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恶魔般的公爵...吧 关注:3,025贴子:2,963
  • 15回复贴,共1

53.彼の厄日 前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一话本应该是在昨天出于庆祝的目的来翻的,但昨天在考完我最为担心的一科之后就什么都不想干了,而这一话也就拖到了今天。
这一话该怎么说……王子有后继之人了,而且还是无师自通的那种。不过王子是在拼命的脑补,而他的后继之人则是在拼命的被·打·脸。当然大臣此刻还没有登场→_→
  
明天就是最后一科了,然后后天我就能回家了。所以我在此可以郑重的断言:下一话将会在之前说过数次的15号前后发布!
就是这样,那我接下来就去复习了,各位还请慢用


回复
1楼2017-01-10 14:25
    53.他的灾难之日 前篇

    阿佐利亚斯王国内,一名男子正走在王都的贵族街上。
    年龄是二十岁前半。此外,像是要主张本人乃与魔导相关之人同时亦乃贵族一般,他披着用金丝装饰的长袍。
    正如从他的服装推测出来的一样,他是贵族,且与魔导有关。
    虽说与魔导有关,但他还太年轻。因此,那并不是与魔导涉及颇深的意义。
    没错。他,是阿佐利亚斯魔导学院的学生。

    而且,那个魔导学院现在正是夏季的长期休假当中。
    学生主要分为留在宿舍的人,以及回家的人这两类。
    而他则是后者。
    居住在王都的子爵的令郎。这就是他。

    阿佐利亚斯魔导学院,在其学习魔导的特点上,需要像是附近存在魔导性秘境的边境。
    拜此所赐,尤其是王都出身的学生,大多半都想早点学完以返回王都。
    他也是那其中的一人,像是要取回在除学院内的商店以外就没有什么满意店铺的魔导学院领内闭门不出的时间一般,进入夏季休假后最先返回了王都。
    而今天的外出散步,也是出于在回到那个无聊的魔导学院领之前在王都里散散心这样的理由。
    他设立好了到最近裝横好了的魔导用品店转转,然后久违的到高级餐厅就餐并回家的计划。
    他心情很是愉悦。

    ……直到目击到了某个人物为止。

    他在贵族街的广场……那个经常用于碰头的场所,将要通过那里时。
    突然的,在不自然的被人避开的空间的中心处,看见了一位纤细高挑的男性。
    最开始,只是感觉有些不自然而已。但是,他随即就注意到了。

    「魔、《魔蛇的化身》……!?」

    那是让他不假思索的就说出对方的别名,令他大吃一惊般的冲击。
    他……身为魔导学院的学生的他,正如前文所说除长期休假以外都在魔导学院领内居住着。
    但他之所以即便如此也知道杰克的事,是因为杰克就是这般的有名。
    没错。经由每逢返回王都都会听到的,瑞克托斯公爵家的负面传言。

    在那负面传言里,听说杰克=瑞克托斯主要是在平民街……即世人常说的,被叫做街市的区域里,在那里尤其是隐·蔽的场所里活动,谋划着一些不太好的事,并为之暗跃着。
    实际上,就连迄今为止返回王都的时候,都未曾在贵族街内看到过杰克的身影。
    仅是听说在魔导公会附近有过目击情报的程度。
    而那个杰克=瑞克托斯,竟会在贵族街。
    而且是,还偏偏只限自己在贵族街内散步的这个时候。
    身为学院学生的他那,无法言喻、难以言表的不安……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想着快点离开那个场所。

    ——在这时候,他察觉到杰克=瑞克托斯附近有一位女性的身影。

    「让、让你久等……了。杰克大人。」

    那有气无力的,不像人类的……没错,令人毛骨悚然的音色。
    那是已经听惯了,即便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似曾听闻的声音。

    「什……那家伙是《水底》!?」

    他不由自主的脱出口的《水底》这句话。
    那是,如今正靠近杰克=瑞克托斯并与之搭话的女性的别名……不,说是讳名说不定更为合适。
    有如水底深处的那阴暗的眼瞳,以及头发……它们的主人,阿涅莎=纳泽特。
    与身为子爵令郎的他同样,就读于魔导学院的人。
    在魔导上拥有实绩的,纳泽特伯爵家的令媛。

    身为学院学生的他此时想起了最新的传言——不,最新的情报。
    杰克=瑞克托斯与阿涅莎=纳泽特结下了婚约。
    伯爵家的女儿嫁到公爵家。这件事本身虽然多少有些罕见,但却并非没发生过。
    但是,瑞克托斯公爵家的家主,古利德=瑞克托斯是王国的执政。
    而与之相比纳泽特家是魔导家系……同时,阿涅莎=纳泽特是独生子。
    政治家族与魔导家族的婚姻。
    要是骑士家族那还算好,在这阿佐利亚斯里,魔导与政治是相差甚远的分类。
    而且还是将魔导家族的仅有一人的孩子嫁过去。
    在感觉不像是政治婚姻这一前提下,嘛虽然并非不可能,即便是恋爱婚姻,也应该是双方的家族有如献以忠告般进行说媒的结果。
    因为这一点能从这个婚姻上得知的是,瑞克托斯公爵家在策划某种阴谋。

    实际上,身为学院学生的他也是这样想的。
    他见证了杰克=瑞克托斯与阿涅莎=纳泽特在贵族街相会这一事实,也陷入了思考。
    毕竟是那·个杰克=瑞克托斯。恐怕没有进行过婚约者之间的交流吧。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是纳泽特家。
    比纳泽特家有力的魔导家世,虽然不多,但也称不上少。
    要是想要魔导家族的力量——发言力的话选择纳泽特家能感到些许不自然。
    这么来看,果然阿涅莎=纳泽特本人才是必要的吗。

