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7吧 关注:63,474贴子:791,705
  • 10回复贴,共1

【原创】暮色年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好,我是降笛,简称D。
一五年那年在这个吧挖下的一个坑,一七年将至的时候我来把它补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12-31 00:35
    我这才知道路的尽头既不是爱也不是恨,而是贯穿你我的、天各一方的思念。
    就像光明即将堕落时的暮色,繁华却短暂,交织了无数缱绻与遗憾,渺若尘埃,却偏偏铭心刻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12-31 00:36
      — D.1—
      【——若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存在,可否给我救赎……?】
      【——孩子,神只救自救的人。】
      是夜。
      墨染的黑色,吞噬着大地上一切,无数罪恶巧妙上演,却被掩盖其中,无声无息。
      仿若没有尽头的小巷,亚麻长发的少年扶着破旧围墙,跌跌撞撞向前走去。
      没有目的地向前走,机械般地向前走,原因早已不重要,少年脑中反复回响这一句话:不能在这里倒下。
      似乎已成一种信念,支撑着他,深一步浅一步向前走去。
      白色的贝雷帽在月光下投下一片阴影,看不到少年的表情,但可以猜测到那是怎样痛苦的一张脸——一滴汗水划过月色下显得苍白的脸颊,腹部的血一点一点扩散,染红了干净的白衬衫,像是一朵妖冶的花,美好,但却致命。
      四周过于安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和着少年粗粗的喘气声,让人毛骨悚然。
      17世纪的西西里岛并不太平,只是9点多些,周围竟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空留给这里一片无边的寂静,像是陷入了一片混沌,让人感觉自己随时会被黑暗吞噬殆尽。
      然而少年并没有注意这些,血扩散的速度慢了下来,然而人却因为失血过多而一阵发晕,意识也愈发模糊。
      不能在这里倒下……
      绝对……
      少年的指甲已经嵌入了小巷老旧的墙壁,修长的手指微微颤动着,可一切也仅仅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着。
      就像是,支撑自己最后的尊严,以及信念。
      头疼欲裂,耳边隐隐有缥缈的歌声,惹人心烦。
      好累……好困……
      意识更加薄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重重倒在地上。
      一如那时。
      耳边有谁,在唱着缥缈的歌?
      “神明啊……可否给我救赎……”
      恍惚间,少年似乎看到了一个海蓝色的身影,接着,便是铺天而来的黑暗……
      “哦呀哦呀,还是昏过去了么……Nufufufu……”
      “有趣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12-31 00:39
        — D.2—
        ——“如果没法这样,我就根本没有必要继承,如果是那样的彭格列,我会亲手将其毁掉!”
        ——“我不是孤身一人,在我身后,还有同伴们。”
        ——“相信我……我会保护你。”
        好吵……
        ——“呵呵,我可不相信黑手党会有所谓正义所在。”
        ——“看,教父大人,这就是您所领导的世界……肮脏、黑暗、罪恶……哈哈哈哈……真是……”
        ——“嘭!”
        不要再说了……
        ——“十代目,快点动手啊!”
        ——“Kufufu……彭格列,你这可是在玩命呢。”
        ——“哼,草食动物。”
        ——“蠢纲,再不动手,死的会是你和你身后的人!”
        闭嘴啊……
        “!!!”纲吉猛地从床上惊起,过于刺眼的阳光和完全陌生的景象让他一时发愣。
        与此同时。
        G阴沉着脸一脚踹开一个房间的门,径直坐在棕红色办公桌前的转椅上,双腿交叠搭在桌面上,冲往这里张望的女仆挑眉:“看什么。”
        女仆脸一红,有些暧昧地看看G半敞的衣口,“好心”地把门轻轻关上。
        G也懒得去管女仆一脸YY的表情。顺手拿起桌上一个空的咖啡杯在手中把玩。长长的睫毛低垂,似乎很专注地看着咖啡杯,道:“出来,不然我今天抄了这里。”
        右后侧的空间一瞬间扭曲起来,泛起越来越浓郁的白雾,隐约见一个修长的身形。下一秒,Demon直接扑过来,一把将G手中的杯抢过去,宝贝似的擦拭着。
        G的嘴角抽了抽。
        Demon终于从他手中的宝贝上移开视线,抬眼看向G:“Nufufu……抽什么风……”
        “哦?我抽风?”G定定看着Demon,像只危险的豹子,怒极反笑,“我可不知道雾守大人什么时候有了捡东西的嗜好?”
        “……捡东西?”Demon一脸迷茫地歪歪头,随后恍然大悟,很愉悦地笑道:“哦~那个啊。”
        G咬牙,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一只脚轻蹬办公桌桌边,转椅向Demon的方向滑动,他顺势勾住Demon的衣领揪到自己面前,压低声音道:“你知道现在有多危险吗,Giotto还在昏迷之中,教会那帮勾结者随时都有可能发现这里攻打进来,你特么竟然还捡回来一个来历不明满身重伤的人!万一他是叛徒呢?!”
        Demon打开G的手,理理自己的衣领,面无表情看着G:“G,你太冲动了。”
        G没有说话,拿起桌上一个咖啡壶,已经冷了的咖啡倒入另一个杯中,G仰头“咕咕”喝了起来。
        Demon不动声色地皱皱眉,又道:“他不可能是奸细。”
        “而且就算他是奸细,我也有能力让他得不到丝毫可利用情报。Nufufu……”
        G放下杯,径直离开:“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Demon背对着G勾勾嘴角:“当然。”
        待G走后,助手小心翼翼进来:“雾守大人,您……和岚守大人……”
        “Nufufufu,无碍。”Demon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看来Giotto的昏迷对我们岚守的打击还真是大呢。”
        当助手以为这就是他们的全部对话的时候,Demon又冷不丁冒出一句:“对了,我似乎需要一个保温壶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12-31 22:24
          作者,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就是:这篇文章的cp是g27还是D27呀?还有,你如果是不是弃坑了呀?如果不是就快点回来更文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04 20:19
            文不错,楼主要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04 21:46
              LZ你还记得这个坑吗


              回复
              16楼2019-07-27 1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