿着这样一条裙子。
“...可以吧,很好看。”
“真是的,你们男人总会这样敷衍人。”南茜不高兴地撇撇嘴,“我可已经三个月没有参加那‘神圣的祭祀’了,这次好不容易当上了女主角,一定要打扮地非常漂亮才行!”
苏洛克迟迟没有回话,南茜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你永远都是这么一副厌恶祭祀的模样,可每次你都不会转身离去,而是和我们一起……”
“只是本能罢了。”苏洛克回答。
没多久,饰演麦克白的夏瓦也下台了。
演出终于结束,退场的演员们也一一上台,做「最后的谢幕」。
南茜碧蓝色的瞳孔紧盯着台下的众人,小巧的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露出已经变得尖锐的獠牙。
第二天。
原本因为没能买上希维纳剧团演出的票而失望的人们,心中的失望情绪早已更换为庆幸,后怕和劫后余生的感觉。
因为昨天去到剧院的数百人都死去了,警队闯入剧院后,只看到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没有一点证据可以证明是希维纳剧团杀了他们。而且,希维纳剧团也早在此之前便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他们的神情是那么的安详,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们的身体上没有一点伤痕,可他们确实已经死去多时了。
就连村子里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苏珊·丝吉也依偎在父母的怀中死去。
「To beguile the time, look like the time.」
「为了骗过世人,必须装做世人的样子。」
——《麦克白》


