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吧 关注:565,575贴子:4,794,605

"美文共赏"学校招门卫,竟为女鬼灵异事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书名"死亡门卫"


 我叫陈重,今年二十六岁,曾经当过五年兵,家住在东北的一个偏僻小城。
  我和绝大多数的战友一样,到了退伍季,我没能争取到留期机会,所以怀揣着看似丰厚,实则少的可怜的转业费滚回了老家,彻底成为一名待业青年。
  和大家平日里看到的特种兵什么的并不一样,在部队里摸爬滚打的那些日子,我除了练就了一身结实的皮囊之外,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彩。
  疲惫的奔回老家,想买一处房子结婚生子,从此老老实实的过日子,这才突然发现,在我入伍的这几年时间里,县城的房价已经翻了好几番,我那可怜的转业费连买一个楼房的卫生间钱也不够。
  要想要借着部队的资历在事~业~单~位找个活干养活自己,也处处碰壁,最后还是在一个长辈介绍下,在我们武阳镇的中学找到了一个保卫干事的工作。
  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条件蛮合适,一个月也就两千出头,不过胜在活计轻松。


出国上网租漫游超人,出境超1亿人次的选择 4G高速,15小时超长续航。
广告
 时间充裕,完全可以让我暂时落脚,顺便考虑一下日后的出路,所以在短暂犹豫后,我也就答应了下来。
  我记得当时电话拨通之后,接电话的是一个叫赵刚的老男人,听我说完了来意,讲述完了我的基本情况后,他就问我现在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现在就过去看看,要是双方都满意,签完合同,今天晚上就可以上工。
  事情是出奇的顺利,顺利的让我不仅有些疑惑,难道说他们学校出了什么事情不成?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的焦急。
  不过疑惑归疑惑,事情还是要办的。
  我满口答应下来后,和赵主任约好了时间,打了个车就到了学校。
  一路寻人打听,当我找到赵刚的时候他正坐在学校的操场树荫下,神色怪异,死死的盯着操场中的几个女学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11 21:40
    感知到了我的脚步声临近,赵主任也收起了那一脸的猪哥像,起身拍了拍屁股,抬头向我看了过来。
      一双细长的三角眼在我的身上稍一打量,随即就笑了起来。
      “你就是那个来学校应聘保卫干事的退伍兵陈重吧,看看这精神头,果然不愧是在部队里面锻炼过的,是个棒小伙。”
      突如其来的赞誉让我对这个赵主任凭添了几分的好感,接下来的事情也就越发的简单了。
      简短的一番交谈后,赵主任对我也是颇为满意,大手一挥,就告诉我已经被录用了,等到签好了合同,我也就算是正式入了职。
      做完这些事情后,我看天色还尚早,就想着招呼赵主任出去吃一顿,也算是答谢他的照顾,顺带还可以从他的口中了解一下这学校保卫干事的职责和义务。
      不管怎么说,既然干了这一行也总要过得去不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1 21:44
      可赵主任对此并好像没有什么兴趣,含笑向我摆了摆手,张口就拒绝了,不过我表露出来的热情,还是拉近了我们两人的距离。
        在我随手递上了一根烟后,赵主任也跟我讲述起了学校的整体布局,一些平日里要注意的事项。
        通过赵主任的介绍,我对这保卫干事的职责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说是保卫干事,其实不过就是学校雇来的保安罢了,顺带也管着一些男生宿舍的事情,平日里在学校里面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主要的职责就是看护好学校,不让一些校外的闲散青年跑到学校里来胡闹,扰乱教学的秩序。
        至于那保卫干事的名头,也就是说来好听而已。
        了解了这些,我也就离开了人事科,循着赵主任的吩咐找到了学校门卫。
        按照他的说法,我往后的革命战场也就在这里了,既然已经入了职,少不了要跟门卫老大爷认识一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11 21:45
        学校的门卫老大爷姓刘,名字叫什么赵主任也没有跟我提起,只是告诉我叫他刘伯,说刘伯是这个学校的老人了,退休之前就是学校里的老师,离休后闲不下来,也就重新回到了学校,算是来发挥一下余热。
          对于老师这个职业我向来是很敬重的,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将一生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的老人。
          所以当见到刘伯的时候我还是表现的很恭敬的,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刘伯刚一见到我,他的脸色却是瞬间就煞白了下来。
          伴随着手中茶杯“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的脆响,刘伯也痴痴傻傻的嘀咕了起来。
          “是你……你怎么会还活着?”
