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梦吧 关注:71,926贴子:2,921,970

【原创重发】还好你未离开,索性我还能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送给百度贴吧和几梦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01 19:27
    2楼就写一下本篇人物总结:
    橘千伊/日奈森亚梦—本篇女主,神界入世历练的主神继承人夜紫,神界独宠的小公主夜柒颜;橘氏实业亚洲区域负责人,橘氏家族继承人;出道三年就蜚声国际的全能艺人樱井若雪,有着‘音乐精灵’之称的小提琴公主Moon·月影;垄断了日本黑道的王牌黑手党‘爵’的帮主,有着‘千面嗜血君’之称的王牌杀手教父血爵冷华;警方安插在黑衣组织里,秘密监视‘那位先生’的特警卧底千叶樱一。
    月咏几斗/东方白—本篇男主,月咏家族大少爷,月咏祎斗的嫡系长孙,千伊的未婚夫;有着‘音乐才子’之称的小提琴王子,天才演奏家;后来的神界寒光帝君,被夜紫带回神界封为司水上神,上一任司水上神共工的神魂继承人;垄断了日本黑道的王牌黑手党‘爵’的副帮主,有着‘银色曼陀罗’之称的杀手蓝爵姬凉。
    橘千殇/伊卡洛斯—本篇男配,女主在人界的亲哥哥,橘氏家族嫡系长孙,橘氏实业继承人;垄断了日本黑道的王牌黑手党‘爵’的副帮主左护法,有着‘夜之独行者’的杀手黑将军冰澈;后来夜紫回到神界,赐封号’玉翎仙君‘。
    宫时宇/伊卡尔斯—本篇男配,女主在人界的青梅竹马,宫氏家族继承人,晟晔集团少东家;垄断了日本黑道的王牌黑手党‘爵’的副帮主右护法,有着’百步穿杨箭‘之称的白将军冰夜;女主返回神界后,赐封号’玉酹仙君‘。
    橘千音/日奈森亚实—女主的妹妹,橘氏实业日韩负责人。
    月咏歌呗/东方 蔷—本篇女配,月咏几斗的妹妹,月咏集团的负责人,后被回到神界的女主封为‘梦魇仙子’。
    橘千薇—女主的堂妹。
    天河司/北堂光—本篇男二,女主在人界的引路人,圣夜学院理事长,小说家;神界少司命,绯夜公主的未婚夫,后封为司命上神。
    初云镜岚/南宫阙—本篇男配,初云中学理事长,女主在人间的忘年交;拥有神格的人类。
    森村玦—垄断了日本黑道的王牌黑手党‘爵’的肜医堂堂主,橘氏仁雅医院院长;后来被女主封为‘司药仙君’。
    佐野空城—垄断了日本黑道的王牌黑手党‘爵’的肜医堂药剂师,擅长易容;后来被封为‘司药仙君’。
    其他人物皆在文中介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01 19:31
      之前你那个弃坑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01 19:33
        下一篇文什么时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01 19:3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01 19:4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01 19:43
              反正继续加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01 19:4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01 21:37
                  第一章 倦鸟归巢。
                    四月份,日本。
                    乍暖还寒,却因了大片大片的花雨而柔和隽美,没有了银装素裹,换上了桃红柳绿的新衣,倒也生机勃勃。
                    上午10时。
                    一架从大洋彼岸飞回来的飞机刚刚在停机坪降落,因长期奔波而稍显疲惫旅客们拖着行李箱,或三两成行,亦或者形单影只,但面色都不甚良好,唯有那一抹深蓝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显得有些突兀……
                    “日本,我终于回来了!”一名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又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并发出一声感叹。
                    机场大厅里,男人驻足在正在播放Moon专访的大屏幕前,双目灼灼,带着疑惑和踌躇,“这个Moon有些熟悉啊……”
                    “先生,这位先生……”男人呆立许久,这让机场工作人员不由得好奇上前询问,“先生,那边有座位,您可以去那边坐下看。”
                    “原来是她,那个跟我合作过得天才少女,音乐精灵”男人对工作人员的话置若罔闻,只是自顾自地呢喃着。
                    机场人员看着他,满脸莫名,但还是礼貌地推了推男人,道:“先生,这里人来人往实在不是太方便,您还是去那边坐下看。”
                    男人终于回过神来,似有留恋地望着屏幕里的娇颜,才回头对工作人员说:“抱歉,我这就离开。”声音微冷,不带任何情绪波动,说完,便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外面的阳光正好,温度不高不低,暖洋洋的打在身上,偶有风吹过,卷起树枝柳条沙沙作响,就像是一曲大自然的交响乐,还裹挟着阵阵清冽浅淡的芳香从鼻翼下掠过。
                    机场大门外,男人松开拉着行李的手,低头看看胸前摇曳的围巾,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喟叹,“好久不见,日本!”