本贴收到1个礼物

    回复
    1楼2017-01-12 09:59

      「世人最大的罪恶,就是从未认为自己是罪恶的。」
      ——《STONE OCEAN》
      希维纳剧团曾来过两次罗勒斯,繁华包裹着这座城市,甚至这里连乞丐也没有——至少希维纳剧团的团员们没有见到过。
      卡兰列王国的奢华是在欧洲这片土地上出了名的,作为卡兰列的国都,罗勒斯到底有多纸醉金迷自不用说。连一向对凡事都漠不关心的诺薇娜团长都为这种糜烂的程度而感到惊叹。
      “瓦伦泰伯爵。”夏瓦对着面前身着华丽衣装的男人深鞠一躬。
      “哈哈,都已经二十多年了,终于又等到了希维纳剧团来罗勒斯。”瓦伦泰伯爵是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男人,因为年轻时曾久战沙场,人到中年也仍有一种威严余在。
      “夏瓦先生的风姿还未减当年,依旧是一副迷死人的英俊模样,我却已经老了。”
      夏瓦优雅一笑:“伯爵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您依旧是当年那么潇洒。”
      “夏瓦先生您可真会说话。”瓦伦泰伯爵年幼的女儿茱莉娅从伯爵身后探出头来,一双无邪的大眼睛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夏瓦俊美的面庞。
      “茱莉娅小姐真是直爽。”夏瓦精致的脸上依然挂着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充满睿智和狡黠的眼睛和茱莉娅四目相对。茱莉娅的心跳霎时好像漏了一拍。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短暂的震惊过后,茱莉娅抓住夏瓦所说,追问着。
      夏瓦琥珀色的瞳孔一瞬间收缩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几乎僵住。
      “听说希维纳剧团这次来到罗勒斯出演的是《Sky high》?”正当夏瓦不知如何作答时,瓦伦泰伯爵突然开口问道。
      “是的。”夏瓦恢复了平常的风度。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传说中希维纳剧团自编的舞台剧,真想亲眼一见呢。”
      瓦伦泰伯爵和夏瓦聊起了别的话题,茱莉娅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
      希维纳剧团来到罗勒斯后,除了面前的夏瓦与夏瓦身后的几人,其余包括团长诺薇娜在内的团员,在拜见过国王陛下一面之后,便不再在公众面前露面。
      这种神秘感会一直持续到演出开始。
      而此时茱莉娅在意的,并不是希维纳剧团,或是那个正在和瓦伦泰伯爵说话、让她微微心动的夏瓦先生。而是夏瓦身后的一个人。
      一个精致又毫无生气、像洋娃娃一样的女孩,看起来和茱莉娅同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玛拉,伯爵家的小公主在盯着你看哦。”海瑟薇撩了下美丽的金色长发,眼睛看着茱莉娅,对玛拉说道。
      玛拉瞥了海瑟薇一眼,没有回话。
      “难道她是想跟你做朋友吗?”
      之后海瑟薇看向一言不发的玛拉,玛拉的脸上毫无波澜。
      面对玛拉此样的反应,海瑟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
      一模一样的轻笑声,在第二天茱莉娅来到剧团见玛拉的时候,再次从海瑟薇的嘴里传出。
      在茱莉娅睁着和昨天一样的那双纯真无邪的眼睛,嘴里清晰地吐出音节,请求和玛拉做朋友的时候。
      茱莉娅热情地拉起玛拉的手,等待玛拉的回应。
      玛拉罕见的白色头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因此茱莉娅无法看到玛拉厌恶的表情。
      “玛拉,伯爵家的小姐主动要和你做朋友。如果你不答应,茱莉娅小姐回去大哭大闹,惹得伯爵放弃观看希维纳的演出,给剧团和诺薇娜团长丢了面子,该怎么办?”海瑟薇走到玛拉面前,压低了声音,对玛拉说。
      海瑟薇当然是在挑拨玛拉的心理。
      只是万一伯爵真的那样做,希维纳剧团将会在人前丢面,而诺薇娜团长则一定会迁怒这次筹备的团员们。
      “好吧。”玛拉的声音十分阴沉,并且夹杂着些许沙哑。虽然并不好听,但听起来却更她这个人很搭配,也许该说是和那一头阴郁的银丝很配。
      于是在剧团开演的前几天,玛拉除了排练和睡觉的时间,几乎都与茱莉娅在一起。
      玛拉真不知道这位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的贵族小姐从哪里来的精力和热情,一直与她黏在一起。
      “这是什么?”这是玛拉这几天以来第一次主动开口对茱莉娅说的话。
      “这是耶稣。”茱莉娅的语气充满兴奋,却淑女般浅笑着对玛拉回道。
      “耶稣是神的儿子,也是人类的救世主。”神父向伯爵家的小姐与玛拉解释着,“那时耶稣受难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可在他死后的第三天,又依照《圣经》所说,奇迹般地复活了。”
      “这是上帝创造的第一个人类,名为亚当,可后来亚当与夏娃违背了神的命令,偷尝了善恶的禁果…………因为同性之爱,在神谕中被指示是肮脏的、罪恶的,所以在很多国家,都会被处以极刑……”
      随着二人不断前行,神父也不停地一一为茱莉娅与玛拉讲解着墙上雕刻着的壁画的典故。
      为了表示对神的尊敬,茱莉娅在走出教堂很久后,才再次展露出欢快的神情。
      “玛拉,为什么你还这么小,就跟随着希维纳剧团各处演出呢?”踟蹰了几天,茱莉娅终于将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