          “这……这不可能啊。”
          这莫名其妙的话语传入到了我的耳中,就好似是被人突然泼了一盆冷水,让我的火热兴致瞬间就冷淡了下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11 22:01
          看着刘伯那满头的白发,额头脸颊上堆起的皱纹,我犹豫了少许,最后也没有将心中的不快显露出来。
            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对这刘伯升起了几分的不满。
            不管怎么说我和他也是初次相识,怎么刚一见面,就咒我呢。难不成刘伯还曾经认识一个和我长得极为相似,却已经死掉了的人么?
            这样巧合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只是发生在我的身上,这概率就太低了一些吧。
            心里嘀咕着,我还是一步走上了前去,简单的向刘伯讲述出了我找到他的原因,末了还说了一些客套话,希望他以后多多照顾之类。
            而在我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刘伯的脸色也逐渐恢复了常态。
            “这样说来,你就是学校新来的保卫干事了?”
            “听我老头子一句劝,趁着你还没有正式上班呢,赶紧去把这工作辞了吧,出去好好的找个正经活计,大小伙子一个哪里不能混口饭吃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1 22:02
            那模样,那姿态,像及了我家中的长辈,俨然就好像是在教训我这个不争气的子孙一样,这不免又让我心中不快了几分。
              心里想着,这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他没仇没怨的,初次见面就咒我是个死人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还摆起了谱,教训起了我来?
              可说到底我还是没有忘记他老人家的身份,心里还记挂着他一辈子辛苦耕耘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功绩,心中虽有不满,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跟他说起了的生活艰难,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寻个养家糊口的活计,只是在这话里话外间,我还是向他表露出了我不打算辞职的态度。
              听了我的话,刘伯反而沉默了。看着他几次欲言又止,又把话给咽了回去,最终化为了一声幽幽轻叹:“小伙子,既然你不愿意听老头子我的劝,那老头子我也就不多说你什么了,不过有句话老头子还是要说在前面,不说的话我这心里过不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1 22:04
              “嗯,您老说就是,我是晚辈,本来就应当多听听老前辈的意见。”我张口说道。
                “其实吧倒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想叮嘱你一句。”
                刘伯抬起一只脚敲了敲他手中的老旱烟斗,随后张口说道:“你要是铁了心在这里干下去呢,就记住老头子我的一句话,过了午夜时分就不要在学校里面闲逛了。”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要记住千万别出屋。”
                说着话,刘伯已经转身走出了门卫室,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不解的挠了挠头,弄不懂这位老人家到底在搞什么鬼。
                什么叫过了午夜之后就别在学校里面闲逛了,难不成这学校里面还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么?
                那是不是说,刘伯他也在里面插了一腿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1 22:05
                  我不知道,不过这些都是琐碎小事,听听也就算了,我也没放在心上,从门卫室离开后我就跑出了学校,一番忙碌,把该准备的生活用品也都准备好了。
                  入了夜后,我也就正式上了班。
                  学校的事情倒也简单,不过是走走转转的事情,第一天的工作也很轻松,没有出现什么纰漏,很轻易的就过去了。
                  等到最后一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起,走读生都离了校,住宿生也各自回到宿舍安寝,我这一天的活计也算是告一段落。
                  遵照赵主任的吩咐又在学校里面转悠了一圈,检查了一下各个房间的门锁情况,我就折返回到了宿舍,漱洗过后,脱了衣服就爬上了床。
                  不知道是我这一天里面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还是也有些疲惫,人刚一沾床板,不过片刻就憨然大睡了过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11 22:06
                  然后当晚我就做了一个梦,我依稀感觉到房间里面似乎进来了一个人,一个身着一袭红色长裙,披头散发看不清长相的女人。
                    这个女人先是在我的房间里面转悠了一圈,随后就走到了我的床边,低着头,在那长发垂落下正死死的看着我。
                    当时的感觉可谓是无比的怪异,虽然我还在睡梦里中,可却是有一种无比真实的错觉,就好像是这女人真的坐在我的身旁,让我心头一阵阵的发慌,也就给惊醒了过来。
                    当抬头看去,房间里面那里还有了这女人的身影。
                    我抬手擦了擦额头鬓角上淌落下来的冷汗,不禁低声自语了起来。
                    这是做噩梦了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1 22:07
                    锐峰玻璃机械,专业生产玻璃切割机,全自动玻璃切割机 选择我们没有错
                    广告
                      我摇头苦笑了两声,倒也没有多想,就准备倒在床上继续睡觉,却不想翻身时身体一滑,脑袋就从枕头上落了下去。
                      这倒也没有什么,谁没有出过错呢,真正让我觉得诧异的,还是在脑袋跌落到床榻的一瞬间,一股粘粘糊糊的湿滑感也顺着脸颊传了过来。
                      伴随着湿润感,还有着一股淡淡的臭味扑鼻而来。
                      这让我的神经瞬间就绷紧了起来,脑海中也立时浮现出了睡梦中女人坐在我床榻前的一幕。
                      那水渍沾染的地方,不正是她落座的床头么。
                      想到这里,一抹难言的恐惧就侵袭上了心头,我翻身从床上坐起身来,借着窗口洒落下来的月光向着床头看去,在那里,我分明可以看到一片湿滑的痕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11 22:10
                      抬手向脸颊一抹,隐隐还有一股水汽传来。
                        “不会这么邪吧?”