                    男人身形高大,身旁却放着一只小巧的行李箱,与他的形象相去甚远。
                    他有着深蓝的发和白皙的皮肤,系着灰白格子的围巾,戴着茶褐色的墨镜,穿着黑色风衣和一套蓝色西装,黑色皮鞋……
                    并没有停留太久,男人便走向了出租车的停车场,找到一辆车,提着行李钻了进去。
                    上了车,他才终于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仿佛夜明珠一般明亮却深邃的紫眸。
                    “小伙子,你是月咏几斗吧,那个20出头就蜚声国际的小提琴王子?”司机一下子就认出了他,却并没有太多的惊诧或欣喜,声音听起来反倒是有几分冷淡。
                    没错,这个面容俊朗的青年正是天才音乐家,素有‘小提琴王子’之称的月咏几斗。
                    听到司机算不上礼貌的询问,几斗剑眉紧蹙,淡然反问,“是的,有何不可?”
                    司机却并未被他的气势吓唬住,嘴角微微地抽搐,似笑非笑,“无碍,你要去哪?”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几斗上的车正是他这次回来要寻找的那人家以前的邻居,也对他们之间的事多少知道些,从他一上车,司机就知道他要去哪,但依旧选择明知故问。
                    “港区芝公园5丁目26号番地”几斗无暇顾及司机的不礼貌,因为他心中也有着无数忧愁。
                    “我果然没猜错。”司机无声地嘟囔一句,然后调整好后视镜,淡淡地叮嘱,“请系好安全带,我们这就出发。”
                    几斗依言而行,并没有注意到司机脸上一闪而逝的诡异表情,也没想到接下来的景象居然会……
                    街道两旁的一切随着司机发动车子而飞去后退,看上去与多年前并无不同,实则却早已人物皆非。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月咏几斗看着飞速流逝的景色,他的心底更添忧郁,“我的女孩,你是否还在等我?”
                    “年轻人,你就当我多事吧,但我还是想说:物是人非事事休,人不可能只如初见。”司机从后视镜看到了几斗沉重的神色,却好像还在落井下石?
                    也难怪,月咏几斗是日奈森亚梦的男朋友,他是亚梦早前的邻居,几乎看着她一天天的蜕变,从丑小鸭变成天鹅,从天真无邪,变成冷酷淡漠,而归根究底却都是因为——月咏几斗。
                    “您为何这么说?”几斗好奇地抬起头反问。
                    司机目视前方道:“不是每一次等待都能坚持,也不是每次坚持都会有结果,等待久了,会将耐心和热情消弥殆尽。”
                    几斗并不知道他离开的这几年日本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那个被他丢在日本的少女这几年过得如何,每次通话,他听到的都是对方笑语嫣然的对自己说‘我挺好’‘一切都好,别担心’,他甚至都没想过这些都只是场面话,不想让他担心而已。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司机看出了几斗的疑惑,停下车,冷冷地道。
                    港区芝公园5丁目26番地。
                    眼前亭台楼阁依旧,没有满目疮痍,但人去楼空的这个事实却还是给他不小的冲击。
                    “老婆,你带着东西来亚梦家一趟,那孩子等的人回来了。”司机也没有离开,而是给自己的老婆打了电话,让她过来。
                    值得注意的是‘东西’,司机指的到底是什么?
                  当然是亚梦离开之前留下的最后的线索,是她给几斗最后的希望。
                    不多久,隔壁家的门开了。
                    一位中年女人穿着家居服抱着一个木箱走向了月咏几斗。
                    “老公,这就是梦丫头一直等的那人?”中年女人的语气不善地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01 22:5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01 23:00
                        这对夫妻不愧是一起十几年了,那语气竟然如出一辙,都那么的鄙夷且冷淡。
                        看到日奈森家旧宅如今的模样,几斗的心中也疑云满布,但还是从邻居夫妻那阴阳怪气的讨论中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想来这些年小亚梦定是受了不少苦,不然这夫妻二人也不至于如此。’虽然是这样想,但毕竟不知道实际情况,所以……
                        逆光站在日奈森旧宅的月咏几斗身上披着浅浅的金色光芒,神圣却孤寂。
                        “小伙子,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亚梦酱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懂事乖巧,虽然有些倔强不坦率,但也只是因为不善表达罢了,可是为了你,她变了太多”邻居家的阿姨看着几斗的背影也不忍再数落批评,于是,抱着木箱走上前去说道。
                        几斗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阿姨,以及她手中看着就不菲的木箱,“阿姨,你拿着的是?”