      玛拉淡漠地瞥了茱莉娅一眼:“……因为诺薇娜是救世主。”
      “因为只有诺薇娜是我们的救世主。”玛拉仰头看着天空,万里无云。
      茱莉娅静静凝视着她的侧脸:“就像耶稣一样吗?”
      “…大概吧。”
      “玛拉,你相信神祇吗?”
      玛拉的眼中流露出稍纵即逝的悲哀:“……相信”
      --------
      今夜便是希维纳剧团开演之际。
      要作为某个角色出场的演员们都提前换好了戏服,负责安排布置剧场的苏洛克也在白天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布景和装潢无误。
      不过,且不说让人眼花缭乱的布景和道具,光是作为主演出场的几位演员,便已十分夺目,惊艳地令人窒息。
      伯爵与夫人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而茱莉娅与其他兄弟姊妹坐在观众席的第二排。
      她看起来神情有些恍惚,不过其他人因为太过于期待希维纳剧团的演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备受疼爱的小公主的异常。
      “伊,你的愿望实现了吗……”台上的海瑟薇注视着夏瓦的侧脸,眼中满是深情,又带着稍许的玩味。
      说完这句台词,《Sky high》的第一幕便结束了。要在第二幕初始部分出场的玛拉也准备就绪。
      随着帷幕缓缓拉开,玛拉的神色也瞬间改变。从冰冷淡漠变成了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
      她紧紧按着自己的腹部,想要止住涌出的鲜血,可是鲜血依旧不断流出。
      “你…有什么愿望吗?”金色的刘海遮住了夏瓦所饰演的伊那双空洞的眼睛。
      “不用再捂住了,你的肉体已经死去了……”
      玛拉神情恍惚,慢慢垂下了捂住伤口的手掌,鲜血慢慢停止涌出,伤口也逐渐消失了。
      “是被同伴抛弃了吗……被她们背叛了吗……”
      “……”
      听到这句话后,玛拉原本低垂着的头猛然抬了起来,直视着夏瓦,眼睛里满是怨恨。
      “正因为如此,才会来到怨恨之门吧……”夏瓦的声音极其冷漠,似乎已经司空见惯,“那么,许下你的愿望吧。”
      后台的海瑟薇柳眉轻挑:“把这种角色安排给她,真的不是诺薇娜团长的恶趣味么?”
      “…也许吧。”苏洛克回答。
      “说起来,苏洛克,你很能干嘛。以前明明都只是在开演前去做宣传,今次伯爵包场,不需要宣传,你第一次做布景策划,干的还挺不错的嘛。”
      “…谢谢夸奖。”
      第二幕并没有海瑟薇的戏份,所以也让她有了去观察玛拉的空闲。
      玛拉的演技真的很好,当然了,希维纳剧团的每一个演员或是幕后都毫无水分。只是第二幕的剧情完完全全地牵扯到了玛拉的痛处,她却依旧自若地去把握和演绎这个角色,这点让海瑟薇饶有兴致。
      直到夏瓦低垂下那俊美的脸庞,第二幕已经接近完结时,海瑟薇才开始补妆,准备第三幕的出场。
      帷幕落下,夏瓦与玛拉一同走了下来。第三幕将由另几个配角开始,而夏瓦也在中途才会出场。
      “辛苦了,苏洛克。”夏瓦见苏洛克也站在化妆间,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舞台布置的很精美。”
      “…谢谢,你也是。”
      苏洛克指导着几人将舞台背景换好,随后第三幕便开始了。
      第三幕是海瑟薇的主场,在这之后的第四幕就是《Sky High》的终幕。
      苏洛克瞥了坐在角落的玛拉一眼,那个刚刚还在舞台上歇斯底里的姑娘,现在正坐在位子上一言不发,脸色也一如往常的冷漠。
      「希维纳剧团里的每个人都是绝顶的好演员呢……」
      此时的观众席里,大多数人都聚精会神地欣赏着演出,但也还是有那么几个人心不在焉。
      比如从坐在位置上便一直走神的茱莉娅;比如嫉妒海瑟薇美貌的某位贵族夫人;还比如对希维纳剧团的恐怖传说一直深信不疑的某个家伙。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很快便到了终幕的结尾,海瑟薇饰演的被贵族利益所束缚的女主角最终找到自己一直追寻的美丽之物,为了夏瓦而死,而夏瓦所饰的伊从出生就一直待在怨恨之门中,认为世人的一切情感及欲望都是罪恶的,即便是在海瑟薇死后,也无法体会这种感情。认为海瑟薇灵魂沾染了罪恶的夏瓦,将海瑟薇带入了怨恨之门中。
      “玛拉,「祭献」要开始了哦。”海瑟薇脱掉染上血迹的演出服,用清水擦拭着腹部的伤口,从结局时海瑟薇被人捅伤,到现在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深切的伤口却已经开始结痂,慢慢愈合。
      “真是的,是因为离上次祭献已经很久的关系么,伤口竟然才开始结痂。”海瑟薇边说着,边换上了她最喜欢的黑色长裙。
      “玛拉,你可要动作快点哦,我是不会跟你抢那位大小姐的灵魂的,可是别人可就不一定了。”
      “你也想快些吧,快些将她的灵魂祭献出去,就像曾经你对你的那位朋友一样……”
      海瑟薇微微勾起嘴角。此时的玛拉虽然依旧面色冷漠,但手指却在微微颤抖。
      之后,海瑟薇又推波助澜地在玛拉耳边低语:“去用她祭献吧……”
      玛拉的手颤抖得愈发厉害。
      出演这次舞台剧的演员全体上台,为前来观演的贵族们做「最后的谢幕」。台下掌声一片。
      “可以开始了么?”在剧中饰演一位重要女角的修莉施问,她还是第一次参加「祭献」。
      直到上个月为止,修莉施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舞台剧演员。上个月的某天晚上,修莉施与一位男子约会时,遭到那位男子与几位同伙的凌辱,之后还残忍地将她杀害。
      海瑟薇眼波流转瞥了修莉施一眼。让原本自恃是高人一等的演员的修莉施不知为何地露了怯。
      看了看站在最右边的玛拉,海瑟薇垂下头,脸上带着女王般的微笑。
      “那就开始吧。”

