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吧 关注:316,584贴子:10,141,245

那些年被崇祯坑过的大臣有哪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慢慢数




真幻实虚、DragonLongBall、邕江魂.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广告
一、王洽。
明朝崇祯年间六部中的兵部,第一个下狱死的是兵部尚书王洽。王洽,临邑人,万历进士。王洽貌美:“仪表颀伟,危坐堂上,吏民望 之若神明”;清廉:“其廉能为一方最”,既廉洁、又能干,为一方官吏中最为优秀的。王洽官工部侍郎,主持部务。崇祯元年(1628年)十二月,兵部尚书王 在晋罢免,崇祯帝召见群臣——“奇洽状貌,即擢任之”。崇祯帝任命王洽为兵部尚书。王洽上任不到一年,就是崇祯二年(1629年)十月,皇太极率 八旗军由大安口攻入,过通州,到京城,北京戒严。十一月,崇祯帝深感忧虑,召集廷臣,商讨对策。这时,侍郎周延儒言:“世宗斩一丁汝夔,将士震悚,强敌宵 遁。”


意思是说,当年蒙古俺达兵临北京城下,嘉靖帝下令将兵部尚书丁汝夔斩首——“即日斩于市,枭其首,妻流三千里,子戍铁岭”。官兵震动,敌军撤退。暗 示这次皇太极兵临城下,首要的是将兵部尚书王洽斩首,以振奋将士守城御敌的决心。崇祯帝点头,将王洽下狱。王洽的兵部尚书,上任不到一年,虽有责任,罪不至死!次年四月,王洽死于狱中,死了还不算,还要“寻论罪,复坐大辟”——“大辟”,是古代五刑中最严重的一种,包括枭首、腰斩、剖腹、镬烹、车裂、磔死 等,崇祯帝将王洽大辟处死。


二、陈新甲。
陈新甲,四川长寿人,万历举人,知晓边事,以才能著。史书称他办事干练:“军书旁午,裁答无滞。”崇祯十三年(1640年)正月,为兵 部尚书。明朝自弘治以后,非进士出身,不能官尚书。但形势危殆,诸大臣不愿任兵部尚书,陈新甲才获任此职。当时的局势,南北交困,内外危机。崇祯帝开始秘密同皇太极进行议和。陈新甲为兵部尚书,受命遣使关外,负责这项工作,但朝廷官员不知。崇祯帝先后手写书信数十封,交陈新甲同皇太极联系,告诫他千万不能 泄露。


一日,陈新甲所派遣的兵部职方郎中马绍愉回京,以机密文件报告。陈新甲深夜看完报告后,没有收起来,放在几案上。第二天早晨,陈新甲的家僮误以为是塘报稿(“塘报”相当于现代的政府机关内部简报),交付出去,进行抄传。于是,朝廷上下,舆论哗然。崇祯帝下严旨,命陈新甲回奏。崇祯帝闻之大怒,将陈新甲下狱。陈新甲在狱中派家人上下行贿求人营救,没有结果。有大学士试图营救,说:“国法,敌兵不薄城,不杀大司马。”奏上,崇祯不听。崇祯十五年(1642年)八月,将陈新甲凌迟处死。


毛文龙被杀后,其部辽东将领孔有德发动吴桥兵变,孙元化力主招抚,但巡按王道纯藏匿诏书,使得叛军长期得不到招抚,再次发生叛乱。朝廷廷议将孙元化逮捕,政敌余应桂、李梦辰、路振飞趁机陷害,崇祯帝采纳,最终孙元化于崇祯五年(1632年)七月被斩首示众。孙元化死后,他的儿子拒绝朝廷委任的官职,明朝廷里懂得西洋火炮的专家也寥寥无几。


四、孙承宗
孙承宗(1563年—1638年),字稚绳,号恺阳,北直隶保定高阳人。明天启年间,孙承宗在朝臣普遍提议放弃辽东的情况下,毅然请求担任蓟辽督师,并修筑宁锦二百里防线,极大的加强了东北的边防,同时大力支持积极防御的辽东策略主张。崇祯二年,袁崇焕被捕后,其部将祖大寿率众出关,崇祯十分惊恐,在朝臣的建议下,孙承宗临危受命以兵部尚书出镇通州,书信召回祖大寿,巩固北京城防,于崇祯三年(1630)将清军逐出北京近郊。


随后重新巩固关宁锦防线,此时期由于边防的功绩,孙承宗不断得到封赏,孙承宗却将所等全部赋予将士,但由于功高遭到满朝的嫉恨,不断受到朝臣的弹劾,此种情况在崇祯四年(1631)因大、小凌河城的陷落而达到顶峰。孙承宗也因此事再次辞职归乡。辞官后,孙承宗也多次上书向崇祯皇帝建议治国边防之策,但崇祯帝认为其老迈无用,不予理睬。崇祯十一年,清军攻打高阳,76岁的孙承宗率领家人守城,孙承宗家族五个儿子,六个孙子,两个侄子,八个侄孙,全家老小数十人全部殉国,城池陷落后,孙自缢身亡。(抨击宁锦防线的键盘侠们,你们有何感触?你们能做到吗? )


