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吧 关注:3,124,602贴子:128,923,679

【剑灵故事】 绘心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清澈,欢迎你打开这个故事。
这是一个剑灵画手的故事,
她设计的衣服可能你们还穿在身上,
她画出来的图可能你们刚刚读条的时候才看到过,
但是老规矩,不谈及不答复接下来故事中任何真实性的东西。


这个故事相比之前,可能没有那么的跌宕起伏,但是我感觉可能更容易让你们看到自己的影子。
顺便,这故事里我使用的所有贴图,都将来自女主之手。


我能绘遍这游戏的千山万水,
却始终,画不出爱情的轮廓。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6-12-30 16:24
    好了,贴我开了。大纲我也写完了。
    但是,年后再更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6-12-30 16:25
      @还我一个拥抱0 @wanlys520613 @提笔纾阑珊丷 要艾特的你们几个,啧。


      咒术师职业推出的时候,绘心被小斯他们拖去了电一。
      小斯、二迪他们都是绘心的画友。大家平素都在一个群里,关系一直蛮好。
      等到满级之后,绘心拿着一把黑龙S1,天天被压迫着去打武神塔,理由是新职业出来一般都是最强的。她欲哭无泪,天知道应龙苍闪的释放怎么那么慢。
      绘心是个职业画师不错,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她义无反顾的成为了剑灵的手残一族。
      大概,这辈子的天赋都在画上耗尽了吧。除了笔下的百变千姿,她实在是个很平凡的女孩子。


      那时候大家都在草原搬砖,但服里第一大公会【流光】为了成为同时占据武林浑天的最大势力,不断扩张,清洗草原,散人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这些散人,自然也包括了几个画友一起建立的小门派【丹青】。
      小斯他们恨流光简直恨得牙痒痒,跟绘心说你还没来之前,我们搬个砖就已经天天被流光的欺负了。
      绘心虽然没太大感觉,但画友们渐渐还是表示受不了这种清洗草原的做法,断断续续前后弃坑了。
      最后只留下绘心和小斯。
      小斯是个灵剑,跟绘心一起思考了一阵子,两个人决定加入流光。这样才能重新到草原搬砖。
      但是很快,重回草原的小斯做出了暗黑,他把暗黑封印卖掉,也弃坑了。
      绘心想了下如果是自己,估计做出暗黑也是会卖掉,毕竟那时候的暗黑真的挺值钱的。
      游戏里只剩下留在流光的绘心,但大家平时还是会在群里一起聊天,画友们说没那么忙的时候,一定会回坑来陪她的。


      每天一个人的日子,绘心过得说不上好坏,犹豫着要不要也弃了的那天,她独自跑去了白青看雪。
      那时候开白青,官方宣传特别的美,今夏去白青看雪。
      作为一个画手,绘心当时做到白青主线的时候,也觉得这个地图非常漂亮。
      她挂在冰雪村前往白青本山的大峡谷里,仿佛与世隔绝的漫长道路上,雪缓缓而下,纷扬不止,她静静的看着,突然想画一件衣服。
      那是她第一次为剑灵设计衣服。


      收起回复
      举报|108楼2016-12-31 13:01
        画的时候,其实没有料到后面会大受欢迎。
        在等待官方最后结果的过程里,绘心在门派里认识了辰别。
        辰别是个灵召,装备毕业操作一流,平日在门派很少说话,有几分生人勿近的意味。
        绘心之前也属于只知道这个人,但是从来没有过交集。


        认识的这天,绘心起的很早,上了流光的YY,发现只有辰别一个人。
        她犹豫了一下,跟他打了个招呼,问去打本,一起吗。
        辰别开麦,跟之前偶尔听到的一样,很清秀的声音,显得有些冷淡。
        他说好,然后游戏里接受了绘心发起的组队邀请。


        很久之后,绘心曾经想过,如果那个清晨,如果她没有开麦邀请他一起,
        后来的故事,会不会完全不一样?


        跟辰别一起打本真的很顺利,他就是完全的那种召唤大手子,能自己T自己控完美搞定所有事情。
        对于绘心这种职业手残,真是大神一样的存在。
        她看着他行云流水的一套操作下来,感觉自己都快变成捧着星星眼的花痴女了。


        这段时间里,流光一直在为绘心的设计拉票,天天宣传,连统战都在给她喊。
        绘心还有个很好的闺蜜,叫千妩,当时千妩在网上看到一张绘心的图,觉得很喜欢,后来机缘巧合加到同一个群,就变成了好闺蜜。
        这时候,千妩的剑灵其实已经弃坑了,但是为了绘心的设计,里里外外把所有号都挖了出来,动员身边所有朋友投票。
        对这些,绘心一直觉得很感激。她自己努力的学了建模,为把设计图更好的展现出来。
        终于,设计图得到官方认可,她也算给了所有人一个交代。


        结果敲定之后,空闲的时间突然就多了起来。
        绘心开始天天和辰别一起打本。
        大神辰别简直就是她的福音。拯救了她多年手残带来的输出缺失,平衡了队伍的总体实力。
        当绘心这么跟辰别表达的时候,后者终于开了麦,勉强算是回应了她的表扬。
        辰别说,那到底总体队伍输出还是低了。
        接触这些日子以来,绘心早就习惯了他这样。
        他话少,打本常常都是绘心一个人说说说个不停,很久都不会回上一句。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我想要靠近你吧?


        收起回复
        举报|113楼2016-12-31 14:30
          官方奖励到帐之后,绘心全部拿来做了装备,勉强算是跟上了辰别的脚步。
          辰别的工作是早晚班不定的那种,也导致他上线的时间很不稳定。
          所以这大概也是在绘心之前,他始终没有固定队友的原因。
          毕竟有几个人能像绘心这样,把自己的上线时间调整的完全跟辰别一致。
          他早的那天,她会早早给自己定闹钟,然后起床和他一起。
          他上晚班到半夜的时候,她就挂着自己的号,一直陪着他聊天。
          那些算起来应该是琐碎而平淡的聊天,她绞尽脑汁的想着话题,哪怕讲十句他才有微微的回应,她都觉得很开心。


          到九月底的时候,剑灵开启了一战破天版本。
          炼狱熔炉的玩法基本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个副本,吸引了大批玩家投入开荒热潮里。
          作为一只装备操作俱佳的召唤大手子,辰别当然也第一时间开始带着绘心去开荒。
          开荒前,绘心认真的看了很久的攻略。努力的想要在过程中表现得好一点。


