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练吧 关注:19,746贴子:542,150

【原创】莲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第一次发文,写的不好请担待哦!

(第一章)
“红莲,哥哥要去桑海了,不要太想我噢!”
一身紫衣,还没有成年时的锦绣皇袍,未束冠,只是盘发成礼,象征着韩国皇室的玉佩挂在腰间,眉宇间流露的是年少轻狂的壮志雄心
虽未到弱冠之时,却已有未来韩国栋梁的气魄,手持一柄宝剑,上面镶满了各种各样的宝石,薄薄的嘴唇性感又带着一点无奈:“但是,哥哥虽然知道妹妹甚是想念哥哥我,也不用带着这么多行李和盘缠吧。”
乍一看,韩九公子的寝宫几乎所有的东西,无论是宝石铜镜,还是长生盆栽,甚至是沐浴用的浴桶,所有的衣物鞋子连朝服都正被打包中,就只差把床和整个宫殿搬到桑海了。还有这把宝剑这么多宝石,一看就是女孩用的好吗,实在有损他韩非的形象而且他又不会用剑,吓人的话也用不到啊,这么花花绿绿,别人准把他当成花天酒地的公子哥了。再说那个大木桶干嘛拿着,他又搬不动,不过这个小妮子任性起来还是不好对付的,只能先采用缓兵之计,剩下的就交给张家的那个小公子了,不要怪我哦,子房,谁让我妹和你青梅竹马呢!
“你!你!还有你!本公主是让你再打一层包,这个木盆可是紫檀做的,我十一岁那年从百越给哥哥定做的,要是在去桑海那个穷地方坏了一点,本公主为你们是问!”腰间的粉色蝴蝶结,白色的里裙闪烁着白色的凤凰刺绣
开衩的部分隐隐透着小女生白玉般的小腿,身披有着莲花花纹的粉色轻纱,轻纱上黛紫色的帛巾包裹着主人引以为傲的肩头,银色的胸环连接着粉红色的胫带更显高傲的气质,桃粉色的面装,只有十三,四岁不是倾国之姿却有倾城的势头,头上银色的莲花头冠象征着女儿已过及笄之年,如瀑的黑发还没有完全挽起,散落一点在肩头,当真是莲花似的女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08 21:51
    第二章
    看着红莲趾高气昂的乱指挥,小手插着腰,虽是嚣张跋扈的样子,可是看在韩非眼里无论妹妹怎样都是满满的可爱。然而在外人看来,九公子对莲公主的宠溺却是非分之想,毕竟皇宫里的污秽之事可不是一桩两桩。
    不过眼下他是应该想想等他回来之后他这寝宫还怎么住啊!得让小良子出谋划策一下。
    “哥哥,还有这个,本来是我准备送给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既然你要去读书了,就送给你啦,别弄丢了,要是再敢换酒喝,哼哼,后果你看着办吧!”
    然后,韩非手里就多了一条镶金蓝宝石的项链,嗯,他绝不会弄丢的,但是喝酒嘛……
    “公主殿下,张良公子在莲池有请。”穿着罗汉裙的宫女拱手说到。
    “知道了。”红莲应付到,然后抱上韩非的胳膊,撒娇“哥哥你也去吧,你记得子房吧,你们见过一两次的。去嘛,去嘛。”
    韩非忸怩道:“好好好,你先放手,让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哥哥,你这么厚脸皮也会害羞?”突然眼神一凛,不怒自威,因为太小,倒是像娇嗔了,这更是让人想入非非,转向仆人“你们看到了什么?!”
    “红莲公主,奴才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啊,请公主放过我们吧!”马上一干人全都冲红莲跪下连磕好几个响头。
    “好啦好啦,都起来,搞得好像妹妹你怎么了他们一样。”韩非汗颜道,这小妮子越来越跋扈了,这将来怎么嫁出去啊,这可如何是好?
    然而韩非顿时发现自己的威严已经不如红莲这个公主了,那跪下的一干人,没有一个起来反而身子更低了,这,这是要造反吗?!