五、卢象升
卢象升(1600年-1639年),字建斗,号九台,宜兴人。崇祯十一年(1638年)冬,清军三路大举南下,京师戒严,崇祯帝和战不定,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杨嗣昌主张议和;但卢象升主张坚决抵抗,遂率诸将分道出击,与清军战于庆都、真定等地。但崇祯帝并不信任卢象升,其将大权委任于杨嗣昌,而杨嗣昌主和,且素来与卢象升不睦,杨嗣昌手握兵权,事事掣肘,切断象升粮饷,屡屡调走象升部生力军,致使名义上号称“总督天下援兵”的卢象升部,实际上不到两万人马。卢象升率军在蒿水桥遭遇清军,双方展开激战,“象升麾兵疾战,呼声动天”,但终因寡不敌众,“手击杀数十人,身中四矢三刃,遂仆”。卢象升战死后,崇祯帝居然相信杨嗣昌所奏,认为卢象升未死不予抚恤,象升遗体停尸八十多日后方为家人收殓。直到杨嗣昌死后,朝廷才赠卢象升太子少师、兵部尚书,赐祭葬,南明福王时,追谥忠烈,建祠奉祀。


六、郑崇俭
郑崇俭(?-1641),字大章,山西乡宁人。郑崇俭是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榜进士。初任河南府推官,后又任济南兵备副使。崇祯初年升任陕西右参政,后多次升转担任了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 在此期间,他多次打败河套地区的敌人,受赐朝廷银币,荫封子孙为世袭锦衣副千户。崇祯十二年(1639年),擢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奉旨率兵入蜀平乱,督总兵贺人龙、左良玉等,败张献忠于玛瑙山,旋还关中。后张献忠在蜀重新恢复实力,遂以撤兵太早为罪,削籍候代。崇祯十四年张献忠破襄阳,杨嗣昌自杀,崇祯帝怀恨,以撤兵太早,纵兵擅还,失误军律为由,将其处死弃市。直到南明时,有人上书:“崇俭未失一城、丧一旅,因他人巧卸,遂服上刑。群臣微知其冤,无敢讼言者,臣甚痛之。”郑崇俭的冤案才得以昭雪。


广告
孙传庭


七、孙传庭
孙传庭,生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卒于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字伯雅,一作白谷,代州振武卫(今山西代县)人,万历年中进士,授永城知县。孙传庭于崇祯九年三月巡抚陕西。孙传庭到任后,在陕西周至的黑水峪之战中镇压了起义军中势力最强的高迎祥部,并俘杀了闯王高迎祥。崇祯十一年(1638年),孙传庭又与洪承畴在潼关南原以重兵埋伏,使闯王李自成部几乎全军覆没,李自成仅以18骑兵突围而走。至此,陕西境内的起义军几被镇压下去。 崇祯十一年(1638年)八月,多尔衮、岳托率清兵分路从墙子岭(今密云东北)、青山口(今迁西东北)入长城,明京师戒严;督各路入京勤王之兵的总督卢象升在巨鹿阵亡。明廷遂召孙传庭、洪承畴主持京师防守,升孙传庭为兵部右待郎兼右佥都御史,指挥各路援军。孙传庭抵达京郊后,由于他和主和派的杨嗣昌及中官夏起潜矛盾颇深,崇祯帝降旨不准他入京朝见,而洪承畴则在京郊受到慰劳,并奉旨进殿拜见崇祯帝。孙传庭对此不平待遇自然大为不满。杨嗣昌任洪承畴为蓟辽总督,并主张将陕西军全部留下,用于守卫蓟辽。孙传庭对此极力反对,认为“秦军不可留也。留则贼势张,无益于边,是代贼撤兵也。”杨嗣昌对孙传庭的意见置之不理,孙传庭对此不胜忧郁重重,以致耳聋。第二年,明廷调孙传庭总督保定、山东、河南军务,孙传庭立即上疏请见皇帝,但因杨嗣昌的百般阻挠而未成。孙传庭心中愠怒,引病告休。崇祯帝大怒,将孙传庭贬为平民后,又将其禁囚,以待判决。


