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4,099,120贴子:34,284,526

【原创】 La Vendetta di Drama (复仇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依然是Albot
其实这是Albot去年寒假的作品了XD
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发表w
所以在这里发噜


评估师专业,出报告快,价格合理,从事多个大,中,型项目。 详情可点击链接进入【宏米评估】网!
广告


居然有人看帖子了
吓得我赶快从被窝里钻出来开始撸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1 01:29
    嗯,深夜小清新福利如何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11 01:46
      累死本可人儿惹,小可爱们明天再更噜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1 01:53
        略略略


        厚厚楼主珍素小清新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1 03:18
          刚撸了盘剧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11 03:40
            d


            滚回来更文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1 09:56
              檀香山家具-美式家居卖场五一底价大促销 更多商品0成本售卖:精品沙发/客厅家具/书房书柜
              广告
              我叫林浅。五岁之前,我还是幸福的……
              谁又能想到,一次普通的周末郊游,毁了我的人生。
              记得那天,我跟母亲明明玩的很开心。然而在傍晚时分,在那个十字路口,一辆呼啸而过的车,带着死神的幻影,瞬息之间,带走了母亲的生命……
              还来不及哭,我便堕入了地狱。粉身碎骨而残缺的我,曾无数次想过死,想过自杀。但直到最终,我也没有这样做。母亲用她的生命换回了我的生命,我为什么要自杀?“
              那件事过后一个月,父亲给我找了个继母。一年后,他们生下了我的妹妹,林茜。
              后来,林茜和继母总是一起虐待我。然而我的父亲只是冷眼旁观而已。
              难道,我不是他的孩子吗?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残忍的念头,但我一直不敢去做。
              十二岁那年,我开始自残,以这种方式发泄我的愤怒与不甘。舔着我那微微温热的鲜血,看着那美丽的刀痕,我感到了释然。
              这可是……世界第一的美味喔!
              16岁那年,我考入了本市的一所普通高中。
              很不幸地,我与林茜的表姐分到了一个班。她从初中开始便一直是班里的老大,在这所学校里还有亲戚当领导。
              她是雨珊,我的噩梦。
              因为林茜的关系,雨珊和她的狐朋狗友们将我视为首要目标。然而每当她们欺负我的时候,班里的其他同学也只是看热闹而已。
              我一直忍着,直到那件事之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1 10:22
                是不是感觉有点扯淡呢?本可人儿一年前画风确实很谜~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1 10:24
                  介里贴一篇本可人儿最近写哒文文~
                  http://tieba.baidu.com/p/4921236089?share=9105&fr=share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1 10:27
                    顶一下顶一下顶一下顶一下顶一下顶一下顶一下顶一下




                    嗯,本抖S继续更文@MissSally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11 13:11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顶贴的小可爱们都会获赠小礼物一份~送完为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1 17:24
                        废话不多说,开始更文quq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11 17:25
                          顶!


                          嗯呐,正戏终于要开演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1 17:30
                            hhhh 好久没看这种变态文了 暖