          收起回复
          举报|114楼2016-12-31 14:48
            新年快乐。
            祝美梦成真。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9楼2017-01-01 00:25
              尽量不猜是谁嘛。
              保留自己意见好了~


              收起回复
              举报|155楼2017-01-01 19:24
                不是我不更新,公司断网了。。
                打在电脑上的字我不想用手机再打一遍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1楼2017-01-03 12:02
                  真正到打的时候,绘心才知道,其实基本算是去躺的。

                  她以为辰别是要开荒,结果是门派里早先一步已经在南天国开荒过的大手子们聚在一起,只不过带上了她而已。辰别并没有跟她提起,他本来就是话少的人。
                  到老一的时候,绘心跑去踩左边的花,她看到视频说要分踩,但是才踩一朵,门派里就开麦跟她说不用动他们会解决的。
                  绘心就老实一路躺到boss,听话的站在10M角落地方,她在输出的间隙里,一直偷偷看着辰别,看他站在最远的地方,捆住boss后返身SS躲掉伤害回到boss脚下,很快离开喷火范围,一边输出一边跑到她身边,朝她扔个回血花粉,这才回到最远位置。
                  他...他其实也有在看着队伍里,她因为灼烧而不断掉血的状态吧?所以时不时的花粉,其实是怕她死掉吧?
                  这么一想,绘心就觉得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又不爱说话的辰别,其实还是默默的很照顾她的呀。
                  从炉子出来之后,辰别给绘心打字,教她老二的时候什么时机捆。他清淡的语气条理清晰,绘心胸口氤氲着暖意,乖巧而温柔的回应。


                  收起回复
                  举报|205楼2017-01-03 14:13
                    辰别这个人,真的比较冷淡慢热。
                    他不爱讲话,绘心常常都猜不出他心里所想。
                    但是他总是很顺从绘心的意思。比如兴致起来,她会拉着辰别去带老板。
                    跟绘心一起带老板,那可真是史诗级的副本难度。
                    首先是咒术本来就控少,绘心常常自顾不暇,别指望她能给上一个半个控制。然后绘心有时候死的比老板还惨烈,所以队伍的局面往往都是其余三个人打。
                    当然分钱的时候她就不好意思收了,但是门派人一直都挺偏心她跟她说不用客气,辰别一般直接把她那部分金邮寄给她。次数多了她反倒心疼他花在邮件里的手续费,每每只好乖乖的收。

                    也会陪绘心看风景。
                    他们脱了所有的装备,从绿明村一路徒步走到青蛙湖。
                    穿过浅浅的湖湾,清澈的水流没过两只召唤的腰,沿长着高大树木的道路一直往上爬,植被越来越青翠。
                    没带武器的两个人被最初级的小怪追得一直跑,终于爬上山丘顶端。
                    山顶上有悠闲踱步的梅花鹿,懒洋洋的迈着蹄,绘心凑过去,跟着鹿的脚步迈正步,然后又拉了辰别过去,趁着梅花鹿停下来的时机,两个小小的灵族并肩站在一旁,照了合影。
                    离开梅花鹿没几米,就是一颗横断路旁的大树,瀑布从上端镜面一般坠落,带起迷离光影。绘心来回动了一阵子,突然朝着一个方向惊呼,
                    阿辰你看,彩虹诶,这里有彩虹!
                    后者就顺着她的声音站到她身后,朝着灵女站的方向看过去。
                    瀑布腾起的水雾间,阳光穿过每个细微的珠流,折射出一道浅浅的彩虹。
                    那样清浅温柔,像午后小憩的间隙,微微睁眼看见了风婉转拂过白玉兰的枝头。
                    绘心看着屏幕里就站在她身后和她看向同一片景致的辰别。
                    听他淡淡的声音回应她,
                    嗯,我看见了,彩虹。








                    收起回复
                    举报|207楼2017-01-03 14:38
                      走到青蛙湖的时候,绘心说我们捉迷藏吧。
                      删了好友退了队伍和门派,只留得YY里语音的声音。
                      绘心说你来找我啊,我在树上。
                      辰别就挨着挨着找树。
                      绘心躲在一棵大树的枝桠后,看着下面的辰别跑来跑去的找她。黑猫摇摇晃晃的跟在他身后,灵男跑起来有些蹦蹦跳跳的。
                      他从一棵树跑到另一棵,YY里也不说话,但他开着自由麦,绘心偶尔会听到他轻声的呼吸。
                      她看了一阵子,突然无端端就心疼了。
                      看他跑来跑去的检查着每一棵树,看他顾盼间挑选方向。
                      她忽然就不忍心让他找不到。
                      她从藏身的树上跳了下去,说阿辰,我在这里!
                      灵男闻声而来,跑到她身侧,麦里声音依旧淡淡,
                      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好意思跟他讲原因,就说门派人问我啦,赶紧拉我回去。


                      他们也去看雪。
                      绘心给辰别说她那些奇奇怪怪的灵感,在大雪纷飞的峡谷里说起前一套衣服的构思。
                      细语峡谷的紫色花树有极漂亮的落英。混着雪花片片飘落。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她的絮絮叨叨,声音平缓温柔。
                      那时候她设计的服装上架,他第一时间就买了下来,穿到她眼前。
                      真的很少人,能体会到这种感觉。
                      看到笔下画出的衣服,真正穿到喜欢的人身上。
                      看每一个衣袂飞扬间,都伴随着灵男干净清秀的眉眼,在雪地里描绘成了浪漫的画卷。
                      那一刻绘心真的很感激自己的双手,能画出看得见的喜悦。


                      所以,真的是游戏里,很平凡很普通的那种喜欢吧?
                      一起打本一起玩一起看风景,他教她副本技能教她打本技巧,聊天的时候话不多,但仍算温柔。
                      每一个女孩子都希望身侧的人能庇护自己所有吧?面对boss时身侧永远都有那个人的存在,稳控稳输出稳仇恨。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绘心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的那段话,辰别就像她的英雄,拯救她的手残,拯救她输出的短板,拯救她每一个茫然的间隙。
                      所以,作为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子,作为一个坦率直白的东北姑娘。
                      在持续不断的陪伴里,绘心纵容了自己自然而然的喜欢。
                      那么,一直陪在身边的辰别,也是喜欢她的吧?