在孙传庭下狱的三年期间,熊文灿、杨嗣昌在镇压起义军的战争中连遭败绩,闯王李自成在河南打开了局面,拥兵数十万,第二次包围了开封。在这种形势下,明廷于崇祯十五年(1642年)再度起用孙传庭为兵部右侍郎。崇祯帝亲临文御殿询问孙传庭有关镇压起义军的方略,并设宴款待,为他压惊,嗣后即速命孙传庭率禁卫军驰援开封。崇祯十五年(1642年)五月,李自成第三次包围了开封,崇祯帝连催孙传庭火速出关入豫。孙传庭则上疏回复:“兵新募,不堪用”。但心急如焚的崇祯帝不加理会,只是逼迫孙传庭尽快救援开封。孙传庭只得起兵驰援,于九月底进抵潼关。时恰逢大雨连下数十日,河水骤涨,李自成遂决黄河马家口段,水灌开封。就在孙传庭的援军刚出潼关之时,李自成早已挥军南下,撤离了成为水乡泽国的开封,于是孙传庭便挥军直趋南阳。李自成与罗汝才合兵西进,与孙传庭的陕西军交战,并在郏县大败之。孙传庭率残部逃至巩县,由孟塬进入陕西。


孙传庭败回陕西后,决心死守潼关,以扼京城之上游要地。当时明军因在郏县之战中损失惨重,补充了许多新兵。根据这种情况,孙传庭制定了不宜速战,开垦屯田,修缮兵器,储存粮食的战略方针。为对付李自成强大的骑兵,增强明军的火力和防护能力,孙传庭特地赶制了三万辆载有火炮的“火车”,这种“火车”行进时可抵御骑兵的冲击,驻扎时则可环阵拱卫。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明廷授孙传庭为兵部尚书,并加督河南、四川、山西、湖广、贵州及江南、江北七省军务,崇祯不断催促令其迅速兵出潼关。此时,李自成已相继歼灭了明军数支主力,久经战阵,兵强马壮。孙传庭深知与如此强大的对手交战必是凶多吉少,不由得顿足叹息:“奈何乎!吾固知往而不返也,然大丈夫岂能再度对狱吏乎!”表示了宁死疆场的决心。八月十日,孙传庭师出潼关,最初在汝州、灵宝、唐县(今河南泌阳)、郏县连胜起义军,但襄城一战遭到惨败,他逃回陕西。 起义军缴获了孙传庭的帅旗,士气大振,一鼓作气,乘胜攻破潼关。孙传庭与监军副使乔迁高策马大呼,战死阵中。但是孙传庭的尸体一直未找到,以至后来崇祯帝对其下落产生了怀疑,始终未追封加谥于他。孙传庭之死,对李自成的起义军来说,关中唾手可得。同时,明廷再也没有可以同李自成相抗衡的悍将劲旅了。 故此,《明史》有“传庭死而明亡矣”的说法。


留个名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1-11 12:43
    八、薛国观
    薛国观(?-1641),字家相,又字宾廷,陕西韩城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进士,授莱州推官。天启四年,擢户部给事中,数有建白。 崇祯即位后,薛国观奉命巡视北疆,严查将吏克扣兵饷事。后因先前曾附魏忠贤,被南京御史袁耀然弹劾,罢职归里。崇祯九年(1636),任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阁辅政;后升任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户部尚书,进文渊阁;再加少保、吏部尚书,进武英殿。薛国观于崇祯十二年出任内阁首辅,此时的明朝已是风雨飘摇,财政收入入不敷出,薛国观为拜托困境向崇祯帝提出向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借助”。所谓“借助”,就是要贵族官僚以“借贷”形式,捐献金钱,以解财政燃眉之急。他鼓动皇帝说,外廷官僚可以包在他的身上,至于皇亲国戚,非得皇上亲自出马不可。崇祯帝朱由检采纳。


    但由于助饷的对象包含了皇亲国戚,而崇祯帝又决心不足,因此推行起来困难重重,阻力巨大,反对薛国观者太多,崇祯帝决心动摇并迁怒于薛国观,崇祯十四年的一天,崇祯帝命令薛国观为自己起草一份谕旨,薛国观交上来后,皇帝很不满意,当场将那份草稿扔在地上,并一一历数薛国观贪渎舞弊之情事,命群臣议罪。最后,薛国观被皇帝下令开除公职,遣送回乡。薛国观在职期间可能的确敛财有术,离开北京时,装运财物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东厂的特务马上报告给皇帝,皇帝遂下令将他捉拿回来处死。于是,薛国观成了大明朝二百七十六年间,继洪武皇帝朱元璋处死胡惟庸、嘉靖皇帝朱厚熜处死夏言后,被处死的第三位宰相职级的人物。薛国观并非能臣贤相,甚至可能是贪官奸臣,但在崇祯朝末期日益突出的财政问题上,明廷能采取的应对之策已经几乎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其提出向勋贵阶层助饷本身还是有利于明王朝统治的,时人与后人普遍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薛国观罪不至死,死得有点冤。他死后,崇祯帝下令不许家属收尸,将尸体扔在那儿长达一个月,以致惨不忍睹。