                        “那只是一场梦啊,难道是真的?”
                        我心里一阵阵的发着毛,抬头就向着房间深处看去,希望能从房间中找寻到那睡梦中红衣女人的身影。
                        可一眼看去,黑寂的房间中那里有一点的人影。
                        这让我提起的心也悄然落下了几分,不得不说,部队中几年的历练还是有些作用的。
                        在这短暂刹那,我已经恢复了几分的冷静,虽说心中对此还是充满了疑惑,倒也不那么恐惧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1 22:11
                         黑暗中,我先是从床头柜上摸起了手机,打开手电筒就向着床头看了过去。
                          这一眼我不由的就笑出了声来,床头上沾染的水渍哪里是睡梦中女人坐下后留下的痕迹啊,分明就是我做了噩梦后惊出的一身冷汗,汗水顺着额头淌落下来,打湿了床头和枕巾。
                          至于我怎么会流了这么多的汗,我倒是没有多想。当时困意一涌上来,我倒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学校敲响了住宿生起床的铃声时,我也就早早的爬起了身来,洗漱过后,穿戴上学校配发的保安服就走出了宿舍。
                          因为是第一天正式上班,所以我也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先是到学生寝室附近转了一圈,见到没有什么事情,就先一步到学校的操场等候了起来。
                          没过多久,就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而来,伴着熟悉的旋律响起,学生们也各自汇聚到了自己班级的所在位置,按照顺序围着操场跑起了步。
                          眼见如此,我也就准备离开操场,到学校的其他地方去转一转,谁想就在这个时候刘伯却是不声不响的走到了我的身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11 22:13
                            我回身看去,不知为何,却是很惊奇的在刘伯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的惊讶和诧异之色。
                            就好似我的出现,让我万万没有想到一样。
                            这让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弄不明白这位老人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思,不过疑惑归疑惑,我还是张口向他打起了招呼。
                            “刘伯,您老起的挺早啊。“
                            ”不早了,再晚一点,就有走读生来上学了。“刘伯咧了咧嘴,随后说道:”小陈,看到这一幕,你是不是感觉很亲切啊?“
                            “是啊,这样熟悉的旋律,自从毕业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我点了点头,也是颇有感触的说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11 22:14
                             跟着刘伯在操场头扯了一通闲话,我就看到一个学生突然磕到在了人群中,而他磕倒的位置,却是在一栋残破的庭院门口。
                              看着那残破的院落,我也就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向刘伯打听了起来,问他在这现代化的学校里面为什么就会保留下这样一栋残破的院落?
                              保留下来也就算了,还在院落的外面筑起了高墙,大门也上了铁锁。这样的布置,该不会是历史中那个伟人的故居吧。
                              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倒也不是没有,全国各地不就有很多么。
                              只是那样的话,这学校也就太不负责任了,这样的文化重地居然也不知道保护,还看着它荒芜破败下去。
                              可谁想我这一句话出口,刘伯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1 22:15
                               他先是四下看了一眼,见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两人,这才张口对我说道:“小陈,这件事我们两人说说也就算了,你可别出去乱说乱问,这哪里是什么文化重地啊,也不是学校不想把这院子拆了,而是不敢拆!“
                                “不敢拆?”
                                我惊疑的问了声,心头更觉这事荒唐了,既然不是什么历史文化重地,怎么好端端的一处院子,学校就不敢拆了呢?
