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40000吧 关注:59,585贴子:1,393,352

翻译——《焚尘之狼》(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焚尘之狼



为人子者,或能对丧父之痛无动于衷,却绝无可能对夺产之恨安之若素。
——费伦泽*的布莱克-塔西佗


心为己役,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卡尔伦德恩**的盲眼诗人





译注:
*Firenze,即佛罗伦萨的意大利语拼法。
**Kaerlundein,伦敦的古称。




“我当时就在那里,”他终于开口说道——直至辞世之日止,他很少和人提起过这段往事。“荷鲁斯拯救帝皇的那天,我就在场。”

那是段传奇的岁月,帝皇与荷鲁斯在硝烟弥漫的破碎世界之渊并肩而战;热血沸腾、战火正酣。

这般景象此后将不复得见——但在当时,两人中只有一个知道这点。

父与子,背靠背。

剑戟林立,群敌环伺。

大远征的辉煌定格于此刻,并将藉后世之人的纸与笔流传千秋万世。

这一刻,无人能知,这段岁月终将变成辛酸苦涩的回忆。


荷大当时真心是个纯爷们儿,真汉子啊……该死的俄瑞巴斯。


回复
举报|3楼2017-01-06 18:26
    剧透,人见人爱兰德见了爆履带的金发大帅哥赛詹努斯将会装逼一把
    (相比之下始终没混进影月议会的金发小帅哥卢克瑟迪瑞能够让大家记住的只有迷之笑容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1-06 18:40
      向翻译庭新大佬致敬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06 18:51
        先顶再看,赞一句楼主高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06 18:54
          楼主高产啊


          回复
          举报|11楼2017-01-06 18:58
            这本里荷鲁斯倒是和帝皇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个上位者差点装逼一起挂掉。
            顺便开头翻的不错,很有国内历史纪录片开始时旁白的感觉。


            回复
            举报|12楼2017-01-06 19:02
              破碎世界戈戎位于遍布陨石和小流星的天龙星区(Telon Reach)深处,战事的帷幕于此拉开。

              一度对此星域宣称主权的绿皮帝国正在熊熊燃烧,人类帝国无尽的雄师从四面八方对异形发动了围剿。一个又一个星球的绿皮政权遭到推翻,一座又一座要塞星球遭到焚毁。

              ——但这还不够快。

              戈戎成为了破局的关键。

              沐浴在一颗臃肿的红色太阳的光芒之下,这颗星球上的昼夜时长与重力大小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并且星球本身也没有固定公转轨道。

              但它不是一位无害的流浪者,它是一位危险的入侵者。

              这颗星球的毁灭被提上了远征军的优先日程——藉由帝皇本人亲自下令,而他最为宠爱也是最为睿智的儿子回应了父亲的呼唤。

              荷鲁斯-卢佩卡尔,影月苍狼的基因原体,奔赴战场而来。


              回复
              举报|17楼2017-01-06 21:09
                戈戎是颗顽强的星球。

                任何希望以一次快速精准的突击拿下这颗星球的期冀,都在六十三远征军开入星系边境,并目睹了集结于此的破烂舰队那不可思议的规模时破灭了。

                成百上千条兽人舰艇,被强令从战况最为胶着的战区中撤回,以保护兽人军阀的星堡——这支大军中充斥着以离子反应堆驱动的战舰残骸;兽人们更凭着其难以想象的机械巫术将自天体墓场中拖拽回来的锈蚀舰体焊接成硕大的古巨圾——所有这些本该是死得不能再死的废铁,但却就这样奇迹般地重获生机。

                锚定于这支舰队中央的,是一座规模空前、镂空的行星要塞,这块巨岩的表面是一座座镶嵌着生铁矿脉的永固冰川、崎岖的山体上遍布着体积惊人的轨道炮和密集的地雷防护带;数公里宽的引擎整流罩牢牢固定在岩床中。当兽人星堡笨拙地驶向影月苍狼的舰队时,它的护航舰队则像双持大棒的发疯野蛮人一般,直冲向人类的防线。通讯系统中充斥着兽人永无止息的嚎叫声,那代表着从一百万张生有獠牙的喉咙里贲射而出的好战本能。

                参战的双方开始向着对手恣意开火,战舰与战舰紧紧地撕咬在一起,太空中布满了激光的直线、鱼雷的抛物线以及爆炸留下的漫天狼藉。太空遭遇战通常隔着数万公里打响,而如今交战的双方却近在咫尺——距离之近甚至令兽人掠夺者都按捺不住自己,它们干脆点着了粗制滥造的喷射背包,试图就这么直接展开跳帮作战。