                      收起回复
                      举报|210楼2017-01-03 15:28
                        终于说出告白的时候,已经是冬季了。
                        跨越夏秋之后,绘心挑了一个半夜的时分,跟辰别坦白了。
                        那时候辰别在上晚班,绘心把自己的灵咒挂在梅花鹿身边,也是前一晚辰别陪着她看风景下线的地方。
                        她在QQ上和辰别一如既往的闲聊着,已经不记得前面说了些什么,她心情紧张又忐忑,终于开口。
                        阿辰...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你说。
                        嗯,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信息另一端的人沉默了,并没有很快回复,绘心紧张得绞起手指,等了又等,才看到辰别的消息,
                        在一起么...
                        他似乎又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我没找过CP...也没交过女朋友...
                        绘心瞪大了眼睛,辰别居然,没交过女朋友?爽利的东北姑娘在这一刻显露了性格里大大咧咧的一面,她很快打字:
                        怕什么!我会对你负责的!
                        可是..
                        阿辰阿辰,答应我吧!
                        好吧。
                        虽然他有些意外的犹豫,但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所以,果然还是喜欢她的。
                        绘心觉得自己跌进了蜜罐,一时半会是真的爬不出来了。


                        收起回复
                        举报|213楼2017-01-03 15:44
                          作为CP,辰别真的是个很到位的人。
                          虽然性格内向冷淡一些,但是每个CP该做到的,他从来都一样不少。
                          他们每日的流程还是跟以前一样,他也会偶尔跟她说起一些公司和生活里的事情。大部分时候还是她在讲话,虽然稍显罗嗦,但绘心乐在其中。


                          在一起过后没多久,之前弃坑的画友们约好一起回坑了。
                          二迪他们说什么都不肯跟着绘心去流光,理由当然是之前流光清洗草原的事情无法从记忆中洗白。
                          绘心纠结了很久,最后去跟流光的门主说了抱歉,要回去之前的小门派,带她的画友们,弃坑半年的他们什么都不会,她要是撒手也不管,那真又得弃坑了。
                          她回了《丹青》。一同的当然还有辰别。
                          其实当时她退流光的时候,并没有喊辰别一起,在绘心看来,辰别在流光已经很久了,肯定有感情。

                          结果她退了没两天,辰别就退公会了,绘心去问他为什么,他只是淡淡的回想出来散散心。
                          绘心就问那要不要来丹青啊,辰别随口就答应了。
                          辰别进丹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口气把门派升到了15级。绘心跟他说谢谢,他只是轻声说这样升武器什么的划算。
                          然而早在认识的时候他的装备就已经版本毕业,绘心知道他这些话,其实都是让她宽心。
                          看似冷淡的人,总有隐忍温柔的方式。


                          接下来这些日子,自然是带着小斯二迪他们各种开荒。
                          监狱墓地炉子。
                          监狱的开荒真的是住在了里面,一整晚。
                          小斯二迪回来就买了暗黑做了流星8,可是各种被boss劈死砸死提前出隐身不小心拉到凝视,状况层出不穷。
                          到最后绘心都已经不好意思到脸红,唯独辰别的声音依然清淡平和,说没事,复活我们再来。
                          他还很耐心的教同为召唤的二迪怎么放隐身,一路的技能控制详详细细的教,小斯给绘心戳私聊,说可以啊小妮子,这个CP看起来真的人很不错的样子。
                          她就抿唇笑,看着跑在前面的灵男,如果这一刻她真的在辰别的身边,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过了段时间总算差不多带了出来,几个人自然也变成了固定队。
                          有天打完炉子刚出来,绘心看到门口有只小灵女穿着蓝色的回忆,顺口就在队伍里说了句这衣服挺好看诶。
                          只用了一两分钟,她的商品箱传来提示音,她随手点开,就看到静静躺在那里的回忆。
                          她愣住,胸口情绪翻涌。
                          她自己都没料到只是那么随口一说,辰别直接就送了,她真的不是暗示甚至都没有动过一分要他买的念头啊。
                          她咬了咬唇,队伍里打字说谢谢。
                          辰别并没有回。
                          他总是这样,淡淡的,并不多言的,该做的一样不落。


                          收起回复
                          举报|216楼2017-01-03 16:21
                            到12月的时候,绘心开始准备实习的事情。
                            说来也巧,小斯,二迪还有千妩都是C城的人,而有一次聊天的时候,辰别提起过,他也是C市的。
                            绘心想了一晚上。
                            从前段时间开始,千妩就一直在邀请她去C市实习。说她们可以一起租个两厅室,然后一起实习,一起生活,C市的小吃真的很赞,也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还有那么多画友都在。
                            她是土生土长的东北姑娘,哪怕读大学,也没有离家超过三百公里。一下子要跨越大半个中国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真的会有些犹豫。
                            但是...辰别在那里啊,她的阿辰,在那里啊。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不过是一场游戏,如何能轻易就说出喜欢,
                            可是她真的是认真的喜欢了。喜欢了他淡淡的声音,他沉默的温柔,他永远站在身前的模样。
                            他不在的时候,她会连游戏都不愿意玩,就把人物挂在他下线的地方,一直等到他重新出现在身边。
                            他不说话的时候,她会努力的寻找各种话题,会忍不住跟他分享所有的心情,他每一句淡淡的回应,她都会感受到鼓舞的欢欣。
                            他上夜班的时候,她就一直守着QQ跟他聊天,他忙她就安静的等,他说话她第一时间秒回。
                            他要早起的时候,她定比他更早的闹钟,就为了给他打电话叫他起床说一声早安。每晚一定等到他睡,把晚安留在最后讲。
                            她做过每个女生都有过的那些白日梦,
                            想过和他见面,他会是什么样的神色讲什么样的开场白,
                            想过他是什么样隽秀的眉眼,是不是剪了干净的短发白衬衫利落清爽,
                            想过他笑起来的样子,把淡淡的话语说出阳光一样的温度,
                            想过他怀抱的角度,她是不是能刚好把头靠到他肩头,
                            想过他亲吻的气息,热烈缠绵心跳如擂鼓。


                            那些说出口都会面红耳赤的幻想,
                            在你深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没有过吗?
                            纵然这不过是一个游戏,但缱绻深情,从来不因为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而褪去一星半点惑人的力度啊。
                            你依然为之目眩神迷,你依然为之辗转难眠,你依然为之,
                            鼓足了勇气,交付了真心,甘作扑火飞蛾。
                            如同思考了一夜的绘心,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在叫醒上早班的辰别的时候,轻轻开口问他,
                            阿辰,我来C市实习,你觉得好吗?