                                我想向刘伯询问个清楚,可不管我怎么张口,刘伯都不回应我。
                                等到我问的多了,刘伯也只是幽幽的轻叹了一声,说道:“因为那里死过人,死过很多的人。”
                                话音至此,刘伯也不再多说话了,只是在转身离开时特意叮嘱我,说是让我千万别靠近那栋残破的宅院,也不要再向别人打听关于这栋庭院的事情。因为就是打听了,也不会有人告诉我。
                                看着他神神叨叨的样子,我是又气又恼,暗暗埋怨刘伯太过分,既然已经把我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为什么就不跟我说个清楚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11 22:16
                                这不是故意折磨人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算是看明白了,刘伯很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不过他也是不打算告诉我的。
                                  眼见逼迫也收不到成效,我虽然心中还是无比的好奇,却也不打算再追问了。
                                  再加上学生的早操已经结束,过不了多久就该有走读生前来上学,我也不好在这操场中傻站下去,所以也就和刘伯分个手。
                                  随后我先去食堂吃了顿早饭,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说是忙碌,其实事情还真的不多,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坐在教学楼门口的桌椅后面看看报纸、喝喝茶。
                                  这样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就又到了深夜。
                                  等到晚自习的放学铃声敲响,住宿生返回了宿舍,走读生也各自结伴离去,我就又一次的在学校里面转悠了起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1 22:17
                                   这也是我一天里面最后的工作了,只要巡视完了校区,我也就可以下班休息,回到自己的宿舍中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不过今天我倒是不打算这么早就休息的,经过了早上的事情后,我的心里一直有着一抹解不开的疑惑。就想着一会下班后再去刘伯那里坐坐,看看能不能从他的嘴里套出一些话来。
                                    虽然我也感觉希望不大,可心里始终牵挂着这件事,大晚上的也睡不着觉,就想着过去试试。
                                    心里存着这份念想,不知不觉中我也就来到了操场。
                                    放眼看去,那一栋残破的庭院还矗立在校园的墙角处,在月光照耀下,隐隐带给我一种无法言说的压抑感。
                                    那种感觉无法言说,只是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自在。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1 22:18
                                     我恨恨的咒骂了两句,就准备远离这晦气的地方,可谁想就在我转身离去时,视角的边缘却是有着一道鲜红的身影一闪而过。
                                      那身影让我有些熟悉,就好像之前从那里见过。
                                      可要说立刻想起,一时间又没有了头绪,我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看着那道身影缓步的走向了操场边缘的残破庭院,我方才回想起了这道身影的身份。
                                      不正是我昨天梦里出现的那个女人么。
                                      虽然依旧还是看不到她的脸,可从衣着、发型和身段来看,都和我睡梦中所看到的那道身影无比的相似。
                                      这让我也有些懵了,弄不懂这梦境中出现的女人怎么就会出现在了现实中呢?
                                      难道说这是巧合么?
                                      可这巧合也太离奇了一些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1 22:20
                                      心中充斥着疑惑,我最终还是不愿意去相信这种离奇的事情,又看着那道身影正向着残破的庭院缓步走去,我不觉得就想起了刘伯对我的叮嘱。
                                        在大晚上的时候千万不要靠近那栋残破的庭院,现在这个人却偏巧向着这庭院走去,我那里还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仰头就大喊了起来。
                                        “那位同学,你快点回来,那个院子是不能靠近的。”
                                        我喊得焦急,可不知为何,这身影的主人却是没有一点要停留下来的痕迹,甚至都不曾回头看我一眼。
                                        依旧是缓慢而坚定的向着那残破的庭院走去。
                                        眼见如此,我也有些急了,忘记了刘伯对我的千叮万嘱,抬腿就向着这道身影追了过去。
                                        心里想的,也只是赶紧将她拦住,至于她为什么会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又是怎么钻进了我的梦里,这些我已经全不在意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1 22:21
                                        抱着这个念想,我迈开步子就向着那女人追了过去,可当我一脚迈出时,我却是突然发现这道身影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突然的变化让我浑身的汗毛都根根炸立了起来,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操场,一抹无法言说的恐惧再次侵袭上了我的心头。
                                          我想要将那女人的身影找寻出来,可不管我如何的仔细搜寻,甚至嘶声呐喊,都无法找寻到一点的踪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1 22:22
                                          眼见如此,我都开始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要不然的话,这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会在我的眼前突然消失了呢,而且这个大活人还和我梦中看到的那个女人无比的相似。
                                            心中充斥了太多的疑惑,我那里还敢继续孤身一人在这里傻站下去。
                                            简单的在操场中巡视了一圈,我急匆匆的就向门卫室走去,心里想着,是不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刘伯一声,也好问问他在这学校里面有没有一个我刚才见到过的女学生。
                                            可还不等我走到门卫室呢,一个走读生少女却是突然拦住了我。
                                            “大叔,你被鬼缠身了!”她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1 22:23
                                            吧友好~
                                            感谢您观看帖子"死亡门卫",想要立刻看完的亲们,请在“凌云文学”搜索“死亡门卫”。祝大家快乐健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11 22:24
                                              鬼缠身!