                        邻居家的阿姨脸上闪过一丝怀念,沉声道:“这是梦丫头临走前留下的,说是等你有一天回来的时候交给你。”
                        “她走了?”很快抓住了重点的几斗当即反问。
                        面对几斗突如其来的提问,邻居阿姨稍稍愣了一下,虽然对逆光下几斗孤寂的背影也心疼,但是想到了这么多年亚梦那憔悴的模样,她还是狠下心,冷冷淡淡地说:“年轻人,梦丫头已经对得起你了,你知道这几年她自己一个人是怎么挺过来的么?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总是劝她把这里卖了,但她总是说这里是你们唯一的回忆,她说答应了会等你,虽然不能一直住在这里等待,终究还是希望留下一个念想。还有这个……”一边说着,江太太也一边将手里的木匣子递给了几斗。
                        “别嫌阿姨多嘴,小伙子,梦丫头是个优秀的孩子,好好珍惜,因为并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心甘情愿的付出时间去等待一个不知道结果的承诺的,说得难听一点,空口白话谁都能说,但梦丫头这样的傻女孩儿真的不多了。”临走前,江太太还是不忘回头嘱咐了一句。
                        江太太和江先生一前一后离开,一个转身回家,一个上车前往某处。
                        几斗打开手中的木匣子:一封信和一串钥匙静静地躺在里面。
                        拿着钥匙,打开了日奈森宅的大门。
                        与此同时,中央区3丁目11番地·橘宅。
                        被包围在百花千树中的别墅,三楼的某个房间里,海蓝色长发的少女翘着二郎腿,坐在阳台的矮桌前,嗅着后院里的百花和树叶儿散发出的阵阵清香,还有桌子上咖啡的苦香和手中书页散发出的墨香,眉眼弯弯,似是沉浸在某种思绪中一般。
                        日奈森宅。
                        园中的花草依旧被伺候的很好,并没有干枯凋零的迹象,想来是主人并未遗弃它们,浅浅的香气随着微风流窜在几斗的鼻翼之间,“小亚梦果然是经常回来,这些花儿一看就不是一日能成的。”
                        “我说慕酱,你是一点儿也不着急啊。”橘宅的主卧里,一个小小的,却温柔的声音问。
                        少女拉扯着嘴角,放下手里的书,侧首看向阳台外面的繁花,不冷不热地随口答应,“急什么,左右他也回来了,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么几天工夫‘了。”说完,再次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书上。
                        “我说血樱你瞎操什么心,小慕肯定是早有计划。”水一般清凉的声音,冰一般冷硬的语调,那淡蓝的身影落在少女消瘦却莹润肩头。
                        “主人,关于那边,您有什么打算?”低沉浑厚的男声传来,显得有些突兀。
                        少女抬起头,将书页轻轻翻过,低声地回答:“昆仑墟这事儿我是必然要亲自走一趟了,毕竟我是少神尊,哥哥他是昆仑墟的主人,他说了无法解决,那么我即便是没有归位,也无法推卸责任的。“
                        ”毕竟我不仅是橘千慕,还是夜紫。“闭了闭眼,少女娇艳的面容上布满了无可奈何。
                        彼时,她还不是日奈森亚梦,而是少神尊夜柒颜,有些责任避免不了,哪怕如今仍在历劫,那些属于她的中单也要以一己之力承担下来,昆仑墟,势在必行,蛮荒躁动不安已非一天,再不解决,必生祸乱。与其坐以待毙,成天去琢磨月咏几斗,还是办点正事才对得起父神的信任。
                        彼方,日奈森宅。
                        月咏几斗拿着钥匙,第一次从正门光明正大地进入。
                        陈列摆设虽一如往昔,干净整洁也跟他离开前偶尔光顾时一模一样,驾轻就熟地来到厨房,果然如他想的一样,冰箱里还有食材,这也印证了邻居阿姨的那番话:小亚梦,真的变了。
                        捧着檀木匣子,几斗退出厨房,上了二楼,将以前亚梦的房间的房门打开,将匣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然后回到厨房。
                        “看样子我要住在这儿一段时间了。”站在灶台前做饭的几斗苦笑着嘟囔。
                        简单地做了点垫牙食,端着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边看边吃。
                        填饱了肚子,收拾好餐具,他才回身上楼,回到了亚梦的卧室:准备看看木箱里的那封信。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走的太急,再回到房间,他愣住了,因为仔细一看他才发现房间的格局有了一些变化:床和书桌相较于窗户的位置对调了。
                        没在意那些细节,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匣子,取出那封信,展开信笺,薄纸上写着寥寥数语,可也就是这几句话也如当头棒喝,让他的心,犹如油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02 18:4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02 19:04
                          第一章 言必信,行必果。
                            三天后。
                            太阳刚刚从海平面得那一端缓缓露头,东方的天空一点点被温暖明媚的橘色日光照亮,薄雾散去,眼前一片清明透亮。
                            上午7时。
                            中央区3丁目11番地。