    他像是要不被杰克与阿涅莎两人发现般隐藏身姿陷入了思考。
    但是,此时又好像恍然大悟一般,为了撇去刚才想到的内容般摇了摇头。

    「不行不行。我在想些什么啊。这可是难得的夏季休假……一段时间未见的王都啊。即便不是如此,去想负面传言的事也只是百害而无一利而已。」

    瑞克托斯公爵家的负面传言。
    听闻此事之人的反应,主要分为四种。
    其一,好似要取乐一般,又或好似要扩散不安,好似令人恐惧一般以各种理由散步传言的人。
    其一,为了辨明传言的真伪,并要将其阻止的正义感很强的人。
    其一,不顾传言的真伪,向瑞克托斯公爵家献殷勤,以谋取利益的人。
    以及最后,不知道什么传言,跟它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特别是,伯爵之下的贵族以后者居多。
    身为子爵家令郎的,学院学生的他也是如此。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欸欸,虽然刚开始就受挫……但今天还长着呢。没错,我要去魔导用品店啊。不要去想他们的事,不要与他们扯上关系。」

    就这样,他好像在说给自己听一般嘟囔着,向着最初目标的魔导用品店迈出了步伐。


    ——如果能就这样结束就好了,不过今天,他……就读于魔导学院的子爵令郎,他的星象好像不太好。

    到达魔导用品店的他,像是要忘记先前发生的一切一般,沉迷于商品之中。
    他虽为与魔导有关之人,但性质却与学习医学的医学生比较接近。
    拜此所赐,没想到竟会有如此多医学用的魔导具及书籍。像这样,此刻的他很是欢喜。
    ……直到数分钟前。

    「嘿欸……使用较小的魔导石令魔力高速的……将气泡……好厉害啊,好像几乎无痛哟。这样的话在不知不觉中被注射了也不知道呢。好像也留不下痕迹,Kixixi。」

    在不知不觉之中,《魔蛇的化身》杰克=瑞克托斯居然在他身边。
    而且再加上,像是要贴着杰克一般,就连他的婚约者,阿涅莎=纳泽特也在。
    没错。没想到,他与杰克他们的目的地重合了。
    然后,就在他刚刚沉浸于医学类的物品时,没有注意到靠近过来的他们,接着就成了这番模样。
    就在离他极近的地方,杰克=瑞克托斯正说着什么危险的话这番模样。

    杰克说的话令人脊骨发凉,倍感恐怖。
    在手拿无针注射器的同时,像是在确认其特性一般与阿涅莎对话的那个内容。
    没有痛感,也不会留下痕迹,在他听到这对讨厌注射的人来说简直可以说是划时代的性能时最初想到的感想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注射了也不知道」这一点。
    身为学院学生的他想着快停下。
    想着不可与之发生关联,不要去听,不要去想,快点给我停下来吧。
    不要以我能听到的音量透露你的阴谋,快点停下来吧,他反复的想着。
    像这种的,光是听到就和危险,他深知这一点。

    「杰克大人,你,那个,对医疗也很了解吗?」

    「嗯,不是哦。因为仆主要是从事术式开发啦,医疗类的完全不懂呢。」

    「是这样啊,那那个注射器也就没机会使用了呢。Kuhihi……」

    「嗯嗯?嗯,嘛确实会是这样呢。至·少·仆,是不会使它的啦……Kixixi。」

    他的愿望并没有传达给对方。
    岂止如此,还开始说起透露了在要将无针注射器用于某事的时候,将会由第三者来使用的对话。
    这事为何,为何要进一步的泄露情报。
    真的求你停下吧。
    这里是贵族街。恐怕,周围的其他客人们也和他在想着同样的事吧。
    不要再给我们光是知道就很不妙的情报了。

    但是,那种好似恳求般的愿望根本就没有要实现的迹象。
    那之后也在书写用品的柜台听到了在最新式的墨水管芯式的钢笔中放入并非墨水的什么,并将其用在各·种·各·样·的·事上的对话,或是要进一步利用那种特殊的结构而去定制之类的……那附近含他在内的在魔导用品店里的客人们,多半都无法忍受而逃出了店外。

    逃出店铺的人们,最终都没有实现购物的乐趣。
    身为学院学生的他也是如此。
    他们每个人都好像放弃了一般,大家抱着好似恐惧与不安的表情赶往了下一处目的地。
    而他,也为了转换心情向下一个地方迈出了脚步。

    ……此刻,他还尚未注意到。
    今天对他而言是他的灾难之日这一事实。

    -Fin-


    回复
    2楼2017-01-10 14:25
      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0 14:43
        一如往常啊,期待疾風爺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10 15:25
          腹肌抽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10 15:28
            他会成为王子的同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0 15:33
              以猪头国王和妄想王子为祭品召唤疾风爷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0 16:15
                害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0 17:16


                  回复
                  9楼2017-01-10 19:00
                    果然是路人視角!!
                    無名學生的妄想得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0 20:0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10 23:0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1-11 00:38
                          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11 01:33


                            回复
                            14楼2017-01-11 03:47
                              期待疾风爷爷的救场


                              回复
                              15楼2017-01-11 22:27
                                这是要相遇几次的前奏呢,有缘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12 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