                            收起回复
                            举报|222楼2017-01-03 17:22
                              绘心大三一整年,日子都过得极为不规律。
                              长期熬夜画画,终于把身体给熬出了问题。
                              在问完辰别去不去C城实习得到他的首肯之后,绘心开开心心的回家去做了个手术,养了没几天就风风火火的搭上了去C市的飞机。
                              她的座位临窗,手里抱了两个布偶。
                              空乘过来了两次说小姐您手里的玩偶放到行李架上去好吗?她再三表示没有任何尖锐体才最终得以一路抱在怀里。
                              这是在家手术过后,趁着修养那几天,让妈妈教她做的。
                              她的手残症除了绘画以外,在别的地方都表现得厉害,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学了,还是做的歪歪扭扭有些丑。
                              但是,都是她一针一线的心意呢。
                              绘心抱着布偶,转头看窗外的云海。
                              起飞之前,长春还是阴霾的天气,但是随着机身不断拔高,穿破重重云层,终于一轮炫目的太阳跃入眼帘。
                              温暖而明亮的光芒铺满整个白色云海,远处的天际线蓝的好像上好的宝石。
                              一瞬间绘心就回忆起和辰别一起在情缘崖的时候,那毫不吝惜的阳光和轻缓漂浮的云朵。白白的软软的,像棉花糖,像共度的时光,都是一样的甜。
                              她抱紧了怀里的布偶,想着前几日跟辰别交换照片,他发过来的图像里,清瘦的男生果然有隽秀的眉眼,神色宁静的看着镜头。
                              她的阿辰,真好看啊。
                              绘心有些羞涩的抿了抿唇,把头尽量侧往窗边,怕旁边的人看到她已经克制不住的笑容。


                              收起回复
                              举报|244楼2017-01-04 13:16
                                抱歉由于楼主智障刚刚不小心直接写错城市,删了一楼重发。
                                被我删到回复的傻宝宝们抱歉啊抱歉。
                                然后看到了的小伙伴们保持缄默嘛摸摸大。


                                为表歉意发个截图让你们笑一下。


                                抠脚大汉表示心酸。。


                                收起回复
                                举报|245楼2017-01-04 13:18
                                  来接她的是千妩。
                                  千妩是很娇小很可爱那种长相,朝绘心扑过来,绘心能一把将她抱个满怀。
                                  千妩身上有一种微甜的气息,不像香水,更像某种沐浴露清新的味道。
                                  绘心的C城之行,因为闺蜜见面时这个温暖清甜的拥抱,她觉得很窝心也很暖心。


                                  辰别的工作忙,没有来接她。
                                  千妩充当了尽职尽责的导游,接机完直接带她去事先定好的酒店,然后带着绘心逛了一圈市中心,两个女孩子商量着这几天找好住处,再约上小斯二迪他们一起聚。
                                  最后敲定的住所位于山顶上,楼层很高,31层的顶楼看下去,能看到江流蜿蜒穿过这座城市的中心区,到夜晚的时候,江边的高楼会亮起通体的漂亮霓虹灯,映得江水也影影绰绰,斑驳如梦。
                                  阳台很宽,视野开阔,能看到城市最繁华的地带,和千妩一起把两居室收拾妥当之后的绘心跑到阳台上,迎着风看向对她而言全新的城市,她张开双臂拥抱潮湿而清凉的风,心里默默的跟自己说加油。
                                  加油,绘心,你的实习,你的阿辰都在等着你努力。加油!
                                  身后千妩喊她,她回头看见闺蜜贴心的笑容,朝她招招手,说心心你进来,外面风大天冷。

                                  收拾好房子的第二天,约了小斯二迪他们出来,当然也有辰别。
                                  真的要见面的时候,绘心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碰头的地方在某栋著名的建筑下面,绘心和千妩到的早,二迪他们前前后后的到。
                                  来的最晚的是辰别,但也没迟到,他工作的地方在临近机场,所以路上的时间花的更多些。
                                  他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绘心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不高,很清瘦,跟照片里一样眉眼隽秀。神色淡淡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也紧张腼腆。
                                  大家站在原地闲聊了几句,然后一起去逛街。
                                  绘心真的很紧张。
                                  走了一段路之后,画友们默契的走到了前面,把最后的位置留给了绘心和辰别并肩。
                                  C城雨多,这天也是有细蒙蒙的微雨。他们并肩走在街道的屋檐下,挨得很近。
                                  两个人都没说话,绘心不小心碰到了辰别的手,他的指尖在冬天里冰冷如雪。
                                  绘心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的跟身旁人说,
                                  阿辰,你的手好冰,我给你暖暖吧。
                                  她有些忐忑不安,举起手掌挥了挥补充解释说我体质暖,到冬天手也热乎。
                                  辰别轻轻笑了,说好。
                                  绘心偷偷的呼了口气,拉过他的手捂在了掌心。


                                  呐,也许很容易就被看穿吧,
                                  那么笨拙的理由,也不过是想要牵你的手。


                                  收起回复
                                  举报|246楼2017-01-04 13:22
                                    牵着手,还是紧张得要命。
                                    绘心偷偷看身侧的人,他的睫毛很长,眼睛真的清秀的有些像女孩子。
                                    她看了两眼就不敢看了,估计辰别也知道她在偷看,只是不好说她。
                                    就这么一路无话的走到百货商场,才自然的松开手去挑东西。


                                    结果这天逛街到太晚,没来得及去吃饭。
                                    众人各自回去,约好明天一起再聚吃火锅。
                                    晚上千妩跑到绘心的房间来,问她第一次见到辰别的感觉怎么样啊?
                                    绘心说她光顾着紧张去了,不过,阿辰真好看啊。
                                    千妩就戳她额头,说看你那花痴样。