                原子冲击波在两支舰队之间的宙域炸裂,电磁震荡产生了久久不息的幻听,令人无从辨别眼前一切的真伪。

                复仇之魂正处于交火最为激烈的垓心,它的侧舷炮投射出铺天盖地的怒火,汇聚成一片明亮到令人无法直视的弹幕。一艘古巨圾在在这片死亡之幕中翻滚挣扎并最终彻底屈服,其甲板下部的军械库发生了一串连环爆炸,伴随着激射的燃油和离子电弧,从舰船的内部爆射出无数兽人的尸体,场面像极了真菌朝外喷吐孢子。

                在这样的战斗中不存在什么精巧微妙的战术策略;这不是一次演习和对抗演习,这是一场群架,拳头最硬、出拳最快的舰队将赢得胜利——

                ——现在看来,那将是兽人。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7-01-06 21:09
                  楼主的翻译效率及质量实乃翻译庭楷模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1-06 22:12
                    荣耀尽归于翻译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06 22:25
                      不得不赞个,这才是我的皇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06 22:50
                        这是大远征最后一战吧,感谢lz终于有人翻译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1-06 23:12
                          复仇之魂正以与其体型完全不符的敏捷全速进行着机动,战舰的上层建筑因此如同活物般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古老的船体在雷鸣效应的影响下震颤着,甲板则因侧翼舷炮持续开火所带来的反作用力而持续抖动。

                          在两支厮杀正酣的舰队之间的太空区域中,此刻填满了碎片风暴、原子旋涡、狗斗的飞行中队以及闪燃蒸气云,但在卢佩卡尔的旗舰上,一切仍井然有序。

                          级联数据板以及闪烁的线路框架所释放出的环状光晕将战略厅笼罩于振荡而幽深的光线环境中。数百道凡人的嗓音传递着舰长的命令,喋喋不休的发报机复述着战损报告,机械神甫用二进制代码校准着虚空盾读数和火力强度。

                          训练有素、沉浸于战斗中的船员身上无不透露着美感——如果不是身旁就是仿佛被关在笼子里的疯狗那样闲不下来的伊泽凯尔-阿巴顿的话,赛詹努斯可能会更有余裕去欣赏这道美景。

                          第一队长猛地一拳砸在战情圆桌的黄铜边沿,全息战情沙盘上的一些兽人威胁标识因而“噗”地一声停下不动了——当然,复仇之魂周边的不利战况不会因此发生什么改变。

                          绿皮战舰在数量上仍远远多于影月苍狼,火力上也是一样;另外,尽管听上去荒谬不堪,但绿皮舰队的指挥官似乎都要更胜一筹。

                          最后一点是最令人头疼的,而伊泽凯尔的暴脾气对此毫无裨益。

                          附近的凡人船员纷纷因这突然的响动回过头来,随即又在第一连长的瞪视下看向别处。

                          “你认真的,伊泽凯尔?”赛詹努斯说。“砸桌子不会就是你想到的制胜策略吧?”

                          伊泽凯尔活动了一下肩关节,此举令盔甲发出一阵摩擦声,他那束有如萨满常用的法器长鞭一般的黑色顶髻晃动了一下。他突然站得笔挺,并试图用身躯笼罩住赛詹努斯——好像他藉此就可以吓到对方。

                          孩子气,第一连长看上去确实更高些——如果算上他的发髻的话。

                          “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么,哈斯塔?”伊泽凯尔说,他看了看四周,在确保无人的情况下小心地压低音量。

                          伊泽凯尔的盔甲在战略厅的灯光下闪烁着象牙白的光芒。在一块装甲板上,一些褪色的帮派标记仍然留存了下来,带着黯淡的金色和已经失去光泽的银色。

                          赛詹努斯叹了口气。距离他们离开克托尼亚已经过去了两百年,但伊泽凯尔仍然牢牢抓着一些昔日的传统不放,全然不顾那些已经渐渐不合时宜。

                          他对阿巴顿露出一个最灿烂的微笑。“我倒确实有些更好的主意,并且经得起实践考验。”

                          这句话引来了他另外一位影月议会弟兄的注意。

                          荷鲁斯-阿克西德曼,因他立体而有如鹰隼般棱角分明的面容、讥诮并卷曲的嘴唇而酷似指挥官,故而被其他人称为“亲子中的亲子”;并且,在极为罕见的情况下,阿克西德曼或许会有一个相对愉快的心境,那时他甚至会接受“小荷鲁斯”这个称谓。