    其实十七年 不算多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1-11 13:13
      不坑他们,大明怎么亡


      其他的争议袁崇焕之类的就不说了,简单总结罗列一下,崇祯做了十七年皇帝,一共杀了两个首辅大臣,撤换了五十个内阁大学士。
      另外还撤换了十四个兵部尚书,而且这被撤掉的十四位,还都是正经八百的兵部尚书,仅仅只加兵部尚书衔的还没计算在内。这十四人里,其中有九个被治了重罪:斩首者一人,治死者一人,自杀三人,下狱两人,革职查办两人。刑部尚书,前后撤换了十七人。


      处死或被逼自杀的督 师、总督,包括袁崇焕在内合计有十一人,如蓟辽总督刘策,漕运总督杨一鹏,督师熊文灿,陕西三边总督郑崇俭,蓟州总督范志完、赵光抃等。


      各地巡抚被斩杀的十一人、未来得及问罪先行自杀者一人:终崇祯世,巡抚被戮者十有一人:蓟镇王应豸,山西耿如杞,宣府李养冲,登莱孙元化,大同张翼明,顺天陈祖苞,保定张其平,山东颜继祖,四川邵捷春,永平马成名,顺天潘永图,而河南李仙风被逮自缢身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11 13:25
        崇祯帝杀起大臣比起太祖朱元璋都毫不逊色啊,崇祯十二年(1639年)三月,他就以失地之罪,一次斩杀了蓟镇总监邓希诏、分监孙茂霖,顺天巡抚陈祖苞、保定巡抚张其平、山东巡抚颜继祖,蓟镇总兵吴国俊、陈国威,援剿总兵祖宽、李重镇等三十六名官员。滥杀大臣不能解决已经发生过的问题,只会让明末的人心更加分崩离析,这才是明思宗应当反思的地方


        那些年坑过崇祯的大臣笑而不语


        你不是讲你弟当为尧舜吗?怎么批评他毫不含糊呢?他和你能相比吗?你不要用这个号了,不配!


        收起回复
        举报|34楼2017-01-11 14:54
          余观庄烈帝时,天变于上,民乱于下,帝苟兢业为国,则其要在于爱民。顾不得爱民之术,反至于虐民。盖无治事之人故也。流贼非他,皆此饥寒之民也。不为民而为贼,情虽可悯,而罪不可赦。然而其始视贼太轻,谓此出于饥寒困迫之余,可以杀而不肯杀。及其势已成,况有枭雄者为之首,则又畏之太甚,即可杀而不敢杀。于是,贼日强而兵不可息,饷不可缓,遂日取敛于无辜之民,无待敌国外乘,而其亡已不旋踵。嗟乎!此谁之过哉!然帝躬行节俭,不好声色,视齐东昏、陈后主、隋炀帝,不啻相悬千万矣。故制宰相六人,皆曰大学士,其第一曰首辅。庄烈帝历相五十人,独周延儒、温体仁为首辅最久,而体仁尤帝所向用也。


          满桂也算一个 丁卯,设文武经略,以梁廷栋、满桂为之,各赐尚方剑,营西直、安定二门。【桂始屯宣武门瓮城内,谓援寡未可战;中使趣使亟战,桂不得已,挥涕而出】,以五千人同孙祖寿等战安定门外,俱败没,麻登云、黑云龙被执。-《崇祯实录》 满桂勇悍敢战,而矜己自用,督诸将出阵,军无号令,不能约束。以十二月十六日誓师而南,十八遇敌于芦沟桥,一战而全军歼焉。桂与孙祖寿皆死之。黑云龙、麻登云掳去,黑后于四年九月反正逃归,上独念满、孙二将血战捐躯,命礼部官出城致祭,并查子孙优恤。-《崇祯朝野纪》


          刘策勉强算一个,【 崇祯二年夏,起故官,兼右佥都御史,总理蓟、辽、保定军务。大清兵由大安口入内地,策不能御,被劾。】


          山西巡抚耿如杞,率兵五千入援,皆劲卒也。最先抵都城下,兵部即调守通州,明日又调守昌平,又明日调守良乡。功令:兵到初日,不准开粮,西兵连调三日,皆不得粮,既馁且怒,遂沿路劫掠。耿以不戢军士,逮问大辟。至次年弃市。耿在天启年间,官蓟州兵备,以不拜逆珰生祠,为抚臣刘诏诬劾问辟,幸遇上登极,赦罪复官,即超升巡抚,仅越两年,复得罪死西市,深可痛也。自如杞逮后,五千余人哄然各散,溃归山西,而晋中流贼,从此起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