                                    第二天吃火锅的时候辰别并没有过来。说是工作时间走不开。
                                    绘心被千妩他们拖着感受了一下火锅的滋味。当天晚上就跟厕所约好不见不散了。
                                    到C城之后也有点水土不服。一直胃口都不好。
                                    千妩绞尽脑汁带她去找好吃的,遇到一家名字特别文艺的面馆,听起来都很清淡,一端上来绘心就想哭,红澄澄的全是一片辣椒。千妩三两下解决了自己那碗,捧着星星眼问她,不吃吗?
                                    绘心哭笑不得的把面推到千妩面前,个头娇小的女生也不知道吃的都装到哪儿去了,很快第二碗就下了肚。
                                    大概南方妹子就是这样娇小可人,还怎么都吃不胖,作为身高1.7,喝水都长肉的北方女汉子,绘心看着千妩各种吃吃吃,只能表示上帝不公平了。


                                    吃完火锅的晚上正好也是辰别的晚班,
                                    绘心一边跑厕所一边跟他聊天,最后约定每周见一面,单周绘心过去,双周辰别过来。
                                    她的工作也很快落实了,毕竟画画的功底还是在那里。
                                    一想到周末要再次见到辰别,绘心就觉得阴雨绵绵的C城也像大太阳暖暖的晴天。


                                    收起回复
                                    举报|247楼2017-01-04 13:50
                                      见面的时候,做的都是一些情侣间很平凡普通的事情。
                                      吃着爆米花看电影,
                                      牵着手漫无目的的逛街,
                                      绘心很喜欢猫,辰别陪着她逛宠物市场,她挑了一只平凡的小花猫,辰别付了钱买下来。事后她要把钱还回去,辰别不肯收。
                                      绘心偷偷的想,就当这只小猫是辰别送她的。在所有他不在的时候,小家伙都会好好的陪着她。


                                      绘心和千妩住了两个周之后,另一个朋友也搬了进来。
                                      也是绘心的画友,叫容岚,比绘心和千妩年长一点点,画画算是半路出家,功底方面相对差一些。
                                      住一起之后,常常拖着绘心画,发奋图强每天折腾到半夜。
                                      有天凌晨绘心被隔壁的动静惊醒,她跑过去敲门,推门进去发现两个女生姿势诡异,千妩坐在容岚腰上,举着大枕头,看到绘心开门,同时停下手里动作看过去。
                                      绘心一瞬间自行挖出N个脑洞,然后嘿嘿嘿的笑着关上门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千妩做饭很好吃,小米粥炖的那叫一个稠糯软香。绘心和容岚常常恨不得把舌头一块吞了。
                                      很多时候,她们两个画画到十一二点,就会默契的看向千妩,后者无奈的举举手说得得得我这是养了两个女儿,我去做吃的,做吃的还不行么。
                                      深夜的高楼顶,异乡的灯火里,三个姑娘窝在桌前吃鲜香暖腹的夜宵,侧里的电脑屏幕上,千妩的双尾小灵女模样,刚刚画出微笑的唇角。


                                      偶尔周末还是会拉上小斯他们一起吃饭,在家里自己做。
                                      包饺子吃,偏偏一群人,只有绘心一个人会包,所以局面就变成了绘心一边包,千妩一边下锅,然后剩下的那几只端着碗守在锅边。
                                      绘心包了自己都数不清多少个,回头一看锅里,诶?一个都没有?
                                      回头看那一群端着碗吃的可带劲的白眼狼,还是千妩从侧旁端过来给她留的那一碗。
                                      几个人嘻嘻哈哈,竟有点过年的气氛了。


                                      收起回复
                                      举报|249楼2017-01-04 14:21
                                        辰别真正送绘心的礼物,是一个杯子。
                                        极简洁的样式,有个小猫的花纹。
                                        绘心喜欢极了,上班也是要抱着去公司的,千妩嫌弃她那没出息的样,恐吓她说你再敢抱着杯子在家里晃悠,我就把公主陛下都给你塞进杯子里!
                                        辰别买的那只猫被绘心取名公主,因为千妩还养了一只叫陛下的狗。家里每天都听到各种“公主?陛下?公主陛下?"的迷之呼唤。
                                        曾经有一次容岚表情紧张的问,诶,这房子隔音效果如何,不然隔壁会怀疑这屋住了几个穿越清宫的神经病患者吧?


                                        所以绘心的新年,是抱着杯子,和公主陛下一起过的。
                                        她12月才飞来C城,临近春节机票又贵,干脆就跟家里说不回去了。
                                        但是大概只有她自己心里才知道吧。
                                        在春节前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有个周末他们见面,辰别曾经不经意提起过,说家里催他带个女朋友回去,他是不是要把绘心带回去。
                                        为他不经意这句话,绘心就彻底推了回家的计划。
                                        但是,真的临近春节的时候,辰别并没有再提起这个事情。
                                        所以,辰别,千妩,容岚他们都各自回家过年了,只剩下绘心留在孤单的高楼顶上,站在阳台前,吹着料峭湿寒的风。
                                        她本是捧了一杯滚烫的白水,在风里站了一阵子,再举杯到唇边,竟然已经凉透。


                                        体质向来暖和的人,吹了半晌的风,也终于觉得手足僵冷,她缩了缩脖子回卧室去,握着手机蜷缩到了床上。
                                        不过就三天而已,初四阿辰就回来了...
                                        她裹着被子翻来覆去,强迫自己睡着,但脑子里胡思乱想,根本无法遏止。
                                        为什么,为什么阿辰不再提起,带她回家呢?
                                        他的冷淡,她再粗线条,也还是能感受得到。十二月多到C城,二月中旬的春节,其实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2016年的春节,国历是2.14。
                                        这是生命里第一个独自度过的新年,也是第一次有男友却落单的情人节。
                                        他大概在家忙着帮忙忙着做事...她发的消息,总是断断续续的回。
                                        为什么,到底是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呢?