    只听红莲一声:“都起来吧。”那黑压压的一群人才都站起来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好吧,韩非心想以后要是谁能收了红莲这个小妮子,他绝对倾尽所有让他当上禁卫军统领!
    “快走了,哥哥。子房哥哥还在等着我们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08 22:53
      前排,不错哦,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08 23:02
        第三章
        走在精巧绝伦的拱桥上,已是黄昏,绯色的余光打湿了
        红莲的脸庞,她欢快地跑着,不是因为要见到子房而欢快而是因为习惯,在她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的情愫和密秘,在韩非不知道的时候,她总会轻轻一瞥那个与莲池
        对立的仿佛与世隔绝的地方,冷宫。在她更小的时候她从没觉得冷宫那个地方有什么特殊的,直到她遇见了那个人,她会厉声呵斥宫女然后欢快的跑去,不顾任何属于公主的形象,况且,韩非总是摇摇头,惋惜着说她根本就一点形象都没有,将来嫁不出去的。可惜了一个美人胚子了。她看见了他,喊了他的名字,但他只是撇了她一眼,便望向天空,他总是仰头仰望着天空,心里好像永远都没有在意的事,但是他与她比剑,指导她的剑术,看似毫不在意,但她感觉到的是无言的温柔,有时她也会感觉到他好像是在故意耍帅,偶尔显示一下属于他的浪漫,只是,只是好像而已,她偶尔也会小窃喜一下因为,他从不会把他的时间浪费给某个人,除了她。
        “妹妹可是有心事?怎么突然停了下来,莫不是不忍心舍我离去?”韩非那无赖的贱贱的声音又打扰了红莲的思绪。
        “没什么。”声音里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红莲不知那时的她是多么的令人胆颤。
        看到了红莲的异样,韩非顺着她收回的目光看去,顿时愣了,呆了。浑然不知红莲已经弃他而去。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儿……”韩非喃喃细语,生怕惊着了前面正在挥舞着链剑的紫发姑娘,她虽然身着宫装,但韩非赌上他全部的身价性命,她绝对不是皇宫里的人,皇宫里怎会有如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城倾国,绝色无双的美佳人呢,即便有也早被父王收监了吧,就像前几天那个百越公主。
        此时的紫女没有眼前遮住美貌的纹身,活脱脱冰山小美人一个,身材和性格还没有成熟的她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场,就是生人勿近几个大字,但是在韩非眼里就不是了,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紫女也不是那种绝顶漂亮的人儿,硬是被他看成了倾世之姿。她奋力的挥动着链剑,周围都是莲花的花瓣飞舞,跳舞一样的挥出螺旋状的形状突然变直刺向韩非
        清丽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听到:“你们这些贪色的男人,还敢看!”然后马上收回链剑转身而去,那决绝的背影更加俘获了韩非的心,但他不知道再次看到这背影时,已是物是人非了。
        “看什么看啊!哥哥人都走了,你口水都流出来来了,这么想女人,赶快让父王帮你选一个,省的总吓坏人家小女生。”折路而返的红莲顿时发现哥哥不见了,一看到哥哥,还色眯眯地盯着人家小女生看,真是无可救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09 09:51
          第四章
          “你觉得这样,她会上当?”
          刚回来的紫女侧身抱臂靠在冷宫的柱子上,眼神一直游离在面前落英缤纷的残花残草,心思显然不在 ,与她一壁之隔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既然你已经做了,就不必婆婆妈妈,再者,你有更好的吗?”