      希尔双手举着十字架,不停地祈祷着。
      这个希维纳剧团…不,这个恶魔剧团,果然显露出了撒旦的真身。
      周围满是扭曲的灵魂,贵妇们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身为武将的军官们拿出枪去攻击那些恶魔,鲜血从恶魔们的身体中大量涌出,它们却并没有倒下。反而一步步逼近军官,军官们身后显现的灵魂都消失不见,肉体僵硬的倒下地上。
      “我们在天上的父,求你救赎这些人吧,求你将死去的人的灵魂从撒旦的手中救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门!”
      希尔如此祷告着,直到他身后的灵魂也消失不见。
      “茱莉娅!”混乱之中,有人抓住了茱莉娅的手。
      茱莉娅回头看去,不同于以往温柔纯真的眼神,她美丽的眼睛里布满了恐惧。
      ——也许玛拉下一秒也会把自己的灵魂变走吧,然后自己也会像其他人一样突然倒下。
      那种异样的眼光也许伤害了玛拉,但玛拉并没有放掉茱莉娅的手,反而第一次与她的眼睛对视,眼神无比坚定:“茱莉娅,跟我一起逃出去!”
      茱莉娅脸上写满了犹豫与不信任,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姑娘疯了吗?!被诺薇娜知道的话,她……”南茜闭上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洛克走向南茜,从阁楼俯视下面,玛拉和茱莉娅已经离开了大厅。
      “那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吧。”苏洛克将手臂搭在栏杆上,“至少在最后一刻变回人类了。”
      “等到下一世,也许就不会再有这种痛苦了。”
      南茜深深地凝睇着苏洛克,欲言又止。
      她轻轻笑了下:“说得也是噢。”
      “说起来,今天你怎么还不去参加祭献?”
      南茜看着台下无数扭曲的灵魂,说:“带着这种羁绊的祭献,总觉得让人不舒服。”