                                        收起回复
                                        举报|253楼2017-01-04 15:49
                                          三天浑浑噩噩,绘心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
                                          她很普通,很平凡,她长得不够漂亮,她身高有点太高了,她不够纤丽,她不够聪明,她除了画画以外什么都手残,她做饭只会煮泡面。
                                          所以,是辰别在见面之后,在相处的过程中,终于对她失望了吗。
                                          这么一想,胸口就像塞了一团吸满水的棉花,裹住了心脏,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年后辰别回来,跟绘心见了一面。
                                          简单的吃了顿饭,话都说的很少。绘心留他,他却执意吃完饭就走。只说工作忙。
                                          绘心送他上地铁,他一转身,她就哭了。
                                          如果辰别转头看一眼,一定能看到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可是他进安检就一路径直下了电梯,根本没有半步停留。
                                          绘心转过身来,看到一旁广告牌里映出自己的影子,她胡乱抹着脸上的泪。
                                          原来,不够漂亮的姑娘,哭起来只会更丑。
                                          还好辰别不曾回头。


                                          绘心在回家前,在小区里转了好几圈,哭停后不断强迫自己深呼吸,然后跑去小区的水龙头前拿冷水洗了好几遍脸。
                                          等情绪终于彻底平静照了照楼下镜子看不出哭过痕迹之后,她才上了楼。
                                          她不敢跟千妩和容岚说起,她只想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他依然是她的阿辰,依然是游戏里那个话少但是暖心的人,
                                          一定是噩梦,睡醒就好了。


                                          收起回复
                                          举报|255楼2017-01-04 15:50
                                            再打城市名字我就剁手MD!


                                            收起回复
                                            举报|256楼2017-01-04 15:51
                                              有时候,你祈祷生命里的诸事不顺会如同终将醒来的噩梦。
                                              却往往发现,这场梦境是如此的漫长,无论如何挣扎都醒不过来,
                                              然后,你终于觉悟它的可怕,因为这个噩梦,居然已经变成了切切实实的你的生活。


                                              绘心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是醒不过来了。
                                              辰别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
                                              她知道他一贯话少,但是关键时刻需要回复的时候他总是回了的。所以哪怕她絮絮叨叨说很多,她至少知道他是有在听的。
                                              可是如今,她大段大段的话,哪怕是在询问他的意见,他也很久很久才潦草简短的回复。
                                              她比以前更加努力的去寻找话题,收到的也不过淡淡的一个嗯字。
                                              她也有试图跟辰别谈心,如果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她说,但回复的总是工作太忙。
                                              他游戏也很少上,她一个人跑到绿明村去,像以前那样,脱了所有的装备,一步一步走去青蛙湖,他们的小怪,他们的梅花鹿,他们的瀑布和他们的彩虹。
                                              绘心自己爬当初藏身的那棵大树,树下来来回回找她的人,却不在了。


                                              不...她不肯信。
                                              他只是太忙了,
                                              男生嘛,真的在一起之后难免会懈怠一些。
                                              他还是那个打炉子怕她被烧死抽着间隙也要跑过来给她洒花粉的人,
                                              他还是那个耐心细致带着她朋友开荒一晚上也不抱怨的人,
                                              他还是那个她一句随口的喜欢就买来回忆送她的人。
                                              一定是她不够努力。
                                              绘心看着身边常常半宿半宿埋头苦画的容岚,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
                                              只要在努力一点就好了。
                                              就像曾经对水墨一窍不通的容岚,如今不也能画出满屏江南婉约的景致?


                                              收起回复
                                              举报|258楼2017-01-04 16:12
                                                绘心跑去找他,一起吃饭。
                                                没人知道来之前,她整理了多少遍自己的心情。
                                                把那些失意失落失望严严实实的藏在心里,努力的言笑晏晏,努力的轻快欢悦。
                                                有几个人知道忍着眼泪微笑的感觉?
                                                她在饭桌上没话找话,翻出各种趣事来讲,她说着,说到好笑的地方自己笑起来,然后没忍住看了他一眼,他好看的眉峰都不曾动一下,神色冷淡的看着手机。
                                                她差点没忍住眼泪,赶忙转头看了看窗外,眯起眼睛对着天空。硬生生逼回了泪意。


                                                饭后她陪他走回住处去,她还是在跟他讲话。
                                                她觉得自己都已经口齿麻木,他玩着手机一个字都没有开口。她一直说,都并不知道自己具体在讲什么。
                                                道路的尽头,她终于停下脚步问,阿辰,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要不然你跟我说说?
                                                回应她的,只是他依然稳稳向前迈着连一丝犹疑都没有的步伐,还有冬日里,吹过道旁树那冰刀一样刺骨的风。


                                                那日她回去,半夜等闺蜜都睡下,抱着公主和杯子,不敢哭出声,只是看着漆黑一片的房间,眼泪无声无息的一直流。
                                                她在哀恸中茫然的叩问着自己的心,
                                                就这么苍白吗,他们之间的感情,这个游戏的感情,
                                                竟然就是这样的苍白羸弱不堪一击吗?


                                                收起回复
                                                举报|260楼2017-01-04 16:36
                                                  12月的手术之后,医生曾经嘱咐她,要好好休养,定时复查。
                                                  年后这个漫长的噩梦让她日日不得安眠,人前强颜欢笑,人后偷偷的哭。
                                                  她终于察觉身体有些异样,想了很久,跟他发消息说你陪我去复查一下好吗。
                                                  她的手术他是知道的。没多说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绘心挑了个周末,在他单位附近找了个住处,然后才过去。
                                                  他总说工作忙,那就去他那面的医院复查也是可以的。
                                                  等到她到了酒店住下,晚上他才突然说,第二天要加班。
                                                  绘心说没事,她想着周六加班那周天再去也是一样的。
                                                  可是等到周六晚上,等来的又是一句,周天也要加班。
                                                  她在酒店的房间里看着窗外他公司的方向,这座城市的风似乎从不止歇,吹得她满心冰凉。
                                                  到底,要多忙的工作,才能忙到,连见她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到底,要多急迫的事,才能急到,都抽不出两个小时陪她去做个复查?
                                                  她不愿去想,不愿意去承认这拙劣谎言背后他冷漠的敷衍。
                                                  如同每一个女生,走到一段感情的最后,都不愿意承认其实剧情太过直白简单。
                                                  没什么理由,不过就是他不爱你。