          “可我还觉得她不会那么头脑简单。”紫女的桃色唇釉闪烁着微光,语气沉重。
          “不必担心,你只需引起她的注意就够了。”磁性声音再次传来。
          “可是,”那个假装看她,配合她演戏的那个人要不要和他说,她纵观这么多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很震惊的发现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里包含了许多复杂的情感,悲悯,同情,理解,宽容,还有一丝心疼就是好像看透了她一样,不过她敢赌,他根本就没有看懂她,他根本是在试探她,因为不是有一句话说,易怒之人,必是可怜之人。所以他想试探她的过去,用包容和理解来试探,如果她刚才有一丝迟疑,他绝会断定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所以她迟疑了,她想了解这是个怎样的人呢。他会作何判断呢?事情终于开始有趣了,终于不用只围着一个小女孩转了。想到这里心情就大好,竟不自觉笑了出来。惹得里屋的人不明所以的冷哼一声。
          良久,不语。绯色的阳光晒到里屋却把人影衬得更加神秘,更加扑朔迷离。而紫女受着阳光的照射,纵面来看,和里屋的人形成了个大反差。紫女随意带上一面面纱,长长的链剑环腰拖在地上,虽然还是穿着宫装却是柔媚无比,明明同是叉腰,和红莲比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与丰韵在心头,紫女大步往前走,看似随意的步伐,实则细看就会发现是严格的按着直线走的,可见从小接受良好的闺阁教育。和刚才的冷冽完全不同。
          “这样就走了。”
          “她自有打算。”
          “希望你的算盘能打的响。”
          空荡荡的冷宫里幽幽地传来几句谈话声,很快便没有了声息。
          莲池,芙蕖正含苞欲放。
          “公主还可喜欢我这《墨水山河》,描绘的是韩国未来宏伟的景象,寄托的是赞美公主好似那红日高升的太阳,照耀君主,太平盛世。”小小的个子比红莲还矮,应该还是没发育的原因,说话却一套一套,文绉绉的,这么官场味道,红莲却格外欣赏他,真是有点匪夷所思。韩非想起小时候,红莲是女生发育的比他们这些公子早,天天用她也还没发育特别完全的小手指指着他们一干只能看着发愣的公子们大笑他们都是小矮子!搞得四哥好几次背着父王拿小树条吓红莲说他得到了少司命的神杖会把她变成丑八怪哦!结果他去英雄救美,反被美救,红莲直接到父王那告了一状,说四哥比她打这么多,还这么幼稚,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参了四哥一本。他现在怎么没发现红莲口才这么好?韩非就这样想入非非盯着人家张良打量了好久,张良冷汗出了一身,怎么感觉韩非公子好像在选妹夫一样,这种眼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0 18: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1 13:09
              第五章
              夏日红莲,初夏含苞欲放,夏至渐放仙姿,盛夏风晚叶浓,夏末尤有娇俏,乃至初秋,秋分,深秋莲不败于百花之众,不尊四季之时。
              莲池,是当初韩国的一代君主为嘉奖并彰显一位将军的忠心耿耿和赫赫战功所建,传说“她”并非“他”
              君主之所以建这样一莲池投其所好并种下瓣莲,小舞妃,睡莲,冰娇等等各种莲花。甚至还从西域带回来一种火舞莲,据说这种莲花极其娇贵,却是难得一见的美莲。
              可是天不随人愿,火舞莲机乎是在一夜之间全部枯萎,也就是在那一天,将军病重,之后几天就连那些冰娇,小舞妃,睡莲……也相继枯萎死去,只剩下了瓣莲。那一代韩王便命人广招神医,却都无法医治好将军,直到出现了一位天降神女,头戴莲花冠,身着莲花轻纱 ,面着淡粉装,耳戴翠珠银环,含笑流情,未闻其人,却悉其笑。她出现在莲叶上,玉足轻点死去的莲花,然后奇迹发生了,整片池水里的莲花都变成了瓣莲活了过来,只剩一朵火舞莲
              发出异样的光芒,神女把这朵火舞莲送给将军吃下,将军竟更奇迹般的好转,自此龙颜大悦,神女传说从不间断,历代韩王的公主也都已神女的穿着示人,寓意吉祥崇敬。