                            撸主 我觉得你写的东西和你本人反差有点大


                            在下发现一件很不妙的事情,度娘和谐了在下的好几段文字,其中有一段相当重要。于是在下决定再把前面的原文发一遍。可能使看贴的小可爱们感到不便。在下对此深感抱歉,忘各位原谅X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1-11 22:14
                              第一话 灭门惨案之谜
                              此时正是夜晚。这个街区十分安静,大部分路灯都因为年久失修等原因寿终正寝了。只剩下几盏,电灯泡透过破碎的玻璃,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路边都是些简陋的,三层或六层的居民楼。住在这个街区的,大部分是收入仅能满足温饱的家庭跟一些打工仔。
                              “啊——”
                              一声尖厉的惨叫,划破了宁静的夜。
                              某栋房子二楼的窗户蒙上了一层血雾,随后灯被打开。
                              “还真是麻烦。”杀手想。他把灯关上,用手中的匕首快速地解决掉剩下的两个,打碎窗户跳了下去。
                              身后有一群人追着。杀手飞快地跑着。
                              前面是十字路口,杀手依然向前跑,然后转身躲进一条暗巷。
                              追赶者们茫然地看着。
                              “哼,白痴。”杀手轻蔑一笑。她,竟是一个16岁左右的女生!
                              “结束了。”她喃喃地说,“他们都下地狱了。现在,没有人,可以伤害我!”
                              她握紧了手中的凶器。眼中,是无尽的残忍。
                              “故事从血腥中开始,也将在血腥中结束……”
                              “不,还没有结束……”
                              “什么人?”听到这突然出现的,诡异的声音,杀手警觉地回头。
                              看清了那个不速之客,杀手的眼中不再有残忍,只有恐惧,深深的恐惧……
                              她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女生。
                              她穿着一袭染血的白衣。
                              她的腹部还有一个孔,一直留着鲜血……可以看出被匕首刺穿了。她的肠子甚至还被扯了出来她就是杀手刚才杀的三个人之一,她的异母妹妹。
                              “你,怎么还活着?”杀手惊恐地问。
                              “无可奉告。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你,林浅,命不久矣。”
                              林浅连着退了几步,却发现身后是冰冷的墙壁。
                              “无路可退了喔。”女孩微笑着,“我会带给你死亡跟解脱。现在就请享受吧!”
                              她一步步向林浅走来。奇怪的是,她,没有脚步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1-11 22:16
                                “你现在很恐惧,很绝望,对吗?”
                                “不!我不会输!我想,是你夺走了我的幸福,对不对?是你,杀了我的亲生母亲!我蒙受的苦难,全部是你给的!”
                                女孩沉默不语,微笑着,看着林浅挣扎。
                                “是不是?你,倒是说啊!”林浅声嘶力竭地怒吼。
                                “我想,你还是疯了,仅此而已。”女孩站在林浅面前,嘴角漾开一丝冰冷的笑,“首先,你的母亲死于意外。其次,她死的时候,我还没出生。”
                                “林茜!你就是一个恶魔!”
                                “哈哈,没错,我就是。闲聊时间到此结束。现在,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林茜把手放在林浅的胸口,“我会挖出你的心脏,然后毁掉它。接下来……你就挂了。”她的手继续向前伸,林浅仿佛变成了透明的。
                                片刻之后,她抽出了手,手中握着一颗还淌着血的心脏。
                                “哈哈,这就是你的心,是不是有点惊讶呢?”林茜邪恶地笑着,“很快——也许就是下一秒——我就会捏碎它,然后你的鲜血四处飞溅……你就该对这个世界说拜拜啦!”
                                “不要……放了我……”
                                “放了你?那么,刚才你有没有放过我的母亲?”
                                “我求求你……”
                                “呵,下地狱吧。”
                                林茜的手猛地用力,而林浅的心脏化为了碎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1-11 22:34
                                  期末考试前两天,某个炎热的夏日。
                                  这里本来就是一所烂学校,再加上雨珊等人的带头,此时更没有什么人愿意复习。
                                  雨珊进教室时,已经快要上课了。
                                  “喂,快要期末考了,你紧张吗?”雨珊景致走向我的座位。
                                  我没有回答。
                                  “哈,呆瓜。”跟班里有人偷笑。
                                  “我看,是热昏头了吧。”雨珊笑道,示意一个跟班过来,“帮她清醒一下。”
                                  一个女生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拿起桌上的一瓶冰镇矿泉水,狞笑着走过来。
                                  其他同学已经意识到要有好戏看了,还有几个甚至拿出手机,准备抓拍接下来的画面。
                                  三。
                                  二。
                                  一。
                                  女生拉开我的领子,把水全部倒了进去。
                                  我没有反抗,甚至没有哭。因为……
                                  我早就习惯了。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说来,也好久没有带阿浅一起去玩了呢。”雨珊对刚才那个女生说,“麻烦你帮我们几个请假。下午的课,我们不上了。”
                                  女生点点头。然后,其他几个跟班把我拖出了教室。
                                  我发誓,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嘭!”女厕所的门被重重地关上 ,几个女生七手八脚地脱光我的衣服。
                                  “林浅同学,我给你准备了一件小礼物,希望你喜欢。”雨珊邪恶地笑着,手中拿着一根细皮鞭。
                                  “哼,还不快拍?只拍林浅就行!如果你敢拍我,你他妈就是下一个林浅!”雨珊厉声呵斥。
                                  某个女生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开始拍摄。
                                  一下,又一下……我的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痕。雨珊一边抽着,一边破口大骂,声音越变越大。
                                  “去死!”
                                  一声脆响之后,我站了起来。
                                  雨珊捂着微微发红的脸颊,重重地喘息着。她不会想到,那个懦弱的林浅,竟然敢打自己!
                                  “你他妈的蠢贱人!别忘了,你的衣服还在我们这里!哼,让她乖乖在这里反省一会儿,我们走!”