                            橘宅。
                            “慕酱,你要这样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啊?”清脆的娃娃音从三楼主卧的书桌上传来。
                            床上的少女睁开天空一般透彻的蓝眸,伸手挑开眼前的纱幔,声音透着几许凉意说:“等到几斗发现异常的时候。”说完,穿上拖鞋,就走进了盥洗室。
                            “又是清洁术?”看着少女手里连一丁点褶皱都没有的睡衣,绯红的身影不禁有些无奈地提问。
                            “血樱,你要习惯。”一抹亮白从袖珍别墅的房间里飞出,凉凉地开口。
                            “月说的对,我觉得就算你从小兰变回了血樱,接受能力也还是一样没有丝毫进步。”一样是冰凉的口吻,却是来自于作为绯红的小家伙昔日的伙伴。
                            作为讨论焦点的少女却一脸无所谓地坐在梳妆台前,对镜梳妆起来了。
                            她,就是橘宅的设计者,也是橘宅的主人,大企业家橘书砚的孙女——橘千慕。
                            围绕在她身边叽叽喳喳吵闹不停的几个小家伙不是别的,正是她最好的助手和伙伴:守护甜心。
                            绯红的那一个,是在慕酱还是日奈森亚梦的时候就陪着她的,热情如火的小兰,现在名叫血樱;天蓝的小家伙则是与血樱一样陪伴了慕酱很久的美琪,如今的蓝雨;银白的那一个不同于她们两个,是慕酱的新伙伴,芒月族公主:仟月。
                            “好了,你们几个也别吵了,一切尚在我的掌握中。”千慕好笑地摇摇头,制止了她们。
                            听到主人发声,作为守护甜心的几只瞬间安静,不再吵闹,面面相觑又相顾无言。
                            忽然一抹新绿从不远处的玩具别墅里飞了出来,“慕酱,该吃早饭了的说。”这万年不变的口癖,一听就是原来亚梦酱的甜心小丝,也就是如今的叶桐。
                            “桐桐的口癖还是一样改不掉”金灿灿的一抹身影飞到慕酱身边,然后坐在她肩上说。
                            “芊凡呢。”慕用手指点了点肩头的小脑袋,温声道。
                            “芊凡好像是暂时回守护界了”明黄的甜心回答。
                            千慕点点头,‘哦’了一声,当做回答,然后就带着甜心们下楼了。
                            橘宅,1楼餐厅。
                            管家早就已经让厨房备好了早餐,等着。看到千慕下楼,立刻迎上去,“小姐,今天您有什么安排?”
                            “管家,老生常谈的话题我不想重复,您作为长辈,不管主仆身份如何,都不必对我一个小辈用尊称。”
                            千慕说的也是事实,毕竟肯尼管家是橘家的老管家了,老爷子建立橘家时他就跟着,名为主仆,实际上早就当他是自家人了,可是固执的老人家总是咬着主仆关系不放,也是没法儿没法儿的。
                            “罢了,老爷子都没办法改掉您的毛病,我也不去浪费这个口舌。”看着肯尼管家谦卑的模样慕酱无可奈何地放弃劝说,“今天的行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好的,小姐。”肯尼管家微微躬身答应着,便离开了。
                            肯尼管家离开后,千慕看着他的背影连连摇头,默默地吃完了早饭,便到了车库,将那辆销量版的哈雷摩托开走了。
                            一路飞驰,终于在半小时之后到达了目的地。
                            圣夜小学。
                            天文馆外,一片刚冒出头的草坪空地中,千慕就把她的摩托停在了那里。
                            “司先生也不知道在不在。”千慕望着眼前禁闭的大门悠悠叹息。
                            话音刚落,大门缓缓开启。
                            天河司一身西装革履地走了出来,面上始终挂着儒雅而难以捉摸的笑,“Joker,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
                            “光,你这话说得未免见外了,你为我而来,我还不能来找你啊”千慕走上前,亲昵地挽着天河司的手臂笑道。
                            “当然可以。”修长的手指在慕酱的额头上警告一般地点了一下,道。
                            “光,我们进去说。”千慕的目光如炬,语气也格外认真。
                            天河司葡萄紫的眸子灼然地盯着千慕,良久,缓缓点头,如同恋人一般十指交握地走进天文馆。
                            一壶茶,两只青瓷茶盏,一张桌子,两把老板椅……
                            两人相对而坐,一个面色冷凝,一个嘴角含笑,可眸子里却都写满深邃。
                            “光。”落座之后,千慕并没有碰桌上的茶盏,而是开门见山地道明来意,“你我二人也就不用绕弯子了,我有话直说。”
                            “当然。”天河司喝了一口茶,缓缓回答。
                            这俩人倒是对彼此的身份心照不宣,可与千慕同行的甜心们却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所错。
                            看着甜心们无措的表情,天河司依旧维持着嘴角的那一丝丝神秘的浅笑,悠悠然地喝茶,就好像在说‘反正慕酱会把这一切都跟你们说清楚的,我不要瞎操心了。’
                            反观千慕呢?