              这神话似的传说也为莲池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然而又有一段野史与刻骨铭心的过往为世人所不知,为历史所风化,待到某一天我们重新开始翻阅这个故事时,我们又开始了新的路程,新的领悟,新的成长
              这才是莲池的真正开头。
              (楔子-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12 22: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3 20:37
                  第六章
                  (备注:因为手机原因 分段不是很明确,给读者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文笔拙劣,只为献丑而抛砖引玉,望不吝赐教。)
                  六年后,韩国,新郑。
                  是夜,晚风轻抚,莲池旁的竹林沙沙作响,暗夜中掩盖着青涩的秘密,隐约中,可以看到几个黑影在竹林中来回窜动。
                  “唉,话说 这偌大的韩王王宫里面的美女还不如将军府的等级高 ,这任务可无聊。”浑身如暗夜赤子一般,仿佛地狱的使者,随时都可以取人性命的眼神,惨白惨白的面色与自身的气质来了一个大反差,黑色的羽毛环绕周身,这是夜幕的修罗,杀手——墨鸦!吊儿郎当的无赖痞子样让旁边一起的白衣蓝发男子打了一个寒颤,他不耐烦的挥挥手,语气凝重:“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就快死在这了。”
                  “每次都这样一针见血,我好伤心啊。”墨鸦无所谓的躺在了草地上,好像一切都不关他的事,随遇而安,“放轻松,死不了的,马上就会有人来拯救我们的,待会死命的装可怜,这也是任务之一。”
                  白衣男子不屑一顾:“无聊!”
                  话音刚落,就听见远处不停的传来“公主,你不能去啊”,“公主,你不能这样,“公主……”
                  白凤脸一抽筋,转过身子酷酷的郑重的问了一句:“红莲公主?”
                  墨鸦很有先见之明的拽住了白凤,笑嘻嘻的张口:“臭小子,别想逃!”果然把正准备逃之夭夭的白凤给拽了回来,此刻白凤心里有苦,有天大的委屈,有痛说不出,难言一尽,他有多讨厌红莲公主,墨鸦不是不知道,他有多怕红莲公主他不是不晓得,他对红莲有多避之不及,墨鸦明明比谁都清楚,为什么要把他推入虎口?!
                  “白凤,果然是你!”娇音清俏,本是佳人,可是话语里是说不出的冷冽与疏离。
                  白凤知道,必须要面对了,此刻的红莲是比六年前更加的强大,更加的妖娆。逼人目不斜视,耀眼如她——
                  红莲公主,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14 11:37
                    第七章
                    “你是叫白凤是吧。”莲池旁,红莲抚弄着瓣莲的花瓣,玉指轻轻的摩挲着,周围静的可怕,不知道那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眸到底在思量着什么,突然猛的摘下一瓣花瓣,扔入水中,气氛有点尴尬,白凤总感觉面前的花瓣就像自己,上一刻被红莲公主狠狠地拿捏住,下一刻就被扔下随风逐流了。
                    “啊……是。”白凤呆呆的回答,心里想着墨鸦去哪了,红莲一来,这墨鸦就不见了踪影,看来也有点受红莲的威名影响,毕竟蛮横,娇纵,任性,残酷就是红莲的代名词。
                    “你是夜幕的人。”红莲转过头,面若盛开的莲花,莫名的一笑,看的白凤心脏跳动漏了一拍不仅是他没怎么见过女人,不仅是红莲公主也是个倾城美人,不仅是他也是情窦初开,血气方刚的男子,还因为他有一股浓浓的不祥的预感。
                    “……”废话,他要不是夜幕的人,他有病啊大黑夜的不睡觉来夜探王宫,很好玩吗?白凤不自觉的撅撅小嘴,他打定主意了,若是好说话,他便逃之夭夭,管他什么任务,若是凶多吉少,他就跟红莲拼了,他骨子里是不会屈服的!