                          塔瑞克-图伽顿,滑稽的小丑,有着一张黝黑、忧郁的脸孔,这令他和大部分军团战士鲜明地区分开来。如果说阿克西德曼无时无刻不保持着不苟言笑的作风的话,图伽顿则会像看到骨头的饿狗那样抓住任何时机大开玩笑。

                          他们是至亲兄弟、四人帮(The confraternity of four译注:别看我,我历史不好,啥都不知道)、参谋会、战争同袍、反思者——他们与荷鲁斯如此亲近,宛如真正的血亲。

                          塔瑞克朝赛詹努斯深鞠一躬,就好像他正面对着帝皇那样,“那么,不知您是否愿意开恩,以无上的智慧启迪我们这些只配沐浴在您光芒之下的可悲蠢人~”

                          “塔瑞克能认清自己,这一点值得嘉奖。”赛詹努斯笑了,他精雕细琢的面孔令原本听上去充满恶意的评语温暖而亲切。

                          “那么,你所谓更好的主意究竟是什么?”阿克西德曼直截了当地问道。

                          “很简单——”赛詹努斯说,转身面向位于他们身后高处的指挥室。“——相信荷鲁斯。”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7-01-06 23:29
                            看这篇文章时我个人非常纳闷:直接对着兽人的老窝来一发灭绝令,然后再慢慢料理兽人舰队不行么?非要登陆作战装逼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7-01-06 23:29
                              I was there……



                              关于开头的两句引用,第一句出自《君主论》,黑色塔西佗指从权谋之术的角度研究塔西佗史观,与之对应的有红色塔西陀,这里相当于本位面的尼科洛·马基雅弗利;第二句大家都知道,约翰·弥尔顿《失乐园》中的名句。两句放在这一系列故事里确实是蛮意味深长的。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1-06 23:46
                                永远伟大百战百胜的无敌战帅艾泽凯尔大人的黑历史.jpg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1-06 23:49
                                  榮歸翻譯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07 00:12
                                    帝皇:我将带头冲锋!敌人就在那里!碾碎他们!大家A上去!
                                    荷鲁斯和一票小弟:这波稳了,帝皇骑脸怎么输?!
                                    ……
                                    Wagggggh!!!!!
                                    哇boss掐住帝皇:啊!让你搞♂事♂!搞♂事!能耐大了?!接着搞啊?!
                                    帝皇: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荷鲁斯:NO!爹地你坚持住!你还没封我当战帅啦!乌拉!!!!!
                                    哇boss:wtf?!
                                    帝皇:吔♂屎♂啦!兽非凡!看朕的大♂宝♂剑♂!!!


                                    帮楼主补点图片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7-01-07 01:11
                                      帝王掌心里那特么是灵能还是掌心炮?


                                      厉害了我的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1-07 12:26
                                        感覺還是比較習慣Firenze翻成翡冷翠那個翻法,貌似是某位作家的翻法


                                        收起回复
                                        举报|34楼2017-01-07 13:01
                                          当四位战士走近指挥室时,指挥官抬高一只手表示欢迎。他有一张线条精致的完美面容,在那对犀利的海绿眸子中镶嵌着两枚琥珀色的瞳孔,其中盛满了雄鹰般的智慧。

                                          指挥官比四人更魁梧,厚实的肩背裹在一条剥取自数十年前其在达文(Davin)平原上杀死的巨兽的皮毛之中。他的盔甲是一件神奇而美丽的杰作,即便在战略厅的光线环境下仍然闪耀着白金色的光辉,一枚警醒的独眼绘于盔甲的胸铠部位;盔甲的臂铠和护肩上镌刻着铸甲师的印记、牧狼神之父的鹰徽与闪电纹章以及一些赛詹努斯辨认不出的玄奥符号;在复合甲板的阴影中,刻画着几乎不可见的克托尼亚帮派标记。

                                          上一次和指挥官见面时,赛詹努斯并没能注意到对方外貌上的某些细节——但那正是指挥官所具有的某种特质:每一次你站在他面前,都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全新的视觉享受,并发现指挥官愈发可亲可敬。

                                          “说说看,你们认为战况进展如何?”荷鲁斯问。

                                          “讲真,大人,”塔瑞克回答。“我已经感到了船之手的触碰。”
                                          (译注:hand of the ship on me,这是一种迷信的说法,就是“我们死定了”的意思)

                                          牧狼神笑了。“如果不是我一早就知道你在开玩笑的话,说不定真的会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你的信任并因此而伤心欲绝。”