                            玉指轻叩着桌面,眼角眉梢依旧是认真的神色,嘴角也还是一条直线,板着面孔,“光,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我问你,月咏一族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可不信父神会平白无故就让他们一家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月咏一族……”天河司面露为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如何?”适才,慕酱端起茶盏,优雅地抿了一口反问。
                            “月咏家的祖辈应该是与先帝相识吧,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月咏家深谙秘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03 16:2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03 18:01
                              之前不是叫千依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03 18:54
                                  慕毕竟是少神尊,是神帝唯一的女儿,更是天河司原身的未婚妻,对于神界、父神,还有面前这个男人都十分了解,他们的婚约是从她出生起就存在的,既然父神那么早就认定了这个男人,寂灭时再选月咏几斗又是何苦来哉?
                                  当然,天河司的话也不算是假话,他虽是神界的少司命,是司命上神的继承人,但传承仪式毕竟还没进行,所以,作为天河司的北堂光自然不知道月咏家的太多事,适才,慕信了他的话。
                                  信则信,但还是心存有疑,是以,她端着茶盏将杯沿放置唇边,提鼻轻嗅着,“光,你我二人何必绕弯子,有话直说便是。”
                                  慕的话倒是让天河司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同样端起茶盏,笑道,“这倒是,我们之间确实不必有所隐瞒。”
                                  慕看着天河司,也不言语,但眉眼之间的凌厉之色未减分毫,只那么定定地看着,等待着他的下文。
                                  慕不说话,天河司也不急着解释,但是,甜心们此时也都是满脑袋浆糊,一肚子的疑虑,却又无从问起,只能看着他们干瞪眼。
                                  “我说慕酱你们倒是说话啊,这么相顾无言算怎么回事啊”纵使血樱不再是小兰,她的脾性却还是没有改变,仍旧是沉不住气。
                                  慕垂眸看看她,摇了摇头,却仍是无言,“小兰呐,你果然还是一样的沉不住气。”天河司含笑道。
                                  “丫头,关于秘术你了解多少?”忽然,天河司皱着眉反问道。
                                  慕嘴角不由自主地拉扯起来,带着几分无力,亦有几分纠结,良久,方才说道:“若是神界秘术我自然都知道,而关于其他的术法我亦略通一二。”
                                  慕原来是神界公主,又是先帝选定的神尊继承人,所以神界秘术自然是不在话下的,而作为神尊,还需要另外掌握鸿蒙秘术之一二,不过这一方面就看个人能力了,要根据自身特点来选择学习,不是必修。
                                  除此之外,慕在入世之前还以造物之神力创造了守护甜心和守护界,它独立于五行六界,不被这些戒律清规束缚压制。
                                  “那芒月族秘术你会多少。”天河司这一次并没有顾忌,也不怀任何疑惑,只是平静地陈述而已。
                                  慕淡然一笑,放下茶盏,道,“芒月?守护界都源于我手,光认为呢?”
                                  慕的话让天河司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缓缓地说:“这我知道,我只是想说你啊,你终究是言必信,行必果的神尊继承人,所以不论月咏一脉为何被先帝选中,你都不会拒绝。”
                                  慕侧耳听着,时不时点头附和对方,嘴角一丝浅笑犹在,“光到底还是了解我,这话不错,父神的理由于如今的我而言确实不是那么重要了,我不过是好奇月咏一脉的事。”
                                  “那你去问黑猫君不是更合适。”天河司舒展双臂,抻了个懒腰道。
                                  慕提起茶壶,将空掉的茶盏斟满,杯盖与杯沿摩擦发出并不悦耳的声响,叮叮当当的,倒也不至于让人心烦。
                                  模仿着她的动作,天河司也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放在鼻翼下嗅着。
                                  慕抿了一口茶,再次开了口,“几斗啊,他什么也不知道,甚至连月咏一脉的存在都不知道。”
                                  这一次慕的话倒是引起了天河司的共鸣,他连连点头,月咏一族的存在一直很神秘,他若不是前些年与或斗夫妻取得了联系,他也不会知道这其中的一些事儿,虽然也不算多了解,却也比身为月咏一脉嫡长孙的几斗清楚。
                                  慕看着天河司的表情变化,心中也大略有了猜测,于是缓缓地开口道,“月咏一族应该是芒月族的人间守护者,或者叫供奉者,他们所掌握的也是芒月族的秘术吧。”
                                  慕的话却让自始至终都在一旁听故事的仟月直摇头,“不,慕酱,他们应该是芒月甜心的转世。”
                                  慕闻言先是蹙眉沉吟了一阵,复又点头附和,小声说:“也许。”
                                  慕虽然带着记忆转世,但她无法肯定甜心死亡也会转世这件事,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夜柒颜似乎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但毕竟那也是十世之前的陈年旧事,要说她自己忘了,也不无可能。
                                  “芒月族的秘术也不是两样,而且法术都很复杂……”慕低着头,一边嘟囔着分析,一边思考,“仟月,你去了解一下。”
                                  慕的话,即是命令,仟月当即点头答应。
                                  仟月消失了,天河司才道:“反正你也接纳了黑猫君,又何必多此一举?”