      回复
      2楼2017-01-12 10:00
        瓦伦泰伯爵缄默地坐在位置上,一如往常般威严,没有丝毫慌乱的迹象。身后的灵魂也同样地平静。
        有一个人与他对视着。
        在瓦伦泰伯爵深邃的眼睛中呈映出的脸,与二十多年前没有什么变化。
        一样的俊美优雅,只是眼睛中失去了曾经拥有的某些色彩。
        那时的夏瓦还是个人类。
        仿佛没有听闻眼见周遭的混乱,夏瓦的神色是那样平静,就像瓦伦泰伯爵初次见到他时一样。那时瓦伦泰伯爵已故的夫人,还是一位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在与皇室一同狩猎的途中,所驾驭的猎马突然暴走,在场的人,只有夏瓦最快做出了反应,将猎马射死,并安全护住了小姐。
        那次也是瓦伦泰伯爵与夫人的初次见面。
        不同于神罚的同性恋者。骁勇善战的年少副将与美丽优雅的贵族少女,他们的恋情一定会受到世人的赞颂。
        就像瓦伦泰伯爵与他夫人一样。
        --------
        玛拉紧紧地拉着茱莉娅的手全力奔跑着。两个人在那之后从剧院的后门逃出,由茱莉娅领路,一路逃到了贫民街。
        “玛拉,我们去禀报国王吧,这种事情国王陛下不可以不知道。”
        “没用的,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国王都……”
        “诺薇娜!”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玛拉惊恐地回过身看去。
        之后,她将茱莉娅挡在了身后。
        “玛拉,这真的是你要做出的决定吗?”
        茱莉娅的身体有一种想要发抖的感觉,那位传闻中诺薇娜团长正出现在她面前。
        原本是一张十分美丽的脸,但她一张开嘴,两边嘴角沿着一直到鬓角的部分就齐齐地裂开来。
        她的眼睛几乎没有眼白,黑色的虹膜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明亮,目光中饱含一种令人畏惧的神色。
        看着玛拉毫不闪躲的与自己对视着的双眼,诺薇娜嘲讽地笑了笑:“看来是我说了多余的话。”
        在寂静的夜里,风吹草动都显得格外清晰。酒醉的乞丐不小心将酒瓶摔碎,抬起头便看见了不远处的情景,在黑暗中亮眼的白色长发,接着看见得便是下一秒吓得他连滚带爬地逃跑的另一个女人。
        乞丐的尖叫声没有引来贫民窟中的其他人,更没有让诺薇娜的视线转移分毫。
        看看这一整条大街中没有一户人家愿意理会乞丐的尖叫声,茱莉娅的心顿时又凉了几分。
        瞪着诺薇娜那张令人厌恶的脸,玛拉断然拉起茱莉娅的手,再次朝原定的路线逃去。
        “玛拉……”
        诺薇娜的声音那样轻柔缥缈,让玛拉恍惚以为是另一个少女在说话。她咬紧了牙,拉着茱莉娅拼命地向前逃。
        “戴安娜……”记忆中少女的脸在夜色中无限放大,玛拉失措地甩开茱莉娅的手,跌坐在泥地上。
        “玛拉!”
        耳边传来茱莉娅悲戚的呼喊,玛拉朝着声音看去,茱莉娅的眼睛里充满了置疑。
        看着茱莉娅的眼神,玛拉突然感到头痛欲裂。
        “玛拉。”沙哑阴森的声音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恶鬼。
        “巴…莫…”玛拉生硬地喊出来者的名字。
        “诺薇娜团长让我来带你回去。”巴莫蹲下身体,与玛拉对视着。
        “放过茱莉娅。”玛拉费力地支撑起上半身。
        “明明你自己也撑不下去了吧,离上一次祭献已经有快一个月了……为什么要为了这个小姑娘背叛我们呢?”
        玛拉瞪着巴莫稚嫩的脸:“你放过茱莉娅,我会跟你回去的。”
        “你也知道会面临怎样的惩罚吧?”
        巴莫捏着玛拉的下颚,茱莉娅甚至听到微弱的骨骼碎裂的声音。
        “真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像曾经背叛人类时候的朋友戴安娜一样背叛剧团。”
        巴莫放开玛拉的下颚,玛拉吃痛地低下头,从嘴巴里面吐出血液和唾液混合成的液体。
        “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巴莫转头看向茱莉娅,风轻云淡地说着,“杀死玛拉,用她的灵魂‘祭献’,变成和我们一样的‘人’。不然的话,就死在这里。”
        茱莉娅的眼睛里噙满泪水,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
        玛拉想说什么,却因骨骼碎裂而无法发出声音。只得用力扑向巴莫,想要阻止他,却被巴莫轻松躲开。
        巴莫钳制住玛拉的双臂,用力一捏,玛拉两肢的骨骼便碎裂了。
        “茱莉娅小姐。”巴莫不断逼着迫茱莉娅。
        「“在神的旨喻中,同性之爱是肮脏的、罪恶的…”
        “玛拉,你相信神祇吗?”
        “……相信”
        “没用的,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国王都……”
        “戴安娜……”」
        茱莉娅的身体不停颤抖着,她的双眼看着地上的泥土,选择的答案一字一句从嘴里吐出。
        “祭献”掉茱莉娅痛苦扭曲的灵魂后,巴克望着玛拉悲伤而愤恨的脸,淡然说着。
        “真遗憾,恶魔的灵魂是无法被‘祭献’的。”