                                          “我有吗?”塔瑞克说。

                                          当荷鲁斯将目光移往下一个人时,战略厅突然因船体遭受到的一系列撞击而开始晃动。根据赛詹努斯的判断,复仇之魂应该是被兽人星堡发射的炮弹命中了数次。

                                          “你的观点呢,伊泽凯尔?”荷鲁斯说。“我相信你会给我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而不是像亲爱的塔瑞克那样神神叨叨。”

                                          “这次我不得不同意图伽顿的意见,”伊泽凯尔说,赛詹努斯控制着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他知道伊泽凯尔得费多大劲才能说出这句话——在战场上,塔瑞克和伊泽凯尔异乎寻常地相似,但在杀戮结束后,这两人的个性就仿佛截然相反的两极。“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斗。”

                                          “你们可曾听说我输掉过任何一场战斗?”指挥官接着向和他同名的战士发问。赛詹努斯注意到卢佩卡尔的嘴角微微倾斜,他随即意识到第一连长的回答早在指挥官预料之中。

                                          荷鲁斯-阿克西德曼摇了摇头。“过去不曾,将来也不会。”

                                          “这道赞誉我可受用不起,且有失偏颇——和其他任何人一样,我当然也可能会背负败绩,”荷鲁斯说,并扬起一只手阻止了四人亟待作出的反驳。“但不会是这场仗。”


                                          收起回复
                                          举报|35楼2017-01-07 15:37
                                            果然又黑一连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1-07 20:09
                                              牧狼神带领四人进入指挥室,房间中立着一具与其说是活人不如说是金属骨架的东西——如果不是这具瘦骨嶙峋的身躯上还能看见一些毫无血色的肌肉块的话。眼下,这具躯体将自己作为一个部件,插进了能够反映战场全貌的全息绘图仪中。

                                              “雷古鲁斯神甫,”荷鲁斯说。“展示给我的儿子们看吧。”

                                              机械教大使点点头,全息仪随即亮起,将战场的全局信息以视图的形式清晰地再现于指挥室中。

                                              直到此刻,四人仍摸不透指挥官究竟有何破敌良策。

                                              全息视图发出的昏暗光线将指挥官的眼窝笼罩在阴影之中,并将他面庞的其余部分映照成了深红色。此情此景,给人的感觉是就仿佛一位蹲踞在火堆旁的古代酋长,正就着微弱的火光,和聚集在帐篷里的将军们商议着即将来临的恶战。

                                              “哈斯塔,在太空战领域,你一向是专家,”荷鲁斯说。“仔细观察,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赛詹努斯在全息绘图仪前俯低身躯,他的心因牧狼神的话而骄傲地鼓动着。他花了不少力气才避免了胸膛不自觉地挺起——这种举动通常只能在第三军团的孔雀们身上看到。他深吸了一口气,并凝神观察着全息图上随战况而不断变化的小点。

                                              绿皮打起仗来突出一个莽,这一点不分场合总归一样:在地面战时,它们总是乱哄哄地发动冲锋,一边大呼小叫一边口吐白沫,有时还会将大便抹在身上充当伪装色;而到了太空,它们驾驶着那些不知从哪儿搜刮来的破铜烂铁冲进战场,好像丢石子儿一样从每个火力点向外投射炮弹和核弹头。

                                              “标准的绿皮式战术——虽然用‘战术’这个词形容这堆屎感觉像是玷污了这个词。”在赛詹努斯开口说话时,指挥室正有序下达着各项命令,促使复仇之魂狂野地运转着。旗舰的结构处不时传来爆裂的轰鸣,那究竟意味着船体遭敌人命中还是战舰主动开火,不得而知。

                                              “他们依靠纯粹的力量和数量迫使我方战线朝后收缩,”他继续说,雷古鲁斯则不断变换着全息图的焦距,时刻突出战况最为激烈的区域。“战线的中部蒙受的压力格外大——拜那座星堡所赐,我们没有足够的火力来对抗它。”

                                              “还有别的么?”荷鲁斯说。

                                              赛詹努斯伸手指向缓慢回旋的图像。“战线的右翼也已偏离得太远;只有左翼固守住了原本的位置。”

                                              “只要老天能够再给我一支舰队,它想从我这里拿走什么都可以,”塔瑞克插了一句,他正冲着全息图上一片空无一物的宙域直点头,“这样我们就可以从敌人不设防的两翼给予其沉重打击。”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我们手头没有的东西上。”小荷鲁斯说。