                                                  周日的晚上,绘心给辰别打了个电话。
                                                  她终于仓惶的去问他,
                                                  “阿辰,为什么?”
                                                  大概,他也一直在苦苦等待着她这句为什么吧。在绘心终于忍不住问了之后,向来沉默的辰别突然说了很多。
                                                  “我这两天加班,单位没人就留了三个,一个回家陪老婆了一个请假了就只有我了。”
                                                  “你是不是每次我给你说我工作忙,你都觉得我骗你?”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挺烦的,每次都说说说个不停,你怎么有那么多说的啊?”
                                                  “跟你在一起之后,我觉得挺影响我工作的。”
                                                  可能,年后到现在,他跟她说过的所有话,加起来还没有这几句来得多。
                                                  在他说她烦,说她影响他工作的时候,绘心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了。
                                                  那种冰冷锋锐的寒意,从头到脚漫过了她整个人。
                                                  她一个人吹了那么多风,哪一次也不及这一刻彻骨。
                                                  其实..真的很简单的吧,她的那个为什么的答案。
                                                  她在他心上,份量太轻,太轻。
                                                  绘心极力忍住自己哽咽的声音,对着电话说:
                                                  “是吗,那好吧,打扰你了,我这就回去。“
                                                  那头沉默了一下:“今天别走了吧?”
                                                  她心里升起难以形容的期待,回问为什么今天别走了。很快那头传来他淡淡的声音:“太晚了,明天我送你。”
                                                  她愣了一刹那,之前努力忍着的眼泪瞬间决堤,
                                                  天真啊,那一刻她以为他要挽留她?原来却是宁肯送她走,也根本不会留她啊。
                                                  她咬着牙,回答:
                                                  ”好,如果明天中午十二点前你都没找我,我们就分手吧。”
                                                  他说好,睡吧,声音清淡,冰冷得听不出一丝动容。


                                                  绘心挂掉电话,站在窗边,纵然冷到齿寒,也没有挪动脚步。
                                                  她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的一个事情。
                                                  那时候他们刚变成情侣不久,有一个早晨她因为前一夜赶工太晚,睡过了头没来得及同步辰别早起。
                                                  上线的时候,发现辰别的号停在青蛙湖,她门派遁地过去,就看到清秀的灵男站在一棵大树下,他的黑猫静静的坐在一旁。
                                                  看到她来,他邀请了她组队,然后开麦温柔的问她,
                                                  “你不在的时候我在这里找了一早上,是这棵树吗?”
                                                  是当初她藏身的那颗树,她不忍心让他找,自己跳下树。而时隔一段时间之后,他趁她不在的时候,自己跑去找了出来。
                                                  那时她感动得开麦连连说是。
                                                  他只是轻笑,说看我还不是找到你了。
                                                  彼时的灵男眉目温柔,站在她身侧,青蛙湖煦暖的阳光落满林间。
                                                  而此刻,北风萧寒,夜凉如水,她孤身站在窗前看着他的方向,泪落满襟。


                                                  阿辰,如今的你,还会再来找我吗?


                                                  收起回复
                                                  举报|264楼2017-01-04 17:40
                                                    这一夜,自然辗转难眠。
                                                    绘心索性裹了被子朝着窗口的方向呆坐着,到晨曦微露的时候,才困倦得断断续续睡了一阵子。
                                                    很快又彻底醒了过来,冬日罕见的灿烂阳光从大敞着的窗台外流泻而入,照到了她的脸上。
                                                    暖暖的,明亮的,闭着眼,也能感受到视线里温热的红色。
                                                    绘心起身洗漱完,回来看到已经十点过了。她来来回回的整理着并不多的几样东西,把随身带的洗面奶和面霜的说明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终于忍不住给辰别发消息,问他在哪里。
                                                    他回复了,说还在忙。
                                                    绘心枯坐在床尾,隔了几米的距离看着梳妆台镜子里的自己。
                                                    阳光浅浅的落在她的发间,虽然容色平凡,但面庞上依然带着这个年纪独有的青春朝气。昨晚那般折腾之下,素颜的脸色竟然也看不出多差,只是有些苍白。
                                                    她坐在那里,看着自己想了很多。
                                                    过了好一阵子,她从包里拿出前些日子逛街时买的口红。犹豫了一下拧开往嘴上涂。
                                                    活泼而生动的颜色,千妩推荐的See Sheer,介于红色和橘色之间,带着温暖的气息。
                                                    她对着镜子,第一次涂口红的人动作显得有些笨拙,脑海里蓦的跳出一句不知何时瞥到的诗,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她...她也想问他一句,阿辰,好看吗?
                                                    绘心僵住了握着口红的手,苦笑了一下。扯过一旁的纸巾,仓促的擦掉了唇上的色泽。


                                                    等待的时间,太长,又太短。
                                                    11:59的时候,绘心拿着背包站在房门口,看着时针。
                                                    ...
                                                    11:59:21
                                                    ...
                                                    11:59:35
                                                    ...
                                                    11:59:49
                                                    ...
                                                    11:59:59
                                                    她闭上眼睛,等眼眶里湿热的温度渐次退去,她走出房间,回手关上了门。
                                                    他没来,他终究还是没来。
                                                    那个在早晨青蛙湖的阳光里来来回回找她的人。
                                                    早已在不知道的某一个时刻,永远的死在了记忆里。


                                                    收起回复
                                                    举报|288楼2017-01-05 10:47
                                                      C城多雨天。来了近两个月,大多是绵绵的阴雨。
                                                      但是这天的阳光却异常的好,仿佛积蓄了半个冬季的光芒都勃发而出,四野都是金灿灿的一片。
                                                      绘心走出酒店大门,往前走了一阵子,到了辰别的公司门口。

                                                      对不起啊,她也知道这样实在太过丢人,但是走出酒店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哭。
                                                      一路哭着,说是漫无目的,其实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这里来。
                                                      这样的丢脸,这样的懦弱,这样的没有骨气。
                                                      她也想骄傲得转身就走,利利落落像一个东北姑娘,
                                                      可是曾经有过的那些柔情啊,像最重最无法割舍的毒瘾,让她哭着痛着,还是想要靠近他。
                                                      泪眼朦胧,颜面全无,12点过的下班高峰,来来往往的人神色冷漠而诧异的看着她。
                                                      她的视线在四周梭巡,眼泪是不是模糊了她的视力也模糊了她的心。
                                                      为什么,看每一个人,都感觉是他来了呢?
                                                      大白天的,太难过太不甘心,所以都做起白日梦了吗?