                    “你的眼神似乎很不友善。”闻言出现了一位白发男子,气场冷厉而强势,让人不容忽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5 22: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15 23:17
                        耶✌️,不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1-15 23: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5 23:53
                            第八章
                            “庄,他是夜幕的人。”红莲看到来者,笑意盈盈,如同小家碧玉般,收敛了所有的风华。
                            “白凤?”卫庄抱臂,撇了一眼红莲,算是应答,随而仔细观察了一下眼前的男子,做出了结论。他用手掐住白凤的下巴,一双鹰一般的眼睛盯着他,让他差点透不过气,虽然内心很害怕,但是白凤还是狠狠地瞪了回去,
                            这是属于男人的尊严,尤其是在红莲这个女人的面前,更不能失了骨气!
                            红莲抬头正眼看了一下白凤,有点让她意外,但很快目光就又回到了卫庄身上。
                            卫庄突然放开了白凤,白凤猛的就很狼狈的趴在地上,高傲的抬头,一双丹凤眼怒目圆睁的死死的盯着卫庄,然而卫庄连个眼神都没留给他,不屑一顾。
                            “他,我带走了。”卫庄看着红莲说道,眼底藏着谁也发现不了的温柔,除了白凤,谁也没有发现,卫庄似乎只有对红莲,才是有问必答。其他人连个正眼都没有。可那又怎么样,两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还真是绝配!
                            白凤恶狠狠的想,完全没觉得他对他的恼羞成怒完全熟视无睹。
                            “你,还会陪我练剑吗?”红莲怯怯的问,有点小心翼翼,但最后好似想到了什么,语气逐渐硬了起来,直视卫庄的眼睛,纯洁的不带一丝猥琐的感情。
                            “或许,不会。”卫庄愣了一下,看着红莲良久才吐出一句。
                            白凤在一旁看着,心想这算是拒绝吧,红莲这么心高气傲,肯定又该折磨人了。但是,红莲好似料到一般,潇洒的一笑而过,这时候白凤觉得他的脸好像红了,说是快,白凤第一次发现世上除了墨鸦还是有人比他的速度还快,卫庄以他看不见的速度拖着他迅速的逃离莲池,拖得白凤屁股好疼,张手准备打掉卫庄的手,却被他反弹,突然白凤看不见了卫庄,四处寻找,猛的就被他踢了一脚,往树上撞去,在还没撞到的时候,卫庄飞快的掐住了白凤的脖子按在树上,威胁的看着白凤,白凤拼死的挣扎,他掐住卫庄的手,可卫庄纹丝不动。
                            与此同时,莲池旁。
                            红莲痴痴的看着手里的瓣莲,差点笑出来,庄刚才在她头上插了一根莲花簪子,是现在最流行的那种,没想到庄心思这样细腻,这是庄送她的第一件礼物,她的小心脏都跳的不停,正待她回宫坐在梳妆台前,把簪子取下来,顿时发现了端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16 11:10
                              顶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6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6 23: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7 18: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7 20:07
                                      第九章
                                      精美的流苏,华丽的样式,巧具匠心的镶嵌,流行的莲花簪头,像一位落落出浴的少女 ,含苞欲放,让人留恋想去采摘送给心爱的娇妻。
                                      冷冷的月光洒在桌面上,也照亮了簪子上的宝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为什么?庄,和你的相遇简直就是一场梦,可惜,这场痴梦我再也醒不来了。明明是微风,可是吹在红莲的脸上,却比霜还疼,抬头望向窗外,今晚的月亮怎么这么圆,可是却圆的格外刺眼,
                                      湿润的眼眶谁又能为我擦干呢,她的风华遮住了泪花 ,她的一生被流沙所埋没……
                                      她多想,多想此刻这个簪子是庄送给她的礼物 而不是……
                                      ……
                                      淤泥不染气节佳,
                                      诗人手笔赞通达,
                                      谁道牡丹真国色,
                                      哪知莲开血浸芽!