                                              ——有点儿不大对劲,随着观察的深入,赛詹努斯发现了一个反常之处。

                                              “教士,给我敌人开火和命中的比率数据。”他命令道。瞬间,一个发光的面板数据出现在空气中。赛詹努斯将目光下移并落在了末尾的统计数据上——他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兽人的破坏能力估值远高于平均水平,”他说,“对方的命中率高于75%。”

                                              “数据肯定出错了。”伊泽凯尔说。

                                              “机械教从不犯错,第一连长。”雷古鲁斯说,在他开口说话时,旁人所能听到的就如同钢丝在锈铁上划拉所发出的声音;当机械神甫念出“犯错”二字时,他的语气就好像这个词代表了某个最为恶毒的诅咒。“以上数据准确无误,偏差值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

                                              “以往我们遇到的绿皮,开火时命中敌人和打中自己人的概率一样高,”赛詹努斯说。“它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眼下这地步的?”

                                              荷鲁斯指向戈戎外围白热化的战斗场景,“因为这群绿皮和我们此前遭遇过的有所不同——它们并非按照勇气和力量划分社会等级,而是以科技的高明程度确定尊卑——这也是为何我邀请雷古鲁斯神甫随十六军团参与此次行动。”

                                              赛詹努斯看着图像说:“如果您的猜测属实,那我们需要面对的难题就又多了一个。恕我直言,主上,那样的话我们的战术将毫无意义。”

                                              “这是唯一可能的答案——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解释它们所具备的战术协调性。”

                                              赛詹努斯斟酌了片刻,“塔瑞克是对的,如果我们手头有另一支可以调度的舰队,则当前采取的战略就能收到奇效——绿皮舰队会像夹在铁砧和锻锤之间的金属那样被砸扁。”

                                              “另一支舰队?”荷鲁斯说,“你觉得我能凭空变出一支来么?”

                                              “您做不到?”塔瑞克问。“真可惜,那本可以帮上大忙的。”

                                              荷鲁斯微微一笑,赛詹努斯发现指挥官似乎颇为享受此刻,但他无法理解其中缘由。

                                              接下来,就在指挥官抬头望向指挥甲板后方层层叠叠的回廊平台的那一刻,一道身影仿佛心照不宣地出现在了其中一条长廊上,人影独自上前并扶住平台的铁质护栏,聚光灯则有如事先排练过一般给人影打上强光,整个过程是如此默契,太过自然以致绝非偶然。

                                              身披一件白色礼服,复仇之魂的星语者,信桢夜(Ing Mae Sing,译注:这是个泰国人名字吧?随便翻的)女士显得苗条而素雅;当她拉下兜帽时,则露出瘦削的脸庞和凹陷、空洞的眼窝——星语者在一个世界目不能视物,作为补偿,他们在另一个赛詹努斯所知甚少的世界里则洞若观火。

                                              “信女士?”荷鲁斯大声问道。“还要多久?”

                                              女性的声音微弱而纤细,但话语中的笃定却清晰传达到了主甲板上每个人的耳中。

                                              “近在咫尺,原体荷鲁斯,”她的下一句话里带着淡淡的责备之意,“别装得你不知道一样。”

                                              荷鲁斯开怀大笑起来,并提高嗓门用整个战略厅都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千真万确,承女士,希望你能宽恕我的故作无知——如果我不表现得戏剧化一点的话,又怎能彰显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有多么宏雄壮丽呢?”

                                              荷鲁斯转向雷古鲁斯,“传令,各部队开始变换阵形。”

                                              趁着机械神甫埋头于传令的空档,赛詹努斯终于有机会发问,“大人?”

                                              “既然你们想要一支舰队,”荷鲁斯说,“那就由我来呈上。”

                                              *********************
                                              如同利刃划过,一道缺口在实体宇宙的表面骤然乍现。

                                              琥珀色的光芒自亚空间的裂隙中满溢而出,较之一千个太阳更为明亮,冲击着人们的一切感观。那柄切裂空间的利刃沿着它造就的通道探出头来。

                                              但那又不是一把刀,而是一头在亚空间中建造完成的、由足金和大理石铸就的庞然巨物、一艘超越了人类想象极限的巨舰。一只壮美的振翅雄鹰构成了它的舰首,舰身则镶嵌着由雕像和圣殿组成的巨大城市。

                                              这是一艘星舰,但又非任何同类所能比拟。

                                              在浩渺银河中,惟有一位举世无双的英雄配得上这艘战舰。

                                              帝皇本人的旗舰,皇者幻梦号,于此刻抵达战场。


                                              收起回复
                                              举报|37楼2017-01-07 2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