                                                      然而,所有人都是陌生的脸,风在阳光下缓缓吹过,吹得脸上泪痕冰凉。
                                                      绘心不知道怎么办,她摸出手机打给千妩。
                                                      她哭得让千妩吓了一跳,问清楚情况之后说你等着,马上就来。


                                                      等千妩的过程,绘心哭掉了两包餐巾纸。
                                                      旁边小店的老板娘语重心长的说妹子,别哭了,没啥过不去的。
                                                      她哭着说谢谢,声音梗得不像话。


                                                      那么久,那么久,她哭着站在他公司门口。
                                                      然而尽管那么久,他还是没有出现。
                                                      大概,哪怕真的看到了她,也会觉得太可笑太丢脸而当作没看到吧。
                                                      她曾经也以为,自己是个洒脱的人,大大咧咧,没心没肺。
                                                      可是爱上一个人,就变得犹豫,纠结,一再留恋和回头。
                                                      这段时间她也常常不断的跟自己说也许游戏感情就是这样吧?因为永远只看得到那个人的某一面,才会在真正走到现实的时候完全崩坏吧?那些爱上他的说法显得如此苍白空洞,甚至说出去,都会被人嘲笑吧?
                                                      不过是一个游戏感情,能有多深呢?
                                                      对那个人的认知单薄如纸,如何能够爱上呢?
                                                      可是,在痛哭过后擦干眼泪的时候,绘心又会重新审问自己,
                                                      如果,爱一个人,是建立在诸多的理由之上,那还是爱情吗?


                                                      只不过,
                                                      在接到千妩打过来的电话让绘心去地铁站的时候,
                                                      在绘心拦下一辆的士,拉开车门最后回望一边辰别所在方向的时候,
                                                      她在心里悲哀的明白,
                                                      爱情是真的,纯粹剔透万般动人,
                                                      可是现实也是真的,游戏与真实的差异,性格间的巨大隔阂,太多太多的理由,
                                                      说到底,也许辰别爱过她,只不过,最终输给了现实中巨大的落差。


                                                      收起回复
                                                      举报|295楼2017-01-05 12:50
                                                        来的不止是千妩,容岚也来了。
                                                        一个翘课,一个翘班。
                                                        千妩说容岚在路上想过要直接冲到辰别的公司里,砍死这个负心汉。
                                                        绘心努力的笑,看着千妩张开手臂要拥抱她。不顾路人莫名的眼神,三个女孩子抱成一团。
                                                        在同样的清甜的沐浴露的香味里,闺蜜们陪着她抱头痛哭。
                                                        还好,她还在关键时刻放下手头一切就赶过来的朋友。
                                                        她们才是永远阴雨绵绵的C城里,属于她的晴天。


                                                        千妩和容岚陪着绘心去做复查。
                                                        医生的表情有些难看,问她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有点复发迹象,搞不好又要上手术台躺一次。
                                                        绘心诺诺的应下了一波教育,拿了药道了谢出去。
                                                        千妩和容岚等在门口,问她情况,她笑着说没事,吃点药修养就行了。
                                                        她说完,手机里的特别提示音响起来,
                                                        是辰别的消息,说忙完了,去复查吧。
                                                        绘心回复不用了,查过了没事。
                                                        辰别没再回。


                                                        千妩并没有多跟绘心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变着花样的做好吃的。容岚天天把陛下拖到绘心面前,让它表扬握手坐下装死转圈圈。
                                                        可能也就过了两三天,绘心突然收到了来自公司的劝退。
                                                        原因是她的不接受加班也不接受熬夜,跟公司磨合不够。
                                                        绘心也没再多问,毕竟现在的身体,真的不能去迎合公司的需求了。


                                                        没了工作之后,绘心开始和容岚一起重新找事做,
                                                        容岚天天夜里奋笔疾画,大概是厚积薄发吧,总算画技突飞猛进。
                                                        绘心看着她的努力得到收获觉得很替她开心。
                                                        只是心里默默叹气,原来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可能努力就有回报,唯有爱情,并不是努力了就能拥有的东西。
                                                        找工作这段时间,绘心在千妩容岚的教导下学会了化妆,每天早上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然后才出门找工作。
                                                        C城突然多了好多艳阳天,让整个城市看起来都生机勃勃。


                                                        到三月初的时候,绘心接到了大学室友的电话,
                                                        说自家公司想邀请绘心过去工作,待遇开得颇为丰厚。绘心传了容岚的画过去,也一起被录用了。
                                                        似乎到了这个地步,思前想后,真的没办法再留下来了。
                                                        优渥的待遇,熟悉的家的城市,还有容岚一同前去。
                                                        而C城留下她的理由,只有闺蜜千妩和几个画友。
                                                        接到电话那天,千妩听了来龙去脉,说你回去吧,人生在世就是这样,必须要有面包,才能有更好的生活,但隔得再远,我们的情分也不会生疏。


                                                        去机场的的士上,绘心给辰别发了条短信,说我走了,你多保重。
                                                        他的消息回复很快,你要回去了?
                                                        绘心说嗯。
                                                        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对话。
                                                        曾经倾心竭力,努力的,认真的去爱过的人,
                                                        曾经假设过太多次轰轰烈烈的故事,
                                                        到最后也不过三两句零落的对白,单薄伶仃的收梢。
                                                        有时候我们单方面的把爱情想象得太过美好,然后发现,往往憧憬得越是光鲜亮丽,背后越是晦暗惨淡。


                                                        很久之后,绘心曾经回去过一次C市。
                                                        去看千妩,和二迪他们小聚。
                                                        彼时她在飞机上也紧紧抱着不肯撒手的两个布偶之一,还静静的摆在千妩的床头。
                                                        她走进千妩房间的时候,看到那个有些陈旧的布偶,那笨拙的针线,很久没哭过的人回身抱着闺蜜流泪满面。
                                                        离开C城之后,她其实听过很多关于他的消息,他很快换了新的CP,改了同格式的名字,他的猫再也不叫小绘心,boss头上的仇恨名字,终究换成了别的女孩子。
                                                        她听着,整理着自己的笑容,并不允许自己再落泪。
                                                        可是这一刻,再一次站在这座城市的土地上,看到那个被闺蜜一直珍惜亲近的布偶,她觉得心底太过酸涩和感动。
                                                        在她把自己逼到了悬崖边的时候,在爱情那只手决然抽身而去的时候,是友情的手还一直温柔的攥紧她,阻止她跌落,然后拉着她,一点一点回到安全的地带。


                                                        曾经感情最好的时候,她甜蜜的,想着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的那句话: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可是,那时的她忘了这句话的后半段: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
                                                        是啊,她猜中了他们的开头,却没猜到后来的结局。
                                                        但是还好,她还有朋友,
                                                        还好,经过再多,隔得再远,她们的情分,也不曾生疏。


                                                        《全文终》


                                                        收起回复
                                                        举报|298楼2017-01-05 14:19