                                  慕叹了口气,表情沉重,“因为几斗。”
                                  慕的话别有深意,几斗是月咏一脉的嫡长孙,但他却对家族一无所知,这种情况太诡异,按道理几斗应该是家族继承人,但或斗叔叔却这么轻易让他回来,这不合常理,甚至连同歌呗都被给予了一定的自由……
                                  慕的大脑飞速运转,自然很快就发现了可疑之处,“光,月咏一族还有可选择的继承人,几斗并非唯一对吧。”不是疑问,平静的陈述只能说明千慕心里肯定这个猜测。
                                  慕看到对方缓缓地点了点头,便知道了月咏或斗除了歌呗兄妹,还有孩子。
                                  “这个孩子真可怜,明明不是老大,却承担着老大的责任”慕叹了口气说。
                                  天河司笑笑,却突然转移了话题,“慕,黑猫君到底知道多少情况。”
                                  “大概不多,最多也就是关于星月集团的继承权归属,关于他还有个弟弟,背后还有一个庞大而神秘的家族这件事他都一无所知。”
                                  “或斗是在弥补”天河司得出这般结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05 00:0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05 09:01
                                    送上美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05 19: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05 19:13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05 19:13
                                            弥补?
                                            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又冷又不好笑的笑话,慕轻轻地扯了扯嘴角,露出稍显嘲讽的弧度,眉目之间一片冷凝,就连端着茶的手也微微一顿,摇头道:“为了家族,月咏或斗还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为夫,为父,他都不曾尽责,如今还把如此沉重的担子交给歌呗和那个几乎没见过他的小儿子。”
                                            慕的话句句在理,让天河司无话可说,苦涩一笑,“你说得对,或斗确实不称职。”
                                            这二人聊得起劲儿,几乎是忘却了时间,再抬头,却发现头顶阳光正艳,天气温暖和煦。
                                            “慕,你真的不去看看黑猫君?”天河司深知千慕绝不会那般决绝,以他这几年来的观察,慕对几斗不比他们对她的感情浅。
                                            慕看着他,碧蓝对上深紫,哂笑道:“不急,左右他也只能暂住日奈森家老宅,平时也就是往返于公司跟家里,早晚都能见的。”
                                            听着慕的说辞,天河司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摇了摇头,心中腹诽,‘果然是工于心计,不再单纯了。’
                                            慕大概也知道对方的想法,只是懒得去辩驳什么,随他去想吧,本来这事儿从一开始就在她谋算中,天河司也没说错。
                                            “司,既然心有顾虑,那一会儿跟我一起去日奈森家吧”慕看看窗外,大概计算了一下时间说。
                                            慕的提议对于天河司来说委实不错,毕竟他可以搭个顺风车一块儿去初云,也可以去日奈森家参观一下,顺便蹭个饭……
                                            想到这儿,天河司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煞有介事地点头答应。
                                            慕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却也没说什么,由他去了。
                                            “行了,你们也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们了,我说就是”面对甜心们殷切的眼神,慕摇头一笑,“天河司是司命上神继承人,在入世成为天河司之前是神界的少司命。”
                                            听到这个解释,甜心们皆一脸震惊,先是看了看天河司,又扭头注视着一脸真诚的慕,完全找不出任何破绽,适才接受这一事实。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千慕和天河司就带着甜心们乘着摩托离开了圣夜。
                                            满天星超市。
                                            慕带着司,在一众甜心的陪伴下买了一车的蔬果和日用品,结账,离开。
                                            “这些东西足够撑到他想通了”一边将买来的东西塞进后备箱,慕一边帮司把安全帽戴好,启动引擎。
                                            港区芝公园5丁目26号番地,日奈森家。
                                            慕刚刚停好车,邻居家的阿姨就赶了过来。
                                            “小丫头,你这是?”看着她大包小裹的,还带着一个男人便问。
                                            慕将买来的东西按照特定的位置放好,并且将晚饭准备出来,才对邻居阿姨道,“江阿姨,您放心好了,这些东西是我给几斗准备的,至于他……”
                                            慕牵着天河司的手,继续说:“这位是圣夜学院的理事长,也算是我父母委托来照顾我的人——天河司。”
                                            慕的解释让江阿姨安心不少,点了点头,“梦丫头怎么会买了这么多东西?”