                                                少女的话音方落,我的脸色就变了。
                                                虽然我也不清楚鬼缠身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怎么着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再一回想起刚才的经历,那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不见的红衣身影,那形似从我梦中走出的女人,一股无法言说的恐惧就侵袭上了心头。
                                                难道说她就是鬼么?
                                                可要是鬼的话,她为什么要纠缠上我呢?
                                                心中的不解,让我也慌了手脚,仓惶中我回身向身后看去,希望能够找寻出少女口中的鬼魂,可我身后那里有一点人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11 22:25
                                                 这让我提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几分,与此同时,我也开始怀疑起这突然出现的少女来。
                                                  她又是谁,为什么会大半夜的拦住我?
                                                  还有,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她编出来的瞎话,是在故意吓我?
                                                  “怎么,你不相信我?”
                                                  “这倒也是,你一个普通人怎么会见过鬼呢,就是被鬼缠了身,你也不可能知道的。”
                                                  少女皱了皱鼻子,当着我的面又低着头的嘀咕了起来。她的声音压的很低很低,低的我根本就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着些什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1 22:26
                                                  只是从那神色上看,却又好似在和什么人交谈着。可这空荡荡的校园中,除了我和她之外那里还有其他人。
                                                    眼见如此,我的心底也不免涌上了一股寒意,急忙询问道:“你……你在跟谁说话?”
                                                    “跟漂亮姐姐啊。”
                                                    女孩随口回应了我一句,随即又把头扭了回去,我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低声自语,偶尔的还要对着我身边的空气哀求上两句,冷汗瞬时就从我的头上淌落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难道说这厉鬼就在我身边不成?”
                                                    心中的惊恐,让我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我想要嘶声大吼,跟她将事情询问清楚,可却是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我想要转身逃走,那一双腿也好似扎根在了地上,根本无法挪动丝毫。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11 22:28
                                                      情急中我抬头向少女看去,希望她能够出手帮我一把,可我的眼前哪里还有了她的身影。
                                                      换而呈现出来的,却是一个红衣长发,无法看清长相的女人。
                                                      这可把我吓坏了,当时脚下一软,我差点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心里想着,怎么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突然变了样子呢。
                                                      这时我也知道自己撞鬼了,而且还是一个女鬼。
                                                      慌乱中我似乎看到校外有着点点的火光闪烁,心中的惊恐,让我抬腿就向着火光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1 22:29
                                                       在这途中,我也不忘了回头向着身后看去,唯恐那红衣长发的女人还继续纠缠着我,追赶上来。
                                                        可让我奇怪的是,在我跑出去后,这女人却并没有追赶上来。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我,在那满头的长发遮掩下,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的笑容。
                                                        那笑容无比的阴冷,就好似在嘲讽我的无知,却又在很清楚的告诉着我,我是逃不掉的。
                                                        面对如此一幕,我那里还敢再回头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11 22:31
                                                        出了校门,远远的我就在那火光的照耀下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是别人,正是刘伯。
                                                          在我的视线中刘伯似乎在烧着什么东西,虽然因为天色太晚的缘故我也看不太清楚,可我依稀间还是能够分辨出个大概来。
                                                          那是一个纸人,二三十厘米长,手臂一般粗细,上面有手有脚的,胸口处还贴着一张鬼画符,似乎写着什么人的名字。
                                                          这虽然让我有些疑惑,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真正让我在意的还是我终于见到活人了,看见刘伯的那一瞬间,我差点就喜极而涕,哭出声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11 22:32
                                                           高喊了一声后,我迎面就向着刘伯跑了过去。
                                                            与此同时,刘伯显然也听到了我的呼喊,回身看来,他的脸色立时就变了。
                                                            苍老的脸上闪过一抹的慌乱之色,抬脚就将篝火给踩灭了,随后方才张口对我说道:“是小陈啊,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怎么跑到校外来了?”
                                                            面对刘伯的询问,我那里有心情去回应这个,张口就大喊了起来,道:“刘伯,我撞见鬼了。”
                                                            “鬼?”
                                                            刘伯一愣,随后急声问道:“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语焦急,隐含急切,这一幕落入到了我的眼中,不仅没有让我提着的心放下来,相反更是平添了几分的疑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1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