                                      “这首《菡萏花开》当真是描写了我此刻的心情。”红莲落笔顿首,她刚刚打开了簪子里面有一封韩非给她的密信,看过之后一般人会以为那是一首赞诗,不会过多在意,不过里面有他们独特的暗号,用笔一擦 ,其他字便会消失,显露出他想表达的意思。看完之后,红莲把写信的布握在手中,稍微用力,布便化为尘埃消失了,
                                      暗夜中,红莲的眼睛不可捉摸——
                                      冷宫附近,
                                      “流沙想从夜幕得到什么?”在卫庄的背后突然多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
                                      (小备注:这年代还没有毛笔啊,而且没有纸,毛笔是自秦朝蒙恬攻打匈奴时才发明的,这时的笔都是很粗糙的动物毛,没有毛笔那么漂亮,纸是东汉蔡伦改造的,虽然不是他发明的,
                                      所以可能为了剧情需要把布捏碎是有点扯,不要介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7 21:3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1-18 11:10
                                          第十章(上)
                                          “是你。”卫庄虽然看不清来着,却依然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刚才教训白凤都没有用鲨齿的他在面对她时,竟然拿出了鲨齿锋利的剑刃直逼那个人,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片黑色的羽毛阻挡了卫庄激烈的攻击,卫庄背过去不看墨鸦,可嘴上依然不饶人:“又一个着急来送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20 11:03
                                            楼主现在进入中考状态,
                                            暑假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20 11:04
                                              暑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21 20:51
                                                繁,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25 22:33
                                                  第十章(下)
                                                  夜凉了,晚风习习,却吹不灭这剑拔弩张的火热气氛。
                                                  “你先回去。”墨鸦一改戏谑的语调,是不同于常的稳重与强迫压力感,逼人咄咄
                                                  “……”她没有说话,只是在自己的黑色斗篷里低的更低了。
                                                  墨鸦拍了拍额头,笑了,带着些丝邪魅,无奈的说“还赖在这儿,是爱上我了还是爱上他了?”话落,特地在那个“他”字咬中了口气。
                                                  “……”还是沉默不语,只是用手轻轻地拉住了墨鸦的衣角。
                                                  看了半天的生死别离的无聊戏码,卫庄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已经没有选择生死的权力。”顿时,鲨齿的尖峰已经距离墨鸦他们咫尺,虽然他有一点当棒打鸳鸯的坏人的不适感。他还是要站出来让他们适可而止一下。
                                                  “但有选择死法的荣幸,不是吗?”墨鸦深明大义的补充道,把身后的她挡住了,处在黑夜中的她更加显得扑朔迷离。
                                                  “白凤,送给你了,一个月后我来认领。呵呵”墨鸦戏谑地一只手拿着羽毛,眼神迷离,他与卫庄对视良久,眼神里传递的是旁人不懂的意思。
                                                  突然,卫庄开口:“与其他,我更喜欢你把自己送给我。

                                                  墨鸦差点笑出来,眼神撇了一眼白凤,心里默默地替他默哀“纵横卫庄原来也这么风趣,真令人意想不到。”
                                                  “想得到又或是想不到,对于你,没有任何意义。”卫庄又鬼使神差地回答,但语气有点略显生硬。
                                                  “也对,那这一个月便有劳你了。”
                                                  “流沙从不做亏本生意。”
                                                  “你不亏,就当是寄养在你家的小动物之类的,权当积德了。”墨鸦笑嘻嘻的谄媚着,说时还把胳膊搭在卫庄肩上,勾肩搭背,好不一副亲兄亲弟的景象。
                                                  卫庄及时走开了,让墨鸦扑了个空。
                                                  蹲在一旁的白凤现他实在跟不上他们对话的跳跃速度了刚才不是还要杀来杀去吗,怎么这么快就和好了?不过前提是把他自己送出去?“……”白凤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默默的任人安排,不过他非常讨厌,厌恶这种自由被控制的感觉,可是谁让他只是墨鸦口中的小孩子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24 21:39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25 17:05
                                                      为什么刚刚浏览了一下前十张文深感狗血呢?

                                                      不,那是青涩的痕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26 2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26 22:3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4-16 16:2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4-16 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