                                            “几斗应该还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等他想通了,我才能接他去我家。”
                                            “司先生带你来的?”江太太依旧很迷茫地问。
                                            慕摇了摇头,回眸看看天河司,这二人相识数十万年,默契自不必说,果然,对视后天河司便替慕发言道,“江太太,我跟小慕要走了,您也该回家了。”
                                            江太太看看时间,也的确到了饭点儿,于是步履匆匆地离去。
                                            午间11:30分。
                                            慕带着天河司离开日奈森家,骑着摩托来到橘氏名下的餐厅:共进午餐。
                                            午餐过后。
                                            米花町6丁目21番地。
                                            “司,你有没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慕将车停好后,才蹙着眉问身旁的天河司。
                                            停住脚步,不提还不觉得,慕甫一说起,他也感觉到一丝不对,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似近却远,“确实很奇怪。”
                                            司的答案模棱两可,但敏感的慕却深以为意,“看样子岚叔也有问题。”
                                            慕这话可不是红口白牙的胡诌,而是有真凭实据的,当初她刚刚恢复橘氏孙小姐身份的时候关于神界的记忆才慢慢觉醒,而后她才能够感知到天河司就是北堂光,那时的感觉就像现在一般无二,所以她才如此肯定初云镜岚有问题。
                                            “或许,你是对的。”天河司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与千慕并肩走向理事长办公室。
                                            ‘咚咚咚’慕作为晚辈也只能认命地上前去敲门。
                                            “请进。”门里传来低沉的男声,那便是初云中学的理事长——初云镜岚,也就是慕所说的岚叔。
                                            慕回首看着天河司,待他点头,二人才一前一后的走进办公室。
                                            “岚叔,我来履行承诺了”当初她跟初云镜岚承诺只要月咏几斗回来,她就会跳级去高中部,并且进入潋薇皇宫和学生会。
                                            慕的话还未落地,就看见那个面容俊朗,剑眉星目的男人笑着迎上来,一脸慈爱,“慕丫头,我终于等到你说这话了。”
                                            慕嗤之以鼻,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尴尬地笑一笑,而后相顾无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05 22:3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06 07:10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1-06 19:52
                                                  “慕。”相较于沉默的千慕,作为多年老友的天河司看着初云镜岚喜不自胜的样子,更是觉得这人是被调了包的,“他,这是怎么了?”
                                                  天河司的问题让一向都口齿伶俐的慕也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继续尴尬地笑,然后摊摊手,继续沉默。
                                                  此时无声胜有声。
                                                  很多时候,沉默是最伤人的,就像现在。
                                                  关于初云理事长如此欣喜的原因,慕不是不知道,而她之所以沉默,也是因为她觉得没必要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这般开心。
                                                  橘千慕,就算她只是日奈森亚梦,她也是言必信,行必果的。
                                                  初云镜岚也感觉到了气氛有多压抑,于是稍微收敛了一些,轻咳一声,说:“慕丫头,你不会反悔吧。”虽然句子以陈述结尾,但是很明显他并不确定,说这话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
                                                  若是换作平时,或者此时换一个人来说这些话,慕肯定会怒不可遏,但只因为他是初云镜岚,她的眉眼才会温暖依旧,浅笑嫣然。
                                                  “不会。”慕的回答简单且直接,只有两个字,却像是定心丸一般让初云镜岚悬着的心,落了地。
                                                  “岚叔。”又经过了良久的沉默,慕再次开口,语气却变得凝重而迟疑。
                                                  听到她叫自己,初云镜岚抬起头看着她,拧着眉,问,“怎么了?”
                                                  若是平时的话,慕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的,这一次……这次的犹豫,完全是因为事关月咏几斗,但刚刚那片刻的犹豫,她已经斟酌再三,也就有了当下这个决定……
                                                  “岚叔,几斗有资格进入初云吧。”虽然慕可以做几斗的主,但是她家岚叔作为初云理事长,他的主她可做不了。
                                                  “当然。”初云镜岚轻轻勾唇,露出浅浅的笑意,又觑起眸子道,“当初我们的约定不就是他到初云复读,你便同意接管学生会并成立潋薇皇宫。”
                                                  “慕,黑猫君那边?”天河司听得二人的讨论却不由得有些担心。
                                                  千慕摇了摇头,安抚似的牵起他的手,拍了拍,说:“他月咏几斗的主,我还是可以做的,就像对你,我一样做得了主。”
                                                  “是啊,毕竟我们不同于别人。”天河司点点头,默默地勾唇一笑。
                                                  “言必信,行必果的不只是我。”慕挑眉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1-06 21:1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1-06 21:21
                                                    第三章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道一声再见,却不知何时才能再一次与你遇见,你走的时候不曾留恋,归来时,可曾想过一切 时过境迁
                                                    ——樱井若雪《盼归期》
                                                      三天后。
                                                      温暖明媚的阳光穿透薄雾,在房间的各处留下斑驳的阴影,就好像那个人儿,分明期盼,再见,却又千言万语都如鲠在喉。
                                                      月咏几斗迎着阳光睁开眼,紫眸在阳光下格外透亮而深邃,“小亚梦,你究竟在哪里,我好想你!”躺在床上,一声叹息缓缓地从他的薄唇便溢出。
                                                      阳光越发明媚,从脸颊一侧渐渐地升至额头上方,温热如旧,却比拂晓时更加明亮。
                                                      月咏几斗以为他在那几年与她相处的日子里,对那个倔强而又害羞的孩子已经足够了解,可是到头来,他发现,他对她竟然一无所知。
                                                      “原来横亘在我们之间的,不止是空缺的几年,更多的是彼此不够坚定的心”几斗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厨房,一边做早餐,一边深深地忏悔。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长辈们的忠告委实忠言逆耳,终于了悟为什么长辈们总是会说‘千万不要让爱你的人难过,否则会遭到报应’,他现在的状况不就是遭到报应了吗?