        回复
        3楼2017-01-12 10:00
          宝宝有兴趣一起合作一个橙光游戏么,或者可以授权橙光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18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1 00:32
                “凯菲特——”舞台上,红色长发的女人尖叫着跌倒在了地上,汗珠混合着泪水从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滑落,舞台妆夸张艳丽的颜色搅在一起,使得她美丽的脸异常渗人。
                
                一个穿着华丽的男子缓缓走近,女人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可她的眼神中却又有掩不住的欣喜。
                
                “艾伦少爷......”
                
                “卡!”苏洛克皱了皱眉头,原本精彩的演绎,只因为艾莉娜这一句多余的台词便被全毁了。
                
                “艾莉娜,你怎么了?”埃布尔撩起了遮住艾莉娜脸颊的长发,轻声唤道。原本诺薇娜团长指定艾莉娜饰演这部戏的女主角时,埃布尔一度认为是诺薇娜团长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艾莉娜并没有什么表演的天赋,在团中也一直作为后勤,更何况有南茜的珠玉在前,这更让埃布尔对这部戏失去信心。但结果却出乎了埃布尔的意料:诺薇娜团长的决定从未出错过,艾莉娜对这个角色的演绎当真是入木三分。
                
                艾莉娜循着声音向上看去,却看到了另一人的脸,艾莉娜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艾莉娜!”埃布尔摇了摇艾莉娜柔弱的臂膀。
                
                听着呼唤声,艾莉娜的双眼逐渐迷离,像是一副在缅怀往事的样子。她缓缓合上眼睛,再睁开时,眼前的人却变回了埃布尔。艾莉娜向右侧望去,苏洛克正一脸不屑地看着她。
                
                艾莉娜倒吸一口凉气,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之后依次向合作的演员们道歉。
                
                “她怎么了?”南茜提着果篮走进剧场,她身上穿着一身碎花长裙,脸上又带着浅浅笑意,看起来似是乡间未经人事的小姑娘。
                
                “凯菲特?”苏洛克无视了南茜的问题,她这一身打扮像极了戏剧中年幼时的凯菲特,日常的衣物比演出服更让人感受到青春与纯洁。
                
                “是三十年前的凯菲特。”南茜故作娇羞地笑了笑。
                
                她揭开篮子上的布,将果汁递给了苏洛克,接着说:“不如先让艾莉娜休息一下,毕竟这只是第一天彩排,如果太为难她,会让她失去信心的。”
                
                “你不就是来打击她的信心的吗?”苏洛克低声说道,与南茜相视一笑。二人都明了对方的心思。
                
                南茜不服气艾莉娜取代自己主演的位置,而苏洛克认为艾莉娜只是一个新人,没法在众目睽睽下把握好凯菲特这个异常复杂的角色。二人虽然对艾莉娜有所质疑,但同时也对诺薇娜团长的选择保持期待着。
                
                工作人员们都各自散去,只留下埃布尔一人仍站在舞台上。他昂首正步向南茜缓缓走来,神情与剧中的男主人公汉克一般。
                
                “美丽的凯菲特小姐,欢迎你来偷走我的心。”说完这句话后,埃布尔便吻上了南茜柔软的左手。
                
                苏洛克没有理会二人之间的玩笑,冷着脸对埃布尔说道:“埃布尔,艾莉娜的不足需要你的表演来掩饰,否则这场《歌者》会成为希维纳剧团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演出,也将是希维纳剧团的污点。”
                
                “我清楚,先生。”埃布尔优雅地向苏洛克鞠了一躬,笑着说,“诺薇娜团长让艾莉娜取代了南茜的角色,却依然让我担任男主角,我可不能辜负诺薇娜团长对我的厚望……”
                
                “应当向诺薇娜团长提议,让巴莫代替你出演汉克。”苏洛克打断埃布尔的油嘴滑舌。


                “巴莫那小家伙…”南茜接过苏洛克的话,玩味地看着一脸疑惑的埃布尔,解释道,“上次我与他提起《歌者》里男女主角有好几场亲密的戏份,他可露出了深受打击的表情呢。”


                苏洛克道:“埃布尔,你这家伙这几天就没有注意到巴莫仇恨的眼神吗?”