                                  今天是星期五。晚自习后,住校生能回家。
                                  父亲出差不在家,倒是有个惊喜在等着我。
                                  雨珊?!
                                  还没反应过来,继母一巴掌就扇在我的脸上。“说,这是怎么回事?”她歇斯底里地大吼,“供你上学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可你呢?还殴打同学?”
                                  “不,我没有……”
                                  “没有?”继母冷笑,“他妈的,看看这个视频吧。”
                                  视频很短,很模糊,显然是用手机拍摄的。视频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正在殴打一个外表文静的女生。
                                  文静的女生正是雨珊,而那个披头散发的女生……明明就是我!。但那不是我。是另一个女生打扮成我的样子。
                                  没想到,雨珊、林茜他们为了让我生不如死,竟然使出了苦肉计!
                                  继母根本不听我的解释,“这个星期你上学的时候,一直穿着这身衣服啊!小茜,是这样吗?”
                                  “恩。”林茜乖巧地点点头。
                                  突然,雨珊走到我面前,死死地按住我。她的脸离我的脸很近。我清楚地感受到,她狰狞的表情中,隐藏着满满的怒意。
                                  几秒后,她松开了手。因为恐惧,我竟然瘫倒在地上。
                                  “哈哈,看她那狗样!”林茜肆无忌惮地大笑,雨珊和继母也跟着大笑。
                                  “很没意思呢。”雨珊说,“不如我们做个游戏吧。你们说,怎么样呢?”
                                  “好啊!我最喜欢做游戏了!”林茜开心地笑道。
                                  “这样吧,我数到三的时候,”雨珊说,“我们就掰断她的手指!”
                                  “她不会死吧……”继母有点担忧。
                                  “当然不会,只是让她受点皮肉之苦而已。”雨珊说,“那我开始数了喔!”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01-11 22:36
                                    深夜时分。
                                    我蜷缩在储藏室那些散发着潮湿发霉味道的纸箱中间,空气中夹杂着难闻的,浓浓的血腥味。
                                    头发跟衣服都是湿漉漉的,不知是汗水还是血。
                                    她们一直在折磨着我,使我几度昏迷过去。
                                    “复仇吧……我的女孩……”
                                    除了老鼠的声音,我还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男声。这个声音,总记得在哪里听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1-11 22:37
                                      九岁那年,我第一次遭到虐待。
                                      继母殴打并辱骂了我,她嘴里的那些谩骂与诅咒,年幼的我并没能听懂。最后,她甚至把一杯开水泼在我的身上。
                                      而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我在给三岁的林茜喂食物时,不小心烫着了她。
                                      更让我失望的是,父亲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讲。他冷漠的眼神,是冰冷而锐利的刀,刺痛着我的心。
                                      为了惩罚我,继母总是让我睡在储藏室里。
                                      没有人爱我,甚至没有人愿意关心我。
                                      年仅九岁的我第一次懂得了何为“绝望”。
                                      “面对命运之神给予的不公,为何你还是选择了逆来顺受?你得不到周围人的爱,你为什么不去给他们恨?比如说,复仇?”
                                      “你是谁?你在说些什么?”
                                      “我是复仇之神,艾伯特。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唯有杀戮与复仇不可阻挡。”
                                      那时,我觉得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等我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时,我的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在黑暗中闪着寒光。
                                      你们曾强加于我的伤害,今晚就一一偿还吧。你们将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生命的代价。
                                      今晚……
                                      就让复仇剧开演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1-11 22:37
                                        继母和林茜住一个屋,而雨珊单独住一个房间。她的房间正好离储藏室较近。
                                        先去那里好了。
                                        蹑手蹑脚地溜进了雨珊的房间,我发现她正在熟睡,显然做了个美梦。
                                        好的,现在开始动手吧!
                                        第一刀,刺偏了。
                                        血开始汩汩地流出,浸透了她的睡衣。
                                        “啊——”她凄厉地尖叫,然后我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显然是继母和林茜赶来了。
                                        “你他妈就一蠢货,这都杀不死。”我恨恨地咒骂自己,“别管这么多,全部杀光就行了。”
                                        又补了一刀,干掉了雨珊。
                                        “雨珊,有什么不舒服吗?”继母打开灯,关切地问道。接着她惊恐地大叫:“林浅!你杀了雨珊!你疯了吗?”
                                        “疯的不是我,一直是你们!是你们,毁掉了我,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全部该死!”
                                        来不及说什么,继母的脖颈就被我的匕首刺穿,惊恐至极的表情,还残留在脸上。然后我捂住林茜的嘴,在尖叫从她嘴里跌跌撞撞地冲出的前一秒。
                                        我将匕首插进了她的腹部,穿透了她的内脏。然后我切开了她的肉,扯出了她的肠子,各种恶心的东西流了一地。
                                        不少邻居家的灯亮了。甚至有人往这边走。
                                        我扔下匕首,从二楼跳了下去。
                                        “复仇,之于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艾伯特,对吗?”
                                        “复仇之神艾伯特?哦不,当然不是。我是他的孪生哥哥,命运之神艾伦。”
                                        “你难道不觉得你所做的不对么?我想你那在天国的母亲,也不会希望这样吧。”
                                        “母亲?天国?简直是荒谬!十一年前的那场车祸,我的母亲死了,而真正的林浅,也在那一天消失了!”
                                        “她为了让你幸福地活下去,才在瞬间做出抉择,这才是爱……”
                                        “除她之外,这世界上,没有人愿意让我幸福地活下去!没有人爱我,他们只想杀了我,把我清理掉!”
                                        “世界没有这么残酷……”
                                        “而你呢,命运之神艾伦?你给予善良之人不幸,却又道貌岸然地说,这就是命运!艾伯特说的对,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唯有杀戮跟复仇不可阻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1-12 11:1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