                                                      默默地将早饭端到餐桌上,坐下,然后苦涩地笑。
                                                      对于月咏几斗这样的男人,骨子里就向往着自由,所以他可以只留下口头承诺就拍拍屁股走人,虽然他爱着日奈森亚梦,但与自由相比……
                                                      一簇簇温暖的光穿过院子里的树叶,再透过窗玻璃落在几斗身上,那种暖意就像初遇亚梦时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可亚梦跟几斗,其实很像,一样的口是心非,一样的从骨子里就带着一种防备,一样的敏感又脆弱。
                                                      吃完了早饭,收拾妥当之后,几斗出了门。
                                                      四月里的东京街道,漫天飞舞的樱花搅动着还有些刺骨的风,让人觉得寒冷却浪漫。
                                                      “月咏先生,您这边请!”橘氏百克力娱乐集团,总裁办公室门外的接待员微笑着为他带路。
                                                      百克力娱乐总裁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很大,宽敞明亮:推开实木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明亮如镜的一扇大落地窗,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车水马龙和高楼大厦。
                                                      东北角是半圆形的黄花梨写字台,后面是拐角式檀木书架,中间是漆黑如墨的真皮老板椅……
                                                      两侧分别放置了两张1.5米长的玻璃面茶几,搭配着长1.8米的真皮沙发,两张茶几中轴的正上方就是这间办公室里最昂贵的水晶吊灯了。
                                                      两侧雪白的墙壁未加任何装饰,却在墙壁与沙发之间隔绝出一方小世界,那里是平时总裁休息用的区域,放置着檀木屏风。
                                                      “小林小姐,你可以出去了。”门打开的瞬间,一道冷淡而稍显疏离的声音传来。
                                                      月咏几斗在听到这个声音时不由得一愣,这个声音很冷,比他,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抬起头,那样一张惊为天人的脸便入了眼:一头长发十分柔顺,在阳光下泛着莹莹光彩,拥有大海一样深邃碧蓝的颜色;白皙的面,圆润的额头,柳眉檀口,漆黑浓密的眉,却又是樱桃小口,明眸如天空一般湛蓝而明亮,皓齿如银月般洁白。
                                                      “月咏先生,请坐。”冷淡却又不失礼数,少女伸手指着对面的空位说。
                                                      “谢谢。”同样冷淡的语气,几斗上前,缓缓落座。
                                                      落座后,几斗并没有开口,而对面的人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打算,所以,他只能默默地打量起身处的环境。
                                                      面前的办公桌与平时所见的那些并无不同,但是摆设方式却可以看出这位boss是个一丝不苟的人。
                                                      “月咏先生,对于我们的合作,您有什么想法。”虽然是问句,但到了这位这里却语气陡然一变,成了陈述句。
                                                      月咏几斗轻轻蹙眉,倒也不是恼火或者不悦,只是有些奇怪,“合作之前,可否告知如何称呼?”他问。
                                                      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少女浅浅一笑,说:“当然,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百克力娱乐的总裁——橘千慕。”
                                                      “冒昧地问一下,小姐芳龄?”几斗深觉自己的感觉不会错,眼前这位总裁只是一个少女而已。
                                                      千慕缓缓落座,将手上的合同轻轻合拢,摇头轻笑道,“这个问题虽然有些不合适,但既然你问了我也没必要隐瞒,我比月咏先生小。”
                                                      “我知道了。”几斗一听对方这么说便不再追问。
                                                      “月咏先生,关于合作您还有什么想法。”千慕抬起头,语气平静地说。
                                                      几斗把千慕递过来的合同翻开看了看,良久,他点点头,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对于千慕来说几斗同意签约,她是很开心,但也意料之中,“月咏先生,我听说您这次回日本是来寻人的。”
                                                      这话一出口,几斗立马防备起来,皱着眉盯着千慕的脸,好像要看穿她一样。
                                                      千慕摇了摇头,对于几斗的防备她也早有预料,却依旧面无表情地坐着,沉默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总裁,北堂先生到了。”办公室门外传来了秘书的声音。
                                                      “让他进来。”慕总是这般冷淡,对所有人。
                                                      几斗再一次皱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门,开了。
                                                      “怎么会是天河司?”来人甫一出现,几斗便提出了质疑。
                                                      “慕丫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天河司好像是没看见几斗一样,径直走到千慕身边,调侃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1-07 22:3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1-07 23:4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1-08 17:3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1-08 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