                埃布尔摇了摇头,南茜叹气道:“真是粗线条的家伙。”
                
                艾莉娜走在黄昏的乡间小道,淡金色的光打在她嫩艳的脸上,美丽得让巴莫失了神。
                
                “艾莉娜!”巴莫从背后取出一束雏菊,这是他在集市上挑选了好久的礼物,他认为只有鲜花才能配得上艾莉娜的纯洁。
                
                “谢谢你,巴莫。”艾莉娜微笑着说道。她的笑容如盛夏微风般和煦美好,让人不禁联想到了“天使”二字。
                
                二人就这样散着步,不知不觉已走到了镇子上。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但镇子上却热闹未减,艾莉娜看到周边的砖墙上贴了一张希维纳剧团的海报,上面简单写了对《歌者》的介绍。
                
                在看到海报上最前方的“艾莉娜·温特斯”时,艾莉娜有些紧张得抓着衣角。巴莫见状握住了艾莉娜的手,并玩笑道:“原来他们只做了这么简易的宣传,自从苏洛克不再做策划后,宣传便越来越‘低调’,多亏了希维纳剧团名声响亮,否则如此草率的宣传,剧票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售罄呢?”
                
                艾莉娜被他这番话逗笑,说道:“即便不宣传,也会有不知多少人挤破头皮来观赏希维纳剧团的演出。”
                
                巴莫用口型对着艾莉娜说:也是来送死。
                
                似乎是巴莫的话让艾莉娜想起了什么事,艾莉娜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她别过头去,看着周围的景色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回头对着巴莫说:“我们去集市看看吧。”


                “好。”巴莫点头,并没有在意艾莉娜的走神。自顾自牵起艾莉娜的手,拉着她走向了自己上午刚去过的集市。


                艾莉娜看着集市上各型各色的物品,最终在一家摆着旧货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美丽的小姐,这项链很配你。”摊主向艾莉娜推荐着旧货物。但艾莉娜拜拜手,无心去听摊主的推荐,只拿起了一本看起来已经很破旧的书。


                艾莉娜翻开书的第一页,在题目的下方,有人用墨水写着“马修·马吉”这个名字。而在那之上还有一个名字被划去了。


                “伊洛斯·马吉。”艾莉娜纤细的手指抚过那个被划掉的名字,并将它念了出来。


                “小姐,你认识这个人吗?”摊主淡蓝色的眼睛看着艾莉娜,这是一本很古老的书了,在马修将这本书交给自己出售时,自己曾粗略翻阅了一下,也注意到了第一页上写的两个名字,第一个名字应该就是这本书的主人所留下的,可恨马修那小子竟然把多年之前祖先的字迹涂掉,除了看过那名字的马修,其他人均是分辨不出。伊洛斯·马吉,这个名字还是在自己与这小子打赌猜原主人的名字失败后,请他美餐一顿后,才得到的。


                艾莉娜点了点头,合上书后迎上了摊主疑惑的眼神。身旁的巴莫及时打断了二人的对话,艾莉娜这才发觉自己的失言。


                “小姐,如果你想要这本书的话,只需要出十个银币便可以买下来。”即便有巴莫的干扰,摊主仍不忘要做成艾莉娜这笔生意。


                在集市逛了一大圈后,艾莉娜手中只拿着那一本旧书,而巴莫则抱着一大堆东西,心里想着哪一样要送给南茜、哪一样要送给夏瓦……反正就是没有埃布尔那家伙的。


                二人就这样各怀心思地向剧场的方向走着。


                “马修!”摊主叫住了正牵着一头毛驴、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少年。他有些嫌弃地看着面前的少年,道:“这是八枚银币,傍晚时有人把你的古书买走了。”


                马修一脸讶异地接过银币,道:“那破书还真有人买啊。”


                “这小子,有人买你的书还不乐意?”摊主瞪了马修一眼,继续说,“不过那个人居然能看出来这书中被你涂掉的名字。我问她是否识得这人,她还点了点头。”


                “说不准,是你家远方的亲戚。”


                “认识我曾曾祖父的亲戚。”马修疑惑道,“那位买家是男子还是女子?”


                “女子,不过倒是生面孔。”摊主眼睛一转,说,“看她容貌秀丽,气质脱俗,言行举止都有大家风范,会不会是希维纳剧团的人?”


                “我来自远方的亲戚,不仅长得好看,还有可能是希维纳剧团的人?”马修摸摸下巴笑了起来,“有这种好事?那不知我是否有幸能从她那里求得一张剧票。”售票那天马修与很多人一样,即便是连夜也没有抢到一张,最后只能失望而归。


              回复
              7楼2017-10-21 20:4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